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实习小道士 上—猫猫舟(8)

实习小道士 上—猫猫舟(8)

时间: 2015-01-04 18:22:20

最后,小男孩儿在众人的惊呼中安然落地,几乎毫发无损的奇迹让这件事上了当天的头条新闻。除了最初被众人各种神烦之外,后面都没有人再提到过徐洛安,就连裴行琛都觉得那小孩儿真是好运爆棚,五层楼摔下去都能毫发无损,这不是爹妈烧的高香吗?

只有徐洛安,只有他知道是怎么回事,是那鬼修救了小孩儿,可是为什么要救他?经此一事,徐洛安有了一些猜测,当年曲鸿希被怪物追赶着进了洗衣房碰到了鬼修,初听的时候会先入为主的认为那鬼修和那怪物是串通一气的残害小孩儿,但是现在看来,恐怕是那鬼修救了曲鸿希,可是这也是徐洛安想不明白的事。人鬼殊途,她为什么去保护那些孩子?

徐洛安很想问一问她,可惜,直到成诚出院都没能再碰到那鬼修,徐洛安觉得这是她在躲着他,也或许是真没什么想说的,还或者她听了自己的意见,离开了?

但是,当他离开医院时,最后回头看那一眼,才发现整个医院都笼在一片淡淡的柔光之中。徐洛安震惊,但随后又冷静回头,转身离开。

直到很久之后,久到徐洛安已经变成了可以独当一面的道士时,无意中在师父的手记中翻到了这样的一段记录:

“……在战乱的时候,很多母亲失去了自己的孩子,怨恨痛苦和绝望会促使她们在死后变成怨灵,甚至能大大的促进怨灵们的修为。但是母亲又有着天然的母性之爱,就算成为了怨灵也会出于本能的保护孩子们,无论何时何。所以我给这种怨灵起了一个名字:童守。——慕容澈。”

徐洛安合上手记,扭头看向窗外秋阳灿烂,想到了一直驻守在那家医院的女鬼修,难道她也是童守?可为什么要守在医院?是因为她的孩子曾经死在那里?还是说,她在那里找到了自己孩子的转世?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徐洛安轻轻笑,也许母亲就是这样吧,无论是在世还是死后,孩子都是她们唯一的挂念。

十月一过,尚京就露出了本来的面目。清晨七点,裹得跟木乃伊似的徐洛安先睁开眼睛试了试温度,然后吸溜着鼻子蠕动着爬到床边,看着窗外的一片白茫茫,腾地坐了起来,张大了嘴指着外面喊道:“啊啊啊,下雪了下雪了!!”

成诚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坐起来,不满道:“洛安哥,你叫什么啊?”黄瑞南火速奔上成诚的床,一把将他按进被子:“我的小祖宗,现在已经零下了,你能消停点吗?”

徐洛安跟打了鸡血似的三五两下将衣服穿好跳下床奔到窗前,外面一片白雪皑皑,甚为壮观。这对于来自南方的徐洛安来说简直是神迹一般的存在啊,雪花啊,纯洁无暇的雪花啊,这是多么美好的词语。被少女附身的徐洛安沉浸在脑洞世界,简直无法自拔。完全无视了被徐洛安吵醒的裴行琛,裴行琛咬牙切齿恨不能啖其肉,好容易的周末就被这样搅和了,但是他绝不会承认这是起床气!我可是高大上的定位,怎么会有起床气这种低俗的气质?!

“啊,是雪啊!”成诚也站在窗前大呼,于是,少女二人组成立了。

这也不能怪徐洛安和成诚那么亢奋,毕竟在南方,雪花这种东西绝壁是和UFO、麦田怪圈同等级的神秘物种,所以二人手拉手的跑进了一片雪地准备堆雪人……这么少女的事怎么可能干得出来啊?事实上,徐洛安和成诚非常友好的打了一早上的雪仗,真是灰常灰常的爷们儿啊!

裴行琛冷漠的站在窗前看着在雪地里撒欢儿的两个人,非常高傲的转过身,哼,这种小孩子玩的游戏我才不喜欢,真真的一点都不喜欢,哼哼哼!!!!

日子就这么慢悠悠的过着,徐洛安适应了每天充实而忙碌的生活,唯一让他觉得难受的是尼玛这天气越来越冷了,阿嚏!徐洛安揉了揉鼻子,果然北方的冬天真不是人过的。初雪之后,尚京的天气越来越冷,徐洛安居然换上了从来没穿过的羽绒服!这是多么坑爹的天气啊,还我风流倜傥的潇洒身姿啊!!

今天是周末,徐洛安比平时更早下班,拎着书包去了学校的电脑室,准备去找一台公用电脑完成课业,想想整个宿舍就自己还没电脑,徐洛安莫名觉得戳到了自己的自尊心,呃,有那么一点,只有那么一点自卑啦,哈哈哈!

徐洛安踩着雪深一脚浅一脚的到了公共电脑室,教室里人不多,稀稀拉拉的坐着埋头做自己的事。徐洛安挑了一台电脑摊开课本投入到了艰苦卓绝的自我找虐中,徐洛安看着满页的数字和符号,只觉得头都大了,这些东西怎么比师父的鬼画符还难懂呢?

“同学,你这里错了。”徐洛安盯着屏幕看了老半天,身边有个温和的声音响起,侧头一看是个男生。

徐洛安看了看男生又看看自己手边的书再看看电脑屏幕,最后一脸迷茫的看向男生:“求问,哪里错了?”

那男生看着徐洛安把脑袋转了一圈,不由失笑,指了指徐洛安正在写的一个指令道:“这里应该是字母‘O’,不是数字零。”

徐洛安跟着看了过去对比书本的字体琢磨了半天,虽然还是没看出来到底有什么区别,但还是从善如流的改了错,确定之后,果然看到屏幕上的线条小人面无表情的开始挥动爪子。徐洛安大喜过望,侧头看着那男生:“卧槽,还真是个零啊(我真不是故意的~小安子)!真是太谢谢你了,这位壮士高姓大名家住何处,待我衔草结环报答天恩。”

壮士一头黑线眼角抽搐摆手苦笑:“呵呵,衔草结环就不必了。其实我也是计算机系的,我比你大两届,算是你师兄了,你叫我程凯就是了。”

“程师兄,原来我们竟然师出同门,真是失敬失敬。”掩面,徐洛安最近跟着根叔听多了评书《隋唐演义》,一时改不过口。

程师兄非常想露齿一笑,但很可惜露过了,变得很狰狞。

等到徐洛安穿越回现代,已经是十分钟之后了,期间,靠着同门的关系,愣是让程凯帮忙完成了这次的课业。徐洛安笑眯眯的看着满屏的小人儿挥舞着火柴棍跳草裙舞,非常有成就感。

程凯擦擦汗,心说圣人说的好啊,随便搭讪真是要不得!

“啊,对了,程学长,你自己没电脑吗?怎么还在电脑室蹭电脑用?”徐洛安非常奇怪的扫一眼程凯的电脑,貌似也不是为了写作业啊。

程凯闻言微微怔了怔,继而笑了笑:“我有一点私事要处理。”

徐洛安忽然明白了什么,冲着程凯挤眉弄眼,低声道:“我懂得。”

懂你妹啊!程凯无力扶额,你那笑的一脸氵壬 荡的表情是个什么意思啊!老子是正直好青年啊!

于是,徐洛安在程学长亲切有爱热情激烈的帮助之下,顺利和谐的完成了今晚的作业,拎着书包蹦跶蹦跶的回宿舍,心情非常的愉悦欢乐。路边的灯拉长了徐洛安长长的影子,以及……咦?这是个什么影子?蹑手蹑脚畏畏缩缩非常的贼眉贼脑,徐洛安一个激灵,这是流氓呢还是流氓呢还是流氓?

徐洛安悄悄躲在一旁,借着昏黄的灯光仔细打量前面那个流氓,可是越看越觉得奇怪,这流氓怎么这么眼熟?这身形,呃,胖的跟球似的。好吧,那脸蛋,呃,看不清啊!只看到一个侧脸还有那一绺黄毛!

胡骄!!徐洛安再一个哆嗦,然后脑袋里瞬间下意识的爆出一个念头:这小妖精终于按捺不住的想要出手了!是要残虐生灵还是要吞吃灵魂,或者是修炼某种妖法要一统天下?!

正在脑袋里上演秦琼大战关云长的徐洛安,紧盯着从路边钻出来的胡骄探头探脑的往前走,那熊一样的衣服里鼓出一团来,看上去真是非常非常的……流氓!

徐洛安一路悄悄的跟在胡骄后面,左躲右闪缩手缩脚的猥琐的一比那啥。可是跟着跟着,徐洛安就有了疑惑,看胡骄走的方向应该是鸡血山,都快十点了,这小妖精去鸡血山做什么?那绝壁是要干坏事啊!徐洛安握拳,果然又到了我这个小道士出马的时候了!脑洞已经开到秦琼战胜关云长并且将抢到的青龙偃月刀挥舞高喊:“哈哈,这把青龙刀终于归我了!”的徐洛安并没有注意到面前愤怒的眼神。

“徐、洛、安!”胡骄双手紧紧抱胸,狠狠道:“你他么这么猥琐的跟在我后面干什么?”跟就跟了,关键是你笑的那么豪气云天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在跟踪是几个意思啊?

徐洛安脑洞开到一半还没笑完就被打断了,这种便秘的感觉真是灰常灰常残虐!

“呃,我什么时候跟踪你了?”徐洛安机敏无比的耍无赖:“这是你家开的路?只许你走?我也正好走这条路。”

胡骄用看蠢货的眼神冷冷说道:“既然你要走这条路,那你先走,我不着急。”

徐洛安怔住了,眨巴眨巴眼,看看眼前笔直的康庄大道,忽然产生了疑惑,小妖精也有这种智商吗?但很快徐洛安就被一条可爱的小生命拯救了。

胡骄的胸口蠕动了两下,然后就看到从他胸前的羽绒服里冒出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

徐洛安震惊的看着手忙脚乱想把小脑袋按进怀里的胡骄,可惜的是小脑袋还是非常顽强的钻了出来,然后徐洛安使劲的揉了揉眼睛,再看时倒吸一口冷气,这竟然是个小孩儿,一头灰褐色的头发又白又软的脸蛋,乌黑的眼睛溜溜的转,但是那嘴巴是怎么回事?竟然是张鸟嘴?尖尖的灰褐色的喙!

徐洛安怔怔的在胡骄和他怀里的小孩儿身上转了又转,半晌出声:“这,这是你儿子?”

16.妖精乐园(二)

徐洛安怔怔的在胡骄和他怀里的小孩儿身上转了又转,半晌出声:“这,这是你儿子?”

胡骄:……

背景音乐非常应景的响起了太阳出来喜洋洋啊呸,是萧瑟的白毛女之歌,冷风吹的胡骄头上黑线挂成了瀑布,然后胡骄炸毛了:“你哪只眼睛看到这是我儿子?!”

徐洛安再次打量,暗自鄙夷这活脱脱就是你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啊,这小眼睛……呃,还有那小鼻子……好吧,最像的其实那张小嘴……,也许是儿子随母,徐洛安非常严肃正经认真思考。

胡骄已经从愚蠢的人类脸上看到了“这妥妥就是你儿子的”的意思,顿时怒不可遏,再次凝聚力量准备炸毛,忽然就听到他怀里的小孩儿清脆稚嫩的唤道:“爸爸,爸爸!”

胡骄:……

背景音乐再次非常应景的响起了爸爸去哪儿,真是非常温馨欢乐感人肺腑。

徐洛安得瑟的扬了扬小眉毛:“还说不是你儿子?”

胡骄愤怒的一比那啥,双手架着小孩儿高高举起来:“你看清楚,这怎么可能是我儿子?!”

徐洛安看清楚了,那小妖怪显然化形不到位,两只手臂还是软嫩嫩的小翅膀,小脚丫子是鸟爪爪,身上裹了一件玄色的小袍子,宽宽大大的非常漏风,这寒冬腊月的也不知道给孩子多穿点!徐洛安朝着胡骄翻了个白眼,默默的竖了个小中指。

胡骄简直觉得妖生艰难,握拳怒吼:“本仙下凡历劫,怎么可能私通凡人产下后代?”

小妖怪闻言顿时泪眼涟涟,抬起肉肉的小下巴,非常可怜的呼喊:“爸爸,爸爸。”

这么软糯的小包子瞬间戳中徐洛安的萌点,脑洞已经开到“狠心爸爸抛弃幼子遭天谴”“残疾弱智父亲携子寒冬流浪”“大学生父亲未婚先子给社会的启示”等等众多值得探讨人生价值的社会话题。

胡骄被怀里小孩儿那声声的呼喊完完全全的击中了,内心又纠结又复杂,简直五味杂陈。想他活了整整五百年,还第一次被叫爸爸,真是有种玄幻穿越的即视感。

“我,我……你别叫我爸爸了,我不是你爸爸!”胡骄恶狠狠的晃了晃孩子,小妖怪展开翅膀牢牢的抱住胡骄的脑袋,泪眼婆娑的喊道:“爸爸,你别不要我!”

徐洛安真是看不下去了,一把捞过小小妖精,横眉立目:“你怎么能这么对你儿子呢?”简直太残虐不堪令人发指了。

胡骄一字一句:“我!不!是!他!爸!爸!”

徐洛安眼角一抽:“你怎么证明?”

胡骄愣了愣,继而咬牙切齿的捏了个决,一人两妖瞬间移动到了鸡血山。这大晚上的,山里头一个鬼影都看不到,徐洛安环视一下四周,很好,这果然是杀人越货约炮打桩的好去处啊呸,我怎么可能和这个家伙花前月下?!呃,我说,小安子,你这是脑洞到什么地方了?

“喂,愚蠢的人类,看清楚了!”胡骄大喊一声,后退数米之后就开始冒白烟。徐洛安蠢萌的长大了嘴,这种低俗电视剧才会出现的干冰效果是怎么回事?不过很快当白烟完全遮住胡骄之后,徐洛安就感觉地面一震,稍微从邪恶的脑洞世界拉回了一点理智。可是等白烟散去露出胡骄真身的时候,徐洛安和怀里的小妖怪都瞪大了眼睛撑圆了嘴巴,那表情如出一辙说不是亲生的都不可能。

“这,这是?!”徐洛安不自觉收紧了手臂,小孩儿叽叽乱叫,可是徐洛安完全被眼前这只妖精所倾倒了!身长两米身高近三米浑身黄褐相间的花纹还有肚皮那一圈圈的毛茸茸的白毛,硕大的尾巴在屁股后面摇来摇去,一看就非常非常的暖和!

“龙,龙猫?!”徐洛安激动的大喊,喜欢的心情难以言表,这可是他童年最喜欢的萌物之一啊!

“口胡!”化身之后的胡骄浑身的毛都炸开了:“老子怎么可能是龙猫这种低俗的生物?!你看清楚,老子是狸猫,狸猫!!”

诶?狸猫?小浣熊?徐洛安顿时从软软的萌宠落差到了童年干脆面,然后忍不住吐槽,龙猫这么高大上的宠物都不要当,小浣熊要怎么和神宠比啊?

小浣熊无比冷艳高贵的瞥一眼徐洛安:“看清楚了,小仙怎么可能是这小妖怪的爸爸?”

徐洛安嘴角一抽,还小仙?也不过是几百年的小妖精而已。不过说来要逼胡骄显真身也是为了让自己心里有个底,至于怀里那个怎么可能会是胡骄的儿子啊,那妥妥的是他弟弟啊!!真当自己是蠢货吗?连这点都看不出来,我这道士就白混了。

徐洛安正想着怎么酷帅拽的揭露真相,忽然觉得胸口一疼,接着“嗷——!”的就叫了出来,低头一看,那小妖怪居然拿鸟嘴狂戳胸口。徐洛安架住小妖举到半空,那孩子软萌萌的包子脸憋着小嘴含着泪花,哇的一嗓子就哭了出来:“妈妈!宝宝饿,要奶奶!”

“闭嘴,别乱喊!”徐洛安还没说话,小浣熊就急了,一爪子扑扑的拍在地上:“我怎么可能有这种媳妇儿?!”

徐洛安一头黑线,壮士,你关注的重点错了吧?不过这一喊倒让徐洛安冷静了很多,摸着下巴看了看这孩子,又看看小浣熊,异常的严肃认真:“从实招来,这孩子是你拐来的吧?”

胡骄真为徐洛安的智商捉急,这一着急“噗嗤”一声就变了回来,指着徐洛安的鼻子喊道:“你听明白了,这小妖怪是我捡的!”

徐洛安:……

小妖怪:……

徐洛安凉凉道:“那和拐有什么区别?”

胡骄真想撞豆腐:“我真是捡来的,就在学校的灌木丛里头捡的!”

你以为捡孩子跟捡豆腐那么容易啊,孩子不是你想捡就能捡的,少年。虽然徐洛安很愿意如此这般的教育一番胡骄,但接下来胡骄的话就让徐洛安推翻了之前的判断。他看了看手里的小妖怪,真是非常非常的揪心,原来捡孩子还真是你想捡就能捡啊,随随便便在树丛里打个盹都能捡个孩子,虽然是个妖怪,但也不能忽视这的确是个软软萌萌的孩子的事实。

徐洛安上下打量着小妖怪,很是疑惑:“这是什么品种的妖怪?”

胡骄无语望天,抱着手臂冷艳道:“这是鸿雁精的宝宝,应该是鸿雁在往南方迁徙的途中,不小心把这孩子弄掉了。”

徐洛安嘴角抽搐:“这是怎样奇葩的父母啊?”居然会弄丢了自己的宝宝!难以想象。

胡骄暗自松了口气,总算洗清自己诱拐犯的嫌疑了,简直妖生艰难!

徐洛安放下小妖怪,抬头看胡骄:“那现在怎么办?你准备养着这孩子吗?”

“咦?”胡骄一怔,看了看徐洛安怀里的小妖怪,估计小家伙没在徐洛安那里找到吃的,异常委屈的伸出小翅膀要钻进胡骄的怀抱:“爸爸,爸爸,抱抱!”

胡骄咽了咽唾沫,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我,我不会养孩子啊。”

徐洛安一本正经的举着雁宝:“他可是你捡到的,至少在孩子的父母找回来之前,你都要养着他。”

雁小宝被放回了胡骄的怀里,温热的触感瞬间触动了胡骄的心底深处浓浓的怜爱之情于是非常乐意的接受了那必须不可能啊,事实上胡骄非常暴躁的炸毛,跳着脚大声嚷嚷凭什么要自己养!最后徐洛安用降妖符除灵咒等等一系列法器作为条件和胡骄进行了愉快友好的讨论磋商,胡骄终于自觉自愿的暂时收养了这只磨人的小妖精。

过程非常的和谐友爱。

就这样,在鸡血山上一块隐蔽的山洞里,胡骄撑起了一块结界,铺了些干草添置了棉被暂时给雁宝做了个窝,除此之外,胡骄还得一日三餐的给小东西带吃的外带把尿把屎讲故事哄睡觉,非常的心不甘情不愿,这种妖生真是神烦!

另一边,徐洛安跟着根叔听完了《隋唐演义》宇文化及手撕敌人,简直心潮澎湃难以遏制恨不得穿越回去做大英雄。然后喜滋滋的拎着今天根叔发放的福利牛奶薯片等小零嘴蹦跶着去了鸡血山,看看雁小宝顺便调戏调戏炸毛的胡骄真正做到了修炼生活两不误,这样的人生简直不能太美好。

就这么过了小半个月,徐洛安和胡骄偷偷养着妖精宝宝的事没有被人发现,徐洛安以为这件事或许就会这样瞒下去,可是没想到最终还是被发现了,而且发现的人竟然是自己绝对不想有牵扯的那个人。

事情的起因来自一个U盘,……

裴行琛最近接了一个活,对方要求在一个月完成,紧赶慢赶的做的差不多了,熬了一个晚上把东西赶出来了,准备用盘拷贝了出去交货,临到交货了才发现盘不见了。裴行琛烂着脸把运动衫都从里到外都翻遍了还是没见到,难不成真的掉在内裤里那果断不可能。裴行琛摸着下巴,仔细想了又想,撸了撸今天的行程,因为熬了一夜想活动活动身体就打算去晨练,那时候自己顺手把盘放进了运动衫的衣兜里,到鸡血山跑了一圈之后自己就去吃饭了,然后是上课吃饭午休再上课再吃饭最后到了和买主交货的时间,这才发现盘居然不见了!想想真是特别伤!

难道是去晨跑的时候从衣兜里掉出来了?所以现在还在鸡血山上?裴行琛淡淡的烦躁,虽然自己的原始数据还保留在电脑里,但是那个盘是自己各种程序的备份,要是被别人捡到了麻烦也不小!于是,裴行琛决定还是上山去找找。

北方的冬季黑的早,室外的天气也会随之降至零度甚至以下,裴行琛裹着厚厚的羽绒服举着手电沿着山道一寸寸的搜索,不过好在现在已经草枯了,地面几乎裸露在外面,只要仔细一点会有发现的。果然,半个小时之后,裴行琛在路边的一蓬枯草堆里发现了那个恼人的小东西。裴行琛看着手里的盘,放心的松了一口气,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关了手电准备下山,但就是在这时,非常凑巧恰巧巧合的剧情神展开了,因为裴行琛看到了一个人,那是……徐洛安?裴行琛眯着眼看了看远处的人影,那条路不是正路,而是一条钻森林的小道。

鸡血山毕竟是一座山,那条晨练用的山道是后来人工修筑的,原本上山的路是一条弯弯曲曲的小径,直线距离短但是不好走,所以一般人不会走那条路。裴行琛摸摸下巴,刚刚自己一直沿着山道走都没有看到一个人,徐洛安却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前方,只有一种解释,这小子走了那条小路,且不说他为什么不走大路钻小路,单就说他大晚上不回宿舍独自一人跑着山里来就绝对有问题!裴·福尔摩斯相当机智的做出了合情合理的推理,非常值得点个赞。

当机立断,裴·福尔摩斯果决跟了上去,在昏暗的天色中要跟一个人相当不容易,但是被跟踪的徐洛安压根儿就没想遮掩行踪,S型走的跟模特似的,时不时还高亢一曲仰天长啸特别的侠气云天。于是裴行琛跟的毫不费劲,一直跟到了树林里。

徐洛安压根儿没发现后面还跟着一个人,唱着跑调的小曲无知无觉的进了树林里胡骄布下的结界中,没错,就是、结、界!妖、精、的、结、界!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后面跟踪的裴行琛惊骇发现好端端的一个人凭空不见了!凭、空、不、见、了!不、见、了!

你们稍微感受一下啊!!

富士山火山爆发!尼瓜拉加瀑布倒流!印度洋大海啸!火星撞地球,2013世界末日了等等之类的场面都不足以形容裴行琛此刻的内心世界,这个崩坏的世界啊,快来吞噬我寂寞如雪的灵魂吧!裴·托尔斯泰忍不住赋诗一首,真心点个赞!

裴行琛揉了揉眼睛再看,空无一人。再揉一揉,再看,还是空无一人。直到把眼睛揉成了兔子,眼前还是一片空荡荡的黑暗。于是,二十年来第一次,裴姓帅哥有了拿头撞树的冲动。

哔——!哔——!黑乌鸦是山里特色,绝壁特别应景。

裴行琛只觉得脑门一凉,一股寒意森森的从背脊发散到全身,瞬间恢复成裴·福尔摩斯,盯着黑漆抹黑的前方,那是徐洛安消失的地点,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凭空消失呢?除非他不是人,呵呵,不是人是什么!难道是鬼是妖是外星人!裴行琛咆哮怒吼,尼玛给老子转到正常频道,这不是伪科学探索揭秘节目!

好吧,重新撸一撸,裴行琛脑子有点乱,试图从科学的角度解释这种奇异的现象,首先徐洛安是个人妥妥的,其次是个人就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平白消失,最后得出结论,那条路肯定有猫腻!有岔路?有地洞?有死角?

裴行琛沿着徐洛安消失的那条路来回走了不下十遍,终于得出了结论,徐洛安他妈还真不是个人啊!!

17.妖精乐园(三)

徐洛安快要疯了,早晚而已!!

任谁被同宿舍的室友无时无刻的紧盯自己,而且还是紧盯自己屁股,都会疯的!!

徐洛安真不知道哪里又得罪了裴行琛,这么不休不止的瞪着两只大眼珠子瞪着自己到底是为什么?徐洛安小心翼翼的捂着自己的屁股挪阿挪的挪到了自己床上,不经意的侧头望一眼,额的个娘呢,怎么还这么干瞪着眼啊?再当下去就要脱窗了!少侠!

这么生不如死的日子持续了一个礼拜,徐洛安已经从因为得罪了裴行琛所以要用眼神杀死自己的奇葩理由脑洞开到了裴行琛该不会是个弯的,所以看上了我的……!啊呸,老子要誓死保卫小菊花!

宁折不弯,非常的英雄好汉!

少侠,你就饶了我吧!

徐洛安真想跪舔了,被这么火辣辣红果果满目炙热的眼神紧盯了一个礼拜,是个人都会崩溃!

“哎,”徐洛安靠在山洞的山壁旁唉声叹气,仰天45°明媚忧伤,特别的小清新。

背景音乐是胡骄暴躁的大喝:“不要吃哪个!你想被烫死啊!”以及雁小宝欢乐的蹦跶声:“粑粑,粑粑,我们要去哪里呀!”

“哪里都不去!”胡骄咬牙切齿,磨牙嚯嚯面目狰狞的纠正雁小宝的发音:“你特么给老子好好说话!”粑粑什么的实在是让妖整个都不好了。

雁小宝歪着脑袋头顶两束呆毛风中凌乱霸气无比:“爸爸?”

胡骄心满意足恢复正常,冷眼高贵俯瞰众生:“这还差不多。”

徐洛安眼角抽搐,壮士,你代入角色太多了吧?随即目光一错,又看到那石台上新添置了一台小火锅炉子,整个人都不好了。干咳两声,小心问道:“那个胡骄,你又去捡……东西了?”

本想说“又去捡破烂了”,但考虑这山洞不大,绝壁容不下炸毛之后的小浣熊,徐洛安委婉的转口了。

胡骄举着菜刀转过身,一脸正经严肃:“都说了,那是小叮当的百宝袋!”

徐洛安:……

胡骄耸肩:“好吧,那也是资源回收利用站。”

徐洛安无力望天,真不知道小浣熊这种喜欢翻垃圾站的爱好是怎么来的!

“吃火锅了!”一声吆喝,还在唱歌的雁宝和还在忧伤的徐洛安瞬间满点复活,一扑上去尽显吃货本色。

吃饱喝足,徐洛安摸着溜圆的肚子打着饱嗝一路溜达着回了宿舍,要说的话,他真心不想回去啊,一想到那尊煞神,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偷偷摸摸的从门缝里往里瞅,仔细数了数,居然没看到裴行琛!徐洛安大松了一口气,神清气爽的推门而入。

“呀,洛安哥,你回来了。”成诚咬着棒棒糖欢天喜地的打招呼:“咦?怎么裴行琛没跟你一起回来?”

徐洛安下意识的加紧双腿捂住屁股,实在是条件反射。

“他,他他为什么要跟我一起回来?”想想都太可怕了好吧!

成诚奇怪:“可是你们是前后脚出去的呀?”还以为你们要一起去干坏事呢。

黄瑞南非常及时的揉了揉成诚的脑袋,然后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接着成诚就用一副“我懂了”的表情直射徐洛安。

徐洛安已经不能淡定了,他开始蛋疼了,这种“捉女干在床”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啊?我和那煞神毛关系都没有啊!纯粹是那家伙觊觎我可怜的小菊花好不好!之前还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嘴脸一本正经的教训我,还冤枉我和别的男人乱搞,分明自己就是那啥!

简直可耻的一比!

团团烈火从胸口燃烧,小宇宙简直不能太强大了!

另一边,小树林入口等了又等的裴行琛喷嚏眼泪鼻涕横流,虽然寒风凛冽,但是绝对不能阻挡我揪出你妖精的尾巴的决心!徐洛安,你觉悟吧。

阿嚏!阿嚏!

可是真的好冷啊!

徐洛安是二了点,但是不蠢,最近裴行琛的反常举动还是让徐洛安不得不分了点注意力,勉强想了一想少侠为什么会对自己紧盯不舍。盯上小菊花什么的,真是一点都不好笑。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