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这个丧尸有点壕(末世)下—喵呜兽

这个丧尸有点壕(末世)下—喵呜兽

时间: 2012-02-28 01:04:36

 第36章

夏日
酷热的阳光烤着下方毫无生气的大地,就连末世里生命力最顽强的野草也耷拉下脑袋,对着太阳一副‘我输了’的模样,一地腐烂的分不清是丧尸还是人类的尸体横陈间,生锈报废的汽车三三两两地或隐没在草丛中,或横卧在路中央。其中,一辆红色轿车的车尾箱被支起,露出里面一个松口的塑料袋,在袋口迎风招展间,袋子里面的饼干包装盒若隐若现,散发着生存的诱惑力。
良久,草丛中传来嘻嘻嗦嗦的声音,一个娇小的身影探出草丛,张望一番确定无危险后,向红色轿车车尾箱跑去,就在那身影刚好抓到塑料袋的一瞬间,她脚下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一个隐藏在车尾底下的草丛中的捕兽夹把她的左脚夹得血肉模糊,同时,塑料袋里的饼干包装盒轻飘飘的落下,那人绝望地发现,饼干包装盒是空的,里面没有食物,这从头到尾都是一个陷阱!
此时,三个高大魁梧的身影从不远处的草丛中走出来,为首的大汉吹着口哨,猥琐地说:“看我们今天又捕到了什么货色?男的打劫,抢光吃的用的后杀掉,若女的嘛,嘿嘿!”
那娇小的身影蹲下来努力地想掰开捕兽夹,但直到弄得自己满手鲜血仍动不了捕兽夹半分,只能焦急地看着三人走到她面前,为首的大汉一把抓起她的短发,强迫她抬起头,说:“嘿,还真是个女的,看来我狼大今天运气不错,走了一整个月终于遇到一个女的,把水拿来。”
身后的狼三递过水壶,说:“大哥,你悠着点用,水很珍贵的!”
狼三还没说完,狼大便居高临下举起水壶往那女人脸上淋下去,那女人挣扎着,呜呜叫着,很快,女人脸上原本伪装用的黑泥退去,露出了原本瘦削干燥却轮廓清丽的脸蛋,水滴沿着女人的尖下巴流下,打湿了她胸前的衣服,那凹凸的曲线立马显现出,狼大直觉喉咙一干,一只手强行钻进女人的衣领内,在她胸前的肉团上用力揉捏起来。
“不要,不要!”女人强烈地挣扎着,最后变成了哀求的哭腔:“求你放过我,我的孩子还等着我找吃的回去给他,求你行行好!”
狼大氵壬荡地笑着,说:“这年头养什么孩子,哪天他饿惨了连你这亲娘也吃了,还是跟着我狼大大爷靠谱,保准有你吃的,还天天爽翻,啊哈哈哈~”站在后头的狼三狼四一边毫无忌讳地看着这活春|宫,一边跟着贼兮兮地笑。
就在女人一番徒劳挣扎后准备放弃,绝望地闭上眼睛时,一把清越的声音强行插入,“请问,南城基地怎么走,各位有吃的吗?我很饿。”
狼大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身,只见满地萋萋芳草,一蓝裙少女婷婷玉立于其中,她身上穿着类似于清末民国初期的袄裙,宽松的上衣下摆,一行排扣从右肋处延展到喉咙下方,勾勒出妖娆的胸线,高耸的衣领欲盖弥彰地遮住修长的脖子,而在裙子的下摆处,精细的针法绣线翻滚出一阵流光溢彩,干净素雅的面容,略带俏皮的齐耳短发,举手投足间,一股浓浓江南水乡的温婉气息扑面而来。风过,裙裾舞蹁跹,蓝装少女就这么静静的站在草丛中,专注地看着前面的人,眼角处那茶色的阴影在不自知中透露着别样的魅惑,在这脏脏丑陋的末世里,她干净清爽,遗世独立,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伊人在水一方’。
狼大呆愣了足足五分钟后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美,美女你好,我们这里什么都有,吃的喝的车子银子,想要什么有什么。”狼大放开地上那早已无力挣扎而瘫软的女人,暗暗搓着手说:“嘿嘿,美女,你找对人了。”
“喔,那请你为我弄点吃的,再收拾一个能小憩一会儿的地方,我又累又困。”蓝装少女同样对地上淌着血的女人视而不见,莲步轻移向狼大走去。
“慢着!”战狼三人组中最为瘦弱却最为机灵的狼四突然出声喝止了少女的步伐,他凑近了狼大的耳边说:“狼大,这女的不对劲,这年头怎么还有如此衣着整洁干净,思想如此纯洁,对陌生人毫无防备之人,我们自问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她偏偏主动撞上来,恐怕是个陷阱!”
少女抬起手,修长的五指把脸颊旁的碎发撩到耳后,说:“我和我的家人正准备去南城基地投奔亲戚,结果在路上走散了,我的亲戚是南城的显赫贵族,只要你们把我送到南城里,我的亲戚必有重酬,到时候,食物,奴仆,亦或者南城基地的一官半职,也就是我亲戚的一句话而已。”
狼三闻言也动摇了,说:“这里离南城不远,如果仅仅只是把她送过去就能得到一大笔物资,我们赚大发了,而且她看上去的确像富家千金。”
狼四急了,说:“醒醒吧你们,若天上老掉馅饼,地上怎么会饿死人!”
少女眼波一转,说:“既然我的要求令你们为难了,那打扰了。”说完转身欲走。
“唉唉,等一下!”狼大追出去扯住少女的衣袖说:“我同伴嘴贱,别理他们。”说着折回来狠狠地刮了狼四一眼说:“怕什么!我异能四级呢,她区区一个弱女子能对我做什么!快去把最好的吃的拿出来!”
简陋且相对独立的房车内,狼大痴迷地看着对面的少女说:“美女,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莞尔一笑,说:“明媚”
“明媚?”狼大疑惑地接话:“嗯,今天的确阳光明媚。”
“我的名字叫明媚。”
“哦~”狼大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明媚!好美的名字,就如你的人一般光鲜亮丽!”狼大不由分说地抓起明媚的一只手,放在嘴边猛亲起来。
明媚抽回手,说:“想玩车震么?”
狼大氵壬氵壬地笑着说:“不喜欢这里么,我身强力壮,什么姿势都能驾驭得了!”
明媚:“这里挺好的!”说着明媚上前两步,掂起脚尖凑近狼大的脸,双手亲昵地环上狼大的脖子,如兰的气息悉数吐在狼大的下巴上,说:“闭上眼!”
面对这如穿越而来的民国美人如此主动投怀,狼大一瞬间傻眼了。
明媚笑着俏皮地说:“不闭眼就不亲了噢!”说着樱红的嘴角上扬,直把狼大的魂都勾去了。
狼大吓得赶紧闭上了眼睛,然而下一瞬间,他的双眼突兀地睁圆,脸上的肌肉因剧痛而颤抖着,一条尖利的冰锥刺穿了狼大的脖子,并从喉咙处贯出,而冰锥的柄端,正握在明媚环绕在狼大脖子后方的双手上。明媚放下手,接着手掌往上一翻,另一条细长的冰锥凭空出现在她手上,然后她手掌往前一送,冰锥完全没入了狼大的心脏处。
狼大颤巍着双手握住心脏处冰锥露出的末端,却无力拔出,他嘴角一边溢着鲜血一边含糊地说:“为,为什么?”说着,踉跄地摔倒在地上。
明媚收起了之前伪装的娇俏,换上一副冷漠的表情说:“我平生最恨男人欺负弱小的女人,尤其是为了保护自己儿女的女人,这让我想起一些不好的过往,像你这种人,早该下地狱。”说着,明媚绕开地上的血泊往外走去,狼大想伸手抓住明媚的腿,却只能与她的裙裾擦指而过。
房车的车门唰地一声打开,明媚倚在车门处,对着车外的狼三狼四说:“狼大说车里的空调坏了,太闷热,叫你们其中一个上来修一下。”
“切!”狼三扔掉嘴里的烟头,说:“都什么年代了,操个女人还这么多讲究!也不想想现在把电池耗光了,冬天拿什么取暖!”
明媚娇哧道:“快点!!”
狼三:“知道了,立刻来!”然后低声和旁边的狼四叽咕道:“还真是狼大一惯的野蛮霸道作风!”
狼三不情不愿地走上房车,在打开里面隔间的门后,却发现狼大躺在地上死不瞑目,他还没来得及惊呼出声,一条冰锥便从后面刺穿他的整个心室,倒地的最后一刻,狼三只来得及看见身后一袭湛蓝的裙角。
“啧啧,又搞定一个。”明媚冷笑着,拭擦着手上的水迹,她的手背是属于千金小姐的冰肌玉肤,但她的手掌上却长满习武之人应有的细小肉茧,但如果不仔细看,还真很难发现。
正在明媚盘算着如何搞定狼四时,房车的门被人从外面粗鲁地拉开,狼四一脸惊恐地指着明媚说:“果然被我猜对了,你这蛇蝎,勾引我的兄弟,分裂我的战队,然后逐个击杀,你从一开始就不安好心!”
没等狼四说完,明媚双手一翻,两根冰锥夹杂着破空之声向狼四飞去,狼四侧身躲过,双手结印在胸前往前一推,一根土柱凭空而起,撞向明媚的胸口,明媚的身体被土柱打飞出去,在撞翻了身后一桌的高脚玻璃杯后,跌落在吧台下方。
狼四冷笑道:“区区一个三级水系异能者,会点冰锥的小术法而已,还妄想杀害我这个四级土系异能者?!好笑,之前是因为战狼组里,四级异能者都要打头阵杀丧尸,反正有狼大了,我就一直伪装成三级异能者,不过今天对着一堆死人,我就没必要藏拙了,受死吧你!”
狼四一个扎马大喊一声,双手同时往前一推,一道土墙出现在车厢中央并慢慢向前推进,整个车厢被土墙充盈,丝毫没留下一丁点空间,土墙所到之处,所有的家具被碾压成片,而明媚身后便是密封的车厢壁,避无可避,她只有等着被土墙压扁的份儿。
千钧一发之际,明媚蹬上吧台再往车顶一跳,双手攀着房车顶端一突出的支架,腰腹往上一收成180度,双脚用力蹬开车顶的一块铁板,那原本是房车的一通风口,明媚身体顺势滚出车外。
“砰”土墙撞到车厢壁,整辆车子剧烈地摇晃起来,仿佛要散架般,狼四跳出车外,“这你都能躲过?!算你命大,可惜你逃不远了。”说着,双手结印祭出土柱,明媚狼狈地躲闪着土柱,然后一脚勾起草地上遗落的汽车铁件向狼四飞去,上踢下落间,裙裾在空中划出饱满的弧度,如一朵盛开的蓝莲花,可惜狼四不是怜香惜玉之人,对着明媚招招发狠,最后,那只蹁跹的蓝蝴蝶被密集如雨的泥土块打落在草地上。
狼四捡起地上一条生锈的,边角尖利的铁枝,阴测测地走向躺在地上捂着胸口喘息的明媚,那不知是汽车哪个部位掉落的铁枝,正闪着危险的光芒。狼四举起铁枝,说:“到地狱里给狼大承欢去吧,贱人!”
就在铁枝往明媚腹部重重捅下去的瞬间,一颗子弹从狼四背后射进,紧接着噗噗噗几声,三四颗子弹没入狼四身体内,狼四不可思议地低下头,看着自己腹腔上溢着鲜血的数个弹孔,还没来得及说上遗言,便直挺挺地向后倒去,狼四背后不远处,正站着两个军人,其中一人仍保持着握枪射击的姿势,另一个人则气定神闲地双手抱胸,啧啧了两声说:“异能再厉害,也不及枪快!干得好郭晨。”
举枪的士兵走过去掰开捕兽夹,放了那可怜的女人,并给了她一袋食物,那女人说了声谢谢,蹶着腿走了。
另一个军人走过来半蹲在地上,朝明媚伸出了手,明媚眯着眼睛警惕地看着来人,并不急着把手搭过去让对方把自己拉起来。在她看来,这就是一钞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闹剧,而面前这个浑身散发着危险气息的军人,便是来自地狱的恶魔,化身为皇者赢家的黄雀,俯视着她这只小螳螂。
两秒后,军人收回手,说:“自己站起来跟着走。”
汽车稳稳地行驶在路上,郭晨坐在司机位置上专心致志地开着车,明媚和雷泺二人坐在后排上沉默着,最终还是明媚忍不住先开口说:“我们去哪里?”
雷泺:“回南城基地”
明媚:“回?你们是南城基地的人?”
雷泺:“嗯,我是南城基地的主人,雷泺,”
“喔”明媚眼波一转,换上一副小可人儿的模样攀上雷泺的肩膀,手指一边在雷泺胸膛上打着圈圈,一边俏皮地说:“可你从没问我要去哪里啊!”
雷泺被逗笑了,说:“你不也是去南城基地,准备刺杀白旭之吗?我以为我们会成为盟友,还有,我是有老婆的人了,收起你的这套!”
明媚笑容一僵,把手放回膝盖上正经坐好,说:“看来你知道的不少,我的身份目的,甚至连我的行踪也一清二楚。”
雷泺:“这是自然的,我的眼线遍布南城基地内部以及外围方圆百里内,你一踏进我的地盘,自然有手下向我报告。”雷泺在心里补充道:自然有丧尸向我报告,嗯,丧尸也是我的手下。
雷泺继续说:“你连战狼三人组都打不过,想要近白旭之的身行刺杀之事?扯蛋!留在我身边,自然有你报仇的一天。”
明媚:“你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把我的弱点都捏住了,我还有说不的权利么!”
雷泺貌似认真地想了想,说:“还真没有。”转过头,他接着慢慢地吐出了重读的四个字:“明,媚,少,爷!”
第37章
白旭之房间内
“啪”
小臂粗的铁质水管殴打在人的身体上,发出沉闷的声音,梁寻痛得蜷缩起身体,嘴里不可抑制地溢出“唔”的一声痛呼,胸口的肋骨处火辣火辣地疼,得了!之前被唐宁踢断后好不容易养愈合的肋骨,现在又被白旭之一水管殴断了。
白旭之举着水管一边往梁寻身上招呼,一边气呼呼地说:“你算什么东西!我的女儿你也敢碰,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你!”
白旭之的谋士刘华越看越不对劲,赶紧上来扯着白旭之的手说:“总理别这样,现在正用人之际,梁寻是我们队里珍贵的战士,而且昨天晚上,南城的士兵提前换班了,使我们不得不终止了计划,这摆明了是个局,我们不能顺了雷泺的心意,陷入无休止的内斗中。”
刘华的劝住给了梁寻喘息的机会,他脸朝下趴在地上不断地咳嗽着,每咳一下都混和着血水的吐出,肺部更像是要被咳出来般难受,他满头银发混合着冷汗耷拉在脑门前上,遮住了他讥讽怨恨的目光:切,装什么冰清玉洁,白栩又不是第一次要求我上她,这逮着身旁俊俏又有能力的就想发生关系,现在你们父女两只不过因为把肮脏丑陋的本质暴露在众人面前,觉得丢脸丢大发了,就找我出气!
这边,白旭之因为刘华的话而渐渐冷静下来,而另一边,白栩却用双手捂着眼睛,嘤嘤嘤地哭起来:“大局是重要的,战士是珍贵的,那我呢!我就是微不足道的,我就是活该被牺牲的吗?我被那么多低级卑劣的士兵看了身体,爸爸,你让我以后怎么活呀!为什么是梁寻,为什么偏偏是你?你说你当时被人操控了,神志不清,可你是五级异能者,谁的能力高你一大截,高到能随随便便就操控你,这事说出来谁信啊!而且你又没有任何证据,自始到终都是你一人自圆自说,你分明就是……呜呜我不活了!”
刘华突然觉得自己有种想拍死这位愚小姐的冲动,此时的他虽然一个头两个大,但也只能耐着性子说:“小姐,这事你真的不必在意,等我们控制了南城基地后,就可以给今晚的士兵随便安个谋逆的罪名抓起来,统统屠杀掉,到那时候,还有谁敢再提那晚的事!你便是全国最大基地领导人的女儿,天下间最尊贵的千金小姐,何愁嫁不到如意郎君!”
白栩被刘华的话镇住了,但两分钟后她又开始嘤嘤嘤地哭起来,虽然哭声比之前的小多了。
白旭之“哐啷”一声把铁水管扔在地上,咬牙切齿地说:“这事不能就这样算了,走,我们去找雷泺讨个说法,并且逼着他把当天晚上看了视频的士兵全杀了。”
当白旭之气势汹汹地在走廊上堵住去路时,雷泺正带着明媚返回房间。
白旭之:“雷泺,昨晚发生在你房里的事情,今天你无论如何也要给我一个交代!”
雷泺:“我房里的事情?什么事情啊?”
“你!”白旭之涨红了脸,那还真是一件羞于启齿的事情,他总不能当着众人的面大声嚷嚷‘我女儿和我的下属在你房间里啪啪啪,还被现场直播,让一群士兵看光光了’吧。最后,白旭之压低声音阴沉地说:“你给我好好解释,那是你的房间,为什么会有录像,为什么我的女儿和我的手下会同时出现在那里,不会是被抓去强迫做那事的吧!”
“哦,这事啊”雷泺貌似为难的皱皱眉,侧着头苦思冥想,他身后原本站着明媚和郭晨,明媚在看见白旭之的第一眼便撰紧了拳头,一秒后又把拳头拢进袖子里并压低了头,强迫自己把剧烈的情绪隐藏起来,然后把身体往雷泺身后靠一靠,借由雷泺高大的身材把自己隐藏起来。雷泺却状似无意地往旁边侧了侧身,身后的明媚便暴露出来了。
白旭之在看见明媚的一瞬间便瞪直了双眼:融入了现代裁剪风格,却延续精致古风绣法的袄裙,一身卓越风姿,高傲又孤芳,她是?明家后人?除了明家,谁还会在这个年代坚守传统,穿着这身华丽繁锦的衣服!谁还能保持末代皇族遗世独立,睥睨众生的气质!可是,明家的人不都在那场叛乱中死光了吗?
白旭之伸着脖子努力地想从明媚故意低着的头中看清她的容颜,他完全被自己可怕的猜想怔住了,而雷泺在他面前絮絮叨叨的一大堆东西,他全都耳朵自动屏蔽听不见了,直到雷泺加重了声音,说:“白伯伯,白伯伯?”
白旭之蓦然醒悟过来,瞬间转头瞪着雷泺。
雷泺:“我一向把白栩当亲妹妹看待,发生这事情后我非常生气,也非常痛心,所有的前因后果利弊关系,我刚才已经详细解释了,白伯伯你看,我这么安排可好?”
白旭之不答话,只是重重地哼了一声。
雷泺:“白伯伯没意见就好,那就这样子吧,全军罚俸一个月。”
白旭之气红了脸:“你!”
雷泺:“白伯伯,这事关乎到白栩作为女孩子的声誉,闹大了对谁都没好处,我看还是这样最好。明媚我们走吧!”
明媚?!!白旭之倒吸一口冷气:她竟然姓明?!果然!!
当白旭之从震惊中抽回理智时,雷泺已经带着郭晨和明媚翩然而过。
进房后,郭晨问:“将军,真的要罚一个月的工资吗?兄弟们的日子不好过呀!”
雷泺:“嗯,下个月不发工资,改发奖金。”
明媚:“……”
郭晨:噢耶!将军我们爱死你了!
雷泺霸气地靠在椅子上,对着明媚说:“你也看出来了吧,我和白旭之水火不容,这下你可以放心的留在我身边效劳了,等下郭晨会安排好你的起居食宿,你暂时先给一位重要的人物当侍卫吧!”
就在此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准确的说,是踢门声!雷泺忍不住嘴角上扬:“一说曹操,曹操就到,你们先出去吧!”
郭晨率先走过去打开门,对着来人点点头说:“唐博士”唐宁亦对郭晨点点头回礼,明媚跟在郭晨身后走出,唐宁讶异地看了这个靓丽张扬的女子两眼,二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然后错开,唐宁继续往里走,明媚则继续往门外走,在房门即将合上的一瞬间,明媚转过头,看见那位唐博士跳上雷泺的膝盖,双手扯着他的衣领猛摇,“说!你今天一大早为嘛撇下我一个人走了,你坏蛋!”然后,房门彻底合上,遮住了一房间的歪腻温存,明媚不由得眼神一暗,曾几何时,他也曾如此放肆地跳上另一个人的膝盖,肆意对他各种撒娇胡闹,只可惜,所有的美好都回不去了……最后明媚失落的放下搭在门把上的手,快步跟上前方的郭晨。
雷泺房间里
唐宁:“那女的是谁?好漂亮好特别呀!”
雷泺:“喜欢吗?喜欢配给你当保镖。”
唐宁:“噶?”
雷泺捏着唐宁的小耳垂说:“她叫明媚,我最近动作太大,把白旭之得罪狠了,我怕他会暗地里耍横手拿你出气,又不能时时刻刻在你身旁,就给你配这保镖,他是梁寻的克星,白旭之所忌惮的人。”
唐宁一脸贱贱地说:“可是你配这等美女给我做贴身保镖,我怕我把持不住唉!”
雷泺一巴掌打烂唐宁脸上猥|琐的笑容说:“你安分点,他是男的,而且是有男人的男人。”
“what?”唐宁的嘴巴张得能塞下一只鸡蛋了。
雷泺继续解释说:“明家是清朝皇室遗族,在八国联军进京前,他们颇有远见的祖先带着宫里几十车的珍宝出宫远走,此后便从事贩卖文物和黑道走私的工作,可惜自此以后明家世代只产女子并由女子掌权,男子只能入赘,到了这一代,掌权的是80岁的明格格,她有一女儿叫明玥,明玥又生了一女儿叫明媚,只是明玥生产完后便患上了严重的产后抑郁症,终于有一天,她亲手把自己的女儿明媚从15楼的天台上摔了下去,然后明玥便陷入了这样一种状态:她清醒着时就闹自杀,跳楼上吊割腕没阵消停,她发病时就各种疯疯癫癫摔摔打打,直到有一天,她冲进下人房抱起床上的一名男婴喊着‘我终于找回明媚了’,明格格为了稳定自己女儿的病情,就花钱遣散了那名下人,默许明玥抱养了那名男婴,那名男婴便是现在的明媚。”
“明家所有人都知道真相,只不过都在陪着明玥演戏,为了把这戏演逼真,明媚从小便被注射各种激素以抑制身体男性特征的发育,就差没送到泰国去阉割隆胸了,等这个男婴长成小男孩,他也意识到自己尴尬的存在,所有人都假装着尊敬这位明媚小姐,背地里却没少给他白眼,小男孩心中的叛逆开始萌芽,他开始经常偷溜出家,结识了被贵族家庭抛弃的梁寻,两人相濡以沫,相互扶持走过了暗黑的童年和青少年,直到明家被白家团灭了。白旭之为了给他的儿子白桦今后的政途铺路立军功,让白桦卧底明家6年,然后在内部策划了一场大屠杀,推倒了这个百年世家。而梁寻曾经是白桦的手下,参与了明家的屠杀,所以曾经的青梅竹马现在反目成仇了。”
唐宁:“明家对明媚太残忍了,强迫一个男孩子当了几十年的女孩,这事怎能做得出来?”
雷泺:“如果当年明玥抱着一个枕头说那是自己的孩子,明家的人便会把真的小孩子塞枕头里给明玥,这没什么做不做得出来的。”
唐宁:“明媚想替明家报仇,而你想利用明媚的仇恨为你效劳。”
雷泺:“你怎知明媚也不是在利用我对抗白家,我们各取所需罢了。”
唐宁:“可你能不让明媚和梁寻直接对上吗?青梅竹马什么的最萌了,他们两个在对方最落魄最一无所有的时候,相拥在一起互相取暖,十几年的感情是假不了的,梁寻参与屠杀明家这事,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而你话里话外的意思分明是让明媚对付梁寻,这太残忍了。”
“是么?”雷泺疑惑地说:“你究竟是觉得我对明媚残忍,还是我让两个竹马直接厮杀残忍?你是想起你自己的青梅竹马吧!爱情是霸道的,它只有深浅之分而无早晚之分,我没能成为你的竹马,那是我运气不够罢了,可我已穷尽所有讨好你,掏心挖肺哄你高兴,为何连一个不曾见一面的背影也敌不过,‘青梅竹马最萌了’这屁话我以后不想听,再让我听见就抽烂你屁屁!”
唐宁躲闪地移开了眼睛,说:“没有的事,你胡扯!”
“看着我的眼睛说话!”雷泺五指钳着唐宁的下巴掰向自己,强迫他的眼睛和自己直视,端详了好一会儿才说:“不对,你的眼里没有思念却有恐慌,你在害怕什么?”
唐宁撅着嘴角不说话了。
雷泺:“是我最近毫不忌讳地当着你的面谈论各种阴谋吓着你了吗?政治都是黑暗的,我是南城基地的领导者,坐这位子上就避免不了得玩弄权术,毕竟我手下一堆人跟着我吃饭,一朝天子一朝臣,我倒了,我手下的人也活不了,所以我不能心慈手软,也无法心慈手软,但我保证,我不会把各种阴谋诡计用在你身上,你是我心中要守护的阳光,只要你不背叛我,我永远不会伤害你。”
唐宁眼中一道亮光一闪,但随即便一暗,说:“你哄人的本领一套一套的,你身边的人都被你耍得团团转,我怎么知道你现在的话也是不是在哄我?我是不是亦如其他人一般被你玩弄在鼓掌中。”
雷泺被唐宁委屈小媳妇似的表情逗乐了,伸出手刮刮他的鼻尖,挑逗地说:“听说男人在床上忘情时,说的都是真心话,你要不要验证一下?”
唐宁一把打落雷泺的爪子骂道:“变态!”
雷泺抱起唐宁的身子,把他转过来放在自己膝盖上,自己下巴则枕在他肩膀上说:“行了,别闹了,我最近事多,无暇给你做心理辅导,你只要记住我不会伤害你就是了,最近不要独自出门,外出要带着明媚和卫兵,不能和白家的人接触,知道吗?”
唐宁点点头,雷泺这才依依不舍地放他走。看着被轻轻掩上的房门,雷泺嘴角一勾,露出胜利的笑容:患得患失,小家伙,你终于陷入爱河了吧!
第38章
训练场内
机械人身上的六只手臂轮番挥动着,明媚在这密集的攻势夹缝中狼狈躲闪,好不容易逮着个进攻的机会,幻变出冰锥往机械人身上插去,冰锥的尖端在碰到机械人的金属手臂后一路向下滑开,毫无着力点,明媚囧:这货是madeinchina的吗?质量好成这样!
下一秒,明媚腰部被机械人击飞出去,跌落在雷泺的脚旁,雷泺看着他挣扎着站起来,在一旁冷漠地说:“战斗技巧很高且有点小聪明,很会利用自身武器,攻击敌方的弱点,可惜异能等级太低,这还真是个鸡肋!”
明媚沉默着站起来,继续和机械人缠斗,就在他一个矮身躲过挥向它的机械臂时,看见机械人腰侧有一道长长的划痕,貌似是火焰剑造成的,下一刻,明媚一反手把冰锥捅进划痕造成的凹槽中一用力,沉重的机械人终于被推开了,得以喘息的明媚累得双手撑着前面跪坐在地上,抬头对站在旁边的雷泺说:“这划痕是谁弄的?你吗?”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