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化繁为简 澜依·滟

化繁为简 澜依·滟

时间: 2013-03-28 03:11:26

文案

你不爱我也没关系。

让我来爱你就好了呀。

痴情受倒追冷淡攻,哥们儿变**。撒狗血HE。

搜索关键字:主角:于简,莫繁 ┃ 配角: ┃ 其它:


  ☆、楔子

  这雨下得可真大呀。
  于简无意识地缩了缩身子,看看不远处紧闭着的大门,无声地叹了口气。
  宿醉引起的头痛因为吹了几小时的冷风而更加严重了些,他伸出冰凉的手指按了按太阳穴,又伸手到口袋里摸了摸,想要找根烟点上。
  皱皱巴巴的烟盒里只剩下最后一根烟,他拿了出来,又伸手回口袋里,翻了半天才无奈地停了下来,心说操,打火机好像放在客厅桌上了。
  透过楼道墙上的小窗可以看到阴沉沉的天色,耳边也满满的都是哗啦哗啦的雨声,于简把头靠在墙上,身上不适的感觉愈发明显,让他忍不住蹙紧了眉。
  啧,不就是酒后乱性么,就算他承认自己是有那么点儿,嗯好吧不是一点儿而是很多居心不良,但是被压的怎么说也是自己啊,而且更关键的是莫繁你也有爽到吧!居然酒醒之后就翻脸不认账,居然拳打脚踢地把自己赶出了门,居然好几个小时都不出来看看没带着手机没带着钱包关键是这么大雨天里没带伞的自己到底走没走?!
  不知怎的心里忽地翻腾起来,于简一下子撑起身子快步走到那扇紧闭着的门前,伸手重重地拍了几下,“莫繁!莫繁你开门!”
  本来没抱什么希望的,却没想到片刻后门就从里面被拉开了,而莫繁正站在门口,冷着一张脸看着自己。
  心里燃烧着的小火苗瞬间熄灭,于简几乎是不由自主地赔上了一张小心翼翼的笑脸,“那个,莫繁,我……”
  眼见得对方抬起手似乎是想要重新关上门,于简赶紧往前迈了两步,计划好想说的话在再一次偷偷打量莫繁却发现他的脸色苍白的有些过分的时候咽了下去,转而换了焦虑的神色,“莫繁!是不是又胃疼了?!”
  莫繁依旧是面无表情,伸手指指外面似乎在示意他出去,连一句话都不愿意多说。
  先前还一副怯怯懦懦模样的于简微蹙起眉,深深地吸了口气,不容分说地从莫繁身侧走进门去,一边走向厨房一边头也不回地道,“昨晚喝了这么多,今天又没吃早餐,你那胃肯定经不起这折腾了,吃过药没有?你等一会儿,我先弄点东西给你吃。”
  莫繁看看他,又不自觉地看了看依旧开着的大门,也不知道是没力气还是懒得说什么了,只一把轻甩上门,自己走到客厅沙发上坐了。
  只过了片刻,于简已经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里端着杯还在冒着热气的牛奶,“你先喝一点,我已经把粥煮上了,不过还要等一会儿。”
  莫繁懒洋洋地抬起头看他,也不去接他手里的牛奶杯。
  于简有点急,“这个时候就别闹脾气了,大不了我……”说到这里却是忽地沉默了,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哎我说你就算跟我生气也不至于拿自己的身体撒气吧,快喝了!”说着不管不顾地把杯子塞到了莫繁手里,心说自己刚是脑抽么差一点就说出“大不了我搬出去不碍你的眼还不成吗”……啧啧,果然是冻了几个小时冻傻了啊,遇到这点小挫折就放弃这不是他于简的风格啊!
  在心里默默地给自打了气,又见得莫繁终究还是一口气喝了大半杯牛奶,于简很快又笑了起来,“你要还是不舒服就先去躺躺吧,等粥好了叫你。”
  莫繁叹口气,站起身来,语气严肃,“于简,咱们谈谈。”
  面对着严肃到似乎没有任何情绪的莫繁,于简的第一反应就是……落荒而逃。
  他几乎是一头钻回了厨房里,“我得去看着免得粥煮沸了,有什么事一会儿再说!”
  不知道为什么,见他这么慌慌张张的模样,莫繁原本差到极点的心情竟然奇迹般地好了一些,罢了,那就吃完饭再说吧。
  说是午餐,其实也不过是些清粥小菜,莫繁倒真的是有些饿了,一大碗粥很快就见了底。于简见状似乎也开心起来,白粥青菜也吃得津津有味。
  吃过饭于简自动自发地收拾了桌子又刷了碗,刚想说你有没有好点不行一会儿还是吃点药吧就看见对方又摆出了“我想和你谈谈人生”的严肃神情。
  得,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谈吧。
  于简顺势坐到莫繁对面的沙发上,先发制人,“莫繁,昨晚的事只是个意外!”
  莫繁漫不经心地盯着他,似笑非笑,“哦?意外?”
  于简一慌,“昨晚……昨晚散伙饭嘛,咱们都喝多了……”
  莫繁点点头,“嗯。”
  于简心中更沉了几分,却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道,“而且,而且……这房子好歹是咱们合租的,前两天才一起付了租金……”明明应该是理直气壮的一句话却是越说越小声,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声音几乎已经低不可闻。
  片刻的沉默,于简略有些不安地抬起头,只见得莫繁淡漠的眸子里浮现出一丝若有似无的玩味,所有的情绪却仍让人丝毫都猜不透。
  于简心中更加忐忑起来,生怕对方直接说出“把钱还给你直接滚”之类的话,哦不对,莫繁哪里会这么说话呢,而且多半应该是会说“那你住着吧我再找地方”……
  想到这里于简更加慌乱起来,“莫繁,我……”
  没想到一贯鲜有笑容的人却忽地微笑起来,“抱歉,今天是我反应过度了。”
  他这是什么意思?表示不再计较了还是象征性地说个抱歉然后一拍两散?于简飞快地切换到做阅读理解的状态,再一抬头的时候却是见得对方已经站起身来走到自己面前,长长的手臂伸过来撑住自己身后的沙发靠背,“于简。”
  于简仰起头,有些紧张起来,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喉咙里却依旧一片干涩。
  他突然觉得有些晕眩,轻轻摇了摇头,试图挥去这种怪异的感觉,“那个……莫繁……”
  莫繁微微低下头,许是逆光的关系,神情一片晦涩不明,“于简,你是不是,喜欢我?”
作者有话要说:  设定好的发文时间,大家过节的不过节的都快乐哈XDD

  ☆、喜欢

  于简,你是不是,喜欢我?
  于简在那一刻感觉自己的思维像是被格式化了,脑中空荡荡的一片,先前想好的所有措辞都不知道被扔到了哪个黑洞里消失在了宇宙边缘,怔怔地看着莫繁好半天才干巴巴地吐出了一个“是”字。
  而直到这话说出口,于简才稍稍找回了自己的神智,“莫繁……”
  莫繁这才撤了一直撑着沙发的手臂,没事人一般地拉直了身子,“你知道,我一直把你当朋友。”想了想又补充一句,“只是朋友。”
  于简弯了弯嘴角,好像是在笑,却有些发颤,“我知道,莫繁,我知道……可是……”
  莫繁低头看他,声音依旧平淡无波,“没有‘可是’,我明天就搬出去。”
  窗外的雨声更疾,敲到玻璃上就像砸到人心里似的,于简伸手抓住正要转身的莫繁的手臂,“别这样,莫繁,好歹同学四年同寝室四年,你应该……”他说着也站了起来,两步走到莫繁身前,扯开一抹笑容,“你看,同寝室四年,你不是都没看出来吗?如果你觉得不舒服的话,我们就还做朋友就好了啊,就像以前一样,我保证,是一样的!”
  莫繁回过头看他,“一样的?于简,你觉得在我心里,还能是一样的吗?”他的神情依旧平淡,尾音却有微微的上扬。
  于简下意识地点头,明明心里无比慌乱却偏偏装得一派淡然,“昨天咱们都喝多了,莫繁,虽然说不上什么人之常情,但是酒后乱性总是可以理解的吧。你放心,今天这一来我也算明白了你的态度,我不会纠缠你的。”
  莫繁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看得于简心里渐渐有点发毛,“那个,莫繁……再说……再说咱们刚刚毕业,能找到这房子也不容易,不管是你还是我搬出去一时也麻烦,不如……”
  听着他越来越没底气的声音,莫繁心里只觉得无奈,“我再说一遍,我一直拿你当朋友,咱们也只能是朋友。”
  于简似乎是轻颤了一下,但很快笑道,“我知道。”
  刚刚有些好转的胃又隐隐地疼了起来,莫繁心里有点发闷,却到底只是留下了一句意味不甚明了的“好吧”就转头回了自己的房间。
  于简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好久回不过神来。
  莫繁这个反应……至少应该是不排斥继续和自己“同居”了吧?
  终于在心里默默地确认了这一点,于简甚至是有些不管不顾地开心起来,好吧,总归不是太坏的结果不是吗,以后可就是只有他们两个人同在一个屋檐下了,还怕制造不出机会来?
  这么想着,他又往莫繁房间的方向望了望,不出意料地只看到紧闭着的房门,摇摇头有些无奈地浅叹一声,这家伙呀……
  第一次见到这家伙是在去大学报到的当天,家就住在本市的于简一个人拖着行李箱换乘了两趟地铁才挤到了校园里。
  正式烈日当空的时分,几步路就走出了一身汗,触目所及的除了密密麻麻的人群就是密密麻麻的人群,看得他几乎当时就得了密集恐惧症。
  只是该要办的手续还是得办,硬着头皮往人最多的地方冲过去,远远地看见人群中间站着一个高个子的男生正侧过头对一个正在填写表格的新生说着什么,他并不笑,表情也算不上柔和,甚至似乎是带着些天生的疏远与淡漠,但是那一刻,于简发现自己已经移不开视线了……
  他很快挤到那男生身边,伸手拿起自己都没看清什么内容的表格,“学长,这个怎么填?”
  那男生似乎微微一怔,却很快反应过来,伸手指了指表格上的字,“按提示内容填就可以了,填好之后和录取通知书一起上交。”
  之后不管是去取临时的校园卡还是拿分好的寝室的钥匙,于简总能发现那个男生的身影,不由得腹诽这学校学生会的工作还真到位啊,简直是一站式服务包您满意。
  直到搞定了所有手续,于简心情大好地哼着歌对着简易版的校园地图找到了自己的宿舍楼,203……203……走到门口挂着“203”数字牌的门前,刚刚插了钥匙打开门,就听见身后一阵脚步声。
  回过头,竟又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那个……学长我已经找到自己的寝室了没什么需要帮忙的,今天谢谢学长了不如留个电话以后请你吃饭?”客套话简直是说得一气呵成。
  对方也略有些迟疑,沉默片刻才淡道,“金融系新生,莫繁,也住在203寝室。”
  于简好半天才消化了他这句话的意思,“你……你你你……原来你不是……”
  莫繁只从他身侧闪过,看了看屋里几张床上贴着的名字字条,伸手把自己身后的双肩背扔到贴着“莫繁”两个字的那张床上,似乎不打算再同于简寒暄。
  于简看着他已经开始整理东西的背影,愣了片刻却是笑了起来,好像,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人啊。
  待到渐渐熟悉起来之后的某一天,于简才想到什么似的问莫繁,报到的那天,你就认我叫你学长都不纠正一句啊?
  那个时候刚刚打过一场篮球的莫繁只顺手接过他递过去的矿泉水瓶,想都不想,“麻烦。”
  怎么,又想起这些了?
  于简回过神来,看着那扇关着的房门,忍不住再一次摇了摇头。
  于简突然在想,他好像,也记不起来究竟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莫繁的了呢。
  或者其实应该说,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就喜欢上了那人。
  那个时常面无表情,偶尔笑起来却好看到让人移不开视线的莫繁。
  那个对谁都冷冷淡淡的,却会在不经意之间让他倍感温暖的,莫繁。
  等到他终于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莫繁的时候,似乎,已经早已陷得太深,太深……
作者有话要说:  依旧忙成狗,开新文简直是作死,但就是忍不住_(:з」∠)_

  ☆、醉吻

  难得悠闲的周末,莫繁一个人窝在自己的房间里,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屏幕上是几个数据分析表格,然而进度条刚刚过半就被一贯认真主人抛弃了,孤零零地被推到了一边。
  下午的阳光透过窗子撒进屋子,暖暖的很舒服,莫繁靠到身后高高的座椅靠背上,莫名地在想,带落地窗的房子果然不错。
  说起来,当初选中要租这房子,倒真有一半原因是于简说,莫繁你看,这家的落地窗真好啊,咱们就租这家吧。
  大学的时候,莫繁和于简住的宿舍楼是学校里为数不多的混宿楼,他们一个在金融系一个在广告系,剩下两个室友一个读中文系一个读历史系。
  两个室友都考了本校的研究生立志做学术型人才,莫繁和于简临近毕业的时候各自签了公司,因为工作地点难得地接近,加上刚毕业负担又都比较重,便商量好干脆合租好了。
  那时,自己才点了头,于简就特别积极地开始用几乎所有的空闲时间来找房子、看房子,足足用去了半个月的时间才找到现在的住处。
  眼前似乎又浮现出那个时候于简对自己说这房子的种种好处尤其是他多喜欢这些落地窗的神采飞扬的模样,莫繁忍不住轻轻地叹了口气。
  已经有两个月了吧……
  那日过后,两个人的生活似乎再一次过得相安无事起来。
  莫繁再绝口不提那一天的事,于简也老实了不少,不再有什么“越矩”的行为,似乎也是一心想和莫繁回到好朋友好兄弟的状态和相处模式。
  只是……还是有哪里不对。
  虽然莫繁自认绝非敏感的人,但是他知道,的确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说不出来究竟是什么,甚至说不出问题究竟是出在于简抑或是自己身上,却始终如芒在背地难受着。
  或许,真的是时候该找个人了?
  莫繁从不认为自己对“感情”有过多的渴望,但是此刻,似乎真的应该找个人在自己身边了吧,也或许只有这样,他和于简的关系才会真的渐渐回归正常,那些不适感才会渐渐消失。
  而这个时候,莫繁不知道,或者说他不肯承认的是,面对于简,他的心,已乱。
  窗外的天色渐渐暗了下去,华灯初上,却衬得室内更加静谧。
  莫繁动了动鼠标唤醒早已进入待机状态的笔记本,下意识地看了看右下角的时间,19:33。
  居然一转眼就到这个时间了啊,莫繁颇为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那娇贵的胃有有些不舒服起来,默叹一声,略略收拾了原本就很整洁的桌面,一边琢磨着弄点什么吃一边心道于简那小子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一大早就不见人影直到现在。
  走到厨房顺手打开冰箱门想看看还有什么食材,结果触目所及的竟然是空空荡荡的,莫繁这才想起来通常于简都是周中和周末采购两次从来不用自己操心的,结果今天偏就这么巧他一早出门去了而自己完全忘了这回事。
  莫繁有些无奈起来,他并非饭来张口的少爷,只是细想起来认识于简的这几年,倒真的是越来越少在这些事上操心了。
  他轻轻地摇了摇头,好像这样就能挥去心中那有些怪异的感觉似的。
  沉默片刻,莫繁在厨房里四下看了看,心说虽然冰箱是空了但好在米总是有的,就煮点粥吧。
  这么想着便弯下腰拿了放米的瓶子,颇有些可爱的方方正正的塑料瓶,某种果汁喝光之后剩下的空瓶。
  他还记得当时于简一边洗这些瓶子一边认真说着“把这些晾干之后咱们就用来装米,拧紧盖子不容易受潮,以后也好拿”的样子。
  那个时候自己还略带玩笑意味地说你可真贤惠,现在想起来他瞬间有些不自然起来的神情分明就是……
  正想着,忽地就听到大门被用力推开又撞到墙上的声音。
  莫繁微微蹙起眉,明显有些不悦。快步走到客厅,就看到于简跌跌撞撞地走进来,双颊微红,眼神迷离,几步路走得东倒西歪的。
  莫繁心中的不悦更甚了几分,却到底还是上前两步扶住了眼看就要摔倒的人,没好气道,“这是干什么去了,怎么喝这么多?”
  于简被他扶着,却偏偏还要继续往前走,他的力气不小,莫繁一时间竟然制不住他,只得小心地跟着他。
  就这么走到了厨房里,已经近乎没有意识的人却是熟门熟路地架起了锅,扬了扬手里的环保布袋献宝一样地笑道,“莫繁,你还没……没吃晚饭吧……就,就知道你肯定,肯定忘了……不让人省心的家伙……”说着把所有食材都倒进锅里,“你,你等一下……我来煲汤……”
  看着他摇摇晃晃的样子,莫繁有几分哭笑不得,眼神语气却都柔软了几分,“放下吧,我自己来。”
  于简转向他的方向,也不知道到底看没看清眼前的人,只是歪过了头,带着八分醉意的眸子明亮得动人,“你……你是莫繁吗?”
  莫繁点头,“不然呢,我还能是谁?你先到一边休息一下,等会儿咱们一起吃,嗯?”
  于简傻傻地笑,“嗯……”
  莫繁正打算把他扶到客厅沙发上安置好,却又见那人往自己的方向伸出了手,“嗯……你一定……不,不是莫繁……莫繁才不会这么温柔……不……不是……莫繁以前偶尔还会……你知道,知道吗……莫繁那人啊,不管是谁,平时,都,嗯……不管对谁都冷淡得很……但是偶尔温柔起来简直……简直让人把持不住……”颠三倒四的话,说着说着声音却哑了起来,“但是现在……他再不会对我……这样……用这种语气……说话……再不会了……”
  他依旧在说着什么,却渐渐听不清楚了,莫繁伸手想去拉他的手臂,于简却是突然往他的方向撞了过来,然后……在莫繁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吻上了他的唇。
  酒精迅速地在口中蔓延开来,似乎略带了些辛辣的味道,渐渐地,在唇齿的交叠中,那味道变成了难以言喻的甜美,而直到于简意犹未尽地结束了这个亲吻,莫繁才发现,自己刚才竟然忘了推开他……
作者有话要说:  补齐。

  ☆、失控

  果然是哪里都不对劲。
  那晚过后,莫繁发现自己和于简之间,的的确确是哪里都不对劲。
  第二天于简酒醒之后,就像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的所有似的,只略有些不好意思对自己说麻烦照顾,而后对自己的态度也是一如往昔,正常得甚至让莫繁觉得不正常的那个人绝对是自己。
  这种状态持续了好一阵子,一贯从容淡定的人难得不淡定起来只觉得烦躁得近乎崩溃,有心找机会再和于简谈谈,却又不知道该要说些什么,而更重要的是,说起来他有好几天都没能和于简说上超过三句话了。
  相对于莫繁的朝九晚五,在广告公司工作的于简作息时间就显得混乱得多了,所谓的“弹性工作制”不过是压榨员工的漂亮借口,真的有case尤其是比较重要的case要做的时候简直恨不得一天24小时都泡在公司里。
  于简进公司三个月的时候,拿到了第一个独立的案子。
  虽然不是什么重要得不行的客户也算不上多大的案子,但好歹是第一个,自然是要付出十二分心力的。于是随着工作的展开渐渐地就开始忙得昏天黑地,经常在后半夜才回到家里,而且大部分时间回了之后也不能休息,而是继续挑灯夜战。
  这样的情况下,莫繁就是有再多话要说,也不得不暂且咽下了,即便他知道,只要自己一句话,于简肯定会暂时把工作全都推到一边。
  这么想着,莫繁不自觉地轻轻摇了摇头,略带无奈的表情里带着几分自己不曾知晓的笑意。
  直到半个月后的周五。
  依旧是按时下了班,走到家门口用钥匙开了门,竟是很快闻到了屋里飘出的香气。
  往厨房的方向望过去,只见于简正在忙碌着,手里握着锅铲炒着热菜,炉灶上还煲着汤,而身旁的桌上已经有盛好的另外两道菜在飘着香味。
  那一刻,莫繁竟忽然觉得,有些温馨。
  把公文包放在客厅沙发上,顺手松了松领带,走到了半开放式的厨房的门口,“今天怎么这么早?”
  于简手上的动作一顿,“你回来了?哎真是的,还说等你回家饭就能做好了呢,看来你得再等会儿了。”
  莫繁点头,却并不退开,想了想又问,“你那个案子终于忙完了?”
  于简乐呵呵地应了一声,“嗯,今天才刚刚交工,终于能空闲几天了。”他说着话手上的动作却纹丝不乱,几分钟的时间菜就炒好被倒进了一边的空盘子里,“好了,可以吃了,过来帮忙端菜。”
  算起来好些日子没吃过于简做的饭菜了,莫繁在心里默默感叹一句,不得不说,于简做的东西比他自己做的还要合胃口啊,满桌子虽然都是比较清淡的菜色,味道却极好,更绝的是那个汤,浅尝一口都知道一定煲了不少时间,香味浓郁口感醇厚,简直比五星级酒店名厨的手艺不差。
  在盛第二碗汤的时候,莫繁才发现于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放下了筷子,脸色颇有些疲惫,“累了?”
  于简无意识地点了点头,“嗯,熬了好几天了。”
  不知怎的,看着他疲惫得似乎下一秒就能睡过去的样子,莫繁心中竟是一阵无名火起,想说“都这么累了还不赶紧去休息回家还做饭干什么”,话到嘴边却又咽了下去,沉默片刻只淡道,“那就去睡吧,这边等下我来收拾。”
  于简笑笑,“没事,明天周末嘛,可以睡一整天。”
  莫繁不自觉地蹙了蹙眉,想了想又觉得自己好像太过严肃了,稍稍放轻了声音,“听话。”
  听话。
  两个字出口,莫繁还没有反应过来,于简却是完完全全地愣住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很轻,很容易给人一种温柔的错觉。
  好半天,于简才回过神,回答的声音低不可闻,“嗯。”
  他忍不住想要去看莫繁现在的表情,却又怕看到的依旧是一张冷若冰霜没有任何情绪的脸,怕这难得的温柔被证明只是自己的错觉。
  呵,莫繁,你看,即便你所有片刻的温柔都只是错觉,却依旧让我如此患得患失。
  又是沉默,挂钟滴答滴答的声音似乎在耳边无限扩大,同时扩大的,还有自己渐渐凌乱的心跳声。
  于简默默地叹口气,心道不能一直这样下去,正想说些什么,就听见莫繁的声音,依旧是方才略带了些温暖的语调,“那就快去吧,记得把闹钟关上。”
  于简这才抬起头,脸上的笑容好像和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嗯,那这边就麻烦你收拾了,作为报答,明天我会起来做午饭的。”
  结果到了第二天,于简醒来的时候已经快要下午一点了。
  几乎一下子从床上翻下来,心里想着莫繁那家伙会不会等着自己做饭呢,冲到门外才发现客厅一角的餐桌上已经摆满了明显是刚刚做好的饭菜,而莫繁正端着空盘子放到桌上。
  他应该是听到了自己的脚步声,很快回过头来,居然还难得地笑了笑,“倒真会掐时间,刚打算去叫你。”
  于简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啊……不小心睡过了……”
  莫繁拉开椅子坐下,却不动筷子,“嗯,先去洗漱吧,然后就过来吃饭。”
  于简愣愣地“哦”了一声,忽地有种如坠梦境的感觉。
  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莫繁吗?
  怎么……这么不对劲呢。
  他偷偷地瞟了莫繁一眼,又偷偷地看了看桌上可以说是丰盛的饭菜,莫名地想,这不会是鸿门宴吧。
  可是……
  嗯,好吧,就算是鸿门宴,硬着头皮也得上啊。
  于是,饭吃到一半的时候,莫繁开场白一般地叫了他的名字的时候,于简只觉得自己的心跳速度都不正常起来。
  没想到忐忑中等来的,只有对方长时间的沉默,和沉默过后风马牛不相及的一句,“等下你来刷碗收拾。”
  于简暗自松了口气,却没有注意到,莫繁越蹙越紧的眉头……
作者有话要说:  补齐。

  ☆、情敌

  一切都在慢慢变好。
  在从总监手里接过不菲的项目奖金被同事起哄说要他请客同时收到莫繁的短信说“今天不忙的话下班早点回家”的时候,于简真的是这么想的。
  算算他们毕业也有三个多月了,从散伙饭那一次借着醉酒的“图谋不轨”之后,他和莫繁的关系到底是有些微妙的改变。
  最先的时候他以为莫繁真的是全然的反感,甚至不是没想过不然就还是老老实实地做朋友做兄弟吧,总比真的失去那人来得好。
  只是近来的日子里,莫繁似乎有哪里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这改变虽然细微,但是于简还是不难看出来。
  所以大概……虽然前路依旧艰难,可是再努努力,再多坚持坚持,再……找到合适的方法,他所期待的,还是有希望的?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