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重生之先让你爱上我四番外 雪夜樱尘4.11补2番外

重生之先让你爱上我四番外 雪夜樱尘4.11补2番外

时间: 2013-03-18 12:15:48

正文地址:http://www.513new.com/?/xd/2012-04-04/4820.html

http://www.513new.com/?/xd/2012-04-04/4821.html

121、番外(一) ...
  水芙蓉是在王伶含含糊糊的说辞中,知道一向让自己引以为傲的大儿子是个同性恋的。什么是同性恋?其实水芙蓉还是知道的,何况在她的记忆中曾经就有这么一个男人,光明正大的以这个理由拒绝了她。
  这件事实际是景野搞的鬼,青璃去美国找青瑞的事情,景野自然是知晓的,因为现在他与青瑞两人念的是同一座大学,住得是同一间公寓,青璃就是想瞒他也瞒不了。虽然自己也无比的震惊,但终究这不该是自己管的事情,所以他虽然很同情青瑞,却也只能说几句连自己都觉得苍白而无力的话。
  事情的起因起源于他与青璃陪青瑞喝闷酒,这顿酒三人喝得都冥冥大醉,因为谁的心情都是一片的糟。再多的事情景野已记不清了,他唯一记得就是青璃郁郁寡欢的说他不知道该怎么来对母亲说自己与云瞳相恋的事情。
  青璃说这番话时的落寞与茫然给景野的感觉太陌生了,冲激似乎也太过巨大了,以致于酒醒后的他也不知道自己从那里来的那份冲动,第一时间就打电话通知了母亲,虽然说得很委婉,但作为一个一直自诩自己走在流行最前线的女性来说,王伶还是听懂了景野这尴尴尬尬的说辞。一开始她是一惊的,还认为景野说的是自己,慢慢的她才知道了儿子说的不是自己而是青璃。景野是让她当说客,好好劝解一下水芙蓉,让她别为难青璃,因为青璃过得已经够辛苦了。2012年4月8日感谢派派会员 yunxu88688补齐121-124番外4篇
  王伶不知道儿子从那里来的根据会说出最后那一番话来,但他那带着极度忧伤的语气把王伶的心也给震住了,原来在她们不经意的时光流逝之中,儿子们业已长大成人,有了自己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抱着这种怅然的心思她与水芙蓉谈起了孩子们的事情,最后也十分委婉的提了一下青璃的事情,其实王伶看着水芙蓉那婚后愈发温柔娴静的笑容时,话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因而说的比景野还要含糊还要结结巴巴,只可惜水芙蓉却对同性恋这三个字太过敏感了,所以她还是知道了这件让她极度晕眩的事实。
  看着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的水芙蓉,王伶也深叹了口气,不说水芙蓉,就是自己如果知道景野走上这么一条路,估计也得把儿子的腿给打断,然后锁在家里。因而这种事就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来劝解,想到那个早熟的少年,无力的感觉就更深了,虽然水芙蓉是她的母亲,恐怕比自己也好不到那里去。对于青璃,王伶总有种难言的感觉,虽然少年笑得很亲切,但给她的感觉却总有种雾里看花般的朦胧,那种神秘莫测,那种咫尺天涯,总让她感觉这少年并不像个有血有肉的人,反而更似神谪般一直高高在上俯瞰着云云众生,冰冷而无清。
所以对于景野那番青璃过得也不容易的话她是相当的不以为然的,只是莫名的还是对水芙蓉提了提景野的这番话,却没想到这番话却让一直强忍悲伤的水芙蓉终于哭了出来。
  别人不相信,但她作为孩子的母亲,又怎会不理解呢?每一个人所看到的都是他在人前的光鲜亮丽,有谁能看到他隐起的悲伤与疲惫,自己的孩子自己知道,他不是天才,他只是比任何人都勤奋而已。一个同龄人一个朋友都能说出他的辛苦他的不容易,作为他的母亲,水芙蓉却只能哭着恨自己,恨自己不曾给孩子一个正常的生活环境,恨自己到最终还是放弃了自己的孩子而选择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那个夏日的午后,王伶就这样陪着水芙蓉,任她静静的哭泣,似乎这一生的委屈在这个下午都得到了宣泄。
  水芙蓉细细的静思了两天的时间,然后把杨威找了过来,儿子与杨威走的近,她是知道的,所以她想杨威不会不知道这件事。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想问些什么,或者想从外人眼里寻求一些什么,没等她细问,杨威却叹着气把事情全说了。
  “水姨,这件事情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知道你会伤心,也知道你会反对,只是还是请你多理解一下他们。那个孩子你也认识,就是你与王姨都特别喜欢的那个很出名的歌星云瞳,他本名也叫做云瞳。”
  杨威显得很真诚,也很有说服力:“其实他们是怎么开始的我也不知道,只是青璃曾带他介绍给我们这几个朋友认识,除了性别,他们两个人真的可以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何况他们两人了解下去,我不知道这世界上除了云瞳还有谁能站在青璃身边。”
  水芙蓉脸上绽出了丝苦笑,原来每一个人都知道,除了她这个母亲:“他什么时候带人给你们认识的?”
  杨威沉默了,时间太早了,早到他有点说不出口。水芙蓉笑了,只是苦涩却越来越浓。
  “水姨,青璃瞒着你,是怕惹你伤心啊。我知道这些话我没有立场说,但让我憋在心里却又觉得有些对不起青璃。水姨你对青璃最大的希望是什么?是想他用尽心思出人头地,成为人上人?还是宁愿他平平淡淡却一生幸福?如果是后者,还来刻求那么多做什么,只要他觉得自己选择的那个人能带给他幸福不就行了?”杨威叹着气道:“所以请你多多谅解他。”
  “你这么了解他?”水芙蓉静静的问了一句。
  杨威摇了摇头:“我不了解他,但却佩服他。不是佩服他这些成就,而是佩服他永远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水芙蓉沉默了一会:“听说他们两个人在上海安了家?”
  杨威笑了笑:“是啊,有机会水姨去看看吧,我想你只要看了他们所安的那个家,就会一定放下那丝担心,虽然是两个大男人的家,但却真的比这天下百分之九十的家庭还要温暖的多。”
  水芙蓉无法想象两个男人所组成的家,究竟要怎样比这天下百分之九十的家庭来的温暖,所以她只能说到:“把他在上海的地址给我,我会去看看,你不要打电话通知他。”
  杨威点了点头,想了想:“水姨,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吧。”
  “不用了,你那么忙,帮我订张机票,我一个人去就行了,我就是想去看看他们的生活,如果看他们两个真的是好好的过日子话,我也真的就放心了。”水芙蓉苦涩的道。
  杨威叹口气应了,想想让水芙蓉过去看看也好,心放下了,也能理解了,何况他们两人所安的那个家可是让他们这些朋友都是心悦诚服的,何况还有云瞳这么个老少通杀的主,水芙蓉肯定只有被说服的份。只是他做梦也没想到现在上海的这两个人正遇到人生之中最大的一次麻烦,他这一搅合,生生的多了很多的波澜,矛盾激化的结果不是两败俱伤,就是皆大欢喜,只是不知道水芙蓉的这一趟南行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所以水芙蓉在第三天的下午就立在了青璃与云瞳的别墅前了。
  看着这座被打理的精致而漂亮的花园小别墅,水芙蓉不安的心定了下来,这里的一草一木无不彰显着主人的生活态度,所以说他们是真的在用心的生活而不是过家家,所以她的儿子被照顾的很好是吧?从这里的风格一眼就能看出,绝对不是青璃所为,因为这与他的喜好似乎大相径庭,这一点作为母亲的水芙蓉还是能看得出来的,所以才有了如上所想。
  她按响了门铃,但良久没人应,是不在吗?水芙蓉叹了口气,她犹豫着要不要打个电话给青璃。她来之前杨威也曾告诉她,这对恋人都忙的很,青璃是全国各地的跑,云瞳是在上海四处跑,所以家里不见人是很正常的,如果家里没人,就让她打电话,而且把云瞳的电话也留给了她。
  想到电视中那个俊雅如玉的年轻人竟然会成了自己的儿媳,这让水芙蓉简直是苦笑不得,她有种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的感觉。正当她拿着电话迟疑不决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请问你找谁?”
  水芙蓉怔了一下,连忙回身,这才看到自己想的出神,人走到自己身后都没查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女子,穿戴都很普通,老人显得慈眉善目的,那个女子则是眉宇之间略有些郁色,人也略显憔悴,看来是之前的生活不是太好的缘故。
  “请问你老人家是住在这里吗?我来找青璃的,他是住这里吧?”水芙蓉叹着气问道。
  老人的眼神闪了闪,似乎想到什么般:“你是青璃的母亲?”老人一下子似乎很为惊喜的道。
  水芙蓉一怔:“您是——。”
  “我是云瞳的奶奶,快进来快进来,早就想见你一面了,却一直都没机会,是不是听说了两个娃娃的事情了。你也别生气了,也不怪青瑞,何况这样也好。青璃与云瞳两个以后也不可能有孩子,就把那两个娃娃养在膝下,比去外面领养的孩子不可信的多吗?”
  水芙蓉感觉自己的脑袋不够用了,没头没脑的她能听明白那才叫怪。她被老人拉着进了屋里,然后看到了这个被杨威说来胜过天下之百分之九十的家。没有多富丽堂华,有的只是家的温馨与温暖,大到室内的格局设计,小到一桌一椅的摆放,无不显示着主人的精心与细致,这的确是一个用心打造的家,如果先前说水芙蓉心里还有不安与怀疑的话,那看到这个家她觉得自己已被说服了一多半。
  然后她又看到了那张挂在家厅里的放大相片,很随意的一张生活照,两人年轻人相拥的坐在沙发上,笑容很淡,但那流露出来的幸福与甜蜜让水芙蓉的另一小半心结也慢慢的化为了乌有。
  也正如杨威所说,这两人当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相片里的两个任意一个换成了别人,怕都会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所以就这样吧,她有些苦涩的在心里对自己说。
  只是她没想到两个儿子是这样来挑战她的神经极限的。

122、番外(二) ...
  两个男人的家,出现了一老一少的两个女人也许不会很奇怪。老人已做了自我介绍,是云瞳的奶奶,另一个不是云奶奶的老乡,怕就是两人雇的保姆了,但堆满客厅的婴儿用品又是怎么一回事?
  她是来找儿子的,本来是想问问他怎么就会喜欢上一个男子呢?后来看到这家,她心里的怒气便慢慢的消了。何况正因为看到这个家,她也知道那个叫做云瞳的男子在儿子心里究竟占了多重的份量,这似乎不是她想分开就能将其分开的。虽然有点不甘心,但她也只能勉强的让自己接受了。
  只是她强作欢颜与老人搭起腔来,但老人话她怎么就这么听不懂呢?
  水芙蓉当然不是笨蛋,所以她再怎么的感觉糊涂,话还是有听懂的那一刻,之后她被骇住了。不到二十岁的小儿子水青瑞竟然有了两个混血的双胞胎儿子,青璃与他那恋人之所以不在,就是因为现在陪着青瑞去了欧洲,商谈把孩子带回来的事宜,而青璃要把这两个孩子认在自己名下。2012年4月8日感谢派派会员 yunxu88688补齐121-124番外4篇
  水芙蓉想笑,这多好笑啊?她其实最不喜欢看这种带点狗血的电视剧的,因为这太不符合现实了。但现在这是怎么回事?她看着眼前的老人,看着那个自己认为过的不幸福的中年女子,不知是不是错觉,水芙蓉好象看到了她们眼里的深深同情。
  水芙蓉只觉得自己的神经达到了所能承受的极限了,她很想大喊,我不需要你们的同情,只是这话她怎么也喊不出口。在神智被吞噬的最后一刻,她想着如果这几天所发生的一切以及关于两个孩子的事情都是一场恶梦该多好啊?
  水芙蓉醒过来之际,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十分漂亮的脸蛋,这是一个长得很像女人的男人,有着更盛于女人的艳丽与妩媚。只是说他像女人吧,却又不尽然,虽然漂亮,但却又英气十足的,让人绝对不会将其认做是一个女人,只能说这是一个很漂亮的男人。只是这却让她呆了呆,以为自己梦没醒呢?
  “水阿姨你醒了?”青年笑的很好看,却让水芙蓉心中有种胆颤心惊的感觉,因为恍惚之中她想到了青璃的那个恋人云瞳,她有种不知怎么面对他的感觉。但心神定下来之后却又发现,这应当不是云瞳,云瞳她虽然没见过真人,但在电视上有看过啊,好像与眼前这人长得完全不一样。
  “你是——。”她有些迟疑的问,她没忘记她是在自己儿子的家里晕倒在儿子恋人的奶奶面前。
  “我叫乐萌,是云瞳的经纪人,也是青璃的好朋友,云婆婆通知了我我把你送来医院的。医生说您最近有些疲劳过度,一定要好好休息。”乐萌微笑的道。
  “我没事了,青璃与青瑞什么时候能回来?”那些让水芙蓉晕到的事情现在如潮水般再次涌到了她的脑海之中,让她不想记起都不行,这让水芙蓉的心有些扭曲,人却更多的是茫然而不知所措。
  乐萌脸上的笑也维持不下去了,青璃的母亲怎么赶这时候来了上海呢?现在所有的事情都露了馅,他还没通知青璃呢?因为昨天刚与青璃通过电话,欧洲的事情现在陷入了僵局,他们也正处于焦头烂额的状态,如果让青璃知道他的母亲现在来了上海,还因为他们兄弟两人的事情而晕倒的话,那两人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只是他现在瞒着也不可能啊?所以最后他想了想还是实话实说吧,青璃的母亲看起来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
  “现在那边的事情正陷入僵局,他们两人一时半会怕回不来。”乐萌轻轻的道。
  水芙蓉感觉羞愧,她总觉得全世界的仿似都在嘲笑她般,她有些绝望。为什么两个那么乖巧懂事的儿子在几年的时间里都变得让她认不出来了呢?
  乐萌看到水芙蓉那张白皙的脸庞上写满了怆色与绝望,这让他的心一沉,事情似乎出乎自己意料之外的复杂,眼前这位母亲的思想似乎更偏向沉旧一些,他怎么来劝解呢,这实在不是他的所长啊。
  “水阿姨,我知道事情凑到一起让你对两个孩子有些失望,不过还请你多多理解他们。青璃我就不说了,等他回来自己对你解释吧,青瑞这件事情却是完全不该他的事。”
  关于青瑞这件事乐萌是从头看到尾的,所以自然知道的无比清淅,出乎意料之外的只是所有人都没想到那女子的身份会这么复杂而已,因而当下就把事情的前后都讲给了水芙蓉听,当然也是挑着捡着的。
  水芙蓉不吃惊是假的,但心里的怨气与怒气还是消了一些的,或许从开始让她这么伤心的根本就不是所发生的这一系列的事情,而是两个儿子什么都不告诉她这一事实。
  想到云瞳的奶奶那么熟悉他们的那个家,而现在是想要老人常住为他们看孩子吧,水芙蓉想到这里,心就不由得一阵扭曲,本来气消的心,怒意又横生起来,这本是她的儿子与孙子啊,为什么一个外人都比她先知情呢?
  本来乐萌看到水芙蓉的脸色渐缓之后,心是长舒一口气的,但没等他的笑上脸,她的神色怎么又变得如此狰狞,甚至比刚才还要可怕,这把乐萌给惊得彻底没折了。
  “水阿姨。”他有些无力的叹了口气,心里对青璃说了一声抱歉,女人心海底针,我是真的尽了力了,所以青璃只能等你自己来搞定了。
  “你帮我打电话告诉我那两个儿子,就说他们的妈妈在医院里等他两人回来送终呢?”怨气最终还是压过心底的理智,她怒气冲冲的对乐萌道。
  “哈?”乐萌只觉得头疼得更加的厉害,这话一听就是这位长辈的气话,只是这怒气好像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怎么更多的像是怨气呢,这是怎么一回事?
  乐萌就是再聪明也不可能知道水芙蓉现在心里最在意的是什么?何况就是水芙蓉自己怕也不承认自己是妒忌云婆婆能得到两个小辈这般的信任。只是她不想想如果不是怕她伤心,不是把她太放在心上,青璃与青瑞又怎会瞒了她这么多的事情呢?所以说这误会是越滚越大。
  “水阿姨,你——。”只可惜乐萌劝解的话没等出口,就被水芙蓉一下子打断了。
  “你不用再劝我了,你走吧,我就在这里等他们两个回来,那里也不去。”说着不明所已的水芙蓉忽然觉得自己是那般的委屈,不由得人一个翻身就背着乐萌躺了下来,用被子捂住头。然后乐萌就听到了那隐忍的痛哭,心慢慢的也无力的垂了下来,他慢慢的退了出去,依在墙上,人也万般的颓丧。
  电话通了:“乐萌,你终于接电话了,听云婆婆说我母亲到了上海,怎么晕过去了,医生怎么说呢?”青璃急急的道。
  乐萌真的想吼回去,你还记得你有个母亲,如果真的这么挂念着母亲,又何苦惹她伤心呢?
  “阿姨让我打电话通知她两个儿子,说他们的妈妈在医院里等她两个儿子回来送终呢?”
  电话忽然沉寂了下来,乐萌唇角绽开一丝苦笑:“她现在正捂着被子在医院的病床上哭呢?”说完便挂断了电话,呆呆的看着医院的天花板发呆,门里那个母亲的哭泣声隐隐约约的传了来,电话没有再响起,乐萌黯然的笑了,母亲啊!
  
  云瞳本不想跟青璃与青瑞一起去欧洲的,何况两人提前把云婆婆接了过来,家里没人也不行。只是青瑞的精神一直不是很好,这件事情虽然说来真不能怪他,但给他的打击还是挺大的,所以人一直处于恍惚状态。青璃说自己去了那里肯定与两家谈判的时间较多,没太多的时间照顾青瑞,云瞳说起来是跟着去当保姆的。
  两人走的前一天去接了云婆婆过来,事情也当真一如青璃所言,当青璃将事情很直接的全都告诉了云婆婆之后,老人十分高兴的就应下了这件事,看来老人当真比年轻人看得更开一些。像云瞳的父亲云铭却为这件事没给青璃一个没好脸色看,更是要云瞳再收养个孩子以继承他们云家的香火。云笙只能无言的替云铭暗自向青璃道谦,不过对于云铭的这个建议到是十分的赞成,反正以现在这两人的经济实力,别说三个孩子就是三十个也养得起。
  青璃与云瞳却苦笑不得,如果不是事发突然,他们还真不会有现在就收养孩子的念头,再怎么说两人年纪也太小了点,自己才刚成人,就让别人叫自己爹,这也太离谱了。现在这两个孩子就已够他两个人头大了,那里还会再要个孩子。不过表面上的安抚还是要做的,只可惜那两位长辈也不是这么好打发的人,所以最后放言,孩子他们来找,两人就在家里坐着等人来喊父亲就行了。
  青璃与云瞳面面相觑,最终只能无言的接受了。
  至于水芙蓉见到的那个眉宇有着郁色的中年女子还真是云婆婆带过来的保姆。云婆婆也知道以自己的年纪看一个孩子还好些,两个孩子是怎么也照顾不过来的。刚好小镇上有一个刚离婚的媳妇,说来也挺可怜的,因为不能生育,所以只能嫁给人当了后母,如果丈夫是个好人那也就罢了,却偏偏好赌,输了就打人,最终日子还是没过下去,结婚两年后还是又离了。回到娘家的日子自然也不可能好过到那里去。云婆婆认识,知根知底的,人性情也好,听青璃与云瞳说要再找个看孩子的保姆,就推荐了她。青璃与云瞳那里自然也就没在意,老人都说好的自然差不到那里去。何况云婆婆熟悉,以后也就更好相处一些,对于那个女子其实也是好的,总比她现在的生活要好上很多。
  只是青璃做梦也没想母亲却会因景野的一番好意提前到了上海,适逢其会的知道了自己隐瞒的所有事情,听到乐萌转告的母亲的原话,他们三个人都有些呆了。

123.番外(三) ...
  知子莫若母,但这句话反过来却也亦然。两世为人的青璃若说不了解母亲水青璃的真正想法,那还真说不过去,何况由乐萌转说的这句话听在耳里怎么感觉也是怨气多一些,因而青璃心下是有些了然的。只是听到乐萌说母亲一个躲在被中哭泣时,心还是无法自制的悲伤。
  母子三人相依为命的那些岁月,岂是几句话所能描述的,自然也不是一般人所能了解的,一向以两个儿子为傲的母亲,却接二连三的听到两个孩子这异于常人的行事,这是覆灭了她作为一个母亲全部的骄傲。兄弟两人这一次是绝对触到了母亲的逆鳞,她的心又怎会不悲伤不绝望,人又怎么会不愤怒不生怨?
  只是更让青璃难受的是,母亲也许更多的还是在自责吧。自责自己作为一个自诩成功的单亲母亲最终还是失败了,自责自己没有给他们兄弟两人更好的生活环境,自责自己终究还是没有好好的将他们教育成人,以致于他们走上了歧路?
  这完全不管她的事情,但作为将孩子看作重于自己性命的母亲来说,他们两人的错误,完全等同于她自己的错,她会悔恨会自认为自己的失败以及会更加的自卑,没错是自卑,这也是青璃将自己的恋情一直瞒着水芙蓉的真正原因。
  那些岁月让这个瘦弱的女人变得坚韧,却也让她的性情变得有些偏执,在人前笑并不代表在人后一样的为自己骄傲,那个年代里未婚先育,她就是再想得开,再故作的不在意,但世人的有色目光还是在她的心里刻下了深深的伤痕。她用骄傲掩饰着自己的自卑,用倔强掩饰着自己的偏执,在她心里两个儿子的幸福要比她自己重要的多,要不也不会发生上一世只是因为自己的一点不愿意,她就放弃自己再次追寻幸福的权利。
  这辈子似乎好了一些,但也正因为她再嫁了,让她总感觉自己更对不起两个孩子了。青璃能够想象的出自己与青瑞的事情绝对会让她钻进牛角尖里,认为是自己再嫁疏忽了对两个孩子的照顾,才让他们接二连三的发生这种事情。因而青璃正因为更了解母亲,所以心才更加的担心。
  “哥,怎么办?要不我们先回去吧。”青瑞在听到母亲出事之后便有些魂不守舍了,相对感情内敛的青璃来说,他对母亲的依恋之情似乎显露的更深一些,再加上想到这次母亲晕倒的原因怕还是出在自己身上,所以心中的自责也就更深了。
  青璃皱起了眉头,事情发展的不如人意,其实也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的,他没想到菲洛琳的外祖竟然会如此的纠缠不清,无论自己费了多少口水,这位老人家却是油盐不进。遗产不舍,孩子也不放,都不知道他究竟想要些什么,就是龙曦他们现在也有些手无足措了。
  菲洛琳的去逝本来就很引人注目,这两家现在正在风头浪尖上,虽然两家都尽力封锁消息了,但所谓的八卦内幕还是流传了出去,所以这个时刻两家人还都不能撕破表面的和谐,这也是僵局形成的另一大主因。2012年4月8日感谢派派会员 yunxu88688补齐121-124番外4篇
  青璃与青瑞更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他们本来想偷偷的带走孩子其它的事与他们怎么都无关了,但还真让苏梓童给说中了,事情发生了意外,破坏一切的就是梅恩的老族长奥兰多,这个已七十多岁的老人现在已让他们这三方人马都头疼无比了。
  但真正为菲洛琳去逝而伤心的却也只有这位老人家,所以青璃与青瑞也不好显得太过偏激,但现在母亲出事了,两个人的心同时硬了下来。只是想到那个红颜薄命的女孩,青瑞的心却又软了下来。
  在菲洛琳的葬礼上,兄弟两人总算见到了这位传闻已久的薄命红颜。年龄着实不大,合上双眼的女孩已看不出生前的劣质斑斑,她恬静而安祥的躺在红棺之中,显得到有些天真无邪,人很漂亮,却已没有了鲜活的生命力,让人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悲伤与寂寥。
  青瑞原本是怒的,但在这一刻,却也安静了下来,甚至茫然过后,心里升起一股浓得化不开的悲伤。这本该是她最好的青春年华,她应该跟任何一个同龄的女孩一样,肆意的笑着享受着生命的馈赠,何况她背后还有着那么耀眼的家世。但现在她却只能永远沉睡于这具冰冷的红棺之中,在这里为她祭奠的这些人究竟有几个是真的为她的逝去而悲伤呢?或许也正是她背后那让人妒忌的辉煌家世才要了她年轻的生命,如果她的身份更普通一些更平凡一点,是不是现在她还在阳光下笑着呢?
  如果他能早一点的知道她的存在,纵使她真的如同他们嘴里那般的坏,但为了两个孩子,他也会对她多一份责任与义务,他们说不定也就真的能成为一对恋人。只可惜现在阴阳相隔,两人之间又如此的陌生,他除了能为她怅然而叹,感谢她为自己留下两个孩子,又能做些什么?
  也正因为无理取闹的是唯一一个替菲洛琳伤心的亲人,所以青璃与青瑞只能被耽搁到这里了,如果是往常却也没什么,但现在母亲出事了,青瑞也知道青璃肯定不会再这般被动下去了,这让他的心或多或少的有些沮丧。
  云瞳的心也忐忑难安,其实云婆婆已独自打过电话给他了,虽然有些隐晦,但还是表达了青璃的母亲似乎对他们两人关系的不赞成。云婆婆说这话时,语气是充满担忧与黯然的,这连带着云瞳的心情肯定也好不那去,只是一时之间他也想不到好的解决办法。
  “妈妈怒的不是即成的事实。”青璃却忽然说道,也算是同时的安安另两人的心。听了青璃的话,无论是青瑞还是云瞳都有些愕然的看向了他,不知道青璃这话何意。
  “什么意思?”青瑞忍不住的问。
  “乐萌转告的话更像是母亲所说的气话,她最生气的怕还是我们隐瞒了所有的事情而不告诉她,当然对我们两人的失望还是有的,要不也不会一个人躲起来哭了。”
  青璃的话让青瑞也黯然了,云瞳却只是眼神闪了闪,没开口。
  “现在那老头死活不松口,孩子也不让我们见,本来是觉得他可怜不与他多做计较,但现在我们实在等不起了。”青瑞有些苦笑的道。
  青璃看了看云瞳,云瞳却只是对他笑了笑,叹了口气:“青瑞,你先回去劝劝母亲吧,我会尽快的再联络梅恩老先生一次,最好跟他再谈一次,如果他还不同意的话,那我们只能诉诸于法律了。”青璃显得有些冰冷而无情。
  “即然是这样,不如现在就约他,最好一起了结,我们带孩子一起回去,母亲看在孩子的份上,也许就不会那般生气了。”青瑞缩了缩头心有些惧怕道,让他一个人回去面对母亲,他似乎还没那么大的勇气。
  “我听说这两个孩子是梅恩先生在这世间唯一的亲人了,所以他是不是只是因此才会不想跟你们谈呢?”云瞳忽然开口道。
  青璃与青瑞微微一愕,青璃其实已想到这个问题了。菲洛琳的母亲安娜本来就是奥兰多唯一的孩子,现在母女两人都已香消玉殒,他的夫人业已过逝很多年了,所以说这两个孩子是这世间仅剩的与他有着直接血脉相继的亲人了,因而他老人家的伤心与难过也是情有可愿的。只是青璃两兄弟也不是不同情他,而是这滩水太深了,他们两人实在不想让两个孩子与其扯上丝联系。如果不行的话,最后也只能像青璃所说的那样诉诸法律了,只是这样一来,他们不但得罪了梅恩一家,就是奥尼恩斯怕也得罪了,却是两人都不想见到的。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