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小巴奇缘记—托尔德

小巴奇缘记—托尔德

时间: 2016-04-11 17:51:48

文案:

大学校园清新文

01.

天气应该是热死了,我还是穿上了一件看上去有点厚的外套,挂上耳机,听着老掉牙的歌,在小巴上等着。上车的时候,就只剩前后两排双座位;我就选了后面的一排,坐到窗边去,看着马路另一边球场上在打球的青年。什么天了,还打球?不怕中暑吗?我想。

忽然就感应到一股杀气,扭头看见一个女人气冲冲地上了车。她架着一副遮了她半张脸的墨镜,但还是没挡得住她的怒气;环看了车厢半周,便急步走了过来,一屁股坐到我的旁边。下意识拿下了一边的耳机,我看了看她的脸。

一个男人也急步跟了上车,走到她的跟前,盯着她的脸数秒。「可不可以别这样?」他说,明显对象是她。而她则故意漠视他,别过了脸,往我前方看去。一个妇人也上了车,站在男人身后。司机也转过身来,看了看,「喂!要开车了!」大喊。男人见女人还是没看他一眼,便坐了在我的前面;妇人坐了在女人的前面。

整个车程大概半个小时。沿途,男人一直侧着身,看着女人,跟她说话。「我们可以心平气和的谈吗?」「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别耍孩子脾气了,好不好?」而女人也继续没回应,也没看他一眼。妇人不时看看那男人,一脸不屑的,也不知道是觉得他很烦,还是觉得他很没骨气。而我,则感觉尴尬;也不知道该看着窗外,还是看着车内好。现在把耳机再挂上,又似乎很不礼貎。夹在他们俩中间,我彷佛成了当中的第三者。哎!

忽然,女人开口说话。但还是没看他一眼。

「你在那儿下车?」声音挺温柔的。

「吓?什么?」男人有点惊喜。「你想在那儿下车?」

「嗯?」女人竟然拍了拍我的手臂,「你在那儿下车?」

「吓?我?」我当然是没想到有这样的场景。喂。我不认识你啊!「我在黄克竞下车。」

这么说来,小巴正驶进校园范围,我也确实差不多该下车了。「司机。黄克竞。」我大喊,看清司机扬了扬手回应。小巴停在大楼门外,我站了起来;看见男人也稍稍弯身站起来,看来想要换到我的位子上。「不好意思。」我向女人说,她也把腿挪开,让我穿过。

好不容易离开了那车厢,以为离开了这突然的小风波,女人竟然也跟着下了车,还忽然扭着我的臂膀。男人没来得及下车,只张着咀巴看着女人,随开走了的小巴消失了!

发生什么事了哈?

02.

「哎!小姐。我好像不认识你。」我说。看了看她,再看了看她扭着我臂膀的手,又再看了看她。

「你叫什么名字?」

「吓?我?」别!千万别说!「我叫凌靖。」干你爹!

「我叫尹若曦。那现在我们认识了!」我就知道会这样!

结果这位尹小姐就一直扭着我的臂膀,伴着我走进校园。真希望那男人快快出现,把这女人带走。我可不想被什么熟人看见我跟这样一个见不着脸、穿一身贴身火红连身短裙的长发女人在校园里招摇。「喂!凌大侠!」他你的妈的!

见鬼的被同学系里最不像男人的八婆型丑男瞧见,我和这样一个惹火女人从小巴站走到咖啡店这件事被瞬间传开。两个小时后便传回我耳里;版本大概已是version snow leopard。「据闻你在开心公园和一个穿deep v的女人打茄轮被教授看见。凌大侠果然卓越不凡!」一把将萤光笔往多咀男掷过去。不发火你们把老娘当病猫了哈!黄昏时,我已成了『两火辣女开心公园争抢凌大侠』这样被抬举的绯闻主角。很有混娱乐圈的潜质!

其实我是个很低调的人好不好?我只想拿张沙纸,找一份安稳的工作,平凡地渡过余生。我没选择生在姓凌的家庭,练跆拳也是父母的意思,飞身救了一个快从楼梯上掉下来的女孩也不过是本能反应,干嘛非得给我这样的称号?也太不要脸了吧!哎!这急速进化或退化的世界就是需要话题和话题人物,让人幻想无极限。该庆幸的是,话题源源不绝,一个话题的生命周期也就总比经期要短。

坐上回程的小巴,我累透了,手机却响个不停。是梁少康那混蛋。这时分大概是来报告宿舍里第一手新闻吧!

「还没死吗,娘娘。」我闭上眼,倚在窗上。

「哈!不敢死在凌大侠前头。」

「老娘今天脾气比你的屁还臭。说废话我就挂线!」

「凌大侠躲在我家厕所……」

「他你妈的混蛋去死吧!」

挂了线!这姓梁的,虽无过犯,就是面目可憎;就不知是前世我作了孽还是啥,竟跟他当得成朋友。哎!我这命呗,可以低调、平凡一点不?

突然感到有人在盯着我,张开眼,一张脸就在二十厘米外。这回我是坐在单座位上;一个女孩坐在隔了条通道的双座位上,身体向着我,双眼瞪着我。操!心里吓得吐脏话。看清楚一点,是个陌生的女孩。扎着马尾,穿着印花t-shirt和牛仔裤,脚上穿了New Balance运动鞋的。有脚的。

「哎!累死心血少!」我拍着自己的胸口,轻声地自言自语。

「凌大侠!」我靠!真是那里有人,那里就有江湖!

「我好像不认识你?」

「真会伤人的心。」她竟然来了个卖萌噘咀样!我是今年犯太岁了不是?「今天早上不是认识了吗?」

「吓?」大学里是不是有另一个凌大侠?要是真的,烦请介绍一下;我愿把这江湖招摇的活拱手相让!

「我是若曦呀!」

这小巴是早上那一辆吗?是不是那里安装了偷拍镜头?我是被耍了是吧?

03.

尹小姐一把将我从单座位拉到她所坐的双座位里去,我是一屁股的坐到她的大腿上。也顾不得小巴正亡命地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极速向山下冲,我急急弹了起来,几乎跌个滚地葫芦般在车厢里撞来撞去。大姐!我练跆拳是在平坦的地上练的好不好?我不是跟元家班练跌打的!还真没试过这样没底气地半走半爬的坐到位子上去;幸好小巴里只咱们俩和司机,否则凌大侠这雅号不要也就罢了,换来个潦倒至极的外号就不好了!

「哎!尹小姐。我们其实不算是认识的好不好?这些拉拉扯扯的事,不适合吧!」

「那怎样才算是认识?」小姐。你抓错重点了!

「其实你喜欢拉扯的话,找你男友就好啦!他做错什么都好,应该还是可以让你拉扯个够的。OK?」

「讨厌!」说罢,竟然像是要哭了一样,还带着哭腔,「你都见到今天早上发生的事了,还说这样的话。你是人不是呀?」还真哭了吔!靠妖!

「喂喂喂!」我急忙从背包里掏出纸巾,抽了一张递到她面前。「不好意思啦!不过,我今天早上其实是你的脸都没看清。其实你说你是今天早上的那女孩,或者是下午跟我在OLIVER’S里吵了一场的阿姑都行呀!」

她竟然别过了脸,没有收下那张纸巾,继续在哭。最糟的是,小巴刚好停在灯位前,司机正闲着看好戏。他你的妈,专心驾驶好不好?没见过女人哭吗?然后,就有几个打坏后生上了车。喂!我平生最怕的就是女人哭;怎么着所有女人都要在我的面前哭?我像是个很会安抚别人的人吗?

「喂喂!」哎!还是先处理一下眼前这难题吧!「对不起。」轻声点,要不然我跟早上那男人就没分别了!「别哭了喔!最多,我请你吃夜宵吧!」已经出了最能让我动心的绝招,怎么还没反应?「哎!让你绕我手臂好了!」

「你说的!不许后悔!」竟然一下子就来了个阳光般的笑脸,然后狠狠的拉着我的臂膀!妈的,在夜里见太阳,和在大白天戴个夜视镜一样,会瞎的你知道吗?

结果,我都快累死了,还得被一个陌生女子拉着臂膀,在旺角找吃的!我都快被那帮七咀八舌八婆的那堆八卦消息撑死了,还吃得了什么呢?于是我鬼马的提议去吃鱼蛋;结果却被这女的说我敷衍她,弄巧反拙,差不多十点半了竟然跑了去吃火锅!价钱就先不说,你知道吃个火锅要多久吗?我真怕自己会累倒,一脸栽进锅里,来个生人头清汤窝…

「喂!其实你会不会是把我当水鱼,来骗我一餐饭的呢?」你怪不得我这样想。我是连她的脸都没看清。

「你问吧!」她挺温文地把一块半熟的牛肉放进咀里。

「问啥?」我才不要那么温文;狠狠的把汽水灌到喉咙里。

「问我问题呀!我都能回答你。」

「切!要是你处心积累来骗我,当然会是有备而来的吧!」

「你这人都挺喜欢猜度别人的喔!」

「世途险恶呀,尹小姐!」其实我已经算是笨的了!那有人这样容易就被骗了一餐的呀?

「可以不再叫我尹小姐吗?凌大侠!」

「你连我的外号都知道,我却啥也不知道,我是倒什么霉了我?」

「认识我是倒霉吗?」

你要我怎么说呢?交朋友嘛,当然不是一件倒霉事。但还没交上个朋友,一大堆真假的闲话就都出来了!这不算倒霉算啥呢?而且,这么虚幻的一个『朋友』还真是让人心里不安。我可不是什么江湖儿女,可不会五湖四海的相识满天下,更不是能潇洒地交换名片便交了个朋友的人。

「凌大侠。请你以后叫我若曦。」

「不太好吧!」如果你和我同年代,你该知道在香港,咱们是不喜欢直呼别人的中文名字的。「又不真那么熟。」

「那就弄熟一点吧!」她夹了一块牛肉,在锅里煮着,然后放到我的碗里。「从这块牛肉开始。」

怎么想都觉得那是一句改篇了的广告口号!还是我的脑袋真的得让热水荡一下呢?

04.

手机响的时候,天还没亮。又是梁少康那混蛋。我把手机就这么扔到角落去,它竟然啥事也没有;甚至铃声比以前更为响亮。拜托!你老妈是诺基亚不?终于还是怕吵声我老妈,爬到角落拾起了手机。

「操你娘的儿子!这什么时候?凌晨你给我来电话是欠揍不是?」

「凌大侠真会说话,出口总成文,被揍也是我的福气!」

「靠妖!我真受不了你。你就让我睡了,好不好呀,娘娘?」

「你要睡我?」

「我认输!挂了哈!」

「没没没!凌大侠,听我说!」

「唉!说吧!」

我已经没力气再骂他了!真没想到有人能超越我愤怒的极限。就当作是我前世欠他的吧!

「其实呀,凌大侠,我想跟你说说你那女人的事。」

「什么女人?我只有我妈一个女人!」其实我已差不多进入梦乡,也不晓得自己在说什么。

「不是你妈啦!是跟你打茄轮的那个。」

「我什么时候跟什么女人打什么茄轮了呢?」这句话怎么可以说得如此平淡?因为我真要睡了!

「你的女朋友,尹若曦啦!」

我是真睡着了!没有回话。到醒来的时候,发现手机在枕头上,当刻还想不起来发生什么事了呢?看了看手机,我就整个人弹了起来。『凌大侠。你女友是咱们邦主的妞喇!还是分了比较好!』立即便打了个电话过去。

「梁少康!玩乐是不是该知道分寸?」

「喂!我是关心你才让你小心呀!」

「我什么时候有了个女友啦?你别随便乱说好不好?」

「嗯?乱说?这不是我说的呀!」

「是那个混蛋说的呢?把他抓出来跟我对质一下!是屁股痒了是吧?」

「是尹若曦她自己说的呀!」

醒醒好吗?这是梦里的梦,我还没醒过来吧!要不然怎么可能所有东西都不符合逻辑地发展、推进着?这女的是谁?我是惹着了个疯了的,还是撞邪了?

「娘娘。这女的是谁呀?我根本不认识她呀!」

「都说是邦主的妞…」

「谁是什么邦主呀?你们宿舍里的潮语我没听懂啦!又是三国志吗?」这群只会躲在宿舍沉迷二次元世界的宅男,都他妈滚回三国去吧!

「刘少邦,刘爵士的儿子喇!」

如梦初醒。就是那个缘悭一面的始作俑者;我有这么一个雅号也是拜他所赐。那个几乎从楼梯上掉下来的女孩本是他的女友。听说他们当时正在闹分手,男的没品位地甩开纠缠着他的那女孩,还加推了她一把,结果女孩就被震开了几步,几乎滚下中山阶。路经的我本能地抓着女孩的手,一把扯她到怀里,算是救了她。随着我这英勇事迹在校内流传,他贱男的封号也得以传扬千里。从那刻开始,我就不断地被抹黑;司马昭之心,路人皆见。

「唉!你怎么谁都不惹就惹了尹若曦呢?」

「喂!我啥知道?我坐小巴而已呀!是她惹我的呀!」想来,难道当天没骨气地求饶的男人,就是这见面不如闻名的刘邦主?

「那你…」

「我什么?」

「你有跟她打茄轮吗?」

「吊!你说呢?」真受不了!都是大学生了好不好?中山先生的学弟学妹,别那么丢人好不好?只有脑残的才会相信这样的谣传吧!

「但这是尹若曦自己说的呀!我亲耳听见的,没骗你。」

算了算了!能跟这小器鬼拍拖的大概都好不到那儿去;可能也是高分低能一类的。我只想低调过活。就让流言止于智者吧!虽然世上没多少个智者…

05.

我决定要好好的潜一下水,让关于我的新闻沉寂下来。本来就想要跷课,但自己竟然不是条懒虫,还勤奋得很,没充分理由弃学业于不顾。唯有低调点,迟到早退,尽量避免出现于人多挤逼的地方。遇见任何事情,都要遵守秩序,保持冷静,留意在场人员的指示… 靠妖!脑袋今天不灵活了!总的来说,就是能躲起来就躲起来,能逃避就逃避,做驼鸟最好。

「凌大侠!」一把极尽诱惑之能事,意图挑起情欲的声音响起于耳边。耳边哩!塞了入耳式耳机都没能挡住的近距离声音。

扭过头去,坐在我身边的又是一个女人,脸靠得极近,几乎要接吻那样的距离。女的戴了墨镜,挡住了半张脸。是那天早上的那个女人!我瞬即往后退,贴在车窗上,要看清这人。今天还好,穿的是牛仔裤和白衬衫。

「尹小姐?」

「你终于认得我了?」她挺高兴地说,往我靠近,想要进行拉扯一类动作的模样。

「我不是认得你。我是认得你的墨镜!」

声音刚落,她便脱下墨镜。果然是骗了我一顿火锅晚餐的女子!我的表情大概也说出我心里的想法,她是笑容灿烂,再度拉着我臂膀。

「怎样?没骗你了吧!」

「没有没有。」我沉静了下来,竟没察觉她正把脑袋倚在我的肩膀上。忽然就想起梁少康,坐直了身子,几乎把她的脑袋给撞飞了。

「干嘛嘛?」

「我问你干嘛才是!」我快速环看小巴车厢,确认除了司机就只有另一个挂着耳机的男生。「你干嘛跟别人说你是我女朋友?」

「哦!你知道啦!」她竟然笑了!我的恼火快速上升。

「甚么叫『你知道啦!』?小姐。我才刚认识你哩!」

「怎么那么小器?」

我当刻是哑了!这什么世界了?吃亏了的还被当小器鬼,利用别人的就想要什么得什么;这不是霸权是啥?真气死我了!那道气从丹田涌上喉咙,都快让我窒息了!

「人家只是借你的大名一用,又不会浪费你丁点力气,这么小器干嘛!」

「小姐。你知道现在大学里的人在说什么吗?说我跟你在开心公园湿吻哩!」

听罢,她偷笑;我是感到头昏脑胀,几乎晕了过去!

要是我是男的,这飞来艳福大概是让一众宅男恨得牙痒痒;但问题就是,我不是男的,而且是个追求低调生活的女人。要不是喜爱吃海鲜,我大概可以出家当尼姑,然后隐居山林。说我是凌大侠,不如给我一个居士的称号更为妥当。我也就更不明白,为什么像她这样的女孩子,能这么… 哎… 不矜持地随便交朋友,随便跟人家去吃饭,随便认作人家的女朋友。这什么心态呢这?

「这也没不是什么大事啊!接吻是多么的闲啊!又不是说我们上了床。」

神啊,你杀了我吧!

结果,我也没再说什么。说不了什么。就静静地让这小巴把我们送回学校。怎么这司机那么眼熟?

「你们俩是不是在黄克竞下车?」操!真是昨天的大叔!看我这几天的命都会很坎坷吧!

「凌大侠…」

「嗱!说话可以,别再拉着我的手臂。OK?」

「OK…」她又噘着咀。Oh my god!我不是男的,好吗?

「那就好。说吧!」

「我可以要你的电话号码吗?」

06.

午饭前的课,梁少康一直在我旁边,相隔不够廿秒就偷看我一遍。忍了好几次,还是憋不住,我狠狠地踏在他的脚上;在这笑面虎康教授的课,他还是得忍了吧!

「凌大侠… 饶了我吧!」他轻声地求饶,生怕康教授有千里耳。哼!跆拳黑带四段的脚力不是谁都受得了的好不好!

「你这家伙害我整个晚上睡不好,怎么还?」我说,再往脚上使力。他几乎是要叫了出来,脸通红了!

「午饭… 算我的… 寿司… 可以吧?」哈!算你醒目!

我们在校园附近的一家寿司店吃午饭。狠狠地点了一盘刺身,还要了一瓶啤酒。哈!下午没课,是你倒霉了,娘娘。

「那件事摆平了吗?」他忽然一脸关怀地问道。

「哪件事?」摆平?听起来像是黑社会社团间的对话。

「尹若曦呀!」

「没。没什么好摆平的。咀生在人家脸上,能阻得了人家说话了?」

「呀?你打算就这样算了?你不怕那些流言会愈传愈烈吗?」

「传就传呗!我又不是明星,怕啥?」我把拖罗刺身送进咀里。人间美味!可这伙子好像没吃饭的欲望。「干嘛?这干你什么事了?又不是在传你的绯闻。」喝了一口啤酒。咦?「难道说,你思春了?」

「喂…喂…关心你而已。说到那儿去了?」

「哦!关心。真是受宠若惊。」省得理会他。先吃他一个破产再说。

「凌大侠。人言可畏呀!」

我真没给他一个错的外号;他是比那个女人都要娘。打扰老娘吃个饱的雅兴真是大煞风景!我放下了筷子,再喝了一大口的啤酒,牢牢盯着他。

「梁少康。这已超出你平日的八卦了!说!为什么?」

「没…没…为什么…」

「最近都没好好练拳,你想要当沙包吗?」都说暴力是解决问题的最后的必胜手段。

「大侠。这女孩碰不得呀!」

跟那兔崽子拍拖,并不因为她跟他一样高分低能,而是因为竹门对竹门。这女孩也是来自家世显赫的家庭,虽然我并没怎么听过那家族的大名。当然,我对这方面的认识不能作准;我差不多已经到了不问世事的地步了!娘娘所言,那兔崽子极为疼爱这女孩;可女孩对他总若即若离,忽冷忽热,闹分手都不下数次了。和那兔崽子同一个宿舍的人都对这见怪不怪;反正那兔崽子最后都能成功挽回芳心就是了!切。看人家只不过是敷衍一下而已吧!

在小巴上见到的男人,的确就是那个兔崽子。在我被那女孩挟持的时候,男的就回到了宿舍,又再哭哭闹闹。大家都不以为意,以为这又会跟以往一样,转眼就过。冷不防这该死的娘娘,竟然让那男的看到我跟他的合照;追问之下,就和盘托出了我的身分。靠妖!那男的当刻就疯了!据说,他是发了有几十个短讯给女孩,内容都是十八禁,暴力的那种。

「你都不知道,我们真怕他会把尹若曦捏死。」

「那怎么没?」看这兔崽子没那勇气。

「你见了也不会相信!」这什么逻辑?「尹若曦是一点儿恐惧都没有。就站在那儿,狠狠地掴了他一记耳光!」

「哎吔!蚀了!这么好看的戏!」

「她说,『你都知道我女朋友是谁了,还敢动我一条毛?BB可是黑带四段哩!』这样。」

黑带四段也可以吃寿司呛死的你知道吗?尤其是在听到人家以BB称呼自己的时候。

07.

一口气喝下了两瓶啤酒,我带醉站在巴士站头,等着回程的小巴。娘娘那混蛋竟然跑了,毫无绅士风度可言;我认为他应该变性当个女人,这样大家就不会有错误的期盼。是的。在这个天天有人在谈论性别平等的年代,我们还是本能地把男女归类,然后赋于很不一样的观点与价值。进步从来流于纸上谈兵。因为娘娘有着我没有的胯下之物,我还是以度量男人的那把尺来视之,结果不就是失望嘛!男人?唓!

天还没黑就喝酒确实不是个好选择;我在站头、太阳底下是绝对的不适,几乎丢脸丢到国外去的晕在路上。也好不到那儿去,我抱着巴士路线表休息一下;是兔崽子或娘娘都能轻易把我击倒的状态。他妈的小巴,怎么等那么久都还不出现?在我觉得差不多熬不过去的时候,尹小姐就出现在我面前。那一刻,我脑袋里只闪过『BB』这称呼。哇塞!

「你还好吧?」她温柔地说,手轻放在我的手臂上。

「你是跟纵我的吧!」怎么可能早上才见了一次,这边厢就偶遇上?

「谁那么无聊?」她反驳得淡然,「我刚经过而已。」

「OK OK!」

「你真喜欢怀疑别人。疑心重是小人。」

「OK OK!小人。」

小巴终于出现,我也奋力爬了上车。尹小姐竟然也跟着上来,半逼迫地把我推到其中一排双座位上去,还明刀明枪地抢了我的八达通,嘟了卡,没让人抗议便坐在我的旁边。接着,竟如水般温柔地把我的脑袋枕在她的肩膀上。一刻闪过来反抗的念头,最终被酒精冲昏了头脑,随随睡去。那一刻小睡,竟然睡得很稳。

「BB,下车了。」

我揉了揉眼睛,环看四周,就只剩我和尹小姐。「咦?到了?」我懒洋洋地问;她点了点头。站了起来,我伸了个懒腰,准备下车。嗯?慢着!怎么有些什么不对劲?还没回过神来,小巴司机便在叫嚣,尹小姐也推着我下了车。

「喂!你刚才叫我什么?」终于想了起来!

「什么什么?」她竟然若无其事在装傻!

「你干嘛叫我… 叫我…」这摆明就是欺负我啊!在人来人往的旺角,我可说不出口。

「叫你什么?」而她则极尽装傻的能事,继续牵引着我。

「哎!」唉!一物治一物。难道我凌靖终于遇到对手了?

我甩开了她,转身就走。还没能七步成诗,我便停了下来,转身回看。她果然一动不动站在那儿,一副可怜的样子看着我,是眼泪快要憋不住的那副脸。哎!我是那里惹她了呀?

「你没事吧?」我走到她面前,把她拉到一边去。

「人家好心送你,你就这么把人家甩开。」咦?真哭了吔!靠妖,这大庭广众哩!

「是我不好。对不起了喔!你别哭了,好不好?」

这么一说,非但没有把她安抚下来,还让她抱着我,在我的肩上狠狠地痛哭。当然有好些路过的人看戏一般瞄瞄;我是英名尽丧了吧!我突竟是失忆所以忘了一些重要的事情还是什么?这只认识了不到两天的女孩怎么就会为了我甩开了她而哭成这个样子呢?难道,我曾经认识她,伤害了她,忘了,现在又回来认识她了?

「你可以送我回家吗?」终于稍稍安静了点时,她在我耳边说。

犹豫,但我能说不吗?

08.

尹小姐的一对手像爬藤一样缠着我的手臂不放;人呢,就一直拉着我在旺角漫游,老死不说自己家究竟在那儿。从金鸡一直走到登打士街,几乎光顾了街上每一家小吃店才罢手。然后又在细小局促的商场里闲游,不买东西,甚至window shopping也没有,就只一直走呀走,没完没了。喝了酒本来就已经挺累的了,还这样走来走去,真要命!

「喂喂!」逛了整条女人街,我终于支持不住,「你不是说回家吗?快点好不好?」

「再逛一会嘛!我想到先逹看手机…」还要挤先达?那儿跟长假期前后的罗湖关口没分别呀!

「小姐!我真撑不住了!我想回家睡觉啊!」

「你不是黑带四段吗?怎么这么快就累呀?」她还真一副天真模样,似乎真遇着一条解不开的问题一样。

「哎!我是练武,不是练仙呀,小姐!」

「回家前最后一站,陪我去津津吃鱼蛋嘛!」然后就扯着我的手臂,像个小孩一样撒娇。

你猜,我答应了没?

于是从亚皆老街一直走呀走,『不小心』经过了金鱼街,看了一些可爱的小金鱼,吃了一小碗的台湾地道刨冰,才到了津津。她确实吃得津津有味;一个瘦小妹子竟然一口气吃了三串!这女人真不容易养肥哩!

「今天太满足了!终于可以回家了!」然后做了一个捧腹的模样。

如果我是男的,大概一定会被迷倒了吧!这女孩其实长得标致,穿普通衣服的时候是个清爽的阳光女孩;穿点成熟、性感一些的衣服后,像昨天的那袭火红贴身连身裙,顿变成一个惹火的性感女郎。这不就是宅男心中的女神模版吗!也难怪那兔崽子对她那么死心塌地。

「喂!其实你是不是因为和男友吵架,不开心,所以找我来玩玩,轻松一下?」我问,还没吃完我的那串鱼蛋。

「你觉得我是这种人?还是觉得你是那种人?」

「什么这种人那种人?真复杂!」

我这么聪明,难道真不明白她在说的这种人、那种人是啥?只不过,确实这样想,不单把她看成了找人磨时间的,也把自己贬成充当伴游般角色的闲角。可是,我真不能理解我和这女孩之间怎么能有这样的交集。

我们一直没再说话,慢慢地离开了津津的范围,走到了洗衣街…… 咦?这不是走回头路了吗?

「你家究竟在那里?」

「加多利山。」操他娘的儿子!这又被骗,绕了好一大个圈!

正要出口成文时,扭头发现她一直垂着头走着,看着自己的脚。脸上已经没了吃鱼蛋时的可爱模样,换了一张忧郁不已的脸。我在千里达停下了脚步;她发现了,也停了下来。

「你怎么了?」我的心里其实有点儿害怕。娘娘说得惹不得,究竟是因为那兔崽子,还是因为她,到现在还没说清。

「你很讨厌我,是不是?」她认真地问,眼里原来已是泪水。若我是路人,我也会以为她是我女友,正在质问我劈腿的原因!

「我们都不熟,那来的讨厌?」

「我就是讨厌得让你跟我熟起来的意思都没有,不是吗?」开始发脾气了!糟!

「你想太多了吧!」在这种时刻,除了摊牌然后翻枱,就只有扯开话题一途。「只是……」

「我不用你送了!我自己回家!」然后果真拔腿就跑。她是田径队的吗?

这一刻,我竟然有点惭愧和后悔了!

09.

加多利山。听了很多遍的地方,却一次也没有来过。很小的时候住在旺角,上的那家幼稚园就在往加多利山那条路旁的一条小路上。那分岔口,彷佛标志着穷人和富人终究不能在一起这现象;穷了几辈子像我,是从没想过要往另一条路上走。这天,却因为这个女孩,我踏上了这条路。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