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冰山上的来客 +番外—丝竹乱耳

冰山上的来客 +番外—丝竹乱耳

时间: 2014-01-22 12:30:45

文案:

当法官爱上检察官——唯有死缠烂打才能摘下高岭之花。

一个痴汉的求爱记,与同名电影无关。

扯淡向日常文,主攻,请务必不要在本文中寻找生活的真实。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天作之合

主角:赵悦,钟灵 ┃ 配角:吴辉,熊潇 ┃ 其它:制服(?)直掰弯

第一章

周一下午,赵悦刚把车停稳,书记员小熊带着点好奇和小心翼翼问道:“那里面是什么样的啊?”

“进去你就知道了,不过今天我们就只在讯问室里呆着,下回有机会再带你进笼子里看看。”赵悦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小伙子,“还好你是男的,当年你吴辉姐还当书记员的时候,进去没少被调戏。”

小熊腼腆地笑笑,“其实这年头也不光女的才会被调戏。”又神神秘秘地凑近了赵悦,“听说人在里面关得太久,憋得厉害了,只能男人找男人解决,是不是真的啊?”

赵悦把车锁好了,好笑地把小熊往前推着走了两步,“胡说八道,你以为搞基的就这么多?”虽然他是希望能多一点。

小熊挠挠头,“哎,我也是以前听女生说的。”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我连工作证都还没拿到,他们会不会不让我进去啊?”

“这有什么,我带你进去,这里边都是熟人,我们刷脸。”

赵悦带着小熊领了提讯证,刚走到讯问室门口,就看到区法院的陈法官带着小跟班站在那聊天。赵悦上去打招呼:“老陈,不进去吗?”

陈法官两手一摊,“这不正排队嘛。”

赵悦走过去扫了眼邻近的几间讯问室,看到里面果真都有人,不由感叹:“今天什么日子,都赶一起来了。”

正说着,大铁门一打开,一辆警车开到了眼前的空地上,从车上又被押下来一拨犯罪嫌疑人。领头的孙警官也朝他们打了个招呼:“老陈,小赵!”

赵悦看着满面红光的孙警官,叹道:“啧啧,捕快也来了。”

孙警官声音洪亮,中气十足,“周一周一,工作积极!”又回头朝着那拨嫌疑人喊,“站好,都排整齐了,报数!”

一群嫌疑人戴着手铐,带着点战战兢兢的顺从,缩头缩脑地站成两排,依次报数。

小熊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场面,不禁有感而发,“这些人都犯了些什么事啊,看着也挺可怜的。”

陈法官呵呵笑了两声,“小伙子是菩萨心肠。”

赵悦揽上小熊的肩膀,对陈法官道:“熊潇,我们庭刚来的书记员,还纯情着。”

陈法官点点头,“再过几年该跟你一样了。”

赵悦嬉皮笑脸,“再过几年我也该跟你一样了。”

两人嘻嘻哈哈地说笑了几句,陈法官问:“这回又是你哪个哥们关进来了?”

赵悦道:“最近在审个职务侵占的案子,还是从你们院移送上来的上诉案,开庭前找上诉人问个话。”

陈法官点点头,“上诉到你们那里的案子尽量少改判嘛,你们一改,我们就得扣分。我们基层院辛苦啊,案子今天一大波,明天一大波,刚翻过高山,又要跨海洋,一年到头忙得卵跌,整个人转得跟陀螺似的,哎,何止是陀螺,都快转成电钻了,一不留神就能在地上钻个坑。你们市中院就舒服多了,案子没那么多,我不是说你们不干事啊,你们也是辛勤的螺丝钉,至少比我们轻松点,大家相互体谅体谅……”

陈法官是个大话唠,一打开话匣子根本停不下来,赵悦嘴上嗯嗯啊啊地应着,眼睛盯着讯问室,看看哪个房间准备有人出来。

一排讯问室大多都开着门,只有几间把门关上了。左边第二间的门这时候突然打开,赵悦精神一振,果然看到一条腿从那间讯问室里迈出来。

那条腿套在藏青色的裤管里,修长笔直,看那腿抬起的弧度,它的主人应该正迈着不小的步子。赵悦肚子还没饿,却忽然觉得那条腿异常可口,不禁凝神屏息,全身力气上涌,全都聚集在双眼中,画面在他高度聚焦的眼睛里进入了子弹时间,一帧帧缓慢而清晰地变换着。

那条腿落地,它的主人重心往前,露出侧面身体,身形挺拔,长腿勾人,屁股——漂亮。视线往上,浅灰色衬衫扎在长裤中,透过衣服隐约可见肌肉形状。再往上,脖颈修长,颌骨线条完美,鼻梁高挺,短发利落,整个人比单独一条腿更为美味。

那人迈出讯问室后,转过身面向赵悦走来,一步一步,长腿仿佛踏在赵悦胸口,带给他一种甘愿被踩碎的痛快与悸动。那人靠近,再靠近,周围弥漫起美妙的荷尔蒙,那人是林间的阿多尼斯,是行游街市的潘安,看得赵悦瞳孔放大,目瞪口呆。

近了,近了!四目相接,万物寂静,赵悦浑身动弹不得,脑中炸出绚丽的烟花,坠入那人冷淡严肃的双眼中不可自拔。

在那一瞬间,他的眼眶湿润,心跳暂停。

爱是恰好准时的相遇,是电光石火的一眼对视,是一颗无备而来的幸福子弹。

他被爱情包围,击中,捕杀。轰然倒下,热血喷洒。

有句歌词怎么唱来着?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啊!

赵悦就这样遇见了自己的爱情,在这个秋高气爽的下午,在这个蓝天高远,白云浮动,绿树成荫,高墙环绕的——滨南市第二看守所。

那人没走到赵悦身边就拐了个弯往大门方向走去,赵悦盯着那个背影,身形挺拔,长腿勾人,屁股——漂亮!

赵悦终于从寂静的世界里回过神来,趁那人还没走出大门,他赶紧拍了拍还在滔滔不绝的陈法官,“老陈,那个是谁?怎么从来没见过。”

陈法官朝那人的背影看过去,眯着眼想了想,“那个好像是钟灵吧?”

“钟灵?不是法院系统的吧,是律师?”

“不是。小钟嘛,东湖区检察院的,好像最近给借调到市检院去了,以后你们估计经常有工作往来。”陈法官话唠的毛病一时半会又克制不住,“说起这小钟,也是个人才,年纪轻轻的,好像之前在跨省辩论赛里得过最佳控方辩手奖。你看他这名字,明明是个大小伙子,名字听着跟姑娘似的,跟你倒是挺像,你们也算是有点缘分。反正将来工作上也要多接触,你们年纪差不多,认识认识,搞好关系。市检院也是看上他啦,估计借调以后也不会再把人还回去了,基层院总是留不住人,难啊,我们院也是……”

赵悦从陈法官那堆唠叨中就抓住了两个重点,一是他和钟灵将来会经常有工作上的往来,二是他们有缘分。废话,一见钟情已然就是最大的缘分,天命刚才已经听过了,剩下的,就是尽人事了。

赵悦揣着一颗刚因爱情降临而怦怦乱跳的心,裹着一身甜蜜的粉红泡泡,拉着小熊径直走进了那间钟灵刚刚用过的讯问室。

陈法官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小赵?哎,赵悦!我先来的!你怎么插队啊!”

第二章

赵悦和小熊回到庭里的时候,离下班还有一段时间。赵悦满脑子还在想着刚刚遇见的真命天子,坐在自己的桌子前张着嘴发呆,嘴角都要流下哈喇子来。

他也是个见过世面的,这些年见过的美男子没有三箱也有五打,凤毛麟角那个级别的少说也有这么十来个,温润如玉的,刚劲威猛的,清纯秀丽的,邪魅风骚的,每一款的极品他都见识过,但看了也就看了,闭上眼睛YY一会儿,撸完一管就是过眼云烟,就没有一个能让他这么心动过。

不,那不仅仅是心动,他已经爱上他了。就是这么出其不意却又理所当然,他心里那一丁点隐藏着的小小火种,竟然就被钟灵那双深冷的眼睛一点即燃,燎原之势不可小觑。

赵悦记起陈法官的话,钟灵拿过最佳控方辩手奖,又会与自己常有工作往来,赵悦恍然大悟,激动得一巴掌拍在大腿上,他的真命天子一定是公诉科的检察官,没跑了!将来办案的时候,庭审的时候,有的是机会跟他勾搭,一想到自己的真命天子穿着制服在公诉席上与辩方激辩的风采,赵悦心潮澎湃,两眼冒心,荡漾得无法自持。

“悦哥,悦哥?”小熊唤回了在桃花源里奔跑的赵悦,“这是刚才的讯问笔录,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问题。”

“哦。”赵悦回过神来,接过笔录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不错不错,重点都记下了,书写也清楚,你做记录上手还是很快的嘛。”

小熊有点不好意思,“以前实习的时候也干过这样的活,往后我再多练练,争取做得更好。”

赵悦心情好,朝小熊猛夸:“聪明,上进,前途无量!”

一直在旁边的吴辉插嘴问道:“小熊,刚去看守所逛了一圈,感觉怎么样?”

小熊挠挠头,“里面绿化得挺好的,到处都是树。”想了想又觉得完全没说到重点上,“正好见到公安刚押送来一批嫌疑人,样子看着挺可怜的,我们提的那个犯人也是,畏畏缩缩的,还有点委屈,讯问的时候特别配合,看样子是真心悔改了。”

“你们就只在讯问室里呆着?”

“嗯。”小熊点头。

吴辉说道:“当初我就对里面特别好奇,下回有机会带你进笼子里看看。”

赵悦打岔:“她就喜欢进笼子里,那里面女同志特别受欢迎。”

吴辉白了他一眼:“当初我进去给人签笔录的时候,你知道那些人怎么说的?‘要是这样的美女书记员来给我宣判,判我死刑我都愿意。’还对我唱歌。”

赵悦不以为意,“那里面的人都憋成什么样了,来个稍微平头正脸的看着都像天仙。吴辉,眼光不能这么局限,不能满足于在看守所的笼子里称霸嘛。”

吴辉冷哼一声,不再搭理他。小熊自从来到庭里,经常见到这两人斗嘴,每天你来我往互不相让,但关系似乎又不坏,小熊恪守着新人的谨言慎行,不胡乱发表意见,呵呵傻笑了两声算完事。

下班时间到,大家收拾东西纷纷回家。赵悦记起表弟何聪今天约了自己,电话里像是有话要说的样子。何聪家在外地,考上了本市的大学,这几年没少在赵悦家蹭吃蹭喝,何聪乖巧懂事,赵悦的父母也很喜欢这个外甥。

赵悦开了车正要出院门,发现吴辉那辆大红色海马停在前面挡住了路,赵悦按了两下喇叭,吴辉从车里探了个头出来朝他喊道:“女士优先!”

赵悦好笑,也朝她喊回去:“路太窄,男士没办法靠边!”这时候他看到小熊走到了吴辉的车旁边,打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座,原来吴辉是要顺道载小熊回家。赵悦在心里赞叹,这么关照新人,吴辉还真是个好前辈,虽然也可能是因为小熊长得有点好看。

赵悦把车开到学校门口,看见何聪已经站在那里等着他。何聪刚一上车就满嘴抹蜜地叫了声表哥,赵悦赶紧让他打住,“有什么事周末在家里的时候不能说,非要今天专门约我出来说?”

何聪嘿嘿笑了两声,“当着大姨他们的面说不太好。”

“唷,长大了嘛。”赵悦故意朝他上下打量,“这是跟表哥讨论成人问题来了?”

何聪被他说得有点不好意思,赶紧转移了话题,“我肚子都饿了,表哥,先去吃饭吧。”

赵悦带着何聪进了一家学校附近的餐馆,正赶上吃饭的点,两人好不容易才找到座位。刚一坐下,赵悦就问道:“到底什么事,说吧。”

何聪扭捏了一下,道:“我喜欢上了一个女生。”

赵悦两手一摊,“这我帮不了你,我的情况你知道的,这辈子就没追过女人。”

何聪赶紧摆手,“不是,不是让你教我怎么追她。”

“那你找我干嘛?”

“她是学法律的,现在大四了,她们系里要介绍一批学生去法院实习,她被安排到了市中院刑二庭,明天就去正式报道了。我一想,那不就是表哥你工作的地方吗,所以就想……”

赵悦挑眉,“你跟她说了我在市中院刑二庭工作,想让我多照顾照顾她,给你挣点面子,再顺便帮你说两句好话,是吧?”

何聪心里的小九九被他说中,干脆也放开了脸皮,求道:“表哥,就帮我一下吧,行不行嘛?”

赵悦向来惯着他,况且这也不是什么难事,于是一口答应:“我这边是没问题,剩下的就靠你自己努力了。”

“谢谢表哥!”何聪开心得恨不能往赵悦脸上亲一口。

赵悦看着何聪耽溺在甜蜜中的样子,忍不住也想分享自己遇到新恋情的喜悦,他斟酌了一下,道:“我也喜欢上了一个人。”

何聪很配合地往下问:“是个什么样的人呀?”

赵悦想了想,回味着今天下午遇到的真命天子,脸上不禁微笑洋溢,“很帅,很正气,也很冷,感觉就像冰山上的来客。”

何聪听着这描述,不由浑身打了个寒颤,“他也喜欢你吗?这样的人感觉可不太好追。”

赵悦摇摇头,“他还不认识我,我今天刚刚遇见他。”

“一见钟情?”何聪吃了一惊,“在哪里见到的?”

“看守所。”

“啊——”何聪惊呼一声,又问,“他是干什么的?”

“检察官。”

“检察官?检查什么的?”

赵悦一个爆栗弹在何聪的脑门上,笑骂:“连检察官都不知道,还大学生呢,有没有文化?你要是在那个法律系的姑娘面前这么说,这辈子都别想追到她了。”

何聪捂着脑门辩解:“术业有专攻嘛。”

“这是常识!”赵悦盯着他笑了一会儿,问,“对了,那个姑娘叫什么名字?”

“陆征。”

“叫什么?”

“陆征,大陆的陆,征途的征。”

赵悦一愣,摇头叹道:“现在这都怎么了,男人用女人名字,女人用男人名字,莫非这也算生男生女都一样?”

第三章

第二天一早,莫副庭长果然领着一个小姑娘来到庭里,跟大家介绍道:“这个是C大来实习的陆征,大概要在我们这里呆两个月,大家多照顾照顾。”

陆征小小的个子,扎着个马尾,朝气十足地跟各位打招呼,刑二庭一正两副三个庭长都在隔壁的办公室,剩下的人共用一个大办公室,赵悦殷勤地给陆征弄了张新办公桌和电脑,耐心跟她介绍庭里的日常工作。吴辉对他是知根知底的,私下调侃他:“怎么回事,突然开始改对女同志下手了?”

赵悦笑了笑,“这个是弟媳,不一样。”

这时候贾庭长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又刚来一波案子,案卷都堆在我那边,都给我自觉去领啊,没空给你们一个个分了,这马上又得上去开会,一天到晚忙得卵跌,还动不动就开会,这他吗有什么好开的?!”

赵悦连忙制止,“庭长,说话文明一点,有小姑娘在呢。”

“小姑娘?谁?吴辉?她叫小姑娘吗?嗓门比我都大。”贾庭长一转头,还真发现了个没见过的小姑娘,“这个是?”

赵悦道:“陆征,刚来实习的大学生。”

贾庭长看着清清秀秀的陆征,立刻换了副语气,“呵呵呵呵,大学生好,大学生有文化。昨天我听说有个叫陆征的实习生要来,还以为是个男孩,没想到是个小姑娘。就像赵悦和吴辉一样,当初他们是同期进来的,来之前听说是一男一女,光看名字谁猜得到赵悦是男的,吴辉是女的?不过吴辉这名字跟她也配,她爸妈是真有预见性,生个女儿跟儿子似的,这才叫生男生女都一样。”

吴辉翻了个白眼,“庭长,赶紧上去开会吧,迟了院长又要点你的名了。”

贾庭长一拍脑袋,“对,我走了啊!”风风火火地又出了办公室。

赵悦对陆征道:“那是我们庭长,姓贾,别看他这副德性,其实很有水平的。”

陆征憋住笑意,受教地点点头。

赵悦看了一早上的案卷,证据卷里一堆的财会凭证看得他头昏脑涨,刚仰起头活动活动脖子放松一下,钟灵的样貌又窜进他的脑海中,赵悦不禁又回味起了初见时的情景。

吴辉起身倒水喝,正好经过赵悦旁边,看到他一副痴汉状,忍不住唾弃,“你干嘛,对着案卷都能发情了?”

赵悦把她拉过来,小声问道:“你知道市检院公诉科刚来了个新检察官吗?”

“不清楚,什么时候的事?”

“大概也就是最近这几周,我还以为你知道呢,公诉科的那群女人就没跟你说点八卦?”

吴辉摇头,“没有。”又想到了什么,“怎么,是个帅哥?”

“岂止是帅哥,简直是王子,先说好了,你可别跟我抢。”

吴辉不屑地瞥了他一眼,“你那是什么眼光,你看上的我能看上?”又善意提醒道,“你先别胡乱树敌,先弄清楚人家是直的还是弯的,就算你什么都好,但是性别不对,人家就是接受不了,你就只有穿着伴郎服看着人家和新娘亲嘴的份。”

“啧啧。”赵悦深不以为然,煞有介事道,“这就是考验追求者的时候了,追求是一门艺术而不是技术,只要追求的手段用对了,年龄算什么问题?身高算什么问题?距离和贫富能算问题吗?性别也不算问题,甚至连物种都不算问题,只要他名草还没主,总有一天会是我的囊中之物。”

吴辉听了这通歪理邪说竟然也没反驳,反而摸着下巴思索着,道:“你说的也有点道理。”

赵悦主办的那个职务侵占的案子打算定在下周开庭,于是打了个电话到市检院通知他们开庭的具体时间,可惜那边接电话的不是他心心念念的钟灵,赵悦简直就想直接在电话里跟对方打听打听钟灵的事,但终于还是忍了下来。

第二天贾庭长主办的案子开庭,赵悦是合议庭成员,早早地到了审判庭,虽然知道可能性不大,但还是期待着今天来出庭的检察官是钟灵。左等右等,钟灵果然没来,来的是公诉科的老牌检察官宋媛媛。

趁着犯人还没押送来,赵悦跑过去闲聊,“媛媛姐,听说你们女子公诉科刚来了个帅哥?”

宋媛媛挑眉,“我们什么时候成了女子公诉科了?”

赵悦嘻嘻笑道:“十二个检察官,十个女的,你们何止顶了半边天!按照四舍五入的算法,叫女子公诉科没什么问题吧,或者叫——母诉科?”

宋媛媛哭笑不得,“你这张嘴就算不去当律师,来我们这做公诉人也才算不浪费资源。”

赵悦也不继续打哈哈,又把话题转了回去,“你们那终于又多了个男检察官,这不得跟唐僧掉进了盘丝洞一样?”

“好好说话!”宋媛媛恨不能敲他一记,“你说的是钟灵吧,前几周刚从基层院借调过来,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做事认真,有礼貌,长得也帅,也就是那几个年轻的小姑娘围着他转,我们这样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还能有我们什么事?”

赵悦加紧套她的话,“你们那这么多美女,人家这下要挑花眼睛了。”

“你说钟灵?他啊,小伙子眼光高着呢,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我倒希望他能被我们内部消化,最后能不能成可就不知道了。”

赵悦终于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心中春花灿烂,喜鹊高歌,“眼光高好,要是眼光不高,你们那群女检察官早就没机会啦。”——我也是。

刚刚分来的那批案子需要先移送到市检院阅卷,赵悦自告奋勇地提出亲自送案卷去市检院,案卷实在太多,一个人拿不完,赵悦便叫了小熊一道过去。本来把那几大摞案卷放在案管办就算完事,赵悦一门心思都想着跟钟灵见上一面,于是非拉着小熊进了公诉科的办公室,说那里面都是将来要经常一起共事的检察官,美其名曰带他来认认人。

刚一走进来,一阵浓烈的雌性荷尔蒙就熏得小熊找不着北,几个女检察官跟赵悦打过了招呼,注意力一下就集中在了小熊身上,小熊青涩腼腆,没几下就被几个大姐姐逗得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

赵悦一边四下寻找钟灵的身影,一边替小熊解围,“别欺负我们的新人,性骚扰可是违法的,你们可不能知法犯法啊。”

一个女检察官道:“看看,把赵大法官都冷落了,在旁边站了那么久连杯水都没的喝,谁赶紧给他倒杯水去。”

接着一个纸杯被递了过来,伸手的女检察官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赵悦接过纸杯,哭笑不得,“我怎么就变成这个待遇了?”他到饮水机前给自己倒了杯水,问,“听说你们这刚来了个帅哥,人呢,怎么没见着?”

“你说钟灵啊——”话还没说完,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一股浓烈的雄性气息立即冲淡了周围的莺啼燕语,“呐,这不就来了。”

魂牵梦萦的男神终于再次出现,赵悦瞳孔放大,心跳加速,险些洒了手上的水杯,面上却依然不改颜色,像在脑海中演练过许多遍的那样朝钟灵伸出了右手,微笑道:“你好,我是市中院刑二庭的赵悦。”

钟灵礼貌而疏离,对他点了点头,也伸出右手与他握在了一起,“你好,我是钟灵。”

第四章

这是堪称历史性的一刻,赵悦终于迎来第一次与梦中情人身体上的触碰,恨不得把钟灵的手抓到嘴边来舔舔,却还是克制地轻握了两下就及时放开,正直而风度翩翩地开口:“希望将来合作愉快。”

钟灵点点头,算是回答。

刚才递纸杯的女检察官说道:“这位赵法官啊,可是市中院的院草。”

赵悦深以为然,微笑着谦虚摇头,“哪里哪里。”

女检察官又道:“总说我们这阴盛阳衰,钟灵,你来了以后我们终于也有跟赵悦抗衡的种子选手了。”

另一个女检察官哭丧着脸道:“他们那又来了个熊潇,小帅哥!我们又落后了。”

小熊一脸窘迫,“哪里哪里。”

赵悦把右手藏到背后,五指轻握成拳,回味着钟灵手掌的温度与触感,对钟灵道:“我好像见过你,前天下午,在第二看守所。”

不料钟灵竟也对他有印象,“我记得,在讯问室门口。”

原来这场命中注定的相遇不光只给自己留下了印象,赵悦在心里跟丘比特握了个手,跟维纳斯拥了个抱,跟月老击了一掌give me five,外表依然保持着法官的自我修养,“喔,那天你去看守所是为了哪个案子?”

钟灵并不细说,只一句带过,“一个诈骗案。”

赵悦想了想自己手头似乎并没有诈骗案,不禁有些可惜,又把希望寄托在刚刚移送过来的那批案子上,“我们刚刚又送了一批案子来给你们阅卷,也许我们很快会有合作。”

钟灵又是点头,面无表情,惜字如金。

钟灵的态度并不是敷衍,却带着种让对话无法继续的冷淡,若是换了别人,免不了会感到尴尬,但赵悦向来脸皮甚厚,这时候笑容像是黏在了脸上似的,一时半会掉不下来,他又恭维道:“之前听说你在辩论赛里拿过奖,想必是很出色的公诉人,希望可以尽早在法庭上见识你的风采。”

旁边一个女检察官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两棵院草这就杠上了吗,第一次见面就约法庭上见,多大的仇啊。”

赵悦这时候也反应过来,按照约定俗成的说法,“法庭上见”不亚于一种高级约架,明明只是垂涎对方在庭审中的表现,这么一解读反倒像是在挑衅了。赵悦把笑容继续往脸上黏稳了,道:“法官和检察官最亲密的地方是在哪里?自然是在法庭上,我约钟灵法庭上见,不仅不是因为有仇,反而是想跟这样优秀的检察官多亲近亲近。”——肺腑之言。

周围响起一片嘘声,赵悦朝钟灵看去,发现他竟也露出了一个浅淡的笑容,稍纵即逝,却还是被赵悦牢牢捕捉,看得他心神荡漾,如痴如醉。

稳住,稳住!他给自己拼命打着镇定剂。

钟灵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继续埋头在案卷里,赵悦猜想这第一次正面接触自己应该给他留下了不错的印象,于是见好就收,不再多话,悄悄又挪到了饮水机边上——他刚才就已经注意到,那边墙上贴着一张市检院的通讯录,在公诉科那一栏旁边有一行刚加上去的手写笔迹,那是钟灵的名字和手机号码。赵悦悄悄记下了这串数字,在心中默念两遍,这才上前去把小熊从女检察官们的包围中解救出来,“放过小熊吧,人家才多大,小院草还没长好就给你们蹂躏坏了。”

一个女检察官道:“以后开庭多让熊潇负责记录,我们法庭上见。”

赵悦护短地把小熊拉过来推出门去,笑道:“你们几个可别为了见小熊就把案子都瓜分干净了,也给我个机会和钟灵在法庭上见。”

钟灵听见他提到自己的名字,抬起头来,正好对上他的眼睛,赵悦露出一个青年才俊之间惺惺相惜的笑容,挥袖而去,极尽优雅。

回到庭里,赵悦满面的春风太过惹眼,吴辉忍不住凑上来问:“怎么,勾搭上了?”

赵悦笑,“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

“昨天我跟市检院的姐们打听了一下,听说是座冷面大冰山。”

“错。”赵悦纠正道,“是冰山上的来客。”

吴辉撇撇嘴,神秘道:“我刚搞到了点情报,要不要听?”

赵悦挑眉,“说。”

吴辉把刚打听来的信息倒背如流,“钟灵,L市人,滨南政法大学毕业,二十七岁,一米八一,单身,喜欢蓝色,养狗,车是斯巴鲁力狮,吸烟但不上瘾,平常锻炼喜欢游泳,讨厌青椒和番茄,另外——处女座。”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