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高中时代 枫景

高中时代 枫景

时间: 2013-06-15 20:15:38


全文:

高考的压力,成长与学业的矛盾交织,面对理想与现实的强大差距,是放弃还是迎纫相进?

“想到与得到之间还有个做到” 江唯叙是怎样的一个传奇教师,教育凭心,他如何用心去指引一群迷途少年?

我可以给你一切,却给不了你成功的喜悦,别人铺垫而成的人生终究不属于你!小奕,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信任你,无条件的信任。” 纪辰怎样的一个兄长,用训诫用爱去教会弟弟成长。

人人都以自己的理由走自己的路,无论是悲是喜,是对是错都要不后悔。高中时代,一段怎样的岁月,信才会有希望。

本文为sp训诫文,请慎入

搜索关键字:主角:纪奕;江唯叙 ┃ 配角:纪辰 ┃ 其它:训诫

☆、第一章

  旭阳从东渐升出的那一刹那,耀眼的光芒,划破稀薄的云层,大地万物,不再彷徨,顺着曙光,寻找新的希望。
  
  九月在教育领域是新的起点,暖风轻轻的吹着,少了些夏日的炙热,太阳似乎也没有那么毒辣,闪动跳跃的阳光显得有些可爱。
  
  纪奕坐在教室却没有那份闲情逸致,高三注定是压抑。教室没有昔日的吵闹,不知从何时刻起,同学之间似乎相约成章一样,不再多说话,整个教室沉闷异常。
  
  纪奕虽然也是安静的坐着,可是心思却没有放在书本上。纪奕用手撑着脑袋,把目光投向了窗外,高一的新生脸上洋溢着笑容,欣喜的情绪一眼便明了。
  
  纪奕不经想起了三年前的种种,刚上高中的第一天心中无比兴奋,对着学校的一草一木似乎都有着极大的兴趣,怀着满腔的热情,信誓旦旦的道“朝着一流的X大进军”激(百度防和谐)情过后的平淡,总是磨洗人的,人所承受不起的永远不是豪情而是平淡无奇。
  
  两年过去,当初的那份悸动,早已到了九霄云外,所留下的仅仅只是一个空荡荡的梦想“X大”。重点高中既是成才的摇篮又是堕落的天堂,两年过去那个昔日的高才生早已沦落成为了一名差生,全班倒数第一,让纪奕自己都在怀疑,以前自己活过的这么多年,似乎都像黄粱一梦。
  
  纪奕没有了当年的骄傲,或许都习惯了堕落。如同温水煮青蛙,在习惯中死亡,丧失。纪奕对新的学期没有过多的期待,高三意味着高考,高考意味着长大。按照惯例高三是需要换老师的,比起新学期纪奕还是更期待新老师。
  
  上课铃响,新老师进来了,一身休闲的装扮,却也是十分得体。“大家好,我叫江唯叙”纪奕眯了眯眼,心中暗道原来是你,是说除了你怕也没有人能配得上“奇迹教师”的称号了。
  
  纪奕认识江唯叙是结缘于初三时候的国际象棋比赛,那个纪奕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江唯叙,纪奕从未遇见如此强劲的对手,纵全力以赴也就委居第二。
  
  “高三的目的就是全力为了高考,与高考无关的事情必须放在一边,高三苦不苦,我可以肯定的说必然痛苦,在强大的应试教育模式下,高考就是一道惨无人道的门槛,高考所唯一公平的就是给每个人一个跨门槛的机会”江唯叙缓缓开口说着。
  
  全班同学都盯着江唯叙,江唯叙扬扬嘴角继续道:“我是一个老师,一个教育工作的从事者,教育和学习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用心”江唯叙将手放在了胸口“什么是用心?就是全心全意”纪奕不屑的笑笑,看着全班同学的心似乎被瞬间收买,纪奕也得同意,这家伙人格魅力大。
  
  “我想作为一个高三的学生最关心的是成绩,怎么提高成绩?就是增紧密度,热衷于学习的时间的密度,正因为孤独,所以才更紧密,然后因为紧密,而变的更强。”江唯叙保持着微笑说道“我想大家所欠缺的是心。学习未尽心,所谓尽心与否只有自己能察觉。再加欠缺的是信心,只有信才有希望!连自己都不相信光明会到来,那么才是真正的暗无天日”
  
  江唯叙话并没有说太多,再此而后就淡淡的讲了两句,随即就让大家先自习。江唯叙拿着大家高二期末考试的成绩单在教室里走着,走到了纪奕的旁边,不意外的停下来了,江唯叙俯身在纪奕旁边说道:“小子,莫非这表是倒叙排列?放学后办公室叙旧,不希望你让我久等。”语毕江唯叙继续和没事人一样,走在教室中。而那一翻话,却在纪奕心中弄起了波澜。
  
  纪奕在课堂上又忍不住分心了,想起了当年那次国际象棋比赛。纪奕凭借超凡的技艺,被破例允许其参加成人组的比赛。
  
  成人组的比赛得胜者获得的奖金很多,纪奕一是为了证明自己二是图奖金。那时候纪奕和纪辰生活很艰辛,纪辰大学刚毕业找不到工作,兄弟二人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有了这笔钱兄弟二人至少能缓缓急。
  
  当时的纪奕发现进入决赛中有个很强大的劲敌也就是江唯叙,那时的江唯叙不过20出头吧,但是浑身散发的成熟气质,让纪奕这个孩子有些莫名的敬畏,纪奕打败了其他的对手,剩下的就是与江唯叙争夺冠军,不过很遗憾的败了。纪奕虽然心有不甘,可是在技艺上还是很诚服。
  
  纪奕眸子半掩,无心的用笔在纸上写划些什么,老师讲课对于纪奕早就如天边絮云,虚无一物,反正也听不懂。窗户开了一道小缝,不大的风从小缝中吹入。纪奕额前的碎发也随着风,左右摇动。
  
  江唯叙无心的在走廊上走着,不经意的往教室一瞥,纪奕低头不知写着什么,还时不时的抬头看着窗外,江唯叙眉头皱了皱,一语不发的离开了。
  
  放学后所谓的办公室叙旧,纪奕一听就知道没有什么好事,犹豫了再三还是决定去,反正跑也跑不掉。纪奕推开办公室的门的时候,江唯叙正在看报纸。江唯叙的办公室不算很大,其布置也很简单。一张书桌,一个书柜,几张椅子随意摆放,一个沙发和茶几。
  
  见纪奕来了,江唯叙便放下了报纸,抬头看着纪奕却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纪奕被江唯叙这么盯着看很不自在,仅仅两分钟纪奕就忍不住开口了。“你终于跳槽到我们学校了哦”江唯叙微微一笑道:“是啊”
  
  “什么奇迹教师,其实就是跳槽奇迹!从教6、7年就跳槽N次的当然是奇迹”纪奕不屑的说着,江唯叙脸上一直挂着微笑看着他。“是啊,跳槽奇迹,没办法邀请函多。其实我还收到了大学的任教邀请函”
  
  “有什么了不起!”纪奕嘟囔了一句。“我们姑且先不谈这个”江唯叙用手抖了抖那张成绩表“小子,三年前认识你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个样子的,我想要个解释”谈到成绩似乎就像一道伤痛一样划过纪奕的心迹,在纪奕心中堕落并非他所愿,可是却已成事实。
  
  纪奕扬了扬头,虽然纪奕早已丢失了优等生的光环,但是骨子里的骄傲并未完全丧失。“你凭什么管” “凭我是你的老师”江唯叙站了起来,不紧不慢的走到了纪奕的面前。纪奕撇撇嘴,不过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彼此都沉默了两分钟,江唯叙才缓缓开口到:“三年前比赛结束后我记得我问过你为何一定要得冠军,你的回答是为了不让哥哥失望”江唯叙特意顿了顿,观察纪奕的变化,果然纪奕垂下了眸子。“那么小子,你不怕你今日的所作所为让你哥哥失望?”
  
  纪奕的心似乎被撕扯了一下,狠狠的一疼。上了高中,哥哥纪辰的事业似乎有所增进,自己和别人合伙开了个不大的公司,事业刚起步,所以每天都很忙,经常加班加点,节假日都很少能休息。
  
  少了哥哥的管教纪奕也稍微放纵了自己,可是不料这一失足便偏离了正轨,在堕落中习惯。“我很少和他谈我的成绩” “迟早会知道,你以为你能满他一辈子?” “我没这么想过” “高考是残酷的,残酷到吃人不吐骨头,你知道什么叫金榜提名?就是踏在无数人的尸骨上用血去祭奠成功!”
  
  纪奕怔怔的看着江唯叙,他不是不知道现实的残酷而是终究不忍面对罢了。“我看你这状态完全不像高三的学生”纪奕低着头不说话。“今天看了上学期期末的成绩单,你可给我了份不小的惊喜。下面我是不是改还礼了?”
  
  纪奕还没有弄懂江唯叙话的意思,就被江唯叙按在了书桌上。“喂,你想干什么?” “见面礼而已!”江唯叙一手按着纪奕的腰一手拿起了放在书桌上的塑料尺。“喂,你犯什么病啊,放开我!”
  
  纪奕挣扎着,可是腰上的那手丝毫未动,死死的按着。江唯叙拿尺子的手拽下了纪奕的裤子,纪奕的臀部就这么暴露在了空气中,纪奕的脸部瞬间变红,嘴上不忘说道“放开我!江唯叙!你**!”
  
  “啪啪啪”江唯叙没有理会纪奕的话,而是狠狠的朝纪奕的臀部落下了三下。尺子接触过的地方变得红红的。纪奕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疼痛,忍不住叫出了声,随即就被自己压抑回去了,毕竟都这么大了还被一个并不是很熟的人按着揍,换做谁都会不好意思。
  
  在纪奕的印象里,自己挨揍的次数并不多,可能是因为哥哥比较忙吧。如果不是把纪辰彻底惹火一般也不会动手。江唯叙又扬起了手一连在纪奕的臀部抽了五下,纪奕疼得双腿不断扭动。“你放开我!” “挨揍还不老实?”江唯叙一边说着一边扬尺抽下。
  
  “你凭什么打我” “我不仅代表我自己打,更是代表着所有对你抱有希望的人打,尤其是你哥哥,我想如果你哥哥知道了你的真实情况决定不会比我打得轻。” “这不要你管!”
  
  江唯叙不接纪奕的话,但是手未停,每一下的力道都很大,纪奕的臀部的某些地方早已是深红色。纪奕被疼痛折腾的早就没有精力去喊骂了。
  
  “活在世界上,并不是单纯为了你自己而活,你不能这么自私的放纵自己。”“要你管” 江唯叙皱皱眉头“还没打疼?”纪奕噘着嘴不接话头。
  
  “十下!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目的,挨完了我们再谈谈”“你……”不等纪奕说话,尺子又落了下来。最后十下,很急很狠,在纪奕的臀部留下了几道印子,现在来看纪奕的臀部,尽是深浅不一的红色。 江唯叙刚刚松开手,纪奕就慌忙的把裤子提上。江唯叙不由的在心中笑笑。
  
  “坐下来,我们谈谈”“坐……”纪奕看着江唯叙,江唯叙仿佛没有听见,自顾自的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纪奕明白这家伙故意的! 纪奕往旁边随意放着的椅子上坐了上去,臀部刚刚接触,就传来了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纪奕本能的想要起来却听见江唯叙说“坐好了”纪奕嘟囔着“**!没救!” “我知道你不满我刚才揍你,但是你自己凭心而问,不该打吗?大家也是明事理的人,如果你这也不理解,那么权当我看错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是sp训诫文,不喜的一定要慎入.
  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其实也很单纯,就是想写写青春的色彩,写出一种在我心中比较理想的教育抑或是师生关系.

☆、第二章

  听完了江唯叙的话,纪奕安静的坐着,不再动弹,尽管臀部的伤痛仍在不断的折磨着他。“小子,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你是真的完全丧失了学习的兴趣还是管不住自己?”纪奕低下了头,按照过往纪奕会很激动的辩解,可是面对江唯叙似乎能做的仅仅就是安静的低头。
  
  “说说你的理想。对于高考没有一个理想或者说目标那么你就已经输了一半。”纪奕微微抬起头看着江唯叙,理想,这个早已埋没在纪奕心中的东西经江唯叙这么一提,显得有些陌生。“我…想…考X大”纪奕先开始有点不确定,后来说道X大,便目光亮了起来。
  
  “你拿什么去考?”江唯叙反问道。纪奕不答,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小子,想到和得到之间还有个做到!”江唯叙盯着纪奕说着“不管你所幻想得多么美好,我想告诉你,现实是惨淡的,你无处可逃。按照你现在的状况,我提醒你,基本没有希望。”
  
  纪奕垂着头,江唯叙的一番话,把纪奕活生生的扯到了现实,将此般似乎难以接受的东西摆在他的面前,江唯叙脆生生的打破了纪奕的春秋大梦。“你以为你还是当年的自己?我不知道你这两年究竟干什么去了,但是肯定是没有意义的事情。”
  
  江唯叙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我记得你当年自诩是聪明人,但是从你这两年的情况来看,我并没有觉得你聪明到哪去。一个真正聪明的人是应该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这一番话让纪奕听得很难受“不要你管”纪奕猛的站了起来。
  
  “作为一个即将18岁的人,如此冲动不明事理,刚才的打,我想是白挨了”江唯叙很平静的说着,让纪奕满肚子的火又不知道从哪发泄。“我先去开个会,给你半个小时,去墙角自己想想”纪奕猛的把桌子一拍“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纪奕本来对自己被揍的事情不那么生气了,后来听了江唯叙的话,心中越想越生气。江唯叙仿佛没有听见那一声响动,低着头翻找开会材料。“如果你想让你哥哥来陪你站的话我也不介意。”纪奕没有想到江唯叙会来这么一招,原地呆站了三分钟后还是很不情愿的去了墙角。
  
  “不要告诉我,高一时候的军训是走过场,军姿不会吗?”纪奕咬咬牙,把身子挺了挺,换作了标准的姿势,此刻还不忘在心中暗暗的骂江唯叙。“鉴于你刚才的行为,很高兴的告诉你,时间翻倍。”江唯叙说罢就离开了办公室,纪奕咬着牙道:“算你狠!”
  
  江唯叙离开后,整个办公室安静的可怕。纪奕想着今天的种种越想就越委屈,放学先是被那家伙揍了一顿,后来又被他各种言语刺激,现在还要被罚站,若不是他拿自家哥哥威胁自己,怕是纪奕早就想掀了这个办公室了。
  
  百聊无赖的纪奕不得不开始思考江唯叙的话。有的时候一个人的时候,静静的看着自己,想想一直逃避的事情,也许会有些豁然开朗的感觉。自高中这两年来,变化究竟有多少,纪奕不敢去细细精算,怕结果会让自己过于震惊。
  
  半个小时后江唯叙就回来了,看着纪奕老实的站着,嘴角划过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让你好好想想是有必要的,想想你究竟想得到什么,是碌碌无为还是努力去面对高考,抛得年少任蹉跎,你甘心吗?”
  
  “我……”“先不要急着回答,好好想想,作为一个男人,不要轻易许诺,实现不了,只会让人看不起。”江唯叙拿起了先前的报纸看着。纪奕的腿早就麻木了,一阵阵的酸痛传入神经。每一分每一秒似乎都是一种煎熬。
  
  江唯叙看时间差不多了便放下了报纸“原地活动下腿”纪奕的腿在一瞬间放松了,整个腿部的肌肉都是酸胀不已。“想好没?”纪奕看着江唯叙许久才开口道“我还是想考X大,可是……”“停”江唯叙打断了纪奕的话“有前面的那句话就够了,记住信才会有希望,首先要相信自己能行!”
  
  纪奕睁大了眼睛看着江唯叙,想了一会很严肃的说:“我要考X大”“纪奕,你记住今天说的,要是实现不了一个字100下。”江唯叙似笑非笑的说道。“喂,你不至于这么暴力吧”江唯叙笑笑不答“我只不过不想看见某个孩子的梦想夭折,有压力才有动力。”
  
  “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要不你哥哥会担心的”
  
  “他今晚应该不在家吧”
  
  “那你每天一个人?”
  
  “差不多”
  
  “什么时候我和你哥哥商量下,以后没人在家就去我那,我们还可以切磋几盘”江唯叙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说着“对了,还疼吗?”被这么一说纪奕的脸顿时红了。“哟,脸皮子真薄,劝你以后少犯错,不然有你受的”
  
  “凭什么?”
  
  “凭我是你的老师”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章

  天色早已昏暗,街道上行人匆匆,不少的霓虹灯也亮了起来,江唯叙和纪奕走在街上步伐很慢,纪奕虽然嘴上什么都不说但是心中却想着:“这家伙不至于穷得连车都没有吧,还舍不得坐公交!”
  
  江唯叙瞟了纪奕一眼,从他的表情便可以看得出来他在想什么。“车今天没有开,我喜欢下班走回去”江唯叙开口说道。“你会猜心术是吧”纪奕把头扭向一边看着对面的街景。
  
  老实说第一次见到江唯叙的时候纪奕就觉得他身上有股特殊的气质,让人莫名的敬畏和服从,但是本质上的骄傲总让纪奕不断的提醒自己,他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两人一路上话也不多,各自看着风景。
  
  纪奕走路的时候有点牵动身后,不时传来微微的疼痛,江唯叙对这一切自然明了,故意为了迁就他,步子也放的很慢。下班高峰期,车睹的厉害,时不时的可以听见刺耳的喇叭声。
  
  两人又拐了几个弯,穿过了一条不宽的小马路。“我家就这个小区”纪奕朝着江唯叙说道。“哦,那你快进去吧。” “要不你也进去喝杯水,我哥反正也不在。”纪奕也有点纳闷为何自己会邀请他去,按照道理自己应该很生他气才对的。
  
  “小子,那恭敬不如从命。” 纪奕拿出钥匙开了门,令他意外的是,为什么哥哥会在家。“哥,你怎么在家?”纪奕疑惑的问道,纪辰听到弟弟的声音忙站起来回答道:“回家收拾点东西,准备住公司里,现在是产品研究的关键时期没办法,小奕要好好照顾自己”
  
  纪辰不经意的一瞥发现了站在纪奕身后的江唯叙“你…” “哦,哥,这家伙是我新班主任”纪辰有点惊讶,随后便道:“有这么和老师说话的吗?”纪奕吐吐舌头,不理会。 纪辰走到江唯叙面前拍拍肩膀“叙,很久不见啊!”
  
  江唯叙微微一笑:“是啊,近来可好?” “公司方面的情况还不错,叙你既然成了小奕的老师就帮我照顾下他吧,这样也好盯着他学习,你看我这真的实在太忙了,他高三了我也没时间管.” “没问题。”纪辰道了句谢,随后就看看了表忙说:“我得走了,还得去开会。”
  
  纪辰说完话就拿起东西匆匆和两人告别就走了。这一切看得纪奕是一愣一愣的,这两个从理论上应该是完全不认识的人为何一见面会这么熟。
  
  “你和我哥什么关系?”
  
  “哥们”纪奕听了脸上表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你们怎么认识的”
  
  “秘密”
  
  “喂,不至于这么小气吧”江唯叙笑而不语“你去清理下东西吧,然后去我家。” “为什么要跟你去”纪奕一下就坐在了沙发上,不料这一坐触到了痛处,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看到江唯叙,纪奕尴尬的低下了头。
  
  “小子,刚才你哥可是要我帮忙照顾你的。”江唯叙扬了扬嘴角。“你……”纪奕不屑的瞥了江唯叙一下,径自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房门,心想自家哥哥为何要遂了江唯叙的想法,刚刚才说可以去他家住,哥哥就把自己给推了出去。
  
  江唯叙也不介意什么,有点反客为主的坐在了沙发上,顺手挑了几本杂志看。 约摸二十分钟后,纪奕的房门开了,纪奕拿着一个不大的行李箱,肩膀背着笔记本电脑。“去我家带电脑干嘛?”
  
  “我不是去坐牢的!”纪奕不高兴的说了一句。江唯叙笑笑“小子,收拾好了我们就走吧。” “可不可以先吃饭啊,都饿死了。”纪奕的肚子早就唱起了空城计了。
  
  “把东西先放我家去而后我带你去吃饭。” 在纪奕看来江唯叙终于大方了一次,因为江唯叙叫了辆出租车。下班高峰期过了,马路上也没有那么拥挤了。出租车沿着大道开了十分钟就停在了一个小区前了。“小子,下车。”
  
  简约的风格,家居布置十分精简。茶几上摆着国际象棋的棋盘,上面的棋子安静的立着。“你一个人下?” “没事就一个人玩玩。”江唯叙说完就把纪奕的东西提到了一个房间。
  
  江唯叙放好东西后,现在房间门口对还在客厅看着棋盘的纪奕喊道:“小子,这是你的房间。”纪奕应了一句,随即向江唯叙那走去。房间没有什么很特别的地方,于是纪奕只是简单的扫几眼便没了兴趣。
  
  “小子,不满意?”看着纪奕漫不经心的样子,江唯叙忍不住发问。“没有啊,话说我们去吃饭吧,虐待未成年也不带像你这样的。”纪奕说完就朝门口走去。“没良心的小子我哪虐待人了。”
  
  月光如洗,一轮清辉洒地,透着超脱城市的高雅。不怎么亮堂的街灯在地上留下淡淡树影,恍惚的灯影,让纪奕有些眩晕,觉得今日发生的一切如同镜花水月,模糊而迷惘,似乎真切发生也恍若一梦。
  
  纪奕回想一天的经历,有些莫名,也可以说是意外。没有一件是意料之中却也没有超乎常理之外。看着旁边的江唯叙,纪奕又想起了办公室里发生的种种,一种诡异的情绪占据了他的心,这情绪也难明其状。
  
  身后的痛好了很多,走路起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疼痛,有的时候只是隐约有点而已。回想起被揍的片段纪奕的脸霎时红了,头晕忽忽的,也不去看旁边的江唯叙。“你准备当番茄啊?”江唯叙却在这个时候开口说道。
  
  又被江唯叙看穿的纪奕顿时恼羞成怒朝江唯叙嚷着:“关你什么事。”随即还加快了步子。江唯叙笑了两声,朝纪奕喊:“这么急着生气啊。”纪奕气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知道一个劲的走。
  
  “喂,小心点车。”江唯叙在身后提醒到。纪奕越想越不爽,被他揍了也就算了,还莫名其妙的和哥哥这么熟,这也可以不计较,最关键的是却要和他住一起,这一切都还没让纪奕缓和过来,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
  
  身后的江唯叙追上了纪奕,开口问道:“小子你是出来竞走的还是吃饭的?”不等纪奕回答,江唯叙就 把纪奕扯到了路边的一家店里“这家店的牛肉拉面味道挺好的。”纪奕对牛肉拉面是很感兴趣的,从小便喜欢吃,于是紧锁的眉头舒展了一点。
  
  热气腾腾的面端了上来,纪奕毫不客气的就开吃了。“别急啊,慢点。”没等江唯叙说完,纪奕就被烫到了。“说了让你慢点的嘛,火急火燎的做事,不仅达不到目的,反而会有百般漏洞,吃亏的是自己。”
  
  “喂,你职业病啊,吃饭还说教。”
  
  “这不是职业病,而是生活中能教育人的事情有很多,小问题,大道理。”江唯叙吃了一口面继续道“小子,你除了会叫我喂就没有别的称呼吗?” 纪奕塞了一大块牛肉进嘴然后说道:“每天叫老师这么没有暖意的称呼,我可受不了。”
  
  “那就叫我哥,反正我和你哥也差不多大,不亏。” “亏,亏大了!你和我哥差别太大了,我哥不像你一样,暴力狂。”
  
  江唯叙夹了几块牛肉给纪奕“我没那么暴力。”纪奕也没有拒绝这行为“别想收买我。”三年前比赛的时候两人接触的机会和时间都不多,纪奕虽然有些敌对江唯叙,却在心中感觉两人有种莫名的默契。三年后再相见,敌对的感觉早已消失,反而有些哥们的感觉。
  
  “想要我叫你哥哥也行”纪奕说道“不过你得答应我,我在学校的事情一件都不许告诉我哥。”
  
  “这是个不平等条约。”
  
  “谁说的,我叫你哥就够亏了,现在你答应我这才算扯平了”江唯叙笑笑不搭话。
  
  “怎么样?”纪奕问道.
  
  “看情况再决定告不告诉他”
  
  “喂…答应下又不会怎么样。”
  
  “那你叫句哥哥也不会怎么样,哈哈,我很期待。”
  
  “边去!”
作者有话要说:  文章都喜欢埋个小伏笔=v=江唯叙和纪辰怎么认识的后文再解释.
  
  不知道这样就把纪奕送去了江唯叙那会不会有点突兀,但是怎么说呢,我觉得纪辰因为自己忙所以把纪奕托给了朋友的心态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江唯叙还是纪奕的老师.=0=家长心都这样.

☆、第四章

  庄周晓梦,不知是蝶变自己,还是自己变蝶,恍惚不知其所然,此刻趴在床上玩着电脑的纪奕便有这般感觉。似乎是处在迷糊之间,哪里知道这是梦是醒是醉还是影。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