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实习小道士 上—猫猫舟(12)

实习小道士 上—猫猫舟(12)

时间: 2015-01-04 18:22:20

简直无语!

还没等钟顺意反驳,徐洛安咧嘴一笑,一手搭在钟顺意的肩头,挤眉弄眼:“师叔,看在我们一场同门,打个折扣吧?”

你要是敢不给优惠,老子分分钟告诉我师父!

钟顺意惊诧,忽然头晕眼花胸闷气短,非常想来一粒速效救心丸,慕容澈,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徒弟!!完全得到真传!

简直哭!

裴行琛冷冷看着徐洛安搭在钟顺意肩上的手,默默捏碎了咖啡杯……这绝对不可能啊!这是灵异文!于是,裴行琛只是重重的放下咖啡杯,然后冷艳旁观。

随随便便搭肩膀什么的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们只是普通室友,一点都不熟!

三天后,在征得祝家人的同意之后,祝家的别墅前院就被民工兄弟热情昂扬的挖开了,事实上,虽说是拆院子,但实际上也只是从大门口挖开一个通道口,然后顺着院子往前挖,一直挖到鱼塘所在的位置。

这本是徐洛安的设想,可是没想到的是,通道还没挖到鱼塘民工兄弟就集体罢工了,理由是:闹鬼!

再次站在别墅门口,徐洛安拽着装满灵具的背包非常底气十足自信满满……那必须不可能啊!事实上,徐洛安的内心简直充满苦逼,非常想挠墙!

“你真的要跟我一起进去吗?”徐洛安苦兮兮的看着裴行琛,非常不能理解这位少侠的爱好,抓鬼又不是什么好玩儿的事,为毛非要上赶着找虐呢?

简直不能理解!还是说,这就是天界神君和凡人的区别?!

非常值得膜拜。

一身劲装的裴行琛冷冷的撇他一眼,只是淡淡吐了一句话:“我是跆拳道黑带九段,你要不要试一试?!”肯定不会拖后腿,说不定还能帮你完成委托任务,当然,这只是出自普通室友的友情,不允许你多想!

徐洛安惊掉下巴,跆拳道黑带九段,你还要让我试、一、试!说好的兄弟情呢,还有没有爱了?!

真是残虐残忍,不能直视!

知道劝不听了,徐洛安也只能叹口气,从包里拿出一把灵刀递过去:“这把刀看上去像是菜刀,但其实淬满了灵纹,只要持刀者灌注灵力就能斩杀僵尸鬼怪什么的。当然你是用不了了,拿去勉强防身也是好的!”

裴行琛拎过灵刀,上下打量一番,深刻觉得审美是多么的重要,就算是把菜刀也别做的跟柴刀似的啊,你完全可以做成水果刀、剔骨刀、切片刀还有寿司刀等等可供参考的式样嘛!

非常想和钟伯探讨一番。

“还有,你把手伸出来。”徐洛安又道,裴行琛疑惑把手伸出来,结果被徐洛安一巴掌拍下去:“错了,左手!”

裴行琛眼角一抽,乖乖伸出左手。徐洛安捋起他的袖子,露出手腕上的降龙木,并起两指覆在其上,幽蓝的光顷刻间盈满裴行琛的手腕,微微热。

裴行琛心惊,很想把手抽回来,灵力什么的,会不会灌了灌了就没了,那可怎么了得。可是,还没等他开口,徐洛安就收回手,无奈道:“只能这样了,可以在危急关头,保护你的安全。”

裴行琛看看手腕上还没完全散去的蓝光,耳朵有点热。

这种温暖人心的话什么的,真是一点都不感动!

只是普通室友的友情而已,真的!

23.鬼婴(四)

天色完全黑透了,徐洛安还想叮嘱裴行琛两句,忽然耳根子一动,扭头喝道:“谁在那里?”

话音刚落,院子的某个角落亮起了一丝微弱的光,“四鹅。”

徐洛安,……鹅?看一眼裴行琛,鹅也能说话?又是妖精?

裴行琛冷冷一瞥:“西北方言,鹅我不分。”

徐洛安:……

卧槽,连西北方言都能听懂,果然是天君下凡!这种神技能岂是我辈凡人所能掌握的,简直不能更棒!

非常想膜拜之!

随着光亮一点点靠近,徐洛安这才看清来人,是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看装扮应该是民工兄弟中的一员,略显宽松的衣服套在他身上,就像麻布口袋套了一个大坚果,有些滑稽。

徐洛安略奇怪,之前听钟顺意说那些民工兄弟怕鬼都闹哄哄的走了吗?怎么这里还有一个?

那年轻人缩头缩脑的举着手电晃了晃两个人,口齿不清的说道:“俩位老板,鹅在这里等恁呢,鹅们工头说咧,让鹅等恁,带恁们进去咧。”

徐洛安眼角一抽,这什么工头啊?自己胆小怕事就跑路了,留这么个小毛孩子守在这里?这种无良工头,真是非常想吊起来殴打一顿!

裴行琛看看那年轻人,再看看天色也不早了,开口问道:“地道在哪里?”

徐洛安也看向年轻人:“你别怕,你告诉我们,我们自己下去就行了。”

谁知那年轻人摇头不答应:“那不行咧,鹅答应了的四,奏一定要做到。”

徐洛安顿时热泪盈眶,简直是个励志好青年,非常值得去《XX梦想秀》高歌一曲,虽然“鹅我不分”,但绝对能用真情和爱感化评委,妥妥的点个赞!

年轻的民工小兄弟领着两个人来到通道口,手电的光哆哆嗦嗦的照进黑漆漆的入口,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中。

徐洛安内心略纠结,这么个小手电到底有什么用呢?作为一个手电,这么弱的光,你作何感想?

还行不行了啊?!

民工小兄弟猫着腰进了通道,进去之后,徐洛安打量一下四周,这通道挖的不错,高度和宽度都能够人和人前后鱼贯而行,徐洛安刚好能看到民工小兄弟的后脑勺,但也只是毛茸茸的一团,看不分明。

“俩位老板,恁慢点走啊,则里头黢黑。”

徐洛安语重心长:“小兄弟啊,是‘两位老板’,不能说俩的。这个语法不对,以后可别这么说了。”

年轻人闻言举着手电转过头,咧嘴一笑:“哎呀,老板恁可真有本事,鹅就没念过啥书,可笨咧。”

尼玛!徐洛安心里一声惨叫,你妈妈没告诉你千万别让手电筒从下往上照脸吗?尤其是在这种闹鬼的地方,一脸的惨白,你是要闹哪样啊?

默默的把小兄弟的脸扳回前方,镇定装逼:“没关系,笨是一种病,可以治好的。”

走在最后的裴行琛默默的看着前面两个人,手摸着一旁的石壁,然后默默的捶出一个坑……那怎么可能呢?!再次强调,这不是武侠文!

所以裴行琛淡定在内心咆哮:随便什么人都去勾搭,你的节操被狗吃了吗?凸!

这纯粹是出于对普通室友的关心,普、通、室、友!

“内个,俩……两位老板,奏快到了,”民工小兄弟忽然停住,侧身站在通道一侧,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鹅,鹅奏不跟进去了,恁们要小心啊。鹅听说,则里头闹鬼咧。”

年轻人的声音很轻,但是听得出来语气很诚恳满含担心,徐洛安瞬间被击中心房,热泪盈眶,真是中国好兄弟啊,萍水相逢都能这么发自内心的关心,简直很想和你拜把子!天地玄黄皇天后土歃血为盟什么的,想一想都热血沸腾!

简直不能更棒!

裴行琛看着又开始犯二的徐洛安,非常无奈的叹口气,看向年轻人道:“谢谢你,我们会小心。”

民工小兄弟腼腆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递过手电:“则个恁们拿着,鹅晓得往回的路。”

裴行琛接过手电,向他道谢。民工小兄弟满意的笑笑,似乎很不好意思,然后转身离开。徐洛安眼泪汪汪的目送刚结识的小兄弟,非常舍不得,还没叩头结拜,怎么就走了呢?!

玻璃心碎一地!非常值得写进自传。

裴行琛忍无可忍,一巴掌糊在徐洛安后脑勺,冷冷道:“做正事!”

人都走了还看?眼珠子快掉了!凸!

徐洛安非常委屈,眼神控诉,你怎么能这么无理无情无理取闹呢?再怎么说都是个淳朴单纯的山村少年啊,你怎么能这么冷酷呢?我还想来一首“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来表达一下我的依依惜别之情呢!

可悲怆!

冷酷炫的裴姓大魔头斜眼一瞥,迈着大长腿直直往前。

徐洛安叹气跟上,少侠你这么面瘫,也是病,得治!

两个人借着弱光摸索往前,果然很快徐洛安和裴行琛就看到了一道木板门。

裴行琛举着手电凑近看看,那道木门很简易,就是两扇木板拼合在一起,用一道铁栓子横插在门前。裴行琛皱眉,这个地方出现这么一道木门着实很诡异。

徐洛安也很奇怪,伸手摸了摸那道门,确实很普通,除了有点潮湿之外感觉不到任何特殊之处。

裴行琛照了照那扇木门四周,很冷静的分析:“应该是后来人为装上去的。”

徐洛安疑惑:“你看的出来?”

裴行琛捏着徐洛安脸颊扭到手电光线照射的范围:“这里的石壁有断痕。”

“所以呢?”徐洛安嘟着嘴,非常类似求吻动作。

裴行琛被深深地恶心到了,在这种地方还有心思想那档子事,简直不能更没节操!嫌恶的甩开手,指着木门旁边的石壁:“看清楚,这种断裂的痕迹是被机械齐齐挖断的,应该是建筑施工留下的痕迹。但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又做了木门将这里拦住。”

徐洛安闻言,眉头皱了起来:“是那个坟,实际上坟里的东西并没有全部被转移,相反还有些东西被封在这里面。”那个鬼婴难不成就在里面?一想到这个可能就让徐洛安紧张起来,一把拽着裴行琛拦在自己身后,异常严肃:“小心点,站在我身后,不要随便乱跑。”

裴行琛正在根据石壁的材质厚度判断这个墓的年代,忽然被徐洛安这么一拽,顿时有些蛋蛋的不爽,老子跆拳道黑带九段好不好,区区一个鬼僵尸有什么了不起的?!还值得这么大惊小怪!

我们又不是很熟。

坦白说,徐洛安略心虚,第一次面对那种怪物,而且还带了一个普通人,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为了预防突发情况,徐洛安从腰间拿出了云鞭,蓝色的光在末端闪烁,突然发现,这比那弱爆的手电的好用多了。

手电:……

光凭灵力就能那么亮,你真的考虑过手电我的感受吗?

真是非常沮丧。

裴行琛看着徐洛安的后脑勺,淡淡问道:“接下来要怎么办,小道士?”

徐洛安深呼一口气:“我们要进去,抓住那个鬼婴,然后杀掉它。”

杀?裴行琛略惊,一直觉得二货是个心地二到不行的家伙,突然听到他嘴里冒出这么狠的词语,心情略微妙。

这个时候,徐洛安已经没心情去开脑洞了,而是将全部的精神都放在了木门之后,会面对什么情况他没头绪。小心翼翼的弄掉铁栓子,慢慢推开木门,然后木门背后……什么都没有?

徐洛安:……

咦?猜错了?

裴行琛:……

真的靠谱吗?简直怀疑,这个还在实习期的小道士真的能解决那个怪物?

徐洛安摸摸鼻子,非常严肃:“恩,果然我和猜的一样。”

作为一个还在实习期的小道士,不仅要抓鬼除妖,还要考虑整个队伍的和谐性团结性,肩扛重大责任,简直苦命。

裴行琛忍笑,举着手电筒跟在徐洛安身后进了门,手电的光线落在门框的两侧,视线的余光瞄到了两张……符?裴行琛正想仔细看,就听徐洛安在前面招呼:“裴行琛,跟上,别乱走。”

那道木门之后,徐洛安能感觉到明显的阴森鬼气,光亮之中,徐洛安看了看所在的位置,现在应该是在地底下约十来米,而这个被挖断了的墓室看起来还挺阔气的,至少那石壁应该是极好的材质。徐洛安摸了摸内壁,干燥无水通风良好,虽然不懂墓室格局,但风水却是相通的。

徐洛安很想掏出罗盘研究研究,但显然此刻不是时候。因为裴行琛拍了拍徐洛安的肩膀,示意他看前方大约三米的地方。

徐洛安拎着鞭子照过去,混着手电的光,可以看到角落里摆放了一具棺材。

两个人相看一眼,慢慢走过去,木棺材并没有封闭,盖子被扔到了一旁。两个人举着手电往里看,惊骇之余又觉得毛骨悚然。

黑暗之中,一点微弱的光照在棺材里的尸体上,那是一具女尸,让人恐惧的是,那女尸面容完整衣着华丽,没有丝毫的腐朽之感,并且还挺着大肚子,在这种氛围下就显得尤为诡异。

“孕妇?”裴行琛第一次看到这种尸体,觉得内心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侧眼看小道士,显然徐洛安也相当不解,正皱着眉盯着那女尸的肚子,真的是孕妇下葬?子母尸?

“怎么回事?你见过吗?”裴行琛问徐洛安,四周都是死寂一般的黑暗,唯独只有手上的那点光亮,裴行琛略感不爽。有人说,令人发疯的不是黑暗,而是像黑暗一样的寂静。裴行琛警惕的看着四周,总觉得这个不大的墓室有着让人不安的危险。

徐洛安一直紧紧捏着云鞭,凑近了仔细打量那女尸,从那快要腐坏的服饰上看,这女尸死了不止百年,但为什么能保持不腐不朽,脸色甚至还没有死人白。听到裴行琛问他,便回答道:“我没亲眼见过,但是听师父说过,在古时候有一种非常残忍的人殉,很多王公贵族死了之后,都会让自己的妻妾殉葬。”

裴行琛点头:“我也听说过,但是会有人用孕妇来殉葬?”

感觉这简直禽兽不如,再说了肚子里的孩子说不定是自己的孩子,真舍得拉着自己的妻儿道地府团聚?这是要上演一家亲?

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只能说古代人没文化,真可怕!

徐洛安虽然觉得人殉残忍,尤其是用孕妇殉葬格外残忍,完全可以把发明者吊起来殴打一顿!但是尼玛这女尸嘴里到底有什么东西?看不清楚真是好捉急!

碧血珠寒冰玉紫晶玛瑙或者是非常稀有珍贵天上有地下无的……长生不老丹?徐小二的思维已经朝着脱缰狂奔的方向而去,而且已经凑到近乎嘴对嘴的地步了!好想掰开看一看!

裴行琛看的心惊肉跳,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卧槽,小道士居然还有恋尸的癖好!完全是奇葩变态排行榜第一名的节奏啊!

握拳凝神,徐小二,你特么要是敢亲下去,老子一定揍你!绝对不会手软!

徐小二完全没有接收到裴行琛的怨念光波,专心致志的研究女尸嘴里的东西,刚准备伸手去掏的时候,忽然听到“嗤——!”的一声脆响。

徐洛安嘴角一抽,娘哟,天君也会放屁这种秘密怎么就让我知道了呢?会不会被灭口啊?跆拳道黑道九段什么的,完全有可能啊!

想想都心酸!

“二货,你特么发什么呆!”

看吧看吧,已经恼羞成怒了!被灭口已经是分分钟的事了!

徐洛安正苦兮兮的转过脸,刚要说话,忽然脑袋一个激灵,顿时瞬间恢复正常!尼玛,这是什么放屁啊!明明是撕裂肉体所发出的声音!

在黑暗的环境下,一只皮肉通红并且皱巴巴的小手从女尸的肚子里缓缓的伸了出来!

裴行琛简直不能用恐怖来形容此刻眼前所看到的东西,我现在特么就想晕过去,不知道还来不来的及!

没错,老子就是怕了!你要怎样?!

“敕——!”几乎是同时,徐洛安将手里的煞血符瞬间齐发,牢牢的贴在了鬼尸身上,然后飞快结印,紧张的汗水涟涟,那怪物的半边身子都快出来了!

“呲呲——!”那小怪物发出尖声惨叫,尖锐的声音如同金属相互剐蹭发出的刺耳。

裴行琛很想捂住耳朵,但是徐洛安咬牙高声喝道:“裹尸布!给我!”

于是裴助理只好放弃捂耳朵的念头,认命的做助理工作,从徐洛安的大背包里翻出一大张卷吧卷吧的裹尸布,天知道这么大的东西他是怎么塞进背包的?

虽然让钟顺意给他准备了十丈裹尸布,但是徐洛安也没蠢到全部带来,只带了一部分,但是裹尸布本身就很厚实,而且还有一股子霉味儿,非常挑战洁癖严重的裴助理!

“快点!”徐洛安咬着牙狠狠喊道,他简直没想到那小怪物的力气竟然如此之大,几张煞血符几乎困不住它!

“拿来了,”裴行琛盯着那快要破膛而出的怪物,忍着寒毛倒立的恐惧感问徐洛安:“我,要怎么做?”

徐洛安在咬牙和小怪物争夺上风:“裹上!”

裹……上?!!裴行琛很想问你没说错吧,你让我裹尸体?!这个要怎么裹?

裴助理第一次上岗显然没有做好足够的培训,业务相当的不熟练。

“快!”徐洛安感觉那鬼婴的力量奇大,见裴行琛还在犹豫,登时有些捉急了,再次焦躁催促。

裴行琛不敢再磨蹭,扯开裹尸布就准备裹上去,然而没想到刚要碰到那小怪物,那具诡异无比的女尸“霍”的一下睁开了眼。

裴行琛措不及防,和女尸正好对视,那一瞬间,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前所未有的恐怖将自己的理智整个淹没,脚一软,就趴在了棺材边上。

徐洛安显然也看到了这一幕,虽说不如裴行琛惊骇,也着实吓了一跳,就是这么一个松懈,鬼婴趁机占据了上风,尖叫一声,整个身体从女尸的肚子里爬了出来!

“桀桀桀——!”鬼婴趴在女尸的身体上,灰白的眼球从眼眶里凸出来,盯着徐洛安怪异的一阵阴笑。

徐洛安被自己的结印反弹,只觉得胸口发闷眼前发黑,后退两步站定,看着那鬼婴,握紧了云鞭,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糟糕了!!

24.鬼婴(五)

鬼婴死盯着徐洛安怪笑了好一阵,徐洛安做好了被他攻击的准备,却在微弱的光亮中看到了那怪物尖锐的利爪竟然在往后伸,徐洛安瞬间明白了鬼婴的意图。扯开嗓子大喊:“裴行琛,快闪开!”一边喊,一边脚下生风扑赶过去。

裴行琛被徐洛安嚎的那一嗓子稍微清醒了一点,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那鬼婴长而尖锐的利爪已经直逼面门,裴行琛来不及细想,身体先于脑子做出了反应,手脚并用往后退,几乎是同时,徐洛安赶到,飞起一脚踹翻了鬼婴。

鬼婴尖叫一声弹开,迅速隐匿在黑暗中。虽然徐洛安很想追上去,但是基于天君要是被伤了那我就要以死谢罪了的理由,还是赶紧凑过去查看。

“你怎么样?”借着微弱的光,徐洛安仔仔细细上上下下全方位360°无死角的研究了一下裴行琛的脸,除了发现毛孔略粗大之外,尊的只是略略大一点点而已,可这根本不可能是缺点啊!就真的没发现伤痕,徐洛安暂时松了一口气,那鬼婴阴毒至极,鬼爪上的毒那怕只是一点都会是致命的。徐洛安扶着貌似呆掉的裴行琛靠在墙壁上,谁知刚一站稳,徐小二心头一惊,猛的推开裴行琛,斜眼再看,那鬼婴竟然就趴在自己的头顶!于是他不敢怠慢,立刻挥舞云鞭结结实实的打在了鬼婴身上!

“嗷嗷!”鬼婴这次显然被伤到了,狂怒暴躁的退到墙角,眼珠子死瞪着徐洛安几乎要掉出来了。

僵尸已经跳出轮回不在六道,它们没有五感没有情绪,只有残虐的冲动和暴躁,一般的法器和灵具基本上对它们不起作用,但是云鞭不是一般的法器,那是他师父专门给他定做的,其威力不可小觑,打在那鬼婴身上应该有作用,要不然它也不会趴在墙壁上不敢乱动。

徐洛安万分庆幸云鞭还能勉强克制鬼婴,但是这小鬼速度奇怪,要想抓住它可有得麻烦了。徐洛安正头疼怎么才能抓住小鬼。一旁的裴行琛扶着墙壁慢慢站了起来,满脸阴郁咬牙切齿,小宇宙开始嘭嘭嘭的燃烧。

徐洛安吓一跳,缩了缩身体以免被误烧,但是略亢奋啊,天君这是要变身了么?显真身什么的简直不能更期待!脚踏风火轮、身披六翼大翅膀、头顶金光伏魔圈还要手拿一百丈的长剑!哇哦,想一想都热血沸腾!

真是不能更棒了!

裴行琛没心思去管徐洛安在想什么,他现在只看得到那该死的鬼僵尸!尼玛,老子铮铮铁汉居然被吓到脚软?!这绝对是人生最耻辱的事,没有之一!

更让人不能接受的是,我居然在二货面前脚软?这还要不要活了?!

挠墙哭!

“徐洛安,抓住那小鬼之后,你打算怎么做?”裴行琛目射霹雳冷峻傲然,完全没有刚才挠墙哭的怂样!

徐洛安皱着眉头,警惕鬼婴再次扑过来:“僵尸不惧刀枪,符咒的力量太小了,法器也只能伤它,不会致死。所以只有用火烧,业火烧尽,能让它魂飞魄散。”

“火烧?”裴行琛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还是冷艳点头:“要怎么烧?”

徐洛安:……

天君果然不耻下问虚心好学,这么简单的问题绝壁是在考验我的智商!

“裹尸布能隔绝阴阳,所带的煞气能暂时封住僵尸的行动。裹住之后,我再用煞血符做引,燃起业火,彻底杀死僵尸。”

原来裹尸布还有这个作用,裴行琛深觉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但是因为刚才那一软,裹尸布被留在了棺材边,自己得想办法把它拿回来。

“来了!”徐洛安大喝一声,挥舞着云鞭几个箭步冲了上去,想要抢在鬼婴的速度之前将它定住。但是那鬼婴的速度实在太快,见徐洛安祭出了鞭子,“咻”的一声贴着墙壁几个弹跳又不见了。

徐洛安一身冷汗,你妹啊,跑那么快,中国国家队要请你去踢球了!

裴行琛看呆了,没想到这小鬼的速度这么快,手电也不知道摔到哪个角落了,只能借助徐洛安鞭子上泛出的灵光,幽蓝寂静,更衬得鬼魅恐怖。

徐洛安凝神屏气努力感知僵尸的气息,眉头都快拧成麻花了,忽然拉过裴行琛,一鞭子挥了出去。只听一声怪叫,鬼婴被鞭子打倒在地,却没躲,只是死死地瞪着徐洛安,暴躁的用指甲抓地,发出刺耳怪声。

裴行琛握着徐洛安给他的灵刀,第一次有种很无力的感觉,麻痹的鬼僵尸每次都朝自己下手,看准了自己只是个普通人没有杀伤力?这种感觉真是糟透了!前所未有的糟!

但是也就那么一刹那,裴行琛有了个主意,只是眼下这种情形已经容不得商量了,所以在徐洛安的目瞪口呆之下,天界神君就这么不顾自身安危的冲了出去!!

徐洛安内牛,天君你这么以身犯险为那般啊?要是你少了一根头发丝,天庭会不会降罪于我啊?!我还那么年轻,真的不想死啊!

你放过我吧!

鬼婴见裴行琛冲了过来,顿时兴奋的咕咕直叫,后腿猛的一蹬地,又尖又长的指甲直扑裴行琛面门,那速度极快。徐洛安的心都快跳出来了,脚下又加快速度,想着能赶在裴行琛之前踹到鬼婴,可是裴行琛就像吃了兴奋剂似的,完全不躲不闪的直接撞上去。鬼婴裂开血盆大嘴,那表情应该是狂喜,可是就在血红的指甲快碰到裴行琛的瞬间,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详细情节请参考《黑衣帝国》某三黑衣黑裤黑墨镜男躲子弹的那一幕,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动作,裴行琛在那么微妙的时刻,稍稍往一旁偏了零点零一米,鬼婴的指甲擦着裴助理飞扬的发丝缓缓滑过,却没想到这还不是结束,真正的高朝在鬼婴的身体和裴行琛交错的那一瞬间,裴行琛一个上劈腿,直直的踹中了的鬼婴的肚子,然后鬼婴整个的就飞了出去。

是、真、的、飞、了、出、去!!

徐洛安看着再次消失在黑暗中的鬼婴,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少侠,你也太猛烈了些吧,至少你给我留点影子啊!现在连个鬼影都看不到,是要闹哪样啊!

裴行琛完全没有理会哭瞎了的徐洛安,他的目标很明确,拿回裹尸布!本想着有一番激烈的打斗,万万没想到也就那么一脚的事!裴姓帅哥自信满点,瞬间忘记刚才那个一软什么的,记忆清空格式化,从此走上新人生!

裴行琛捡起裹尸布,直起身又看到了棺材里那具睁着眼的女尸,还是这么睁着眼一动不动,如果不是躺在棺材里,就像是个活生生的人!这具女尸太过诡异了,甚至超过那小僵尸,裴行琛心里涌上满满的不安。

“快让开!”徐洛安一声惊叫让发呆的裴行琛回过神了,于是就见鬼婴从侧面扑了过来。

裴行琛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一让,结果脚下不稳,他就这么华丽丽的摔进了……棺材!但这还不是最糟的,最糟的情况……你们真的可以感受一下!

一个风华正茂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挺拔俊朗的大好裴男子,竟然和一具容貌清丽僵硬无比冰冷死透的女尸……嘴、对、嘴了!!

徐洛安甩出鞭子,一鞭子抽开了鬼婴,一回头就看到这么一幕,惊得几乎丧失智商,虽然也没多少。

“这,这……”徐洛安哭,天君的初吻竟然被一具女尸夺走了,这是怎样惊天地泣鬼神闻者落泪见者伤心的惨案!简直可以写进近现代十大悲剧,还要之首!

默默的给你点上七天七夜都不会灭的蜡,少侠好走!

再说裴行琛,莫名其妙的摔进了棺材,而且还特么的和女尸……那个什么在一起,那个字简直不能说,否则绝壁会暴走!!女尸的眼睛还一动不动的睁着,裴行琛就这么直愣愣的和女尸对视着,总感觉那死白的眼睛里透着一丝阴毒的笑。裴行琛毛骨悚然,背脊骨一阵阵寒意窜上脑门,他很想赶紧爬起来,却不料恍惚中有种力量牢牢的绑住了自己。

麻痹,这是什么世界,刚刚建立的那点自信瞬间又清空!

老子再也不混道界了!

可惜的是,一入道界深似海,从此踏上不归路!裴助理的道界之路才刚刚开始而已,始而已,而已,已~~~

裴行琛挣扎着,努力抗争着……未果,他还是牢牢的贴着冰冷寒气四溢的女尸,直到一颗圆滚滚的小东西滚进了自己的嘴里,并且一路向下,经过咽喉,滑过食道,最后在身体的某个地方扎了根,那股力量才慢慢消失。

“咳咳,”那么个圆滚滚的东西直接囫囵吞下去,就算是天界神君都会被呛到的!

这么一呛,倒是把徐洛安弄回神了,手忙脚乱的赶紧拽回裴行琛,眼含浓浓的担忧之情,深情安慰:“还好没有舌吻,真是不幸中大幸!”

尼……玛!裴行琛整个人都僵了,脸色阴的快和那鬼僵尸有得一拼,你特么这是在安慰吗?你确定不是在伤口上撒盐?!而且还是一大把!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