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重生之花开一树为伊香 下+番外—爱笑的蜗牛

重生之花开一树为伊香 下+番外—爱笑的蜗牛

时间: 2015-01-04 18:24:17

第四十七章

“下次,我再告诉你,好不好?”完全是商量的语气。然后,小德子咧嘴一笑,这笑容是那么的灿烂,就这么的直直的落近了看守侍卫眼睛里去。

一个呆住,一个莞尔一笑。

先行一步的人总是占有优势!

只见,小德子快速的捻了一下衣襟,态度轻柔的把兰花玉指轻压到看守侍卫的唇瓣上。看守的侍卫心里一惊,呆愣住了。

他许是读懂了小德子灿烂的微笑背后的落寞与孤寂,才会一瞬间的恍惚,让小德子抢先一步,近的了他的身。

看守侍卫呆愣的道了一句:“你……看起来有些寂寞……”,小德子矢口否认道:“噗,怎么会?”说完,小德子又把手指轻轻地往下压了一下。

佯装坚强的直了直身子,背景有些僵硬的往最里面的秘牢走去。

一分钟,传来一声砰的倒地声。

小德子扶了一下额头,三秒钟后,右手缓慢的抬起,摇了几下。这几下的挥手,许是有好几层的意思,小德子自己的心里也说不上来,但是脸上的表情明显的自然了许多。

一步、一步又踏近一步,近了,近了……小德子走到最里面的秘牢里,看着里面人不人鬼不鬼的京公公。

“唉!”小德子的叹气声响起,这一声的叹息似乎耗尽了小德子所有的精气神。小德子弯腰认真的打量着这个他曾以为红遍京城的人!

“唉!”小德子又叹了一声,他语气有些认真的道:“京公公,京公公,我是小德子啊。你还记不记得?”

“那个跟在你身边的小德子啊!”

“京公公!”

小德子一字一句很认真的也很吃力的说着,很可惜,京公公自从被蓝玉阉割以后,巨大的疼痛加上封闭的环境,精神方面出现错乱,不认识眼前的小德子了。

“唉!”小德子又叹息了一声,突然,就笑着笑着哭了起来!静静昏暗的秘牢,地方有些潮湿。

传出来的哭声又是那么的凄凉,癫狂!

京公公似是被这哭声吸引,缓慢的往小德子的身边靠近。嘴角哈喇子直流,头发蓬乱的像一捆杂草,身上散发出阵阵的臭气。

京公公晃着手指,道了一句:“不……不……”或许是在安慰小德子吧!也有可能是别的!

小德子眼睛通红的看着京公公,泪水还是没有止住留下来,所有的委屈,所有的仇恨都在哽咽在小德子的哭声中。他有些孩子气的重重的哽咽了一声,鼻子一抽一抽的,看起来委屈的很……

可能是累了的原因,小德子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悲不喜就那么静静的凝视着痴痴傻傻的京公公!

约莫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小德子使劲的抽抽鼻子,盯着自己的双手静静的看着手掌上的纹落。

“唉!命运真是会捉弄人啊!”小德子叹息般的声音响起,然后,他似乎一时间悟出了很多道理,摇晃着头,看起来有些神叨叨的!

小德子轻拍了一下双手,慢斯条理的把涂了毒药的衣裳脱了下来,表情很严肃、郑重的披在京公公的身上!

小德子语气认真的道:“这里比不得外面阳光和煦!这里地方潮湿,京公公还是多保重身子要紧!”

“唉!前段时间,沐柔皇妃想你想的紧,抽时间你就去陪陪她吧!”

“毕竟是,爱了你一辈子的人!唉!看起来也怪可怜的上!”“京公公啊!小德子给你打扮的干净一点。来生啊!你可莫要负了柔儿啊!”

京公公盯着小德子修长的眉眼,一个劲的看,不知他在小德子的脸上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竟配合的点点头!

小德子仰头往空中吐了个泡泡,复又低头认真的帮京公公打理着衣裳!他又说道:“至于我啊!就先不去伺候你们啦!免得到时三人尴尬!”

“唉!红尘太过无常,爱情更是可笑啊!忘了痴、恨、怨,浪迹天涯,给自己的心也换一种天气吧!”

京公公身子歪动了一下,小德子细心地把他扶正,接着又说道:“你啊!就算没有小德子的照顾,相信也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

小德子说完后,声音停顿了一下。又慢慢的叮嘱道:“你放心吧!柔儿一定会认出你来的!她对你痴情一片,你可要好好地待她啊!来世莫要让她落泪,莫要让她生气,莫要让她被人欺负……”

一句句的莫让……,也让小德子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也是爱的深,恨的更深。这刻骨铭心的痛苦,小德子这辈子算是尝够了!

京公公依旧沉醉在他的世界,把玩着小德子的玉佩。

小德子看了一眼京公公,有些自嘲的笑笑,勉强的笑着道:“唉!我这是傻了吗?竟是唠唠叨叨的,说一些不着边的话!你是不是也听累了啊!”

小德子细细的搭理好好京公公蓬乱的头发,摸摸京公公的头,本想着要灿烂的一笑,可眼泪却流了下来。

他缓慢而又认真的说道:“好了!关于柔儿的事,还有遇见你的事……”

“呼……”小德子吐了一口气,闭着眼睛轻轻地道:“这一次就当是我们扯平了!我走了!来世,柔儿就交给你照顾了!”

小德子缓慢的拜拜手,驼着背慢慢的慢慢的往外走去,他那凸起的弯背,看上去像是一瞬间就要老去一般,那么的萧瑟。

小德子摇头想到:人生最凄惨的事某过于你咬牙恨一个人,恨到了骨髓里去。不惜伤害周围的人,来弥补自己的那份的空虚、寂寞。到头来,却悲催的发现你恨了一辈子的人,生活的处境还不如你好!

呵呵呵……真是太可笑!

自嘲的抬头看了一下蓝天,这次可能因为心里想开了吧!

小德子竟觉得天空的颜色还可以,不温不热,刚刚的好!小德子抬脚往大门走去,一步,就差一步,小德子就走出了护国府,过他自己想过过的解脱的生活了!

可是,身在江湖,想要轻松地抽身确实很难!

就在此时,蓝玉一身青色长衫,扮作书生模样的拎着一盒桂花酥,晃晃悠悠的往里走。一个擦肩而过,蓝玉撅着嘴,吊儿郎当的抬手拍在小德子的肩上。

蓝玉歪着头,嘟着嘴,淡淡扫了小德子一眼。

蓝玉伸长鼻子,使劲的嗅嗅,不对劲!不对劲!小德子的心脏莫名一紧,他低头掩饰的笑笑,抬起左腿,想要逃离护国府。

噗……

蓝玉妖冶的一笑,抬手重重的一掌拍在小德子的身上。小德子重心不稳的扑通一声,跌倒在地!

蓝玉冷冷的道:“把他绑了!”

蓝玉晃晃手中的桂花酥,玉手轻启,塞到小德子的嘴里!

蓝玉小声嘀咕道:“真是倒霉,绯大哥是怎么管理府上的!乱死了!”他颇为嫌弃的看了一眼还没吃的桂花酥,冷冷的道:“带回秘牢,严加看管!”

“是,蓝公子。”小喽啰儿回答道。但是他的心里一点的理解不了眼前发生的什么情况!蓝玉一挑眉,淡淡的道:“哎!说你那!发什么楞!还不快去办事!”

“是,是!”小德子很快被小喽啰儿带走了!

蓝玉吧唧了嘴,表情看起来有些为难!犹豫了好一会儿,蓝玉不情愿的把桂花酥的盒子往前一推。

他嘟着嘴,表情郁闷的的道:“诺……赏你们了。”

此时,有一性格特实在的小厮恭敬的伸手去接,蓝玉紧紧地拽住食盒就是舍不得撒手。小厮尴尬的看看这,看看那,就是不好意思去看蓝玉。

这实在小厮许是怕蓝玉尴尬吧!

于是,两人就这么的僵持着……

蓝玉一撅嘴,赌气的暗想道:改天一定让绯大哥把天宇玉满堂的点心全要了!哼,他一定要吃个尽兴才可以!想着想着蓝玉手一松,小厮接过食盒,憨厚的道:“小的,替兄弟们谢谢蓝公子!”

蓝玉闷闷的道:“恩!”说完后,蓝玉抱着大吃绯天霸的心情郁闷的往琉璃居走去。

第四十八章

琉璃居内,蓝玉看着忙碌的下人把一盒一盒的小点心整齐的放在圆桌上。蓝玉咧嘴笑的那是一个灿烂啊!

蓝玉心情很好的吃着各种小点心,捻起一块,轻轻的放入嘴里,他整个脸舒舒坦坦的,真是很像一只白白嫩嫩的小猪,倒也是可爱的的很!

蓝玉愉快的把小点心全都推到自己的面前,看着像是小山一样的小点心,哼起了不知名的小曲,之前的郁闷之情也全跑光了!

还真是一个感性的人!

吃着吃着,蓝玉嘟着嘴,暗想道:慕容飘雪不是来护国府了吗?听上次绯大哥信上说,慕容飘雪改名叫浮梦了!吧唧一下嘴,蓝玉还是有些不能理解慕容飘雪为什么要改名。

蓝玉往空气中调皮的吐个泡泡,又想道:算了,管他叫飘雪还是浮梦的,只要能有一个人陪伴着绯大哥就行了!

一想到这,蓝玉微微一笑,又托腮想到:或许这个叫浮梦,在绯大哥的眼中真的是特别的!可以从绯大哥信上的字里行间看出来!噗,这是一件好事!只要绯大哥开心就好!他可不想再回到从前绯大哥为飘雪的事,癫狂疯魔了!

想着想着,蓝玉懒懒的伸了个懒腰,又拿起一块点笑的甜甜的放到嘴边,满足的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心情好到极点的托腮,一边吃一边等着绯天霸。

另一边,绯天霸急急的带着浮梦赶到绯雪居。

手指本想转动床榻上的开关。由于紧张的原因,竟好几次按不到点上去!绯天霸气急的一拳把整个床榻砸瘫了!

还在睡懒觉的雪球,吓得瞬间毛发直立,尾巴变得老粗,老粗的直立着!雪球喵呜的一下子从床榻上滚落下来,肉嘟嘟脏兮兮的一团,看起来狼狈的很!

在密室中配药的浮尘,听见响声,皱着眉头走出来!他看到外面的一片狼藉,好看的丹凤眼眯了起来,显然是不高兴了!

这时,绯天霸顾不上尊卑的一把拉过浮尘,焦急的道:“浮尘,浮尘,快看看,看看梦儿!”

“都怪我不好,不该带梦儿去什么竹林的……不行……要是梦儿出了什么事,我……”,绯天霸的声音有些语无伦次,右手紧紧地握着浮梦的手,任浮尘怎么掰也掰不开!浮尘眉头一皱,怒了!

浮尘一拍绯天霸的头,大声的道:“你个臭小子,把手松开!”

绯天霸呆愣着看着浮尘,手就是不知怎么松开……,浮尘一看绯天霸着急成那样。浮尘叹息道:“唉!真是没出息的臭小子!”

浮尘把手轻轻地放到绯天霸的手上,一点一点的用安抚的语气,慢慢的道:“绯儿,绯儿,梦儿没事的!没事的!”,“绯儿,来,把手慢慢的松开……”,“对,对,就是这样,慢慢的松开!”

绯天霸的手无意识的一松,安抚的摸摸绯天霸的头,轻轻地把浮梦抱进密室。绯天霸茫然的看着狼藉的地面,整个人呆呆傻傻的,单薄的身子宛如小孩子一样的无助!

浮尘给浮梦吃下一颗解药后,又担心着他的傻徒儿!浮尘不放心的走出密室,看见绯天霸自责的眼睛里还是没有焦点!

浮尘那个气啊!

浮尘心想道:这个傻徒儿一遇见浮梦的事,就慌成这样,真是傻徒儿!一点他鬼医徒弟的气势也没有!

浮尘走到绯天霸的身边,咚的一声,重重的敲在绯天霸的头上。浮尘轻声的安慰道:“绯儿,梦儿没事的!你难道还怀疑本尊说的话吗!”

浮尘低低的温和的声音道:“放松,放松……”绯天霸慢慢的慢慢的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浮尘拍拍了绯天霸的肩膀,手心下的能清楚的摸到骨头!

浮尘叹息一声,他的傻徒儿这一年真是瘦了很多!

浮尘轻声的道:“绯儿,梦儿有本尊照顾,你去查查是谁害了梦儿!”绯天霸的眼睛迷迷茫茫的,浮尘气的咚的一下,又敲在他的傻徒儿的脑壳上。

“哎呦,疼……”,绯天霸总算是出声了!浮尘又说道:“好了,绯儿,去把害梦儿的凶手揪来见本尊!”

“是,浮尘!绯儿这就去!”

浮尘叹息出声,心想道:算了,改天在纠正这傻徒儿的称呼吧!,他想完后,又安抚的摸摸绯天霸的头,轻声的道:“去吧!”

绯天霸点点头,身上散发着嗜血的味道,快速出去了。绯天霸首先来到的是阿福的住处,发现一切太正常了,太安静了,反倒有些可疑。

绯天霸快速的走来走去,咬着唇瓣,留心的观看四处。

说来也是特别,大抵是每个人心中总是有一块柔软的地方,藏有一个细心呵护的爱人,因着爱人的欢乐而欢乐,因着悲伤而悲伤。

而浮梦就是绯天霸心中的那个想要真心呵护的人!因而,绯天霸一脱离浮梦的事,整个的脑子都灵活起来,整个人看着也不那么的焦虑了!

绯天霸快步的走进里屋,视线停在屋里的矮榻上,这矮榻还是雪球来之后,新添上去的,供阿福和雪球时用的。不过,雪球老是喜欢黏着浮梦,久而久之,这矮榻就成了阿福的喜爱私有物品。

床榻上的阿福虽然胸口处有伤,但是,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却是很祥和!

绯天霸抬手摸了一下阿福的脉搏,又探了阿福的一下呼吸。绯天霸长舒一口气,幸好,幸好,阿福没事!

绯天霸的视线移动到阿福的胸口的伤痕上,那伤痕早已被简单的处理过了。绯天霸皱眉沉思不语。

“是谁?是谁替阿福包扎的?难道是凶手吗?这有可能吗?”一想到这,绯天霸的眉头皱的更深,一张俊脸也冷冷的!他伸手轻轻的摇晃醒昏迷的阿福。

绯天霸沉声的道:“阿福,阿福!醒醒!”

阿福呲着嘴,低咛道:“啊……疼……疼……”

绯天霸道:“阿福,你知道这是谁干的吗?最近有没有和别人结怨?”

“……”

阿福自己迷糊了,睡个觉也能被人刺伤,真是悲催的很!

阿福回答道:“爷,呵呵呵……阿福,没事。最近也没与人结怨。”,阿福疼的咧着嘴说道:“爷,真没事。这点小伤,小的还能承受的住!”

“……”

绯天霸低头不语,就这样静静的站了三分钟后。绯天霸严肃地道:“阿福,你好好的养身子。你放心,伤害你和梦儿的凶手逃不出去的!”

阿福从来没见过这么严肃的绯天霸,等绯天霸走了以后。阿福才呆愣的想起:他跟的这位爷,还有另外的一个美称——修罗王!

阿福轻轻地闭上眼睛为能跟着这样一位主子而感动!

第四十九章

绯天霸大体的调查了一下,听小厮说蓝玉回来了,还逮住了一个可疑的人物。绯天霸一挑眉,心想道:八九不离十的是那个倒霉凶手。遇见谁不好,偏偏遇见蓝玉,这下可有那个人受的了!

于是,绯天霸掉头回到琉璃居。推门一看,蓝玉嘴里鼓鼓的笑吟吟的看着他。绯天霸气堵得道:“蓝玉,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吃。”

蓝玉舔舔嘴角的碎屑,拍拍手笑着说:“好了,好了,绯大哥,蓝玉知错了。”“诺,这个留给你吃。”

绯天霸看着吊儿郎当的蓝玉,气急的吼道:“蓝玉,你给我正经点。梦儿现在还在昏迷不醒,阿福也受伤了!”

蓝玉挑眉微笑的道:“哦哦哦,梦儿,难道是那个浮梦吗?哎呀呀,梦儿,真是好名字,都叫的这么亲了。”

绯天霸咚的一下子,拍在圆桌上。

绯天霸语气严肃的道:“蓝玉!你有完没完……”蓝玉一看绯天霸这么的严肃,也不好在继续的调戏了!

蓝玉道:“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刺客我抓住了。”

“哎不对啊!你刚才是说,阿福阿福被人刺伤了了吧?太可恶了。看我不抽了那冒牌货的皮。”蓝玉咬咬牙发狠的说。

绯天霸扶额,真拿蓝玉没办法。轻声说:“蓝玉我还是和你一起去看看吧!”蓝玉调皮的又吃一口兰花糕,顺手拿起一盒别的小点心。

蓝玉笑着说:“绯大哥,走吧!”

秘牢内,早已有人报给绯天霸,最里面的人中毒死了。绯天霸眉头一皱,又是中毒,示意小厮下去。

绯天霸和蓝玉对视一眼,蓝玉妖冶一笑,手指攥的咯吱咯吱的响,两人很有默契的同时往犯人的地方走去。

蓝玉快速的扔了一块蓝玫酥,砰地一声打在小德子的胸前。小德子咳咳咳,嘴里的桂花酥全都吐了出来。

没想到,蓝玉扭头对绯天霸说:“绯大哥,陪我十盒蓝玫糕,外加一盒桂花酥。”绯天霸邦的一声,敲在蓝玉的头上,轻声说:“就知道吃。”

蓝玉走上前去,围着小德子左转转,在右转转,咬一口蓝玫酥,吧嗒吧嗒嘴。

蓝玉冷哼一声,轻挑起小德子的下颌,凉凉的说:“这人怎么这么的眼熟啊?在那里见过那?”

“哦!”,蓝玉一拍手,想起来了。他看着绯天霸道:“哟,这不是冷大贵妃御前的赖狗吗?”

“没想到牙齿还挺硬的。”说完直接把他的下颌骨给捏碎了。小德子疼的咬牙切齿的,整个脸有些扭曲。

蓝玉弹弹手上的灰尘,冷声说:“你也会痛,给我忍着。”

小德子噗的吐一口血出来,疯了般哈哈哈大笑。他刚想要重新开始,可惜,老天是真的不怜爱他啊。

绯天霸皱眉看了一眼蓝玉,蓝玉会意后,绯天霸冷哼一声走了。落到蓝玉的手里的小德子,忍不住酷刑,招认了。

绯雪居内,浮梦沉沉的睡着了。

绯天霸轻握着浮梦的手,内心感到自责与内疚。本来他自己想学学青鸾哄忘书的方法,想着带浮梦去竹林走走的,但却让浮梦出了这事,实在是让他心里难受!

浮尘悄悄的走到绯天霸面前,轻轻的看看呼气平稳的浮梦,恩,总算没有出什么大事。浮尘抬起手来,重重的敲了绯天霸一下。

绯天霸抱头,歪着头看向自己的师尊。大大眼里,写满了自责。浮尘邦的一下,又重重的敲在他的头上。轻声说:“跟本尊出去一下。”

“是。”

浮尘丹凤眼一挑,严肃的说:“绯儿,犯人找到了吗?”“回尊上的话,现在正在秘牢里关着。”

“恩,本尊去看看,你去照顾梦儿吧。”,“是,绯儿知道了。”

秘牢的门,被浮尘一脚踹了。

浮尘一生气,就会习惯性的踹门。咚的一声响,最里面的蓝玉的手一颤。紧接着,浮尘冷着脸过来了。

蓝玉一低头,轻声说:“蓝儿,见过师尊。”

浮尘的手一摆,丹凤眼眯起,看向小德子,蓝玉忙小声的在浮尘的耳边耳语几句。周围的空气瞬间零下,就为这点屁大的理由,竟敢暗害他死神鬼医的宝贝徒儿?哼!正好缺一试药人,就拿你开刀了。

浮尘冷声一笑,蓝玉的身子无意识的一颤,他忙往嘴里塞蓝玫糕,妈呀!太吓人了!

第二天,清晨浮梦感觉手臂有些麻,他偏头看过去。绯天霸枕着自己的手臂睡着了,浓密的睫毛卷曲着,白瓷般的脸上带有疲倦。

浮梦轻轻的一动,绯天霸立马就醒了。

摸摸浮梦的头,绯天霸舒了一口气……

浮梦迷迷糊糊的看看绯天霸的动作,疑惑的问:“绯天霸,我这是怎么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绯天霸扶浮梦半坐起来,柔声的道:“你先别说话,好好地回答我的问题!”,“你有没有觉得那里不舒服啊?脸上还感觉痒吗?”浮梦摇摇头,迷糊的摸摸自己的脸,轻声说:“不痒了。”

绯天霸声音闷闷的道:“都是我不好,不该带你去竹林的……”

绯天霸握着浮梦的手,怜惜般的道:“梦儿,幸好你没事……你要是出了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梦儿……梦儿……”,绯天霸轻声低咛,浮梦笑笑,绯天霸感觉更内疚了。

浮梦笑着静静的看着,突然来了一句:“绯天霸你的眼眸真好看。是墨色的,好漂亮的颜色。”

绯天霸一怔,愣在那里。心脏扑通扑通的直跳!他的眸子眼色深了许多,这一世他一定要保护好浮梦。

浮梦迷糊的说:“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啊。”,“宛如星空,给人一种希望。”,“恩,就是生的希望!”说完后,他歪着头,笑着看向绯天霸。

绯天霸轻轻的摸摸浮梦的头,柔声说:“别胡想了,再睡会吧!”

“奥。”

绯天霸整理好情绪,快步往外走。

浮梦问:“绯天霸,你去哪里?”

“我去找浮尘师尊。过会儿,我再来看你。”绯天霸的音色稍微有些不稳。但浮梦疑惑的眨眨眼,没有再去问。

碰的一拳,打在石阶上,绯天霸扶额,一滴泪掉了下来。但很快被他掩盖起来。

绯天霸深吸一口气,轻闭双眼,舒缓一下心情。他来到管家阿福的住处,推开门轻轻的走进去。

一晚上的时间,阿福的气色已经好多了。

绯天霸握住阿福的手。是,虽然在外人眼里他绯天霸是冷血无情的血修罗,令人闻风丧胆,无人不怕。但是,他也是个人啊!是一个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

他也会有在乎的人,喜欢的人,也有伤心的时候!

阿福用粗糙的右手揩去绯天霸的眼泪,摆摆左手,示意绯天霸不要为他难过。绯天霸吸吸鼻子,严肃的说:“阿福犯人已经被蓝玉抓到了。”深吸一口气,他缓慢的说:“那人,落到蓝玉手里肯定活不了了。”

绯天霸用力的攥住衣襟,阿福轻拉起绯天霸攥着的手放在他的手心里。轻声的道:“爷,阿福不要紧,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绯天霸仰头轻闭眼睛,深吸一口气。“阿福,好好休息。过几天我再来看你。”阿福摆摆绯天霸的肩,点点头。

绯天霸走出了阿福的房间。

绯天霸又去了秘牢,秘牢里瓶瓶罐罐的摆了好些,显得有些零乱。他往前走一步,秘牢的空气有些稀薄,采光也很暗。

再走一步,哎呦一声响。

蓝玉抱着绯天霸的大腿夸张的叫着。但很快他做了一个禁止的动作。从地上哧溜一下站起来。

蓝玉伸伸手,锤锤酸痛的腰。拍拍绯天霸的肩膀,轻声说:“嘘,浮尘师尊又沉迷于制药了。”

绯天霸往里面一瞄,只见那凶手的身上扎满了银针。绯天霸默然,这不幸的人落到师尊手里,到最后能剩下骨头,已经算是上天的恩典了!

蓝玉眉一挑,看着绯天霸。抿抿嘴,打了个哈欠,轻声说:“绯大哥,你现在只有一件事,是最重要的。”

绯天霸的眉毛一挑,冷着脸看向蓝玉。

蓝玉仗着浮尘在里面,胆子也大了起来。

他对着绯天霸的耳朵嘀嘀咕咕的一阵,只是看见绯天霸万年不红的小耳朵瞬间红了个底朝天。

绯天霸摸摸鼻子,抓抓耳朵,故作生气的说:“这一年的点心没了,想吃去问师尊要去。”“啊”蓝玉好看的小脸瞬间拉成长长的苦瓜脸。

“啊什么,有什么不满的吗?说出来听听。”绯天霸笑着说。

蓝玉吹了一口气,小声的嘟囔着:“不就是怂恿你尽快把浮梦‘吃’了么!”吸吸鼻子,他那里做错了。

于是,蓝玉闷闷的说:“绯大哥,是对的!”

绯天霸柔和的笑笑,轻声说:“蓝玉,好好照顾师尊。”“奥,还有想吃的话,自己掏腰包买。”

绯天霸笑眯眯的走了。

蓝玉靠在墙壁上,小声的嘟囔:“暴君……”,“恶霸!”,“抠门的家话!”。蓝玉嘟嘟嘴,把他认为的脏话一个劲的数落了一遍……

第五十章

花开花落花有声,梦起梦浮梦无眠。

流年似梦我非我,蔷薇妖娆戏呆瓜。

浮梦自从绯天霸走后,对着窗外发了老大一会儿的呆。

不知是不是一种潜意识里的错觉,浮梦感觉最为不解的是:为什么一个陌生人会无缘无故的对他下药。

那天,他好心的询问了一句,结果变成了自己中毒事件。浮梦摇摇头,不明白这是为什么那?

浮梦托腮望向窗外,皱起眉头,实在是有些抗拒别人下药这件事。而且,浮梦还发现这一次件事后,自己对人身上的香味变得敏感起来。

浮梦眉头皱的有些高,伸手摸摸雪球肉嘟嘟的脖颈,浮梦低头不语。

依稀间浮梦老是觉得他对一种香味很熟悉,很熟悉,可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香味那?浮梦自己也说不上来。

这时,雪球敏感的觉察到浮梦的低落心情。雪球喵了一声,讨好般的使劲蹭着浮梦的手。

浮梦注意力被雪球转移了。

于是,当绯天霸来到绯雪居时,就看到了一副很呆萌的画面。当然,呆指的是胖胖的雪球,萌自然是浮梦了。绯天霸低低的哼了一声,雪球的四个胖爪子,立马就立了起来。

浮梦安抚的摸摸雪球的头。

绯天霸朗声道:“梦里梦落亦无声,朝夕相见爱无眠。以后,我叫你梦儿可好啊?”,这声问,问的好是奇怪?带着绯天霸浓烈的宠爱之情。

所以说,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是需要他人来宠爱的,真心的对待他们,相信获得回报远比你付出的要快乐的多。

这不,绯天霸刚刚的说完,浮梦随嘴上没说什么,但面部柔和,连带着那朵妖娆的蔷薇也‘凑热闹般’的舒展开来,妩媚异常。

浮梦脸色发红的烧成一片,低头掩饰住自己的尴尬。于是,浮梦只顾逗弄着雪球,不去理会身边缺根筋的绯大呆瓜。

绯天霸一看浮梦不理他,自信心瞬间降到低谷,心情也跟着郁闷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