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实习小道士 上—猫猫舟(9)

实习小道士 上—猫猫舟(9)

时间: 2015-01-04 18:22:20

小超市里,徐洛安看了看天色,唉声叹气垂头丧气,今晚上总觉得有些小小的不安呢,鸡血山里的那两个家伙会不会又闹出什么幺蛾子了?无论怎样,都略不放心。

“小安子,”根叔趴在柜台上懒洋洋的朝他招手,徐洛安依言过去:“今天没什么生意了,打烊吧。”

徐洛安欢天喜地的冲根叔道谢,拎着包冲了出去,一定要看一眼才能放心。

一口气冲到鸡血山,徐洛安气喘吁吁的抚着岩壁努力平复内心里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的心情,难怪自己会眼皮跳?尼玛这山洞竟然没有做结界!!

雁小宝光着脚丫子在山洞里来回蹦跶,一脑袋的呆毛顺风飘扬潇洒无比:“拿酒来,拿酒来!”

酒你妹啊!徐洛安一把拎着雁小宝扔回他的窝里,然后头疼的看着在山洞里摊成了一张饼的小浣熊,一股子浓郁的酒味呛的徐洛安差点退出去。

胡骄显着原形躺在山洞里,占据了几乎一半的空间,毛茸茸的尾巴在屁股下面扫来扫去,两只胖乎乎的爪子紧紧的抓着一瓶酒不停的打着酒嗝:“拿酒来,拿酒来!”

徐洛安青筋暴起,小浣熊你这是要作死的节奏啊?!这是从哪里来的酒啊!!喝酒就算了,你怎么能喝醉呢?喝醉就算了,你怎么能不撑结界呢?要是被人发现肿么办啊,魂淡!!

“哐!”心惊肉跳,徐洛安回头看,顿时觉得比心惊肉跳还要心惊肉跳!自己是眼花了吧,怎么能看到裴行琛呢?这不科学啊!!

这不科学!!裴行琛简直忍不住咆哮,再一次将眼睛揉成兔子都无法改变自己看到的一切!那只巨大的毛绒玩具是怎么回事?特么还能开口讲话,简直不能太逼真了好吧!

好吧,这都算了,那只满山洞蹦跶的迷你小玩具又是肿么回事啊?!现在的玩具商简直业界良心啊,人脸鸡翅膀?这算是图拉斯坦星的图腾么?!

实在心潮澎湃难以自持,必须喝一大杯冰水冷静冷静!

徐洛安看着几步之遥的裴行琛,再回头看看醉酒不醒的小浣熊和继续光着脚丫子撒野的雁小宝,真是恨不能一棒子打昏裴行琛然后告诉他这一切都是你的幻觉啊幻觉啊幻觉……但这绝壁不可能啊!

因为面瘫冰山男已经开始嗖嗖的冒伽马射线了波及范围方圆五公里,鉴于此,徐洛安很想自己晕倒然后告诉自己这是幻觉啊幻觉啊幻觉啊……这必然也不可能啊!

“你,告诉我,怎!么!回!事?!”

“你先听我解释,裴行琛。”徐洛安有点头晕,这种丈夫对妻子捉女干在床的代入感算怎么回事?!

“说!”裴行琛一声怒吼相当霸气,十分威武。

这种真相悬在鼻子尖却迟迟不能落下来的感觉,你们感受一下,必须的!

徐洛安一个哆嗦,条件反射说了个底朝天:“你别生气,胡骄虽然是只妖精,但他也只是偶尔喝一次酒,并且从来没做过坏事!”真是相当的逻辑清晰条理清楚。

“胡椒?”裴行琛刚想说你他么居然拿调料来忽悠自己,但倏忽又想到了一个词:“妖精?”怎么不是玩具吗?妖精……真的是我想的那个意思么?

话一出口,徐洛安就惊呆了,我我我我都说了什么啊!一旁的雁小宝有样学样张大了鸟嘴瞪圆了眼睛一副我伙呆的模样,蠢萌的说不是徐洛安亲生的都不可能。

裴行琛深吸一口气,视线转移到徐洛安身后的小浣熊身上,那……妖精庞大的身体占据了山洞的一半,而且还呼吸均匀上下起伏,显然睡得十分香甜。这,是妖精?裴行琛觉得自己有必要仔细观察观察,妖精这种生物可是不常见啊,十分值得一观。抬脚向前,顿了顿,斜眼一瞥:“让开!”

简直邪魅狷狂到不行!

徐洛安不敌,搂着雁小宝退到一边,讪讪的小表情异常可怜。

裴行琛站在小浣熊跟前,上下左右的绕了一圈,仔细观摩了一下妖精的尾巴,然后又爬到脑袋边翻了翻小浣熊的眼皮,皱着眉道:“果然喝多了。”

徐洛安哭:少侠,你关注的重点错了吧!

裴行琛拍拍手,退后两步站定,转头问徐洛安:“这是什么品种的妖精?”

徐洛安刚想张口,裴行琛摆摆手示意要玩猜一猜加十分的游戏,摸着下巴道:“长毛猴?”

徐洛安:……

裴行琛又猜:“蜥蜴精?”

徐洛安:少侠,你是怎么看出来的?非常想知道。

裴行琛皱眉,还没对,再次仔细打量一番,最后捶拳恍然:“哦,我知道了,这是蛇精?”

我看你是蛇精……病吧,徐洛安真是万分想知道裴少侠你的脑回路是怎么长得。

裴行琛不解:“还没对?到底是什么?”连猜三次都没对,略沮丧略失落啊。

徐洛安挺了挺胸膛:“是狸猫精。”知道真相什么的真是一点都不自豪。

裴行琛眼睛一亮:“原来是龙猫啊!”

这种传说中的神物果然相当适合当妖精。

徐洛安简直不能再忍,怒而暴起:“是狸猫啊狸猫,小浣熊干脆面!”怎么可能是龙猫?!你在侮辱我心目中的神物,知道吗?少侠!!

裴行琛眨眨眼,完全不能理解这两种生物有什么区别,但看了一眼摊成一张饼小浣熊,叹口气,好吧,虽然离我心目中的妖精相去甚远,但勉强也能接受这么……蠢的妖精。

“那他呢?”裴行琛眼神犀利直指徐洛安怀里的雁小宝,这才是重点,难不成这也是妖精?可为什么长了一张人脸,除了嘴。

雁小宝见有人关注了自己,顿时开启人来疯模式,挣扎着从徐洛安怀里钻出来,跳到胡骄肚皮上,开始跳蹦跶哒:“粑粑,粑粑,我们去哪里呀~”

真是活波可爱不能更多。

裴行琛:……

徐洛安:……

雁小宝挥舞着小翅膀,黑眼睛衬着婴儿肥的脸颊又软又白,再加上幼嫩的嗓音,略有萌点的雁小宝用无比饥渴的眼神凝视着裴行琛,满眼写着“求夸奖,求表扬”。

裴行琛略囧,深思片刻认真点头:“唱得不错。”还顺手揉了揉雁小宝的头发,还挺顺溜。

唱了那么多次,终于有人懂得欣赏,雁小宝不能更骄傲,眼睛亮闪闪伸着翅膀求抱抱,裴行琛好笑,伸手抱过他,小孩子的身体很柔软,还带了一点奶香,那是最近伊利喝多了。裴行琛仔细看看小孩儿,五官长得很好,眼睛很大很黑,鼻子小巧可爱,皮肤也是白白嫩嫩跟豆腐似得,但为什么是张鸟嘴?

“爸爸,爸爸!”雁小宝用小翅膀扑扑拍打裴行琛的胸,兴奋异常:“爸爸,宝宝饿!”

裴行琛:……

徐洛安:……

徐洛安很头疼:“这孩子就这毛病,你别介意。”

裴行琛抱着雁小宝眼神犀利的直视徐洛安:“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到底是个什么?妖精!”

据说能完全化成人形的妖精才是最高级的妖精,我真是非常机智,妥妥的福尔摩斯。

徐洛安瞬间石化,头上两撮呆毛随风飘扬非常潇洒,我……怎么可能是妖精?

“我,我……我怎么可能是妖精!”活了二十年第一次被人叫做妖精,实在不能更惊悚。徐洛安捂着心口,非常的泫然欲泣:“你怎可如此污蔑我!还我清白!”这戏演的可好,分分钟含冤莫白的主角。

裴行琛嫌恶,这是什么毛病。

雁小宝有样学样的跟着喊:“还我清白,还我清白!”被无视之。

裴行琛根本不相信,只是冷眼看他:“你要不是妖精,怎么可能会呆在这种地方?”

徐洛安一愣,然后呆住了,这要怎么解释?演戏是混不过去了?难道要装疯卖傻?那妥妥的送精神病院啊。还是说,真要坦白从宽?那和送精神病院有什么分别啊?

裴行琛见他不说话,神情顿时变了,阴黑着脸想果然是非我族类,心思这么深平时还装二百五,果然有阴谋!

徐洛安抓着一头的乱毛,这种不能说明真相的心情真是略烦。就在这时,小浣熊翻了个身,地动山摇!但是徐洛安相当热泪盈眶,立刻奔上去,抓着小浣熊的耳朵大声哭喊:“胡骄,胡骄,你他么给老子醒一醒啊!”现在我无比想念你那句“愚蠢的人类!”否则,我的贞操要不保了!

裴行琛眉头皱了又皱,胡椒?从刚刚起,徐洛安就在说胡椒?难道是这个妖精的名字?怎么可能这么蠢?肯定是某种暗号或密码!握拳,我真是不能再机智。

平心而论,胡骄喝的并不多,大约一两白酒,但是妖精第一次喝酒,完全不知深浅,喝了一口嫌辣两三口下去就相当熟练了,不计后果的酗酒之后下场就是被人看光光,简直不能太惨烈了。好在他是妖精,容易醉也容易醒,在加上耳朵边上撕心裂肺的叫唤,就是想不醒都难。

胡骄头痛欲裂的睁开眼皮,第一眼看到的是徐洛安,第二眼就看到了站在徐洛安身后的裴行琛以及他手上的雁小宝,一个激灵瞬间清醒了,小宝被人类抓住了?低头再看看自己,顿时快吓尿了,自己的真身啊怎么会暴露啊?!但是很快,妖精醒悟过来,视线落在徐洛安脸上,咬牙切齿:“你个叛徒!”

竟然敢出卖自己和小宝!还有没有人性了,凸!

徐洛安一怔,回头再看看裴行琛,似乎明白了什么,顿时欲哭无泪,躺枪帝我真是伤不起啊:“你,你先变回来再说。”

胡骄恶狠狠的瞪他一眼,然后只听“噗嗤”一声,烟雾弥漫了整个山洞。

裴行琛抱着雁小宝后退几步,非常不屑,妖精变身都这样?靠放屁?略不华丽啊。

烟雾散尽,胡骄红着脸盘膝坐在木床上,指着徐洛安骂道:“愚蠢的人类,你竟然敢背叛我和小宝!说,你到底得了多少钱?!”

这句话听在徐洛安耳朵里简直喜大普奔,抓着裴行琛的衣领,大声喊道:“你听到没有!听到没有,我是人,我是人!”

雁小宝欢快挥舞着翅膀叫道:“我是人,我是人~!”

裴行琛惊骇的看着胡骄,那张脸实在太熟悉不过了,原来“胡椒”就是胡骄?这个二货的男朋友?我咧个去啊!不着痕迹的挣脱徐洛安的手,后退两步,一脸嫌恶:“你居然和妖精搞在一起,还真是重口味!”还是个男妖精,简直不能用惊世骇俗来形容!

徐洛安呆滞状,这是个什么世界啊!还有比我更苦逼的人生吗?!

18.妖精乐园(四)

黑漆漆的鸡血山,寂静无声,仅剩的月光被遮住了,一只还没成形的小兔子精在林子里窜来窜去,忽然在一个洞口停下来,立着上半身望了望,又蹦蹦跳跳的跑开了。

那是个外表看上去很普通的山洞,乌漆墨黑的看不出什么。但实际上,那个看上去不起眼的山洞里面,却在三堂会审。

被结界笼罩的山洞内部灯火通明,徐洛安蔫头耷脑的坐在凳子上,对面是妖精胡骄,旁边是裴行琛,气氛有种诡异的沉闷,徐洛安并不想这样,但是刚刚才把一团乱麻的真相解释清楚,实在不能因为多嘴让裴行琛的脑回路朝奇葩的方向狂奔而去。

裴行琛深刻思考片刻,撸了撸毛线团的脑袋,然后冷静指了指胡骄和怀里睡得流口水的雁小宝,“也就是说,他和他是妖精?”

“而你,”手指转个方向落在徐洛安身上:“确实是人?”

徐洛安狂点头,激动泪流,这么乱的事情都能被解释清楚,非常值得三十二个赞!

裴行琛眼神晦暗莫名,摸摸下巴,上下打量了一番徐洛安:“并且,你和他确实没什么?”

那必须没有啊!徐洛安更加狂的点头的,怎么可能和妖精有一腿啊!还是个男的,没有大胸什么的听上去就太可怕了!

“那是当然,小仙怎么可能和愚蠢的人类有私情!”徐洛安还没开口,胡骄已经无比高冷的反驳,非常有气场。

裴行琛皱了皱眉,仔细看看胡骄和徐洛安的表情,确定人和妖真没私情,淡淡的松了口气,幸好老子的兄弟不是搞男妖精的变态!可喜可贺。

徐洛安正拍着胸口庆幸自己没有变太监,又听裴行琛冷冷开口:“既然你不是妖精,那你在这里做什么?”

怎么说,和妖精混在一起,就算不是有基情,也相当让人怀疑。

柯南裴实在不能太机智了。

徐洛安一愣,挠挠脸,这种话真的要说吗?要真说出来自己就真的什么秘密都没了,那还算正常人吗?不过,眼下看裴行琛那架势,随便扯个谎百分百瞒不过啊!哎,少侠,你这么咄咄逼人为那般啊,难得糊涂啊你造吗?知道真相对你没好处啊。

徐洛安正纠结,忽又看到裴行琛手腕上的降龙木,略想了想,叹气开口:“其实,我的真实身份是,……”

裴行琛眼睛一亮,你这个故意停顿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是说还是不说?难不成还是比妖精这种生物更难见的东西?

想一想都觉得激动,外星人,实在是百年难得一见啊!

徐洛安整个人都囧了,我还什么都没说啊,少侠,你这种看外星人的眼神怎么回事啊?!

“咳咳,”徐洛安干咳两声,撇过头低声道:“我是个道士。”

道道道道道道士!!裴行琛瞬间从威风凛凛的星际外星人落差到了路边卖狗皮膏药的神经病,心里创伤的一比那啥,简直值得吃十个肉包子弥补一下。

“道士?”裴行琛虚弱反问:“你确定?”

少侠,你收敛一下你脸上那个“这么蠢也能当道士,啊,当然道士都很蠢!”的表情好不好。徐洛安略不满,郑重点头:“恩,虽然我还在实习期。”

噗。不好意思,这句话戳到了小妖精的笑点,然后很不厚道的笑出声。

徐洛安目射霹雳,非常霸气的一声断喝:“你笑什么?!”

胡骄笑的心肝颤,几乎喘不上气来,只断断续续道:“你这么蠢都能当道士?哈哈,不过,道士都很蠢!”

裴行琛:……

徐洛安:……

“老子跟你拼了!”徐洛安气红了眼,撸了袖子就要扑上去干架。

裴行琛抱着雁小宝慢悠悠的劝了两句,然后退到一边看了一场扯头发挠脸皮揪耳朵的架,真是相当激烈!

两分钟后,徐洛安气喘吁吁的盯着胡骄,霸气侧漏的啐了一口唾沫,企图用眼神秒杀对方。胡骄不甘示弱,呲牙咧嘴尽显妖精本色!

真是不能再幼稚了!

裴行琛叹口气,把雁小宝放在小床上,盖上被子站起身,冷冷道:“打完了?那我走了。”这么晚回去,舍监妥妥的盘问啊,好忧心。转身离开山洞,刚走了两步,就听见背后传来急急的脚步声。

“等一等。”徐洛安喊着追了上来:“我也要回去。”

裴行琛脚下不停,匀速向前,侧眼看了看徐洛安没说话。事实上,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今晚上接受的信息量巨大,他稍微要消化一点,不过意外的是,他倒没有反感厌恶或者是恐惧害怕的情绪,想来也许是因为无论是妖精还是道士看上去都那么……蠢。

真是不能再蠢了!

“呃,裴行琛,”徐洛安挠挠鼻子低声喊:“我有话想给你说。”

裴行琛微微眯了眼,居高临下的看他:“说。”

徐洛安显得很为难,顿了片刻才道:“其实是胡骄和雁小宝,虽然他们是妖精,但是他们没做过坏事,所以,我请求你不要把他们俩说出去,一定要保守这个秘密。”非我族类,想想要是雁小宝被人知道了然后被送去解剖展览什么的,简直残虐。

裴行琛意外的挑挑眉,停下脚步侧头看他,黑暗中,只有目光晶亮闪烁。

许久后,裴行琛嘴角轻弯:“果然很蠢。”

但是也真是心地善良。

徐洛安非常不爽,不过有求于人只能好脾气的讨好:“那,你觉得怎么样?”都被你骂了,你要再不答应,老子分分钟跟你拼命!

握拳,简直非常威武霸气!

裴行琛扭过头,继续迈步向前,只有弱不可闻的一声“嗯。”淡淡的落在了冷风中。

徐洛安愣了愣,然后咧嘴一笑,快步跟了上去。

鸡血山终于恢复了宁静,黑暗中,只剩下寒风呼啸而过,阴沉的云层正酝酿着新一场的风雪。但,即使再冷的天气,也有那丝丝缕缕的温暖,足以抚慰人心。

知道了秘密的裴行琛不再纠结不再猜疑不再抓心挠肺的开脑洞,所以睡得非常好,一夜好眠之后神清气爽。但是宿舍的其他人就没他那么精神了,比如成诚。

“阿嚏!”成诚揉揉鼻子,快成红萝卜了好不好。

黄瑞南摸摸成诚的额头,非常担心:“要不然还是去校医那里打一针?”

成诚疯狂甩头,鼻涕都甩成了弧形,沙哑着声音严肃拒绝:“不要!”

徐洛安从床上爬下来,看到裹成了粽子似的成诚非常不厚道的想笑,但是在黄瑞南冷冽一瞥之下非常果断的变脸,忧心忡忡的询问:“小诚,你这是感冒了?”

那种痛心疾首的表情实打实的演技派啊,必须点个赞。

成诚:……

你还敢不敢再浮夸一点。

“小诚该不会是禽流感吧?”出门晨跑结束回来的陶伟担心的看着成诚,这么娇弱简直跟朵花儿似的,啧啧。

黄瑞南一听这话火速给成诚裹上衣服,轰轰的奔向校医室。

徐洛安热泪盈眶,这才是真正的拳拳兄弟情啊,妥妥的非常感人。

裴行琛则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当天晚上,鸡血山的山洞里就多了一台便携式柴油发电机,顺带还有取暖器电热毯棉衣羽绒服等等一系列取暖用具。

雁小宝欢乐无比的绕着裴行琛嘎嘎叫,从“爸爸爸爸我们去哪儿”唱到“头上有犄角身后有尾巴”,最终唱到了“葫芦娃葫芦娃一个藤上七个瓜。”

裴行琛温和笑笑揉揉雁小宝的头发,继续给他穿上今天刚买的羽绒服,因为雁小宝的翅膀还不能化形,裴行琛还特意把羽绒服的两个衣袖剪开了两个洞,能方便雁小宝活动。

雁小宝穿着亮闪闪的新衣服,兴奋的跳来跳去,自我感觉良好的转圈圈,简直是国际巨星的范儿啊!妥妥的气质优雅举止高端。张开小翅膀扑在裴行琛怀里,歪着脑袋叫唤:“粑粑,粑粑~”

裴行琛失笑,捏捏雁小宝的鸟嘴:“是爸爸,不是粑粑。”发音纠正了那么多次都不准呢。

雁小宝歪着脑袋黑眼睛盯着裴行琛瞅了半天,然后非常欢乐的再次转了一个圈:“啾啾,喜羊羊美羊羊,懒羊羊灰太狼~~”

还跟了一个颤音,真是一听就非常专业!

胡骄冷艳旁观,不屑一顾:“我们修道之妖一定要吃得苦中苦,才能修炼成仙!哼,这样贪图享乐,成何体统!”

话音刚落,怀里抱的暖手宝就被徐洛安抽走了:“那你别用。”

有的用还唧唧歪歪,真是十分欠收拾!

不过,徐洛安在刚看到裴行琛这么温柔的时候,相当的目瞪口呆,简直匪夷所思的一比那啥,完全不能想象那个面瘫冰山男会这么贴心的跟小棉裤一样!

但事实上,眼前的一切让他不得不认清一个事实,裴行琛对自己果然是特别的,特别的凶残暴虐!

两行泪,我连妖精都不如啊!说好的兄弟情呢?!

感觉不能爱了。

雁小宝度过了寒冬以来的第一个最温暖的一个夜晚,但等他醒来之后,整个鸟都不好了。

“啾啾,啾啾啾!”莫名其妙变回鸟了不能说话什么的真是太捉急。

胡骄揉着眼睛坐起来,然后稍微惊悚了一下,灰扑扑毛茸茸的一团鸟瞪着黑豆大的眼睛焦急的啾啾。

胡骄拎着一身灰扑扑的小雁左看右看,伸出指节弹了弹小家伙的脑门儿:“修炼不到位啊。”妖气不稳,不能控制化形,小家伙还太小了,只有一百来年的修行,能化形出人脸已经相当不错了。

雁小宝被弹晕了,扇着小翅膀晕乎乎的吧唧倒床上了,睡了一晚上就显原形什么的不要太可怕啊!

这一天,胡骄简直迎来了妖生的巅峰,非常荣耀。

“啊呀,胡骄,这是你养的宠物?好可爱!”少女清脆悦耳的声音环绕在胡骄周围,简直通体舒爽。

胡骄挺了挺胸膛,无比自豪:“是啊,这是我家宝宝,几乎和我形影不离。”

“哇,宝宝,好可爱的名字。”少女忍不住伸手揉揉了雁小宝头顶上的呆毛,母性光辉闪耀。

“啾?”雁小宝被一群少女团团围住,眼前是一波波大胸袭来,真是太凶悍!扭头怒视胡骄:“啾啾!”

用鸟搭讪美女什么的,我告你使用童工!非常揪心,鸟生惨淡!

一连三天,胡骄揣着雁小宝游走于各个院系之间,简直是人生赢家不能太辉煌。可惜的是,这样的辉煌太短暂,因为最后一次搭讪某班花的时候,雁小宝忽然开始变身,胡骄简直吓尿了,捂着雁小宝慌慌张张的就跑回了鸡血山。

但是回去之后,胡骄整个妖都凌乱了,因为雁小宝竟然开始发烧了!

妖精也能生病么?胡骄看着床上的雁小宝,整张脸被烧的红扑扑的,不正常的喘气,闭着眼睛奄奄一息。胡骄吓得不轻,赶紧叫来了徐洛安和裴行琛。

裴行琛盯着小床上的雁小宝,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摸摸小宝的额头,烫得能煎饼了,扭头狠瞪胡骄,你都做了什么?这么小的孩子你都照顾不好,果然是妖精!

徐洛安虽然也很心疼雁小宝,但是看着裴行琛那快吃人的表情,不由得深深地怀疑,雁小宝该不会是裴行琛的孩子吧?人妖恋什么的会不会太重口味了?难怪每次都这么歪歪我和妖精神马的,原来是有经验啊!

这样的推理简直不能太机智,默默给自己点个赞。

“徐洛安!”裴行琛实在忍无可忍,人就在他面前竟然还能走神,这得蠢成什么样啊!

徐洛安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脑洞世界,回头看他:“怎么了?”

裴行琛拎着他的衣领,一脸的嫌弃:“去校医室拿点药,小宝的情况不能拖,要尽快退烧。”

徐洛安看一眼被子里雁小宝,小脸上满是不正常的潮红,平时活蹦乱跳的小妖怪这么恹恹的,确实很揪心。板着脸一本正经的点头:“嗯,让校医开点退烧药,应该问题不大。”

裴行琛冷哼一声,冷冷的盯着胡骄:“好好看着,用温水给小宝降温。”要是再出什么岔子,看我怎么收拾你,死妖精!

胡骄疯狂点头,少侠其实你是上界天庭的神君吧?这种君临天下的气势是要闹那样啊?我只是一只楚楚可怜的小妖精而已,怎么能这么丧心病狂的威胁呢!

简直要哭瞎了好吧。

徐洛安本以为找到校医拿一点退烧药应该很简单,但是万万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不行!”校医大人非常义正言辞的拒绝:“作为一名医生,我有我的操守和原则。”

我勒个去,就拿三片退烧药,请问怎么影响你的操守和原则了呃!!校医大人!

徐洛安费劲头疼的跟那名刚正不阿的校医先生解释了快半小时了,但是校医大人绝壁是包青天转世了,正直的油盐不进啊!

“若是那样,你大可以让你同学来校医室,”略想了想,又补充:“或者我可以去你们宿舍,看看你的同学病情如何了?”

居然还带出诊?!徐洛安简直哭瞎了,校医大人,你进错行了吧,照你这高风亮节的气节妥妥应该去法院啊,那得少判多少冤假错案啊!当校医真是委屈你了!

“同学,”校医大人端了端眼镜,镜片反光折射出幽幽冷光,义正言辞谆谆教诲:“你这样是不对的,你还是个学生,学生的职责就是学习,你怎么能为了逃课而装病呢?你这样怎么对得起你爹妈,怎么对得起我党,怎么对得起国家啊?!”

徐洛安:……

就是三片退烧药,我怎么对不起我爹妈对不起我党对不起国家了!还要不要人活了,校医大人,给条活路吧!

裴行琛一直默然旁观,看到此处忍笑忍得胃抽筋。

实在不能更蠢了。

离开校医室,徐洛安脑子里还在嗡嗡嗡的响,他刚才想错了,校医大人不是包青天转世,绝壁是唐僧的后代啊!这么能说,怎么不去说死某鸟国呢!听了半天爱国教育,药也没拿到,小宝的病该怎么办呢?

“要不然,装病吧。”裴行琛摸着下巴,眯了眯眼。

徐洛安眨巴眼:“怎么装?那校医大人可看得出来啊。”

裴行琛似笑非笑的盯着他:“那就装的像一点,保证他看不出来就行了。”

徐洛安隐约觉得那里不对,但还是依言点头:“谁去装?”

裴行琛抱着手臂,非常冷酷炫:“你看我像是会得病的吗?”

一看就是天界神君,天生法力自带治愈功能,妥妥的。

19.妖精乐园(五)

北方的冬天黑的更早,除非有特殊事情比如原嘉约了人打CS陶伟在篮球社训练,无所事事的成诚和黄瑞南吃过饭手牵手去消食顺便培养培养兄弟友情,非常纯洁。然后说说笑笑的回了宿舍,再然后就……惊呆了。

三九寒冬,任谁看到有个果着上半身穿着大裤衩的豪放男站在房间中央,窗户大开暖气没开,是个人都会被吓傻了吧。

成诚张大了嘴,指着徐洛安刚要酝酿尖叫就被黄瑞南一把捂住了眼睛,没错,就是眼睛,然后淡淡道:“小心张针眼。”

扭头怒视徐洛安:“你搞什么鬼?”秀身材吗?也没看有巧克力啊!这种当着别人面前果奔什么的,真是非常烦!

其实,徐洛安在成诚他们靠近宿舍的时候就已经听到了脚步声了,但是他丝毫没有动,因为他已经冻、僵、了!!简直想哭啊!

不仅没有开冷气窗户还大敞着,并且为了能尽快生病,他还特意冲了个冷、水、澡!!没错,在零下十几度的数九寒冬,徐洛安冲了一个冷水澡!!虽然坚持不了两分钟就冲了出来,但是这是在数、九、寒、冬!而且是北方的数、九、寒、冬!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