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快穿之打脸狂魔(洗白小能手 1)—风流书呆

快穿之打脸狂魔(洗白小能手 1)—风流书呆

时间: 2014-01-22 12:38:00

文案:

顶尖黑客被主神选中当了几百近千世的反派,

每一世都不得不狂奔在作死的大道上,

落得个悲惨收场。

终于摆脱了反派系统的控制,

他决定复仇、虐渣、改变命运,

就算骨子里烂透了,

表面上也要占据道德的制高点。

扫雷:

1、主受,表里不一受vs可高冷可变态可鬼畜可腹黑可邪魅可忠犬可痴汉可人妻攻。

2、1v1,攻至始至终是一个人。

3、苏苏苏,雷雷雷,金手指粗粗粗。

4、想到再补充。

内容标签:强强 灵魂转换 幻想空间

主角:周允晟 ┃ 配角:太多了,懒得写 ┃ 其它:改变命运,快穿

评价:

顶尖黑客被主神选中当了几百近千世的反派,每一世都不得不狂奔在作死的大道上,落得个惨败收场。终于摆脱了反派系统的控制,他决定复仇、虐渣、改变命运,就算骨子里烂透了,表面上也要占据道德制高点,终于完全主宰自己的命运。

本文由许多小故事串联而成,有磅礴大气的古代征战,有平淡幸福的田园风光,有瑰丽奇幻的西方神话,有暗无天日的末日挣扎,还有改天换地的东方修仙……作者用细腻而又大气的笔触描写了一个个丰富饱满的人物形象,全文情节紧凑高朝迭起,是一本值得反复阅读的佳作。

第1章:打脸商业巨子(1)

一个男人被打倒在地,脖子上架着一柄寒气四溢的宝剑,染着鲜血的眼里充斥着深不见底的仇恨。

在他的对面站着一名身穿黑色道袍的男子,分明是俊逸风流的长相,微微上扬的嘴角却透出十二万分的邪气。他内心狂叫着‘杀了他杀了他’,握剑的手却纹丝不动,开始絮絮叨叨的述说起当年种种,从如何覆灭男人家族,绞杀男人父母兄妹到这些年对男人的迫害。

“不要废话了!再说下去又该挂了!”俊美男子的内心在大声咆哮。

当他终于能够控制自己举起剑时,被他放过一马,本该躺在旁边奄奄一息的女人却忽然暴起,将一柄削铁如泥的匕首扎进他后心。

他不敢置信的慢慢转过头去,漆黑的眼里有爱,有恨,还有强烈的不甘。

“对不起。”在女人的哽咽声中,这场旷日持久的复仇大战终于落下帷幕,但反派的死亡并不代表着结束,而是一切的开始。

本该死去的俊美男子此刻正站在一片浩瀚的星海中,身上的黑色道袍换成了紧贴皮肤的护身衣,正凝目盯着手腕上的表。

严格来说,这并不是一块表,而是一个智能系统。男人名叫周允晟,原本生活在2458年的高科技世界,是当时最顶尖的黑客之一。某一天,当他结束了星网上的交易准备退出登录时,被一个类似于黑洞的存在吸入了一个名为‘主神空间’的异次元内。

在那里,他被装载了一个‘反派系统’,从此踏上了粉身碎骨不得好死的反派之路。明明知道男主的女人不能碰,男主的宝物不能抢,男主的小弟不能欺,男主的家族不能打压,但他却在系统的控制下不得不干尽了蠢事,拔足狂奔在作死的路上。

更令人崩溃的是,每当他有机会一刀、一剑、一枪干掉男主时,系统就会输入一大段台词让他念,然后他就知道——总会有那么一个人默默的在他背后插刀,不可避免。

周允晟长相俊美风流,即便不笑也微微上扬的嘴角显示出他应该是个脾气温和的人。然而事实却恰恰相反,他秉性阴险,善于伪装,控制欲更是极为强烈。一个把网络数据当成玩物一般掌控的人到头来却成了一个‘系统’的棋子,那种巨大的心理落差激起了他隐藏在心底最深处的暴戾。

他要复仇,向主神复仇。

若是常人,也许会在一次次的穿越中寻找线索,亦或与系统合作,慢慢提升自己的实力,再探索主神的本源,以图摧毁它。然而周允晟是黑客,没有人比黑客更了解数据的本质。它可以是世界上最有序、最精密、最不可撼动的机器,也可以是最混乱、最失控,最不堪一击的存在。

而在虚拟世界中无所不能的主神实则就是一组数据。若想摧毁它,也许并不需要排山倒海一般的力量,只需要一个小小的错乱的代码,俗称——病毒。

从一开始,周允晟就打算把自己变成一个病毒,一个存在于主神系统中,让它无法察觉无法掌控更无法消灭的病毒。与主神庞大的中枢处理器比起来,他虽然只是一串微不足道的代码,但这个代码流经哪里就会造成永久性的伤害,总有一天,这些伤害叠加起来足以达到致使主神系统瘫痪的程度。届时无论他能不能活着回到现实世界,都已经无所谓了。

他对那样的前景期待至极,也满意至极。

眼下,周允晟正摆弄着手腕上的智脑,也就是主神赋予他的‘反派系统’。这个系统有自己的代号007,非常的情绪化,声音也是最受宅男青睐的萝莉音。它负责发放主神颁布的任务,任务失败后实施惩罚,当宿主不听话时还能暂时掌控宿主的身体,必要的话对宿主进行抹杀。

若是常人,怕会对这样的系统恨之入骨,但周允晟不然。在得到智脑的那一刻,他极力压下心中的狂喜和激动。他是黑客,只需给他一台电脑,他就能征服世界,而主神恰恰给他提供了最趁手的工具。

也不知轮回了多少次,这一天,当他终于又完成一个反派任务之后,却并没有被传送到纯白的主神空间,而是来到这个一望无垠的黑色星海,而007也终于被他植入的病毒程序攻破,正如当年威胁他那般——被完完全全的抹杀了。

007现在不能发放任务,不能说话,也不能掌控宿主的身体,它变成了一台由宿主操控的精密仪器。

周允晟伸出指尖慢慢调试智脑,星芒闪烁的眸子里满是趣味。眼前的浩瀚银河是他借由007创造的绝密空间,可以躲避主神无所不在的监控。这里很安全,很迷人,是他的栖身之所。

他在银河中漫步,握住一颗明亮的星星置于眼前细看,又轻轻放回去,看似浩如烟海一望无垠的宇宙,实则只需一个念头就能到达。原来所谓的强大并不是指力量,而是精神。

周允晟轻声笑了笑,指尖在手腕上一点就消失在明明灭灭的星海中。对于污染主神的完美世界,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

再次睁开眼睛,周允晟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kingsize大床上,头顶是雪白的天花板和华丽的水晶灯。他半坐起身,发现绑定在灵魂中的智脑此时正安静的环在手腕上,显示屏一明一暗,不断浮现出许多字迹,正是从主神系统中盗来的这具新身体的详细资料。

作为一个躲避主神监控的病毒,周允晟自然不会附着在异次元支点——也就是男女主身上。经由007的精密测算,他的最佳选择是那些迟早要被销毁的数据,俗称炮灰。改变了炮灰的命运虽然不会导致异次元世界的崩溃,却会致使主神的计算出现差错。

一个数据出错会引起一连串数据出错,当他离开以后,这个世界便已经脱离了主神的掌控。正如大脑的灰色区域,看着还好,实则已经坏死,而这样的灰色区域越来越多,大脑早晚会陷入瘫痪。

这就是周允晟最终想要的结果。

阅读完资料,他玩味的扯了扯嘴角。这个身体今年十六,也叫周允晟,是周氏集团的嫡长公子,今年读高一,下面有两个读初三的弟弟,都是十五岁,一个叫周文昂一个叫周文景。周文昂明面上是周允晟同父同母的弟弟,其实是周父趁周母产后虚弱将真爱小三的孩子掉包过来的。周允晟真正的嫡亲弟弟因心脏发育不全,一生下来就死了。

周文景则是周母资助的一个女大学生所生。那女子是个孤儿,心性并不坏,自觉对不起周母,生下孩子不久便患上了抑郁症,几年后割腕自杀。尸体是周母发现的,也不知她是不是受了刺激,第二年也跳了海,尸体一直没能找到。

这个世界的主角便是周家的三公子周文景,从小受家族打压,兄弟迫害,最终绝地反击成为商业帝王。他打败了无数对手,经历了一场又一场惊心动魄的商战,最终登上了权利和财富的巅峰。而周允晟只是他人生路上的一颗绊脚石,连对手都称不上。

周家的三位公子,大公子沉稳老练,二公子单纯率真,三公子性格孤僻,看上去好像大公子最优秀精明,实则却是最蠢的。他把周文昂当嫡亲弟弟处处照料容让,在对方的唆使下排挤打压周文景,连父亲明显的偏心也不在意。在周父刻意的引导下,他成了一块为周文昂抵御风险的挡箭牌。

最终,他不但与周文景结下仇怨遭受报复,连自己那份家产都被周文昂算计去,一辈子穷困潦倒,郁郁而亡。

这就是一个标准的炮灰角色。

看完资料,周允晟伸了个懒腰,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沐浴晨曦,堪比007的精密大脑正飞速运算着该如何改变原主的命运。既然来了,他就会认真面对生活,并不会将这里当成一个虚幻的世界,也不会抱着游戏一般的轻慢态度。

这是主神创造的世界,是无数数据的集合体,是有别于现实世界的异次空间。然而他本身也是一串数据,或者说是以代码方式存在的灵魂,大家并没有什么不同。被背叛的愤怒与心伤,被一次次杀死的痛苦,并不会比现实世界少,甚至因为那是根植在灵魂中的记忆,反而比现实更为深刻。

他不想再像个傀儡般让主神摆弄,既然来了,就会竭尽所能的颠覆命运,活出自我。在这一刻,阳光隐入云层,光滑的玻璃窗映照出少年俊美而又充满锐气的脸庞。

“晟少,早餐备好了,该起床了。”恰在这时,保姆敲了敲房门。

周允晟收起锐气,重新挂上温和优雅的微笑,循着原主的记忆换了一身校服,简单洗漱过后便下楼用餐。

餐厅里,周父坐在主位看报纸,周文昂趴在他肩膀上,脖子伸得长长的,见周父要换版面,连忙一手把报纸压住,嚷着自己还没看完。周父笑得无奈,顺手捏了捏儿子鼻尖。

这样的温情脉脉,作为嫡长子的周允晟何曾得到过?然而他却被周父洗了脑,总以为最好的一切都应该让给弟弟,照顾弟弟是他的职责。

照顾?现在的周允晟自然会好好照顾周文昂。嘴角上扬,让面上的微笑显得更温柔真挚,周允晟在周父左手边落座,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低垂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的周文景。

“晟少,每天一杯牛奶。”周父的私人助理杜煦朗从厨房走出,将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放在他面前,也阻断了他看向周文景的视线。

周允晟面上笑意更深,漆黑的眸子却飞快划过一道暗芒。他差点忘了,现在的周家不只住着主角周文景,还住着第一男配杜煦朗。没有他就没有十年后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的周文景。

换一句更为通俗的话说——他是周文景最大的金手指,开挂一般的存在。

第1章:打脸商业巨子()

因为基因优良的缘故,周家的三位公子长得都不错,但既然是主角,自然周文景的长相最出众,深刻而毫无瑕疵的脸庞就像上帝精心雕琢的艺术品,无论从哪一个角度观察都堪称完美。

与他相比,周允晟的五官略显平淡,然而一双灿若星辰微微上挑的桃花眼却弥补了这一丝差距。当他正眼看人的时候还不觉得如何,待他偏过头斜斜睨来,那种带着钩刺的目光能让所有人耳热心跳。

作为第一男配的杜煦朗,其长相与周文景只在伯仲之间,刀削斧凿的脸庞俊美得无懈可击。但是他留了及耳的长碎发,又戴了一副金丝眼镜,用温文尔雅的举止和亲切友好的微笑掩饰眉宇间不经意流泻出的强势和凌厉。

他明面上是海归精英,家世清白,实际上是杜氏财阀的掌舵者,因为儿时与周文景母亲的一段渊源,特意回国照顾故人之子。周家也很有钱,在c国算得上一流世家,但与发迹j国的杜家比起来则算不得什么。集团与财阀,两字之差却是天渊之别。

在j国,黑道组织是合法的,而杜家正是排名第一的极道世家,军火生意遍布全球。这样一个本该呼风唤雨的人物,如今却在周父手底下当私人助理,像个保姆一般被差来遣去,周允晟实在弄不清他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就凭着儿时的一段记忆?或许周文景的母亲是他黑暗世界中唯一的阳光,当她死去,这束阳光也就永远不灭,自然而然移情到周文景的身上?他保护周文景,就是保护自己仅存的一片净土?

无论这些猜测有多么可笑荒谬,事实是他已经来了,周允晟也就不再深究,端起杯子慢条斯理的喝牛奶。

周允晟、周文景、杜煦朗三人安静地用餐,周父与周文昂则吃几口便谈笑两句,气氛十分温馨融洽。这两人才是真正的父子,其他人都是多余的,以前的周允晟若是早点看透,也就不会走到那样一个悲惨的结局。

想到这里,周允晟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略带讽刺的微笑,然后斜眼朝抬头看来的杜煦朗睨去。

本该温润俊美的少年转眼间变得邪气万分,杜煦朗很明显的愣了愣,心脏也紧跟着急跳了两下。当他定睛再看时,少年已经收回目光,专心致志的喝粥。

用完早饭,杜煦朗按照惯例送三个孩子去学校。无论心里怎么想,在人前他对三位公子都一视同仁,但因为三公子周文昂最活泼开朗的缘故,看上去倒似与他最亲近。

周允晟一上车就闭眼假寐,周文景也保持沉默,周文昂便只能找杜煦朗说话,看似在关心周父日常生活,实则有意无意的打听公司事务。面对周父最宠爱的二公子,杜煦朗自然是有问必答毫无戒心。

高中生活很枯燥,庞杂的功课对高智商的黑客而言只是小菜一碟,前两节课都睡了过去,直到第三节周允晟才在喧闹声中醒来,一睁眼便看见窗外飘下许多雪花。

如今已快入夏,班上的女生连短裙都穿上了,又怎么会下雪?

周允晟定睛一看,发现那雪花不过是许多剪成小碎片的纸屑,从楼上倾倒而下便成了一场人工降雪,场面十分壮观。此时正值课休,许多同学挤到走廊观看,周允晟也被死党拉了出去,指着楼下站立在雪花中的人影说道,“把他的教科书全都剪碎,总算为你和文昂出了口气。私生子就该有私生子的自觉,还想与你和文昂争锋,简直不知所谓。”

周允晟这才想起,周文景与周文昂都读初三,还是同班同学,前几天因为一个女生起了争执,那女生处处护着周文景,闹得周文昂很没面子。作为这所中学的风云人物,原主便发了话,要给周文景一点教训。

剪碎书本、泼脏水、谩骂、群殴,类似的恶作剧层出不穷的发生在周文景身上。在周允晟附身过来之前,原主与周文景的矛盾已经到达了不可调和的程度。

周允晟垂头凝视那道挺得笔直的倔强身影,对方也恰好抬头看来。前者眯了眯眼,忽然绽放一抹极具挑衅意味的微笑,引得后者双拳紧握,强忍恨意。

若是换个人,在知道自己未来命运的情况下,首先会做得事便是与主角修复关系,以图抱上这根最粗的大腿。但周允晟是个非常骄傲的人,绝顶的智慧和老辣的手段让他始终学不会勉强自己迎合他人。

依附在主角身边以改变原主的命运,到头来他的命运依然由主角掌控,这与当主神的傀儡有何区别?所以他从未想过从周文景入手。

当然,他也从未想过干掉周文景。作为主角,周文景若是死了,这个世界就会全面崩塌,也会让主神注意到数据异常从而追踪自己。虽然星海空间可以屏蔽主神的搜索,但对于他日后的计划却会非常不利,行事起来难免碍手碍脚诸多顾虑,一个不小心便会被主神发现。

像主神这样的超级智能,一定安装的有杀毒程序,周允晟一点儿也不想尝试。

所以他目前的行事原则是改变原主的命运,在造成数据紊乱的情况下又不会导致世界崩塌。主角还在,世界就在,但这个世界已经面目全非,早已不是主神运算中的模样。

将所有计划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周允晟慢悠悠的收回视线。

存了心混日子,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几乎是眼睛一闭一睁,一天就那样过去了。周允晟敞着校服外套,黑色领带松松垮垮的挂在白衬衫上,双手插兜,迈着闲适的步伐朝停靠在路边的商务车走去。分明是不修边幅的打扮,却被他穿出了雅痞的味道,引得许多女生驻足观看。

“晟少,你在学校很受人欢迎,有女朋友了吗?”杜煦朗为他打开车门,笑容中透出几分戏谑。

没被主神弄进异次元空间之前,周允晟是个不折不扣的同性恋,自然不会喜欢女人。但装载了反派系统之后,他却不得不与主角争抢女人,有时候还会对女人做些禽兽不如的事。天知道在现实中,就算一百个尤物站在面前脱衣服,他也是硬不起来的。

杜煦朗的调笑一瞬间让他忆起了那种被轮女干的恶心感,温雅的笑容退去,冷冽的目光直刺对方眼底。

杜煦朗从未将周允晟和周文昂两兄弟看在眼里。尤其是周允晟,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被周文昂玩弄于股掌之间犹不自知。似刚才那样锋锐的模样,一瞬间就颠覆了他对周允晟的印象。

这不是一个外强中干轻信他人的少年该有的眼神。

然而不等他多想,周允晟已敛下眼睑淡淡开口,“走吧,不用等了。文昂最后一节是体育课,提前了二十分钟放学。”

杜煦朗点头,发动车子离开,途径一条暗巷,周允晟忽然开口,“在这里靠边停车,我有事。”

车子缓缓停靠在路边,周允晟却并不下车,只是打开车窗,单手支腮满带笑容的朝暗巷内看去。

巷子两旁是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光线被楼层遮住,显得十分昏暗,几个巨大的垃圾桶内散发出熏人的恶臭,引来许多野猫野狗群聚觅食。只闻砰的一声闷响,一道黑影撞击在垃圾桶上,然后狼狈的躺倒在地。躲在桶内的野猫惊叫一声,飞快的逃走了。

看清黑影的面孔,杜煦朗眸色微变,立即就想下车营救,却被周允晟按住肩膀。

“他死不了。”少年的语气十分悠然,手掌却暗暗施力。

杜煦朗不得不收回搭在门把上的手,装作毫不在意的笑了笑。

周文景似乎想反击,还不等爬起来就被一个高大的男人踩住脊背狠狠碾了几脚,几个染着各色头发的青年围拢过来,将他身上值钱的东西搜刮一空,又踢打了一阵放了些狠话,这才嬉笑着走了。

这一幕在繁华而喧嚣的都市中并不鲜见,几乎激不起路人的丝毫同情。作为始作俑者的周允晟更是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没错,这些人正是原来的周允晟雇佣的,目的是给周文景一个不大不小的教训。接收了原主记忆的周允晟并不打算放弃这个计划。他不但自己来看戏,还把主角的保护神也一并带来。

杜煦朗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以掩饰眸子里缓慢凝结的寒霜。周家这位大公子还真是……爱作死呢。

周文景踉跄着爬起来,弯腰捡书包的时候差点又摔倒,引得杜煦朗暗暗握紧方向盘。试了几次才终于拎起书包,他站直身体,朝垃圾桶内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面无表情的朝外走去,看见坐在车内笑容温雅的周允晟,脸庞瞬间扭曲。

“是你!”从齿缝中挤出的嗓音难掩恨意。

“没错,是我。”周允晟漫不经心的点头。

周文景再也按捺不住,冲上去便想给对方一拳,却被忽然推开的车门狠狠撞了一下,躺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周允晟迈着缓慢的步伐走到他身边,微微弯下腰,饱含戏谑的目光上上下下扫了一遍,似在打量一个小丑。杜煦朗也紧跟着下车,以防周允晟再施毒手。

第1章:打脸商业巨子(3)

周文景简直想生撕了周允晟,刚准备爬起来却被对方一脚踹出老远,嘴里呕出一口淤血。

原主被周文昂算计,失去了周家大公子的身份和家产,人生瞬间跌入谷底。而当时已经成为商业巨擘的主角却还落井下石,让原主处处碰壁,一辈子都没能找到一份像样的工作,最后在抑郁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接收了原主的身体,得知了原主的命运,甭说让周允晟去抱主角的大腿,不立马弄死他已经算是自制力强悍了。若不是杜煦朗用力摁住他肩膀,他还想走过去再补几脚。

“晟少,莫欺少年穷。”俊美的青年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框,似在好心劝慰,又似在警告。

周允晟不以为意,拂开他置于自己肩膀上的手,慢慢踱步到周文景身边。周文景已经爬不起来了,只能用仇恨的目光死死盯着他。

“你恨我?”周允晟偏头。

回应他的是周文景带着鲜血的唾沫。

周允晟侧身躲过,一脚踩在周文景胸口上,冷笑开口,“你竟然恨我?你有什么资格恨我?没有我母亲的资助,你妈一个孤儿,凭什么上国内最好的大学,凭什么一毕业就在周氏工作,拿几十万年薪?我母亲把她当亲生女儿对待,而她是怎么回报我母亲的?爬上养父的床?给养父生孩子?她死也就算了,为什么要死在我母亲的浴缸里?她是在赎罪还是用生命报复我母亲?好啊,她如愿了,我母亲终于步了她的后尘,留下我孤零零的一个人。你说,我应该恨谁?”

周允晟眼眶越说越红,不得不停下深吸口气。他沙哑的嗓音中充斥着如此浓烈的怒火和恨意,仿佛想要摧毁眼前的一切。

周文景被他忽然爆发的剧烈情绪吓住了,一时间竟然不敢与之对视。本欲拉开他的杜煦朗心脏微微一颤。

来之前他调查了周文景在周家的境况,只觉得他可怜,却未曾从周允晟的角度去看一看。如今听了他的控诉才恍然想到,最大的受害者其实是周母才对。而被周母舍弃的这个孩子,心中的痛苦和恨意一点也不比周文景少。

私生子可怜,那么婚生子呢?同样身为私生子的杜煦朗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

空气凝滞了片刻,周允晟也平复了情绪,缓缓问道,“你摸着良心问问自己,若换成你是我,你有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自然是恨,滔天的恨。周文景悄悄握紧了双拳,眼里流露出迷茫的神色。

周允晟忽然觉得很无趣,将脚从他胸口挪开,冷笑道,“你最应该恨的人不是我,而是周浩(周父),他才是害死你妈的罪魁祸首。”话落朝杜煦朗摆手,“走吧。”

“景少怎么办?要不要送他去医院?”杜煦朗担心的询问。他素来以老好人的形象示人,并不怕周允晟起疑。

“他皮糙肉厚,死不了。”周允晟似笑非笑的睨视,那仿佛洞察一切的目光令杜煦朗呼吸微窒。

车子缓缓驶离,留下周文景迷茫又孤单的身影。他对周允晟依然有恨,但对周父的恨意却前所未有的强烈起来。在这一刻,他暗暗发誓,早晚有一天要毁了周父,毁了周家。至于周允晟,让他失去曾经引以为傲的一切也就够了。

杜煦朗看似专注于路面,实则眼角余光正不着痕迹的打量周允晟。眼下,他对少年的感官很复杂,既觉得他可恨,又觉得他可怜,还有一些难以名状的关注。

“晟少,虽然景少的母亲,”说到这里,他几不可查的顿了顿才继续开口,“……对不起你的母亲,但是景少没有错。你处处针对他,是不是做得太绝了?俗话说得好,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毕竟是亲兄弟,不要闹到不死不休的地步。”他以前还曾想过找人言周教言周教这位大公子,现在却彻底打消了念头。何必与一个年幼失怙的孩子计较呢。

虽然杜氏财阀势力庞大,他却也没能查到周家的秘辛,盖因周父当年掩饰的很好,把那死去的孩子当成小三的孩子带到老家悄悄葬了。小三演技不错,在葬礼上哭得肝肠寸断伤心欲绝,竟然瞒过了所有人。也是她命不好,亦或周父命太硬克妻,眼看就能转正了却得了急性白血病,没几个月就死了。

这件事便成了绝密,除了周父和周文昂,也只有入侵了主神数据库的周允晟知道。

“他没有错,难道错的是我?”周允晟挑眉嗤笑。

杜煦朗沉默片刻,又道,“你这么欺负景少,就不怕他恨你?毕竟他也是周家子弟,有资格继承一份家产。现在有周董压着倒无所谓,日后等周董退下来,他想对你使些绊子并不难。能多个盟友何必多个敌人呢。”

若是平常,他绝不会对周允晟说这样实在的话。别看周允晟是周家名正言顺的大公子,是最有资格继承周氏集团的人,但周父心里未必这样想。周允晟身在局中不自知,作为旁观者,杜煦朗却看得分明,周浩对待周文昂的态度明显区别于另外两兄弟,简直宠溺到了毫无底线的程度。若是周文昂有意入主周氏,周浩绝无二话。

而现在的周文昂,恐怕早已视周氏为自己的囊中物,可怜周允晟还当他是好兄弟,不但毫无防范,且被极尽利用。若是周文昂上位,凭他凉薄的心性,即便是嫡亲兄弟,周允晟的日子怕也不好过,什么时候被算计得粉身碎骨也未可知。

想到这里,杜煦朗投向周允晟的目光掺杂了一些微妙的同情。这样一看,周家三兄弟里,周允晟反而是最可怜的。周文景有自己护着,周文昂有周浩护着,唯独周允晟无依无靠,处境堪忧。

周允晟不知道杜煦朗的脑补,就是知道了也不以为意。他轻笑了一阵才摆手道,“周家我根本就没打算要,他恨不恨我有什么关系。”

杜煦朗眸光微闪,追问道,“不打算要周家?晟少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周允晟斜睨他一眼,随即看向窗外再不开口。

******

周文景直到晚上九点多才回到周家,刚打开房门就见杜煦朗正站在落地窗前抽烟,散落的额发一丝不苟的梳上去,露出俊美而锋利的五官。他掐灭香烟,转脸看来,那自然而然散发的强大气息令周文景有些惧怕,更多的是崇拜。

“舅舅,我回来了。”他立即关紧房门,压低嗓音说道。他并不了解杜煦朗的真实身份,对方只说是他母亲在孤儿院的好友,情同姐弟,特意回来照顾他。但凭着对方强大的气场和无所不能的手段,周文景也知道他必定不是常人。

“伤势怎么样?”杜煦朗掐灭香烟。

“一接到你的短讯,方医生就来了。手骨裂了,其它都是些皮外伤。”周文景晃了晃打着石膏的左手,咬牙切齿地道,“早晚有一天我要把周家踩在脚底,要让周允晟为今天的一切付出代价!”

听他说对付周家,杜煦朗并不觉得如何,直到最后一句才皱了皱眉头,却也什么都没说。

与此同时,周文昂敲响了周允晟的房门。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