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受制于人—Royan

受制于人—Royan

时间: 2017-07-18 17:30:56

文案:

暴力渣攻X贱受

第一章

有很多词可以形容张顺,烂人,贱人,或是色胚,总言之都是一些贬义词,当然这一点当事人是知道的,也不屑与这些人计较,在他看来,这是赤裸裸的嫉妒,嫉妒他长得好看家里有钱有权,想干啥干啥,所以他从小就有种欠揍的优越感。

不过这一切都终止于遇上展东昀的那天。展东昀是个转校的,高二那会儿从个不知名的学校转到这个类似富人学校的二中,但从他的穿着来看家里也并不富裕,简简单单一件T恤和牛仔裤,但张顺就是一瞬间就被吸引了,可能是对方差不多一米九的身高,也可能是那张没有什么表情、好像对什么都不在乎的脸,总之他就是盯上了这个男人。张顺是同性恋,这一点他在初中就知道了,爱混的孩子早熟,一些事情也明明白白的。不过,他不确定展东昀是不是同类,虽然张顺不在乎这么多,他不是没试过把直男扳弯,男人嘛,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只要爽到了管他男的女的。

班主任介绍的时候展东昀站在旁边看着地下,长腿踢了踢地面,好像在介绍的不是他是别人一样,直到老师安排了座位,他才走到张顺旁边坐下。一向自诩情场高手的张顺这下莫名地紧张起来,不时瞄几眼旁边的大个子,但对方只是无聊地撑着脑袋,张顺这下才想起来他没有教科书,本能地就把自己书推到两人中间,展东昀看了他一眼,愣了一下,注意力被对方不伦不类的金发吸引过去,但只是3秒不到,他淡淡说了声谢谢。但张顺心跳都快停了,展东昀跟自己以前遇到的人感觉都不一样,想想把这种类型的男人压在身下…他不自然地咳嗽一声,打断了这个差点让自己在上课途中起反应的想法。

展东昀刚转过来谁都不认识,张顺瞅着这是个好机会,便腆着脸跟人家做朋友,反正只要成了朋友,以后还愁没机会下手么?展东昀没自觉,只觉得这个人殷勤地有些过分,但也没做什么让他感到不好的事,便由着他去了。两个人的状态班上的人可看得清楚,大家都议论着这人渣又看上转校生了,都为展东昀感到惋惜,不过没人提醒,因为他们都是知道张顺的脾气和手段的,谁都不想惹麻烦。

不过,凡事都有那种不长眼的,比如现在,张顺逃了值日想找展东昀打球,却发现一般都会在门口等他的展东昀旁边还站了一个女生,他动作倒快,闪到门后就开始偷听。啧…我这是干什么……张顺有些烦躁地挠了挠头,这种时候他一般会冲上去搂着展东昀的肩膀问他你们在干嘛呢,虽然他够不着展东昀的肩膀,不对……重点是,现在的气氛很奇怪不是么?就像表白一样。张顺一时间只觉得心里一紧,莫名地慌张起来,展东昀该不会就这么同意了吧?

“张顺?”展东昀突然出现让张顺吓得大叫一声,展东昀奇怪地看着他,“走了。”

张顺还没回魂呢,脑子里全是刚才的画面,一把拉住展东昀的胳膊,哟,肌肉还挺结实,啊不……

“干嘛?”展东昀不太喜欢别人碰他,但也没挥开他的手,因为张顺现在的表情十分奇怪,本来长得挺好看一个人偏偏搞了一头奇怪的金发,看着有些…可怜?对,他是觉得张顺的表情有些可怜。

张顺脑子混乱起来,一头热冲了上来,拉着展东昀就进了教室,现在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干什么都正好,他顺手把门给锁上了。展东昀刚站住脚就被一个力量冲了过来,张顺把他死死地按在墙上好像要打人似的,表情很凶狠。

“你喜欢那个女生么?”张顺咬了咬牙,问道。

意识到刚才的事情被看见,展东昀也不在意,“谈不上喜欢。”

“那你要跟她好么?”张顺死死抓着他的胳膊。

“嗯,我答应了。”展东昀道。

张顺迷迷糊糊地从床上坐起来,愣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刚才在做梦,怎么又梦见以前的事了?想到展东昀……他恨得牙痒痒,虽然对方真的算是没有得罪他什么。

“你醒啦,要一起吃早餐么?”背后缠过来一双手,张顺这还在气头上,再加上起床气,他一脚把人踹下床,“滚吧!操也操完了,可以滚了你!”

摔下床的男人正想发作,但想了想张顺的家世,只得憋着这口气穿穿衣服走了,偌大的房间只剩下张顺一个人,气也无处可发,为什么过了那么多年他还是忘不掉展东昀?就因为他是自己真正意义上的初恋?

张顺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从那之后他的床伴都是和展东昀很像的零号,这种行为让他愈发痛苦烦躁。

现在的展东昀过得并不好,没有上大学,好像是家里出了事,没办法继续供他,那件事之后张顺也找过展东昀,结果被对方打断了3根肋骨,差点就穿了肺……想到那时候的经历他现在都还会发抖,这也是他一直关注着展东昀却不敢去找对方的原因之一。展东昀那种看起来就是直男的男人,和他这种展东昀最讨厌的同性恋。张顺苦笑一下,苦闷地抽起了事后烟。

真是想不通,展东昀那种条件的男人怎么还能找得到女朋友呢?张顺坐在车里,看着街对面小区走出的男女,只觉得火大得很,他怎么又像个跟踪狂一样在这里蹲守了?就他一个人在这里苦闷得很,展东昀倒天天活得快活!看着动作亲昵的男女,张顺越想越气,愤愤地从车上下来,调整了一下表情,怒气冲冲地往他们那方走去。展东昀看见张顺的时候愣了一下,虽然对方已经染回了黑发,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不过意想不到的是张顺走过来就给了他一巴掌,还没等他反应,打人的倒先哭了起来,对他女朋友说,“他顶不住社会压力要跟女人在一起我不怪他,你!好好照顾他……”

张顺说完转身就走了,女人吃惊地嘴都可以塞下两个鸡蛋了,展东昀一时间不知道是该解释还是冲上去揍张顺。

太爽了!张顺坐上车踩了油门就溜,过了那么多年终于有种出了口气的感觉,不过这种感觉并不长,他很快意识到自己刚才干了什么,展东昀该不会来报复他吧?感觉展东昀不是这么小气的人…不过他生起气来真的超恐怖。张顺点了根烟,决定先不想这么多,方向盘一转就开向了酒吧街。

张顺为人不好,性格又烂,朋友自然少得可怜,难得跟他臭味相投的就是周翀了,两个人简直就是人渣二人组,聚在一起也常谈自己的风流史,也一起玩过3ρ,只是没越过那条线,他跟周翀都是1号。

周翀之前去了法国,今天回来,张顺就给他接风洗尘,喊了一些圈子里的人包了间酒吧玩,他们这堆人都是玩得疯的,酒量好的,张顺能玩,但酒量却很差,刚过午夜就喝大了,想了想今天的事只觉得外面挺危险,还是先回家吧,谁知道展东昀会不会真的跑来找他,被找到的话一定是要被揍的,毕竟害他吹了谈了3年的女友啊,不知道他们吹了没有……张顺迷迷糊糊地想着,跟周翀和朋友们道别后就往停车场走。夜里的风凉得很,他只穿了一件衬衫和西装裤,风都能透到骨头里去了,他哈了口气,缩了缩脖子,想着快点到车里去。

停车场比较黑,但也有照明的灯,他看见自己车旁边站着一个人,一瞬间酒就醒了大半,展东昀……

张顺愣了一下,转身想跑,但展东昀先发现了他,怒冲冲地几步走过来就抓住他,跟一米九几的高大男人想必,张顺一米七八的个子和身板儿就跟小鸡儿似的,被对方提着领子就甩到车上,脊椎像要断了似的发痛,不过不知道是否因为酒精的关系,这样的疼痛很快就过去了,换做平时张顺肯定趴地上起不来,没准儿还哭着求饶呢,今天是喝大了,壮了狗胆子,直了直身子就笑起来,“你们分了没啊?没分我还有很多出可以演呢~”

展东昀本来就怒发冲冠,这下还给这么挑逗,也没想留情,对着张顺就挥了两拳,打得他眼冒金星,嘴里也泛上血腥味儿,舌头被咬破了……张顺这下才回忆起被对方揍的恐怖,背上的剧痛也泛了起来直冲神经,脚一软就滑到了地上,他这是干什么啊……找不痛快呢……

“死直男……”张顺擦了擦嘴角的血,低声骂道,声音虽小,但在可以回音且安静的停车场可听得分明,展东昀提着他的衣服把人提起来按在车上,“张顺,你学不会教训是吧?”

张顺右眼被打肿了只能半眯着,一张好脸这时候糟糕狼狈得很,但对着展东昀他就是不想放弃。

“你打也打过了,滚吧…死直男。”张顺呸了一声,却撕了脸上的伤,痛得吸了一口冷气,在那么冷的天气被打痛感简直翻了不知道多少倍。

这时展东昀反而勾了勾嘴角,但看得出他已经气得失去理智了,把人狠狠扔在地上就骑了上去,张顺本能地护住脑袋,但对方似乎没想打他,而是粗鲁地扯开了他的衬衫,胸膛暴露在冷气中的感觉让张顺慌了起来,他不会是想……

“展东昀你干什么!”张顺拼命地挣扎,但对方很快就把他扒得光溜溜的按在身下。

果然这个办法才治得住张顺,看着对方光溜溜地缩着身子发抖,眼里还有泪花,展东昀觉得自己心情好了不止一点。

“干嘛像个处女似的,又不是没让人操过,死同性恋。”展东昀把他两条腿拎了起来,没有润滑地插入一根手指,听见对方惨叫起来才满意地笑了笑,狠狠再往那窄小干涩的地方挤进去。被异物强行进入的陌生怪异感让张顺怕地直发抖,一时间都不敢再挣扎,越动越痛,越是挣扎,展东昀越是用力戳他。

“求你…住手……”张顺一张脸都白了,狠狠咬着下唇,没一会儿就出血了,后面也是,流了血出来,但展东昀不在意,反而借着血的润滑再加了手指进去,生生往那窄小的地方塞了3根手指,这时张顺连求饶的力气都没了,剧痛让他脑子发昏,眼前就像雪花乱码一样,看什么都模糊了。

昏暗的地下停车场不断有刺骨的冷风灌进来,张顺却觉得浑身都是滚烫的,不知道是喝了酒的缘故还是痛感让他保持着异样的高温,两个人现在都气喘吁吁,张顺是因为私处被强塞入异物的撕裂感,展东昀则是因为报复的快感。这时,不远处传来一群人的脚步声和嬉笑声,张顺顿时睁大了眼睛,紧紧抓住展东昀的手,“停…会被发现的!”

他害怕地声音都在颤抖,虽然被朋友看见打野也不是没发生过,但他们都知道他是1号,这样悲惨地被压在身下还是第一次,以后他还有什么脸面出来混啊!

展东昀冷眼看着他,他们所在的位置是两辆车中间的夹缝,加上阴影的遮挡,其实不是很容易被发现,不过他没告诉张顺,反而抓了他的手按在他脑袋边上,插在他身后的手指也粗鲁地转动起来,“你不是爱做戏么?正好让他们看看你这幅模样……”

张顺瞪大了眼睛,脚步声越来越近,展东昀不断往他脆弱的地方加入手指,那地方几欲撕裂,但是他连呜咽都不敢,只能狠狠咬着下唇强迫自己不发出声音,展东昀见他这狼狈模样莫名地起了反应,抽了手便换上已经半勃起的性器,但这硬度还不够,他想了想,瞟眼见到张顺胸口两颗红彤彤的肉粒,一把就掐了上去,疼痛之余还伴随着酥麻感,因为平时他都是当1号,几乎没有碰过这里,更没想到这个地方会这么有感觉。张顺身子一颤,忍不住哼了一声,他吓了一跳,赶紧捂住嘴巴,所幸他们那党人吵吵闹闹,也没注意这小小的一声,这一时间的插曲就这么过去,听着人群走远,再来一阵驱车离去的声音,停车场才恢复了宁静。

张顺松了一口气,随即狠狠瞪着展东昀,气息还有些不稳,“你…你干嘛?玩笑开过了吧!”

“你还真好意思说。”展东昀指的是白天那件事,不过现在的问题是……刚才掐了张顺乳头一下他就完全勃起了。张顺也发现了,因为有根可怕的巨物顶着自己毫无防守的地方!

“不…”张顺牙齿打起了架,一个翻身跳起来就想跑,这还没站起来,展东昀就拽着头发将他按在了地上,粗鲁的动作像是对待仇人…对于展东昀来说他就是仇人吧,脸蹭在地上磨破了皮,现在正火辣辣的疼,准确来说现在他身上没有一处是不疼的,早知道招惹展东昀代价这么大,他就…张顺想了想,怕的同时却又期待起什么来,头被死死按在地上,只有屁股高高翘起,这个动作用脚趾想都知道会发生什么。

想来他还幻想过跟展东昀正常地开始谈恋爱,温柔地做爱,现在想想这个想法本身就很可悲,现在还不断嘲笑着他现下的遭遇呢。

失落的感觉好像巨浪一样打了过来,张顺连挣扎都没力气了,鼻子一酸就哭了出来,展东昀愣了一下,在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把人推在地上,果然看见他一张脸上又青又肿,还流出了鼻血,应该是刚才撞到的,但这货哭得一抽一抽的,感觉鼻子有什么流下来只是用手去擦,倒抹得一脸都是,展东昀无语地看着他,一时间也没了性欲,还好,他刚才差点就想上了这死人渣,还好还好……展东昀心里不住庆幸起来,提上裤子就要走,没走两步就听见哭声停了,奇怪地回头一看,张顺有些绝望地看着他,鼻血滴得一件衬衫上到处都是,看起来触目惊心。

“你这种人还是死了最好。”展东昀心里一紧,脱口而出。

张顺愣愣地看着他,半晌才尴尬地低下头,看着自己一身的血不知作何反应,醉酒的后劲一口气全都没了,有的只是难以名状的心脏刺痛。张顺抹了抹眼泪,但眼睛好像管不住似的,擦了又有泪淌下来,最后他放弃地从地上站起来,不声不吭地捡起地上的衣服开始穿,在昏暗的光下可以看见他身上触目的伤痕,都是刚才展东昀打的。这下子理智回来都展东昀才意识到自己下手有多重, 说得有多重。

“额…”展东昀支吾半天不知道说什么,热情退了以后才觉得这冷风真是刺骨,张顺白着一张脸,穿好衣服就往他这边走,看样子是不打算开车离开,他在展东昀面前站定,鼻血似乎是自己止住了,抬起脸的时候还是糟糕得很,眼泪还挂在脸上。

展东昀看他张开嘴要说什么,没想对方速度极快地凑了上来,他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嘴里先漫上了血腥味儿,张顺死死搂着他的脖子,

他们正嘴对嘴,他的唇被张顺的唇压着,那个人渣的舌头很灵活地钻了进来,血腥味就是这么带进来的。展东昀愣了一下,狠狠推开他,厌恶地擦着被血染红的嘴,张顺被推坐在地上,笑吟吟地看着他,“老子偏要活得好好的,膈应死你!”

这个人渣…

第二章

张顺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几条街,直到完全没有力气才停下来,靠着墙喘粗气。展东昀没有追来,显然对方被他的突然行动惊得呆在原地,而罪魁祸首就是乘着他发愣的时候闪人的。

妈的……糟透了。张顺紧紧撺着胸口的衣服,一想起刚才那句话心口就疼得像要爆开似的,原来展东昀都是这么看他的。张顺苦笑一下,慢慢往家的方向走,反正家里没人,什么时候回去都可以,甚至不回去都行,但仔细想想,除了那个房子自己确实没地方可去了。

张顺有些紧张地躲在车里往外望,即使知道外面看不见里面,但还是有些心惊胆战,他还真是不知道教训,今天又跑到展东昀家门口蹲点了……不过昨天后悔归后悔,今天看见展东昀一个人走出来还是美滋滋的,看来他跟那女人还没和好呢。张顺心里乐了,一乐就冲动了,手误按到了喇叭上发出刺耳的声音。展东昀立马注意到他,怒气冲冲地走过来踹了车门一脚,看口型是要他下去。张顺欲哭无泪,他只想悄悄来看下展东昀的情况而已,怎么就给发现了呢……

外头的人阎王似的杵着,黑气似乎要越过窗子进来掐死他似的,张顺耐不住,只好硬着头皮下车,没想还没站稳呢,就挨了展东昀一拳,他又再摔了回去,腰被座位抵了一下,疼得他半天没喘匀气。

“你他妈还敢来?昨天揍得不够是吧?!”展东昀又拎着他的领子把人提起来,见他一脸青紫,脸因为疼痛而扭曲了,真是搞不懂这死同性恋干嘛对他那么执着。

“别、别……昨天的伤还没好呢……我就来看看你…”张顺一时间也怂了,展东昀对他就从没留过情,看他一身伤就知道了。

“看我干嘛?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每天都跑过来,你他妈是跟踪狂么!”展东昀把他硬塞到副驾座上,自己也钻了进去,张顺摸不透他要干嘛,整个人都僵直了身子紧张地望着他。

“我、我这不是以为你不知道嘛……而且我也没干什么…你就打我了……”张顺有些委屈地摸了摸自己的脸,伤上加伤,他的脸都有些发麻,一碰就疼得要死,这死直男居然还招呼了他一拳。

“这拳补一下昨天的,你赶紧滚吧,我不想看到你,死同性恋!”展东昀说罢就开门下车。

张顺心里一刺,不知道哪儿来的胆子,伸手在他屁股上摸了一把,展东昀惊得转头看他,他调笑道,“那昨天想上我这个死同性恋的你算什么啊?死直男!”张顺一字一顿,又把展东昀惹得火起,一巴掌就拍回他屁股上,张顺愣了一下,展东昀一把狠狠捏住他腿间那软处,“你就那么想让我上你?”

张顺被他狠狠抓住了弱处,一时间又疼又怕,保不准这死暴力男真的会捏爆他……张顺想着,被疼痛一催眼泪也下来了,抖着手推他,“你…松开!疼……”

展东昀手下力道不减,反而凑过去咬住张顺的脖子,只听见他低叫了一声,下面不受控制地石更了起来。

“呵……”展东昀低笑一声,捏住他下体的手转为搓揉,“变态就是变态,这样都能勃起。”

张顺抵抗不了,只能仰直了脖子低低呻吟起来,虽然隔着裤子,但展东昀手上的温度和力量让他感觉无比真实,虽然跟自己幻想的有些差距,不过他的手确实在触碰自己。张顺喘着气,眼睛半眯着,眼角还挂着泪花,嘴唇微张的模样确实有些勾人,展东昀喉咙一紧,看见张顺小心翼翼地伸手过来,又小心翼翼地附在他裤裆上,再不敢动作。展东昀有些急躁,但忍不住又讽刺他,“真是欠干,这么缺男人么?”

张顺身上一颤,虽然不想承认,但展东昀带着侮辱意味的话让他更兴奋了。大着胆子,拉开了展东昀的拉链,见对方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只当他同意了,伸手一握却发现展东昀的那活儿已经石更了起来,带着烫手温度的巨物此时正蠢蠢欲动。展东昀愣了一下,他只是想欺负张顺,没想到搞得自己也起了反应。

“打住。”展东昀及时拉住他的手抽了出来,“我可不想上你这死人渣。”

张顺气结,反而凑上去一口咬在他耳垂上,展东昀吃痛,手一松就被那只手抓住下体搓揉起来,带着情绪的动作并不温柔,但耳垂上传来舔吻的酥麻感让他有些耐不住,只听张顺欺身在他耳边闷闷地说,“我可是纯1,要操也是我操你…啊!”

展东昀一拳打在他肚子上,虽然张顺不是那种娘娘腔类型,但跟他比起来还是一副受样,居然想操他?有没有搞错?

展东昀不怒反笑,“操我?呵……你用什么操我?这根小牙签?”一把捏住张顺的下体故意打击他,张顺手上的动作被逼得停了下来,眼泪汪汪地瞪着他,“我哪儿有这么小…用过的都说好呢。”

听他这么说,展东昀烦躁地扯开他衣服的领子,一口咬在他锁骨上,直到他受不了地推他,才慢慢松开口一颗颗解开对方的纽扣,白皙紧实的胸口点缀的两点红肉粒看起来异常勾人,他低下头便将其收入口中,张顺惊喘一声,紧紧抱住展东昀的头,推也不是拉也不是,只得保持这个僵硬着身体的姿势。

“这么说,你后面还没用过是吧?”展东昀抬起头看他,那双黑眸里波纹流转好看极了,张顺有些呆愣得点点头。

展东昀推开他,自顾拉上了裤链,冷笑道,“哼…我还想你那屁眼怕是让不少人操过了,不过,既然你是纯1,那道理也是一样的吧,前面不知道用过多少次了。”

张顺一身狼狈,不解地望着展东昀,“什么……?”

“我的意思是,我怕得病,你脏得很。”展东昀整理好自己,下车走了,剩下张顺坐在那儿气得发抖。

话说到这个份上他应该不会再来了吧?展东昀从自家窗户往下望,确实没见到平时停在那儿的豪车。张顺真是个白痴,他这小区又不是住富人的地方,他一辆几百万的车停在那儿想不被发现都难。

不过看样子他确实是不会再来了,展东昀难得心情好,拿了钥匙准备下楼买饭,开门却看见张顺慌慌张张地躲入楼梯口,那个人渣怎么又来找揍了?昨天说的话还不够重么?

“喂,张顺。”展东昀锁上门,冲那边喊了一声,平淡的语气听不出情绪。张顺吓了一跳,他只是想悄悄看一下,没想到展东昀会突然出来,还喊他,这下出去一定会被揍。张顺咬咬牙,装作没听见。

展东昀一下就火了,气冲冲地朝他那边走过去,“张顺,皮痒痒是吧?没听见我叫你么!”展东昀几步走过去就抓住他,没想到对方惨叫了一声,另一只手拼命推他,“快放手!疼疼疼疼……”

展东昀这才注意到被他狠狠抓住的胳膊上打了石膏,还连着一根绷带挂脖子上,赶紧松开他,“你这唱哪出?”

张顺捂着胳膊疼得眼泪都出来了,带着哭腔说,“我昨天出车祸了……”

展东昀皱着眉望着他。张顺被他盯得毛骨悚然,委屈地说,“都是因为你昨天说我……”

展东昀瞪了他一眼,硬生生让他憋回去剩下的话,“你今天过来干嘛?”

张顺委屈得很,自己怎么这么贱呢…还以为断了只手展东昀就能对自己温柔点,他真是想多了,亏他昨天还是因为想着展东昀的话才出了车祸……

“说话。”展东昀看他一副虚弱的模样只觉得新鲜,平时这死人渣都是一副欠揍欠干的模样,现在这样子还第一次见。

“过来看看你跟女朋友和好没有……”张顺低着头,无力地靠着墙,他今天还是从医院偷跑出来的,里头还穿着病号服呢,鞋子还是在路边小摊现买的。这才住院第一天,他就忍不住往展东昀这儿跑。

展东昀听他这么说,冲动就想揍他一拳,但看他可怜兮兮的样子,手上还打着石膏,只得作罢,但口头上也不让他占便宜,“早和好了,你别再给我添乱,赶紧滚吧。”

“哦…”张顺失落得很,手上还一抽一抽得痛,莫名的失落和永远得不到注意的绝望感一涌而上,应了一声后就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垂着脑袋。

难得张顺没有回嘴,展东昀有些好笑地看着他,对方的样子真是狼狈极了,头发乱糟糟的,眼角还有泪,大衣里面还能看见蓝白相间的病号服,脚上穿着随便买来的运动鞋。印象中张顺都是光鲜得很,自从跟自己扯上关系后就一直很狼狈,真不知道他怎么忍下来的,是新鲜感还是征服欲?

“喂,你吃饭没?”展东昀问道。

“啊?”张顺反应不过来,小心地摇摇头。

“我请你吃面,走吧。”展东昀说完就走了,张顺一惊,连忙跟上他。

“你、你怎么……”张顺有些害怕,不知道该怎么问,支支吾吾连句完整的都说不出来。

展东昀没想这么多,只是觉得对方垂着脑袋的样子很像以前自己养的小黑狗,那条狗刚来的时候凶得很,后来被展东昀教训了几次,见着他都低着头一副乖顺模样,现在张顺就是这个感觉,当然,这个感觉并不坏。

他们出了小区走一段路就是面馆,张顺四处望,似乎不喜欢这个简陋的环境,展东昀冷眼一扫,他只得乖乖坐下来露出讨好的笑。展东昀点了两碗牛肉面,坐到张顺对面,百无聊赖地抽着烟,张顺看起来紧张得很,腰杆挺得倍儿直,只有眼睛不住往展东昀脸上瞟。他长得很好看,纯男性的英俊,而且身材也很好,张顺看着,不由得咽了下口水,展东昀抬眼看他,有些不高兴,“干嘛?”

张顺忙摇头,“没有没有……”

这人渣以前一头金发,看起来就是个小流氓,现在染黑了,也剪了短发,那张白白净净的脸就露出来,再加上今天他头发乖顺地垂着,一时间展东昀又有看见中学时期张顺的感觉,他因为自己一句话就把头发染了回来,还乖乖地去剪头,老师还夸他有带头作用,自从跟他成为同桌和朋友,张顺就老实多了。他当时也是这么想的,只是没想到张顺是这么看他,把他当做喜欢的对象而去改变自己的样貌。

张顺猜不透展东昀的想法,但他此时已经高兴得快忘了自己姓什么了,展东昀居然请他吃饭,他们现在竟然面对面坐着!

“你的脸……”展东昀说。

“脸?”张顺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是昨天被张顺打肿的,“你别老打我脸,我还见人呢……”

“我是说这个。”展东昀指了指额头的地方,那里有一条很长的伤口,此时刚结上疤,虽然被头发挡住了一些,但还是挺显眼的。

“这个…昨天车祸弄的呗……”张顺尴尬地摸了摸伤口,他在展东昀面前本来就没什么好形象可言,现在连引以为傲的脸都破相了。

展东昀愣了一下,张顺这模样莫名地让他有些躁动。尴尬、难堪这一系列的表情出现在张顺脸上就格外能激发他的凌虐欲。这时,面也端了上来,两个人一顿饭下来也没说一句话,付完钱展东昀就往外走,张顺也跟了上去,一直走到家门口了还跟着,展东昀转过头看他,“跟着我干嘛?回医院去。”

张顺干笑了一下,“我能进去么?”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