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编剧大神之田螺小伙儿(四)+番外—灵好

编剧大神之田螺小伙儿(四)+番外—灵好

时间: 2014-01-22 12:32:35

156、

番外——丘比特大炮(续)

天黑天又亮,现在说到一月二号的早上,也不知道前一天晚上大炮是怎么睡的觉,愣是把自己的脑顶儿睡起了一溜儿呆毛儿来,乍一看跟奥特曼似的,通杀萌人。

方汉正要给大炮拍照留念,孔森就又来电话了,说是想要看看自己的鱼长大了多少,所以让方汉给他传一张照片。

才一天不到的时间没见,那两条鱼能有什么变化,还是说怪人养的怪鱼是按小时成长的,最后能变异成哥斯拉不,尽管方汉在心里不忿地念叨着,但是仍是好心地照办了。

收到了照片后,孔森扑哧一笑,因为照片的一角儿上有一只偷着影儿的奥特曼样儿的大金毛,傻乎乎地特可爱,他短信方汉道:“大炮的新造型很潮啊,比你这个死板相儿的主人耐看多了,呵呵!”

还呵呵,方汉气,他可没想和孔森熟悉到能够互相闲扯淡的地步,不予理睬应对之。

孔森就知道方汉不会再回复他了,有些事情急不得,放下手机,准备尸检。

因为突然下雪了,今儿一早方汉就不打算带大炮出去遛弯儿了,于是让大炮去卫生间里解决好尿尿和便便的问题先。

话说这个位于一楼的客用卫生间早就被方汉改造了,大炮的狗厕所也有一席之地在里面,此外还有一个专门为大炮准备的洗澡用的大池子嘞。

要不怎么说大炮是一只喜欢洒脱生活的狗呢,并没有不到室外就不拉也不撒的拘谨的习惯,所以迅速地就尿好又便好了。

然后方汉把通往露台的门打开,大炮就配合地在露台上冲刺来冲刺去地当锻炼了,运动完毕,休息一下,雷打不动地坐等早饭。

到吃完了自己的狗娘,大炮又凑到了还在进行着早餐议题的方汉的身旁,小方,你在吃啥呢,给我吃点儿,虽然我不一定喜欢吃,但是给我吃点儿吧!

方汉有种深深的无力感,因为来到新家后的第二天大炮就变成老油条了,大馋狗的本性暴露无遗,还门儿清怎么才能给自己蹭到额外的好吃滴。

大炮抬起自己的右爪儿,见好吃滴没来,那换成抬起自己的左爪儿试试,依然没有好吃滴,汪的,两只前爪儿我都抬起来给你小方看还不行么!

没辙的方汉只有把自己的面包掰下来一小块儿送进了大炮的嘴里。

大炮知足地嚼啊嚼,嗯,是全麦的,我们家的小方吃得很健康,那啥,粥也来一口,本狗好鉴定一下品质是否同样优良,别说不给哈,本狗可是为了小方你着想……

方汉思虑,自己以后还有能消停地吃完整一顿饭的时候么,不过又一笑,但是起码以后在饭桌上自己也不会寂寞了。

下午到,天放晴,雪不大所以外面的路也不难走,方汉决定带大炮去菜市场逛一逛,因为大概养金毛的人都想看看自家的宝贝有没有能叼着菜篮子陪着自己去买菜的聪明。

而大炮是有这聪明的,方汉刚把崭新的菜篮子拿出来,它就抢着要叼了,以前可没少陪着马校长他们去购物呢,开心!

等爱劳动样儿的大炮叼着菜篮子在农贸市场上一亮相,也就马上地就被瞩目了,因为住在周围的狗里面还真就没有会如此地陪主人买菜的汪,有人问大炮几岁了,也有人问大炮多沉了,竟然还有人问大炮会不会算账……

很快地菜篮子中被放入了几样儿东西,方汉心疼大炮,就拿出两样儿来自己提着,可是体贴的大炮不干了,一边叼着菜篮子一边去蹭方汉的手,直到方汉把它的任务还给它才罢休。

自己的狗就是好,方汉也有要美死的心情了,只是最后到买白菜时,他却发现手里的零钱不够了。

老板找不开百元大钞不过也贼敞亮,笑道:“没事儿,小伙子,知道你是大炮家的了,下回再来的时候给我补上就行。”

也不是多贵的东西,应该接受人家的好意,方汉在多谢之后就带着大炮往回走了,一路上也不免来点儿多愁善感地神伤,哪会想到大炮的面子大成这样儿,尼玛老板乐乐呵呵地情愿为它赊账给他……

坐上电梯,方汉回想刚才在外时的种种,对大炮感慨道:“自从你出现后我的存在感就渺小了。”

歪歪头不知小方在说啥的大炮:……

出了电梯,方汉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按孔森家的门铃,叫人道:“我住这边。”古陌就是这种喜欢不打招呼就出现的人,所以对于古陌的不请自来,他也没什么可惊讶的。

古陌道:“不找你,我来找孔森。”看见大炮了就蹦过来和大炮问好。

但是大炮更加感兴趣他手中所拎着的包裹得暖和的宠物航空箱。

方汉道:“孔森出差了,你不知道吗?”他也好奇那宠物航空箱中装的是什么。

古陌恍然大悟道:“对哦,来之前先给他打个电话就好了。”

对哦个屁,也就是你古小呆能干出这么脱线的事儿来,方汉请古陌先和自己回家再说。

进屋坐下,古陌不紧不慢地交代道:“昨天下午我计划出去溜达的时候吧,孔森打电话过来说有一份工作可能很适合我,然后今天上午我正式出去溜达的时候吧,一迷路就遇上它了。”

似乎是回应着古陌的讲述一般,宠物航空箱里传出一声,喵~

古陌接着道:“这是小桃,身价可高了,为了它,我把手头儿的零花钱都搭上了,它和孔森很有缘,大上一生它是孔森养的鸟,上一生它是孔森养的狗,这一生它会是孔森养的猫,然后恩报完了,下一生它就可以轮回为人了,就再也没有机会和孔森碰面了,算是作为孔森帮我介绍工作的谢礼,也算是做善事,我就出手相助地来让它和孔森提前见面了。”

不是第一次听古陌说胡话了,所以方汉也没把以上的发言当一回事儿,他突然地一着急是因为古陌解释完了就把宠物航空箱的门给打开了,家里有狗又有鱼,再加上一只猫,非得闹腾死不可!

然而大大地出乎了方汉的意料的是,伶俐的身影窜了出来,不过很淡定地没有乱跑,全身乌黑,油亮闪光,短毛紧贴着身体像漆皮,铜币色的圆眼睛很有灵气,身形健美得像小黑豹似的,有人说黑猫会给人以一种不祥的感觉,可是眼前的这只孟买猫却会让人领略到一种心醉神迷的野性魅力,关键是,它还不怕狗,见到大炮就像是见到了多年不见的老友似的相当亲切,至于大炮喜欢的本是属于孔森的鱼,它也只是绅士一般地点头致意一下而已,反正是够奇特的一只喵!

大炮想哭,于新家的附近它也见过不少动物了,可是人家都不待见它,唯有这只名为小桃的黑煤球儿和它一见如故。

猫狗好朋友的戏码上演中,吐槽点多得让方汉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还得想着问古陌道:“孔森给你介绍了什么工作啊?”

蹲地观察猫和狗是如何不掐架的古陌答:“好像是给某个特别的重案组当个正式顾问什么的。”

这是没问清楚详情就接受了人家的好意,然后事情还八字儿没一撇儿呢就先给人家送谢礼来了,的确是古陌的小糊涂虫作风,方汉又问道:“那你家里同意了?”古家的家规他也知道些,比如有一项就是古家的子孙不得入仕,难道给警察当顾问不算入仕?

古陌道:“我爸不太同意,但是我妈说比游手好闲强,我爷和我奶觉着……”方汉不过是随口一问,但是他就乐意认认真真地把家里人的态度都给方汉叨咕了一遍。

至此,眼明之人自然会猜到接下来要发生啥了,古陌给孔森打电话说明了情况,然后他的任务就算完活儿,扯呼地回自个儿家吃晚饭去了,问小桃啊,小桃必须是被处于出差状态的孔森拜托给方汉啦!

看着眼前诡异地都可以依偎在一起打盹儿的一猫一狗,方汉语塞了许久,莫非是,因为同样做过绝育手术而没了蛋,所以有许多能引为知己的话题可聊不成???

一直到一月三号的上午,孔森的工作才算告一段落,先找地儿抽根儿烟缓解一下心情是他的习惯,可是现在相对于抽烟解闷儿来说他更想骚扰方汉。

方汉一接起电话就道:“你的鱼很好,你的猫也很好,拜拜!”然而也没有立即把电话挂断,因为有想起来,小桃的衣食住行都是他给先垫付的,所以收据留好地等着管孔森要钱呢。

但是孔森却抢先道:“我找人查你了。”

方汉道:“然后呢?”

孔森道:“什么也没查到。”

方汉道:“那就对了。”

孔森道:“但是我对你很好奇怎么办?”

这是什么怪问题,方汉道:“给你指条明路,瞎猜去吧!”

孔森道:“好,那我瞎猜你杀过人。”

看来孔森还是知道了什么,但是方汉也无所谓,因为之前为了田先生的安全着想而在谢董的命令下摸底儿孔森的时候他也知道了孔森的一些在平常人看来是触目惊心的经历,不过这也不代表他会正面回应孔森的“瞎猜”,难得地用玩笑式的语气打岔道:“你喝高了?”

孔森道:“那你想趁机和我玩儿诚实与勇敢吗?”

方汉爽快道:“行,你等会儿。”

几秒钟后,孔森所拿的手机的听筒中传来了,汪汪汪!

大炮喊得可高兴了,以前马校长教过它什么是打电话,呼叫呼叫,我是大炮,你是哪里,快说为妙!

忍俊不禁也无言以对的孔森:……

挂上了孔森的那没什么正事儿要说的破电话,方汉接着收拾自家的卫生,又是狗毛又是猫毛的,得亏那俩接吻鱼不随便往地上掉鳞片,自己被累得够呛,诅咒孔森遭报应!

哎,生活真是会开玩笑,不曾想方汉的诅咒竟然应验了,因为于下午晚些时候孔森是拄着拐回来的,他的左脚意外地狠崴了一下,属因公负伤,领导就强制性地给他特批了必须得休的时长为半个月的带薪假。

于是乎,结局就自然而然也势如破竹地发展为这样儿,没过多久,方汉学会呆表情地望天儿了,因为在不长的时间里,他家多了一条日后常在的狗,又多了一时半会儿送不回去的两尾鱼和一只猫,再多了一个总有借口赖在他家不走的大活人,郁闷的重点是以上的这几个货相处得还很不错,是让他说不出地有点儿心烦意乱,仿佛生活铁定要逐渐地往超出他的掌控的方向继续一样……

157、

元旦小长假一转眼就结束了,期间正经地发生了不少事儿嘞,一一道来之。

把时间往回倒点儿,就倒到12月31日的晚上,全国范围内一共有那么多台跨年晚会在黄金档厮杀拼收视,可把想凑热闹的观众们忙得不可开交。

晚饭后,别墅里,电视机前的沙发上坐好了两个人和两只狗,一起等看某台连续几年霸占收视冠军的跨年晚会,图的就是围观明星的乐子。

谁出彩了,全新国际化造型亮相的卢熙荣呗,咋出的彩,风格大转变地演绎了一首拉丁风情的歌曲,歌曲的名字还挺炫,叫“克里斯马”,也真是名符其实地魅力主导了一把,唱得好听,跳得好看,嗨翻全场毫不犹豫,有豪爽的妞儿即刻就在网上激动地发表评论道,如今的卢熙荣帅得让人想合不拢腿呀,紧跟着各种神回复也都参与到追捧卢熙荣的行列中来了。

谁出丑了,杨展飞小童鞋是也,咋出的丑,很怕会忘歌词儿的他在和组合成员梅乐宇上台后没多久于紧张之下就摔了,倒是没受伤,可就是摔得不咋好看,连忙地把人扶起来的梅乐宇大汗,不过有失就有得,小贝虽然输了面子但是赢了人气,把杨梅组合的青春加开心以及娱乐的定位又增色不少,好些粉丝都狂赞道,不愧是吾辈的萌神,摔马趴都摔得这么有爱!

所以连带地那个有卢熙荣和杨展飞参演的电影《巧姝》也瞬间被大规模地关注起来,比单纯的炒作宣传更加有引人注目的效果,各位亲是热烈地坐等电影的上映。

是的,田洛的编剧处女作的命名问题有定论了,这是相关专家们火速商议后的精辟结果,电影的女主角叫“巧姝”,那电影的名字也直接叫《巧姝》好了,因为一看电影的名字就知道电影讲的是谁的故事,故而使电影的灵魂更加有凝聚感么。

后来零点要到了,谢正就把田洛拉到了院子里,干什么,亲嘴儿迎新年啊,那大冷天的为什么不在屋子里暖和着亲,因为他事先偷摸儿地在此摆好了心心相印式排列的小烟花,够幼稚,不过也够温馨,烟花燃着地各种呲啦上,他饿虎扑羊似的搂住田洛就开啃。

这种直白得有些笨拙的浪漫让田洛招架不住也就只得妥协地享受了。

跟着到院子里来的大旺不乐意了,汪汪地表不满,谢流氓,你差不多得了,还让不让田洛主人喘气儿啦!

同样在密切关注的大妞子不得不耐心地提醒大旺,傻小子,少管闲事儿,打扰人家的甜蜜蜜会被马踢的!

大旺一想,也是,于是和大妞子道,哎,那咱俩狼嚎一下给他俩加油祝新年快乐肿么样?

大妞子认为这是相当好滴提议。

田洛还以为直叫唤的两只狗是被小烟花吓着了,不乏担心地和谢正道:“过年时的鞭炮响可怎么办?”

谢正也不放心起来,想着明天提醒一下到时候的狗保姆马义,就这么办。

此时的马义在干啥,哎,说起来他也真憋屈。

知道还有哪些工种在元旦来袭的时候很勤快么,这个,一到节假日人们往往疏于防范,而偷车贼就有机可乘了,很繁忙,于是乎因为形单影只而失落所以一时兴起地孤身到某文化广场参加大型迎新年活动的马义回到停车处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车丢了,悔死,太不该因为停车场没有车位了就大意地把车停放在了路边,他于夜风里傻站了几分钟,鬼使神差地只想给一个人打电话求援,然后更为鬼使神差地那个人火速地就来了。

向达道:“想什么呢,还不上车?”嘴上说得平淡,心中却是点点兴奋,马义在需要帮助的时候能找上他,这是否意味着他在马义的眼里是有着一定的特殊地位呢?

等马义慢悠悠地上了车,向达闻到了淡淡的酒气,恨道:“喝酒了?喝酒你还开车!”

马义给自己系好了安全带,叹气道:“你的鼻子倒是灵,我就喝了一点儿,离酒后驾驶远着呢,不瞒你说,我今天一个人喝的是寂寞,可笑吧?”

向达道:“可笑还不至于,说可悲才合适,人家怎么就不偷别人的车?”其实他是想感谢那偷车的小贼地,不然他哪有机会上演英雄救美,啊不是,英雄救胖的这出好戏啊。

马义郁闷道:“我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地给你打了电话呢,我都倒霉成这样儿了,你还忍心讽刺我是不是?”实际上是庆幸自己联系的是向达,因为有这个开口就是尖酸刻薄地数落他的人在,他能迅速地从低迷中恢复到清醒状态。

向达笑而不语,又问道:“去哪儿?”他可不介意接下来像是约会似的和马义一起夜游。

马义道:“回家。”说得很冷清,每逢佳节倍思亲,可是他现在还有可思的亲么,不如回到自己的窝里继续孤寂自我吧。

很快地到地儿了,向达却赖着不走了,其所持有的理由也充分,已经很晚了,折腾来折腾去地不值个儿,于是只好屈尊降贵地在此稍微休息到天明再说。

毕竟是自己麻烦人在先,所以马义也不好拒绝,跟着就不得不翻箱倒柜地给向达布置客房,因为知道向达有洁癖,要是不仔细点儿答对的话,向达肯定又会毒舌地各种挑歪理,最后他一指整洁一新的小环境,就店小二似的和向达逗笑道:“大爷,您还满意不?”

向达点点头道:“若是再有个暖床的小厮就更好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一句可不是单纯的玩笑话。

马义大优惠地奉送一声清晰不已的“啊呸!”,然后才眼不见心不烦地出门去准备自己的就寝事宜。

洗漱之后,马义依然没有睡意,懒在客厅里的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用手机上网,一心二用地纯属无聊,后来实在是太无聊了,就掀起睡衣戳了戳自己的肚皮,自言自语地桑心道:“是不是又胖了,奶奶滴!”

于是乎此时从客房里走出来的向达正看见了这个能让他瞬间心猿意马的一景儿,不可思议到发指,在心中狂问自己啥时候对啤酒肚儿产生了莫大兴趣!

马义见向达扶额,关心地问道:“头疼啊?”

向达无语,自己的审美观因为一个死胖子而扭曲得不成样子,可不是头疼到要命吗!

见向达似乎没啥事儿,马义就笑话人道:“嗯,是够你头疼地,你家的某个大腕儿明星聚众吸毒被抓个正着,丢人呐丢人!”举着显示着还未被正式证实的负面头条的手机在向达的眼前晃悠来晃悠去。

向达气死,他也是刚得到的消息,但是想把事情压下来已经来不及了,网上的言论满天飞,连这个死胖子都能乐呵呵地埋汰他了,猛然之间他有个想法,非常地想扒了这个得瑟的死胖子的裤子打屁股解气,但是他暂时完美地保持住了理智,因为要和谢正通个气儿先!

眼下国家严打黄赌毒的形势异常地严峻,况且娱乐圈再疯狂也有底线,吸毒可不是小事儿,往大了一点儿说是有关整个娱乐圈的声誉,“明星”和“吸毒”这两个不沾边儿的名词凑在一起就会产生震荡性的化学反应,几乎所有和毐品扯上关系的明星在之后的发展上都会遭遇事业的瓶颈,进而一蹶不振直至被娱乐圈抛弃,吸毒的明星无论曾经拥有多好的形象或者做过多少善良的义举,“染毒则死”就像是魔咒似的植根在每一个明星的身上。

而说起来正罡和杰凯到底算是一家,一个艺人就此搭进去还可以接受,但就怕牵连出更多的艺人跟着搭进去,那可就损失巨大了,得赶紧一起补救目前的劣势,再说开年就赔钱也晦气不是。

谢正是真想亲手把那蠢明星给剁了,明明是可以和小田螺儿春色一整夜滴,现在可好,刚要进入正题就不得不打住了,打电话给自己的助理,算了,方汉也是好不容易彻底地休一次假,直接找方楚!

随即地紧跟着也想剁人的还有裘亮,好不容易抱得美人归,还不得抓紧时间夜夜笙歌啊,不想方楚接到命令就处理紧急公务去了,只剩下光溜溜的他抱着被子坐在床上小媳妇儿状地不甘心,呜呜呜……

田洛下楼来喝口水,想着楼上还在电话来电话去地忙得不可开交的谢正,笑,看来新的一年又会是忙碌的一年啊!

158、

一天之计在于晨,1月1日的早上,被笼罩在蒙蒙亮的晨光里,谢正把田洛扣在床上就开始全身并用地磋磨起来。

田洛用略带嘶哑的声音劝道:“别闹了,一会儿还有正事儿要办呢。”也没辙于自己如此轻易地就被谢正撩拨得从头到脚地无处不冒火。

谢正稍停,不乐意道:“不就是你和马义约好了跟着李土地去看望李土地他媳妇儿么,晚到一点儿大肚婆还能跑了咋地?”示意田洛看向两人的那地儿的可喜反应,荡漾道:“正事儿,这才是最重要的正事儿!”昨天晚上中途被打扰,他已经够不开心的了,理应趁着现在的大好时光找回来点儿场子。

于是乎,在新年的第一天,大旺和大妞子就没按时吃上早饭,双双地围着空空如也的食盆直转悠……

大旺对大妞子道,咱俩就这么干等着?

大妞子无奈地回答,不然还能怎样啊?

大旺下定决心道,我觉着不该惯着他们。

大妞子沉思一下,表同意,是这个理儿!

刚刚结束了小型酣战的两人还在余韵中喘息着就听见楼下传来了不满的狗叫声此起彼伏。

谢正郁闷地起身清理战场道:“这俩祖宗真是晚吃一会儿都不行……”

田洛看着光裸着上半身的谢正的背影发呆上,心想老天一定在谢正的身上呕心沥血过才会雕琢出如此完美的男人来,以前是没怎么特意地去体会,可如今的他是无时无刻地不感受到谢正的好。

没有等到田洛的搭话的谢正一回身就看见田洛在深情款款中观望着他,仿佛是对他着迷得没了魂儿一般,他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眼中尽是流光溢彩,温柔地搂住人道:“呵呵,是不是爱我爱到都把你自个儿给忘了?”

田洛回抱谢正道:“嗯。”

谢正被这突如其来的完全不似田洛的那含蓄风格的表白弄得有些发蒙,耳根子马上红了起来,然后上嘴直接吧唧了一大口自己怀中的如此可爱的男人。

直到他带着两只狗去正罡加班了,那种被田洛勾起的甜蜜感还是浓浓地浇注在心头,虽然此时田洛没有在他的身边,但却像一只手一样停留在了他的身体里,一下又一下地直抓起他全部的渴望。

盯着飘飘然地坐在办公桌前却根本无心办公的谢流氓,大旺叹气道,这人大白天的就开始冒傻气,真是没治了!

大妞子看向门口,察觉到是有人来了,吠叫了两声给主人提个醒儿。

向达进门落座,心情是不加掩饰的美,尽管接下来他要和谢正商讨一些烦心的公事。

谢正故意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向达的领带,这条领带他认识,不久之前田洛买来送给李土地和马义一人一条,想来此刻向达身上的这一条必然和李土地没有任何关系,问向达道:“不解释一下?”

向达小显呗地笑道:“我犯得着和你解释嘛!”因为这条领带是马义最在乎的一条领带,所以他才给霸占来了,才不管是谁送给马义的。

知道昨夜留宿于马义家的向达今早是直接从马义家过来的,谢正鄙视道:“瞧你这得瑟劲儿,啧啧啧,陷入爱情了,也变成没救的傻瓜啦?”

大旺和大妞子不约而同地想吐槽:刚才还在因为念着田洛主人而发呆痴笑的主儿也好意思嘲讽别人!

同一时间,李土地的车里,后座上当乘客的马义在和洛哥倾诉着前一天晚上自己丢车的苦,“得亏向总的大力帮忙,车是已经找回来了,但也被糟蹋得够呛,值钱点儿的零件儿全被卸光了,赶明儿我还是再买一辆吧。”

田洛变相地安慰人道:“你这还是有车可丢呢,再看我,连个车都不会开。”

马义不服气道:“洛哥,没有你这么不谦虚地,上帝是公平的,总不能让你一点儿弱点都没有吧,否则还让别人活不活了,土地哥,你说是不是?”

开车中注意着前方路况的李土地顺势给自己贴金道:“对,就说我吧,虽然长得不咋地,但是十足有内涵,哈哈哈!”

马义再次逗笑道:“得,这又来了个更会自大的,说来说去呀,还是大爷我最实在。”

田洛接话道:“可不,肉多显实诚。”

嘴角发抽的马义:……

李土地笑死,不禁又想起了马信还在的时候,也是三个人,也是这样滴互相贫来贫去,其实如果按照年龄来说,作为双胞胎和马信在同一天出生的马义比他要大,而马信至始至终会和洛哥一样叫他阿弟,可是自打相识起马义更加喜欢叫他土地哥,也许是马义有意地想强调着与马信的不同吧,继续和马义闹道:“哎,你不是说在减肥吗,我咋没见你瘦啊?”

马义飙出一首打油诗来表达着自己的哀怨道:“体瘦离家肥硕回,没有对象亲戚催。爹妈相见不相识,笑问胖子你是谁。知否知否,苗条者体会不了的悲催!”

田洛忍笑地给出主意道:“不如你办个天价的健身卡,保准儿能瘦下来。”

马义道:“要是我一忙或者一懒就不能经常去可怎么办,那不是拿钱打水漂儿地白瞎了?”

立即反应过来洛哥的这个建议究竟妙在何处的李土地给解释道:“所以才让你办个‘天价’的健身卡啊,然后就算你不能因为运动而消耗掉多余的脂肪也能因为没钱吃饭而饿瘦下来,嘿嘿嘿!”

被默契得可恶的两个人耍得无语的马义:……

聊着聊着,三人说笑上了最新的娱乐新闻,马义这个圈外人就向两个圈内人打听着各种有趣的八卦,比如杨展飞和梅乐宇最新主打的炒作方向。

田洛也说不太清其中的奥义。

所以李土地才是给马义答疑解惑的最佳人选,掰饽饽说馅儿地深层次分析道:“眼下哪儿哪儿哪儿都是信息大爆炸,观众的神经被各路奇葩千锤百炼得太大条,不来点儿刺激的,怎能容易地让别人记住你啊。现在什么是吸引眼球的利器,不是卖萌就是卖腐,像杨展飞和梅乐宇这样儿有又能卖萌又能卖腐的得天独厚的条件的艺人是多么好的运气,组织上这么安排他俩也是深思熟虑之后才下的果断决定。最初杨展飞还正气地不太乐意这个设计,也是,从小被宠大的,对于生活中的不公平品得太浅,梅乐宇能欣然接受公司的安排就是因为场面见得多了所以道理也懂得多了。反正吧,作为一个当代的明星,甭管你的来头有多大,你不让观众玩儿开心了,谁来帮你上头条,又哪来的人气暴涨的速度之快。就看去年的各大爆红的影视剧中,哪一个不是俯首遍地的萌和腐,这是国际的大潮流,有些新闻是真是假不重要,信不信那是观众自己的事儿,总之俩男或者俩女一出现不搞出点儿事儿来都对不起投资。换句话来讲,这也是为了给洛哥的接下来的《喵·旅程·汪》电影做铺垫宣传,稳赚不赔!”

受教了的马义佩服道:“果然是娱乐圈不好混么。”

李土地道:“可不是,等我的孩儿们长大了,我就不建议他们累心地到娱乐圈里讨饭吃。”

田洛一笑道:“孩儿们还在弟妹的肚子里呢,你这当爹的是不是操心得太早了?”

马义凑趣儿道:“再说到时候弟妹若是同意了,你反对也不好使吧,我是看出来了,这面儿上啊嘛事儿都是弟妹听你的,可事实上嘞,你丫的就是一惧内的气管炎。”

李土地不忿道:“说我气管炎,那被谢大人管得死死的洛哥算啥?”

马义立即公布答案道:“粑耳朵经典终极版呗。”郑重地点头肯定着自己的总结是多么地准确。

无言以对的田洛黑线罩顶,不过也瞬间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垫背的,平静道:“在这一点上我和裘导比起来是小巫见大巫。”

一想起在方楚总裁面前时的裘导的那个温顺的样子,李土地和马义相当地认可洛哥的让贤,洛哥对谢董是非常地宽容,但那是一种大智若愚的生活智慧,至于裘导么,对方总惟命是从得连原则都不要了,可敬!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