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HP之赎罪番外 麦子朵05.05更新番外全

HP之赎罪番外 麦子朵05.05更新番外全

时间: 2013-02-26 15:07:34

正文地址:http://www.513new.com/?/tr/2013-04-07/20543.html

http://www.513new.com/?/tr/2013-04-07/20544.html

http://www.513new.com/?/tr/2013-04-07/20545.html

181番外一

德拉克睁开眼睛,不对,这不是自己的卧室。他下意识地摸向自己放蛇杖的地方,却一下子摸了个空。

这下他完全醒了,猛地从床上坐起来,铂金色的长发微微荡了一下。

他眯起了自己灰蓝色的眼睛,墨绿色的帷幔,熟悉的家徽,眼前的一切都在提醒着他他并没有离开马尔福庄园的这个事实,唯一奇异的是,这是一间客房,而马尔福庄园,明明已经很多年不曾留客住宿了。

“啪”,突如其来的声响让德拉克的眼睛一缩,来了,他没有废话,直接一个无杖无声的钻心中就扔了出去。

“拉拉为...啊!”家养小精灵本来就尖利的声音变得更加的尖锐。

“无声无息。”德拉克冰冷地吐出下一个咒语,无论是谁,敢擅自进入马尔福家,就要有承担起擅闯的勇气。

不过,德拉克皱起眉,忽视家养小精灵表演的“哑剧”,他记得他明明是睡在自己的床上的,为什么睁开眼睛的时候他不是在家主卧室而是在客房呢?

而且小斯科皮呢?自己如果都被悄无声息地夺走了蛇杖,那小斯科皮怎么样了?

想到儿子,德拉克的心揪了起来,虽然昨晚在斯科皮第一次的社交舞会之后他被自己的儿子告了白,但是德拉克只觉得那是一种孩子的依赖罢了。

即便...即便那孩子为了证明自己的成熟给了他一个火辣辣地吻。

“谁?”就在德拉克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面的时候,门突然开了,之后他下意识的使用了缴械咒、铁甲咒、昏迷咒、还有钻心咒。

“哦,可真是个热情的小家伙。”看到自己的咒语统统被挡了下来,德拉克的抿起了嘴,对方的魔力极其深厚,而且技巧也是数一数二的。

“我以为擅闯一位贵族的庄园的恐怕不会是什么好客人。”德拉克的声音略带着些沙哑,不仔细听听不出来里面的紧张和忌惮。

一个金发蓝眼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德拉克在心里快速回忆了一下自己可能认识的敌人,没有...眼前的人他根本就没见过。

“谁派你来的?魔法部?还是...食死徒?”德拉克向后退了退,他不能自乱阵脚。

中年男子挑了挑眉,眼睛上上下下地扫过德拉克,德拉克皱了皱眉,他不喜欢别人这样打量他,要知道,在战争结束的初期,不是没有人想趁火打劫占占这位年轻的铂金家主的便宜的。

看到德拉克的反应,中年男子的眼中快速地划过一道愠怒,不过很快又压了下去,“我是盖勒特.格林德沃,欢迎来到我们的时空。”

盖勒特...格林德沃?!德拉克一下子就傻了,就算没见过这个人他也是知道的——德国的前魔王,后来为了保护那个老蜜蜂的坟墓被黑魔王杀了,这在巫师界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可是现在他看见了什么,活生生的前魔王,还有那个“我们的时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德拉克有些怔忡,不过也是因为他没有从中年男子身上感觉到恶意,要知道战后最艰难的那段岁月里,德拉克对人的感官敏锐程度被开发了十成十。

“德拉克。”如果说盖勒特的出现只是让德拉克怔住了的话,这个低沉而又丝滑的声音就彻底让他懵了。

在盖勒特的身后,一个铂金色长发,拿着蛇杖的人缓缓地走了进来,熟悉到灵魂里的咏叹调让德拉克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父亲...”他喃喃地出口,接着他猛然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直到尝到自己的血腥味才发觉自己并不是在做梦。

“父亲!”德拉克紧走几步上前,卢修斯站在原地不动,等着他另一个时空的儿子。

“欢迎回家,我的小龙。”卢修斯露出一个属于马尔福的笑,虽然是不同的时空,但是灵魂的感觉没有错,这是他的儿子,德拉克,德拉克.马尔福。

有了卢修斯的出现,后面的事情就好说多了,为了不让德拉克一下子受太大的刺激,老魔王先行离开了,留下卢修斯负责跟德拉克解释。

其实老魔王离开还有另一个目的,就他所观察到的,德拉克在战后的日子恐怕比西弗勒斯知道的还要困难。他得先跟阿布透透气,不然飙起来的铂金前家主可是他也扛不住的。

“父亲,你怎么?”德拉克有那么多的话想要跟卢修斯说,他想问卢修斯是怎么样活下来的,为什么不回家?他想问纳西莎究竟去哪儿了?他想问卢修斯知不知道后来教父的事情。

可是千言万语他都不敢开口,他甚至不敢碰卢修斯一下,作为在战后独自支撑这马尔福家的家主,德拉克已经独立了太久,有时候他根本就不敢抱什么希望,因为任何一点希望都可能成为他的破绽,从来带来毁灭性的伤害。

“小龙。”卢修斯的眼光变得更柔和了,他坐在了沙发上,拍了拍自己的身边,德拉克像是幼儿一般,一个指令一个动作地乖乖坐了过去。

“你知道的,我是你的父亲。”卢修斯用手轻轻地拍了拍德拉克的小臂。

只这一下,德拉克终于委屈地哭了出来,骤然接过马尔福家的恐慌、父母亲去世的伤痛、战后的风雨飘摇,还有独自抚养斯科皮的艰辛...在这一刻都爆发了出来,卢修斯是他唯一的最信任的父亲,这点来纳西莎都比不了。尤其是他自己经历过支撑一个家族的辛苦,就更加明白他小的时候卢修斯娇宠自己背后的不容易。

“父亲,父亲...呜呜呜...”德拉克难得没有贵族形象地抽噎起来,卢修斯将这个跟他几乎一般高的马尔福抱在了怀里,用手不断轻拍着他的后背,他能感觉到德拉克的辛酸和委屈。

“教父死了,母亲也死了,您也不在了,他们...他们要马尔福家的所有,我没有办法,只能分出一部分之后封闭了庄园,”德拉克被卢修斯身上月光花的味道环绕着,感觉又回到了自己的小时候,这些年的这些事像是不受控制一般地宣泄出来,“可是还是不行,他们不让医师来马尔福家,所以阿尔莎死于难产,我带着小斯科皮自己过日子。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小斯科皮居然错手杀了人。”

德拉克没有发现,随着他的叙述,卢修斯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听过自家伴侣的描述,也对德拉克的处境有过一些猜测,只是他没想到,事实比他所能想到的更惨烈。

“我很害怕,真的,父亲,我真的很害怕,这跟我小时候您给我的环境差得太多了。可是我没有办法,我知道小蝎子不是故意的,他是个好孩子,他只是害怕。”是的,德拉克了解自己的儿子,从小只跟着自己在马尔福庄园长大的儿子,要不是恐慌,他是不会错手杀了罗恩的小儿子的,可是德拉克别无选择,他是个自私的斯莱特林,在伤害自己的儿子和隐瞒罗恩的儿子的死因之间,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我知道,小龙,你做的很好。”卢修斯也会做同样的选择,所以他会一遍一遍地告诉德拉克他没有做错,“我为你感到骄傲。”、

这才是德拉克所能拥有的最高奖赏,刚刚的一番哭泣让德拉克多年挤压的负面情绪得到了一个释放,释放过后,人自然地觉得有些疲惫,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推开卢修斯,斜靠在沙发上。

卢修斯也不在意自己袍子上的凌乱,他交代家养小精灵去弄些牛奶,之后让德拉克喝了一些以稳定他的情绪。“我想,在我开始解释之前,还有一个人你要见见。”

德拉克放松自己的心神,在卢修斯身边,他确定自己是觉得安全的。“父亲,是谁?”

卢修斯打了个响指,门再次开了,一个穿着黑色巫师袍的男人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黑曜石般的眼睛里满是空洞,那不是情绪的反应,而是大脑封闭术的结果。

“教...教父?!”德拉克几乎从沙发上蹦起来,但是由于手脚发软又很快倒了下去,电光火石间,德拉克的脸色白了,“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冒充我的父亲和教父?!”教父已经死了,这是一个事实,而且斯内普的出现也戳穿了德拉克的一个不愿意醒来的梦——卢修斯早就已经死了,根本就没可能活下来,他只是贪恋父亲带给他的安全感罢了。

卢修斯无奈地看着自己伴侣的灵魂中传来的愧疚、自厌、伤痛、恐惧...在对上德拉克的一脸戒备,终于还是开口,“这就是我要向你解释的,小龙,我们生活在另一个时空,请允许我介绍,卢修斯.马尔福。”他行了一个礼,德拉克被拉回了注意力,反射性的回礼,“还有我的伴侣,西弗勒斯.普林斯.马尔福,或许你更熟悉他来到这里之前的名字——西弗勒斯.斯内普,你的教父。”

作者有话要说:话说麦子休息了好多天...默默捂脸

于是上一世德拉克的番外,总觉得卢修斯就这样直接说出来,啧啧,也不知道小龙受得了受不了啊~嘿嘿

182、番外二


  德拉克慢慢开始冷静下来,这里是马尔福庄园没错,卢修斯刚刚身上的味道没有错,就连他的教父也没有错,突然,一直以来被他忽视的一个词组终于引起了他的注意,“我们的时空”。

  没错,从一开始的盖勒特再到后来的卢修斯,都提到了我们的时空,而唯一不变的,德拉克下意识地看向斯内普,斯内普空洞地眼睛直直地盯着他,抱着双臂抿紧了嘴唇。不会错,这是那个号称地窖蛇王的教父,魔药学的斯内普教授,他们的斯莱特林院长。

  “教父。”德拉克试探性地开口,毕竟这样的冲击来的太大。

  “小龙。”斯内普强迫自己开口,再见到德拉克的一瞬间,上一世他所背负的愧疚便排山倒海地压了过来,要不是卢修斯一直从他的灵魂中传递过来那样一种安稳的力量,斯内普也许会做出人生中第一次临阵脱逃也不一定。

  “父...马尔福先生,我能跟教父单独谈谈么?”德拉克起身,优雅地行了一个贵族礼,他是一个马尔福,在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足够的清醒,即便承认卢修斯不是他的父亲让他感觉难过极了。

  卢修斯倒也没生气,事实上他极其欣赏德拉克的选择,“你当然可以。”他起身跟斯内普说,刻意地吻了一下后者的脸颊,“西弗,我就在外面的小客厅。”既然对方是一个成熟的马尔福,在他肯定的同时他也会适当地给一些警告:西弗已经是他的了,无论任何人,用任何理由,都不能插到他们中间。

  “教父,你没死?”卢修斯走了之后,德拉克和斯内普陷入了长长久久的沉默,最后还是德拉克先开口,“但是魔法部...”

  “我死了,死于最后的尖叫屋棚。”斯内普面无表情地回答,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这样的昔日教子。

  “那你怎么会...那我父亲...”德拉克的脸上露出焦急,即便是到了现在,他仍旧将斯内普看作家人,不然想从一个马尔福的脸上看出他们真实的情绪,那基本是不可能的。

  这样的认知让斯内普稍稍放松了一些,“小龙,我是在去看望你的时候被什么东西带回了过去,一开始,我也以为我是回到了过去的某个点,不过你的到来让我彻底明白了这只是不同的空间,所以...”斯内普难得直白的解释,属于上一世的卢修斯早就已经回归梅林的怀抱了,现在的卢修斯是属于他的灵魂伴侣。

  德拉克沉默了,他所期望的从没有实现,不过刚刚在卢修斯怀里的那种同源灵魂的感觉不会出错,也就是说,卢修斯绝对是他的父亲,只不过是另一个时空的父亲罢了。

  想到这儿,德拉克反而释然了,梅林对待他已经很优待了,不管怎么样,他的教父还活着,这样很好。

  “教父,”想通了的德拉克不顾贵族礼仪地直接拉起了斯内普的手,“我不怪你,父亲也没有怪过你,马尔福家训第一条,重视家人,你是我们的家人,一直都是。”

  只这一句,斯内普就觉得自己的心里如同放下了沉重的负担,隐隐地,他的眼眶都有些发热,他颤抖着手将自己的另一只手放在试探性地放在德拉克的手上,即便大脑封闭术能够控制他脸上的情绪,可是他的动作已经表明了一切。

  “教父,你是我们的家人,一直都是。”德拉克其实也不是不别扭的,毕竟斯内普是公开承认的“那边的人”,可是当他感觉到斯内普的那一份颤抖之后,他终于全放下来,他的教父,不管因为什么原因,还是将自己放在心里的,而这一点,让战后只能自己勉力支撑的德拉克只想要去珍惜。

  “教父。”他大着胆子直接抱住了斯内普,跟刚刚在自以为是父亲的卢修斯怀里不同,斯内普怀里熟悉的魔药的味道让德拉克舒缓了神经,像是想起在霍格沃兹上学的时候,那段时间无疑是德拉克最幸福的时光——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大声说笑,高昂着下巴看不起他身边的每一个人,马尔福家从来都不屈居人下,他有高傲地资本不是么?!

  可是那样的时光终究是短暂的,德拉克有些留恋于斯内普身上的魔药的味道,他是斯内普的半个学徒没有错,魔药对于他而言更是后来他封闭了马尔福庄园后无数个孤独地夜晚的唯一陪伴。

  “要是小马尔福先生脖子上顶着的圆球里还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智商他就应该知道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还是说其实小马尔福先生这么多年一直都弄错了性别,他其实是马尔福家的小公主’?”觉察出德拉克在自己怀里不自觉的蹭了蹭,斯内普的脸黑了,他就知道,不管是在什么地方的马尔福,都是给一点阳光他就灿烂的主儿。

  德拉克先是一僵,这种熟悉的毒液喷满身的感觉即便让他怀念也始终不能适应,“教父,我当然是马尔福家的家主,你知道的。”他松开斯内普,露出了一个真心的笑,梅林知道很多年他都不曾这样轻松地笑过了,那是一种他知道始终会有人站在他的身后的踏实的笑。

  斯内普的脸色放柔了,大脑封闭术被弃之不用,“小龙,我想你知道的,你始终是我们的骄傲。”尽管有些别扭,在卢修斯这么多年的坚持不懈的努力之下,斯内普还是学会了主动去表达自己的情感,虽然太热烈的他依旧招架不来。

  不过这对于德拉克而言就足够了,“教父...”他哽咽了,似乎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终于得到了承认,斯莱特林渴望权势和荣耀,只是当一个人在乎的人都已经不在了,权势和荣耀又能被谁认同呢?

  斯内普将德拉克按回沙发上,教父子开始就彼此的一些后来的事情相互叙述。

  德拉克被斯内普轻描淡写地“黑魔王最终失败了,白巫师不知所踪,自己成了校长”的叙述很是不满意,抓着斯内普刨根问底,最后真是问出了不少的东西。

  “灵魂伴侣,普林斯家,双胞胎,老魔王,小公主”...像是一个专心听故事的人,德拉克沉浸在一个完全不同的马尔福家的故事里,最后听到霍格沃兹里斯莱特林的崛起的时候,德拉克真心地笑了,这样很好,真的很好。

  “你的继承人?”斯内普刚刚听到了德拉克跟卢修斯说的那番话,他离开的时候德拉克还没有继承人,只是他没有想到,战后那些曾经属于凤凰社的巫师会那样的疯狂?

  提起斯科皮,德拉克的脸上带出一些自得,“小蝎子是一个合格的斯莱特林,我以他为傲。”说话间,他的下巴微微上扬,言语间全是属于铂金贵族的骄傲。

  “德拉克,你做的很好。”斯内普沉稳地开口,像是每一次德拉克做出了让他满意的魔药之后。<br>  两人人沉默下来,德拉克叹了口气,“教父,我还会回去吗?”他没有问别的,这边再好,不是属于他的时空,而且,小蝎子需要他。

  “我不知道,”斯内普也实话实说,“这个问题也许就要问你爷爷了。”
?
  “爷爷?”德拉克怔了一下,“阿布拉萨克斯?”这可是意外之喜了,要知道,在他的时空,阿布拉萨克斯早就去见梅林了。

  “是的。”说起阿布,斯内普就想起刚刚进门前看见老魔王一脸灰败的样子,这几年阿布的服气见长,而且只要是涉及到家人的事情,阿布才不跟你讲什么有的没的。
F
  “他们...会接受我么?”德拉克像是想起了什么,脸上的神情一紧,这边的阿布和卢修斯有属于他们的孙子和儿子,除了斯内普,他其实跟他们一点关系也没有。

  “马尔福家永远重视家人。”斯内普拍了拍德拉克的肩膀,“灵魂是做不了假的,魔力也是,从你出现在这里的一刻,家族挂毯上就出现了你的名字,要不然你以为我们怎么知道你出现在这里的?”是的,当小精灵大呼小叫着“又有一个小主人”了的时候虽然卢修斯的第一个反应是去看斯内普,但是他们后来发现在阿奎拉的名字旁边又多出了一条银线,德拉克.马尔福就在上面,而正是这不同于“德拉克.普林斯.马尔福”的名字让他们知道了另一个时空旅行者的到来。

  “那么,我是多了两个弟弟,还有一个妹妹了?”弄明白了的德拉克上挑了嘴角,“母亲?”

  斯内普的脸黑了,毕竟他的名字现在是“西弗勒斯.普林斯.马尔福”,“我以为小马尔福先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嗯?”

  熟悉到了骨子里的斯莱特林蛇王死光扫过来,德拉克下意识地抖了一下,教父就是教父,即便换了一个时空,他也没有丝毫的改变。

  “那么,在这段时间内,我会好好照顾弟弟妹妹的。”德拉克露出了一个有些顽皮的笑,兄弟姐妹啊,这可是他从没有体会过的情感。

  “这是你的家。”斯内普的嘴唇嗫嚅,最后说出这么一句,“跟我一起去见见他们吧,他们期待你很久了。”

  德拉克点点头,整理了一下跟卢修斯相比颜色更淡的铂金色长发,马尔福家家主的风采一览无余,“是的,教父,我也很高兴能够见到我的家人。”是的,无论在哪个时空,那些都是他的家人,他,德拉克,其实从来都不孤单。

183番外三


“哦,我的小龙!”德拉克刚刚跟着斯内普进到了客厅就被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我都听卢克说了,你是一个合格的马尔福。”

德拉克被跟卢修斯身上相似的月光花的味道包围了,“阿布拉萨...”他抬头,看着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马尔福微微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属于家人的笑。

“哦,我的小龙,我更愿意你称呼我‘爷爷’。”阿布拉萨克斯眯起眼,一方面他对于德拉克的清醒十分满意,另一方面又对这样的德拉克心疼不已,可以想见是在怎样严苛的环境下德拉克才养成了这样完全不敢露出意思破绽的习惯。

“哥哥?”德拉克还没有从阿布的怀里反应过来就听到一个跟他相似的声音这样称呼他,之后,一个长相跟他有八成相像的年轻人出现在他的眼前,在那个年轻人的身边,一个跟自己教父很像的人沉默地站在一旁,不过德拉克还是能感觉的出来,那也是一个马尔福。

“德拉克?阿奎拉?”自己叫自己的名字感觉多少有些奇怪,可是在有亲人的刺激之下这些都不算什么。德拉克努力抑制自己的激动,他再也不是孤立无援的了。

“哥哥。”对面的小龙又叫了一声,脸上带出一个笑,之后想起想起了什么一样使劲拉了一下旁边的人。旁边的人这才微微上调了嘴角,“哥哥。”

“劳拉在德国,等晚上才会回来,你的房间已经收拾好了,现在的那个暂时不要去住,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的验证...”阿布拉萨克斯絮絮叨叨地嘱咐,自从盖勒特“阴险”地把圣徒扔给了卢修斯之后,他就开始跟着前魔王环游世界,不过无论他走到哪儿,他都始终把马尔福家放在心里,因此一听说德拉克过来了的消息他就立刻赶回来了。

“阿布,我...”老魔王看着阿布脸上的神情还算不错就凑了过来。

“哼,格林德沃先生应该还有别的事情要做的吧。”阿布冷下了脸,一个响指召唤了小精灵,“带格林德沃先生去家族藏书室,相信他需要看很多东西。”德拉克的到来是意外还是人为的他们拿不准,不过好在这些年通过斯内普、通过苏,他们还是得到了一些成果。

“西弗勒斯,我想你是不会介意帮助我一起的吧?”盖勒特无法,自从阿布听说了德拉克的境遇后就没给自己好脸色。可是老魔王也冤啊!就算在那个空间里他是为邓布利多守墓而死的,可是现在他可没有啊!转身看到卢修斯正跟斯内普说着什么,两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放松,心眼不大的老魔王果断迁怒了,凭什么我没好日子过你们就有?

于是他将斯内普带走,他相信这个德拉克在斯内普心中的份量,果然,斯内普打断了卢修斯的话,毫不理会后者的哀怨直接跟老魔王走人了。留下卢修斯一个人在原地,根本跟他就没有关系好么,这纯属殃及池鱼!

刚开始的激动过去,铂金一家坐在小客厅里喝茶,阳光从窗子照进来,映衬着马尔福家这个美妙的下午。

“爷爷,阿奎拉,德...”

“叫我小龙吧。”德拉克.普林斯.马尔福说,“你是德拉克,我是小龙,你是哥哥嘛。”他笑得很狡猾,“哥哥自然是要照顾弟弟的。”

“小龙。”阿布叫了一声,他怎么不知道这个小混蛋是不耐烦处理家族事务了,阿奎拉那边还有一个普林斯家,卢修斯的摊子更大,现在终于来了一个马尔福,还是铂金家的家主,小龙巴不得松快几天呢。

“德拉克需要静养,穿越时空可能会带来灵魂上的震荡,虽然现在没有表现,但是我们不能冒险。”卢修斯优雅地端起红茶,“小龙,我刚刚好像看见赛尔带着一堆新的...”

卢修斯还没有说完,小龙的脸就垮了下去,赛尔是马尔福家专门负责收文件的小精灵,卢修斯说看到了它也就说明会有一大堆的新文件。

“父亲,”阿奎拉开口,最心疼小龙的无疑是他,“能不能松快几天,毕竟哥哥这几天在。”

谁说小鹰不够马尔福,利用最不能推脱的理由,毕竟谁也不知道德拉克能在这里呆多久。

德拉克微笑地看着他的家人,这就是马尔福,也许他们在面对别人的时候高高地昂着他们的下巴,卖弄他们的贵族腔,但是在家人面前,他们只是他们自己。

“哥哥?”突然一个清脆的女孩儿的声音在客厅门口响起,陪在她身边的是一个跟她同龄的男孩,身上的巫师袍很明显是德国的样式。

看到女孩,客厅里面所有的马尔福都不自觉露出一个笑,可是再看见女孩身边的男孩的时候也都不同程度地皱了眉。

本.德波尔,德波尔家的继承人努力忽视自己身上的视线,并保持不后退,爷爷说过,要想娶到劳拉,一定要有勇气。

“王,阿布拉萨克斯阁下。”德波尔行礼,作为盖勒特的接任者,卢修斯被称为王,而盖勒特和阿布则成为了阁下。只不过在圣徒内部,大部分的老人还是会将盖勒特成为王,虽然卢修斯也是,只是王跟王之间还是不同的。

“感激您送劳拉回来。”小龙带着马尔福家特有的假笑走上去,别以为他没看见刚才这小子偷偷窥视劳拉的视线,想娶走马尔福家的小公主,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这样的份量。

阿奎拉几乎是同情地看着德波尔了,虽然他也对自家妹妹被人觊觎这件事情不是很开心,不过他更注意到了劳拉是自愿跟着这个人回来的,要不然,凭着小公主的脾气,本根本就不可能靠近她,更别提跟她回马尔福家了。

“马尔福先生,我的荣幸。”本更加小心谨慎,作为这一代马尔福家的家主,小龙在德国绝对说得上话。

“本,你先回去吧,谢谢你送我回来。”劳拉敏感地感觉到了气氛的紧张,小姑娘也不傻,轻轻巧巧地让本离开,她对这个男孩的印象不错,她可不希望自己还不容易找来的朋友最后因为父亲和哥哥们的介入出什么问题。

本行礼离开,努力维持自己的贵族风度,梅林知道他能感觉到背后不止一道探究的视线落在他的背上。不能害怕不能害怕,他努力挺直自己的身体走进壁炉,最后通过飞路粉的绿色火焰,他似乎看到了劳拉的笑脸。

“劳拉,那是谁?谁介绍给你的?要知道...BLABLABLABLA...”等到本一离开,马尔福家的男人们就看见自家的小公主冲着壁炉微笑,这下小龙的脸拉下来了,只不过还没等他说话,卢修斯就开腔了。

“德拉克哥哥!”劳拉不理他,直接拉住了德拉克的袍子下摆。反正父亲也就是说说,只要Papa一皱眉,你看父亲还敢不敢说话。于是卢修斯,所有人都知道其实你是最没有话语权的么。

“你是劳拉?很高兴认识你。”德拉克拍了拍小姑娘的手臂。

“为什么你的头发颜色跟小龙哥哥和父亲的不太一样?”劳拉摸了摸德拉克铂金色偏淡的长发,好奇地问。

在场的马尔福中,以卢修斯的头发最长,而且因为血统的觉醒,他的头发的颜色最深,其次就是小龙,标准的铂金家的长发,而德拉克的则偏淡。这其实也从侧面上说明了他们的魔力运转情况和生活状况,显然德拉克的魔力状况和生活状况都不是很好。

“劳拉。”阿布略带着责备地叫着她的名字,劳拉一下子明白了自己似乎说错了什么,小姑娘转移话题,“Papa和盖勒特爷爷呢?”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