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反转魅力 下—十茫

反转魅力 下—十茫

时间: 2012-02-28 01:01:30

 第三十五章

补充完能量,打关夺宝之路再次切入了正规。才刚刚吃完早餐,就得开始为午餐忙活了。这一次照例是VCR,这次的任务听起来倒是简单:钓鱼。
给了两人一个指南针和一份手册,说是让他们自己去找钓鱼地点,没有什么竖立起来的标示,据说目的地会放有一个《反转魅力》的logo。在这么一块没有制高点,又让人感觉不出方向存在的地方,不单单是周武萧,安瑾元也是一脸的不淡定。
“难怪给我们这么多时间。”周武萧蹲在了地下,摆出一副不想走的架势。“节目组出来一下,我们来谈谈什么叫东偏南30°走200米,正东方向500米。就不能给张清晰明了的地图吗?”
镜头很配合地从高角度来了个全景,两人凄凉地站在白色世界里。镜头里边只有一个地方不属于白色,五颜六色的一个小圆,后期制作很贴心的画出了两者间的直线距离,还在打出了一个比例尺,再列出一个式子,节目组表示:其实一点都不远。
安瑾元本打算把这些一段段的话概括成一句的,无奈数字和计算都太过庞大,而且还只能心算,最终只能分出四个阶段。即使这样,两人还是在一个多小时后才到达目的地。一路上还得带上板凳、鱼竿、鱼饵之类的。
他们得自己凿冰。
“让我们跑这么远地来这是为了什么?就为了这些铁家伙?”抱怨地叫了一声,周武萧一脚踢在了铲子上面。
“福利来啦,福利来啦。”笨拙的机械鸟再次出现了,这次在嘴里叼了一个铁桶,身子不断地往下掉,看得人心惊胆战的。
周武萧把铁桶取下来,还真的是福利,一瓶放在冰块里边的龙舌兰,切了片的柠檬,还有两个酒杯和一个开瓶器。
“你总算做了回正经事。”周武萧一点也不吝啬自己的夸奖。
“哼。”又是一脸地傲娇样,机械鸟飞走了。
周武萧负责酒水供应,而安瑾元则在准备垂钓寒江雪的供应。
仔细地挑选了地方,虽说生在南方,可是作为一个演员,生活的多元化是在所难免的。安瑾元之前有部戏在黑龙江的黑河市拍,江对面就是俄罗斯的一个边疆小城。那时候零下二三十多度,安瑾元就是在那学的垂钓寒江雪。
两个折叠的小板凳,鱼钩已经放下去了,现如今能做的除开等待就是按耐住寂寞。一人一杯酒,说了句干杯,垂钓开始。
全程都是安瑾元动手操作,周武萧是个被大神带着刷级做任务的小菜鸟,在一旁默默拿着鱼竿就好。
“瑾元哥,你有什么不会的吗?”一个南方人,做出这么北方的事情真的好吗。
“编剧让我是哪的人,我就只能是哪里的。”
“幸好我没有演戏。”周武萧紧了紧头上的红黑交叉针织帽。“我是那种拍个MV就可以把导演气疯的那种人。”
“我知道有一样东西瑾元哥不会了,玩乐队。”超high少年,激动地都快要摔倒了。
“玩过。”
“我说的可不是什么交响乐乐队。”
“green day和rancid他们的朋克,还有死亡金属都有弹过。我那时候是加他手。”安瑾元现在还记得,John和Dave为了唱朋克或是死亡金属这事,还打了一架。
“不用为了这节目这么拼的。”质疑的语气,周武萧摆明了是在说我不信。
这真的是一不小心。周武萧后悔了,从里到外,从外到内。偷偷摸摸地看了一下安瑾元的反应,风雨不动安如山。
“我第一次请假就是因为Glastonbury,而且还是一个星期。”在安瑾元心中英国一直是欧洲最保守的国度,哪知在那片大草地上,他看到了最辈子以来,头一遭的他人酮体,而且还不是用个来计数。
“说起来我还没有去过腐国,德国倒是去了不少次,有一次还赶上了WOA的召开。”都说德国严谨,可是那也出了不少世界级的狂欢音乐节,位居欧洲榜第一。
就摇滚和金属乐这话题聊开了。
镜头那边的气氛也很high,吴凯峰代表全体工作人员发言道:收视率肯定在破纪录的路上。
都聊到蓝调了,两人的鱼也还没有掉到。没有钟表,只是凭着口干的程度获知过了好久了。
都把鱼竿扯了起来,鱼饵没了,鱼却没有掉到。
“不会是聊得太开心,连鱼竿动都没有看到吧。”
“重新钓。”
把鱼饵勾上去,安瑾元再次钓鱼,随即,周武萧也笨手笨脚地穿好了鱼饵。
这回,两人都缄口不言,都喝了口酒,这种时候有口酒喝是无比舒服的。
风不作美,硬要把北冰洋的干冷空气吹过来,坐在小板凳上的两人,动作同步,卷曲身子,身体里都分泌出更多的甲状腺激素。
“这下面是不是没有雨,我都数到一千了。”寒冷催化了周武萧心理防线的溃烂,收线,如同之前一样,鱼饵没了,鱼也跑了。
见此,安瑾元收杆了。
“观众朋友们,打算在挪威钓鱼的观众朋友,请注意请注意,挪威养了一群狡猾无比的鱼。”周武萧也收杆了,把钩子晃到面前,用手弄了下。“怎么感觉这钩子有点软。”说着又使劲地掰了一下铁钩,还真地有点变形。
“担心手。你觉得这的鱼有这么大力气吗?”安瑾元再次穿上了鱼饵,准备再次出击。
“说的也是。”
“元哥还要吗?”敲敲瓶子以示意还在认真钓鱼的安瑾元,见他转过来了,周武萧晃了晃酒瓶。突然有点脸红了,男神认真的时候好帅。
节目组自然也是没有放过周武萧,后来做后期的时候,特意加了一个气泡,用粉丝的幼圆款字体填充:萌动的少男心。
“谢谢。”
给安瑾元填完酒后,剩下的全到给了自己,程瑜安照例是往里面加了很多柠檬片。
总是要自由落体的机械鸟登场了,这回多了顶帽子,帽上上面绣了一根鱼骨头,粉色的。
“亲爱的玩家们,你们得到了多少海神的馈赠?”双翅一挥,后期制作还加上了光环,想要捏造出圣母气息的机械鸟再次出场了。
“海神大人好像不是很喜欢外国人。”
“哦,我可怜的孩子们。”啜泣两声,机械鸟擦着流不出的眼泪。“早知道我就多租一会儿。”
“什么东西?”不明所云。
“我的钱只够租一个小时的鱼竿。哦,我可怜的孩子们。”说着,又拿翅膀掩住脸了。
苦瓜脸再现,周武萧感觉它这不是要掩住苦相,而是要盖住那小人得志的嘴脸。
虽然难过之极,可是机械鸟收回鱼竿的时候可没有心软,操作着它那不怎么灵活的翅膀。机械鸟先后拿回安瑾元的鱼竿,抢回周武萧的鱼竿。
“我苦命的孩子们,听说城主正在布施,你们去领点吃的吧。”
“在哪?”
“穿过这片林子就是了。”
好轻松的语气跟口吻,这可真真是刚从沼泽地挣扎出来,也掉进了河里。
望了一眼这看不到镜头的林子,周武萧估摸了一下,穿过这片林子起码得要一个小时,那是不考虑天气的因素下。而现在,周武萧感觉自己的双腿不是自个儿的,这分明是两根冰棍。
默默然。此刻应当保持沉默,经验是这么告诉安瑾元和周武萧的。不然的话,可能连布施也都没有了。
越过寒冷,闯过寒冷,踏过寒冷,穿过林子后,还是大片大片的白,真是无愧于冰雪大世界这个名号。总算看见了《反转魅力》的logo,可是人呢?别说假人了,而且除了logo以为就空荡荡的,什么东西也都没有。
后期字幕:欧多尅(怎么办),男神脸黑了。
安瑾元的脸色着实不怎么好看了,第一次也就算了,再这么走了一个多小时,而且天冷地寒的,感觉像是在被恶意体罚一样。
“我苦命的孩子们。”咏叹调的机械鸟再次登场。“我忘记今天是休息日了。”
布施也分工作日和休息日?劳累和寒冷已经让周武萧说不话了。血管收缩到了最小程度,肚子也是。
“你这是在玩我们吧。”周武萧愤愤不满。
“能不能……”话尚未说完,眼泪就流了下来,大颗大颗地往下掉,周武萧的眼睛瞬间成了猩红色,透着血气。倾泻的泪水让周武萧睁不开眼了,只留下两道缝。左右两边的眼睛各用一张纸巾按住。
流不该流的泪,是最让人吃不消的。周武萧难受地整个人蹲到了地上。
把周武萧的手扒拉下来,安瑾元急忙掏出纸巾帮周武萧按在眼睛上面。“是结膜炎吗?”
又开了包纸巾,跟鼻炎一样,这病废纸巾。
“元哥怎么知道?”
周武萧脑间剧场:男神怎么会知道这种病,不会是专门查过我的资料吧。
再次逃了一包纸巾出来,这病跟鼻炎一样,用气纸巾来没完没了的。女生有这病还好,一个大老爷们突然哭起来,安瑾元有点细微地凌乱。“你带了眼药水没有,先缓一下,得快点把你送去医院。”
“我还以为是红眼病。”机械鸟嘀嘀咕咕。
“……”很多人都这么说,他已经习惯了。
迎着风的方向,眼泪在空中画出闪着光的银线。周武萧此般小清新地自嘲。
“多久了,怎么以前没见你犯过?”
“一直都有,不常犯。”
“孙嘉知道吗?”
“啊。”似乎泪水让周武萧的反应有些迟缓了。“嗯。知道。”
“他怎么也不提醒你带上眼药水。你好好去医院看看,平日里多注意一些饮食,我记得这病跟体质有关。”
隐藏在暗中的工作人员很快把周武萧送去了医院,结膜炎也不是什么大病,这一阵过去就好了,打点滴也不能立马缓解病情。
第三十六章
“由于其中一个玩家下线,游戏转为单人模式。”机械鸟以自个为轴心,双翅打开的宽度为直径,画出一个个圆球,又或者是圆柱,最后是用翅膀对着脑门嘀了一下。“正在切换单人模式。”一个字一个字的机械音。
单人模式版本的冰雪大世界开始了。
“为了以防有人休息日的时候领餐,城主特地在这藏了一些食物。”没有了周武萧的问句穿插,机械鸟很识相地自个说了下去。“请选择是否进行身份认证,认证成功后方可领取食物。”
又少不了折腾人的游戏,在冰天雪地里出了一身的汗,单人版本就意味着要做两个人的份。跟钓鱼一样,安瑾元以失败告终。
天无绝人之路,安瑾元最后巧遇了城主,城主从他的口袋里掏出了两包东西,用两个不同的锦囊装着,把锦囊里边的东西拿了出来,居然是两包压缩饼干。
两包银色包装的压缩饼干,从那夸大的袖子里面拿出来的,可真真是好有违和感,这超越时空的设计。城主大人还说了,他特意准备了不同口味的,绝对是大众喜闻乐的乐道,当当当,分别是葱油和芝士味的。
后期字幕(城主)处:这就是导演,小伙伴们,上吧。
安瑾元尚还从未吃过这种东西,脑力加上体力活动消耗了不少为数不多的能量。撕开一包葱油味带我压缩饼干,绝对的良心厂家,味足得比榴莲糖还有穿透力。脸色唰得一下就就变了,安瑾元对这种味浓的东西接受无能。
葱油味的作用效果也和榴莲糖类似,不喜欢的人,心里只有两个字:恶心。
饥饿还没把安瑾元掏得一干二净,起码他可以做到不吃味足且味浓的压缩饼干,干脆地把它拒之口外。
“还是你自己吃吧,吴导。”最为一个演技派,安瑾元硬是很温文尔雅地笑了,安瑾元把开了的和没开的那包芝士味都递向了城主。
“你这娃娃咋儿个内样子咧。”城主秒变川蜀腔,而且还是那种胡子一大把的老爷爷声音。“饿哒得话别找我。”
“一定。”
后期字幕:崩溃边缘。
“由于程瑜安因为生病而临时退场,你必须在这个关卡中完成两人份的任务。”
缓慢前进的时间线,搅啊搅啊,它被任务线卷成一个小球,直接就切换到了再次为食物拼搏的时间段里。
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练,安瑾元已经明白了,千万不要问为什么。
想要见到装着晚餐的餐盘。安瑾元仍旧得要做任务,这次的设定是一个成人版的麦鲁小镇,通过角色扮演来获得麦鲁币,从而换取麦庐镇的食物。
第一个角色扮演是逃犯。在会移动的镜子迷宫里边,安瑾元得躲过便衣警察的追击,并且成功逃脱迷宫。
到处都是安瑾元,做着一模一样的动作。这镜子迷宫自然是有窍门的,而且安瑾元自然也是掌握了,可无奈于便衣警察和不断地移动,撞了自个好几次。
从迷宫里边逃脱出来的时候,里衫已经汗湿了。没有太多的休息准备,第二个角色就来了,这次是画家。作画内容为——便衣警察。评分标准为对其衣服的还原程度。时限为二十分钟,画出两个即可。
一张几何图形的拼接,一张花朵的速写。
医生、科学家、厨师……
七个角色下来,安瑾元对当年自己的选择做演员这件事,更加肯定了。
最终累积得分为12分,这个分值可以兑换一个冰淇淋或是一杯奶茶,冰淇淋有巧克力和榴莲的选项,奶茶有温和冰的选项。
“温奶茶暖心,加西米,谢谢。”除了裹腹,安瑾元还想洗澡,打底衫湿了干,干后又湿。
“只有珍珠。”
“那什么都不加吧。”
“为什么冰淇淋会是榴莲和巧克力这两种选项?”安瑾元喝着100CC的奶茶,离暖心这个结果差只甚远。
“你自己选的。”
安瑾元想起了自己cosplay侠客的时候,用飞镖射中的巧克力和榴莲图案。果然,处处是陷井。
作为一个连及格分都没有拿到的人,安瑾元没有获得车钥匙。只能依靠第一关的冰鞋,和第三关的指南针,只身滑回去。
在寒冷中流出的汗浸透了衣服,安瑾元也是头回知道自己抗饿能力这么差。
跟吴凯峰他们再次汇合的时候,安瑾元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睡觉。饥饿和疲惫里里外外地蚕食了他,比起补充能量,安瑾元更想切换到休眠模式。补充能量的前提是,你得有维持能量补充的仪式顺利结束的能量。
“阿武现在怎么样了?”安瑾元问道。
“没什么大碍了,跟没事人一样。”
结膜炎也不是什么大毛病,安瑾元再给周武萧打了一个电话后,就去睡觉了。实在是困得不行。
一下飞机就被收了所有通讯设备,安瑾元是在到挪威的第二天才拿出了光屏玩,本来是想看一下粉丝留言的,却被界面上显示的:短信程瑜安×36条下了一跳。
是桑榆出什么事情了,可是程瑜安怎么没有给自己打电话?
点开来一看。
桑榆又抢我的吃的了。
带着桑榆出门的我。(附图:程瑜安和桑榆都带上了墨镜,身后边是刺眼的太阳。)
和桑榆一起吃饭的我,还有,我们都想你了。(附图)
……
把程瑜安发来的信息一条条都看完了,都是一些他的桑榆在一起的日常,各种卖萌打滚。安瑾元就回复了一句话:好好照顾桑榆。
程瑜安的回复速度也简直是光速。
我们两个的心情,此刻的心情如图。(程瑜安握住桑榆的两只前腿,桑榆摇摇晃晃地站着,一人一狗都是灿烂之际的笑容。还有一张是程瑜安和桑榆一起在地毯上边打滚。)
安瑾元走到了窗户边上,浓茶还冒着热气,伫立良久。
在第三天的行程里,安瑾元开始了第二个主题的录制。这次陪伴他的,依旧只有一只机械鸟,周武萧已经回国了。
第二个主题——rapper。
“rapper?”感觉吴凯峰的神色不对劲,安瑾元问。“有什么吗?”
“这是我最犹豫的一个主题。”吴凯峰的表情很凝重。“《a kiss》那种。”
阿姆的《a kiss》的歌词,用黄暴形容不足为过,各种有关联。
工作人员早就知道了这次的设定,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生怕安瑾元翻脸。
“不行,太过了。”
“也不是到那种地步”吴凯峰急忙摆手,连忙说不。“但是可能会要说脏话的那种。你将从现在开始学习,最后你将会和一些rapper去pk。Pk过程中可能会……”
“我看过那种节目。”安瑾元打断了吴凯峰的解释,神色很凝重。
工作人员差不多都在,对他们的聊天内容都表现出了好奇和期待,吴凯峰转了一下帽子。“我们进去聊吧。”
不知道两人在里面究竟聊了些什么,到宣布录制的时候,吴凯峰的表情也没有很放松。安瑾元居然答应了,不少人这么说。
即使真的录制出来,能不能通过审核也是个问题,即使过审核了,观众心里会怎么想。从一个君子到rapper,这其中的反差未免太大了点。
节目组特意请了一个黑人来教周武萧,毕竟说rap最好的还是黑人,白人里比较出名的差不多只有一个阿姆。现实生活的人和事是写词的好材料,泰勒专职写男的,阿姆则是专职写女的,被阿姆骂过的女明星不在少数。在这一点上,泰勒不能跟她比的,毕竟人家只写前男友。泰勒只有跟一个男友分手后没有炮轰他,当年双泰勒之恋被那么多人看好,分手后泰勒还专门写了《Forever&Always》来缅怀那段感情。泰勒写男人无需消音,而阿姆就没这么好运了,谁让他是个难得的白人说唱歌手。
再次学习对安瑾元而言是一件很新鲜的事情,安瑾元之前生活的地方是西海岸,所学的自然也是典型的西海岸说唱乐。而这个黑人教练更偏向于过度说唱乐,比起西海岸的华丽风,更加注重歌曲的主题结构,街头风味也要更加浓厚。这种风格的典型是jay-z,碧昂斯家那位。
事过人迁,站在今天这么个位置上,安瑾元有一些”抵触“这种音乐方式,这种过于直接地表露心情,发表自己看法的音乐种类和安瑾元的性格不符。
对这次的挑战,安瑾元的心理有个很明确的概念:的确够反转。
这一次重新接触这种音乐,而且还得成为一个优秀的rapper,安瑾元需要克服的第一关是:爆粗。
相应的解决方法为,这是在,演戏。演戏。演戏……
被他骂过的人不多,屈指可数,嗯,现在能记起来的也就程瑜安一个人了。
第二个挑战则是写词。
做这块的简介的时候,节目组是这么说的:青衣一直以来都不是一个常常会去表露内心的人,安瑾元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呢,大家拭目以待。
学习需要时间,可是拍摄也得同时期间,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安瑾元还需要完成一个主题的拍摄——攀岩。
这个主题也是跟吴凯峰一起拍板决定的,即使是在录节目,安瑾元也没有忘记电影。这也算一举两得和事半功倍了。
最后一天是游玩日,节目组的人都组队游玩去了,就剩下安瑾元一个人在酒店,一遍遍地听歌,看词。
一张小圆桌,两个板凳,一面玻璃。今天这一个多星期的再次学习,在时速和节奏的把握上没有太大问题,安瑾元现如今需要钻研的是感觉,一遍遍地跟着原唱在唱,又喝了不少的酒,安瑾元也没有找到感觉。
在beat和自己的pk中,安瑾元被曲子玩弄中,终究是没有下定决心,完全地放开。
当初还觉得说唱很酷的,可真是初心已变。
活动活动,已经是下午了。
送餐服务也到了。
补充完食物后,安瑾元掏出了光屏。
学习期间,安瑾元开了免打扰模式,锁屏页面上显示程瑜安的短信堆积到了几十条。
点开最新的一条,是一条彩信。照片里面,程瑜安抱着桑榆,笑得很灿烂。附加文字:桑榆和我今天也有乖乖吃饭哦,瑾元哥好好吃饭了吗。
这孩子,最近越来越喜欢卖萌了。
第三十七章
第四个主题的拍摄地点是在地中海边,比利牛斯山北边的法国,一个盛产葡萄酒的没理国度。虽然来的是法国的东南部,可是这个小镇却没有大片大片的葡萄种植园。这是个很美丽的海滨城镇。跟鹏城不一样,鹏城极少有一片尚未开发的沙滩,像福田区、蓝山区这种地方,走到哪里都会感觉到人潮的热浪。
这里很宁静,更有一种惬意的归属感。
信步在海风习习的海滨大道,安瑾元突得想起了深南大道,想起了东部华侨城,那是一片热闹的景象。而这,更多地给他带来了宁静,露天咖啡厅里做着悠闲自在的三三两两。纬度相似,大陆西边的法国没有鹏城那般湿热,这个季节的深圳应该快是鹏城了,没完没了的暴雨,一到下午就泼个不停。
典型的地中海气候特点,夏天炎热干燥。
到处都是短裤、裙角,太阳镜必不可少。一路走过来,安瑾元看见一些年轻的白种人,把扣子解开,露出了里面浓郁的胸毛。
白人体毛重,安瑾元不喜欢这种毛茸茸的感觉,想到啃上去的时候,满口都是毛,就让他不舒服。安瑾元这说的是之前交往过的一个男的。
相比而言,他还是喜欢那种纤细一些的,可以没什么肌肉,但千万不要是爆炸式的。
嗯,这个就没什么胸毛。感觉也是很清爽的样子,很符合他的审美标准。
突然觉得好眼熟。
安瑾元把太阳镜取下来。
暗绿色的背带裤,银白色的丝质衬衫解开了三颗扣子,胸膛很结实,肤色白皙。袖子还一圈圈地卷到了手肘上方,令人只想说干嘛不穿短袖。露出一节脚踝,再下边穿着咖啡色的布洛格皮鞋,最不正规的皮鞋。一种西方男子式的妖孽,如果安瑾元不知道他叫程瑜安的话,肯定会说,他喜欢这个白人。
“瑾元哥,好巧。”
“好巧。”安瑾元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还在跟拍的无人飞机。他跟程瑜安熟识,绝对和反转切合。
“哦。这几个一直跟着瑾元哥?是不是洗澡的时候是不是也跟拍,节目播出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程瑜安对准了一架拍摄机,露出一个魅惑至极的笑容。配上他这一身,杀伤力加分。
“你最近健身了?”
抬起手,程瑜安秀了秀肌肉。“怎样?”
“下了不少功夫。”
“那是当然。”
“的确壮实了不少,为了能多吃些,你也是用心了。”
“……”他是不是给安瑾元挖了一个坑,然后自己乖乖地跳进去了。
程瑜安是综艺出道的,凭借出色的综艺感获得了认知度,而那部综艺节目的导演就是吴凯峰。像程瑜安如此高颜值的人,怎么可能一直会被放在综艺圈,程瑜安很快就接了电视剧,第二部就是电影了。在吴凯峰地再三邀请之下,程瑜安以安瑾元朋友的身份,临时加入了《反转魅力》的剧组,带上话筒,稍作沟通,然后拍摄依旧。
买了两杯咖啡。并肩漫步在海滨大道上,迥异的沉默。安瑾元和程瑜安的身高一样,都是188m。为了应着夏日海边的清凉风,安瑾元穿了薄荷蓝,画面感清新。和程瑜安的绿色背带裤也算是不那么诡异。
可是气氛就是如此这般的迥异。
两个毫不相干的画面硬生生地被拼凑在一块儿,吴凯峰后悔邀请程瑜安了。程瑜安没少出演综艺节目,还担当过固定嘉宾,吴凯峰对他的艺能感很清楚,可是今天,这是怎么了。
这是在拍摄期间,安瑾元打算拿出自个儿的职业道德来。
“你一个人来的?”这纯粹是句废话,安瑾元的人际交往困难户的称号不是浪得虚名。
“这不是有瑾元哥了吗。”激动,激动,再加激动。安瑾元居然率先开口,程瑜安强制性地把自己控制住。
“林秀文呢?”
“朋友。”程瑜安立马撇清两人的关系,安瑾元居然知道他跟林秀文的绯闻,怎么办,更激动了。“我喜欢男的。”
围观的女性表示已经哭死,男性同胞则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不是男女通吃?”
后期字幕:遇见安少后,格外直率的青衣。
“是。”毒舌模式的安瑾元,好可怕。不过这种反差萌,他好喜欢怎么办。作为一个引导潮流的时尚idol,程瑜安声明他的口味没有偏向性,大锅杂一份。安瑾元的款式越多越好。
“来者不拒。”
“这得看颜值和身材。”
后期字幕:外貌协会资深成员,认证完毕。
“我记得你以前第一个说的是性经验。”安瑾元感觉自己慢慢走歪了。
这。这三个字从安瑾元说出来。会不会尺度太大了点。为了安瑾元的形象,程瑜安说道:“导演,可以关会摄像头吗。我想和瑾元哥好好聊聊。我可是嘉宾,嘉宾诶。给我安上这种花心大萝卜的设定是怎么回事。啊——”
抓狂的程瑜安。
效果达到。
“要显得你纯情点吗?”
“这是什么话。”程瑜安黑线。“什么叫做显得。”
“你初恋在什么时候。”
“……”
“请作答。”安瑾元一副采访者的架势。“初恋这么纯洁神圣的话题,是你挽回形象的好时候。”
“感谢《反转魅力》剧组。”程瑜安对着镜头深鞠躬。“感谢你们释放出了安瑾元二号,瑾元哥拍摄前不张这样的。拍摄前明明是个每天早上都会早起去晨跑的邻家暖男。”
小黑屋剧场。
PD:青衣和安少的关系似乎很好。
安瑾元: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而且他还是我妈的干儿子。
PD:难怪青衣对安少这么放得开,很少见青衣这个样子。
安瑾元:因为孤陋寡闻?
PD(黑线)。
……
“你说他什么时候会找我要签名,外国小孩怎么这么扭扭捏捏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