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随波逐流 GXY

随波逐流 GXY

时间: 2013-04-11 22:08:21

文案

多年后再见到徐梓裕,
他为何又出现在我面前,
他究竟想要怎么样,
恨我?又要搅乱我的生活?
我是否又要随他的波流生活着?

搜索关键字:主角:冯凯,徐梓裕 ┃ 配角:Joe,葛威 ┃ 其它:

第1章 第1章
我无视四周大人的喧哗声,用尽全力将拳头打向压在身下的小子,也不管他的求饶声和父亲在身后的吼叫声。
“冯凯,你给我住手。”被人从那个被揍得半死的小子身上拽扯开,意料中挨了父亲一个耳光,我擦了擦嘴角,不去辩解什么。
“身为主人,你竟然打客人?”另一个大人的声音传来,我转过头看说话的徐总裁,他面前是和我一起动手男孩,只见他整理好自己的也不,然后走向我走过来。
“我叫徐梓裕。”我想起来了,这是我和徐梓裕第一次交谈,那时我们还不到十岁,即使他脸上有伤,白色的西服上面沾着果汁,头发凌乱,可是我却觉得他周围光着光芒。
“冯凯。”我有些脸红,微微偏着头不让他发觉,握住他伸出的手。
“以后就是哥们了。”徐梓裕微微的笑着盯着我,我的心呯呯地跳……
“Karl…Karl…”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到了Joe近在咫尺的脸,他深蓝色的眼睛总是让我很入迷“你做什么美梦了,一直在笑?”
“没什么,梦到小时候的事了。”我坐了起来,吻了吻Joe,关于我的过去我从来没有告诉过Joe。
和Joe是在初到英国留学期间认识的,本是419对象,结果却在那一晚异常和得来,便留下了联系方式,我没想到Joe会再联系我,更没想到初次见面那个衣着性感服饰的帅小伙竟然是医学院的高材生,而且还比我大三岁,无论是从性格还是相处都能够互补,这样的爱人也很难得,我何苦把过来那些不堪讲给他听。Joe什么都很好,只有一点,他总是太过于照顾我,我皱着眉头看着手里的牛奶,“今天不急着出诊吗?”不着痕迹的将牛奶放到桌子上,太明显的厌恶会让他不快。
“今天休假一天,Karl,你也太不在意我的作息时间了,我要罚你!” Joe趴到我的身上咬着我的耳朵。
“昨天晚上是谁一个劲的跟我说‘不要,不要’的,现在又想要了?”我笑着仰起头吻住Joe迎和的唇。
“好了,快用早餐吧,今天不是重要的会议吗?” Joe迅速推开我,我就知道他是在使坏。
“好的好的。”我走到衣柜前,“今天有什么打算?”他没逼我喝牛奶已经算是给我很大折扣了。
“打算去图收馆转转。” Joe靠在房门前看着我换衣服,我能看到他眼里的爱慕,即使我没欧洲人的高壮,可是多年来我锻炼的好身材着实很让作为医生的他很着迷,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你再这么看我,我会误会你再一次爱上我了哟。”我戴上眼镜笑着调侃道。
“是更深深的爱上了你。”Joe慢慢走向我,搂住我的腰。
“晚上我会早点下班回来陪你。”轻轻吻Joe的额头,温馨的一天从这温情的早晨开始。
坐在会议室里,拿着文件听着下属的报告,适当给出指示,我对这样的工作还是驾轻就熟,我所在的公司主要与亚洲地区进行贸易出口,这使生长在中国的我有很大的发挥空间。秘书Kelly讲话的时候总时不时向我这边走动,我真的受够了她的香水味,Kelly走到二楼的时候,身在一楼或三楼的任何人都会知道她在二楼。期间,我走了神回想起昨夜的梦,在英国这么多年,时常还会想起那个人,却不如昨夜梦里那么真切。
“这次我们主要是与中国公司合作,随着中国风的流行,我们准备进口中国的丝绸。”Tony阐述着会议内容。
“对方的公司在杭州,需要我们过去进行一下考察吗?”走神归走神,工作还是要认真考量的,如果可以,我尽量不想坐飞机,更不想回中国。
“不需要,对方的公司会送样品过来。” Kelly笑着回答我。
“那可太好了,这样我们可以省去出差的一些事宜,不错不错。”老板Alan高兴的点点头,在座的所有人也都附和着Alan嘴上说是省去不少事情,但大家都知道他只是为了省那些差旅费用,每人都心里鄙夷着他,可这些人有几个敢说出口,一脸虚伪的笑。
“徐氏集团是中国贸易公司中规模较大,涉及范围较广的公司。他们基本垄断了与美国和非洲的贸易项目,这次他们也是想打通与英国的项目,才决定与我们公司做这个项目。”
“徐氏集团?”我连忙打开客户资料,我有些晃神。“他们的总裁叫什么名字?”
“叫…叫徐梓裕。”大概是我的表情太吓人,Kelly回答的时候一脸慌愕。
“那么大的公司,怎么会联系到我们这种小公司?”我止不住颤抖地站了起来。是他,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我不理会Alan不满的眼神,虽说是我工作的公司,可是公司并没有达到能与徐氏集团合作项目的资格,我当初会选择这么小的公司工作,就是为了避免能和中国的任何一个公司打交道,如今又怎么会找上我的公司。
“据说是通过杰克公司介绍的。”Kelly的声音带着略微的哭腔,也是,我一向好好先生的面孔,公司也没有人见过我现在这个样子。
“这么大的生意杰克公司自己不做?好心让给我们?”我不想与那个人再有任何接触,我转头置疑地盯着Alan,“Alan,这说不定是一个陷井,杰克公司最近不是一直想要收购我们公司吗?”
“先不管怎么样,这次的项目做好了,我们公司会有很大的受益,” Alan 站了起来,他示意我坐下,他坐着还好,站起来,那硕大的肚子就挺在桌子上方。“Karl,下周徐氏集团的徐总会亲自来我们公司洽谈,你是中国人,相信你接待他会方便一些,公司这回可就看你了。”
Alan有些兴奋,这毕竟是个大项目,如果谈成了,公司三年不做任何项目也可以安稳运营。“这是个不错的机会,我们更应该小心谨慎,我们必须人实际的考核一下。”
“什么,他们的总裁亲自来洽谈?”我又站了起来。
“是呀,对方可是很注重这次的合作。”Alan没有多理会我的失态,而是面朝会议室的员工道:“我相信大家会做好这项目的,事后公司不会亏待大家的。”会议室的其他人虽不解我的失常,可是这明显是件好事,所以其他人也很兴奋。
我无力地坐到椅子上,附和着同其他人一起鼓掌,那个人的名字叫徐梓裕,与他结交成了挚友,后来一起上的高中,在同一所大学毕业,这些年来,我也只爱过他这一个人,可是为了他所爱的人,我与他变成了陌路人,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感情上的事强求不来,能做的也只能是去忘记。我逃到英国想要重新生活,可是为何他会再次出现,希望我的生活不被他扰乱。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坑了,其实一直想写关于徐梓梓和冯凯的故事的。。。

第2章 第2章
“你还是先回去吧,我今天不想看到你。”林永哲的婚礼上,我就这么被徐梓裕赶了出来,当时母亲的身体已经透支了,而我则自私的想让她活更久,父亲威胁我,我只能回去求徐梓裕,可是还是被他拒绝,后来母亲去世了,中国再无任何让我可牵挂的了,我便留在了英国。
“Karl,Karl。”被Joe的声音唤回现实,我意识到自己又走神了,自从知道要再次见到那个人,我总心神不定,也很容易想起以前的事情。
“怎么了?公司有什么事吗?”Joe很体贴的握住我的手,我回到家发现Joe没有在家,自然没有准备晚餐,直到接到我的电话Joe才发现自己一天都泡在图书馆里,他饿了一天,于是我们就打算在外面吃晚饭。
“没什么大事,放心吧。”回握Joe的手,我笑着回答,英国不比中国,即使保守的英国,在外面我和同性的爱人握握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那就好,吃饭的时候不要再考虑那些事了,你们中国人不是有句古话嘛,‘民以吃为天’。”Joe用着还算标准的普通话一本正经地说着。
“哈哈,亲爱的,是‘民以食为天’。”被Joe一逗,我也算是一洗心里的惆怅,将他的手抵在唇边,轻轻吻着。
“不如我们现在就回家?” Joe得意的笑着,他很享受我此时的表现。
“Waiter,买单。”我拥着Joe在怀里,有些用力的拉着Joe离开餐厅,不知是不是错觉,我总感觉有道强烈的目光一直在盯着我,不过此时我也毫无多余的精力去理会这点。
又和往常一样,逃掉Joe的爱心牛奶,从小我就不喜欢牛奶,可是Joe坚持的认为我应该每天喝一杯,我不喜欢看他失望的眼神,也就能不喝尽量找各种理由避免。
今天徐梓裕会带着他的下属到英国,来到我的公司进行洽谈,我发觉今天公司与以往不同,女职员都尽番心思打扮了一下,Alan更小题大作的命人把公司上下的卫生打扫了一遍。我的心总是忐忑不安,我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他,即使这些年来一直在心里幻想着与他再次相遇的情景,我还记得多年前我和他最后一次见面的时他那狰狞的表情。
当他走进公司正厅时,我甚至连他的样子都没有看清,我的眼睛不知为何有些发热,我转过头不去看他,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欢迎徐总裁光临本公司呀。” Alan献媚的声音响起,我不得不转过身,挺立地站在Alan身后,正好与徐梓裕打了个正面,他依旧俊朗,原本清秀的脸历经的岁月变得更加坚韧,深邃的眼睛使人不敢正视太久。
徐梓裕并没有正视我,而是随着Alan进入会议室,身后女员工们发出轻轻的惊叹声,平时我定会心鄙夷这些女人的花痴,可是今天我却一丝这样的心思都没有,只是随着人群走进会议室。他和Alan并肩走在前面,我随在他们的身后,那个人是天之骄子,笔直的西装穿在他身上没有了僵硬感,他身后的工作人员很整齐的跟随着他,我感觉面前的他更像是古代的皇帝,身后跟着一群随从一样。
“徐总裁,这边请。”Alan很热情指路,人群进入会议室。“徐总裁请坐”。Alan肥大的身驱待徐梓裕坐下后也坐到椅子上。“徐总裁远程来到我公司,真是我们的荣幸。”这是Alan事先跟我学的中文,口音非常的别扭,要说Alan真的没有语文天赋。
“哪里,反倒是我们突然造访,给你添麻烦了。”徐梓裕用一口流利的英文表示Alan不需要再说这么蹩脚的中文了。
“没有麻烦?徐总裁这话说的就见外了。”Alan肥胖的身体稍后让了让。“徐总裁,这位是我们这次项目的负责人Karl。他也是中国人,相信和您交流起来会方便些。”
“你好,徐总裁,希望这次的合作会很愉快。”终于还是要和他面对面,我没有敢去直视他,而是站在他面前,伸出手,就如当年他向我伸出手一样,我在等待他的反应,全公司的人都在注视着,我相信不管如何,这么多年过去了,即使再有什么怨恨现在两个人也都是成年人了,一切以生意为重,相信身为公司总裁的徐梓裕也不会拿几亿的项目来开玩笑。意料中的看到徐梓裕不满地皱了下眉头,然后有些不情愿的握住我伸出的手。
“凯,这么多年不见,你怎么跟我这么见外?”有些责备的回答,徐梓裕站了起来,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站在他的对面,不知是不是错觉他已经比我高出半个头。我有些意外徐梓裕的表现,即使语气不善,可是同多年前相比,并没有那么的生硬。
“不是应该像以前那么叫我吗?”徐梓裕张开双臂,兄弟式的抱了抱我,我依旧原地不动的愣在那,这种举动我们没有恩怨之前也不曾有过,他男性的味道钻进我的鼻子里,我眼睛又开始发热。待他离开了我,又站回到我的对面,我仍不知道说些什么。
Alan听到翻译的翻译,也立刻站了起来,“Karl,你以前认识徐总裁呀!那怎么之前不说呢?”
我完全忽略掉Alan的声音,还是愣着看着徐梓裕,他笑着转过身看着Alan,“我和冯凯也多年没有联系了,他也不知道我现在的情况。”他自然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来我到也要谢谢你了,Alan,能让我们有机会见面。”
“哪里的话,你和Karl认识也好,更方便这次项目的进行了。” Alan笑得眼睛完全封闭上,我也只能随着人们一起笑。
之后便是各自的下属互相的介绍,我和徐梓裕也再没有过多的接触,例行公事般进行报告会议时,我不时也会关注一下专注听报告的徐梓裕,成熟却不古板,俊俏却不女气,依旧那么完美。
报告结束之后,室内的灯被打开,我也收回目光,今天的事宜总算结束了,我需要回家,我需要坚定我的意识。
“徐先生,这几天在伦敦的行程就由karl来陪您吧,一会让Karl送徐总裁去酒店。”Alan的语气并没有商量的余地,我皱着眉头看向徐梓裕,暗骂狗腿的Alan,几亿的生意就把我卖给别人当奴才。
“那就麻烦了。”丢下这句话,徐梓裕就走出会议室,身后徐氏集团的员工也跟着离开。
车内安静的出奇,徐梓裕也没有刚才的熟识的表现,坐在驾驶后面的位置,也不知道徐梓裕把手下的人打发哪去了,公司派的车里只坐了他一个人。可能是累了,他一下飞机便到公司开项目洽谈会,此时的他正闭目养神。我透过镜子看着他,虽然早就对他死心了,可是常常还是会在梦里梦到他,我有时很气愤自己的这份无力感。
突然手机响了,徐梓裕突然睁开了眼睛,透过镜子看到我正在看他,我尴尬地拿出手机,是Joe打来的,皱了下眉头不打算接,任其响着。
“不打算接就挂掉,很吵。”徐梓裕突然说到,我有些措手不及,不小心错手将电话挂掉,想想还是事后再打给Joe吧。
到了酒店,徐梓裕站在门口,他的身高一点也不输给门童,我有些恍神,以前也很近的这般看他,可是却不像现在如此的陌生。
进了客房,好在他是个喜欢简单的人,并没有太多的行李,我打发了服务生。“这个是房间的门卡,如果再有什么行程会通知你的秘书的。”我将门卡放到客房的桌子上,转过身看着徐梓裕。
徐梓裕很大方的脱掉西装外套,然后坐在沙发上,将头左右摇摇适当的放松下来。
“那我先走了,再见。”见徐梓裕一直闭目养神,感觉到自己不受待见,我也做了份内的事。
“晚上一起吃个饭吧。”我的手僵在门扶手上,回想我们之前在中国最后一次见面的情景不大一样,他徐梓裕的心情还真是阴晴不定。
“我……”电话又响了,我看看电话,还是Joe打来的。
“接吧。”徐梓裕又闭上了眼睛,我看了看徐梓裕,现在离开不太礼貌,拒绝他的话电话又一起在响着,无奈接了电话。
“亲爱的,刚才在忙吗?”电话那边的Joe明显抱有些歉意,小心翼翼的问。
“没关系,今天的手术成功吗?”我想起昨天到很晚Joe还在为手术做准备。
“嗯,很成功,晚上一起出去吃吧,庆祝一下。”Joe有些兴奋说着,声音有些提高。
“好吧,晚上我去医院接你。”我温柔的回答,挂掉电话,一直闭目养神的徐梓裕睁开了眼睛,盯着我。
“男朋友?”他漫不经心地问,我却莫明的有些心虚,那种无力感又涌上来。
“嗯,我先回公司了,再见。”忽略掉徐梓裕眼中的怒气,我离开了房间,在电梯里我嘴角稍稍上扬,原来拒绝他是如此简单的事情,心中充满了莫明的成就感。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和徐梓裕见面了。。

第3章 第3章
笑着安抚了责备孩子的母亲,直到对方离开我才深深的叹了口气,顿时面无表情的擦着裤子上的冰淇淋。
“亲爱的,要不然我们回家吧,穿着湿裤子很不舒服吧?”Joe有些担心的看着我。
“没事,擦干就好了,今天是为你庆祝,别为了这点小事扫了的兴。”我又换上了笑容安慰着Joe。
“Karl,那边有个东方人一直在看你。”Joe很小声的提醒着我,顺着Joe指的方向看去,徐梓裕手举红酒看着这边。
“是认识的人吗?”我回过头,笑着看着Joe,轻轻的握着他的手。“是这次的客户,我过去打个招呼。”说罢我拿起桌上的红酒准备站起来。
“他过来了。”Joe用眼睛示意了我的后面,我转过身看到徐梓裕已经站到我的身后了。
“希望我没有打扰到两位。”徐梓裕单手扶着我坐的椅子上,另一只手举着红酒微笑着看向Joe。
“你见外了,欢迎。”Joe绅士地站了起来,“ Karl?”然后看向有些发愣的我,示意我来介绍一下不请自来的家伙。
“哦,这位是徐氏集团的总裁,徐梓裕。”我有些尴尬介绍着,没想到徐梓裕会亲自过来打招呼。
“凯,现在又不是工作时间。”徐梓裕故做受伤的表情,走到旁边的一侧,示意服务员加把椅子。“怎么还徐总徐总的叫?”
“你好,我是徐梓裕,凯的朋友。”徐梓裕很有礼貌伸Joe伸出手。
“哦,你好徐先生,我是Joe。”Joe客气的回握着徐梓裕的手,微笑着打量着徐梓裕,“你请坐。”
“哦,那就打扰两位了。”徐梓裕绅士点了下头然后坐下。
“Karl,你很过份哟,老朋友来了都不介绍我认识。”Joe故意有些撒娇的笑着。
“本来想过几天请徐先生一起吃顿饭的。”我不解的盯着徐梓裕,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个饭店可离他所住的酒店很远,就算是碰巧出现在这家店,怎么会主动来打招呼。
“先生?凯,我们真是太久没见了,变得这么生份了。”徐梓裕示意服务生将他桌子上的红酒拿了过来,与我桌上的酒相比要名贵的多。
“看起来,徐先生和Karl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吧。”听到徐梓裕对于我的称呼,Joe的脸上有一丝错愕。
“梓裕,你的秘书呢?”我也坐了下来,说话期间却没有看徐梓裕,反而安慰般的拍了拍Joe空在桌子上的手。
“哦,她去见朋友了。”徐梓裕喝了口杯中的红酒,动作不失优雅却更显出他的绅士风范。
“徐先生真是个好上司,这么体贴下属。”Joe笑着回应。
“哪里……”之后三人便一片寂静,此时我的电话响起,是Alan的电话,不得不接,我不安的离开餐桌接电话了。
透过玻璃我看着他们俩个人依然坐着,可是不知道在说些什么,Joe开始的表情还很平淡,可是突然惊讶地直盯着徐梓裕,然后又不知说了些什么,我无心再听Alan的长篇大论,直接说了还有事情,便挂断了电话。
走进餐厅的时候,发现徐梓裕稍有兴趣的盯着Joe,然后低下头沉笑了几下,见我走了过来,他恍恍地站了起来,“看来有些喝多了,我就告辞了。”
“好的,徐先生好好休息。” Joe也站了起来,我的手搭在他的肩上,感觉到他轻轻的颤抖。
“那好吧,再见。”我丝毫没有挽留的意思,徐梓裕突然的出现已经让我有些混乱,看着徐梓裕蹒跚地离开,我松了口气。
“Karl,你在担心他吗?”我把视线转向Joe,他眼睛亮亮的盯着我,大概是因为喝了酒,面色也有些泛红。
“亲爱的。”我抓住Joe的手,慢慢的抚摸他的手背。“我看他喝得挺多的,我怕他出什么事,明天还有个会议要开呢。”
“哦?你要去看看他吗?” Joe孩子气的抽回手。
“当然不,”我笑着伸手去拉他,“我只是有些想吻你了。”我承认我有些心虚,在完全不知道他们俩刚才交谈过什么的情况下,对于我的过去,我从来没有跟Joe谈过,可是谁都有过去,我的心虚又使我感觉我自己小题大作。多年的感情,我知道怎么使Joe开心,这也是我一向拿手的哄人把戏。
“那……我们回家吧。” Joe笑得很妖媚,我真的不得不承认他真的是个很好的伴侣,他懂得适可而止,他知道我是个懒散的人,即使向爱人解释我都懒得去做,他也不再过问,只是和我甜蜜的渡过一夜。
有时我想Joe是爱我的,这也让我无比的自豪并且强烈的满足着我的虚荣,或许他是我的安慰也说不定,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我身边,我轻轻地吻着他的脸颊,然后开车上班,一切如平时一般,我不愿意多去想关于徐梓裕昨天为什么会出现,又与Joe说了些什么,最后,他还是会回国,而我还是留在英国,在我们的生命里,我们已经是彼此的过客民,从他爱上了他的弟弟时这一切便已经注定了。

作者有话要说:
居然有好多错字,还是再校对一遍吧。。汗。。。。

第4章 第4章
吩咐秘书去准备产品报价材料,我也稍稍舒松一下筋骨,回想起昨夜Joe的热情,我有些回味的笑着。喝着杯里的咖啡,我思量着Joe的异常,他大概只是对徐梓裕的存在有些吃味也说不定。不管如何,我也只能顺水推舟,等项目结束,徐梓裕回了中国,一切也算结束了。
敲门声打断我的思绪,转过椅子才发现是徐梓裕,我站了起来,见他如同进自己办公室一般走了进来,环视了一周后,走到我的书架前,随手拿起一本书。
“会议是两个小时后开始。”我站了起来,徐梓裕反到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
“休息室在二楼……”他这般自然的态度让我有些烦燥。
“不欢迎我?”徐梓裕毫不客气的打断了我的话,他的眼睛一抬,置疑地瞪着我。
“这是我的办公室。”我忍受不了他如此随便的进我的办公室就像我和他还是几年前在一起上大学的好朋友。
“我知道。”徐梓裕放下书,双臂搭在沙发上,大爷似的翘起二郎腿。
“身为公司的贵宾,你应该到休息室去。”
“凯,几年不见,你的态度变化很大呀。”徐梓裕站了起来,走到我的桌子对面,好在有办公桌,我突然很怕他走到我面前,怕我无力招架他。
“态度?你认为我需要对你有什么态度。”又要提当年那些往事,都过去这么多年,我从未感觉我有何错之有,为何他还认为我应该对他怀有歉意。
“哦,背信弃友的人,该是你现在对我的态度?”徐梓裕脸突然冷了下来。
“背信弃友?”我突然笑了起来,“友?”我真的不想也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他是徐梓裕,他怎么可能从别人的立场去看待问题,我说多了也只是枉然。
“你笑什么?”他的声音稍有提高,办公室外面的Kelly已开始注意到。
“没什么,你感觉现在说那些事有什么意义吗?”我低下头,不想让他看到我狼狈的表情。
“没什么?”徐梓裕绕过桌子走到我面前,我无措的向后退。
一直向后退着,直到我被迫坐到椅子上,不知为何,我一直不敢抬头看他,我痛恨我的这种无能。徐梓裕蹲下身仰起头,使我不得不面对他。
“过去的事……”他看到我的脸时先是愣了一下,我知道我眼睛红了,我也不知道为了什么,我一定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
“我这次来英国只是来做生意的,既然有缘能再见,过去的事就别再提了,工作最重要。”
“好的,你还是先去休息室吧。”我依旧不敢直视他,我知道我还放不下对他的感情,但我不想让他看出来,对于过去,我已经够不堪了,我想在他面前堂堂正正些。
“晚上一起吃个饭吧,带上你男友。”他着重了后面那句话,看到我想要拒绝的样子,皱了皱眉头。
“好,好吧。”以后总要经常见面,总不能一直这么下去。
“很好,晚上我接你。”徐梓裕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愉悦,我打开门示意他出去,他经过我身边的时间身上的味道还如同以前一样,真不知道这么久了,那种香水还一直生产,时间真是奇怪,有些东西会变,有些却一直不会变。
Joe得知晚上会同徐梓裕起吃饭,表现得很高兴,这使我更好奇他们那天晚上聊过了什么。餐厅是徐梓裕订的,他的能力我一向是佩服的,他才到英国几天,就已经知道伦敦最著名的餐厅,这也说明他的下属能力也不差。
“听凯说你是医生,我还真没看出来。”徐梓裕慢慢地切着盘里的牛排,“我到没别的意思,只是你很帅气,你要知道,在中国,医院的大夫都老气横秋的。”
“真的吗?”Joe笑着看着我,“我还从来没去过中国,Karl总是很忙,没有时间陪我去中国。”和Joe一起这么多年,他并不知道我恐高,并不是我刻意隐瞒,只是平淡的生活没有什么机会告诉他。
“哦?”徐梓裕不置可否盯着我,然后笑笑,“下次你到中国,我会好好招待你的。”
“那我就先谢谢徐先生了。” Joe举杯向徐梓裕致酒,这样的气氛是我没想到的,不过也好。
“Karl?”一个女人的声音在我耳朵后面响起,我转过身,是Alan的妻子Lynn,她比Alan小十岁,典型的享乐派。
“哦,你好。”我站了起来,“Lynn,我在同公司的顾客用餐,这位是中国徐氏的总裁,徐梓裕。”
“徐总裁,这位是Alan的妻子Lynn。”不出所料,Lynn看到徐梓裕后谄媚的笑,她在外面花天酒地在公司已经不是秘密了,徐梓裕这么优秀的男人她怎么可能放过。
“你好。”徐梓裕无表情的握了下Lynn的手,便又拒人之外的站在一旁。
“你好,”Lynn微笑着,“Alan也真是的,怎么不陪徐总裁一同用餐呢?”见Lynn没有要走的意思,我无可奈何的叫服务员搬了个椅子,Lynn也很自熟的坐到徐梓裕的一旁。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