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灰老头儿(重生)下—木光瑟瑟

灰老头儿(重生)下—木光瑟瑟

时间: 2012-02-28 01:14:01

 第40章

米漠觉得,作为两世为人的男人,在吻技上,他理应是道高一筹的。
可是和纳兰朔就这么真刀实枪的对了上后,米漠发现,他似乎是弱了一些。
结束了与这人长长的一吻后,米漠大口呼吸着新鲜氧气,很是怀疑的看着纳兰二少道。
“经验好像挺丰富的?”
纳兰朔笑了笑“所以让你多读点书,免得到用时,才方恨之少。”
这样的事,读书管用的话他上辈子岂不就白活了,米漠很是怀疑。不过鉴于他们相差太大的课本知识,他倒是也不在与之争辩。
性向突变了,性别可别再歪了。
被这人拉着到卧室又梳洗了后,米漠换了身衣服,跟着纳兰朔便下楼用餐了。
路上,想到了一件趣事的米漠,不由和身旁的人说道。
“其实你和大少关系挺好的吧。”在见识了纳兰朔少许的实力后,米漠想到以前做过的事情,倒是觉得很是好笑。
纳兰朔点了点头,侧头看着米漠说道“是啊,所以上次在父亲哪里,难得被人冤枉的大哥,可是很委屈的。”
米漠无语,他没记错的话,这人也是罪魁祸首之一吧。
不由又笑着说道“我一直以为,大少暗地里怎么的欺负你呢。”为此,在好长一段时间里,米漠很是敬忠职守的防患于未然。
纳兰朔听完笑了笑,拉过米漠的手,但笑不语的稳稳下了楼。
楼下员工确是不少,当着如此多人的面,米漠本想将手抽回去的,可是又觉得如此的话,太过矫情了,做都做了,还怕人说么。
再说悠悠之口,是小小的掩耳盗铃便能骗过的么。
本就杂事颇多的米漠,不想在此事上过多纠结,便就淡定大方的任由纳兰朔拉着走到了餐厅。
因和二少说开了,今日的米漠一改往日的暴躁之气,心境倒是平顺了不少。
喝着汤的功夫,管家把一碗黑乎乎的冒着热气的中药端了过来,在米漠手边的桌子放定后,倾身说道。
“米少,这是你前些时候交代熬煮的中药,断了几天了,今天趁着你在,便就熬了一碗。”
这声米少,差点没把米漠抢到,咳了两声后,只听纳兰朔带着笑意的说道。
“不用趁着今天在,你们米少日后便就住回这里了,除了中药,以后米少吩咐的事,不用经过我,你们只管办就是。”
这样算是正式表态的话语,让米漠当下就是一顿,看着目光温和的纳兰二少,嘴角张了张,最终却只是笑了笑,有些无奈的低头继续吃饭了。
这样的情况,倒也不出人意料,和纳兰朔谈论感情,也就别妄想和之分的一清二楚。
既想要面子又想要里子,哪有那么好的事。
只是如此岁数了,还占这如花般少爷的便宜,米漠倒是感觉脸有些臊的慌。
从米助到米少,对于米漠来说倒是没什么不同的,他工作又没有少别人一份,该努力的依然好好努力着,旁人的这声米少,不会让他飘飘然,也不会让他不知所以然。
顺着心意,他不由自主的,终是一个纳兰朔罢了。
这么多天的努力,随着米漠在公事上的不断进步,公司也在他的手上逐渐的稳定了下来,因是纳兰兄弟独有的公司,年老便费心帮着挑了一个据说很是招财的时辰。
来用于公司的正式开幕。
挂牌前,纳兰朔和纳兰辰约了个时间,又见了一面。
这次定的地点倒是正经了不少,在纳兰朔名下的一间茶室里。
说是茶室,规模确是不小,房子依水而建,很是错落有致,倒也彰显了纳兰二少文人雅士的心境。
在荣城,这家茶室名气确是不小,米漠也是有所耳闻的,只是却不知道这是二少的产业。
跟着二少在地形最高的一处包厢坐定,米漠侧头望去,窗外的美景轻而入眼。
茶阁主事早已恭候已久,等人坐定后,斟茶倒水间,只听纳兰朔笑道。
“这段时间,米漠为公司鞍前马后很是辛苦,大哥可是要给我这助理发足奖金才是。”
被赞鞍前马后的米漠,看着阳光下纳兰朔那浅笑的面容,眉眼带笑,点了点头,很是同意自家老板的话语。
纳兰辰看了林一新一眼,转而点了点头“我这边最近是有些忙,米助确是费心了。”
米漠笑了笑,还未说话,林一新淡淡的把话语接了过“好在大少又聘了位得力助手,以后公司的事,我也有时间去处理了。”
大少?林一新对纳兰辰如此的称呼,让在场的人不约而同的看了纳兰大少一眼,如今纳兰家还有谁人不知这两人的关系。
连谈婚论嫁的绯闻,他们也都是有的。
今日,这两位,莫不是吵架了。
纳兰辰笑容一顿,看着林一新和平时一般的笑容,想说些什么,却最终是没说出口。
明眼人都能感觉到的微妙气氛,米漠只对林一新道,“那挺好,以后有一新姐在,我就安心多了。”
林一新笑了笑,不由把目光放在纳兰辰喝茶的脸上,好一会儿才淡了笑容,低头喝茶不语。
公事倒是不多,说了会儿话后,话题便转到对品牌注册所用的名字上了,说了几个还算入口的名字后,纳兰辰放下茶杯又添了一个。
“我看不如叫雅致,倒也适合我们公司以后主要的顾客群体。”
纳兰辰的话音刚落,林一新手上一滑,温热的茶水瞬间湿透了她淡色的长裙。
“不好意思,我出去收拾一下。”形色匆匆间,却又将米漠面前刚沏的茶水一同打翻在地。
“烫到没?”纳兰朔拉过米漠被溅到的手,仔细检查了一番,又看了看他被打湿的裤脚,眉头微皱。
米漠被这人一连串的动作察的不由摇头失笑,忍住亲吻的冲动,说了句无事,看着身旁一脸歉意很是狼狈的林一新,侧头对纳兰朔道“我也出去收拾一下。”
纳兰朔点了点头,和身旁茶室的管事交待了句,这人便和米漠一起走了出去。
其实米漠对于居委会大妈这样的职业,一相是敬而远之的,可是只因今天的对象是让他很有好感的林一新,他觉得,便就作一回大叔也无妨。
再说,这两人不闹腾了,他家纳兰二少做起事来,也更舒心一些。
“一新姐,你和大少之间有误会?”
米漠不傻,从林一新之前的话语里,他还是能听出一二的,无非就是大少心里有别人罢了。
林一新摇了摇头,有些自嘲“我是没有这个资格的。”
上赶着追求心已满之人,即使转正了,也还是没安全感的。
一个女孩子说出这样的话,倒是太不自信了些,想来林一新是真的喜欢纳兰辰的,否则也不会连无资格这个不当的词汇都说了出口。
这世上,谁又比谁有资格,无非就是觉得喜欢,心甘情愿罢了。
“喜欢了才叫有资格,不喜欢便就谈不上什么资格不资格了,因为那人在你心里已什么都不是,一新姐,你若是觉得自己没资格了,便就是不喜欢大少了。”
接过管事送过来的衣服,米漠对林一新笑了笑“所以,自己生闷气是不科学的,对喜欢的人,太好脾气了可是不行的。”
他说这话,可是有事实依据的,前世他谈的几个女友之中,有一个倒是格外喜欢,所以,他的脾气不免也就有所收敛,只是到谈婚论嫁的时候,这人却像打了兴奋剂似的。
要车要房要存款,这倒也不过分,可是被他发现肚子里怀着别人的孩子时,还如此理直气壮,倒是太没底线了。
不过现在,他估计永远都不会有戴这顶绿帽的机会了。
林一新听完米漠的理论,却是真正的笑了出口“你这人,对感情倒是直接。”怪不得能让纳兰二少另眼相待呢。
只是这感情一事,却是经常与理智相分开的。
哪里是想怎么样,便就怎么样的。
另一边,纳兰朔抬手帮他兄长将已见底的茶杯沏满后,看着这人自林一新失态离席后,便有些魂不守舍的神情说道。
“真觉得雅致这个名字不错的话,我们便就定下好了。”
从纳兰朔口中又听到雅致这个名字,纳兰辰神情微怔,不由开口说道“以前小雅说过,她若是注册品牌的话,定会起名为雅致的。”
小雅不在多年了,他只是想替已逝的恋人,圆了心愿而已。
所以在刚才,他明知道太不合适的情况下,还是将心中想法说了出来。
可是,面对现任恋人的失措,他确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欣慰。
第41章
纳兰朔听完,淡然一笑,喝了杯茶,却是不语。
纳兰辰看着自家弟弟一派悠然的姿态,叹了口气,很是感叹“你倒是比我幸运。”然后朝米漠的位置扬了扬下巴。
“定下了?”
纳兰朔笑了笑“以后我若顾不上的地方,还望兄长帮忙照看着。”
这句话说的让纳兰辰又是叹了声气“你啊,从小就有主意,意志也是坚定,倒是比我强,我若在你这般年岁,有你这样的心智,也不会到如今左右摇摆的地步?”
说不定小雅根本就不用因他而亡。
如今,想忘的,不能忘却,该珍惜的,却又不尽全力。
平日游戏人间的纳兰大少,在内心深处,确是有自己的踌躇。
“哥哥只是重情重义罢了。”
“重情重义?”纳兰辰不由摇了摇头,看着自家弟弟很是自嘲的说道“我哪里是重情重义,明明就是心性凉薄,小雅才去了几年,我身边不也就有了别人?”
不但有了别人,心里早已没了以往了无生趣的想法,重情重义,也不过如此。
纳兰朔看着自家兄长又不知陷入到哪里的神色,淡淡一笑“既然心里对人家也非无意,好好对人家便是。”
叹不完气的纳兰辰道“我也想的,可是,阿朔,痛失所恋的心情,你没经历过,是不会了解的。我也想珍惜当下,我也知道一新为我付出很多,无奈心中已被人先占了一阙之地,很难再容下别人了。”
纳兰朔听完眼神一顿,缓缓喝了口淡茶,看着远处平静的湖面,目光很是沉静。
过了会儿,他才开口道“若容不下,就和人家姑娘讲清楚,免得白白误了人家大好的年华。”
这似长辈的话语,让纳兰辰不由一愣,却终是没有了下文。
纳兰朔低头喝了口茶,转而问道“你用了祁家的人?”
这个问题让似想到什么的纳兰辰,神色恍惚了一下,不由摇了摇头“也不算用,只是祁慧太像小雅了,容貌像也就罢了,气质像实为难得,和小雅倒是有缘。
她说对物理感兴趣,祁隆生也算是我哪里的股东了,我便让她去了实验室做兼职,我那里你也是知道的,小打小闹,和纳兰家的家业也不沾边儿,她一个女孩子,专业不对口,又是三分钟热度,碍不着什么事的。”
纳兰朔点了点头“还是注意些的好。”
“放心,我有分寸。”
又说了会儿话,见人还没回来,纳兰辰终是坐不住起身说道“我出去看看。”
米漠在纳兰辰过来的第一时刻,便很自觉的又回到纳兰朔的身边坐定。
一身淡米色的衣服,平时不常穿的颜色,倒是让此时的米漠儒雅了许多,趁着他灿烂的笑容更是惑人至极。
纳兰朔看着这人喝茶的侧脸,神情微闪,笑了笑说道“穿这个颜色倒是好看。”
米漠淡定挑眉“人长的好,也是没办法的事。”
他的嘚瑟却是让纳兰朔又笑出了声,不由倾身吻上了这人在微风中得意的唇角。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在这人放肆的深吻中,米漠终还是沦陷了。
回去的时候,占尽便宜的米漠,心情很是愉悦,开着车子,他对身旁之人闲话说道。
“人家姑娘把心捧到你哥面前,这人接住了,却是三心二意,太不讲究了。”
纳兰朔笑了笑点头“是不讲究。”
“所以啊,你可别学你哥那般,什么时候,你不稀罕我了,只管说便是,我定离你远远的。”丝毫忘了,是谁稀罕别人不得了的。
虽是玩笑之言,可米漠口里却也透出了那么一丝认真,他对绿帽子从来都不感兴趣,可是这些豪门贵少,变化却是不由他的。
所以,有些事,还是提前打好预防针才稳妥,免得到时候让他伤筋动骨,可就不太好了。
纳兰朔听到米漠的话,侧头看着这人绽开的笑容,沉默了一下,认真的点头道“好”。
这个好字让米漠的心情又愉悦了一些,突然觉得,和男人过日子倒也是有好处的,至少省心些。
与女人的千变万化想比,这男人确是不用他太费心力,有什么,直说便是,好过女人的口不对心。
既然是谈恋爱,两世为人的米漠,觉得还是该对人多照顾一些,总不能因为二少沉稳,他就对人太过随便了。
毕竟在心理上,他大了人家这么多,终归还是占便宜的。
车水马龙中,米漠看着人行道上,那一对一对的少年少女,不由开口问道“二少平日到电影院看过电影没?”应该和年希看过的吧。
纳兰朔笑笑,却是摇了摇头。
米漠回之一笑,也不诧异,绿灯亮的时候,他变了车道朝着城市的另一方向驶去。
“那今日我便就约你看电影吧!”
本来想着闲来无事增加点恋爱气氛,可是真到了电影院,望着前世也没看过几部的片子,米漠的兴致却也有了。
在纳兰朔淡定的表情中,他此时的状态倒更像是真正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左顾右看,挑的好不认真。
如今3d电影还没上市,数字高清的却是正在流行,米漠看了看关于几部片子的介绍,问了纳兰朔的意见后,最终挑了一部道长僵尸系列。
没办法,其他的爱情片,在这个年代构思还是有些雷人的。
再找气氛也要考虑到实际不是。
公共场合,纳兰朔拉着他的手却是一时都没放掉的,米漠也无所谓,旁人的异样视线,他前世已经见得太多了,早已过了自尊心极强的年纪。
临入场时,米漠拉着纳兰朔又卖了一桶爆米花,准备工作做的很是充分。
灯光暗下,随着屏幕的亮起,米漠窝在纳兰朔的身旁,与这人十指相扣,静静地感受着心口那不由而来的跳动。
灰暗的电影厅内,纳兰朔侧头看着米漠那带着浅笑的认真表情,目光闪烁,不由便有了丝出神。
电影放完后,天色已然暗沉,兴致依然不落的米漠,难得土豪的请二少去吃烛光晚餐了。
约会,哪能没有烛光晚餐收尾。
葡萄美酒夜光杯,主题包房内,米漠看着自家纳兰二少那过于出色的面容调笑道。
“下一步,按照程序,我是不是应该吻王子殿下您了。”
纳兰朔笑了笑,点了点头“是这个程序。”
虽然只是说笑,可是怎奈美色过于诱人,米漠心里一痒,便就真的过去了。
从浅尝辄止到渐入佳境。
分开后自认这次吻技一流的米漠眉眼有些得意的笑道“王子殿下,不知骑士的吻您可还满意?”
回答他的,确是纳兰朔沉下的目光,抱着他再一次的深吻。
与纳兰二少腻歪了几天后,米漠终于又想起自己的本职工作了。
因这几天有林一新在公司驻扎,他倒也没有太多的琐事。
只是最近,公司开始再次大批招人,倒是忙了不少。
其余的倒也罢了,只是这设计师,却是有些费人心力。
这天陪着二少吃过了早饭,趁这人回老宅的功夫,米漠便带着被硬塞过来的两位保镖,去了公司。
“一新姐。”敲了敲门,米漠对正在看文件的林一新点头一笑,走了进来问道。
“今天有什么安排?”
“除了有几位设计师要过来谈合同,也没其他的了,你来了,正好一起看看,也把把关。”
“对于艺术性技术人才,我可是应付不了,还是你多费心的好,我啊,给你打打下手还行。”
林一新笑了笑,心情不错的开起了玩笑“二少都能拿下的人,还应付不了几个设计师?”
生平第一次被一个女人这般夸赞的米漠,很是无语。
说话间,门外的秘书请进来了一人。
只间这位打扮的很是光鲜亮丽的男人?很自觉的在米漠旁边的位置上坐定后,伸出了五个手指说到。
“年薪少于这个数,不谈,不约,不考虑。”
“请问?”太过自信的气势,让米漠很是疑惑。
“哦,帮我倒杯水,要30度的,谢谢!”米漠默。
秘书将茶水端过来后,只见这位轻轻的喝了一口茶,这才慢慢的继续开口。
“第一次见面,自我郑重介绍一下,我就是你们三番四次上而求的设计师,陈炫,本来呢,像你们这种刚成立的名气不大的公司,我是从不考虑的,可是看在你们还算诚心,我也近期也不忙的份上,我顺便就过来看上一看,但是条件确是我刚才说的,其余免谈。”
这人说话的时候,米漠随手翻了翻他的简历,成名的作品看着倒是挺好看,荣誉也是五花八门,可是最近却染上了一宗涉嫌抄袭的官司。
虽然迎了诉讼,可却因得罪了前老板而事业受阻。
米漠无语,就这悲催的境地,这人倒是也不输气势。
不过既然被邀过来的人,背景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米漠合上简历,只听林一新爽快的说道。
“可以!”
第42章
又谈了些细节问题,陈炫这才满意的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见这人走后,米漠皱眉问林一新道“会不会成本太高了些?”
毕竟他们的公司才刚成立,也真的没什么名气,即使旁人有心冲着纳兰家的名号来,若没有好的设计成品,顾客不买账,时间也是长不了的。
还没见到这人的真实本领,便投了如此多的钱,米漠还是有丝疑虑的。
“等他为我们公司带来了利益,你只会觉得我们捡了个便宜,这人不错。”
既然林一新说不错,那定是不错的,米漠喝着茶,不再发表意见。
陆陆续续又签了几个设计师后,米漠看了看时间,倒是还早,本想着请林一新喝杯咖啡的时候。
一个熟人走了进来。
“姐!”林涣然笑嘻嘻的和自家姐姐打了声招呼。
又在林一新开口前,赶忙说道“我不是找你来的。”
然后笑嘻嘻的来到米漠身旁,义正言辞的说道“你必须赔我一个工作!”
“在兄弟你不屑的努力下,我在酒吧的工作,终于是彻底的泡汤了,我姐是不会给我零花钱的,所以,你是不是要负责给我一个工作?”
米漠听完林涣然的话,侧头看了眼很是怀疑的林一新,点了点头,是有这么一回事,你弟没说错,不过。
“你都会些什么?”
既然是他惹下的,他倒也不推脱,何况这人还是林一新的弟弟,想来在能力上也是不会差他姐太多的,反正公司正在招人,招谁不是招。
“我想想啊,我现在算是只有高中文凭,除了弹琴,应该会的不是很多,不过我很聪明,学习能力也强,你就随便安排一个吧,最好能再安排个宿舍,我姐可是连家门都不让我进的。呵呵!”
呵呵,看着相当诚实的林涣然,米漠无语,还没说什么,林一新很是生气的说道。
“我们这里不收三无人员,你赶快给我出去!”
“姐,不用这样吧,我可是你亲弟弟,相依为命的亲弟弟,不用如此绝情吧。再说,我也知道错了,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这一次吧。”
林一新听完更生气了“你这个有眼无珠的东西,还有脸说!”
“等等!”看着两位情绪越发的激动,米漠无语,只好又当了回居委会大妈。
“既然过来应聘了,我们就按正规程序走,你们看这样好不好?”
在米漠的建议下,两人平复了心情,经过了一轮又一轮的讨价还价后,看着被安排为三等秘书而满意而归的林涣然,米漠不由觉得,公司有铁面无私的林一新在,真是一大幸事。
又说了会儿公事,纳兰朔的电话便就打了过来。
说是路过,顺便接他回家。
这个家字,让米漠的心里一阵温暖,又有些酸酸涩涩。家啊,他多向往的地方,前世今生,没成想第一个提到他心里的,竟然是一个少年。
真是造化弄人。
挂断了电话,临走前米漠问到“对了,三无人员,是那三无来着?”以后他也注意一些。
林一新正低头看着文件,也不抬眼的说道“没素质,没节操,没底线。”
这个,好难判断。
出了大门,只见纳兰朔的车子很是惹眼的停在正门之外,见他过来,这人摇下了车窗,笑了笑“忙完了,米总。”
米漠挑眉“路过公司都不进,你这个老板,当的也太不称职了。”真是要将幕后进行到底啊。
打开车门坐进去后,在纳兰朔的嘴角印下一吻,米漠笑了笑“还好有我在。”
纳兰朔笑意温和“幸好有你在。”
比情话第一局,米漠完败。
不由看着这人道“二少莫不是情圣转世?”
句句不是情话,却句句透进了他的心里。
纳兰朔笑容不变,拉过米漠的手,看着这人的眼睛认真说道“也许是修罗转世。”
米漠失笑“那我定是恶鬼投生。”这样,他们倒也般配。
纳兰朔听完笑容淡了许多,他看着米漠好一会儿,倾身吻上了这人的眉眼,也遮住了他眼中的思绪。
“你怎会是恶鬼投生。”
米漠顺手抱住了纳兰朔的脖子,笑的一脸嫌弃“知道你稀罕我,就别再腻歪了,青天白日,二少也不怕影响不好。”
他啊,当然不是恶鬼投生,只是重生归来罢了,能遇到纳兰朔,倒是命中注定。
说是要回紫竹园,可是快到目的地的时候,纳兰朔又改了主意,让司机把车向年家的药香阁开去。
“不舒服?”米漠听到纳兰朔交待要去的地方,不由问道。
纳兰朔笑了笑“刚在老宅的时候,听年叔说,年三叔回来了,他的中医之术很是有名,人在荣城的时间却是屈指可数,既然他来了,我便带你过去平平脉。”
米漠皱眉“不用了吧,我身体很好的。”
“我知道,只是你平时喝的汤药,是年希从年三叔哪里要来的,你也喝几副了,既然年三叔过来了,还是让人看看为好,有什么不合适的,可以随时调整,也让药效更好的发挥作用。”纳兰朔笑着淡淡的解释道。
“是么?那可是要去一趟的。”事关身高大事,他肯定是没有意见的。
一路上,纳兰朔又说了些年三叔过人的事迹,倒是把米漠听的啧啧称奇。
听了药香阁的名字,又听这里的主人妙手回春的事迹,米漠本以为这里应该是一处大型的中医馆,可是真到了地方,却是让他有些出乎意料。
除了门口高悬的药香阁石扁之外,进了门,小桥流水,花团锦簇的庭院让米漠一度以为来到了哪户书香门第之家。
一丝一毫中医馆的味道都是没有的。
看出了米漠的疑惑,纳兰朔拉过这人的手,熟门熟路的朝不远处的房子走去。
“除了每年义诊之外,年三叔是不常在这里行医的,所以找他看病的人,从来都是多方打听的。”
如此的话,能找到他看病的人,也定是非富即贵之人,试问,平常人家,哪里有太多时间和金钱来用于来找他踪迹之上。
“阿朔来了。”还没到屋里,一人便迎了出来。
米漠看了来人他的面容,心里断定,这人,定是纳兰朔口中的年三叔了。
容貌和年老倒是相像,只是看着更年轻一些。
“年三叔。”纳兰朔和来人点头一笑,便一起走进了屋里。
一室药香之中,突然让米漠平静的心情有了些浮躁,他皱了皱眉,不由抬手松了松衣领。
正和年三叔说着话的纳兰朔,不经意看到了米漠下意识的动作后,神色不动的将人拉到了身边,和年三书介绍道。
“这是我的助理米漠,近日有些浮躁,还望年三叔帮着平平脉,看是不是喝了年希送的汤药,肝火旺盛了些。”
纳兰朔的话让米漠不由点头,别说,他最近是有些肝火旺盛,但是却从来没往补药上面想去的。
这人,夸他心细,倒真没夸错。
“年希这孩子,从小就爱拿我的汤药送人,这毛病倒是改不了了。”
年三叔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可奈何,只是言语中的宠溺确是难以隐藏的。
看来年希在年家,不是一般的得宠,那是相当得宠的。
被年三叔仔细把过脉后,米漠见这人写写画画了一张文纸后,递给了旁边的助理,才笑着和他们说道。
“心率有些不齐,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年希送你的曾高药,就别吃了,我都是骗他玩的,开的都是些增强体质的补药,平时吃的倒也没什么,如今你肝火却是旺了些,就不用补了,我给你开几副中药调理调理,过段时间就会恢复了。”
说完后,年三叔看着米漠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你还真信吃几副药就能长高了,年轻人啊,老话说的好,多吃饭,多锻炼,少喝饮料,多睡觉。若是遗传没问题,身高定是不会低的。其余的,那都是骗人钱的。”
米漠无语。
有这么骗自家侄子喝药的叔叔么,又想到年希送他的药,还有几副治疗腿疼的,他已托人送到老校长手里了。
不由担心的问道“年希还送我几副治疗冬季腿疼的,不知有没有问题?”
年三叔听完,上下看了看米漠好一会儿,摇了摇头“年希这孩子和你倒是投缘,我那药千金难求,他竟然偷出来给你了,这孩子,胆子真大。吃了那几副药的人,估计到冬天时,腿就不疼了,不过,要是去根,还要再多吃几副。”
说完又是一通写写画画,递给了拿药的助理后,又说道“既然今天阿朔带你来了,我就一并开给你得了。”
米漠点点头,由衷的说了声谢谢。
第43章
接过年三叔的助手递过来的药包,纳兰朔笑了笑“我这位助理平时自认身体很好,若不是今日来年三叔这里,估计他都不知道自己还有心率不齐这毛病。”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