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实习小道士 上—猫猫舟(7)

实习小道士 上—猫猫舟(7)

时间: 2015-01-04 18:22:20

作者捂脸,二货发誓不要太准啊!

两人臭贫着一路回学校,快到宿舍的时候,裴行琛接了个电话,讲完之后脸色微微一变,顺便看了一眼身边的徐洛安。

徐洛安不解:“怎么了?出事了?”

裴行琛神色莫名,调转方向往学校小礼堂走去,一边走一边道:“成诚从高架梯上摔下来了。”

徐洛安闻言顿时急了,拉起裴行琛小跑过去:“那你还慢腾腾的做什么,还不快点!”

裴行琛看着拽着自己的手,垂了垂眼神,略不爽,跑那么快做什么?又不是你的男朋友摔了!哼哼哼!

夜色之中,两个人一路小跑,很快到了学校的小礼堂,进门发现一群人已经围在一起了,徐洛安环视一圈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小礼堂有块宣传板,每个社团举办活动的时候都会在宣传板上贴上宣传海报,或者是招人的时候贴上招聘启事。成诚不仅学习好,他还有一项隐藏技能,那就是会画漫画,还是那种简笔漫画,几笔之下就是个栩栩如生的人物,这种本事很招每个社团负责人喜欢,但是成诚不喜欢进社团,所以哪个社团需要贴海报的时候,就拉成诚来帮工。徐洛安扫了扫一旁横在地上高架梯,眼神沉了沉,应该是贴海报的时候摔下来的。

徐洛安挤进人群就见黄瑞南正焦急的搂着成诚,成诚面无血色的咬着嘴唇,痛苦的攥着黄瑞南的衣服,往下看,成诚的一条腿很不自然弯曲着。

“摔得不轻,”裴行琛低声道,蹲下来仔细看了看:“120打了没?”

黄瑞南点头:“已经打了,但是到现在还没来!”

徐洛安奇怪黄瑞南的态度,平时他是个温和宽容的人,今天怎么会……呃,那么明显责怪和冰冷的语气,非常值得八卦一下。

“那个,我很抱歉,是我没注意才让小诚摔了。”说话的是一个矮个子的女生,徐洛安看过去,是动漫社的社长,好像叫黎小恬。

黎小恬和成诚的关系还算不错的,成诚每次来帮忙,黎小恬都会到场,还会给他一些福利,比如动漫周边手办之类的,成诚也很喜欢这些东西,所以她一叫就屁颠儿屁颠的来了。

黄瑞南本就对成诚这种不计报酬的帮忙颇有微词,更别说这次还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当下就拉下来没有好脸色的冲黎小恬喊道:“你特么现在说这些有用吗?你当时怎么就不好好看着小诚呢?”

徐洛安一怔,下意识的看黎小恬,人家一个小姑娘在发生这么大的事儿忍住没跑就已经能点赞了,现在你还这么凶人家,看看人小姑娘眼圈都红了,还愣是没哭出来,啧啧,这是多么坚强又柔弱的女孩子啊!咦?那是谁?!

徐洛安原本还我见犹怜的情绪在看到胡骄那个小妖精之后的硬生生的戛然而止,转换情绪毫无压力,狠狠的瞪着胡骄,这家伙怎么在这里?是巧合还是?再看一眼躺在地上痛苦挣扎的成诚,顿时脑子里冒出一条条惊天大阴谋!卧槽!

胡骄在徐洛安一进门就看到他了,这个愚蠢的人类竟然到现在才发现自己的存在,哼哼哼,小仙如此天人之姿聪慧机敏竟然到现在才看到?真是蠢货!

徐洛安接收到胡骄发射的“愚蠢的人类”的信号,眼角抽了抽,这个该死的小妖精,竟然敢嘲笑本大爷!

本来在查看成诚伤势的裴行琛一扭头就看到徐洛安和胡骄目射电光深情对视,心里又恨又怒,调情也不看看场合?还敢说你不喜欢男人!你就等着不、举吧,死太监!

凸!

很快,120急救车就到了,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把成诚送上救护车,跟着到了医院。

徐洛安看了一眼医院大门:尚京市人民医院,心里“咯噔”一下,不会那么巧吧。勉强压下疑惑,和黄瑞南他们把成诚送进了病房。陶伟和原嘉在得到消息之后也赶了过来,顺便带了点钱和成诚的衣物用品。一通忙忙碌碌,总算给成诚挂上吊瓶,让他休息。

陶伟拍拍黄瑞南的肩膀,安慰道:“不用担心,医生说就是有点骨裂,好好休息休息就能恢复,小问题。”

话一说完,众人齐刷刷的看向陶伟,眼神意义不明,尤其是黄瑞南,眼刀刷刷的飞向陶伟:你妹啊,都骨裂还是小问题?在你眼里,什么才是大问题呢?

陶伟被看的一脸囧,只能摸着鼻子速速退散。

黄瑞南深吸一口气,平复下心情道:“大家都累了,你们都回去吧,我在这里守着小诚。”

“不不,不行!”徐洛安急忙摆手:“你们都回去,我来守!”

黄瑞南奇怪的看徐洛安,抬抬眼镜,镜片反射这冷漠腹黑的光:“为什么?”什么时候你和小诚的关系这么亲密了?必须值得记上一笔。

徐洛安尴尬语塞,用仅有的脑容量飞快的编造各种理由:“额,因为……明天我不能逃课。”

黄瑞南惊奇:“这和留在医院有什么关系?”

“因为如果白天来医院,我就要逃课,一逃课就不能学习,呵呵呵,所以我只能晚上留了。”

除了裴行琛之外的其他人面露恍然,勉强能接受这种无厘头的说辞。裴行琛却抱着手臂盯着徐洛安冷笑,你个死太、监,背着男朋友勾三搭四乱献殷勤,真是渣的不能再渣了!再送你个中指!!

徐洛安好容易把大家都打发走了,松了口气,回头照看成诚。因为疼痛,成诚睡得并不安稳,翻来覆去的折腾,徐洛安没怎么照顾过病人,所以就想不明白了平时看着挺正常最多有点娇气的这么个人怎么一病了就变成不作死就不会死星人了,头疼腿疼就算了,为毛会屁股疼?还那么含羞带怯水汪汪的看我?!害得过来查看的护士姐姐一脸诡异的打量自己,徐洛安脸红的跟打了鸡血似的,内心却在咆哮: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腐女这种生物啊!珍爱生命,远离腐女啊!啊,不对,我怎么会知道“腐女”这个词?囧了个囧啊,这明明是灵异文啊灵异文好不好?!老子可是正宗的直男小道士一枚啊!

折腾了大半夜,成诚那小子总算睡安稳了,液体也挂完了,徐洛安擦擦脸上的汗,长叹一口气,你可真是我祖宗啊!徐洛安看了看又恢复成美少年的成诚,再看看病房四周,安静的能听到自己的喘息声,窗外漆黑一片,走廊上也只有脚灯亮着,微弱而安静的环境里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时时刻刻提醒着人们,这是一家医院。

徐洛安脸色阴沉的打开了病房的门,门外是一眼望去漆黑深邃的走廊。事实上,医院之所以能成为每个灵异小说中出场率排行第一的地方不是没有道理。在这里,每天都在上演死亡,枉死的冤死的还有病死的各种人,各种意外或是非意外的死亡都聚集在这里,所以这是个怨气和阴气炽盛的地方,在这样的地方很容易滋生某种怪物,没有自我意识却有丑陋的面容,是阴气和怨气的集合体,一种靠吞噬生魂为生的怪物!也就是眼前看到的这个,徐洛安叹口气,拽了拽书包的肩带,反身在病房门口划下灵力结界,然后悄悄的跟了上去。

前方大约四五米的天花板上,一只如蜥蜴爬行的怪物紧贴着墙壁窜行。徐洛安皱眉,这就是当年曲鸿希看到的怪物?看外表很符合,同样是蛇一样的身体蜥蜴的脚,还有青蛙的阔嘴暴突的眼球,这种怪物恐怕是的医院的特产,只有医院这样的地方才能提供给这些怪物充足的养料,同时源源不断的生产这种怪物。

徐洛安悄然跟在怪物身后,掂了掂背包,走的太急,只带了少量的灵符,没有带法器,唯一的武器应该是自己从不离身“云鞭”,那是师父送给自己也是自己最为珍惜的一件礼物。他略想想,这怪物虽然不弱,但是应该也难不倒自己的。就这么一错眼的瞬间,那怪物竟然一个刺溜就窜进了一个病房,徐洛安一惊,赶紧跟了上去,随手摸出符咒准备给那怪物来一发!

刚跑到那病房门口,谁料那怪物又一个飞窜窜了出来,恰巧和徐洛安一个照面,徐洛安和怪物都是一愣,同时惊的后退了一步。接着,徐洛安迟钝的眨巴眼看着那怪物飞檐走壁一秒钟就不见了,啊——!我居然让那怪物从眼前溜走!徐洛安气急败坏泪流满面的追了上去,照这个节奏,我永远都不能转正了!

一直追到走廊的镜头,左边是楼梯,楼梯旁边是洗手间和开水房,右边貌似是洗衣房,徐洛安站在原地摸摸下巴,那怪物跑那里去了?徐洛安抿着嘴,双手结印准备搜索一番,可刚结好印就听一声惨叫:“嗷——!”

洗衣房?徐洛安一惊,右拐推门进了洗衣房,可是一进门就感觉到了一股更为浓烈的煞气和阴寒扑面而来,而这气息绝不是那小怪物所能相比的。徐洛安不敢大意,从包里拎出云鞭握在手里,冷冷的盯着黑暗的世界,压低声音喝道:“谁在里面,出来!”

出乎徐洛安的意外,那东西竟然非常坦荡的从黑暗中站了出来,徐洛安看着缓缓出现的影子,惊得心脏猛跳,穿着旗袍梳着发髻的女人?!啊,不,是女鬼!

徐洛安紧张的握着云鞭,全身都绷紧了,灵力开始在周身运转流动,微微的白光在黑暗中特别显眼。

那女鬼看着徐洛安,阴森森的笑了:“啊,这次竟然是个小道士,很好很好。”

好你妹啊!徐洛安愤愤吐槽,妈的,早知道这医院有这么一个女鬼,就该多准备一些法器!咦?等等,这女鬼怎么会?徐洛安紧盯着慢慢靠近自己的女鬼,有些不敢相信,这女鬼竟然不是普通的鬼物,她,她是鬼修!!

徐洛安甩甩脑袋,不自觉的挪动脚步往后退,这是鬼修,百年难得一见的鬼修者!徐洛安不安的咽了咽唾沫,鬼修者相当难见,他曾听师父说起过,所谓的鬼修是以鬼物的身份修道参道,如果修炼成功,最后也能得道成仙。除了鬼修,还有魔修,都是非常少见的修道者,能成功的鬼或者魔用手指头就能数过来,据他所知,地府的判官崔珏就是鬼修者,至于魔修,连他师父都没见过。

“你,你是鬼修?”不要怪徐洛安胆怯,那鬼修者从根儿来说还和他属同宗,都是修道者,再看那女鬼,绝对有百年的道行,这么个老鬼,自己只是实习者,怎么斗得过!

女鬼似乎看穿了徐洛安的心思,站在原地没动,抱着手臂冷冷一笑:“不错嘛,这么久以来,你是第一个识破我身份的人类。”

徐洛安止住颤抖的双脚,自我鼓劲的大喊:“就算你是鬼修,本道也不会让你胡作非为残害生命!今天,本道就要降妖除魔替天行道!”这么带感的台词终于说出来了,顺畅流利毫无违和感有木有!

女鬼看着徐洛安半晌,翘了翘嘴角,然后……然后就这么消失了!!徐洛安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但是下一秒他忽然眼前一黑,意识彻底失去之前,徐洛安默默的吐槽,我他么好歹也是主角啊,怎么就这么被秒了呢?!妥妥的后妈,有木有!

14.童守(五)

徐洛安是被一堆密密麻麻的苍蝇吵醒的,至少他在把巴掌贴在成诚脸上之前是这么认为的。可是,当嗡嗡嗡嗡的苍蝇声音变成惊天怒吼之后,徐洛安迷迷茫茫的睁开眼,然后万分不理解怎么苍蝇会变成成诚?

成诚捂着脸一脸委屈的看着徐洛安,身边还有个临近黑化边缘的黄瑞南,抬了抬眼镜,黑气弥漫:“徐洛安,你皮痒了吗?”敢甩小诚的耳光?

徐洛安眨巴着绿豆眼状似无辜的看着自己的右手,挪到墙边自我罚站:“我,我做梦,梦到好多苍蝇叫,所以就……”

“嘤嘤嘤,瑞南哥,他说我是苍蝇,我只是想叫他起床而已。”成诚眼含热泪严厉控诉徐洛安这种令人发指的形容,我见犹怜的小表情成功的俘获了黄瑞南的心灵,所以,黄瑞南温柔的摸摸成诚的头发,再抬头看徐洛安,眼镜镜片再次折射出幽冷的光:“你不是要去上课,还不快走?”

重点是后面一句话,徐洛安忙不迭的拎起背包一个箭步窜出了病房,还顺带贴心的带上了房门。

出了医院的门,徐洛安深吸一口气,这次渐渐清醒过来,粑粑乱糟糟的头发,回头看看阳光之下的医院大楼,不禁怀疑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一切都是自己错觉,鬼修神马的会不会太幻觉啊!否则她怎么会放过自己?还那么好心送自己回病房休息,毫发无损外带收拾灵符武器妥妥的,这么贴心的服务绝壁是金牌小厮才拥有的技能啊!

徐洛安表示鬼修的心思你别猜,尤其还是女鬼修,说不定她有自带的奶妈治愈系统,呵呵,可能吗?徐洛安思来想去,决定回去补补觉,啊呸,是补补知识,师父那本手记就是外挂啊。想到那本手记上也许可能会有对付鬼修的办法,徐洛安就燃起了熊熊烈火,瞬间移动就到了宿舍绝不可能啊!再次表示这是正常向的灵异文,不是霍格沃茨啊!

事实上,徐洛安满眼红血丝的爬回学校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睡觉,昨晚上被成诚折腾了上半夜鬼修折腾了下半夜,徐洛安深觉必须补个觉养养容。等醒来之后,又敲着饭盆欢乐的奔向食堂,吃的饱饱之后妥妥的睡个午觉,下午的课是代数恶魔的数学课,无理由旷课会被虐来虐去一点都不可爱。等到一天的课程结束,徐洛安长叹一口气,幸好去根叔的小超市之前还有一点时间,可以挤出一点时间翻翻师父的手记。哎,我真是太忙了。徐洛安拽拽书包肩带,深刻的理解了能力越强责任越大这句话的含义,用在自己身上真是再准确不过了。

深感责任重大的徐洛安却没想到在回宿舍的路上碰到了最不想看到的人,啊不,是妖精。

“小妖精?”徐洛安看着站在路边密谋策划(实际发呆)的胡骄,不由的大怒,冲上去一把抓住胡骄钻进了路边的小树丛:“你在这里做什么?”

胡骄莫名其妙的看着抓着自己的徐洛安,嫌恶的甩掉他的手:“愚蠢的人类,我刚刚下课,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徐洛安怔了怔,继而抓抓脑袋,自己被气糊涂了,理了理头绪道:“好吧,我再次警告你,不要企图密谋什么阴谋诡计,因为我这个未来的大仙在这里,绝不会允许你胡作非为!”

胡骄嘴角抽了抽,这小道士居然还有妄想症的属性,当下抱着手臂冷笑:“就凭你?哼哼。”

徐洛安气急,上前就揪着胡骄的领子:“你那个‘哼哼’是什么意思。”

胡骄轻巧的拉开徐洛安的手,嘴角挂着让人厌笑:“字面上的意思,说你蠢你还真的蠢。啧啧,真为你师父悲哀。”

徐洛安一口气憋在嗓子眼儿,真想糊他一脸浆糊:“再说一遍,你可以侮辱我,但是不能侮辱我师父!”

“哼,蠢货。”胡骄高冷的看他一眼,然后优雅的离开,只留下完全一脸蠢萌的二货徐洛安。

徐洛安死死盯着胡骄,嗷叫一声化身为狼埋头啃食身边的矮木君,矮木君已经快哭了,再啃就秃了啊好吗!!!

如此这般,开外挂的可能性被完全抹杀了,徐洛安流泪满面咬手指,不能转正了啊!妥妥的。

晚上九点,从根叔的小超市出来,徐洛安想直奔医院,巧的不能再巧的是,在小超门的门口撞见了裴行琛。裴行琛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特意来找徐洛安一起去医院的,绝壁是因为太无聊了人生无趣啊。徐洛安一如既往的二萌,非常欢乐自然的勾搭着裴行琛去了医院。

两个人去医院换下了黄瑞南和原嘉,准备在医院照顾成诚,成诚的伤好了很多,整个人都正常了很多,徐洛安老怀安慰,再也不用担心小诚的少爷病犯了。不过唯一让徐洛安不满的是,裴行琛要留下来和他一起留在医院,怎么劝都不听。出于反常即为妖的不变定理,徐洛安非常怀疑裴行琛的动机理由。

裴行琛君子坦荡荡的无辜眨眼:“明天早上没有课,我正好可以照顾小诚。”顺便监视你个勾三搭四的贱人,死太监!凸!

徐洛安咽着唾沫自动离他两米远,以免再次发生“手滑了”之类的血案。想想也没什么,至少自己去抓鬼的时候,裴行琛还能在病房里照顾小诚,这么想着,徐洛安安稳了很多。

被当成借口的成诚咬着床单欲哭无泪,你们留下来照顾我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啊,魂淡!

夜半时分,鬼物蠢动。趴在床边装睡的徐洛安小心的从臂弯里瞅了瞅裴行琛和成诚,看样子打雷都醒不了,放下心慢慢的站了起来,看看时间,已经是半夜了,那鬼修应该出来了。徐洛安想了想,蹑手蹑脚的拎着背包出了病房。刚一出门,裴行琛就缓缓的睁开了眼,大门撞的砰砰响还当人家听不到呢!蠢货!

徐洛安贼眉鼠眼的贴着墙根溜达,脑子里几个仅有的单细胞在以每秒八十迈的速度转动,碰到那鬼修,我该怎么和她一决胜负?锁魂铃怎么样?呃,貌似有点不上档次。那就直接上云鞭好了,不过会不会太凶残了,毕竟是鬼修同道,伤了脸面就不好了!啧,太伤脑筋了,法力太高强了就是这点不好,随随便便出手都是秒杀的节奏啊!啊,对了,要不然试试召唤兽,咦?召唤兽的咒语是怎么念来着?

还没等小道士想出妥妥的办法,鬼修就这么毫无预警的出现在面前,大眼瞪小眼眨巴眨巴看着彼此,徐洛安忽然大叫一声,猛地往后退,最后扶墙站好,没好气的瞪她:“拜托,出现的这么突然,你想吓死我啊!”

女鬼修失笑悠悠的站起身,双手抱胸没什么诚意的道歉:“抱歉,吓到你了,小道士。”

徐洛安被鬼修最后的称呼刺激的一个激灵,瞬间立正站好,左右四周都看了看,已经是后半夜了,就连值班的护士都在打盹,徐洛安忍住心慌意乱,小心翼翼的贴着墙壁挪了挪:“那个,你好,这么巧啊,呵呵呵。”

女鬼修嘴角噙着笑,眼神却是冷冷的盯着的徐洛安:“我也觉得很巧,小道士。大半夜的这么巧碰上了,我们还真是有缘啊。”

徐洛安默默吐槽,老子可不想很你有缘!老子是来抓你的有点觉悟啊!

“啊哈哈,是啊是啊,真有缘啊!”徐洛安挠着头:“说起来,我是觉得大姐你老实呆在一个地方不太好,是不是考虑换一个地方呢?”

“大姐?”女鬼修愣了愣,继而无限娇羞伸手捶了捶徐洛安:“我看上去那么年轻吗?想来都一百来年了呢。”

徐洛安捂着胸口内伤,卧槽,你都是一百年的老鬼了还这么不稳重你妈知道吗?

“不过呢,”女鬼修敛了笑,凑近了徐洛安,眨巴眼轻声道:“我是不会离开这里的。”

徐洛安心头一跳,回过头看女鬼修,月色之下,鬼修的身体仿佛透明一般泛着光泽,顿时神情严肃:“为什么?就算你是鬼修,这里也不是你该呆的地方!鬼修再怎么修行也是鬼,人间始终不是你应该留的地方。”

女鬼修闻言噗嗤一声笑出来,漫不经心的前进一步:“要是我不走又怎样呢,小道士?”

徐洛安微微往后仰,整个人已经贴在了墙壁上,艾玛,这是要被调戏的节奏么?

“我,我,我身为道士,当然要除魔卫道,维护世界和平!!”每次说,都特么带感!

女鬼修捂着嘴无声大笑,伸手在徐洛安头上揉了一把:“哎哟,小道士,你真是太可爱了。不过,你确信你打得过我?”

徐洛安脸色很难看,板着脸一本正经:“虽然我还是个实习的道士,但是我也会用尽全力的阻止你!鬼修,这里不是你应该呆的地方!”

人鬼有别,无论有什么理由,都不能破坏这个世界的平衡。

女鬼修渐渐敛了笑,居高而下冰冷的看着徐洛安:“你说的都对,但是,我还是不能离开这里,小道士。”

顿了顿,女鬼修扭头看了看这漆黑的走廊,侧脸的线条柔和了许多,轻声呢喃:“因为,我有不能离开的理由。”

糟糕,徐洛安一惊,视线里的女鬼修竟然又开始模糊了,这个鬼修会不会太凶悍了,在自己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对自己施术,但她为什么又不杀了我呢?这是留在徐洛安昏倒前最后的疑问。

病房里的裴行琛正襟危坐一本正经的思考满清十大酷刑的各种细节,准备给偷摸着跑出去的徐洛安来个三堂会审!老虎凳辣椒水简直弱爆了,要来就要来点的有用的,夹手指夹棍是必须的,一定要让他高呼万岁饶命才能勉强放了他!

只可惜还没来得及想清楚细节,裴行琛就觉得脑子昏昏沉沉,意识开始模糊,眼皮上下打架,没过多久就陷入了黑暗之中,一觉好眠,直到第二天早上裴行琛才被一阵吵闹声惊醒了。捂着昏沉的脑子睁开眼睛的瞬间,裴行琛就看到了对面病床上睡得昏天黑地的徐洛安,于是小宇宙开始一点点积累,攥着手心青筋暴露咬牙切齿,这个混蛋,亏老子还那么费心费力想着用十大酷刑好好招待你,你居然浪费老子的脑细胞!死太监!

也许是接收到了裴行琛的怨念光波,徐洛安抖了抖肩膀,缓缓的睁开了眼,然后就看到了裴行琛那张放大的脸,顿时一个激灵彻底的醒了。

“嗨,早上好。”徐洛安弱弱的打招呼,望了望四周,果然,又回到了病床,还是那女鬼修做的吗?她就那么喜欢当搬运工?

裴行琛见到还糊着眼屎的徐洛安,顿时没了行刑的乐趣,这样的二货,就算真的用刑,估计要不了三分钟就会跪地求饶,啧啧,真是没意思!裴行琛叹气耸肩坐回了椅子,略沮丧。

徐洛安的注意力被窗外的吵闹吸引了,挠着头站在窗前往外看,外面天色蒙蒙亮,却闹哄哄的跟菜市场似的。徐洛安看着下面站满了人都齐刷刷的往上面看,奇怪的探出身子往上看去,视线里模模糊糊的出现了一个影子,瞪大了眼睛仔细瞅,这么一看,不由得心惊肉跳。那天台上竟然有个孩子,半边身子都快翻出栏杆了!

“这孩子?”裴行琛也看到了,饶是面瘫也不淡定了,忍不住皱眉:“这是要跳楼?”

徐洛安手肘一滑差点跌倒,真不想吐槽了感觉不会爱了,这是跳楼吗?大哥!不过还是忍了忍,毕竟能看到那怪物的只有自己!虽然只有一点,但是徐洛安还是看到了追在那孩子身后的怪物,那孩子是被逼的!马勒戈壁的,那怪物还真是阴魂不散呢,看小爷我怎么收拾你!

这么一想,徐洛安拎了背包直接冲出了病房,裴行琛愣了愣,继而恼怒的追了出去,那个死太监,竟然敢自己出风头!!

病床上的成诚咬着被角内流满面,大家都欺负我腿受伤了不能跑是吧!魂淡!!

直接冲上天台的徐洛安却是心情沉重,那怪物该不会是和鬼修串通好的吧,它们的目标都是孩子的魂魄?这样就能解释当时曲鸿希被怪物追杀,最后却赶进了鬼修的地盘?怎么会这么巧呢?不过,还有一点想不通,为什么那鬼修没有吃了曲鸿希?就像她为什么不杀我?

裴行琛追着徐洛安出了门,原以为他是跑下楼,却没想到他居然往上跑?这人到底要做什么?难不成要去……救那孩子?卧槽,二货也能当英雄?!

15.妖精乐园(一)

徐洛安蹬蹬蹬的往天台跑,这是医院的旧住院部,只有五层楼,徐洛安很快就爬到了天台,可是在天台门口已经有人在了,是医院的保安。徐洛安上前一看,那天台的门竟然上了锁,透过疏疏落落的铁条,能看到那小孩是个约莫十岁的小男孩儿,正趴在栏杆上嘤嘤嘤的哭,在小男孩儿面前不远的就是那怪物,伸着长长的舌头,紧盯着小男孩儿,目光阴寒而冰冷。

徐洛安看着捉急,跺着脚喊道:“嘿,你们赶紧去拿工具把门撬开啊,小孩儿支撑不住了!”

保安们齐刷刷的星星眼看徐洛安,然后纷纷掉头往楼下跑。徐洛安一看机会来了,垂头一看那铁门锁,顿时凝神聚气暗自调息内力将所有的力量都凝在手掌然后暴喝一声,手起刀落将铁门硬生生的劈成两半……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这是灵异文不是武侠文啊!小道士怎么可能有这种怪力呢,所以,徐洛安非常灵异的从背包里抽出一根铁丝三两下就给铁门开了锁,不要问我一个小道士怎么会有这种技能,他是主角你造吗?开挂你造吗?!

徐洛安开了挂,蹬蹬蹬跑进了天台,几乎就是那么同时,那怪物伸出了又长又黑的利爪直直的刺向小男孩儿,徐洛安甩出灵符,大喊一声:“恶灵退散!”

于是,就在那怪物的指甲刚触到小男孩儿的脸的瞬间,忽然痛苦嚎叫,满脸狰狞的倒地不起,不出片刻化成一道灰尘消失不见。但是徐洛安的注意力不再那怪物身上,管它是死是活,他看到的是那小孩儿,因为被怪物追赶受了惊吓大半个身子都掉出栏杆了,刚才那一下又差点被怪物抓住,虽然关键时刻被二货道士出手相助,但是小孩儿毕竟胆小被怪物碰触那一瞬间下意识就往后仰,这一仰就要人命啊!

徐洛安冲到栏杆前,飞速伸手去抓他,还好,抓住了一片衣袖!可是,他么的,这是医院的病号服,只听嚓嚓啦啦的迸裂声响起,然后就眼睁睁的看着小孩儿从他手里往下坠!

“啊啊——!救我啊,叔叔!”小孩儿面朝上的往下掉,眼神恐惧而绝望脸上全是泪水。

那一刻,徐洛安整个人都懵了,手里攥着破布条,愣愣的看着小孩儿往下坠的身体,飞向死亡。

“徐洛安,”裴行琛跑上来刚好看到这一幕,他从没看到过二货的脸上有这样的表情,痛苦悔恨还夹杂着一丝杀意!裴行琛愣了愣,准备拍拍徐洛安肩膀的手也顿了顿,他觉得眼前的徐洛安很陌生,但是探头往下看,看到那小孩儿的表情,悲凉和心酸还是溢满了身体:“这不是你的错。”手,终于还是拍在了徐洛安的肩膀上,微微的颤抖着。

徐洛安没有说话,只是这么盯着那小孩儿看着,直到那群蠢保安咋咋呼呼的重新跑上来又咋咋呼呼的在徐洛安耳边嚎叫,小道士才勉强回了回神,但也是在此刻,他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鬼修!

徐洛安眼神噌的亮了,看着女鬼修从半空中俯冲而下,身体爆发出一片柔和的光芒,散成虚无缥缈的清风徐徐的拖住了小孩儿的身体,小孩儿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侧眼看了看身边的女鬼修,眼睛里焕发出了希望。

徐洛安看到这一幕,有些不敢相信,几乎脱口而出,你怎么在这里?

女鬼修此刻已经彻底幻化成风,除了那张温和的面容,不知为何,竟然轻飘飘的看了一眼徐洛安,那眼神里有戏谑的笑意,还有一些徐洛安看不懂的温柔,那种温柔,让他想到了母亲的怀抱,包容温和又强大。

风轻撩发丝,周遭安然,柔和的光芒之中,徐洛安恍惚看到了那个女子生前的艳丽繁华,窈窕淑女,灼灼其华!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