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反穿之茶香四溢 上—莫晨欢

反穿之茶香四溢 上—莫晨欢

时间: 2013-02-09 06:59:16

文案:

青瓷融火炉,白袖拂斟壶。

茶香散小室,公子约尺素。

李云疏在书房挥毫洒墨,只见某人抬头看过来。

霍铮:这是什么?你写的诗?

李云疏:以前有人写给我的尺素。

霍铮:尺素?

李云疏:哦,就是情书。

霍铮:……

楚少陌久病不治,李云疏飙车身亡。

当【温润如玉】的京城第一公子穿越成豪门霍家大少爷霍铮……的【奶妈】的【混混】独生子。

公子微微一笑,烹起一抹茶香,开始了注定不会平凡的人生。

阅读指南:

1、坚定1V1不动摇。

2、不虐温馨,偏爽文轻松风。

3、本文参考一些书籍资料,但是作者本身文化不高,有错误BUG欢迎指出,求温柔抽打。

内容标签:青梅竹马 穿越时空

主角:李云疏,霍铮 ┃ 配角:霍少泽,徐昱卿 ┃ 其它:古穿今,攻宠受,冰山变忠犬

楔子

漫天白莹如鹅毛落下,银装素裹,长安屋舍俨然、森冷罗立的西城,赫然是一片死寂。

早已入了夜,但是左丞相府上上下下仍旧是忙碌得紧,端着热水的、奉着药罐的,扶着老夫人从下了锁的内院赶紧向外院赶去的,整个楚府上上下下三房人,此时几乎都集中在了“陌上居”中。

左丞相,即当今的内阁次辅是第二个进屋的。

明明才刚过了不惑的岁数,楚相的头发却几已花白。他颤抖着手指走到了那架乌木方格云纹拔步床前,当看见床上那清瘦病弱的青年时,眼泪终究是忍不住地从眼眶中落下。

“云疏!”

悲痛的喊声中夹杂着一点哭腔,朝堂上冷然肃立的左相此刻也潸然泪下,用宽厚的手掌抚着长子瘦得颧骨凸起的脸颊。手指穿过那依旧黑亮顺滑的长发,楚相手指颤抖的几乎快要控制不住。

继室王氏在一旁看着,眼中也有泪花聚集,却终究没落下泪。

而老夫人却早已在楚相赶来前昏倒过一次,此时被身边的大丫头带上了外室休息着。

不小的内室里集聚了整个楚府三房的人,庶子出身的大房和三房,以及嫡系的二房。此时楚家现任的当家人楚相正半坐在拔步床前,身上的绯色官袍还未褪下,浑身带着从皇宫里赶出来的焦急。

如果病重的不是楚少陌,恐怕楚相还没这个机会在内阁值班的当夜临时出宫。

这场来势汹汹的风寒让丰神俊朗的青年整个人都清减了大半,原本如玉般的手指此时骨节分明,原本饱满微笑的唇此时泛了苍白,长安第一公子就算有着再大的神通,在病痛面前也依旧无力翻身。

楚少陌的眼睛亮得出奇。

不知是否是回光返照,他的目光温柔和善地从床边所有人的脸上轻轻地扫过。

痛哭流涕、难以自持的父亲,隐隐含泪、暗自不发的继室,大房、三房里各个闪躲的目光,还有幼弟懵懂单纯的目光。

楚少陌在楚府长了二十余年,还是第一次用这般赤裸坦诚的眼光打量过楚府上下的每一个人。他的瞳孔并不纯黑,似乎是随了故去的母亲李氏,天生便是微弱的琥珀色。

而这双眼睛,此刻正映耀着这间清雅素朴的屋子。

匾额上的“陌上居”三字是他前年亲手题下,他自小师承文庆公,加冠前便已出师;床边简单摆放的苍龙喷玉琴是他出生时,由皇帝亲自送出的贺礼。

这满屋子看上去简朴淡静到了极点,极富君子之素雅之风,但是,光是那暗沉于文宝之下的富贵和才华,便已然显示了这个病入膏肓的翩翩公子曾经是怎样的光华绝代。

“云疏!可听见为父的话?”

云疏是楚少陌的字,本不该起这样寡淡的字,但这却是文庆公当日为他加冠时,亲手提笔写下的字。

『耀日拂晓旭,云疏亦轻狂。』

文庆公当日以“云疏”二字压住了他文压长安的才气,愿他韬光养晦,将璞玉慢慢打造成型。但是云疏云疏,最终却未曾轻狂,反而随云飘逝,真正疏落。

楚少陌微微张开口,刚有气流从胸腔中流过便感觉喉间一阵火热,让他无法说出声来。等过了许久,沙哑低柔的声音很微弱地在房间内响起:“父亲……”

这声父亲让楚相的眼泪再次落下,便是刚刚又进了内室的老夫人闻言,也是差点再次哭晕过去。

楚相握着长子柴骨一半的手,凝噎着:“云疏,你的老师昨日来看过你,今夜已深,为父已派人去告知了文庆公,想来他定会及时赶到。”顿了片刻,他又道:“因……因你的事,今夜皇上特批了为父出宫,想必陛下不久也会派人前来探看。”

话音刚落,宣旨太监的声音便从屋外响起。因楚少陌病重无法起身,便由楚相代为接旨。

那尖细的声音直直地深入了楚少陌的耳中:“奉天承运皇帝敕曰,玉华天造,书成万里。洪光五年状元楚少陌,才德兼备,人际闻声……”

封赏的结果到了最后,依旧不过是那些加在身后的虚名,以及只得供后人享用的珍品。楚少陌听着父亲高呼万岁的声音,苍白的唇角不由勾起,露出一抹无奈解脱的笑容。

他还未死,圣上便已赐下身后之事。

捧杀捧杀,却是先捧再杀。

盛名太重,皇上提防楚家一门便也是情有可原。而如今,楚家二代中唯一算得上出类拔萃、也最是才气累累的他,却被那一道小小的风寒给伤了根基。

这其中到底最为受益的是谁呢?

粗陋而不温厚的太子?

羽翼丰满、养精蓄锐的三皇子?

还是官途渐稳的左相楚……

楚少陌没有再想下去。

他的喉咙里发出一声微弱的叹息,这声音轻得很,便是最靠近他的郭太医也没有听见。眼前一阵阵的发黑,楚少陌感觉到了一种浑身上下的寒冷,如同有人将他坠入了冰窖,让他无力呼吸。

再次醒来的时候,楚少陌的眼前已经不大看得清东西。

他努力地睁着眼想要寻找老师的身影,却最终也是无可奈何地苦笑一声。那种生命力从身躯中剥离的感觉,好像抽丝剥茧,让他一点点清晰地感受着身体再也没有力量,好像有一种轻快的脱离感,让他离开这副束缚的身躯。

他的视线没有焦距地在内室里随意地看着,本就已经是行将就木,他的耳边也再也听不进任何的声音,意识渐渐涣散,灵魂似有飘离。

突然!

楚少陌的目光远远地看到了那被堆放在架子角落里的一套茶具,青花白瓷的茶碗、釉色发亮的茶船……他的眸子越来越亮,好像透过尘封的历史,想起那曾经最为嗜好的乐趣。

因为家族,他抛弃了最为钟爱的茶艺。虽有长安第一公子之名,虽有品茗泛茶的精湛技艺,他却在加冠后,再也没有碰过那最为钟爱的茶具。

若是有来生?

可有重选的机会?

——宁不入将相世家,只为本心,只为自我!

——便是山间清泉、河中鱼虾,也远胜了盛名加身的云疏公子楚少陌!

脑中瞬间清明起来,身上的病痛折磨好像也远离了许多。楚少陌眼神涣散地望着床顶雪白的承尘,不知怎得便想起了那长安第一清女柳小小曾为他写下的一首小诗。

『青瓷融火炉,白袖拂斟壶。』

“云疏云疏?”

耳边的声音渐渐飘远,好似在天边响起。

『茶香散小室,公子约尺素。』

楚少陌忽然觉得身上一轻,压在肩上二十余年的责任与义务,从此便风消云散,成为一纸空话。

吵闹繁华的b市三环内的某ktv前,绚丽耀眼的霓虹灯将整条街道照射的五光十色。道路上来往的车辆不少,但因已入了夜,却没有任何堵车和拥挤的现象,反而通畅得很。

一群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年轻人互相搀扶着从ktv里走了出来,他们醉气熏熏地笑闹了一番,然后便从两个方向离开。其中一个皮肤白皙的金发青年便和另一个染着酒红色头发的少年,一起搀扶着向会所的地下停车场走去。

“李云疏,我跟你说……我没醉!嘿嘿,我没醉!”红色头发的少年左耳上嵌着三颗小拇指甲大的红钻,在路灯的照射下闪烁着刺目的光芒。

被叫做李云疏的少年嫌弃地看了一眼那明显已经醉得不省人事的人,当看见对方耳朵上那价值千金的钻石后,又谄媚地笑了起来。这种讨好的笑容将他俊秀漂亮的面容反衬得十分庸俗,连那双本该清澈精致的浅琥珀色眸子也显得十分俗气。

“二少,今晚我开车送您回去吧。您没喝醉,我就是手痒,想开开你的新车。”李云疏讨好地说:“听说大少前几天刚给您买了辆新的阿斯顿马丁,真是阔气啊!”

霍二少一听这话,顿时火大:“你别给我提我哥!我磨了他半年,他才给我送了一辆v8,还是马力最小的那款!妈的,老子今天回家就抽他!”

“是是是,您别生气!”

嘴上这么说着,李云疏心里却冷笑起来。

敢去抽霍大少?啧啧,说得真够简单啊,霍少泽。你也就只能逞一逞酒疯了,这要到了霍大少面前,你看你敢不敢放一个屁字!

两人歪歪扭扭地一路走到了地下停车场前,当李云疏第一次坐上这辆漂亮华丽的白色阿斯顿马丁v8的时候,整个人都飞扬跋扈起来了。他看了一眼在副驾驶座上睡得昏昏不醒的霍少泽,唇边泛起一丝冷笑。

霍少泽一旦喝醉,就是喜欢逞威风。明明往日里还算正常的人,只要沾了酒,李云疏那就得在他面前伏低做小,可是让他痛苦不堪。

“要不是你投了个好胎,老子早就把你踹下车了,蠢货!”

话音刚落,便是马达嗡嗡加速的声音。汽车尾巴漂亮地划出了一条美丽的曲线,跑车白色窈窕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昏暗的地下停车场内,让它绝世的身姿展现在大众面前,吸引了街道上一堆人的注目。

驾驶座上形容昳丽的少年很明显对这种注目十分的愉悦,他乐得吹了声口哨,然后一脚踩下油门、再次加速地冲着前方驶去。白色的车子在车流中成为一道流线般的影子,一路飙车向前,精神状态太过激动兴奋的李云疏已经有点飘飘然了。

忽然听到身边传来一道微弱的闷哼声,他一时惊吓,赶紧向霍少泽看去。但确认了对方仍旧睡得跟头死猪似的后,他才放心地松了口气,继续加大油门,狂飙飞车。

“哇呼~!这他妈才是人该过的日子!妈的,老子要是有个好爹,还用得着受这鳖孙的气?”

阴狠的神情让李云疏本该俊秀漂亮的脸看上去有些狰狞,他双手捏紧了方向盘,最后还是狠骂了一句“艹”,忿忿不平道:“喝那么几杯就醉成这德行,也还真是蠢……”

“李云疏……”

低弱的声音陡然响起,吓得李云疏一个控制不稳,车子在空无一人的山间跑道上打了个滑。还没等李云疏完全放下心来,他忽然便惊恐地看见一双手玩命似的摆弄起方向盘来!

“嘿嘿,你小子会不会飙车啊!看老子的,你给我滚开!”

“小心前面小心前面!!!快转弯快转弯!!!!”

“闭嘴,老子的飙车可是b市第一,别废话,你干脆……”

“我艹你妈的霍少泽!!!!”

白色漂亮的阿斯顿马丁如同一条曲线优美的银鱼,从山崖之上轻松地跳跃下去,就算是坠入了丛林之间,它也依旧保持着贵族一般的优雅,在皎洁月色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迷人。

“轰隆隆——”

第一章

b市第一医院墙壁的颜色洁白干净,走廊中来往的人群不停忙碌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福尔马林的味道,是一种淡而刺鼻的气味,穿过没有关紧的病房门传入房内。

这是一间三人病房,三扇床帘都没有完全拉上,能让人从大门的缝隙中一眼就看到最里侧的一间病床。

在病床旁,一个红色头发的少年正急躁地来回走动着,他的右耳上镶着一颗漂亮璀璨的红钻,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不同于他的着急烦躁,躺在病床上的病人却显得十分淡定从容。精致俊秀的青年正捧着一本科普杂志细细地阅读着,似乎一点也没有被一旁的噪音给打扰到,专注在书本的世界里。

又过了五分钟,红发少年终于忍不住地转身,急匆匆地低吼道:“李云疏,你真的不记得那天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他的语气里带了点狐疑的味道,“你小子别想骗我,你要是敢骗我,我就让你知道我‘霍少泽’三个字到底该怎么写!”

大概因为是在医院的缘故,就算是张扬跋扈如霍二少都规矩了许多。他的声音压低,试图以一种威胁的语气警告病床上的人,但是由于声音太低,听上去倒是没什么威胁力。

由于自身良好的修养,李云疏抬首正视对方的眼睛,第十次地认真重复:“我真的不记得了。”

“你……!”霍少泽一时语噎,不过片刻,他又继续焦躁地揉着一头杂乱的红毛,痛苦万分地咕哝道:“妈的,这什么都不知道我还怎么给我哥汇报……诶不对啊,你说你当晚又没喝酒,你他妈怎么就把我的车开下山了?”

霍少泽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立即打开了话闸子:“对啊,其他人开车出事我还能相信,你小子在地下黑车圈里混了五年了,还能出车祸?”

干脆直接将那薄薄的杂志搁置在了一边,李云疏抬首,好笑地看着眼前抓耳挠腮的少年。对方的头发是鲜艳的火红色,如今在阳光的照耀下,更是如同一抹熊熊燃烧的火焰,分外灼目。

李云疏思忖了半晌,问了一句:“霍少泽?”

忽然被提到了自己的名字,霍少泽没好气地嘟囔:“喊你爷我干嘛?”

“嗯,原来你叫霍少泽啊。”语气悠闲淡定,刻意拉长了尾音。

霍少泽:“……”

三分钟后。

“艹!你他妈居然失忆了!!!”

自从知道了这个从小玩到大的臭小子居然失忆过后,霍少泽那少得可以用米粒来衡量的同情心终于泛滥起来了一点。原本看着李云疏精神倍儿棒、吃嘛嘛香的样子,霍少泽还以为这小子不过也就摔了个跤、擦破点皮罢了,但是这要是真失忆了……

“你还真是受重伤了啊,李云疏。”霍少泽低声自语道,声音里也夹杂了一点羞赧的歉意。“之前我哥说你在手术室的时候心脏还停跳了五分钟,刚才我看到你的时候还以为他在开玩笑……你现在身体还好吧?”

接近正午的阳光透过干净的玻璃穿透进屋内,照耀在青年浅黄色的发丝上映衬出透彻的触感。房间里十分安静,隔壁床位上的两位老人正眯着眼睛半睡着。

而李云疏看着红发少年这番小心翼翼询问的模样,忽然觉得对方莫名地有点像自己曾经养过的一只波斯猫。那只猫眼睛很大,总是喜欢懒洋洋地趴在中院晒太阳,可惜大概是长安的水土不大服帖,那只猫只养了半年便死了。

想到这,李云疏觉着眼前这个少年看上去真是顺眼许多。

如果把那一进门就劈头盖脸的指责式的“道歉”,以及二话不说就自顾自地讲个不停的行为当作是炸毛,看上去还是挺有趣的。

李云疏心情大好,后仰着靠在了柔软的靠枕上,笑着抬首,道:“现在感觉还不错。”

李云疏说话很简短。

不必要回答的不需要多答,需要提问的也尽量言简意赅,因为……他并不是这个人——

他是楚少陌。

当楚少陌睁开眼的时候,入目的便是一片洁净到雪一般的纯白。

那间icu单人病房占地二十多平米,设备齐全,周围安静异常,好像只有那“嘀嘀”的医疗器械运作声音有规律地响起。

楚少陌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千斤的巨石压迫住了,连睁开双眼都觉得艰难,更不用说是四处打量情况,但是那浑身仿佛被碾碎的感觉却让他清楚地知道——

他没死。

接下来便是每小时固定查看情况的护士发现他已经醒来了,然后快速地通知医生。

“小时”、“护士”和“医生”这些陌生的词汇,都是楚少陌在病愈后看了成百上千本的书籍所学到的。

所谓文字,自有互通之意。长安第一公子楚少陌三岁识百字,五岁将唐诗背诵如流。即使是初见这个地方的文字感到了困惑,但是在默不吭声地看了两天后,楚少陌也大概是识了上千字,能够真正做到融入这个世界了。

在这里,有长安,却没有呈国;在这里,有李云疏,却没有楚少陌。

他早早就逝去的母亲李氏,乃是定国公嫡长女,温和大方、果敢坚毅,在世时将整个楚家上下料理得十分服帖,却因为他小时顽皮硬是要去踩雪而使得母亲陪伴,最终感了风寒而去。

而当这一次,当楚少陌看见那个腰背微弯的中年妇女拎着重重的水果袋子和保温盒走进病房的时候,他的心脏剧烈地颤抖起来,目光深深地凝视着妇女被岁月摩挲的面容,最终还是深深地叹了一声气。

是母亲。

就算是皮肤蜡黄、皱纹密布,这张五官端丽的面孔,仍旧是楚少陌的母亲李氏。

“诶,李云疏,你在想什么?我刚才说的话你到底听清楚了没有?”少年洪亮的声音一下子将楚少陌的思索打断,霍少泽盯着对方微怔的模样看了一会儿,嘴里小声地嘀咕了一句:“这小子怎么好像好看一点了啊……”

仍旧是那头灿烂痞气的金发,因为两个月的住院让李云疏新长了1cm长的新发。但是正如同他透澈的浅琥珀色眸子一样,李云疏的头发天生颜色不深,如今更带了点浅浅的微黄,看上去与之前染的颜色并不突兀。

听着那陌生的“李云疏”三个字,楚少陌轻轻地舒了口气,终于是决定将过去的一切全部放开。

楚少陌,字云疏。

而如今,他便也算是从母姓,叫做李云疏。

在临终前他曾经扪心自问过,若是再有一生,当作什么?

不为家族,只为本心!

既然如此,那他从今以后便也就是李云疏了。

“我只是在想,我们并没有人记得当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既然如此,那当霍……”霍大少的名字说到了嘴边,李云疏稍稍一顿,决定还是换个说法:“那当你的大哥问起细节详要来,我们也无准确回复的法子。”

自从确认自己可以用这个世界的文字、语法开口后,李云疏还是第一次说这么多话。虽然他说的话仔细推敲起来,还是会令人觉得有些不古不今,但是……

说话的对象是霍二少啊!

肚子里半点墨水没有的霍二少那是一点都没有注意到李云疏的异样,他烦恼地揉着脑袋上的红毛,抱怨道:“我就搞不懂了,我哥让我来给你道歉也就算了,毕竟当时被救上来的时候因为你护着我,你才受了重伤,我也没什么大事。但是,当天晚上的详细情况有什么好说的啊,又不是什么大事,都过去了还提它干嘛!”

“……”闻言,李云疏唇边的笑容一下子僵住。缓了好一会儿,他才无可奈何地接受事实。

自从醒来后,李云疏的脑海里确实几乎没有什么记忆了,因此他才需要这样掩藏自己、虚心学习这个世界的事物。但是,有一幕场景却在他的脑海里,每天临睡前像小电影似的回放——

在同样没系安全带的情况下,黄发少年下意识地抱住红发少年想要将对方充作肉垫,但却在拥抱的一刹那被对方反压住。就在这不到三秒的纠缠挣扎过后,那辆漂亮大气的银色跑车便砸在了丛林之中,让充作肉垫的黄头发少年到最后还没明白这个酒醉的家伙是哪儿来的好运气反射性地压住自己,他也算是死不瞑目了!

“话说我那天真是喝醉了,幸好有你啊哥们,要不然指不定现在失忆的就是我了。还真要谢谢你了!”霍少泽乐颠颠地一笑,毫不客气地拿起柜子上的苹果就咬了一口。

李云疏见状轻轻摇头:不,原主是打算让你垫背的。

李云疏微微叹了一声,莫名的,他对于这个小孩一样的少年就是有种包容,好像怎么也生不起气来,大概是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幼弟的影子吧。

“不过,如果你真的想要找个办法得到你大哥的原谅,我倒是有个办法。”既然把对方当成了弟弟,李云疏自然就开始为对方谋划起来。

听到这话,霍少泽顿时眼睛一亮,苹果才咬了一口就随手丢在了浅黄色的木制柜子上,滚了两滚正巧掉进了垃圾桶里。他说:“什么?你真的有办法?!”

李云疏镇定自若地点头,微微扬唇:“嗯,你按照我的话去说,虽然不一定能重新给你一辆车,但是我想你的卡是不用再冻结了。”

霍少泽迫不及待地附耳过去,只见李云疏嘴唇翕动,简单地说了几个字。但是就是这看似不起眼的几个字,却让红发少年圆圆的猫眼倏地睁大,脸上也露出一抹欣喜的神色来。

他高兴地大笑一声,然后伸手激动地在青年地肩上猛拍了两下:“哈哈,李云疏你这办法真不错!放心吧,等小爷有钱了,请你吃香的喝辣的!”一边说着,霍少泽手上拍打的力气又不知分寸地加大几分。

“咳咳咳咳……”

那看似随意的一掌重重地拍在李云疏的肩膀上,让那因为病痛而削瘦的身子猛地向后栽倒。李云疏靠在柔软的靠枕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额……”霍少泽的手僵硬在了半空中。

他尴尬地看着李云疏,只见后者不停地咳嗽着,连苍白的脸颊都咳得有些发红。大概是因为咳得太过用力了,那双精致漂亮的眸子里泛出了一点生理性的水光,他就这么低声咳着,完全没有以前那种世俗的好看,反而……有种大家公子似的翩翩风度。

霍少泽一时为自己的想楞住了,所以也忘记了要赶紧为眼前这个病人按下呼叫铃。但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个惊讶紧张的声音却忽然从他的背后响起:

“小云,你怎么了?你没事吧,小云!”

第二章

腰背微弯的中年妇女刚走到病房前,便听到了那急促难受的咳嗽声。她急忙地推开半掩的房门,一边高喊着,一边跑进了最内侧的病床前。随手将手中的保温盒和水果放在柜子上,她就赶紧拍着对方的后背,为苍白俊秀的青年舒气。

只见那双布满了细痕的粗手轻柔地拍着李云疏的后背,等过了一分钟,才让他彻底喘过气来。

见状,李母终于松了口气。她抬起头便看见了呆站在病床另一边的红发少年。那张清丽却略显粗糙的脸上露出一抹惊讶的神色,李母小心翼翼地擦了擦手,小声道:“二少爷,您是什么时候到这儿的?”

霍少泽:“……”

感情他站了半天,人家连一个余光都没扔给他啊!

虽然心里莫名觉着有些憋屈,但是在李母的面前霍少泽并没有表现得太过跋扈。他抬起右手揉了揉一头的红发,将头发揉得更乱了几分后,才小声嘀咕道:“在您进屋之前我就站在这儿了,李婶……”

没有听清霍少泽的话,李淑凤笑着从塑料袋里拿出一个苹果:“二少爷,我刚刚买了新鲜的苹果,您要尝一个吗?”

明明眼前是一个染着鲜红头发的痞子少年,但是李淑凤却好像一点都没察觉到对方的叛逆,她用慈爱的眼神看着对床的少年,笑着说道:“您在这儿等一会儿,我这就给您洗一洗,用小刀削了以后就很干净了,您放心!”

“诶李婶,我真的不用……”看着李淑凤攥着俩红彤彤的大苹果跑出病房后,霍少泽的话还是咽进了肚子里,只能在心里无语道:我刚刚才吃了一个苹果了啊,李婶……

李云疏的状态明显比刚才好上许多,但是微微泛红的脸颊却仍旧透露出一种病态感。他抬着一双漂亮清澈的凤眸打量着满脸尴尬的霍少泽,当霍少泽发现对方注视自己的目光后,忍不住干叫道:“看什么看啊,李云疏。”

思索了半晌,李云疏回答道:“我觉得,你似乎挺尊敬我妈的。”

“那当然了啊!”霍少泽理所当然地脱口而出,片刻,他才解释道:“虽然李婶不是我的奶妈,但她是我哥的奶妈诶!你知道我哥有多变态,我才不想触他霉头。”

闻言,李云疏不由挑起一眉:“所以,其实你并不喜欢我妈?”

霍少泽赶紧直摇头:“别!李婶人挺不错的,我当然是挺喜欢她的啊。”

李云疏轻轻地“哦”了一声,然后微微勾唇,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所以说,你也会很喜欢我妈削的苹果了?”

“诶?”一下子没明白这句话的因果关系,霍少泽本就短路的脑袋猛地皱成一团,他点点头:“当然也不讨厌了,苹果还算是挺好吃的吧。”

李云疏但笑不语。

直到李母回到病房给霍少泽递上一个大大的苹果后,李云疏忽然来了一句“妈,二少似乎很喜欢吃你削的苹果呢”,霍少泽这才明白这小子那乌黑乌黑的良心!

霍少泽看着李母期待的眼神,那是压根说不出一个“不”字,只得含着一抹老泪,屁颠屁颠地啃完两个大苹果,刚吃完便打了一个饱嗝,全是浓浓的苹果味。

见着霍二少满眼含泪的模样,李母关爱地问道:“二少爷,您这么喜欢苹果吗?还需要我再为您削一个吗?”

“……”沉默了许久,b市鼎鼎大名的纨绔霍二少居然狼狈而逃:“李婶,我想起我还有件事就先走了,以后再来拜访您啊!”

话音刚落,那抹红色的影子便消失在了半开半合的病房门前。就如同他来时一样风风火火,离开时的速度更是快到不可思议,李淑凤是一点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有李云疏微微含笑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暗光,却又很快隐去。

嗯,真是越来越像那只波斯猫了。

一样的……爱炸毛。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