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当凤凰男遇上孔雀男番外 菊文字

当凤凰男遇上孔雀男番外 菊文字

时间: 2013-03-10 07:12:29

正文地址:http://www.513new.com/?/xd/2012-03-04/2868.html

http://www.513new.com/?/xd/2012-03-04/2869.html

《番外 存在的意义》
其实宗玉衡并没有闲着不劳动,他还是很殷勤的到市场去出摊卖凉皮,不过入冬之后天气太凉了,买凉皮的人越来越少,冯涛不在旁边卖小炒之后生意就更不行了,惨淡经营之下连成本都转不会俩,最后只得结束了生意。
此举正中冯涛下怀,他趁机提出让宗玉衡彻底放个长假,“你什么也不用做,我养着你。”他真心实意地说。
“谁要你养!我有手有脚的!”——说着宗玉衡把冯涛揍了。
不服气的宗玉衡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招工作过程,可是这次仍旧是不顺利。想想就知道,他比从前只多了一项卖凉皮的经验,在如今经济萎缩的世道中基本上没什么市场。
“不行的话就做外劳把!拖油瓶就送去寄宿学校,反正我看他那样子也吃不了什么亏!”他如此下了决心,去找酒吧老板旧话重提。
景海鸥客客气气地把他答对了,“我认识的那个南美的大财主最近结束了生意和他哥哥环游世界去了。”
找不到工作的宗玉衡再次陷入了人生低谷。然而更令人难过的事情发生了——他父亲宗济源彻底去世了。
去世之前他竟奇迹地从多年的植物人状态中短暂地苏醒过来。宗玉衡还以为从此可以父父子子地过几天好日子,结果宗济源只来得及交代自己之前藏起来的那笔财产的,多余的话也并没有多说几句就彻底撒手人寰了。弥留之际,老人家眼睛看到的只有大儿子,宗逗逗在下面蹦高喊爸爸也没能换来他一瞥。
“小玉,你、你要好好的……好好的……”
说着说着就要咽气了。
冯涛怕宗玉衡台服哦伤心支撑不住,走过去扶着,弯身对宗济源低声说:“宗总,你放心,有我照顾他。”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宗济源突然又睁开了眼睛,直愣愣地说:“冯、冯……要的待小玉不好……我、我找……”戛然而止,就此算是寿终正寝了。
哭声大作,冯涛一边安慰宗氏兄弟,一边咽咽口水,心想,咋的?如果万一自己有个差池老宗总晚上还要托梦带自己走咋的?不过一想,那种事不存在,自己是不会对宗玉衡又半点不是的,所以这就叫平日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宗济源留下的财产其实也并没有多么令人瞠目结舌,只能算是他那个地位和身份上的人以防万一留的一个退路,都躺在瑞士银行化成一串零。宗玉衡捧着那一串零又哭得跟泪人似的。
冯涛帮着操办了后世。隆安那边如今因内部宗派林立金融危机等等因素,行将瓦解,没工夫把老宗总那点事并没有人追查到底。他那点遗产到底是落到儿子手里。
宗玉衡赤贫之后又有钱了,只是穷过富过,如今一切都不重要,子欲养而亲不待,人伦惨剧!
他犹自沉浸在丧父的悲痛中,加上之前很长一段时间事业上的不得意,简直要打击的要一蹶不振的样子。
冯涛看在眼里,很想给他些力量,找了个机会,探他口风,“你现在有没有什么想做的事情?”
宗玉衡摇头,“我能做什么?我从小除了当少爷什么都做不好。”
“你不要这么说,你比很多少爷不知道强多少,非常优秀。”
宗玉衡叹气,“优秀到找不到工作的程度。”
冯涛说:“……你现在不用找工作了,你有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请人来帮你的忙。”
“再开公司么?”
“如果你想的话。”
“算了,我不是那块料。”他沉浸在对自我的否定和厌恶当中,一时无法自拔,“现在想想,从前不知道天高地厚地所谓“创业”,不过是爸爸暗下本钱给我买的一个大玩具,我还天真的以为是自己白手起家……”想起疼他的爸爸,宗玉衡又有点眼泪汪汪的,看冯涛不是滋味。
“虽然你爸爸是没了,不过……你要是想要新的玩具,我也不惜血本的……”说着,冯涛就被宗玉衡给揍了。
“轮不到你看不起我!”
因为受到同居人的怜悯而深受刺激的宗玉衡再次奋发了,他寻找可以找回自我价值的项目。
可是到底他存在的价值在哪里?生存的意义在哪里?他又深深地彷徨困惑了。
回想自己的前半生,从出生到现在的过往种种,无论是从短暂的快乐还是短暂的痛苦,就只能称之为活着的一系列行为,就算是职业和爱情上也没有任何值得夸耀的建树。他活着,连让自己获得幸福已是勉强,实在是不知道价值在哪里……哦,对了,如果说价值,大概就只有那个了——他通过自己的劳动养活了宗逗逗。
是了,在一片近于虚无苍白的人生履历中他还能想到这么一件算上“有意义”的事情。他对于宗逗逗的意义就在于,如果没有自己这个哥哥,那孩子就要流落到孤儿院,过着一个充满痛苦回忆的童年,也许更因此而度过充满挫折痛苦的一生。宗逗逗的存在让宗玉衡心里获得一丝宽慰——正是弟弟的存在才让这个当哥哥的感到某种意义上的救赎。
正在看《火影忍者》的宗逗逗突然跑过来说:“哥,给我钱,我们社团有活动”
看着依靠自己而生,因为自己才获得幸福的弟弟,宗玉衡的胸中正充满了兄弟爱,就有点圣母地说:“你参加的什么社团?要钱做什么?”
宗逗逗说:“是COSPLAY啊!我们要筹钱做服装道具什么的,只有出钱的人才有服装,我一定要做两套好看的晓袍!”握拳!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所以说哥你就不要问那么多了,我们是相差年纪太多的兄弟,中间有代沟啦,总之你给钱就没差了。”
宗玉衡黑线,刚刚那些“因为你才有意义”啊什么的想法早飞到爪哇国去了,“你才二年级搞什么社团?!黑社会啊你!还统一制服!没钱!这么想要钱你自己去赚好了!!”
兄弟俩打了一仗,宗逗逗被打败了,哭着走了。
现在的死小孩!——宗玉衡抱着肩膀在沙发上生闷气。
把希望寄托在孩子的身上固然听上去像是有希望什么的,可是也不可以不算是一种冒险。
只有走投无路放弃自己的人才会无赖地单方面地把人生的希望和未来都压在孩子身上。
宗玉衡决定还是要重新起航,寻找失落的天堂什么的。
(中略过程两千字……)
不久之后一家名为“济源方舟”的社会公益组织低调成立,成立之初的主要项目是提供主要面向“隆安”下岗职工的免费的职业培训活动和再就业指导。宗玉衡担任该组织的发起者组织者,他将父亲留下的遗产投入到慈善项目中,并打算这次绝对不会放弃,要把这个项目当成终身的职业来经营。
“接下来我们还想策划新的项目,不限于隆安员工,我想所能及地帮助更多的人,在更多的事情上。”宗玉衡认真地对冯涛说明,“你有什么好的提议说来听听吧。我需要灵感,不过注意不要弄太假大空的东西,我们手头就那点资金,要用在紧要的地方。
冯涛当然支持老婆的事业,出钱出力出点子什么的已经有心里准备,他拿出一份调研报告,拍了拍宗玉衡的手,“你的事情,我当然会百分百尽力,这个是我发动底下的人做的一个项目的企划,我觉得由你们“济源”来做最好不过了,至于资金方面,我这方面也会有所赞助的。”
这次,宗玉衡没有揍冯涛。
至于宗逗逗,在他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终于如愿以偿地出演了COS演出,他本来是很想出演晓成员的,觉得黑色云朵的晓袍很酷。不过因为外型条件和年纪的限制,只好作罢,最后他出演的时幼儿版的“自来也”,而被他拉来的毛荣荣出演的时幼儿版的“大蛇丸”。结果因为大蛇丸太过可爱受到无数姐姐的欢迎而心生嫉妒的自来也把大蛇丸给揍哭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