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实习小道士 上—猫猫舟

实习小道士 上—猫猫舟

时间: 2015-01-04 18:22:20

文案:

实习小道士徐洛安终于在父亲和师父的殷殷期盼中进入了大学校园,先后遭遇面瘫毒舌的奇葩室友、脑残深井冰的小妖精,以及各种神奇异次元生物等等等等,于是,不管徐洛安愿意还是不愿意,小道士的欢(ku)乐(bi)幸(zuo)福(si)、多(ma)姿(fan)多(bu)彩(duan)的大学生活轰轰烈烈的拉开了序幕!!

面瘫毒舌专情攻×欢脱二货道士受!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恐怖 欢喜冤家

主角:徐洛安,裴行琛 ┃ 配角:胡骄,钟顺意,吴起 ┃ 其它:鬼怪家族、妖精世家

01.室友(一)

徐洛安站在尚京市火车站出口,肩扛国际时尚潮流的蛇皮口袋,手拎XX旅行社的旅行包,米白色的T恤被汗渍浸出一团团的痕迹,整个人灰头土脸风尘仆仆,不像去学校报道的大学新生,倒像是赶赴工厂的90后农民工兄弟。

徐洛安看一眼头顶上的骄阳似火,九月的季节,还残留着夏季的温度,秋老虎能把人晒掉一层皮。徐洛安呼呼的喘着气,撩起衣角胡乱的擦了一把脸上的汗珠,内心哀嚎:尼玛,居然提前到了?!

没错,实习小道士徐洛安,在大学入学报道的日子里,提前一天到了!提前到就意味着没有学校免费提供的新生接送车,意味着自己将选择公交或者的士去学校,意味着他要浪费一笔不小的交通费,还意味着没有人能领着他去办理入学的各种事宜,总之,意味着相当麻烦。

提前一天到了,徐洛安还以为学校里没什么人,可是他错了,虽然没到正式报到的日子,但学校里也已经有很多人了,只不过像他这么狼狈的没几个。徐洛安自力更生的办完了入学手续,用最后一丝力气爬到了318宿舍门口,终于觉得麻烦到头了,再三确认之后,推门而入,却没想,房间里已经有人在了。

站在桌前收拾行礼的男生听到了动静,只掀了掀眼皮,又垂下头继续收拾。门口的徐洛安很尴尬,想要招呼的话语哽在嗓子里,脸上的笑容也僵住了,挠挠头,有些不知所措。不过这男生长得也是真好,个头很高,宽肩蜂腰长腿,虽然看上去瘦了点,但也是那身材也相当有看头,尽管没看清他的长相,但徐洛安觉得那一抬眼的瞬间有种英气逼人的气势。

徐洛安以貌取人的毛病犯了,所以即使对方看上去很冷淡,他还是大着胆子上前搭讪了:“嗨,你好,你是我的室友吧,我叫徐洛安,你呢?”

酷帅男鸟都不鸟他,埋着头整理桌上的一摞书。徐洛安讪讪的闭嘴,拖过行礼一边收拾一边凑过去好奇的看:“哇,好多书,都是你看的?”

说着伸出手就想去拿,接着“啪”的一声脆响,徐洛安嗷的一声收回手,看着发红的手背,委委屈屈的抬头看室友,这下手也忒狠了。

“不要碰。”酷帅男冷冷的斜他一眼,转头继续忙活。

徐洛安恹恹的转过身,这什么臭脾气啊!比师父还臭!不过那声音真是好听啊,谈不上多么的清脆动听,但是沙沙的低缓的很醇厚,真不敢相信有这么好听的声音的人竟然是个臭脾气!

“裴行琛。”还是那个醇厚的低沉男声,徐洛安愣愣的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身旁的人不耐烦的再次重复:“我说,我叫裴行琛。”

徐洛安眨巴眨巴眼,忽的一下又春暖花开了,咧着牙伸出手:“你好,你好。初次见面,多多关照。”礼多人不怪,你总不能再打笑脸人吧。

裴行琛黑着脸看着伸在面前的手,毫不掩饰的嫌恶之情溢于言表,但碍于刚刚打了人,多少心里过意不去,值得伸出两根手指,小心的夹了夹徐洛安汗湿的手指,瓮声道:“你好。”

徐洛安也不介意被人嫌弃了,随意的在身上擦了擦手,就自顾自的整理起自己的床铺。徐洛安对着铺位号左右看了看,忽然看到裴行琛的床位,顿时高兴的咧嘴一笑:“咦?我们俩的床位是挨着的!真是太巧了!”

裴行琛闻言手上一顿,眉眼跳了跳,面无表情的装逼,内心却在咆哮,难道我这几年都要跟这种二货做室友?!!

徐洛安显得更高兴,他为自己成功的和室友拉近了距离而自豪,虽然裴行琛是个臭脾气的面瘫。但是徐洛安觉得自己这么阳光乐天,肯定是来拯救这位折翼天使的!一边想着,一边乐颠颠的扒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儿。

尚京理工大学也算得上尚京市里比较有名的学校,但这次招生的人数比往年多了许多,学校的新校区还没规划好,老校区就显得拥挤不堪,尤其是宿舍楼,严重不够用,只能把以前的宿舍楼粉刷粉刷拿出来滥竽充数。不过好在宿舍够大,床铺桌子椅子也都是新买的,稍微拾掇一下也看不出这是三十年前的旧楼。

徐洛安拍拍手心满意足的看着收拾出来的小窝,很欣慰。这床位设计的很合理,下面是储物柜书桌和楼梯,爬着楼梯往上就是床位,徐洛安爬上爬下玩的不亦乐乎,也没见着一旁的裴行琛眼角都快抽没了,裴行琛默默转过头,反复默念,眼不见心不烦,心静自然凉,秋天来了冬天还会远吗?

就这样,徐洛安算是安顿了下来,去学校办了校园通,然后找到食堂吃了饭填饱了肚子,天色就已经见晚了,夜色中的大学城显得朦朦胧胧,路边的灯光都是昏黄而温柔的,那星星点点的小虫子一波波的扑上灯光,然后又星星点点的飞走了。

徐洛安沿着学校的林荫路慢慢走着,下午的时候他就已经将这个学校粗粗的溜达了一遍,这个学校很大,比自己的高中要大得多得多,有体育馆有篮球场有教学楼有宿舍楼有小超市,甚至还有银行ATM机,真是应有尽有。还有走在路上的那些学姐学长们,都是意气风发洋溢着天之骄子的青春气息。

徐洛安从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世界,曾经的十八年,他经历过太多的事情,阴暗的堕落的还有痛苦的,他曾经走过歪路,曾经差点丧命,但他终究还是走到了这里,绕了一个大圈子,终于走进了这个干净单纯的世界,他恍惚间明白了师父为什么一定要让他考进大学。

也对,在见过极致的黑暗之后,总会对极致的美好产生渴望。而象牙塔,很符合这样的定理。

徐洛安抬眼,看着缀满星星的天幕,北方的天空比起南方而言的确要显得辽远广阔了许多。心情真好,垂下头继续朝电话亭走去,时间差不多了,该给父亲打个电话报平安了。

电话亭里,徐洛安听着父亲唠叨又显得愉悦的声音,嘴角一直翘着,好脾气的听着父亲啰啰嗦嗦的嘱咐。挂上电话,徐洛安有片刻的失落,但很快又振作起来,至少从老爸的声音中能听得出,老爸身体还是蛮好的。嘿嘿,再过三个月就能回去看他了,很快的。

这么想着,徐洛安揣着手往宿舍走去,走到一半又恍然,糟了,忘了告诉师父了。他挠挠头,左右看了看,赶紧窜到路边的灌木丛里,谨慎的四处张望,确定没人之后才盘膝而坐,从兜里掏出一张符,嘴里悉悉索索的念叨着什么,没多久,一只身体象鸟的蝴蝶忽闪着翅膀飞了出来,消失在夜色中,徐洛安苦着脸,这都多久了,这“虚”还是这副模样,肯定要被师父骂了!

果然,胖“虚”消失没多久,一只漂亮的白色蝴蝶就翩翩然到了,徐洛安伸手小心的接过,顿时就感受到了来自师父满满的爱意:“徐洛安,你他娘的给老子认真修炼!你那丑东西再放出来,我这老脸往哪儿搁!”

徐洛安看着蝴蝶在手心碎成粉尘,悠悠的叹口气,师父他老人家身体也蛮好的,那我就放心了。接着,徐洛安拍拍屁股,慢腾腾的溜达回宿舍,他并没有注意到在他离开不久,在那灌木丛里,从黑暗中转出了一个年轻的男生,嘴角勾着诡异的笑,眼神灼灼的盯着徐洛安消失的方向,轻声低语:“有意思。”

徐洛安回到宿舍发现酷帅男裴行琛已经躺在床上休息了,不由得放轻了手脚去浴室冲了澡,洗掉了一身的疲惫,徐洛安又有点亢奋了,靠在床上睡不着,侧眼看着对床的裴行琛,犹豫再三喊道:“喂,裴行琛,你睡着了吗?”

对面没反应,徐洛安再接再厉继续喊:“这么早就睡,你睡得着吗?醒醒,聊聊天呗。”

隔壁床的裴行琛不胜其扰,本想安静的享受个人空间却不料被横行霸道的二货犬成功打破,这是要闹哪样啊?!裴行琛猛的一个翻身,正想骂人,却见那二货正眼神闪闪亮亮的看着自己,顿时也不知道该怎么骂出口。只能硬生生的憋着,最后黑了脸狠瞪一眼,希望以此让他知难而退。

可惜,徐洛安能在自家毒舌师父的调 教下安稳生活了两年,对裴行琛这点功力完全接收不到,反而见着室友肯理睬自己了,觉得很高兴,凑近了道:“诶,你是哪里人啊?我家在沅江,听说过吗?是长江支流的一个小城市。”

裴行琛无语,只能点开手机玩游戏。

徐洛安又凑了过去:“咦?这是什么?”

裴行琛的脸更黑了,这是要卖蠢的节奏吗?抬眼一看,又皱了眉,看这人的表情好像不是说谎,那亮闪闪的眼睛里全是好奇,不由得疑惑,哪里来的野人,手机都没看过?“这是手机。”啊呸,我为毛要解释啊!裴行琛在心里暗骂。

徐洛安看一眼手机又看一眼裴行琛:“手机是这样的吗?”上高中的时候,家里头太穷,能维持温饱就不错了,后来跟了师父,那就更加用不上这种现代通讯工具了,所以对手机的印象还停留在X基亚的板砖时代,智能机什么的完全没概念了。

裴行琛有点明白了,这小子不是没见过手机,应该是没见过这种智能机,脸色缓了缓,开口道:“要不要玩玩?”

徐洛安一脸的不可置信,伸出一截小拇指指了指自己,颤抖着声音道:“我,真的可以给我玩吗?”就差喜极而泣了。

裴行琛真是看不下去了,这么呆蠢的人也能考大学?沉着脸把手机递过去,冷冷道:“玩可以,只要你闭嘴。”

“呃,”徐洛安的激动就这么硬生生的冻住了,讪讪的接过手机,暗想,自闭症患儿真是要不得。不过,这手机还真有意思,还有那游戏,可比修炼好玩多了。实习小道士就这么玩物丧志的把师父的话抛在脑后了,瞬间沉迷在游戏的海洋中,不可自拔。

等裴行琛从书里抬起头来,就发现隔壁床的小子已经捏着手机的四仰八叉的打着呼噜,睡的跟死猪一样,裴行琛翻了个白眼下了结论,就关灯睡觉了。

一夜好眠。

第二天是大学报到的日子,318男生宿舍也渐渐热闹起来。最高兴的莫过于徐洛安,他实在受不了和裴行琛两人单独相处,别说那臭脾气,就是那臭脸也让徐洛安心有戚戚。所以当室友都到齐了之后,徐洛安显得异常兴奋,又加上这小子天生的好脾气乐天派,很快就和室友打成了一片。

裴行琛在一旁冷眼看着,依旧冷冷淡淡的没反应,除了吃饭上厕所洗澡,他都没怎么在宿舍里呆。

“哎,我说,那小子不是有自闭症吧。”偷摸说话的是原嘉,黑黑瘦瘦的,特活跃,刚来一天就把一层楼的宿舍都摸清了。

徐洛安知道原嘉说的谁,当下有些无奈的笑笑:“他可真不是。”

“就是,你见过那个自闭症的人能长这么好看。”这是成诚,年纪最小的一个,他来的时候可把徐洛安吓一跳,可能是家境富裕又是独子,他爸他妈特别不放心,不仅人跟来了,估计还把家当都搬来了。用原嘉的话说,这就是赤果果的炫富。

不过徐洛安还挺喜欢这小子的,年纪小不说,长得还特好看,唇红齿白水灵灵的,人又活泼又可爱,说话声音也软糯糯的很可爱。当然,也就是徐洛安那以貌取人的尿性看人看的。

几个人正扯闲话呢,黄瑞南听他们说裴行琛,不由得好笑:“小诚,你说错了吧,应该是你见过哪个自闭症的人能考上大学。我还不怕告诉你,这小子可是咱们学院的第一名高分考入的。”

徐洛安他们几个傻眼了,纷纷表示不相信。

“吹吧,要真是那么好的成绩能进咱们这个学校?怎么说也得去清华北大吧。”原嘉很是不屑,成诚和徐洛安也很意外。

黄瑞南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笑笑,也没继续这个话题:“走吧,去吃饭。”

徐洛安抓抓头发,瞅一眼裴行琛空荡荡的床铺,也不知道这家伙去哪里了,能赶得上吃饭不。不过刚才黄瑞南说的话也让他很心里动了动,难怪看那么多书,还真是厉害。

就这么着,三天报到的时间过了,徐洛安也渐渐熟悉了这里的生活。然后,就在学校老师们的各种殷殷期盼中,军训开始了。

02.室友(二)

秋老虎一天比一天猛烈,丝毫没有因为夏季过去而收敛一下,相反还得寸进尺无比傲娇。广场上,像是晒鱼干似的整治着这群学生兵,笔挺挺的看过去,军绿色的军训服看上去倒真的像小白杨,不过是晒蔫儿了的。

徐洛安身上的军训服湿了一身又一身,头上的汗珠跟不要钱似的一串串的落下来,糊住了眼皮,但是却不能也不敢去动一下,巡视在外围的教官正不停来回走动,手里那根鞭子可不是摆设,被逮到可真是会抽下来的。徐洛安其实觉得这样的训练不算很难,只是有些枯燥无聊。想当初,师父对自己的训练可比这个严苛多太多了,单纯的体能训练对他来说不值一提。

休息的时候,徐洛安几个人找了个阴凉的树荫休息一下,席地而坐,摘了帽子扇风,油光水滑的脸看上去可没什么美感。

“啊,我不行了!”成诚大呼一声便靠在徐洛安身上,白皙的皮肤在连日的暴晒下开始泛红,还有小小的斑点,看的徐洛安爱心泛滥。

徐洛安摸摸成诚一脑门子的汗珠,低声道:“还有一个小时就可以了回宿舍了。”

原嘉揪着地上的草根,狠狠道:“老子是来读书的,凭什么要来当大头兵啊!”

没人应他,所有人都是蔫蔫儿的,包括一向酷帅的裴行琛,靠在树干上闭目小憩片刻。黄瑞南和陶伟拎了几瓶水过来,每人一瓶。

徐洛安接过水,有些不好意思,整个宿舍里头,估计就他穷酸了,像成诚黄瑞南一看就是有钱人家出来的孩子,更别说裴行琛了,从头到脚都不是便宜货。徐洛安有自知之明,从不去攀比,但也不习惯经常接受别人的照顾,按他师父的理念来说,没有白吃的午餐,同样,自己的付出也一定要有收回,绝不能做亏本生意。

徐洛安拧着小脸看着手里的水,一抬眼正好和裴行琛对上了,更觉得尴尬了,挠着头扯出一抹笑。

裴行琛没表情,浑不在意的挪开了目光,拧开水咕咚咕咚的一气猛灌。

几个人正休息,原嘉忽然“咦”了一声,小眼睛目光灼灼的看着旁边树荫下的几个女生:“快看快看,美女啊!”

成诚是个闲不住的,听原嘉这么嘀咕,手脚并用的趴在原嘉背上:“谁啊谁啊?”

原嘉扯过一抹意味不明的笑:“跟我去看看就是了。”说着,站起来朝那边走去。

成诚回头拉住徐洛安:“徐洛安,走,我们也去看看。”

徐洛安嘴角抽搐,他很想说自己很累,但是架不住小孩儿热情洋溢不好推拒,只能任由他拉着自己跟上去,裴行琛抱了手臂靠在树上,没动。

走近了,徐洛安才看到围在一起的三个女生都是同班同学,其中一个叫柳叶,人长得很漂亮,皮肤白皙头发又黑又顺又长,已经被好多男生暗定为“班花”了,另一个叫曲鸿希,半长的头发,身材高挑又苗条,就是脾气有点泼辣,被好多男生叫“辣椒花”。还有一个叫甘媛媛,长得也不赖。尚京是理工大,他们学的又是理工科,男生的数量远高于女生,所以,班里头那十余个女同学就变得凤毛麟角起来,格外的珍贵,平时都是格外照顾的。

徐洛安认识的女性朋友也就只有丁娆,如今在这座城市的另一头生活着,那是自己曾经喜欢的初恋,现在却磊落成知心好友。但是想到未来,还有属于自己的“丁娆”在等着自己,又不禁斗志满满,时刻等待着冲锋号。

曲鸿希看了原嘉几个,没好气的问道:“你们过来干什么?”

柳叶朝曲鸿希身边靠了靠,垂着头,脸色似乎不大好。

原嘉嬉皮笑脸的凑上去:“没什么事就不能过来聊聊啊,大家都是同学嘛!”

徐洛安听着,只觉得满头黑线,这个搭讪的技术也太没有含量了吧。果然,话一出口,甘媛媛就忍不住嗤笑了,曲鸿希更是瞪着一双美目,整个脸都黑了:“你很无聊吗?看来教官还没有操 够你!”

满场寂静,徐洛安满头黑线,很是汗颜。

“咦?柳叶,你的眼睛好红啊,是不是哭过?”成诚永远一针见血,直指真相。

此言一出,曲鸿希和柳叶的脸色都变得不好看了,柳叶本来就很白的脸色变得更苍白了,至于曲鸿希更是皱着眉气急败坏的吼道:“要你管啊?只是天气热,累的。”说着紧紧攥着柳叶往自己身边靠。

徐洛安起了疑心,仔细看看柳叶,不经意看确实看不出她微微颤抖的身体,再看看曲鸿希过分紧张的表情,更确定是有什么事发生了。

成诚被人吼了,很是委屈的靠了靠徐洛安,小声嘟囔:“我也是好心嘛。”

徐洛安无奈一笑:“别放在心里。”

原嘉还想说什么,操场上吹响了集合号,曲鸿希神色明显放松了,拉着柳叶就往那边走。只留下几个男生面面相觑,深觉得很无趣。

裴行琛闲闲的靠在树干上,撑开眼瞄一眼那乡下小子的背影,很是不屑,乡下来的就是没见过世面,只要是个女的就觉得是美女!哼。

徐洛安倒是没在意曲鸿希的恶劣态度,他更在意的是站在一旁不远处的一个男生,个子不高,皮肤有些黑,五官看上去也蛮清秀的,但是那额头前面头发竟然有两绺黄色的,不算明显,只是阳光一照就看出来的。徐洛安皱着眉看着男生,那男生似乎也感觉到了视线,偏头看见徐洛安,非但没觉得尴尬,反而露齿一笑,那笑容很是玩味。

徐洛安拧着眉,看着那男生进了队伍,心里七上八下,自己这是看错了么?

“徐洛安,你看什么呢?”成诚拽了一把徐洛安,好奇的打量。

徐洛安赶紧定了神,慌忙摇头:“没什么。”

“那男生叫胡骄,不是我们院的。好像是电子工程院的。”原嘉跟在后面替徐洛安解释道,徐洛安闻言脸色沉了,追问道:“你知道他是哪个宿舍的吗?”

原嘉颇意外,上下看了一把徐洛安,眼神里多了些暧昧:“洛,洛安,你该不会是那个吧?”

徐洛安眨巴眼,一时没明白:“什么?”

成诚也凑过来听八卦,也没听明白,睁着兔子眼瞅原嘉。原嘉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挥手让成诚走开:“还没成年的小崽子,走开走开。”

成诚一听愣了,嘟着嘴嘟囔着走开:“不听就不听。”

徐洛安的心思还在那个胡骄身上,赶紧问道:“你快说说,那人是几班的哪个宿舍的?”

原嘉嘿嘿一笑,拉住徐洛安低声道:“这个我去给你打听,不过洛安,你放心,你喜欢男人的事,我肯定保密,我嘴巴严着呢。”说完这句话,原嘉一溜烟儿的跑远了,只留下呆滞傻愣着的徐洛安站在原地。

“啥?我喜欢男人?”徐洛安一脑门子官司。

好巧不巧,正从徐洛安身边走过的裴行琛一个踉跄,扭过头,给了徐洛安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徐洛安莫名的打了个寒颤,这是什么意思啊?!

晚上,终于被教官操 够了的小子们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一个个都精疲力尽,连呼吸的力气都恨不得停止。

“啊啊啊——!”一声尖叫惊起一众老爷们儿。

“怎么了怎么了?”陶伟快梦见吃烤鸭了,结果被高八分贝的声音惊醒了,也难为他一八零的身高动作还那么灵活。

成诚举着镜子一脸惊恐的冲到徐洛安床上:“洛安哥,你看啊,我的脸啊,红红的还长了痘痘啊!”

陶伟无语:“不就是痘痘嘛,大老爷们儿要那么讲究干什么?”

“才怪!”成诚扒在床栏杆上低头看陶伟,嘟着嘴反对:“我妈妈说啊,男孩子也是要讲究的,没有好面相给别人的印象会很差的。糟了啊,不知道是不是晒得太多了,能不能补救啊!”

徐洛安捧着他的脸左右打量,一张漂亮的小脸被晒得一块块的红斑,确实挺可怜的,于是担心道:“小诚啊,你要不要去医务室拿点药啊?”

“不要!”小孩儿甩甩头,又蹬蹬蹬的翻上自己的床铺,从包包里划拉出一大堆的瓶瓶罐罐:“我要好好的保养保养!”

原嘉踩着梯子爬上成诚的床,呲着大白牙笑:“小诚啊,你看能不能给哥哥我也保养保养呢?”

成诚闻言凑过去仔细打量一番,颇有些为难道:“嘉哥,老实说,你这张脸就算敷面膜也不会太有效果的。”

“噗哈哈哈……”徐洛安很不厚道的大笑起来,一时间,宿舍里笑的很热闹。

裴行琛在对床看着大笑的徐洛安,想到下午听到那句话,忍不住上下打量着徐洛安,又看了看他和成诚之间的互动,突然打了个激灵,难道他喜欢那样的?也对,貌似那个胡骄也是这类型的。那这个徐洛安还真是人不可貌相,这么想来,怪不得当时那么黏着自己,该不会有那种意思吧?一想到这儿,裴行琛不禁一阵恶寒,脸更黑了。

裴行琛拎着脏衣服一进洗衣房就看见徐洛安光着膀子跟一盆衣服死磕,水花四溅,忍不住皱了眉,抬眼瞄了瞄穿着花裤衩光着上半身的徐洛安,不算黑也不算白的皮肤刚刚好,身材虽然不是八块腹肌但也是匀称修长没有赘肉,倒也很有看头。裴行琛心说没想到这小子脱了衣服还有点看头。在心里评头论足一番之后,裴行琛很自然的站到了徐洛安身边,拧了水龙头开始洗衣服。

徐洛安感觉到有人,抬头看是裴行琛,不禁露出大白牙:“你也来洗衣服。”

牙齿也很白,裴行琛再加了一个评论,鼻子里哼了一声,便没理会他,自己顾自己的。

两人都无话,只听到水声哗哗的。徐洛安有心想开口打破尴尬,但是又不知从何说起,尤其是下午那乌龙事件,徐洛安想想都臊得慌,偷偷瞄了瞄裴行琛,深深的觉得这个误会必须得解释,要不都是同在一个屋檐下的兄弟,彼此膈应就不好了嘛。这么想着,徐洛安尝试着开了口:“那个,裴行琛,我,我……”

裴行琛倒是扭过头来看他,没说话,沉默的很。徐洛安被这么看着,不知为何,竟然心虚起来,但随即又想,我心虚个什么劲儿啊,我又不喜欢男的。于是,壮了胆子继续道:“我想说,今天下午,你听到的那事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

裴行琛想了想,恍然道:“哦,你喜欢男人那事儿?”

徐洛安先是一愣,继而有些怒了,把衣服扔盆子里,溅了一身水也不在意,提高了嗓门道:“我都说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裴行琛冷哼一声,抱着手臂看他:“那是哪样?”

“我!”徐洛安刚想说出口,忽然就顿住了,那个胡骄该怎么解释呢,说出来也要有人信啊!

裴行琛见徐洛安停了话头,心里愈发鄙夷了,敢做不敢承认,这小子真没种,连带着看他的眼神都更加轻蔑了,还多了一丝冷意:“你不必解释,你的事,我管不着。”

徐洛安看对方瞬间冰冷的态度,很是郁闷,连忙道:“我不喜欢男人,你相信我,真的!”

裴行琛这次连头都没抬,埋头搓他那小背心:“我知道了。”

徐洛安一看这明显敷衍自己,更着急了,扯着裴行琛的胳膊就道:“真的,我真不喜欢男人,都是原嘉那小子胡说!”

裴行琛直起身子,瞪了一眼抓着自己的手,心里无比厌烦,但礼貌上他还是开口道:“请你放手。”

徐洛安怔了怔,再看自己竟然抓着别人胳膊,弄得裴行琛满胳膊的肥皂泡儿,顿时很不好意思,赶紧松手,喃喃道:“对不起。”

裴行琛扫一眼徐洛安没说话,抓着小背心甩了甩扭头就走,临到门口时停住了,回过身在嘴巴上做了一个拉链的动作,慢慢道:“我嘴巴很严,你放心,不会说出去。”

徐洛安愣在原地,忽的嗷叫一声,双手用力的揉着头发,这是什么神剧情啊!!怎么会这么神展开啊?!

夜幕降临,热闹的大学校园终于陷入了安静,只有路灯在静静的散发着光亮。折腾了一天的男生们也都各自安静的打呼噜磨牙,陷入好梦之中。只是,半夜的时候还是被惊醒了。

“啊啊啊啊——!”当尖锐的叫声划破安静的夜空时,徐洛安蓦地睁开了眼,腾地翻身坐了起来,目光落在了窗外,一时,宿舍里的兄弟们都醒了,但都没有说话,大家面面相觑的在黑暗里呆坐着。

原嘉突然说话了:“好像,是女生宿舍那边。”

03.日记本(一)

第二天军训的时候,徐洛安果然没有看到柳叶和曲鸿希,他拧了拧眉头,略感不安。那天,虽然没和柳叶说上几句话,但是隐约能感觉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丝丝缕缕的晦暗之气,徐洛安不是很确定,他想再看看那个女生,方便确定一些事情。

遗憾的是,直到上午的训练结束,都没看到柳叶和曲鸿希。徐洛安暂时放下忐忑,和一众兄弟去食堂吃饭,吃完饭准备回宿舍的时候正好碰到了他想找的人。

“咦?是柳叶和曲鸿希,好像从医务室出来啊。”八卦份子原嘉跃跃欲试想要扑上去,却不料还有人比他更快。

徐洛安早就追了上去,大家面面相觑,尤其是裴行琛,脸色更难看了,这小子难不成还是个双?

徐洛安没有理会身后一众好奇惊讶外加八卦的眼神,径直的朝柳叶走去,近了才看出来,不止柳叶就连曲鸿希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两个人神色慌慌张张的,明眼人一看就是有问题了。

曲鸿希看到徐洛安顿时紧张了,拉着柳叶的手就要走,徐洛安跨出一步拦住她们:“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要你管!”曲鸿希凶神恶煞的瞪着徐洛安。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