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我原来是个神经病 上—西子绪

我原来是个神经病 上—西子绪

时间: 2017-07-18 17:19:45

文案:

陆正非亲手将陈千卿虐待致死。

他砸断了陈千卿的双腿,弄瞎了他的眼睛,将他用铁链锁起来囚禁在屋子里,然后眼睁睁看着他死去,以爱为名的伤害结局终究是悲惨的。

陆正非后悔么?他当然后悔,于是,上天给了他重生的机会。

只不过这一次,他发现自己——变成了陈千卿。

提示:此文自攻自受,不喜慎入!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虐恋情深 阴差阳错

主角:陆正非,陈千卿 ┃ 配角: ┃ 其它:自攻自受,活该

第1章: 过去的事情

陆正非进到卧室的时候,陈千卿已经睡着了。

他的身体不自然的蜷曲着,像一只被煮熟的虾,长长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苍白的脸庞,整个人都单薄的像张纸。

五年前的陈千卿英俊,优雅,弹了一手漂亮的钢琴,笑起来的时候,脸庞上还有漂亮的酒窝,如同电影里一般的王子,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

可是现在呢,陆正非走过去,伸手摸了摸陈千卿的脸。

陈千卿太瘦了,苍白的脸上隐约看得到骨头的形状,他被陆正非一摸,便条件反射的想要缩起身体,口中发出一声轻微的呜咽。

但是最终也没有醒来,或者说已经醒了,却不愿睁开双眼。

陈千卿有双漂亮的眼睛,睫毛浓密,目光清澈,盯着你的时候,就像是在对你说情话,陆正非喜欢陈千卿,更喜欢他的眼睛,但是陆正非永远得不到陈千卿的注目了——因为他的爱人,已经瞎了。

陈千卿睡觉的质量并不高,他最近一直在失眠,不得不靠大量的安眠药才能入睡。这种药剂一旦形成了惯性,就很难改掉,以至于现在如果没有安眠药,陈千卿根本睡不着。

陆正非和陈千卿是孽缘,陈千卿不喜欢陆正非,他甚至不喜欢男人,是陆正非用尽了手段,将陈千卿锁在他的身边,看着他从盛开到枯萎,最后濒临死亡。

导致陈千卿会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是陆正非,而现在,他后悔了。

看着奄奄一息,几乎随时可能离开他的陈千卿,陆正非后悔了,他后悔对陈千卿使出了那些手段,后悔将事情做到无法挽回的地步,但世界上从未有过后悔药可以买。

陆正非后悔的要死,却对陈千卿的离开无能为力,他可以从别人那里把陈千卿抢过来,却无法同死神争夺陈千卿的性命。

“唔……”陈千卿醒了,他看不见东西,却还能眨眼,那双本该清亮的眸子灰白一片,配着他苍白的脸色看起来格外的可怖。

“千卿。”陆正非轻轻的叫道。

陈千卿听到陆正非的声音变身体一僵,眼前这个人是他一辈子的噩梦,他挣脱不掉禁锢,阻止不了伤害,只能被这个叫陆正非的人一点点拖到地狱。

陈千卿道:“陆正非,我要死了么?”

这个死字在此时是这么的敏感,陆正非在听到这个字后浑身一僵,然后强颜欢笑:“千卿,你别担心,你不会死的。”

陈千卿沉默片刻,那不见血色的嘴唇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他道:“我巴不得我死了。”

陆正非脸上那勉强的笑意瞬间不见,陈千卿看不见陆正非的表情,若是他能看见,怕是心中只会觉的愉悦。

陆正非不高兴,陈千卿就开心。

陈千卿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允许有任何的折腾,陆正非即便是生气,也只能忍着。

陈千卿见陆正非沉默下来,继续道:“我也庆幸我眼睛瞎了,不用再看见你这么个恶心的玩意儿。”

陆正非握紧了拳头。

陈千卿道:“你滚吧,你在这里我睡不着。”陆正非看着陈千卿,许久后才哑声道:“千卿,你别这样。”

别这样?陈千卿听了这话他却只想冷笑,陆正非明明是那个始作俑者,却总是想做出一副受害者的模样,在这场感情里,陈千卿才是牺牲品,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对陆正非产生任何感情——当然,恨除外。

陆正非为了得到他,不但威胁他的家人,还将他作为宠物一样囚禁起来,这几年对陈千卿来说,几乎每天都是煎熬。

不过没关系,现在一切的一切,都要结束了。

陈千卿知道自己快死了,他躺在床上,可以感觉到生命一点点从自己的身体里抽离,一个人若是真的想死,那么谁也拦不住。

陆正非找来了最好的医生,用了最好的药,甚至用他的家人威胁他,但陈千卿还是一天天的衰弱了下去。

陆正非知道陈千卿在想什么,可是他却毫无办法,只能道:“千卿,你就这么死了,要怎么报复我呢?”

陈千卿闻言咳嗽了几声,脸上却是笑开了,只不过那笑容恶毒无比,他道:“陆正非,我死了,不就是对你最好的报复么?”

陆正非道:“你真的以为你死了就是对我最好的报复?你死了,我还可以去找下一个爱人,我有钱,有权,什么得不到。”

陈千卿轻笑:“你得不到我。”

陆正非无法反驳,这段时间,他一直在为陈千卿奔走,他甚至愿意替陈千卿死去,可陈千卿却丝毫不会动摇,只是摆着最冷淡的表情,看着陆正非折腾,就像看一条在快要干涸的池塘里蹦跶的鱼,可悲又可怜。

陆正非毫无办法,最终,他对陈千卿道:“千卿,如果我死了,你是不是愿意活下来?”

陈千卿不说话,不动,像一只没有生机的木偶,许久后,他才道:“陆正非,往事不可追。”你的死也无法挽留我。

陆正非眼神漠然,他面前的陈千卿是那样的陌生,和当初那个吸引他的人已经完全不同了,而他,就是将陈千卿一点点扭曲的人。

错误的事,错误的感情,错误的时间和错误的人,陆正非终于低声痛哭起来,那哭声凄凉至极,却并没有让陈千卿有任何的心软。

躺在床上的陈千卿双腿残疾,双目失明,严重的抑郁症让他恨透了这个叫陆正非的人,更不会因为陆正非的一声哭泣而产生任何的动摇。

陈千卿本该有一个璀璨的前程,但一切都被陆正非毁了。

全部都毁了。

陆正非跪在地上哭泣,眼泪润湿了地毯,他知道自己错了,错的太多,错的无法回头,陈千卿的笑声是轻柔的,却如同重锤一般一下又一下的砸到陆正非的灵魂上。

******

四月,春意正浓。

陈千卿的葬礼是个周末,来参加的人很少,只有几个相识的朋友,甚至没有亲人。

陆正非穿着一套黑色的西服,手臂上戴着黑色的纱。同之前比起来,他整个人看起来都憔悴了不少,甚至于鬓脚已经有了白发。

“陆少。”陆正非的朋友拍了拍他的肩膀:“节哀。”

陆正非沉默的看着自己面前崭新的墓碑,一动不动并不说话。

那朋友知道陆正非和陈千卿之间的事,也不好再劝什么,只是叹了口气后,便走开了。

葬礼结束,陈千卿入土为安,所有人都走光后,陆正非一个人站在墓碑前。

“千卿。”陆正非道:“对不起。”

绿色的树木抽出新芽,花香和鸟鸣将一切都衬托的那么的美好,陈千卿的笑容被镶嵌在冰冷的石碑上,那上面的他笑靥如花,让人感到如沐春风。

陆正非的表情很认真,他蹲下,轻轻的摩挲着石碑,吻了吻照片上的陈千卿,然后,掏出枪,对着自己的脑袋:“千卿,对不起。”

碰的一声,是物体碎掉的声音,鲜红的血液撒了一地,有些飞溅起,沾染了陈千卿的相片,而照片陈千卿的笑容,却因为这些液体变得更加的灿烂。

死亡永远都不是故事的结尾。

陆正非不知道死后的世界到底是什么,但是当他挣扎着想要睁开眼的时候,还以为死亡是他做过的一个梦。

梦里的陈千卿在他眼前失去了生命,梦中的他自己,拿起枪爆了自己的头。

鼻尖浓重的消毒水味道,和嘈杂的声音,都让陆正非觉的不适,然而最明显的不适是在腿上,陆正非觉的自己的腿很疼,非常的疼。

“千卿,千卿……”有人在叫着一个熟悉的名字,陆正非真不开眼,只觉的浑身都疼的厉害。

“千卿,千卿。”那声音还在叫,叫的陆正非心中沉闷,几欲癫狂。

“陈千卿。”低沉的声音带着怒意和冰冷:“你以为跑的掉?下次,你断的就不是一条腿了。”

陆正非终于疼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经不知道又过了多久了。陆正非艰难的睁开眼,看到了一片雪白的颜色——是头顶上的天花板。

消毒水的味道是那么的浓郁,陆正非扭头,看到自己的右手上扎着一根针,而浑身上下根本一动不能动。

“陈先生,您醒了?”一个护士走到了陆正非的身边,柔声道:“您觉的哪里不舒服么?”

陆正非眼神茫然,一时间竟然无法理解护士的话。

“陈先生?”漂亮的护士疑惑的皱了皱眉,伸手在陆正非眼前晃了晃,在发现陆正非眼睛一动不动的时候,心中一惊,急忙将陆正非的主治医生叫了进来。

“陈先生?”那医生见陆正非一脸漠然的模样,似乎也有些着急,他道:“陈先生,您能听见我们说话么?”

陆正非沉默了许久,直到医生和护士都快要抓狂的时候,才哑声道:“你们叫我什么?”

医生惊愕的看着陆正非:“陈先生……您……还好吧?”

第2章: 我是谁?

陆正非不但不好,还非常的糟糕,他正想说什么,却注意到了身体的异样——是的,随着麻药过去,他腿上的伤口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以至于瞬间扯回了他的注意力,陆正非道:“我的腿怎么了?”

医生闻言,露出讪讪的表情,犹豫片刻还是道:“您不小心弄断了。”

“不小心弄断了?”陆正非掌权以来,几乎很少有人敢同他这么说话了,他冷冷道:“你能告诉我,我是怎么不小心弄断的?”

医生额头上溢出冷汗,其实眼前这个人,进医院已经不是一两次了,而且每次都是一身的伤,看着的确让人挺同情的,可同情又有什么用呢,制造伤口的人根本惹不起。

前几次陈先生的态度都很冷淡,今天却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居然问起了到底是谁伤了他。难道是心理出了问题?这么一想,主治医生就更苦恼了。

“说话。”陆正非高居上位,气势早已收发自如,此刻冷冷瞪人的模样,硬是让医生和护士都出了一身冷汗。

好在就在这个时候,罪魁祸首自己出现了。

陆正非在看到门外走进来的人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他看着一个和自己长的一模样的男人,面色不虞的推门而入,手里还提着一个饭盒,但无论是眼神还是气势,都在散发出一种让人不太舒服的感觉。

说来也挺有意思,人这一辈子,只是从照片镜子里看见过自己,却从未真正、亲眼见过自己,而陆正非,就有幸“亲眼”看到了另一个陆正非。

那是一个年轻的陆正非,似乎还未满三十,是身上戾气最终的时候,只是一个皱眉,就足以让人感到他的怒意和不满。

“你们在干什么?”那个陆正非道:“我告诉过你们别来打扰他,是不是觉的我说的话都是废话?”

医生和护士哪里敢多说,同情的看了陆正非一眼,便推开门走出去了,看样子是一分钟都不想多待。

那个陆正非站在床边,嘴里冷冷的吐出三个字:“陈千卿。”

这一声陈千卿犹如一声响雷,将陆正非炸的头脑眩晕,他终于从荒诞的对话里抓到了一些线索,而这些线索都在告诉陆正非一个可怕的事实。

“我要看镜子。”陆正非道:“把镜子给我看。”

年轻的陆正非冷笑一下:“你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陆正非不理他,只是将刚才的话表情严肃的又重复了一遍。年轻的陆正非皱了皱眉,凝视陆正非许久后,才起身走到一旁,拿起放在桌子上的镜子随手丢给了陆正非。

陆正非的手有些抖,他深吸一口气,看向了镜中的自己——猜想是真的。

镜子里是一张陆正非喜欢了十年的脸,这时的他还没有瘦的不成人形,脸上的酒窝,漂亮的眼睛,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陆正非一件事——他变成了陈千卿,他最爱的,被他亲手害死的陈千卿。

站在一旁的陆正非见床上的人露出惊愕失神的表情,眉角微微挑起,似乎在询问怎么了。

陆正非——不,应该是陈千卿,默默的将镜子抵还给了陆正非,便不再说话了。

“说话。”陆正非很不喜欢陈千卿沉默的模样,每到这时候,他总会觉的眼前这个人离自己越来越远,于是干脆利落的伸出手掐住了陈千卿的下巴:“你有胆子跑,没胆子说话?”

陈千卿下巴被掐的很痛,要是真的陈千卿,估计已经和陆正非吵了起来,但是现在不同,灵魂已经被替换成陆正非的陈千卿,只是微微皱了皱眉道:“很疼。”

陆正非瞬间撒了手。

曾经的陈千卿长了一副好模样,性子却是倔的不行,逃跑了无数次,始终不肯和陆正非妥协,而陆正非年轻的时候性格火爆,直接把陈千卿的腿打断了好几次。

是的,好几次。

没有人比此时的陈千卿更了解陆正非在想什么,所以他暂时妥协了。

“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可以么。”陈千卿道。

自从陆正非开始强迫陈千卿,他就再也没见过陈千卿这么温和的态度,更不用说这种商量的语气,所以在听到这个话的时候,他愣了片刻,才语气冷淡的说了句:“好好养伤。”

陈千卿点了点头,看着陆正非起身走了出去。

屋子里又剩下了陈千卿一个人,他将没有打点滴的左手举到面前,仔细的凝视着修长的骨节,白皙的皮肤,和粉色的指甲,然后用这只手,捂着脸呜咽的哭了出来。

他成为了他的爱人,将要为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将陈千卿尝过的那些侮辱,自己亲自尝一边。

陆正非走之后并没有走远,而是进了监控室,陈千卿住的病房有着十分完善的监控,几乎每个角落都一脸无虞。

陆正非离开后,本以为陈千卿会躺在睡觉,亦或者发会儿呆,却没有想到,陈千卿竟是捂着脸哭了起来。

陆正非第一次强迫陈千卿的时候,陈千卿没哭,不但没哭还差点用花瓶砸破陆正非的头,陆正非第一次打陈千卿的时候也没哭,可是今天陆正非却看见陈千卿佝偻着肩膀,用手捂着脸垂着头,哭的像个孩子。

监控顺利的陆正非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只是从兜里掏出一根烟,一口一口的抽了起来。

陈千卿哭了很久,停下来的时候,他沉默着擦干了泪痕,然后低头看着这双修长白皙,本该用来弹钢琴的手。

真正的陈千卿已经离开了,现在是来赎罪的陆正非,他只能发誓,在这一世将陈千卿的梦想实现,承受陈千卿曾经遭受的那些折磨。

陆正非是在陈千卿哭完后,才进了病房。陈千卿的眼眶还有发红,但是眼神已经恢复了冷淡,他看向陆正非,眼神里不再有陆正非不喜欢的那些憎恨和厌恶,只有一片漠然。就好像眼前的人已经不再能让他产生多余的情感。

陆正非感到了一种莫名的不安。

“我不会再跑了。”陈千卿道:“我想回去上学。”

两人正在沉默之际,陈千卿却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让陆正非有些措手不及,但是他什么都可能答应陈千卿,却唯独不会答应让陈千卿离开他。

陈千卿哪能不知道陆正非在想什么,他看着陆正非,就是在看着自己,仅从眼神,对话,面部表情就能看出陆正非到底在想什么。

陈千卿道:“你可以派人守着我,我不会再跑了。”——跑不掉的,陈千卿只是个普通的老百姓,想要从陆正非的手里逃出来,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

陆正非沉吟片刻,居然点了点头:“你先把腿养好。”

“嗯。”陈千卿不再多说话,又闭上了眼。

陈千卿的第一次逃跑,是在他大三的时候,二十岁的陈千卿背着陆正非偷偷买了火车票,趁着夜色逃离了陆正非家,可是刚到车站,陈千卿就被逮到了。

被抓住的他直接被带回了陆家,然后被陆正非亲手打断了腿。

之后的日子里,断了腿的陈千卿始终不肯妥协,于是他被陆正非剥夺了上学的权力,然后关在家里直到再一次出逃。

陈千卿不说话,陆正非也安静了下来,他又坐了片刻,才起身离开,但看表情,却是轻松了不少,没有了一进来时的紧张。

陈千卿不想同陆正非说话,他一看到陆正非,就想起了自己干过的那些蠢事,而他现在才处境,则是真正的陈千卿,对他最好的处罚。

断腿疼的厉害,换药的时候,陈千卿一点声音都没发出,就好像他一点也不疼,唯有能从他苍白的脸色看出一二。

医生察觉了陈千卿的异样,急忙将情况告诉了陆正非。

“陈先生状况很不好。”主治医生是骨科的,对心理学实在无能无力:“应该是心理出了问题……不怎么吃东西,也不大说话。”

陆正非怎么会没发现陈千卿的问题,听到主治医生的话,只是点了点头。

“我建议咨询一下心理医生。”主治医生道:“这方便我帮不上什么忙。”

“我知道了。”陆正非道:“我会安排的。”

主治医生犹豫片刻,还是道:“陆先生……陈先生身体状况不太好……您还是节制一下吧。”

陆正非原本还不错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他哪里会不知道这医生是什么意思,可是听他这么说,陆正非就是心里不高兴。

“管好你自己的事。”陆正非冷冷道:“别操心你不该操心的。”

医生脸色一僵,连连称是,便什么也不再说转身离开了。

陆正非见医生走了,才微微皱起眉头,小声自言自语:“……我技术就那么差么,怎么每次他都不喜欢。”——而且就算是射出来了,脸色也难看的仿佛上刑场,搞的陆正非大为扫兴。

第3章: 那个陆正非消失了

陆正非知道陈千卿情况不对,很快便依从主治医生的建议,为陈千卿找来了一个心理医生。

陈千卿很聪明,当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走进他的病房的时候,大概就猜到了来人的身份。

陆正非占有欲极强,若不非必要,根本不愿意陈千卿同其他人接触,这次若不是陈千卿断了腿又服了软,陆正非绝不会同意他上学的请求。

那医生很年轻,看起来十分的和蔼,询问陈千卿的全是一些很平常的事情,并不会引起人的反感。

陈千卿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着医生的问题,整个人很明显在走神,但这并不是让人担心的原因,让人觉的不安的是,陈千卿身上前后的对比。

若是说断腿前的他是颗生命里茂盛的向日葵,那么此刻的他则更像是一株生长在角落里的蘑菇,沉默,冷淡,仿佛周围的一切都无法引起他的兴趣。

漂亮的脸色也全是淡漠的神色,你同他说话,他也答着,可整个人却都像是在神游。

医生又问了几个问题,才起身走了出去。

陈千卿看着医生的背影,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情况不大好。”医生对着等候在门外的陆正非道:“轻微的抑郁症,还有其他的症状,需要进一步的诊断。”

陆正非面无表情:“严重么?会有自杀倾向?”

“不……”医生有些犹疑,但还是将自己观察到的情况说了出来,他道:“求生欲倒是挺强的,这点比较奇怪……”按理说一般的抑郁症患者,都会有轻生倾向,可是里面那个人,表现出的却是强烈的,对生命的渴望。

这个答案似乎非常合陆正非的心意,他嗯了声,便不再说话。

医生沉默了片刻后,才道:“那陆先生,我先走了,如果有其他情况您再给我电话。”

陆正非点了点头。

医生走后,陆正非找了个地方抽烟,他本来烟瘾并不大,可自从和陈千卿在一起后,几乎一天去半包,特别是最近陈千卿腿断了,总是一副冷淡的表情。

陈千卿不喜欢他,陆正非非常清楚,他知道自己对陈千卿所做的一切可能永远无法获得陈千卿的原谅,但是他一点都不在乎。

陈千卿想要的他都可以给,除了自由。

陆正非在想什么,陈千卿并不知道,这段感情时间太长,长到他已经快要遗忘,那时的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怎么会愚蠢的觉的只要打断腿,就会留下爱人的脚步。

陈千卿现在腿断了,完全没事做,只能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亦或者看看好心的护士为他带来的小说。

陆正非走进来病房的时候,看见的就是陈千卿捧着书在看的模样。

几个月没剪头发,陈千卿的头发有些略长了,他微微低着头,看着手里捧着的书,整个人都安静的像尊雕像。

“陈千卿。”陆正非道:“你妈给你打了个电话。”

陈千卿身体一僵,陆正非这句话提醒了他,至少在现在陈千卿的父母还活着,没有因为陆正非的缘故出一场严重的车祸,最后双双死亡。

这件事也是导致他和原主陈千卿彻底决裂的重要原因,陈千卿无法原谅他,两人一步步走向了无可挽回的深渊。

陈千卿抬起头,看着年轻的自己道:“我可以给她回个电话么?”

陆正非似笑非笑的看着陈千卿,道:“你亲我一下,我就让你回电话。”

陈千卿:“……”看着陆正非这幅样子,真想给两他巴掌。

陆正非见陈千卿微微皱眉,他也不说话,只是脸上的笑容淡了些。

这要是换了真的陈千卿,估计还真是两巴掌就上去了,但是此刻的陈千卿却忍了,他知道自己遇刚则刚的性格,于是安静片刻后,闭上眼睛凑过去,在陆正非的嘴角上轻轻的吻了下——说实话,吻自己的感觉真是糟透了。

陆正非其实也没指望陈千卿真的啃亲他,但见陆正非真的凑上来的时候,陆正非也也没躲开,他看着陈千卿闭着眼,像只可怜的被欺负的小狗一样吻了吻他的唇角,这吻轻极了,只是碰了一下就立马离开了。

陆正非很想按着陈千卿的后脑勺来个深吻,但他的余光扫到了陈千卿还打着石膏的脚,好歹将冲动忍了下来。

不要急,他和陈千卿的时光,还很长。

亲完了,陆正非将陈千卿的手机还给了陈千卿,手机上显示的是好几十通未接来电,分别来自陈千卿的父母。

陈千卿接过手机,按了回拨键。

“千卿。”电话里传来陈千卿母亲的声音,陈千卿捏着电话的手心开始溢出汗水,他很想叫声妈,但怎么都叫不出口。

“千卿?你怎么不说话?”陈母似乎有些极了,几天前陈千卿失联,要不是陆正非给她了个电话,她几乎都快报警了。

陈母的声音很焦急,也听得出她非常担心自己的儿子。

“妈。”最终,陈千卿还是叫出了这个字,可是他在叫出的同时,却感到心脏的部分发出一阵剧烈的疼痛,他颤抖着嘴唇,几乎快要流下眼泪。

他对不起电话那头的人,也对不起电话这头的人,这一世唯有让他们幸福,才算是赎罪。

“千卿?你怎么了?告诉妈妈呀。”陈母有些急了。

“妈,我没事。”陈千卿道:“只是出了点小车祸,腿断了。”

“你出车祸啦??”陈母一听更加急了:“严重么?伤到哪里了?我明天就过来照顾你,你在哪家医院啊?”

一连串的问题,足以表现出她此刻的心情。

陈千卿调整着自己的情绪,柔声道:“妈,你别担心了,就是小腿骨折,完全不严重,你就别过来了,我朋友在照顾我呢。”

“那怎么行!”陈母道:“我得过来看看你!你在哪家医院?”

陈千卿知道他拦不住他的母亲,于是把医院地址报了出去,陈母听后,又是好一通叮嘱,才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

“我是你朋友?”站在一旁的陆正非忽然开口道。

陈千卿低着头,把手机放到一边,几乎不带什么感情的说:“我以前的确是把你当成朋友。”

陆正非闻言笑了笑:“那现在呢?”

陈千卿抬目,看了他一眼:“你不会想知道我的答案的。”——此时的陈千卿,只会将陆正非当做敌人,还是最厌恶的那类敌人。

陆正非有自知之明,竟是也没有多问,只不过眉间充盈的笑意,却淡了很多,他道:“陈千卿,你把你妈叫过来,不怕她发现什么?”

陈千卿哪能不知道陆正非在想什么,他道:“陆正非,你舍不得让我妈知道。”

因为陈母和陈父,都是威胁陈千卿最好的人选,就如同当年的自己一样,说着陈千卿若是不听话就如何如何,实际上若不是气疯了,也不会去做。

“我这不是说到做到,打断了你的腿么。”陆正非道。

陈千卿:“……”居然把这件事给忘了。

陆正非见陈千卿脸色难看了下来,又笑了:“别担心,我不会让她发现的。”——她发现了,对我没什么好处。

陈千卿这才放了心,他道:“你可以带几本书给我看么?”

陆正非道:“你想看什么?”

陈千卿道:“什么都可以,金融,历史都可以,随便你。”坐在医院里实在是受不了的很,离出院还有段时间,不如看看书。

这件事陆正非倒是答应的爽快,他道:“可以啊,明天就给你带来。”

陈千卿点了点头。

到了午饭的时间,陆正非的手下提了两个饭盒进来。

陈千卿住院的这段时间,陆正非几乎每天都陪着他,办公吃饭也都在陈千卿的病房里。陈千卿开始还有些不习惯,后来就无所谓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