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代替品番外 于珣尔

代替品番外 于珣尔

时间: 2013-03-11 15:08:34

正文地址:http://www.513new.com/?/xd/2012-07-17/10037.html

  番外一

  G市这个时节,紫荆将落未落,天气渐渐暖和起来。
  路上熙熙攘攘,人们似乎都趁着这暖春忙碌起来,出行游玩的数不胜数。
  离言舒宇蛋糕店不远处的紫荆树下停着一辆路虎,因为太久的停驻在车头沾上了些许紫荆花瓣。
  车里的男人背靠着椅背,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支烟,白色的烟雾萦绕带着浓浓的味道,显然是已经吸掉了不少。
  车里的男人脸孔轮廓深刻,鼻梁挺直,几年的岁月在他眉宇间添上的成熟,赫然是林景书。他的气质样貌已经不能说是青年,岁月在他身上的雕刻尤其刻意,浑身透着令人安心的稳重味道以及不经意流泻的浅浅寂寞。
  林景书静静地望着车窗外不远处的蛋糕店,蛋糕店开放的的装修让他可以对里面的食物一览无遗。他保持这样的姿势已经有了三天,就这么地看着自己曾经的爱人,连招呼都不敢上前打,他当初做了那样的决定,如今再回来,看着昔日的恋人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却是已经不敢打扰。
  言舒宇和以前的模样差不多,只是笑容更加平和。他几近贪婪的隔着玻璃看着那个在岁月里越发温润的男人。
  看着他接待来来往往的客人,举止有礼却又不会让客人感到生疏,闲下来时和店员一起说说话,偶尔哭笑不得似的揉揉眉头,这些表情都让整个人更显得活力精神。
  有时候庄凯也会过来帮忙,那个男人挽起袖子做起这些意外的和谐,和言舒宇在一起的模样生生刺痛他的眼睛,却又不得不承认,那样的画面实实在在透着温馨。
  如果当初没有发生那些事,今天和言舒宇并肩站在一起的人会不会是自己?
  这个念头一起,便是再也压制不住。只是自己也清楚,这念头终归是自己的幻想。他放手在先,就已经意味着他再难回头。
  那年他匆匆收拾如同逃离般的赶往B市的飞机,不敢多在G市逗留多半刻,怕在这块土地多一秒,心里的不舍就多一分。
  只是他不能不走。
  他双亲早逝,自幼在叔叔婶婶膝下成长,得两位长辈照拂多年。年少时,叔叔和婶婶几乎什么都随了他自己的意。在他的恳求后,两位长辈放弃让他留在B市念大学的想法,让自己回到母亲的故乡读书。
  后来遇上言舒宇,后来毕业,他放弃叔叔婶婶为他在B市安排好的工作收拾行囊到G市发展,他叔叔本来就不同意,最终还是拗不过自己的恳求,也随了他的心愿。那时候他在G市的事业刚起步,言舒宇的蛋糕店也刚开不久,在他以为一切都顺妥起来的时候,接到了叔叔的电话。
  他叔叔知道了他和言舒宇在一起的事情,婶婶更是气到一病不起。他不忍心看到疼爱自己多年的长辈难过,却也不想和言舒宇分手。从小到大,叔叔婶婶几乎什么都随了他的意愿,他以为这一次自己再多恳求几次便也同意了吧,不想着两位长辈这次却是丝毫不让步。
  在和言舒宇摊牌前的一段时间里,他对言舒宇说去出差,其实是去见了特地从B市过来的叔叔一面。那个对他向来疼爱也异常严厉的男人说过的话,即使经年已过,也不敢有丝毫遗忘,因是疼痛,因是遗憾,因是悔不当初。
  “景书,你双亲早逝,自幼在我身边长大,我和你婶婶几乎什么都随了你的意。你说要回你母亲故乡读书,我让你去。你说你要放弃B市的机遇到G市发展,我们也答应。”威严的男人话锋猛地一转,语气尖锐起来,“可是你不该找了个男人相爱,大哥大嫂膝下只有你一个儿子。你是要娶妻生子,光耀门楣。”
  “叔叔,以现在的科学我可以找人要个孩子。”他听见自己微弱的想要争取。
  男人冷笑:“哼,然后让你的孩子在没有母亲让人耻笑的情况下成长吗?我们林家丢不起这个脸,我也对不起大哥大嫂临终的托付。”
  男人的语速变慢,一字一字地沉声说:“林景书,你只有一个选择,听话回来B市。你婶婶为着你的事寝食难安,回来我们一家团聚,往事就当不曾发生过。你如果想你小**一家在G市呆不下去,就待在那里。”
  “林景书,不要想着挣扎,你太弱了,不是我的对手。你知道我的手段,也清楚我的能耐。”男人说完,冷哼一声掉头走了。
  林景书闭上眼,让往事在脑海翻滚。
  他叔叔走后,他有一瞬间的手足无措。他知道他叔叔是真生气了,每当叫他全名的时候就不再有转弯的余地。他自幼得叔叔照顾疼爱,也太清楚他叔叔说一不二的□严厉。
  和他叔叔见面后,叔叔回了B市,他却在外面呆了两天才敢回家。那段日子是他一生最痛苦的日子。他不想连累言舒宇一家,又不想分手,他看着言舒宇那张关心的脸,心里难受又烦躁,于是干脆不去面对,开始早出晚归或者干脆不归。只是即使减少见面时间,他也把自己弄得日日都疲倦异常。
  直到再次接到他叔叔的电话。
  “林景书,你考虑好了吗?”
  他放下电话,手心一片湿滑冰凉。
  他最终还是选择了低头妥协。他不敢告诉言舒宇真相,以恋人的性格必定不同意分手,一旦和他叔叔起了争执,言舒宇注定讨不了好处。
  于是,用一张面具掩饰掉自己的情绪,杜撰出一个爱过的人。他知道言舒宇和庄凯的曾经,知道“代替品”是言舒宇的最痛,也最能让他死心。所以,他用最锋利的武器去伤自己最爱的人。
  一击即中,然后自己也万劫不复。
  那时候逃离般上了往B市的飞机,自以为伟大的潇洒退场,一个人坐在飞机上对言舒宇说着他永远都不会再让对方知道的话语。
  舒宇,至少有一点我没骗你。
  你不知道,我第一次在H市看见你,我就告诉自己,就是这个人了,我要爱着他一生一世。
  很高兴来到你的家乡,我不后悔曾经的决定,也不后悔今天的决定。我以前不明白,一个人死后怎么会把自己的爱人托付给别人,要是我,我定然要我的爱人心心念念只记着我的名字。
  今天,我总算明白,原来爱着一个人不仅想独占,还想让对方幸福。是我太过没用,给不了你幸福。不希望你惦记着我裹步不前,索性让你把我完全放下。
  舒宇,时间会让你忘记伤痛,日子在前面长着,你要幸福。
  ======================================================================
  从回忆中醒过来,指间的香烟已快燃到了尽头,他掐灭烟头,扔到专用的烟灰盒里,闭上眼靠在椅背假寐。
  他边闭着眼睛边伸手探进自己的外套里面,隔着衣服一下一下轻轻地摩挲胸口的小小凸起,那是两枚同款的男式戒指,小小的指环在不断摩挲中变得温热,胸口却逐渐冰凉。
  年少时他以为那是对彼此最好的选择。
  掩着血淋淋的伤口独自北上,想着时间会冲淡伤痛,不管是他还是言舒宇总会好起来的。
  经年后才知道,他当初做的一切不过是源自所谓的少年人的英雄主义,幼稚得可笑。他自以为瞒着言舒宇是为对方好,以最拙劣的藉口捅了恋人最痛的一刀,以为如此言舒宇便可毫无牵挂。渐渐才明白,是他太过自我,没有尊重伴侣的意愿,更甚,他那一刀可能已经让爱人不敢再相信别人,怎么会再幸福。
  午夜梦回,辗转反侧。
  如果当初不如此,后果会不会不一样?心头只余悔不当初,却也只能独自疼痛、遗憾。
  他回到B市后听从叔叔的安排,一步步地扎实自己的基根。他当初以为依长辈们对他疼爱,自然不会对他和言舒宇的爱情多加阻挠,可惜太年轻让他太欠缺考虑。到了这时,暗下决心要做出一番成就,或许他和言舒宇还有希望。
  他做到了,望着叔叔日渐满意的笑容,渐渐也接手了叔叔的事业。他终于由青年成长为真正的男人,多年努力,已经有信心让别人幸福。
  他开始找人探听言舒宇的消息。
  只是,言舒宇身边已经有了庄凯。
  厚厚的资料摆在他办公室的桌上,密封的档案袋里装着的是言舒宇这几年的经历。档案袋里第一张便是言舒宇和庄凯的照片。
  他抽照片,对着灯光细看。随即默默伸手抚摸照片上言舒宇的脸,依然清俊的眉眼,对着身旁的男人笑的一脸幸福。
  照片上的两个人是相爱的。
  他愣怔着来回摩挲照片,不知道是该高兴昔日的爱人终于幸福了,还是悲恸他最终的失去。
  厚厚的一沓资料,记叙着言舒宇这几年的巨细事项,他一一页地翻,想弥补那些缺席的时光。言舒宇伤悲,言舒宇微笑,言舒宇丧母,言舒宇痛苦,他看着,心脏被狠狠揪住,在他最难过的时候自己竟然不能给予些许慰藉。
  那些过往的时光自己不曾参与,而言舒宇身边已然有人相伴。
  合上资料,最上面的一张照片,言舒宇依旧在对着庄凯微笑。
  宣示他们的幸福,也宣示着自己的错过。
  不奢想自己重新去争取,不舍得再打扰他现在的幸福,自己曾经给不了,他现在已经拥有,自己对不起他的地方已经太多,就让他继续幸福下去吧。
  只是还是想亲自过去看看,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来亲自确认。
  所以,最终还是来到了G市,依稀是以前第一次和言舒宇到达G市的天气,紫荆将落未落挂满枝头,而自己的心却已经是春尽花凋零。
  他把车停在离言舒宇蛋糕店不远处的紫荆树下,整整三天。
  第四天,接到助理的电话,他不能不回B市。
  调转车头,车第一次从言舒宇的店门前经过,他想在走之前再近距离看看曾经的恋人。碰巧遇上言舒宇送庄凯出门。
  目光略一接触,林景书心脏不听使唤似的快跳离体内,稍稍僵硬地转动脖子,却发现他们根本没发现自己。
  他放慢车速,从店门徐徐驶过,言舒宇站在店门和庄凯挥手告别,眉眼间尽是暖意,浑然不觉自己盯着他的目光。他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打颤,心底揪成一片,却仍然只能默默告别。
  他微微侧头看着言舒宇朝庄凯挥着的手,慢慢越过他们。
  舒宇,再见。
  (番外一完)
作者有话要说:
掩大脸,俺自己写完这个番外后,也不敢直视,太、太天雷狗血了。。。
不过再狗血俺也不会改大纲了,当初在正文里就已经这样洗白过一次,修改后就扔到了番外一并洗白吧,小林子你这个可怜的娃,为了大纲你就牺牲幸福吧【掩脸遁走
话说,吧里有好多亲都说想看包子,那下一个番外应该有包子哈,只不过啥时更,就。。。【你们懂的,别打脸

还有,JJ的后台真的很难登啊,俺今晚爬了快两小时才爬上来ORZ...

2012年8月7日感谢派派会员 东泠 补齐番外2
  番外二(无责任番外)

  言家小朋友的二三事

  清晨。

  言奕奕站在他爸和爸爸的卧室前,努力踮起脚尖举着肥嘟嘟的手用力转开门锁。

  门开了,他一股脑冲进去,站在床边伸手拍拍他爸的脸,庄凯没搭理他,瘪瘪嘴又趴到床边的另一侧,边推着言舒宇边小声催促:“爸爸,爸爸。”

  言舒宇睁开眼睛就看到儿子站在床前,问:“奕奕,怎么了?”

  “爸爸,我们起床出去外面吃饭吧。”小朋友白净的小脸写满“我要吃饭”四个大字。

  言舒宇掏过床头柜的闹钟一看,才六点半,不禁扶额叹气,这是第几次这么早来叫人了,这孩子就这么害怕在家里吃饭吗。

  庄凯也醒了过来,大手一捞把言奕奕捞到床上,威胁道:“小混蛋,再这么早过来吵我和你爸爸,下次就把门锁了,你开都不能开。”

  “爸,我们能不在家吃饭吗?”言奕奕望着他爸,小脸写满渴求。

  庄凯不应,眼睛瞟向言舒宇。

  言舒宇坐起来,用手轻捏了一把儿子的脸,斩钉截铁:“不能。”

  “那能不吃胡萝卜和青椒吗?”言奕奕含着一泡泪可怜兮兮地问。

  言舒宇再次斩钉截铁:“不能。”

  “爸爸,我们出去外面吃饭吧。”言奕奕快哭了,他幼儿园的同学告诉他,外面的饭店是没有青椒和胡萝卜的!

  庄凯也在一旁说:“舒宇,要不我们今天出去外面吃吧。”

  言舒宇瞥了他一眼,庄凯立刻噤声,言舒宇满意地转头对言奕奕笑得一脸温柔:“奕奕,外面的饭馆也能点青椒和胡萝卜的哦。”

  言奕奕撅着嘴沮丧地钻进他爸的怀抱,庄凯抱着他,极度相似的两张脸都变得一脸菜色,一副难父难子的模样。

  庄凯和言舒宇彼此确定心意后没多久,在庄母的要求下,找人代孕生了言奕奕。孩子是庄凯的,本来想再要一个流着言舒宇的血的孩子,言舒宇在照顾孩子方面想亲力亲为,怕两个孩子照顾不来就不答应。

  庄凯让孩子随言舒宇姓,大名言希奕,小名言奕奕,如今五岁。

  言奕奕长得像庄凯,挑食这一点也像,特别讨厌吃青椒和胡萝卜。庄凯和言舒宇在一起的时候,很少吃这些,言舒宇知道他不喜欢吃也不怎么勉强,如今多了言奕奕,情况就不一样了。

  小朋友挑食是不好的,家长不做好榜样也是不好的,于是在餐桌前就多了两张相似的苦瓜脸。

  早饭还是在家里吃。

  言奕奕出生后,为了给孩子一个更好的环境,他们搬到了新的房子,连车也换了。新房子的饭厅布置得比以前还温馨,但是此时坐在桌旁的三个人,有两张脸都快哭了。

  庄凯没想到他到了这个年纪还要开始改掉挑食的习惯,不就是不喜欢吃青椒和胡萝卜嘛,要是在以前,言舒宇绝对不会强迫他,现在多了言奕奕,想不吃都不行,他端着一张正直的家长脸,内心悲痛。

  “来,今天是胡萝卜猪骨汤,奕奕你快喝。”言舒宇盛好汤放在言奕奕面前。

  言奕奕皱着小脸,可怜巴巴地拿好汤匙,湿漉漉的眼睛转向他爸那边:“爸爸,爸他怎么不喝?”

  庄凯偏过头朝他儿子慈祥地笑了一笑。

  言舒宇挑眉,也端来一碗放在庄凯面前,俯在庄凯耳边低声警告:“你给我吃光碗里的胡萝卜。”不理睬庄凯的反应,又转头对小朋友温和地笑笑:“奕奕乖,爸和爸爸都喝着呢。”

  庄凯瞪着碗里的胡萝卜,喝了一口汤,又拿筷子夹了一片胡萝卜吞下,朝言奕奕假笑:“很好吃,奕奕也快点吃。”

  言奕奕沮丧地低下头,痛苦地扒着碗里的胡萝卜。

  ======================================================================

  言奕奕从幼儿园回来了。

  他拉着庄凯的裤腿问:“爸,我是怎么来的?”

  庄凯扭头看言舒宇,言舒宇扭头看窗户。

  庄凯弯下腰,伸手捏捏小朋友圆圆的脸:“奕奕,怎么突然问这个?”

  言奕奕伸手扒开他爸捏脸的手,严肃道:“花花说她是她妈妈生的,我是你生的吗?”

  言舒宇干脆别过头,完全无视庄凯充满渴望的眼睛。

  庄凯眼看求助无门,讪讪地蹲下身,微笑着对言奕奕说:“你是白鹤送过来的。那天晚上我和你爸爸在客厅里,突然听见一阵翅膀拍打声,是从你现在的房间里传过来的,然后……”

  言奕奕听得一脸紧张,攥紧他爸的衣服赶紧追问:“然后呢?”

  “然后,我们一起冲进你房间里,发现一个小婴儿被一只白鹤叼着放到床上,那就是你。于是,我和你爸爸一直养着你,直到现在。”庄凯说完,轻抚上小朋友毛茸茸的脑袋瓜子,笑得一脸慈爱。

  言奕奕一把扑进他爸的怀里,感动地叫:“爸!”

  两父子深情相拥,言舒宇默默侧过身背对他们,不忍直视。

  晚上。

  庄凯和言舒宇正睡下,言奕奕又转动门锁,走了进来。

  言舒宇拧亮床头灯:“怎么了,奕奕?”

  言奕奕抱着和他差不多高的枕头站在床前,圆滚滚的眼睛蓄满泪水:“爸爸,要是我今晚又被白鹤叼走了怎么办?”

  言舒宇:“……”

  言奕奕说完爬上床,抱着枕头挤进床中间,迅速挤掉他爸,霸占了他爸爸的怀抱。

  庄凯:“……”

  ====================================================================

  言奕奕上幼儿园。

  温柔甜美的英语老师问:“奕奕,每天早上送你过来的人是谁?”

  “是我爸爸。”言奕奕自豪地答,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

  温柔甜美的英语老师又问:“怎么每天都是你爸爸送你来,你妈妈呢?”

  言奕奕探手进书包掏出一根棒棒糖,边吃边鼓着腮帮说:“我没有妈妈,我是白鹤叼来的。”

  英语老师心里暗喜,温柔地揉揉言奕奕的脑袋:“你想要妈妈吗?”

  “什么妈妈?”言奕奕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里面写满疑惑问。

  英语老师俯下身,一脸慈爱地摸着言奕奕鼓起的腮帮:“比如像老师这样的妈妈?”

  言奕奕回家了,今天是他爷爷接他回家的。

  他一头奔入厨房跟他爸爸说:“我们的英语老师问我想不想要像她那样的妈妈。”

  言舒宇正在做饭,手中的动作稍微停顿了一下问:“你怎么答?”

  言奕奕抱着言舒宇的大腿答:“我当然是不要啦,我有爸爸和爸就行了。”

  在一旁打下手的庄凯一脸感动,不枉他这么疼爱这个小混蛋。不过要小心那个英语老师,舒宇这些年是越长越好,怪不得那个老师会惦记上。

  庄凯正在心里打着小算盘,这时又听见小朋友欢脱的声音:“如果爸是妈妈就好了,这样奕奕就有爸爸和妈妈了。”

  庄凯额头青筋一跳,把小朋友从言舒宇腿旁捞过来一把抱在怀里,阴笑:“奕奕是觉得爸没妈妈好吗?”

  言奕奕看着他爸白森森的一口牙齿,忙撒娇:“爸是好妈妈,不,是比妈妈还好~~”顺势在他爸脸上亲一口,“MUA~~”

  他爸听到那个比喻已经一脸黑线,不过转眼就被儿子的吻冲晕头脑。

  第二天,在庄凯的坚决反对中,言舒宇放弃了对儿子的接送权。

  庄凯送小朋友到幼儿园,温柔甜美的英语老师迎上来,在没看到熟悉的身影后脸上染上一抹失望,不过迅速恢复如常。

  庄凯和老师简单交谈两句后,转身往回走,一路忍不住弯起嘴角。

  身后。

  温柔甜美的英语老师:“奕奕,今天怎么不是你爸爸送你过来?”

  言奕奕摇头晃脑,得意洋洋:“今天是我妈妈送我来的啦~”

  温柔甜美的英语老师:“……”

  不远处的庄凯:“……”

  END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