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重生之深藏不露(重返明赫之深柜重生)下—tea以然

重生之深藏不露(重返明赫之深柜重生)下—tea以然

时间: 2014-01-22 12:42:42

第42章:关照那人

有时候误会说清楚其实就是一句话的事。

贺君逸喜爱林闵明的头脑,林闵明敬佩他的担当。两个在各自领域中都聪明绝顶的人却阴差阳错误会了对方。在贺君逸看来,弱小的少年正需要同道中人的支持和鼓励,惜才之余他一点儿也不介意做一回好人。

更何况对着林闵明,他总有一种不知从何说起的怜惜。

而林闵明就更不好意思再提“是不是喜欢他”这件事了……

结果两人喝杯饮料都喝的心不在焉,匆匆告别后没到一周,贺君逸便按原计划,背起行囊去了著名的国际学府做交流生,打算用几个月的时间拿到最佳评语然后毕业。

事情非常顺利,三个月以后他就与那位极度欣赏他的教授一起研究出了新的成果,并合作发表了原先那篇论文的修改版,因为这位教授蜚声国际,这次居然纡尊降贵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学生联合发表论文,不由引起学界侧目。

教授对贺君逸是真的十分欣赏,再三挽留他留在国外发展,甚至许诺只要将研究成果开发成市场可应用的产品便将首度投资的许可大门朝贺君逸的公司敞开。

这对初出茅庐的贺君逸来说,简直是千载难逢的扬名之机。

他与郑开来商量之后,决定多留一段时间。

这一次连独自留在国内应付公司事务应付的脑袋发胀的郑大爷也点头了。他也意识到这是一次多么难得的机遇,拿到这一项研究的首度市场应用权,就像是天下掉馅儿饼,等消息确定以后甚至无需宣传,就会有许多投资客慕名而来。

研究虽然是贺君逸起得头,可要是没有这位著名教授的提携和补充,也不会论文一现世就被赋予如此之高的关注度,恰似爆棚的广告效应瞬间洒向全世界。

他们再也不必苦苦寻求三流客户的认同,而是摇身一变,一夜之间变成拥有众多一流客户的存在。

郑开来敏感的觉察到,是扩充公司的时候了。可是就一个国内公司的管理他都已经分、身乏术,再开一个办事处要怎么办?

还有贺君逸最近写好准备开发的新计划,也几乎停滞下来。那计划郑开来看过了,和公司销售部的几个人开会讨论下来也都认为这个项目不但立意不错而且很有赚头,商机稍纵即逝,如果再这么推迟下去,丢掉的可都是钱哪!

都说书到用时方恨少,郑少爷这时候却觉得可用、实用的人手更是少的让他咬牙切齿!贺君逸出乎意料的在国外呆了一年多,公司少了一个超级有行动力的工作狂。他才意识到,那些胡乱招来的花枝招展美丽动人俊逸潇洒的美人儿都是摆设,人呐还是得……懂得吃苦耐劳。

关键时刻,还是贺君逸临走时给他安排的特别助理马瑞帮了他大忙。

这小子看上去古板的像个笨蛋,可脑子却好用的不得了。复杂如经济学公式、细节如公司最近人事变化、繁复如销售业绩变化曲线图……他都可以如数家珍。只要郑开来处理文件时需要,张嘴问他必定马上得到答案。

平时处理起来要花一整天的日常事务,现在叫马瑞在旁边站着,分分钟就能搞定。郑开来不禁怀疑起自己的智商,难道说平时没有发现,其实自己也能当个和贺君逸一样的潜力型商业天才?

马瑞就像是武装到他身边的电脑小管家,什么事儿都能给出适当的建议。

咳咳,马瑞,好像真的很不错。

后来他就直接将贺君逸交给他的新计划一股脑丢给了马瑞,让他试着全权负责。

可拿到计划书的第三天,马瑞顶着一头乱发衣冠不整的出现在了公司。

“郑总,我可能胜任不了。”他老老实实的把计划书放回桌面,“这里面有很多问题我都看不明白。”

公司的日常信息他可以背过来,销售部的业绩表他可以通过实际数据绘制,但是这份未经实践过的计划书太没有目标对比,对于还没有独立执行过case的他来说,完全没有概念。

郑开来自己也一知半解,只得翻开笔电:“……要不我开视频,你自己问问贺总?”

马瑞:“……好吧。”

可惜远水救不了近火,贺君逸于是给他们俩推荐了新计划的始作俑者——林闵明。

第一次见面,连镇定的马瑞也大跌眼镜:居然是个十几岁的小孩子?贺总不是在开玩笑吧。

郑开来还等着利用贺君逸在国外获得教授青睐的时机开分公司,这么多优质的客户,不趁机推出多点新计划简直太浪费了。

可是把新计划原始启动交给这么一个什么都不会的高中生,靠谱吗。

一个马瑞已经够突破他用人的宗旨了,再加一个小孩,贺君逸不是在国外呆的脑子秀逗了吧。还是说他其实在玩什么黑色幽默的把戏?

尽管知道这家伙在商场上应付明谋暗计从容不迫,可这一回郑开来和马瑞都表示惊讶。

贺君逸在视频会议中对着他们淡淡一笑:“这个计划原本就是林闵明提出来的。”

两人都显出惊讶的神色:“……”

“我之前答应过他,可以让他全程参与这个case,”贺君逸拿起手边的咖啡杯,优雅的浅尝一口,“不过考虑到他高一升高二课程比较忙,就一直没有真的让他来公司。现在你们既然对计划有不明确的地方,我也身在国外力所不能及,让你们去找他帮忙,已经是最适合的办法了。”

马瑞扶了扶眼镜,问道:“您的意思是,让这位小……林先生担任计划执行顾问吗?”

郑开来翻个白眼:“大哥,你别开玩笑了,咱们公司不用童工!”

贺君逸完全无视了后一句,说道:“顾问是个不错的说法,林闵明年纪小但是见解很独特,我希望你们合作愉快!”

马瑞点头:“好的,贺总。”

郑开来见状只得举手投降:“……好吧好吧,你们都觉得没问题,我就不反对了。可是我还是希望分公司的事情能提上日程。等到你在国外的产品开发出来,那些大客户大部分可都是更希望使用国际经济规则……”

贺君逸:“没错。这件事确实比较急。”

郑开来兴奋:“国内这边的新计划如果能成功完成第一步,等到你那边分公司成立,就能相辅相成吸引更多资金。到时,我们公司就发达了!”

他说的夸张,但是事实确实如此,可贺君逸只是微微一笑,比差点手舞足蹈的郑开来淡定多了。

马瑞说道:“那么国内这边的事情我们会抓紧速度的,请放心。”

贺君逸额首:“那就拜托你们了。也帮我转告闵明,加油。”

“好的。”马瑞严肃道。

……

贺君逸父母全都不在国内,高中以后最亲近的已经是舅妈一家。偏偏顾家人全都粗枝大叶,平时就让他按自己的心意行事,养成了贺君逸从十几岁开始就对喜欢的事过分热衷,不喜欢的事置之不理的态度。

这一年多在国外一边做交流生一边设立分公司,他忙的连毕业都顾不上。对家人多番催促他找女朋友,和夏颖多来往的事情更是完全不予理会。

贺妈妈多问了几次,他也不知道哪根筋跳到,就脱口而出说:“我对女人没兴趣。”他的原意可能是我现在对找女人没有兴趣,可是对于在国外生活多年“见多识广”的贺妈妈来说,向来独立自主的大儿子这句话无疑让他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大姑,你说君逸会不会真是那啥?”这天下午贺妈妈忍不住给身在国内的顾家打去电话,“他前几天居然跟……跟我说……不喜欢女人!”

顾妈妈也吓了一跳:“不会吧,上次你不是还说要介绍夏颖给他吗?”

“就是因为这一年多他连见都不见人家!你说那么漂亮的女孩,不说喜欢不喜欢,见一面总没问题吧,他俩又不是不认识……”

顾妈妈也愁了:“这可怎么办,君逸向来有主意,要真是那样可不是我们说什么就会听的啊。要是真找好了人,可就晚了。”

贺妈妈迟疑道:“他最近都很忙,应该还没有。”

“没有就好……啊呀!”顾妈妈忽然想起来,“我记得那次他和欣欣去邻市玩,你不是提过说有人看到君逸带了个很亲密的朋友吗?”

贺妈妈握着话筒点头,那事儿是夏颖他妈打电话来说的,当时她以为自己儿子偷偷交了不正经的女朋友,还打电话来试探过。

“欣欣当时说,那回就去了三个人,除了君逸,就她和她同学。后来又加进来一个打球的。”

贺妈妈:“当时是这么说的。怎么了?”

“你说那时候那个特别亲密的朋友会不会就是打球的那个呀?”

贺妈妈:“……不会吧?他后来不就出国了吗……”没听他提起啥打球的啊。

顾妈妈:“咳咳,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没跟你说。大半年前,君逸托我帮他找c大的教导主任安排了一个人进特招名单。”

贺妈妈:“……”

“那人就是个打球的。据欣欣说后来还进了君逸自己的篮球队!”

“……”

“欣欣还说,他让她平时多关照那人,这一年多来欣欣老跟我们面前提到他,说什么人虽然有点傻但脾气特别好,很高很会打球,人缘好跟谁都聊得来……我都觉得奇怪!欣欣这孩子什么时候这么夸过人啊!”

贺妈妈听的心惊肉跳:“真是君逸让欣欣关照那个人?”

“就是!这不是提前让我们接受那个……人啊?”

“……”

第43章:是不是人

两位妈妈的苦闷别人不知道,可这一天在学校里,顾欣欣和林闵明眼皮都疯狂的挑个不停。顾欣欣撕了张小白纸贴在上眼皮,一抽一抽装了一个上午的僵尸。

课间还吵着非要林闵明也贴一张,上课铃响了林闵明才好不容易推开。

在别的同学眼里,这一对的同桌关系真不是一般的好。

校园里常常有日久生情、打打闹闹出真爱的戏码。不过林闵明和顾欣欣这样的还不算出挑,毕竟林闵明俊秀有余安静过头一向习惯了被埋没,而顾欣欣又坦坦荡荡一点儿也没表现出思春期少女羞涩矫情的样子,所以关于他们的风言风语也只是小范围内流传了一段时间。

等他们出去“实习”了一个星期回来,学校里已经爆出来一个大新闻,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据说有人前几天周末亲眼看到广播台的大美女张可儿和学校里的某个男生一起拉着手去看电影,却被教导主任逮个正着。

高中生谈恋爱只要不是做出了什么不可挽回的行为,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最多也就是叫双方家长来教育教育。张可儿身份不一般,教导主任当时也就忍着没怎么样他们。可第二天他回来偷偷跟校长一提,不小心戳穿了马蜂窝。

大多数人还在揣测校长暴跳如雷的原因,林闵明却知道,这全是因为张可儿的对象不是两家人都默认好了的阿奇。

……

下午第二节是自习课,当然对顾欣欣这样的八卦党来说这节课也就相当于现实版的聊天室了。自习监察老师睁只眼闭只眼,仍由小纸条在教室里丢来丢去,没多大一会儿,这帮八卦党就把最近的明星边角料、学校老师升迁内mu、以及传的沸沸扬扬的校花地下情曝光事件交流的七七八八。

顾欣欣整节课都在忙个不停,临下课时才把这些收到的消息消化了一番,最后幽幽的叹了一口长气。

林闵明一直心无旁骛认认真真的忙着写字,写完满满一页,翻到空白处甩了甩酸麻的小臂,转头就看到她这副欲言又止的德行,只好问道:“你又怎么了?”

“唉,没想到啊没想到。”顾欣欣故作深沉的摇摇头,“居然是好大一盆狗血兜头淋啊。”

“什么?”林闵明听不明白了,最新的韩剧?

“就咱们学校里的大戏。”

才两天功夫,校长已经知道了张可儿的早恋对象是严复,顺道就把严复的家世查了一通。其实不管对象是谁,他都不会允许自己的孩子违反校规,在学期间明目张胆的“玩物丧志”。更何况查出来一看这男生是学校里最没有背景靠山、连学费也是慈善机构援助提供的严复呢。

张可儿家住在干部家属楼集中地,世交潘家也住的很近,两家只隔一条巷子的距离,让他们几十年来都关系密切。

近几年潘家年轻一辈有人上位了,隐隐与以往有了区别。潘家长子潘奇与张可儿年龄相当,从小就一起读书,小学初中高中都形影不离。

这对张家来说也是一桩美事。

然而即便如此,张校长还是不希望他们过早揭破这层同学关系,毕竟离成年还早,世情变化万千以后的事实在很难说清楚。

不过没想到才到了高中,张可儿就背着潘奇另外找了个男朋友。

还被人逮了个正着,把这事儿弄的人尽皆知。

不和潘家确定儿女亲事是一种策略,可是若是让潘家小子不痛快了可就是直接撕破脸了。如此一来,张校长当然会(装也要装的)勃然大怒。

林闵明觉得奇怪的是,严复和张可儿本来应该是偷偷在一起足足两年多,毕业时才被发现恋情,又苦苦挣扎了大半年,张可儿终是没能逆过家人的反对,才狠狠心甩了严复另外找人。

那时刚刚考上大学的严复大失所望之余也真心失落了很久。

他在这个女人身上花了太多时间,娇小姐难哄不说,平时为她也得罪过不少人。潘奇便是其中之一。

最可恶的是,现在没了张可儿,当初得罪过的人就把账往他身上算了!

于是后来,严复只好找上了同样是家境优越甚至条件更好的顾欣欣,还……

林闵明把时间发展的时间轴默默捋了一遍,不对啊,现在张可儿才高三!他们谈恋爱最多也就几个月!

事情怎么提前了?

难道是那天顾欣欣和张可儿当街对峙,让阿奇过早知道了真相?

林闵明终于意识到,小小的一人之力也许很难改动注定要发生的历史,然而却能令细节变的与过去不同。有时候这样的变化已足以发生迥然不同的效果。

严复和张可儿仍会在一起,时间却从两年多变成了几个月;阿奇也因此没有被隐瞒很久就知道了他们的事,过去他们是彻底绝交,然而现在只是变的冷冷淡淡……

顾欣欣也并没有继续把严复当成心目中的男神。

这是一个很好的信号。

至少在林闵明看来是这样。

……

自习课以后是课外活动。

林闵明咬着笔,膝盖上铺着摊开的笔记本陪顾欣欣坐在看台上,脑海里思绪万千,眼睛却盯着操场上一群正在抢篮板的男生。

一个黑壮的大个子猛跳起来抢到了球,空中就传给了外围的同伴,等他吸引火力大起大落以后,那名同伴几下插花就掠出三分线外,起身漂亮地一跃,投篮,中了。

“好——!”周围一阵喝彩。

大个子一回头,分别与同伴们笑着击掌,刺猬般的短发被汗湿得纤毫分明,爽朗笑声传遍了操场。

“啧啧啧!”顾欣欣不以为然的翻了个白眼,嫌弃的喝了一大口奶茶,“又传给别人了!真不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

林闵明这才茫然的回神:“什么?”一副完全没在状况里的样子。

看球也能看的走神,顾欣欣算是服了他。她好奇的探头去看他的笔记:“你这几天到底在忙什么啊,上课下课一直写个不停,想当作家啊?”

林闵明由着她看,看完才合上本子,说道:“最近要帮你哥的公司写一份计划书……”

“帮我哥?”顾欣欣显然非常吃惊,连声调都都拔高了,“他让你写计划书,你逗我吧?”

林闵明不知道点头好还是摇头好。

“我哥是做金融投资的,他那些投资计划我连看都看不懂,你会写?”顾欣欣拿过他的笔记本狐疑的翻开来看,林闵明成绩是很好,人也很聪明,可要说一个高中生能帮贺君逸写计划书,那真是太扯了。

操场上热汗淋漓的男生们互相勾肩搭臂的走下场,那大个子越走越近,目光一直盯着看台上的两人。

他肯定不止一百八十公分,肤色黝黑,伸手揭起t恤,抹了把脸上的汗水,现出来漂亮有力的腹肌。

可是偏偏他盯着的人一眼也不瞧他。

“欣欣!”大个子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要不要去吃冰淇淋?”

顾欣欣果然抬起头来,不过只是匆匆瞥了他一眼,便又低下头去看手里的笔记。

连冰淇淋也诱惑不了?

大个子跨步跳过扶手,轻松跃上看台。

帅是很帅,可他笑起来的样子令人莫名怀念另一个人冷着的脸。

林闵明冲他微微一笑,招呼道:“何俊宇,打完了?”

“嗯!”何俊宇笑了笑,挠挠后脑勺,“你们今天很多作业?”

自从在邻市被贺君逸招揽到c大,他就常常跟着顾欣欣和林闵明混,当初为了能让他顺利成为特招生,贺君逸动用了舅妈家的关系。

可是等何俊宇到了c市,贺君逸却因为交流生的关系去了国外,一呆就是一年多,公司球队的训练和比赛都由其他人自由发挥了。

何俊宇因为没有被正式介绍进去球队,每次参加训练都觉得自己是个外人。他不太会交际,光是傻笑可没法融入一群怪脾气的篮球天才之中。

以至于如今都大二了还是更喜欢趁课余到处找人玩球,多余精力没地方发泄,竟连顾欣欣高中的篮球队都不放过了。

当然,他有没有醉翁之意不在酒就不得而知了。

林闵明摇摇头,把笔收起来:“没有很多作业。”

何俊宇:“那……我们去吃冰淇淋?”一边说还一边不断拿眼去看顾欣欣的反应,可后者还是一脸困惑的瞪着笔记本猛看。

林闵明知道他的意思,顺势就推了推身边的人:“……欣欣,我渴了,你渴不渴?”

顾欣欣“啪”一声合上本子,抬起头说:“喂,你是不是人啊!”

“?”

“这不会真是你写的吧!”

第44章:出事情了

这份计划书还真是林闵明亲手写的。

第一稿让贺君逸拿去做了修改,不巧还没来得及实施,贺君逸就因为滞留国外搁置了。接手的人换成郑开来以后,计划书被销售部的几个大头传阅了一遍,普遍反映说很有“钱”途。

这当然不仅仅因为林闵明的原稿写的如何好,大部分原因是经过贺君逸极具商业眼光的一番取舍和修正后,整个计划书变成了一套可行性极强的宏伟方案。

不过他现在没时间去实地实行,郑开来又不擅长做开荒牛。当然,就算擅长他也不可能去做,这么辛苦的在公司既做牛做马还得呕心沥血的开拓市场,简直不符合他的三观!

但是郑大少最近发现了身边的“宝库”,对无所不知的马瑞非常欣赏,于是理所当然的,这套计划就被丢给了马瑞。

这是前情,也就是马瑞今天约林闵明在咖啡店见面的原因。

本来应该约在公司见面,毕竟是公事,不过贺君逸的公司距离林闵明学校颇有一段路程,作为一名高二学生,下午放学以后还有作业,他充其量只能抽出一两小时的时间。

于是马瑞就亲自过来了。

临出发前,郑开来手上搭着一件衣服,甩着车钥匙说送他一程。到了咖啡店也不说要走,硬跟着马瑞一起找位置坐了下来。

马瑞觉得有点奇怪,然而老板的事他知道不能乱管。

于是当林闵明穿着校服,斜跨着大书包从门口进来时,两人都吃了一惊。

人是贺君逸亲自推荐的,当时他对视频里的马瑞和郑开来说这已经是最适当的人选。他们都以为林闵明应该是贺君逸的朋友之类,年纪也许不大,但也绝没想过对方可能是个十几岁的小屁孩。

林闵明在他们面前站定,腼腆的笑了一笑,才慢慢坐下来。

他心里很紧张,手心拽着书包的带子都出汗了。这简直比他当年找工作面试还紧张了。

其实现在的他早有过名设计师的人生经验,工作几年来面对的客户形形se色,(后几年基本是慕名而来的多),就算参加世界级的比赛也不会紧张的手心出汗,现在却这样。

他微微有些自嘲,果然还是放不开。

贺君逸前几天就发邮件告诉过他这件事。

果蔬超市计划现在要正式运作了,主要负责人是郑开来和马瑞。他们俩对这个计划一知半解,光是看书面上的描述恐怕无法真正理解计划的精髓。

所以贺君逸要求林闵明一起参与进来,比之前说过的要深入一些,但前提是不能耽误他的学业。

林闵明还有一个学期就要升上高三,现在正是非常关键的时候。虽然按照他平时的成绩考上大学是没有问题的,但好学生的问题通常是能考上多好的大学。

前一世林闵明读了和贺君逸一样的学校,专业主攻设计,算起来是隔了三四届的校友。

c大历史悠久桃李满天下并不好考,现在他一心二用对结果肯定有影响。贺君逸怕的就是这个,所以要他协助马瑞,但主业还是学习。

可林闵明自己却非常想要更多的参与到这个计划里面。

于是趁着还没见面的几天时间,他不但把整个计划书捋了一遍又在后面增加了果蔬衍生产品的建议和原始生产基地的拟定书。

现在他就把这份手写草稿放在桌上小心翼翼的翻开并推到了郑开来和马瑞面前。

郑开来瞥了一眼面前的笔记,满满当当的小黑字几乎挤满了整个本子,顿觉眼花缭乱,顺手就推到了马瑞面前。

自己则瞪着眼睛使劲瞧面前的少年,心里直犯嘀咕。

林闵明被他看得不自然极了。

他知道郑开来的为人,性格浮躁又爱玩但人是不坏的。

他和贺君逸一起办公司,创业之初同患难过,后来发展的越来越好时,郑大少也没有小动作。基本上算是可以同患难也可以共富贵的人,这种人很可贵。

尽管以前没有深交过,冲这一点,林闵明觉得他应该不错。

不过郑开来显然跟他想的内容不太一样。

“你几岁了?”他眼神锋利的盯着少年,一开口就语气不善,“高中?”

林闵明老老实实的回答:“十六岁半。高二了。”

这个答案连马瑞也抬起了头。

郑开来牙疼似的托着腮帮子:“你怎么认识贺君逸的,他说你是欣欣的同学?”

林闵明点点头:“嗯。”

“我说……”郑大少满脸怀疑的看着他,“其实这点子是老贺自己想的吧,你是不是学校要搞什么社会实践才非要来闹着玩啊?”

“……”

“小弟弟,哥哥告诉你有些事不能随便玩哦!”郑开来意味深长的说道。

林闵明愣了愣,闹了半天他是把自己当小孩了啊。不过也对,毕竟年龄放在那里,他现在确实未成年,要一个公司放心的把这么多投资悉数放到一个小孩的计划书上,真是一件难度很高的事情。

这么说来贺君逸也是奇葩了。

恐怕也只有这人才会光是听他念叨念叨就把那些胡话当成重要的点子,一字一句印成策划书。

……

林闵明没有辩解,他所有的解释都在笔记本上了。说再多也是徒劳,只能且看以后吧。

当这个计划的执行顾问是他的期望,但是若对方不信任他,合作也没法进行。这是重生福利的副作用,林闵明也没办法免疫。

郑开来还要继续说什么,却被抬起头的马瑞按了一下手背,他眉头一挑,转过脸来。

马瑞合上笔记,眼神比之前已经郑重了很多,他清了清嗓子,说道:“林……先生,我觉得你的想法非常好。虽然现在这个笔记上的东西与贺总给我们的计划书还是有些出入,但是我觉得可行性很高,且……”

他顿了顿,好像是在想用什么词汇来形容比较合适,隔了几妙才接着说道:“且这些概念都很先进,我以后恐怕还得请你多指教了。”

这番话说得极为恭敬,林闵明听着耳根都有些微微发热,急忙摇头:“你太客气了马助理,我只是提出想法,真正实施起来还是要看你们的!”

马瑞眼神一闪,淡淡笑了笑。

郑开来:“……”

这次见面以后,双方正式开始了合作。

前期计划的实行主要在果蔬产地的选择上,同时进行的还有果蔬产品的包装设计和广告定位。林闵明每周去公司两次,全都在周末。平时他们通过邮件联系,马瑞会把进度告诉林闵明,林闵明则根据他收集到的数据提出自己的建议。

贺君逸和郑开来当然也在监管计划的进展,但贺君逸的重心在国外分公司的组建上面,他已经获得导师的许可将他们共同研发的论文落到实地,不久之后就会有一次大动作。

他给林闵明打电话询问计划进展时,还告诉他,果蔬超市的概念他也已经初步找到几个投资商。

这个消息非常振奋,连郑开来也放弃了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出游打算,认真开了几次筹备会议。马瑞更是忙的三天两头出差。

不过这几次与他们见面,林闵明总觉得马瑞和郑开来之间的气氛很古怪。

……转眼两个多月过去了。

高二第一学期期末的时候,林闵明考到了全级段第一,班主任把他的考卷贴在了宣传栏上,不过这个消息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响。

因为继张可儿之后,顾欣欣也出事了。

期末考试之后即将放假,这天林闵明晚上九点还在公司里看贺君逸发来的修改意见,结果接到了贺君逸的电话。

“闵明,欣欣有没有跟你在一块?”贺君逸的声音有点着急。

林闵明揉了揉酸痛的眼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啊?”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