首页 > 唯美浪漫 > 谁说人妻不傲娇 西方经济学(上)

谁说人妻不傲娇 西方经济学(上)

时间: 2013-07-27 07:14:37


一张五百万的彩票,让单青失去了一切,意外捡到一台电脑,破译密码窥探到其中秘密的第二天即“意外”死亡。
重生后单青原本想撕掉彩票,却鬼使神差地递到竹马庄淇手里。害怕前一世的苦逼人生在庄淇身上重演,愧疚的他沦为他的人妻……
单青揉腰面瘫道:我不要再做了!
庄淇扯开领带道:要不是那五百万……
单青利索脱衣服:主人,今晚要用什么姿势?【去他妈蛋的五百万! 
人妻的职责:暖床!斗小三!养孩子【非生子】!
外面瘫内傲娇的人妻眼镜受x卖的一手好萌腹黑攻

注意:
1、攻前期不知受喜欢他,所以略有些无意识的渣。等他喜欢上受的时候,哼哼,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喂说好的甜宠呢,这一股虐攻的气氛是肿么回事!
2、本文前期略纠结,但俩人互相表明心迹后,就是萌宠,互宠。没有深刻的纠结,何来感人的甜宠!!!故事从重生后十五年开始,非养成。不喜勿喷,一旦察觉到本文与你三观不符,请像单青脱衣服般迅速地点右上角性感小红叉逃生。负分者请先看我笔名,一定要慎重!【这绝逼不是威胁!这是**!XD

1、重生

  “我们,多久没见了?”伴随着低沉的声音,庄淇骨节分明的手指随意地敲打着车门,高颀的身材散发出男人特有的沉稳儒雅。
  “十五年了吧。”单青小心翼翼地开着车,心里也微微有些吃惊。副驾驶座上的这个男人是他的竹马,两家人做了十年对门邻居,想来还真有十年没见了。不过这十年,庄淇是怎么长得?以前不是比他还矮半头么?
  薄唇抿成一道好看的弧线,庄淇点头:“是啊,咱们十岁那年,你爸买彩票中了五百万,接着你们就搬走了。”
  不要跟他提那五百万!
  单青心里狂咆哮,但是神色淡淡地附和了一句:“是啊。”
  “你过的怎么样?”庄淇看着开车的单青,能明显看出他对这辆车的喜欢。十年不见,单青倒不似小时候虎背熊腰的样子,长得清秀了不少。
  过得怎么样?单青的眼眯了眯,他也不知道自己过的怎么样。
  按理说,家里中了五百万大奖,单青不说是富二代,也能姑且奔个小康。现在,他正开着自己觊觎已久的大切诺基和十年不见的竹马畅聊着自己家中奖后的人生。
  但是,生活似乎调了个个,他是修车的,大切诺基是庄淇的,两个人正在试车。
  五百万,或许是块肥肉,掉到谁家的碗里谁都会感天谢地。但是单青却巴不得没有这五百万。
  中奖后,爸妈离婚,各自组建了幸福的家庭,单青倒成了多余的。被放养的单青吊儿郎当地挥霍着父母留给他的钱,当存折里的钱变为0时,单青转身望望身后,除了黑漆漆的影子,他什么都没有。
  有钱时,他视金钱为粪土,没钱时,他视金钱为爹娘。为了“爹娘”,他进了修车厂。
  和庄淇家对门的那座房,是父母留给他的。房子不大,自己住却显得很空旷,单青租出一间给了修车厂里的同事疤条子。后来两个人关系铁了,单青也没再要疤条子的房租。其实,从始至终他都只想找个人陪着罢了。
  单青有些走神,庄淇叫了声:“单青?”
  “唔。”单青回过神来后,冲着庄淇一笑,露出两颗尖尖地虎牙说:“过得还成,你呢?”
  庄淇转头看着前方,笑了笑说:“我也还成,刚从荷兰回来。”
  “哟,出国了啊?”单青惊讶地笑了,刚要再说些什么,电话铃响了,是疤条子。
  接了电话,单青车速放缓,冲着庄淇笑了笑说:“对不起啊!喂!”
  疤条子昨天晚上玩游戏玩得通宵,刚醒呢。今天这个班本来是他的,单青帮他带了。疤条子揉着眼打开电脑问:“你跟谁在一起呢?”
  单青还没说话,疤条子就怒了:“靠,你不会又跟那混蛋在一起吧?我告诉你单青,那混蛋劈腿你都看见了吧?跟那小男孩在大街上就卿卿我我,他打你那一巴掌你不嫌疼啊?你他妈要是在去找他,老子就跟你翻脸!”
  疤条子的声音直接用吼得,庄淇侧过脸,若有所思地看着接电话的单青。
  单青的脸一放,皱着眉头说:“你别跟我提他,犯恶心。”
  单青这人吧,脾气挺好,但是一旦生气就不好哄。疤条子一听语气不对,赶紧讪笑着赔罪说:“哎,哥们也是为你好嘛,单大爷别动气!”
  “你为我好你丫就马上起床来上班,王八蛋!还有,老子姓单!”单青骂了一句。
  “是是是,单大爷!”疤条子叼着油条舔着脸赔罪,末了,添了一句:“单青啊,我仔细想了想,咱们昨天从那台电脑上发现的东西,好像挺厉害的。咱们要不要报警啊?”
  单青心中惊了一跳,眼睛朝着庄淇那一瞟,后者看着窗外的风景,似乎并没有听到电话内容。
  单青没有说话,疤条子继续嘟囔:“哎,你说捡了台电脑怎么就摊上这事了呢?”
  “别说了!”单青把车停在路边,现在心思烦乱,根本想不出一点主意。“我不是让你扔掉么?你怎么还没扔?”
  “不舍……”疤条子的话还没说完,“砰”得一声枪响传入了单青的耳朵,单青只觉得耳膜被针狠刺了一下,脑袋嗡得一声没了思维。
  “啪”手机掉在了车上。
  乍一看到单青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样子,庄淇皱眉问:“怎么了?”
  正在这时,突然一辆卡车像失控一般朝着大切诺基撞来。庄淇一把晃醒了单青,单青一看大卡车,骂了一句娘,赶紧开车后退。
  他摊上事了,他摊上大事了!
  当时就不该捡那台电脑,捡到那台电脑也不该破译那开机密码!
  单青快速地调整好方向逃命,庄淇透过车镜看着后面那失控的卡车。现在正是下坡路,失控的卡车速度并不比大切诺基慢。
  “往右开,让它先过去!”庄淇镇定地指挥着单青调整着车的角度以免被后面的大卡车撞上,单青服从命令拼命地打着方向盘。两人一个看着前车镜一个看着后车镜,所以当拐弯处跑出另外一辆卡车时,单青只来得及说一句“完了”,然后俯身抱住了庄淇。
  “庄淇!”
  就像刚做了一个噩梦一般,单青骤然醒来,猛地坐了起来。
  死亡的恐惧像汗液一般从每一个毛孔里渗出,让单青全身发冷。额头上全部是汗,单青胡乱抹了一把,重重地喘着粗气,最后,死命地咽了一口口水。
  两辆卡车明显是预谋好的,他根本逃不掉。电脑里的东西本就不是什么干净的东西,见了光以后,肯定要置他们于死地。手机里传来了枪声,疤条子恐怕是凶多吉少。
  呼吸的感觉是那么清晰,甚至让单青有些感动。很好,他还活着。他要马上报警,他得找人保护自己,他不想再死一次了。
  对了,庄淇呢?平白无故地被牵扯进这件事,他不能让庄淇受到伤害。这么厉害的冲撞,他都没事,那么他护着的庄淇肯定也没事。想到这,单青心一跳。
  不行,他得亲眼看着庄淇没事才行!
  单青揭开盖在身上的被子,跳下了床。
  脚丫踩在地板上,凉意从脚底直达头顶,单青抖了个哆嗦!
  刚才,他是用跳的!
  那个只到他大腿的床,他竟然是跳下来的!
  一道雷劈在了单青的天灵盖上……
  单青猛一抬头,入眼的装饰是那么熟悉。白色的窗帘、红色的书架、红砖花盆里的仙人掌、正四方的鱼缸、他抱怨了很久到他腰部的大高床、风筝、新发的奖状……
  新发……的奖状!!!
  两道雷劈在了单青的天灵盖上……
  单青看着崭新的奖状,上面的墨水似乎还未干。他慢慢地转头,不远处的衣柜上有一面镜子,镜子上还有一只丹顶鹤,丹顶鹤旁边是个肉嘟嘟地小胖子。
  肉嘟嘟的……小……胖子!!!
  无数道雷劈在了单青的天灵盖上……
  单青立马闭上眼,心中默念,一定是他睁开眼的方式不对。怎么可能嘛,他今年已经二十有六了,一米七八的个子不高不矮,怎么可能是镜子里那不过一米四的小孩。而且他也不胖啊,按照入伍规定的体重测算公式算下来,他还算是偏瘦型呢。
  讨厌,一定是他睁开眼的方式不对了啦~
  单青笑着安慰自己,然后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瞧,镜子里面一个肉嘟嘟的小胖子在冲着自己笑。
  “啊啊啊啊啊啊啊!”伴随着心中无数头草泥马奔过,单青猛地打开了房门冲了出去。
  客厅里,不过三十岁的爸爸正在看电视,新闻联播里罗京正在卖弄着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旁边赫然坐着……缩小版的庄淇!
  单青:“!!!”
  李进看到儿子一脸汗地冲出来,对着单青说:“单青,彩票快开奖了,我帮你庄叔叔买的彩票就在书房的桌子上,右边那张是,你带着小淇去取。”
  单青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艾玛真疼。
  见儿子没动静,李进皱了皱眉,声音大了些:“单青,没听到爸爸说话么?”
  单青回过神来,应了一声“哦”。
  领着长相可人的庄淇进了书房,单青像是做梦一般把手上的彩票给了庄淇。
  庄淇拿了彩票要走,单青拦住了他。
  等会!
  年轻的爸爸、年幼的庄淇和他、彩票……
  这这这……这是十五年前?十五年前他们家中五百万的那一天?
  老天这是重新给他机会让他再活一次?那那那……那庄淇呢?单青又瞅了一眼庄淇,“小淇”回瞅了他一眼,似乎有着漫天的怒气。
  单青拍了拍脑袋,这才想起来,原来两个人争楼上赵叔叔家的女儿赵小兰而打了一架。单青力大如牛把庄淇按倒在地后,不解恨地掀开人家的衣服在他胸部的红点上咬了一口。
  一口老血梗在喉咙里,万万没想到以后长得修长挺拔的庄淇,竟然也有被他非礼的一天。
  庄淇一把甩开单青胖乎乎的手,没好气地说:“你不要得意!小兰是喜欢我的!”说完,拿着彩票跑了出去。
  单青看着庄淇走后没有关紧的门平息了一会,然后望向了桌子上的彩票。
  现在,这彩票还是一张纸,爸妈也没有离婚,他也没有孤身一人。如果,这张彩票变成五百万,那么所有的一切还会再重新上演一遍。
  捏着彩票,单青闭上眼想了一会,然后毫不犹豫地把彩票撕成了两半。
  看着手里残破的彩票,单青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燃烧了起来。把彩票扔进垃圾桶,单青闷头冲出书房,冲进了李进的怀里。
  正看着兑奖号码的李进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赶紧抱着问儿子:“这是怎么了?”
  被李进抱在怀里,温暖的感觉将单青心中的愧疚一下子冲了下去。
  自己真真切切活了那二十六年,就仿佛像是做了一场梦。
  单青的眼眶一红,狠狠地抱住了李进。
  这是真的爸爸,身子是热的,呼吸喷在他的耳畔感觉是那么明晰,熟悉的烟草味伴随着淡淡地风油精味袭击着单青的鼻子,让他鼻子发酸。
  李进不明所以地拍着单青,笑呵呵地说:“这是怎么了?不是昨天还说自己是男子汉,不让爸爸抱了么?”
  声音震着单青的耳膜,一下一下来回激荡,单青抱着爸爸的身子越来越紧了。
  李进见儿子不说话,以为他和庄淇在书房里又闹别扭呢,摸着儿子的脑袋,李进问:“帮爸爸把彩票拿来去,马上要兑奖了。”
  单青沉默了一会,刚要承认撕碎彩票的错误,门口就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李进抱着儿子过去开了门,门外是一脸兴奋的庄淇的爸爸庄政。见到李进开门,庄政一把抱住了李进,又是感激又是欣喜地说:“中了,中了五百万!”
  被爸爸抱在怀里的单青一个哆嗦,心中狂咆哮:次奥,给错彩票了!

2、回国

  作者有话要说:本文半养成……这一世,庄淇十岁中奖,十五岁出国,所以与单青是十年没见。本文从俩人二十五岁,庄淇回国后开始特别注意:攻前期不知道受喜欢他,所以略有无意识的渣感。等他喜欢上受的时候,哼哼,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喂这一股要虐渣攻的气氛是肿么回事?说好的甜宠呢_(:з」∠)_所以甜宠神马的还是在互相捅破那层窗户纸之后天降大盆糖浆!淹死泥萌!
  单青回家的时候已经七点多了,作为一个比高一学生更大胆,比高三学生更事多的高二学生的班主任,今天开学单青忙得是焦头烂额。
  所以,当楼道里的声控灯一亮,单青捏着眉头看到站在他家对门的男人时,他的面瘫脸上带了些许的惊恐。
  但是他马上镇定了下来,因为那个男人,是庄淇。
  庄淇与重生前他见到的庄淇差距不大,依旧是修长挺拔的身材,温润儒雅的气质,还有那张愈发帅气的脸。轮廓清晰的眉弓,深邃又带着温和笑意的眼睛,高挺的鼻子,还有微微抿起的薄唇。
  但是却也有些差距,多了些闲散,少了份成熟。
  双手一正一反,食指拇指对起,庄淇笑着做了个拍照的姿势,对着长方框里面无表情的单青说:“好久不见。”
  单青比十年前要清瘦了不少,整个人就像装在套子里的人一样。一板一眼的西装裤和皮鞋,厚重的黑色羽绒服衬托得他脸上的皮肤更加白皙,衣领竖起,与黑框眼镜将脸给盖了个严实。瓶底厚度的眼镜后面,眼睛像是蒙上了一层灰一样,显得单青情绪淡淡,没有生气。
  又是多年后重逢的场景,不过这次,是十年。
  十岁那年,单青错把五百万的彩票给了庄淇。庄淇家中奖后并没有马上搬家,两口子带着钱出国创业,庄淇被放在乡下的外公家里。
  单青觉得庄淇之所以这么孤独的被放养在外公家,完全是因为他错把五百万的彩票给了他。所以,两个人的友情突飞猛进。单青像个人|妻一样照顾着庄淇,庄淇也把他当做最好的朋友。
  就这样相处了五年,十五岁的时候,庄淇被父母接去国外,两人自此失去了联系,直到今天重新见面。
  刚开春,天气有些冷,庄淇上身只穿了一件米色大衣。单青走上最后一节台阶,打开门后,过去提起庄淇的行李箱边往家里拖边说:“进来。”
  穿这么少,冻死活该!
  庄淇的笑意微微敛起了一些,尾随着单青进了他家。
  放好行李箱,单青倒了杯热水递给庄淇让他先暖手,然后挽了挽袖子问他:“吃饭了么?”
  “没有,刚下飞机,我家我还连门都没进呢。”庄淇打量着四周。单青家的摆设跟十年前差不多,家具有些陈旧,却擦拭的纤尘不染。庄淇之所以等在门外,是因为他家搬家后,钥匙交给了单青父母保管,他根本进不去。想到这,庄淇往卧室里瞧了瞧问:“李叔叔和单阿姨呢?”
  “我现在自己住。”镜片后的单眼皮皱了皱,单青不想多说。“你家搬家的时候把家具都卖了,现在就只有一个空房子。”
  庄淇抱着双臂倚在厨房的门上说:“那我今天住你家。”
  锅里的油滋滋的响着,单青面部表情不变,盯着冲着他笑的庄淇看了一眼说:“我家只有一张床,你睡地上?”
  “你舍得?”庄淇翘着嘴角问。
  将手里的菜倒进锅里,单青本想说舍得。但是庄淇刚回国,他也不能太不给他面子。竟然问他舍得?他为什么不舍得?他是他的谁啊?两个人不过是在一起玩了十五年而已,十年前他出国的时候,还不是连个招呼都不打,拍拍屁股就走了。
  见单青不说话,庄淇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十年虽然能改变一个人的外表,但是却改变不了一个人的性格。尽管他面无表情,神色淡淡,但是单青内心依旧是那个气急败坏而又无可奈何照顾着他生活起居的人单青。
  只是不知道,他不在的这十年发生了些什么?竟然让这个乐观的男人,像把货物包装在纸箱一样的把自己套在了一层冷漠的外壳里。
  “好久没吃你做的饭了。”庄淇由衷地说。他爸妈拿着钱去创业后,庄淇在校期间的午饭,都是单青做给他吃的。“爸妈忙,一直是你在照顾我。”
  一句话,将两个人的思绪带回了以前。单青翻炒着锅里的菜,嘴角扯开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说:“你挺好养的。”
  “对啊,所以我才能反超你。”庄淇说着,走到单青跟前。单青身高一米七八并不算矮,但是庄淇却有一米八五,单青顶多到他额头。
  说到这里,单青就气不打一处来。庄淇出国的时候也没有单青高啊,怎么一回国就比他高了七厘米,荷兰的水怎么这么养人!?
  不但如此,或许是长大了五官长开的缘故,庄淇的鼻梁格外的高挺,五官也深刻了许多,整个人简直帅的让人移不开眼。
  站在庄淇身边,单青有着沉沉地压迫感。僵着脸把男人推开,单青拿过调料盒子往锅里加辣椒。
  “别放辣椒。”庄淇站到一边对单青说。
  单青问:“怎么?”以前不是无辣不欢么?
  “胃不好,医生不让吃辣椒。”
  就说吧!当初没命一样的吃辣椒,说了也不听,现在遭报应了吧?单青心里骂着,做好菜后,不顾时间已经晚了去上晚自习,又熬了一锅粥。
  两个人吃过饭,单青收拾好卧室,庄淇倒在床上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刚进教学楼,单青从走廊中间就听到了他们班炸锅一样的喧闹声。小跑着到了教室门口,面色一肃,单青一推门,镜片后的眼睛往教室里威严地一扫,乱成一锅粥一样的教室瞬间鸦雀无声。
  “作业都做完了?要不要我让各科老师来收一下啊?”单青声音低且凌厉,带着重重地压迫感。单青的严厉与死板,在学校里都是出了名的。听到他这么说,学生们吓得连写字的声音都不敢发出来了。
  当然,收作业是不可能的,年假作业全班肯定三分之二的同学都没完成。老师学生心照不宣,通常都是补个两晚上再收的。
  但是班里闹成这样当然不能不管,单青把班长和几个比较能说话的学生叫出去,在走廊里批评了一通。
  隔壁班的班主任张勇也在批评着他们班几个不老实的学生,一个个都一副耷拉着脑袋蔫了吧唧认罪伏法的样子。
  训斥完了以后,单青让几个同学进去。自己站在走廊的窗户边,看着教学楼下面的路灯。路灯忽明忽暗,像是要坏掉,又似有不甘。就像单青心中快要熄灭又在今天要重新燃起的某种情感一样。
  这种感觉很不好。
  张勇一声暴喝让单青迅速回神,转头看了一眼张勇身边的学生。其中一个学生察觉到单青的目光,悄悄地抬起了头,与单青的目光正好相接。
  那个学生看到单青正在看自己,扯着嘴角微微一笑,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
  冷漠地收回目光,单青推开门进了自己班的教室。
  下了晚自习后回到家,卧室里庄淇仍旧在睡着。床被霸占,单青只得去另外一间卧室睡。小心翼翼地开了台灯,单青轻手轻脚地在大衣柜里找被褥,谁料庄淇还是醒了。
  看到投在地上的单薄黑影,庄淇说:“不用找了,咱们一起睡不就行了。”
  单青抱着被子冷淡地说:“不用。”
  “那有什么啊?咱们小时候不经常睡在一张床上么?”
  猛地把被子放在庄淇的身上,单青盯着庄淇看了一眼说:“小时候我还骑了你身上非礼你,你现在能让我骑在你身上非礼你么?”
  庄淇丝毫不在意地说:“你这个‘骑’,貌似有歧义啊!”
  歧义你妹啊,你咋不说‘非礼’有歧义啊!
  没听庄淇接下去分析,单青面瘫着脸抱着被子出了卧室。关上门后,又把门敞开了。客厅里灯光很亮,单青看着屋里的男人,最终还是问了一句。
  “你怎么突然回国了?”
  一待就待了十年的地方,不好么?为什么突然回来了?回来后……还会走么?
  听到这个问题,庄淇深邃的眼睛里笼上了一层阴影,连带着笑的嘴角都收敛了起来。只是屋里太黑,单青看不到罢了。
  “想家了,就回来了。”庄淇说。
  单青脸上仍旧没有任何表情,转身快关上门的时候,他说:“牛奶热好了,爱喝不喝。”
  其实,庄淇回来了,他很高兴。但是,他不知道自己能高兴多久。
  庄淇看着合上的门,笑了笑,这才是以前的单青。
  喝了牛奶后,胃里舒服了不少,庄淇躺在床上一觉睡到了大天亮。单青是语文老师,要早起带早自习。洗手间里,洗漱用品已经帮庄淇备好了一份。
  庄淇洗漱完毕,厨房里的冰箱上贴了一张便利贴,上面是单青写的歪歪扭扭的字,提醒他吃早饭的。
  台子上的锅里,清粥还冒着热气。庄淇自己拿着木勺舀了一碗,喝一口,整个胃都是暖的。
  厨房正对着小区的院子,庄淇撩开窗帘往下看了一眼,不知不觉看出了神。
  喝完粥后,庄淇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3、住哪

  买这么多,是不是显得自己太热情了?皱了皱眉头,单青把手里的东西放回了原地。
  但是,好歹是和自己玩了十五年的竹马啊。好不容易回次国,他要是还跟以前一样凑合着买凑合着吃,是不是显得太小气了?眯了眯眼,单青把放下的东西又拿了起来。
  这时,卖菜大妈看不下去了,阴着脸问单青:“您买还是不买啊?您在这犹豫了半天了,不买别挡着我们做生意啊!”
  “买!”
  放下手里大包小包的东西,单青腾出手来付了钱。说了句对不起后,又提着大包小包甚为艰难地走了。
  卖菜大妈把钱放好,不满地嘟囔了一句:“真是的,买把菠菜至于纠结成这样么?”
  隔壁摊上的老大爷揣着袖子凑到大妈跟前,悄声说:“我看他印堂发黑,最近恐有血光之灾,再看他面色苍白,估计是身体不舒服,又看他眼神灰暗……”老大爷若有所思地摸了摸山羊胡,最后得出结论:“绝对是肛裂了!”
  卖菜大妈一扫帚把大爷挥跑:“滚蛋,要推销找他推销去!你拿着痔疮药在我菜摊跟前胡言乱语干嘛?老娘大便畅通,香蕉都不用!”
  单青家在三楼,爬上二楼时,正看到庄淇和一个穿着警服的男人在家门前说着话。男人大约三十岁的年纪,方脸,小眼,长相一般。那人把胳膊搭在庄淇的肩膀上,另一只手在比划着什么。眼睛本来就小,再一笑,整张脸上根本不见了眼睛。他比庄淇矮了那么半头,胳膊搭在庄淇身上有些吃力,警服也扯上了去了很多,看上去挺滑稽的。
  “日子定下来,我去装修市场看看,至于装修工人,你比我人缘广,就麻烦你了。”庄淇笑着转身冲那个男人说了一句,正看到提着大包小包面部肌肉静止的单青。
  “单青!”看到单青拿那么多东西,庄淇赶紧过去接过来一些,边拿边说:“咱们随便吃点就行了,你怎么买这么多东西。”
  又不是给你买的!
  累得发酸的胳膊在宽大的羽绒服里活动了两下,单青面无表情地说:“开学比较忙,没时间逛菜市场,买了以后吃。”末了,又添了一句:“我买了自己吃的。”
  庄淇笑出声,也没跟他继续辩下去。拿着菜进去,招呼着门外的男人说:“表哥,今天在我家吃吧。”
  是我家!
  钥匙扔在茶几上,单青抬头看了那个“表哥”一眼。庄淇一叫表哥,单青才觉得这人有些面善。以前陪着庄淇去他外公家的时候,见过这个表哥。
  表哥人叫谭海,人挺热忱。早上庄淇打电话给他,他下了班就急匆匆地赶过来了。听到庄淇的话,谭海嗨了一声,拍拍警服上的大口袋就说:“表哥有钱,走,领你下馆子去!”说完,又是一通嫌弃:“你说说你回国了也不先给我打电话我好给你安排住的地方。怎么就在邻居家住下了呢?也不怕打扰人家。”说完,冲着单青说:“哎,你叫单青对吧。我弟弟昨天住你这谢谢了啊,咱们一起出去吃个饭呗。”
  单青没有说话,提着菜进了厨房。谭海看着他的背影,不明所以地哎了一声。庄淇赶紧解释道:“不用了,我跟单青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好着呢。住这一天两天的,他不会嫌我烦。他这人就是不大爱说话,但是对我挺好的。”
  谁跟你感情好了?谁不嫌你烦了?谁不爱说话了?谁对你好了?妈蛋,爱去哪住去哪住!爱去哪吃去哪吃!
  “砰砰砰砰”四刀切肉,砧板被剁得砰砰响。
  似乎看着单青对自己有些意见,谭海又是一脸迷茫。庄淇笑着推谭海出去说:“你快回家吧,嫂子肯定在家等你吃饭呢。你要回去晚了,嫂子揍你我可不管!”
  谭海在亲戚堆里,是出了名的“妻管严”。庄淇这么一提醒,谭海一勒裤腰带猛拍一下大盖帽说:“你嫂子哪敢揍我?一个女人!一个女人……弟啊,我回家吃饭了!”
  庄淇笑着点头,望着谭海的背影说:“跟嫂子问好,有时间我再去你家。”
  谭海下楼梯差点就跑起来了,背着身子冲着庄淇迅速地挥了两把手,转眼不见了踪影。
  笑着摇摇头,庄淇推门进了屋。单青在厨房忙活,他走进去问:“楼底下的秋千,什么时候拆掉的?”
  今天早上朝小区看到时候,就觉得空旷了不少,后来才想起来,是以前单青帮他栓的秋千不见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