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别把老子当女人—VIZA

别把老子当女人—VIZA

时间: 2014-01-22 12:39:42

文案:

一切都是发生于东方四少的老大东方陵翻箱倒柜找到了一纸婚约。

自此,以容貌天下第一闻名的东方玥被自己大哥坑了个彻底,比武招亲反而被赐婚给废柴小王爷。风流成性的小王爷对东方玥貌若天仙的女子画卷迷得神魂颠倒。

这婚当然没结的那么顺利,一个两个都在婚礼当天失踪了。

东方玥虎威将军策马沙场,一夫当关。身后跟了个废柴王爷坑蒙拐骗到处游玩。

这是一个扮猪吃老虎,步步攻略王妃的艰难道路。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宫斗

主角:东方玥 北堂昊 ┃ 配角:东方陵 东方玄 东方煌

楔子

江湖上有个传说,东方四少中有财富天下无双、容貌天下无双、奇术天下无双和兵战天下无双。每当人谈起这四个人的时候,无不说这四人是天下少女心中的夫君,少妇梦中的情郎。

但事实却是这个样子。四兄弟三个坐在大厅内,各人神色不一。

老爷子东方家长怒吼一声:“你们……”话未出口,老三悠哉悠哉地踱了进来。此乃奇术天下第一,老头子气的脸发白,可是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东方煌晃到大堂中间慢悠悠的说:“爹,别动气嘛,来来来我替您说。”瞧瞧这是儿子跟老子说话的样子么!

“你们三个不孝子!都多大了还不成亲,想气死我这把老骨头啊!”中气十足韵味十足的怒吼,活脱脱是老头子的翻版。老头子捋捋胡子点了点头,突然眼睛瞪得溜圆,咆哮一声:“你也是不孝子的一员,怎么把自己刨除去了!”老三笑笑,被老头儿发现了啊。

“反正你们要是一年之内不给我领个白白嫩嫩的媳妇回来,我就死给你们几个不孝子看!东方陵你都快而立了还不娶妻,你怎么起带头作用的!”东方家长豁出去了。犀利的小眼睛扫视着四个儿子。

财神老大东方陵心里小算盘打得啪啪响,寻思着去哪家女支院搞个女人回来充数。眼珠子却一动不动那叫一个心无杂念,淡定无比。

老二东方玥用双杀人般的眼神瞅着自己老爹,XXD要不是你给我起这么个娘的名字,不知道哪个杀千刀的到处散播自己是女人的谣言,搞得没有女人相信自己是男的了!

老三东方煌继续优哉游哉的摇着扇子,完全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把小仙修的样子。(搞了半天这小子修真人士啊!)

老四东方玄英眉深拧,大丈夫应以国事为重,儿女情长为次!

可是四个人嘴上都说:“爹您就放心吧。”

这个媳妇,可没说男女啊,只要白白嫩嫩就行了吧……

第一章:比武招亲(一)

“爹啊,我听说现在芜湖那边正是风景至好之时,北方天气炎热,爹您要不要去那边避暑啊!”东方陵“好心”的提议道。

“也好,看见你们四个不孝子我就生气。”东方家长抿了口上好的龙井,点点头。东方陵马上吩咐家奴去收拾行装。老头瞪了瞪眼,说:“这么着急干什么啊?”东方陵脸色相当淡定的说:“我是想让爹早些见识到南方水乡的美景啊!”好一个父慈子孝的美好情景。

于是老头子被家仆们簇拥着风风火火的推出了东方府。老头子看送行的就只有东方陵一个非常不爽,但是还是臭着老脸撅着个可以挂油瓶的嘴上了马车。东方陵和马夫对视一眼,马车突然急速奔跑起来。老头子刚刚上了车就由于惯性头狠狠的磕在了凳子上。待一阵眩晕过去之后,老头子掀开布幕,对马夫吵嚷:“这么快干什么?”小眼尖利,马上发现了点不寻常之处。城门集市告示板上不知挂了什么里里外外围了数层人。老头子寻思着这个是因人聚众斗殴之类的便没多加理会,心想半年之后这几个不孝子怎么也要被自己安排的美娇娘降服了。

马车驶出了长安城,向着南方去。

老头子要是那个时候看见了估计会气昏吧。东方陵拍了拍胸口,还好自己脑子动的快,不然这件事要是让他家老头子听闻了不得把他大卸八块。恢复了平静之后的东方陵顺手掂量起一块金元宝,丢给家奴们,东方家的奴才们哄抢着接了。所谓的“守口费”,最擅长用元宝砸死人的东方陵用扇遮脸露出了女干诈的笑容,二弟啊,别怪哥哥心狠啊,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话说老爷子前一阵刚把他们召集在一起催婚之后,东方家四个儿子里的老大,号称财富天下第一的东方陵脑瓜子一转想起来了小时候的一桩事。隐约记得老头子应下了桩娃娃亲,但是之后因为些什么原因就一直没提起过,所谓揍人揍到底,捣乱捣到西。一向不想着自己家兄弟好的东方陵准备来个大动作,派了全家上到他三弟东方煌,下到看门小童把东方家翻了个遍,总算寻到了当年那一纸婚约。东方煌抖开那一方黄缎,破声大笑了起来。瞒着老二老四的两个女干兄滑弟,脑袋凑到了一起,片刻后,一向冷静的东方陵一下没忍住,扑哧一声漏了笑。

长安城南集市告示牌旁围了一层又一层的人,吵吵嚷嚷好不热闹。众人吵嚷着:“东方家二小姐要比武招亲啦!”公开声明东方家老二是女人伤透了无数纯情少女,风流少妇的心啊……整个长安城都知道东方玥有着绝世倾城的美貌,东方家老二东方玥容貌天下第一的美名早就被万能的长安居民传的天下皆知,但是东方老爷子总说他家四个臭小子,众人就认为都是男子。可是东方玥是个例外,十岁就离开了长安,在外征战十余年,直到前些日子才收到紧急家书回来。

十岁走的时候是孩童样子也分不清男女,漂亮的脸蛋却依旧让东方玥早早出了名,这次回来更是让全城人震惊。骑着一匹纯黑的千里良驹,一头飞扬的长发披在身后,脸上戴着个狰狞无比的夜叉面具。东方三少出来迎接。东方玥面具一脱,凡是见到的都忍不住脱口而出:“倾国倾城。”不少纯情少女觉得要昏厥当场,连男人看了都红了脸。东方玥身着如银子般闪闪发亮的白铁铠甲,身形既有着武将的挺拔又似修长的书生模样,如玉的皮肤,在披散的黑发的衬托下愈发白的透明,绯色的唇瓣轻轻合着,俊挺的鼻梁,细长的眉挑着,勾魂桃花眼蒙着一层水气,仿佛,不,这就是上天眷顾了的美貌。可是东方美人这表情怎么有点凶神恶煞?

东方玥那时恶狠狠的把路人甲乙丙丁瞻仰美貌的目光瞪了回去。看什么看,老子就是讨厌你们看这没用又惹眼的皮相才戴面具的,搞不清楚状况么!于是乎在一日之内,东方玥的美貌传遍了全城,越传越神。最后就传出了东方玥女扮男装的谣言。此谣言乃东方陵故意散播,其调侃老二长相女气之意溢于言表。

可是现在,全城都在讨论东方二“小姐”竟然要比武招亲的事。难道是因为二“小姐”不甘假扮男子在边关都没有钓到一个男人而成为大龄剩女要回来搞这些狗血的事情。虽然说东方玥是美,可是这个思想是有点落后了,现在不都是先上车后补票么,来个带球跑才能满足长安百姓的八卦神经嘛。

叽叽喳喳的吵闹声全都传到了锦华酒楼二层雅间喝茶的东方陵的耳朵里。这锦华酒楼靠近长安最熙攘地界,东方陵最喜欢在这里听长安百姓八卦。满意地看着离自己两步远的东方玥额头上青筋暴起,可人却软绵绵的躺在躺椅里。

东方玥心中暗骂,哪个混球配的五香软筋散,效果这么好,药店怎么没卖过掺草灰的给东方陵!

东方陵女干笑,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你大哥我最懂了,况且这还是你三弟牌的二哥特别版。

东方陵从东方月脚边拾起杯底还沾着软筋散的茶杯,笑道:“二弟啊,为兄这个是为了你好啊!为兄我偶然发现了一封指腹为婚,呃不,是指婴为婚的契约。虽然说对方是个带把儿的,为了我们东方家引领风尚让男风盛行,这就是二弟你的责任了啊!”虽说这东方四子才貌出众,除了东方玥之外却均是断袖,此时正男风初盛,东方陵想也没想就让唯一不是断袖的老二先下了油锅。

看着契约明黄的绸缎,明明白白的说是上面的某位和老二东方玥。于是东方陵玩心大起,搞出来一个风月小说必备之比武招亲。把老二命中的男人给引出来。哼哼,心里继续女干笑。

老三东方煌和老四东方玄在大街上游荡。突然,爱凑热闹的东方煌发现了“聚众斗殴”事件。众人看见丰神俊朗的东方玄和眼睛里总是闪着坏坏邪光的东方煌立马让开了一条一米多宽的小道。

东方煌狐疑的皱皱眉,东方玄感觉事情有点不太对头。等到二人慢悠悠的走到前面,看见大木板上贴着巨幅的东方玥的画像,虽然说是穿了女子的罗裙,胸前塞了两只硕大的馒头版本的。

而后,东方玄咔的一声,下巴脱臼了。

老三用手咔一下把老四错位的下巴托了上去。然后扫到画像旁边的字,自己一阵眩晕。东方煌忍住笑,大哥这次不会玩脱了吧。

东方家二小姐东方玥比武招亲!之后的报名事宜以及费用等N字省略。如此潦草的字迹,如此让人瞠目结舌的画艺。连东方玄心里都已经清清楚楚了。

二人光速闪人,身后投来无数青年男女的视线,为什么有男人人?都是拜东方煌缠绵风月之所所致。二人火速赶往了大哥最爱的消遣之处,锦华酒楼。

第二章:废柴九王

小王爷,准确的来说是小九王爷。话说皇帝都是对私生子特别偏爱,小王爷之所以成了最游手好闲的一员完全不是自己不努力。骑马射术略略涉猎,文韬武略一窍不通。皇帝老儿宠着这个十三岁才回到自己身边的儿子。

本着美人至上的原则竟然活了二十年的九王爷已经不算小了。一头极其美丽的墨黑长发因为主人的疏忽松松散散的披着,不时出现几根毛毛躁躁的发丝。手中拿着作者不明的画本目中无人的翻看着,眼睛滴溜溜的快速扫视着树上不堪入目的图画,不时发出“诶诶”的叹气声。

小王爷哀叹,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所谓的美人。自己苦苦寻找了十几年,得到的是一屋子“歪瓜裂枣”的家仆和侍女。诶诶诶,人生苦,何时玉皇大帝老爹赐我一个倾国倾城的绝世美人。

伸出一只养尊处优养得细白无瑕的手,轻飘飘如风,柔柔的像雨丝一样的少年嗓音说:“小红,备马车,本王要去百花楼巡查。”

一袭红衣的少女走了进来,少女长相甚是可爱,一双灵动的大眼显得人愈发活泼,虽然不算是大美女但是也有自己的可爱之处。身后跟着六个衣着颜色分别为橙红绿蓝靛紫的俏丽少女。

“主子,现在是白天。再说主子也要考虑自己的情况。”小红皱着眉,对小王爷的要求很是不满。日日夜夜在勾栏院里转悠的王爷早晚会把自己身体搞垮的。

小王爷一听不愿意了,蹭的从暖洋洋的被窝里钻了出来。俊秀的眉拧起,终于显得有点威严,说:“本王想去哪就去哪。本王要为了寻找美人的事业奋斗终生,牺牲自己,满足美人。为美人服务万死不辞。再说本王钢炮齐备,弹子十足。”

装出一脸义正言辞的小王爷越说越跑题,七个少女齐齐的捂嘴娇笑。在小王爷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的“逼迫”下,七个少女忙了起来,穿衣服的穿衣服,梳头的梳头,雇马车的雇马车。折腾的半个时辰才把邋遢的小王爷弄得光鲜亮丽有了点王爷的气概。

看着黄铜镜子当中自己清秀又有点小邪魅的俊脸,小王爷自恋的拍了拍,自古美人爱美男,自己这么一只美男摆在面前,美人快快投降吧。

经过在长安多年考察后,小王爷得出一个在人群聚集的地方总是出现美人的结论。颠簸的马车有些诡异,今日愈发的颠簸。终于,在小王爷的屁股被颠成八瓣之前,小王爷理智的掀开了金玉珠帘。一双含着怒气的狭长凤眼看的马夫一个寒颤停下了车。不远处熙熙攘攘的人成功的吸引了小王爷的注意。耳尖的小王爷隐约听见了几声:东方二小姐比武招亲,东方二小姐可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小王爷的眼睛开始放光芒了。

“小红,与本王去看看什么事情。”小王爷撸胳膊抡袖子的蹦下了马车,眼中冒着兴奋的金光。小红见状刚要把小王爷推回马车里就被小王爷力大无穷的揪到了人群当中。小红感叹道:美人的力量是无穷大的。小王爷现在像是有几十年的内力一样把她一个从小的练家子抡来抡去。终于在小王爷踏平一排人肉毛毯的时候挤到了巨型公告前。

东方陵虽然人品差了些,但画工却是登峰造极,不仅像更是把东方玥的气韵都画的活灵活现,仿佛真人在画中。遥望美人,小王爷开始感慨,口水快要流到下巴上了。眼睛瞪得大大的,喃喃道:“美人……美人……”大吼一声:“真不愧是容貌天下第一!”小红被这声莫名其妙带着极大气流的大吼给吹的偏离了原地几寸,耳朵暂时失聪。小红欲哭无泪的想:“再也不要和王爷一起看美人啦!”

小红嘴里喃喃着东方玥的名字,诶?好像在哪里听过!小红这样想着,忽然一拍手,想起来了!凑到小王爷耳边低声交代了几句,小红悄悄离开了人群。

小王爷一脸痴呆的望着巨幅画像,终于几滴透明液体从下巴滴落,王爷形象全无。东方陵远远看着一阵贼笑。东方煌瞟了一眼,笑嘻嘻的说:“二哥,我看那小子不错,长得好,人也不错。就是有那么一点不好……这点吧,到也不碍事。”

东方玄反应迟钝的看了看,眉头深锁,说:“哪点不好?”

东方陵一甩袖子,冷酷的下了结论:“略些痴傻。三弟你怎么好像认识那小子?”

“哦,前几天逛怡红院遇到了。”东方煌轻描淡写。东方玄跟东方陵齐齐的看着东方煌叹了口气,你这个认识的地方就是很大的问题。

眼皮耷拉着心中考虑怎么千刀万剐这三个竟然站在了统一战线的兄弟的东方玥突然睁开了眼睛,用凶恶的目光把三个人狠狠的剐了一遍。屋子里瞬间充满了东方玥单方的火药味。

“咚咚。”店小二敲门进来,看见屋里四个难伺候的主神情各异,但气场温度直达绝对冰点,尤其是被绑的和粽子一样的东方月,阴狠的目光吓得小二险些坐在地上。

“东方少爷会场已经给您租下来了店家按您的吩咐已经准备好接受十二级台风一般的侵袭了楼下有一位小姐找您没什么事的小的告退。”小二连珠炮一样的放完话风速闪出了这间上上雅间。

“二弟,我们就去给你找你命中的夫君,千万莫慌。”东方陵还在惊叹小二的肺活量之强大中。

“唔唔唔……”东方玥破口大骂。这不是消音,这不是,而是特制软筋散导致的舌头都麻痹了。东方玥凶恶的瞪着三人。可是三个人视若无睹的依次走出了房间,留下了抓狂的东方玥。

楼下小红来回踱步,直到看见三个各有千秋的美男顺着檀木楼梯走来。东方陵嘴角挂着温和的微笑,吩咐小二给姑娘上茶。东方玄、煌二人打算先行离去。小红看到东方煌突然记了起来,这不是前几天小王爷遇到的一拍即合的风流男么!

小红慌忙叫道“东方煌公子留步。”东方煌诧异的停下脚步。小红作了个揖,东方煌搜索了一下记忆,突然灵光一闪。完蛋了,这女的!

东方煌偷偷向大哥挤了挤眼睛,东方陵费解。“红姑娘,大哥会看在在下的面子上斟酌的,在下还有事先告辞了。”小红心头一喜忙道谢。目送二人走后,东方陵跟小红落座喝茶。小红开门见山的从袖子里拿出了一沓银票拍在了桌上。“东方公子,我家主子对另妹十分中意。”东方陵眼里光芒一闪,眼角弯了起来,掏出折扇把银票轻轻往回推了推“红姑娘这样让在下很是为难啊。”小红一看便知东方陵有钱的很不吃这套,她却不知道东方陵也贪的狠。咬咬牙,小红掏出了胸前一物放在了银票上。

东方玥运气试图排出软筋散,不知药里用了些什么竟不起丝毫作用。东方玄跟东方煌并肩走在街上,东方玄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三哥,你前一段时间让我去买的药材是不是今天给二哥用了啊。”“是啊,看上去效果不错。”东方煌得意的一步三摇。“那是不是剩下很多,可以给我点么?”东方煌闻言停了下来,东方玄也停下了脚步。东方煌一脸痛心的拍着自己四弟的肩膀说:“如果一般人的剂量是蚂蚁,二哥就是大象。”东方玄闻言想了想那三大车药材,心里满是对二哥的膜拜。

第三章:糊涂婚约

一块刻着龙纹的黄色令牌躺在桌上。东方陵摇着折扇开口:“敢问姑娘的主子是?”“说出来怕吓到你,我家主子是圣上最宠爱的九王爷。”小红边说边用鼻孔看着东方陵。东方陵觉得好笑,果然自己找上门了。“王爷成亲这等大事,不需请教陛下么?”小红一听“就算我家主子看上另妹,入门也是妾室,不需叨扰圣上。”“那便算了,我东方家还不需一个没前途的皇子撑腰。红姑娘带着自己的东西请回吧。”

小红眼角湿润的跪在九王爷北堂昊面前。北堂昊着急的拧着眉在大堂里踱来踱去,摆摆手示意小红别跪了,其余六个侍女也急的团团转,头一次遇到东方陵这种软硬不吃的。王府竟拿东方家没半点办法。明天就是比武招亲了,小红抹着眼泪对满脸期待的北堂昊说:“东方陵那个贱民说要是王爷仍对东方玥垂青,不如各凭本事,明日分个高下。”

北堂昊心中一团乱麻,最后沮丧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竟放声大哭了起来。七彩侍女忙围在一旁安慰。北堂昊从接回来封了王之后就一直被宠着,二十多岁了也被几个侍女惯的像孩童一般。这废柴小王爷除了泡妞,一窍不通,其他皇子也不把这成日享受的小王爷放在眼里。

东方玥刚被东方煌喂下解药,人马上窜了起来,抽出厅壁上挂的装饰剑,怒极的砍向东方陵。后者被东方玄揪着领子向后拉了一步长,堪堪躲过。东方煌冲了上去,折扇轻轻敲了几点,东方玥僵住了身体,动不了了。东方煌不放心的照着自己二哥的后颈狠狠的来了一下。一手托住软倒的东方玥,安置在椅子上后。东方玄捡起地上没开刃的剑,收回剑鞘里。东方陵有些惊魂未定,这小子这次显然被真惹毛了。东方煌摸着东方玥的脉象,果然不出他所料,点穴对他二哥也就能坚持个四分之一柱香。几个人气还没喘均,东方玥就睁开了眼睛。有所防备的东方玄跟东方煌一边一个架住了东方玥。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耍我有意思么?”东方玥神情凶狠。东方陵有时候也好奇二弟长了那么一张脸为什么总要摆出吓人的表情。东方陵真不想提醒他二弟这样并不吓人,但是总有嘴贱的“二哥,你能不能不要这样,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哥的份上我都快把持不住了。”东方煌痞痞开口。东方玥脸色发青,咬牙切齿的说:“你的账一会再算。”东方陵这才开口“二弟啊,你长年不在家难得回来。最近家里……”东方陵皱眉,做了一个心痛的表情。东方玥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声音都有些发抖“大哥,我们家不是破产了吧。”东方玄还是木头样子“据说富得流油。”东方煌暗道不好,老四就是坏事,于是接口道:“最近大哥有批大单出海了到现在没有音信,怕是……”东方陵闻言作痛心疾首状地点点头。

东方玥被吓得不轻,开始懊悔自己长年在外,一直没有顾及家里一切全靠大哥撑着。东方陵看东方玥感情酝酿够了,幽幽开口:“虽然利用二弟你的外貌赚取微薄的报名费支撑家用,只要你明天自己把台上最后那个人打败就不用嫁人了。”你大哥我安排规则还是给弟弟你留着后路呢。东方玥心情沉重的点了点头,架着他的二人适时的松开了手。东方煌有些心软的看着东方玥,说:“大哥,我们这样对二哥不太好吧。”东方陵眼里透出赤裸裸的鄙夷“三弟,你有这功夫不如想想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你怎么脱身吧。”东方煌被看的浑身发毛,脑海里都是各种凶残的画面,缩了缩被风吹的发凉的脖子。

东方玥躺在榻上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睡,一股奇怪的感觉悬在心上挥之不去。却又说不清是怎么了。东方玥焦躁的起身,揭开蒙在镜子上的黑纱。自从一直被人夸长得漂亮之后,很少有人在乎自己别的东西了。东方玥把所有的镜子遮起来,不喜欢看到这张脸。倒映在镜中的仿佛不是自己,却又确实就是自己。就连大哥需要自己的时候也是需要这模样而已。

东方玥心情沉重的坐到床榻上,双手抚膝开始调息体内内力。不知不觉天空泛起了鱼肚白。

北堂昊萎靡的垂着头看着比武招亲会场四周聚了人山人海的围观群众。比赛选手去擂台两旁的登记处登记缴纳报名费了就可依次上台。对手摔下擂台就算赢得一局,为了防止车轮战导致的疲劳影响发挥,赢得十五场的进入下一轮。第二轮选手一起上台打斗,最后一个倒下的,如果没人挑战的话就可与东方玥一较高下。赢了东方玥,就可抱得有着天下第一美人称号的东方玥回家了。

擂台后方有个高台,东方家三兄弟已经坐在那里观看下面花拳绣腿毫无章法的打斗,东方家仆们站在旁边侍候,东方陵与东方煌之间空出了一个位置。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在那里,期待着一饱眼福。

东方玥被人传的神,却没有多少人真正见过。就算在边塞征战时也大多带着狰狞面具示人,这次不仅长安居民,连周边城市都有不少慕名而来者。大家擦亮眼睛准备一睹天下第一美人风采。

东方玥脸色阴沉的被套上女子的襦裙。红黑二色的长裙裹在东方玥身上显得十分华贵。瀑布一般的长发也被绾成待字闺中少女的发髻,散下的长发披在腰间。插上看似朴素其实雕琢精美的白玉簪。颊涂腮红唇抹胭脂,黛眉斜飞。侍候东方玥的侍女都红了脸,擦胭脂的侍女小声赞叹“二少爷好美啊。”被东方玥凶恶的眼神一瞪,吓得噤了声。

此时宫中也被这事惊动。皇上刚下早朝,大太监伴着往御书房慢慢走。一个小太监付到大太监身侧耳语了两句。大太监抿嘴笑了笑,皇帝察觉到“今日何事惹得你如此?”大太监躬了躬身,轻声细语道:“的确有件趣事。”“快快道来。”已年过半百的皇帝跟孩子似的眼睛一亮。“今天东方家在摆擂招亲,二子,不,现是二女东方玥的美貌一直被称为天下第一,引了不少人去凑这个热闹。”皇帝也微微笑了笑“可我记得那东方家的老二的确是个儿子啊!”“陛下,老奴突然想起一事。”皇帝皱眉,示意大太监继续说。“您可记得当年九皇子刚出生时他母亲曾带他来京,当时东方家长也在。”

当年得知那女人偷偷生下皇子,正巧东方家长抱着自己家漂亮的老二到处招摇。东方家长一手牵着四岁的东方陵一手抱着未满月的东方玥。看到九五至尊身着布衣站在街道的僻静处与一个抱着孩子的女子说话。东方家长凑了过去,以宁可被砍头也要插一脚的架势挤到了两人中间。“呦,这位兄台好巧啊,这是干嘛呢?”

皇帝突然没形象的笑了出来,想到当年的事情就忍不住。东方家长一句话把他当时沉重的心情打的魂飞魄散。大太监在一旁小心的观察着。

东方家长一路跟着皇帝进了御书房。从街道许诺了他之后,女干猾的东方家长得意的抱着儿子严防皇帝反悔似的跟进了宫。皇帝觉得好笑,也不让侍卫拦着他。拿出一块还没订成圣旨的黄布,抬笔顿了一下,东方家长的小心肝一揪。“你家老二叫什么?”东方家长咽了咽唾沫,答:“东方玥”天子落笔洋洋洒洒的写上——赐东方玥。皇帝脸色一沉,坏了,不知道自己儿子叫什么。

赐东方玥与朕的九儿子婚。

东方家长乐颠颠的晃出了宫,傻笑了一路,走到家门口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四岁的东方陵无法理解的看着自己老爹又哭又笑。“儿子,你知道么,我把你弟嫁出去了!”

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皇帝坐在御书房檀木椅上沉思。“报——东方家仆呈来一物求陛下过目。”“呈上来。”一块明黄色的丝绸躺在盘子里。皇帝跟大太监心一抖,皇帝冲着外面大喊:“召!召九皇子速入宫!”

第四章:比武招亲(二)

神情恍惚的九皇子跪在御书房对他老爹的话一句都没听进去。直到他听到了东方玥三个字。皇帝看着自己的九儿子跟被雷劈了一样震惊的看着他,心痛的开口:“这事是东方家那死老头先反悔的,为了出这口气,父皇不会让你娶她的,放心吧。”

仿佛看到生命之光的北堂昊听到这一席话瞬间从云端跌入谷底,眼泪赢满了眼眶。“父皇!我要娶她,我要她当我王妃!我要嘛!”跟个孩子一样的北堂昊连滚带爬的钻到了御书房的书案下面抱着他爹的小腿。

“成何体统!你给我出来!”皇帝揪着北堂昊的耳朵把他从桌子下面拎了出来“不许后悔。”北堂昊伸手摸着自己心口保证道:“绝不后悔。”

东方玥险些被裙底绊倒,心里同情女人每天都要穿这劳什子。东方玄走过去扶住东方玥,东方玥脸上蒙着一块黑沙。想看东方玥的群众传来此起彼伏的唏嘘声,显然十分失望。台上只剩下七个人。磨磨唧唧分不出个胜负,东方玥眼珠子转来转去把那七个人看了个遍,下了结论——‘一群饭桶’。他在西南边陲手下任何一个士兵都能干翻五十个这种饭桶。

东方玥低声对东方陵说:“你让我化妆做什么?”东方陵笑笑“以防万一。”转头看了眼自己二弟,心猛的漏跳了一拍,伸手扯了扯东方玄。东方陵手指在东方玄手上写了几个字——波澜不惊,为兄佩服。

也就东方玄这种木头能对自己二哥的美貌视若无睹。

东方煌感觉周围气氛不对,转头看到大哥在向自己递奇怪的眼神。突然注意到旁边多了个人,怎么看着有点眼熟。东方煌心跳猛的停滞了一下。靠,受不了了。二哥莫怪我不顾兄弟情谊。

东方玥阴沉的开口:“你们俩看个鸟。”

台上就剩下一个人了,一身孔武有力的肌肉。唯一不习武的东方陵摸着下巴难得担忧起来“二弟小心。”三人用鄙夷的眼神看着东方陵。“你们看我做什么,这人看上去很强。”东方玄拍了拍大哥的后背“大哥,如果二哥是大象,那个人就是蚂蚁。”东方煌笑着捧场“四弟好比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