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蛇亲(2)—尘夜

蛇亲(2)—尘夜

时间: 2015-01-04 18:33:08

十二、储备粮什么的

廖天骄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出来,只觉得整个人都精神了,浑身上下充满了力气,就连刚才那些烦心事似乎都不怎么困扰自己了。

难道这泡泡浴使用的产品还有提神醒脑的作用?他这么猜测,不过也就是稍稍想了一下而已。时间还早,廖天骄决定找点事情消磨一下大好时光。

最先看到的就是硕大的书桌上摆放着的一台电脑还有一堆书籍。廖天骄走过去翻了翻,书籍的名字都很有意思,什么《人界生活指南》、《最危险的人类》、《我当人类的第五个年头》等等,一看就是些奇幻、轻小说类型的网络文学作品,随手翻了几页,语言活泼,内容翔实,口吻惟妙惟肖,还真像回事。

“人类是十分自私和残酷的生物,虽则弱小,却十分难缠。他们善于伪装,但凡妖稍有不慎,就会被人类所骗,或剖去内丹,或剥去皮毛,或失去犄角,乃至失心而亡……”廖天骄皱起眉头,这什么中二的作者啊,赶紧放下又换另一本。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那一天是在草长莺飞的三月里,那日下着蒙蒙细雨,我因家族血缘关系,前往西湖寻访前辈足迹。行至断桥时,手里的青罗雨伞无意被风吹动,在那一片水气氤氲的模糊光景里,我看到他悠闲地向我走来,那一瞬间,我忽然就明白了前辈初次遇见许相公时的心情……”

这是仿《白蛇传》写的新小说?

廖天骄又翻了几本,内容不是光怪陆离就是酸涩肉麻,没找到特别想看的,于是又放下书,打开了电脑。

开机后首先映入眼帘的依然是一朵金色的玉兰,不过与酒店盛放的标志不同,那是一朵花骨朵。在廖天骄开机的过程中,那朵玉兰花边旋转边打开花瓣,渐渐形成了盛放的样子,最后在花朵的中央出现了一个跪坐着的穿着古装的小小女孩。

“这是什么系统啊?”廖天骄疑惑地看着屏幕,没有看到熟悉的windows登陆界面让他有点手足无措。

就在这时,那小小的女孩动了,她对着廖天骄微微一揖道:“晚上好,先生,我是您的专属客房服务员一花,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

廖天骄惊讶极了,是不是他住五星级宾馆的情况太少还是怎么,至今为止他的住宿记录中还从没遇到过如此先进的客房管理方式,这到底是实时交互的通讯设备还是个系统应用软件?

廖天骄疑惑地看着屏幕,先试探着问了句:“你能听到我说话?”

“是的,先生。”小女孩的声音既柔软又清脆,听着就像是一只可爱的小黄莺。

“你……你是人吗?”廖天骄问。

“当然不是,先生。”

廖天骄恍然大悟,果然是一个系统软件,想不到这里的系统ai这么高级!

廖天骄说:“我想上网。”

“好的,先生,马上为您开启网络浏览服务。”

一花这么说着,电脑屏幕就改变了,不再是黑色底色中一朵盛开的玉兰花,这次载入了廖天骄熟悉的win7操作界面。

“已经为您开启了网络浏览服务,请问还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吗?”一花依旧礼貌地问。

“呃……你就管电脑吗?”

“我是您的专属客房服务员一花,有关在此住宿的一切问题都可以找我。”

廖天骄又疑惑了,难道一个系统ai还能管客房里的其他服务?仔细想想又自己给了一个解释,嗯,估计是个erp类型的集成系统,由电脑作为端口,连接上客房服务的总服务器,然后再分派专人任务。可是如果他没有开电脑呢?嗯,可能就还是通过打总机的手段了,廖天骄飞快地完成了自问自答。

“那……如果我想要……”廖天骄看了一眼房内,“我想要多一床被褥呢?”

“好的,先生。”一花说,“被褥已经为您添加完毕。”

“啊?”

“您要的被褥已经添加完毕。”

“在哪儿?”

“在您床边的椅子上。”

廖天骄疑惑地转过头去,然后震惊地揉了揉眼睛,接着又揉了揉眼睛。到底是他刚才看漏了还是这旅馆真的高科技到这地步,一床叠得整整齐齐的松软被褥眨眼就出现在一边的沙发椅上。

太惊人了!廖天骄立起身来,走到那边小心翼翼地将那床被褥拿起来。被褥没有任何问题,不仅手感舒服,而且上头还散发着好闻的阳光的味道,就像是刚刚晒过一样。

“你们是怎么做到的?”他忍不住问。

一花在电脑里回答:“让客人感到满意是我们金玉兰集团上下员工竭诚努力的目标!”

得,估计是商业机密不能说吧。

廖天骄坐回书桌前说:“那如果我说我想要一双厚实点的拖鞋呢?”

“好的,先生,拖鞋已经放在您的书桌底下了。”

廖天骄再低头一看,一双毛茸茸的冬季拖鞋真的出现在了他脚边不远处。

神奇,太神奇!

“我可以要饮料吗?”

“可以先生。”

“那我要……”廖天骄猛然刹车,“呃,饮料收费吗?”

“本分店正在开业酬宾中,到本周结束之前,一切食料都是免费的。”

廖天骄感动得简直快哭了!这特么是撞了什么样的狗屎运啊!!!他赶紧在脑子里把想喝的饮料过了一遍,末了却发现自己有点挫。由于勤俭节约的好习惯,廖天骄平时喝得最多的也就是矿泉水、袋泡茶、速溶咖啡、速溶奶茶,而他的酒量也不是很好,加上明天要上班,如果喝醉也不太妙。

但是,不能多喝,少喝一点总行吧。

廖天骄想着,问:“有红酒吗?”

“有的,请问先生您要哪一种?”

“就……”本来想说要最好、最贵的,不过廖天骄最后还是多少留了点分寸,这酒店已经厚道得不像话了,他也不能太得寸进尺。

“就你们这里点得人多一点的那种吧。”

“好的,先生。”一花说完,廖天骄就开始拼命转悠脑袋,四处乱看,想找出这家酒店科技化的机关到底是怎样动作的。可惜他还没来得及看完,耳边就又想起了一花的声音。

“先生,您要的红酒已经送到了。”

“在哪在哪?”

“就在您的右手边。”

廖天骄再次震惊了,这家店也太神了吧!在他右手边的桌面上果然已经无声无息地放置了一瓶酒和一个晶莹剔透的高脚杯子,不过这酒却不属于廖天骄见过的任何一个品牌。细长的瓶身是全黑色的,看起来有些古朴的感觉,捏在手里更发觉那不是玻璃瓶,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竟然有些玉的温润感。瓶身上简简单单贴了一张标签,上头是像孩童涂鸦一般可爱的画面,一只乌鸦正往一口罐子里扔石头,上面写着品牌名——鸦黑楼·特供,此外还有一句广告语:“传承千年不变的执着与口味。”

廖天骄一下子想到了自己念小学时看到过的寓言故事,一只机智的乌鸦通过执着地往浅水罐子里扔石头的方式最终使水位升高,喝到了水。这酒厂的企业精神还挺有点意思哈。

“先生是要现在喝吗?”一花问。

“是啊。”

“好的先生,已经为您开瓶。”廖天骄还在抽屉里找启瓶器呢,抬头一看,刚刚还封着的瓶子已经启开,一股好闻的酒香马上飘散开来。

好香!廖天骄这样不精于酒道的人都能马上察觉这确实是瓶好酒。

“需要为您现在倒酒吗?”

“哦哦,不用,这个我自己来就好。”廖天骄想,为了倒个酒还专门叫客房服务员过来就有点太麻烦人家了,何况他现在又不是在吃饭,穿着睡袍旁边站个人多尴尬。

“好的先生。”微微漂浮起来一点的酒瓶又悄无声息地落了回去,没有引起廖天骄的注意。

“还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没事了,其他我自己来就好了。”

“好的先生,如果有事随时可以找我。”一花说完,那朵屏幕正中的金玉兰花瓣飞快地收拢又变成了一朵花骨朵,随后那朵花就在屏幕上消失了。廖天骄直愣愣地盯着屏幕看了半天,最后只能长叹一声:“高级,太高级了!”

廖天骄有滋有味地倒了酒,打开浏览器,开始刷自己惯常泡的论坛和微博,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刷得并不带劲,刚刚才积攒起来的兴奋劲很快就下去了,廖天骄又开始觉得情绪低落起来。

时间是八点三十七分,往常这个时候,他不过刚刚伺候佘七幺那位大爷用完饭吃完水果洗完碗筷两人斗嘴斗完第一阶段而已,这个时候,他们可能会各做各的事,比如他追追最新的美剧,佘七幺敷敷面膜,也可能是佘七幺挨在边上折腾他,比如抱着个臂跟尊门神似的坐在他后头看他刷论坛看书打游戏,一边看一边还要冷不丁吐槽两句他手笨游戏蠢灵异小说写得太假等等……现在他在这陌生的旅馆里,佘七幺又在干什么呢,陪戚佳妍聊天看电视吗?

廖天骄想着,忍不住猛灌了一大口红酒,这种暴殄天物的饮酒方法却依然让他感到了酒液入口后丝滑般的触感,微甜的调调,不酸不涩。这酒上口如此容易令廖天骄又跟着喝了几大口,很快干完了一杯。

“算了,不想了。”廖天骄摇了摇脑袋,一股微热慢慢顺着丹田一路爬上来,廖天骄又给自己倒了杯酒,然后想到了自己可以做的事,帮小翠查一下身世。

白天的时候,廖天骄忙着准备明天和戚佳妍的会议资料,没能来得及,这会便赶紧理了理查找的思路。

首先,毫无疑问,小翠已经死了,而且多半是非正常死亡,否则她就不会成为一个孤魂野鬼独自飘荡在外头,而应当在家人的哭声中被鬼差接往地府——后面这个是廖天骄看小说得出的结论,虽然可能有虚构的成分,但廖天骄认为自古代代相传的传说总是有一定的依据才会历经岁月变迁也没有发生太大的偏差。

其次,根据小翠的穿着打扮来看,应该是这个时代的人,所以相信不会死了很久。

再次,因为小翠出现在廖天骄工作的写字楼里,所以他猜测小翠很可能是在本市死去,或许就死在写字楼附近。他曾听说枉死的鬼魂没有强大的外力是不能离开自己枉死地太远的,小翠有很大的可能符合这一条件。

根据以上三条线索,廖天骄确定自己要找的是一个在最近几年意外死于本市,年纪二十出头,名叫小翠的女孩子,当然小翠显然是个小名,她的大名也许只是名字里带个翠字而已。于是廖天骄很快确定了搜索关键词,键入搜索框后点下了搜索键。

搜索结果飞快出炉,令廖天骄不满的是,这三个关键词组合在一起出来的结果根本与他想要找的内容风马牛不相及,显然没有任何一条消息同时符合这三个要求,于是他又开始尝试着模糊关键词,扩大搜索范围。

廖天骄一连试了多次,从本市搜到全国,从**翠搜索到年轻女子,虽然也得到了一些相关报道,但廖天骄很快发现自己其实没法确认这些报道和小翠之间的关联性,因为搜索范围扩大了,准确度就下降了不少,而报道里多半都不会有受害者照片,也就无从筛选,所以他只能先把这些消息标题抄下来,打算回头再找小翠一起研究一下。

其中也发生了件令廖天骄感到很郁闷的事,当他使用“本市”、“意外事故”当搜索字眼时,赫然看到了一条搜索结果,其中写的是本市某男性外来务工人员在回家路上突发心肌梗塞倒毙路边的消息,那条消息里倒是放了一张当事人的照片,而廖天骄破天荒地一眼就认了出来,照片上的人正是他在前天晚上于情人步道附近遇见的迷路男,根据这则新闻显示,这位先生意外身亡已经是上上周的事。

廖天骄痛苦地扶住额头,他妈的果然如小方姑娘所说,他最近是一直都在见鬼啊!想到这里,忍不住又干了一大口酒下去,廖天骄都没有注意到,这瓶鸦黑楼的酒在短短的时间里已经快被他喝空了。

“混蛋啊,怎么这么倒霉!”廖天骄抓着头发,忍不住打了个酒嗝。

屏幕下角忽然浮出了一个玉兰花图标,图标跳动,有个小脑袋从花瓣中探出来:“先生,您喝醉了,还是早些休息吧。”

廖天骄“嘿嘿”傻笑了一下:“我……没醉……”他说,却又接着打了个酒嗝。

一花叹了口气,下一刻只有廖天骄一人的客房里,顶灯自动暗了下来,被褥自动掀开,而廖天骄就像是被两个看不见的人架起来了一般,稀里糊涂飘飘悠悠地从桌边离开,被轻轻放到了床上。被褥重新盖好,一花在电脑中说道:“请好好休息,先生。”

然后,周围便暗了下来。

酒醉的廖天骄很快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耳朵里突然传来了“嗡嗡”的声音,好像是两个人在小声对话。

“闻到了吗闻到了吗?附近有愚蠢的人类的气味哎!”

“有吗?嗷嗷,真的有,新鲜的、好像很好吃的人的气味,好像就在隔壁,可是这里怎么会有人的气味呢?”

“谁知道啊,咦,这人的气味里好像还有点妖的气味?”

“嗷嗷,我也闻到了,会不会是哪个妖随身带着的储备粮啊?”

“储备粮怎么会没有血腥味,这个一闻就是活的呢!不行,馋死我了,我得去看看。”

“使不得使不得,老八,这里可是金老板的酒店,要是闹出事来,咱哥俩就别想在妖界混了!”

“怕什么,不就看看而已嘛,如果这个愚蠢的人类没有主人,我们当然可以捡来吃啦!再说了,金老板手里那么多家分店,不一定会在这家店里啊。”

“可是……”

“我说你胆儿怎么那么小,你不去我去,到时候可别怪哥哥我吃独食!”

“嗷,我去我去,我也要吃愚蠢的人类!”

话音低了下去,廖天骄的耳朵里接着传来了极其难听的声音,那是爪子抓挠墙壁发出的摩擦声。

“刺啦——刺啦——刺啦——”

即便睡得迷迷糊糊,廖天骄也痛苦地皱起了眉头,在无意识地翻滚加捂住耳朵一阵后,他终于忍无可忍,在半清醒半模糊的状态下抓起手边的什么东西就猛地朝发出声音的那面墙砸了过去。

一只金色的台灯飞快地飞向墙壁,在即将撞到墙的时候却又突兀地停了下来,有条黑影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廖天骄的房内,轻松地伸手截住了那只台灯,放到一旁。与此同时,廖天骄房间的墙壁上赫然出现了一只毛茸茸的爪子。

那个黑影蹲下身,颇富恶趣味地看着出现在距离地面一百二十多公分处的这只爪子。毛茸茸,圆滚滚,爪子左右转了一圈,确认没有障碍物,于是又缩了回去。

“等一下哈,待哥先看看对面的情况。”那个老八说道,随后洞的那头便传来了“窸窣”的声音,有个什么东西趴在墙上冲着这边看了过来。黑影正好整以暇地守在那个洞口,于是两边理所当然地就这么对上了,一双乌溜溜的黑眼睛,还有一双是如同红宝石一般清澈冷冽的细长眼睛。

“妈呀!”沉默片刻后,那头猛然发出一声惨叫,跟着是什么圆鼓隆冬的重物翻滚着一路逃窜的声音。

“稀里哗啦,乒铃乓啷——”

“糟了,快跑快跑,那个愚蠢的人类是九君山小少爷的储备粮!”

“嗷嗷——嗷呜——,对不起,我们错了!我们认错!老八你等等我,不要扔下我啊呜呜,我会被吃掉的啦呜呜呜!”

黑影翘起唇角,正要再吓那俩妖怪一吓,后脑勺上却冷不丁狠狠挨了一下,“啪叽”,直接把脸拍墙上了。

“吵死了!”床上的廖天骄嘟哝了句,“还让不让人睡了啊!”随即翻了个身,自顾自地又陷入睡梦中去了,完全不知道刚才自己完成了什么壮举。那个不幸把脸拍在墙上的九君山小少爷佘七幺,看了眼地上躺着的红木纸巾盒,红着眼睛直起身来,一步步走到了他的“储备粮”床边。

十三、吃掉不吃掉

廖天骄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有那么一瞬间想不起来自己是在哪里,直到一双温暖的手覆上他的额头。

“廖小少爷?廖小少爷,你没事吧?”

“天骄,你醒了!”

“爷、爷爷?”廖天骄惊讶地唤了一声,然后才发现自己现在正躺在一张宽大柔软的雕花床上,身边围着两个人,一个是自己的爷爷廖邑仁,另一个则是刚刚在前厅与爷爷谈天的好看叔叔,廖天骄记得他好像姓佘。

“爷爷、佘叔叔,我怎么了吗?”廖天骄的记忆有些模糊,他记得自己在花园中睡了一觉,醒过来后在佘家迷了路,然后跟着脚下石板路上雕的故事找到了一间小院子,再后来,他看到有个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少年在房里边踱步边念书,再再后来……

“啊!”廖天骄发出一声惊叫,因为他从自己爷爷和佘叔叔两人的缝隙中再次看到了那个少年。穿着繁琐华丽的好像电视剧里才有的衣服,那个鼻歪嘴斜眼细牙突,简直像被女娲做人的时候故意捣了一拳头似的少年,那个刚刚扬言要吃了他,跟着就地一滚,变成了一条黑底白花大蛇的少年他他他……他就站在那里……

“妖妖……妖怪……”廖天骄颤颤巍巍地说着,以为是发出了尖叫却轻微得像是一只瑟瑟发抖的小兔子,“他……他刚刚说要吃……吃了我……”

两个大人尴尬地互看了一眼。

廖邑仁先开了口:“对不起啊,佘兄,是我不好,我还没把你们的事跟天骄说清楚。”

“不是你们的问题。”姓佘的男子摆了摆手,脸色一沉,“佘七幺,你给我滚过来!”

一直阴沉着脸色的少年瞥了他爹一眼,没有动。

“听见没有?别让我说第二遍!”

“哎,佘兄……”廖邑仁不好意思了,“这件事也不尽是令郎的错,何况我们家天骄最后也没怎么,还是……”

“廖先生,我佘清岩既然蒙你喊我一声兄弟,你的孙子我自然也就当自己的小辈来看,如今我这不孝子居然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来,今日我要是不好好教训他,将来还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来!”

“我做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了!”少年佘七幺暴跳起来,“你们怎么不说说自己凭什么决定我的未来啊!我凭什么要娶他做媳妇啊!啊?我就是要吃了他!今天吃不成还有明天,明天吃不成还有后天,后天吃不成还有大后天,大大后天……红烧清蒸油炸水煮烧烤凉拌,片了皮吃,斩了块吃,切了丁吃,剁碎了吃,七分熟也行,五分熟也行,一面生一面熟也行,我爱怎么吃就怎么吃!”

廖天骄诧异地看着那丑丑的少年,听着他像连珠炮一般当着自己的面说着炮制自己的各种吃法,吓得赶紧伸手去抓自己爷爷的袖子,这一抓却是抓了个空。

“爷……”廖天骄吃惊地张大嘴巴,不知何时,他身边的廖邑仁已经消失了,“佘叔……”回过头来,另一边的佘清岩居然也消失了,不仅如此,原本好好放在周围的家具之类也全像是被罩上了隐身布一样突然就看不见了,只剩下自己还躺着的这张床。

廖天骄侧过头,再次惊讶地发现自己以成年男子的身躯正悬空漂浮在一片虚无之上,雕花床也不见了!然而,他并没有落到地上,廖天骄试探着伸手摸去,指尖感到了柔软的弹性,证明有东西正托着他,那触感是舒适的褥子,只是他看不到。

这是怎么回事?

廖天骄疑惑,明明刚刚还在九君山佘家……

等等!廖天骄猛然一愣,九君山佘家?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会看到自己在九君山佘家,而且还是幼年的自己,他刚刚还看到了自己的爷爷,看到了佘七幺的父亲,还有……少年佘七幺?

这到底是幻觉、梦境还是……记忆?

廖天骄有些懵,难道他小时候曾经见过佘七幺?

“真想吃了你咝!”

熟悉的嗓音,但这次不是少年的稚嫩,而是成熟男人充满了磁性魅惑的声音,像是某个巧克力广告里形容的那样,奶香浓浓,丝般感受。廖天骄抬起头,眼里看到的却还是少年佘七幺。

“你……”

“你到底有没有脑子啊咝!”少年佘七幺用成年佘七幺的嗓音说着话,一步步地朝他走过来,而在这行来的过程当中,他的身形变得挺拔颀长,脸也渐渐变得成熟和熟悉起来。仿佛在几步路的时间里就完成了二十年的成长,等走到廖天骄面前的时候,廖天骄看到的已经是那个他所非常熟悉的佘七幺了。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只要佘爷少看着你一会,你就会惹到麻烦咝!你到底会不会用你那个朱古力脑壳里面装满了杏仁豆腐的豆腐脑多想一想啊咝,你的神经到底是用什么做的,意大利通心粉都没有你的神经粗啊咝!”

“干嘛又说我啊!”廖天骄不高兴了,“我爱怎么样是我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你不是跟那个戚佳妍很要好吗,你管她去啊!”

佘七幺没理睬廖天骄的挑衅,只是恶狠狠地瞪了廖天骄一眼说:“我看你再这样下去,迟早是要被其他妖鬼吃掉的,还不如佘爷先把你吃掉算了,还省事咝!”

“什么?”廖天骄大惊,“你、你要吃了我?”

话音方落,周围猛然就起了变化,廖天骄诧异地发现自己不知怎么就变成躺在了一张深绿色的东西上面,旁边还有些红色的、绿色的长方形条条。用手一摸,红色的硬硬的,绿色的就软一点。

“啊!”廖天骄忽然惊叫一声,因为他刚发现不仅自己周围的环境发生了变化,就连他的身上也发生了变化,原本好好穿在自己身上的衣物居然不见了,他变成了赤身裸那个体仰躺着的状态。

“这、这怎么回事!”廖天骄着急地一把捂住自己的胸,想想不对,又改去捂自己的下体,想想又不对,再改成一只手捂胸,一只手捂下体,简直手忙脚乱,而在这过程中,佘七幺居然一直这么居高临下地站在他旁边看着,细长的红眼睛里光芒闪动,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你是变态啊!”廖天骄急死了,干脆翻了个面,心里想着,好,这样你总看不到了吧,结果下一刻就感到有个什么东西在他的屁股上轻轻戳了一下。

戳,凹,弹。

廖天骄浑身的血都像是堆积到脸上了,尤其是分辨出刚刚戳自己屁股的是佘七幺的手指之后,脑子都快炸了,赶紧在百忙中又伸出手反捂住自己的光屁股蛋。

“你想干嘛啦!”廖天骄急得脸孔变色,“快把我的衣服还给我!”

佘七幺的手里还真的捏着几件衣服,不过他轻轻动了动手指,那几块布料就像是被看不见的粉碎机绞了几下一样,随随便便就碎成屑屑了。

“我要干嘛?”佘七幺像是在问自己一样重复了一遍,“嗯,我要吃了你啊咝。”说着,眼神肆无忌惮地在光溜溜的廖天骄身上扫来扫去。

“你这个死变态、王八蛋、混蛋!”廖天骄脑子里已经乱成一锅粥了,都不知道自己接下去要怎么办,只是本能地想要逃,他一把抓起身边那些红色、绿色的条条就往外扔。

咦?廖天骄把那些东西扔出去后才发现不对,因为那些红色绿色的条条在他手里看起来特别大,每一条都跟他的手臂那么长短,但是扔出去后,到了佘七幺跟前却变得只有他的手指那么长,所以佘七幺轻轻松松一挡,就把那些条条都抓在了手里。

这是怎么回事?廖天骄连自己浑身光溜溜这事都给忘了,诧异地坐起来。他看了看自己,看了看身下深绿色的“垫子”,还有周围红红绿绿的条子,然后想到了什么。廖天骄抓起身边一根红条子,犹豫了一下,放到嘴边轻轻咬了一口。

脆的。

再拿起绿色的条子,放到嘴边咬了一口,也是脆的,但是比红色的条条多汁、也要软许多。廖天骄脑子“嗡”的一声,趴到那深绿色的“垫子”上张嘴咬了一大口,薄薄的、脆脆的、咸咸的……

“呜……”廖天骄快哭出来了。怎么会这样啊,为什么自己身子底下的床垫会变成海苔,旁边还有胡萝卜条和黄瓜条啊,而且为什么他和佘七幺的身形会变得差了那么远啊,在佘七幺的面前,他现在简直就像是……像是一只奶猫那么小啊!

巨大的佘七幺勾起唇角,脸上露出一个恶质的笑容:“早就说过,佘爷会吃了你的咝,本来想把你养肥一点再说,不过看你一点都没有当储备粮的自觉性,还是提早吃掉吧咝~”

廖天骄当场飙泪了:“不要啊,不要吃我,我我我,我最近有瘦了两斤啊,我一点都不好吃的呜呜!”

但是那头佘七幺已经哼着小曲,不知从哪里找来一个乳白色的塑料尖口瓶拿在手上,他轻轻一挤,廖天骄的脑袋上立时便淋下了一堆乳白色黏黏糊糊的东西,盖了他一身。

“咳咳,这什么!”廖天骄呛到了一口,甜得差点没齁死,“这……这是……”

“当然是美乃滋咝。”佘七幺得意地说道,“吃手卷当然是加美乃滋好,千岛酱是邪物咝!”说着,“噼里啪啦”又浇了一堆美乃滋在廖天骄身上,直到把他整个人都埋在了美乃滋堆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