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hp波特家的獾魔王番外 callme受

hp波特家的獾魔王番外 callme受

时间: 2013-02-24 14:07:57

正文地址:http://www.513new.com/?/tr/2012-09-23/12563.html

http://www.513new.com/?/tr/2012-09-23/12564.html

http://www.513new.com/?/tr/2012-09-23/12565.html


109 番外

十年之后

海曼·波特于十六岁打败第二代黑魔王伏地魔,于十八岁正式接任英国魔法部部长一职,现年二十六岁。

霍格沃兹庆祝那名让全英国陷入长时间黑色恐怖的大魔头被消灭整十年的庆典刚刚结束,在学校的校长室内,现任校长西弗勒斯·斯内普面无表情得坐在炉火旁边,抱臂半阖眼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旁边的炉火突然变成了油绿色,从里面钻出来一个一身黑色修身西服的年轻人:“好久不见,西弗。”

“别说这种傻话,我们从上次分别到现在,不过才没看到对方那张早就彼此厌烦脸不超过两个小时。”斯内普从头到尾压根没有睁眼看他,讥讽地扬起唇角,声音又冷又硬,“或者你记错了,这句话也许应该对着另外一个人说?”

海曼对于他突如其来的火气着实愣了几秒钟,然后一下子就笑了:“我跟古怪姐妹那个新加入的主唱真的没有什么的,丽塔·斯基特说的话怎么能够相信?”

“我记得那个满嘴胡言乱语的女人似乎一直都是听令行事。”斯内普站起身,走到一锅正在熬制的坩埚旁,滴了几滴蓝色的龙血。

“只有在正经事的时候我们的合作条约才会发挥作用,对于八卦新闻,我一直没有规整的意思。”海曼不怎么在意得在他刚刚坐着的椅子上坐下,“和平时期,民众总要有点话题。”

斯内普轻哼了一声,迅速转变了话题:“你要找的人已经找到了,在法国比加哈什峰南侧小村庄。”

海曼沉黑色的眼睛中暗沉无光,唇角微扬:“一群废物,花了整整十年,终于找到了?”

“当邓布利多和第一代黑魔王想要躲避的时候,魔法部那帮废物发现不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斯内普不介意提醒他一下谁才是罪魁祸首,“别忘了是哪个白痴为了找你,自己跑去跟邓布利多摊牌的,才导致他们两个连夜离开。”

这么多年了,两个情敌之间的关系仍然没有任何缓和,海曼轻笑了一声:“也不能全怪汤姆,反正邓布利多早晚也会发现不对劲。”

“没错,当然,”斯内普直勾勾看着他,声音和笑容一样满带着讥讽,“哪怕那个白痴害得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潜逃十年,在这十年里,百年来最伟大的白巫师手里握着随时可以让你身败名裂的筹码,事情也不能全怪他。”

“说话不要那么苛刻,邓布利多手中确实有筹码,不过他并没有掀开的必要。诚然,让民众们知道他们心中除掉黑魔王的人原来在私下喂养着另外一只黑魔王,确实会让我的班底遭受毁灭性的打击,不过这样对他也没有什么好处。”海曼不怎么在意地对着他眨巴着眼睛,“当时混乱至极的魔法界需要一位领导者,哪怕这个领导者从本质上跟第二代黑魔王没有什么区别,巫师们却总需要一个人继承他们的信仰,带领他们走向另一个顶峰。”

“……所以你觉得,这一次魔法部的废物能发现他们两个,不是因为他们能力提高,而是那两个人根本就不想要躲藏下去了?”斯内普终于明白了他脸上似有若无的得意是怎么回事。

海曼重重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笑容干净纯粹:“西弗,你真的太聪明了,邓布利多率先选择了出现,这代表着他自己放弃了手里的底牌。”也就是【大-雁-文-学最快更新,www.daYanwenXue.com/?】说,邓布利多承认了他对魔法界的统治。

黑发赫奇帕奇微微扬起下巴,很快做出决定,从位子上站起来:“我现在就去一趟法国。”

“我需要提醒一下贵人事忙的波特先生,你的傻狗教父今天邀请你参加在布莱克祖宅举行的庆典。”斯内普顺手帮他整理了一下衣领,黑眼睛里投射出来的光芒不再尖锐如刀。

他们现在面对面站立着,海曼抬手比了一下两人的头顶高度,在经历过整整十年的牛奶洗礼后,现在他终于在身高上占据了微弱优势:“是庆典还是又一个相亲仪式?不去也罢,我已经跟莱姆斯说过了,短时间内没有结婚的意图,我说的话西里斯不肯听,莱姆斯说的话总能管用。”

他细细打量着恋人此时的神情,在得出现任校长心情其实不错后,微微低下头,在斯内普发凉的嘴唇上来回磨蹭着,声音压低:“晚上我会早点回来的……”

“现在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斯内普亮出牙齿轻轻咬了他一口,“深夜打扰拜访,是很不礼貌的事情。”

海曼沉默了一下,愤愤咬了回去,无论如何,现在抓住躲猫猫的潜逃白巫师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恋人第一次这么明显地**他,却还是能看不能吃,只能干着急。

斯内普深深看了他一眼,同时后退拉开了两人的距离:“滚吧,去跟你的上一代领导人谈判,这里属于霍格沃兹现任校长,而不是尊贵的现任魔法部部长。”

海曼长长叹气,沮丧地抓起一把飞路粉:“我会尽快回来的。”

“当然,最起码要赶在那个离家出走的傻本子回来之前。”斯内普说完,看着壁炉里腾起的油绿色火焰,压低声音仿佛在自言自语,“梅林会保佑一只大脑里塞满芨芨草的傻獾的。”

一声爆响,绕道去了魔法部一趟又幻影移行的海曼波特出现斯内普提供的那个村庄前,他不急不缓地在村子里来回走动了一圈,最后停在一户低矮的农舍前。

整个村庄只有这一座房屋有着使用魔法后特有的波动残留,虽然被使用者刻意压制了,也并不是无迹可寻的。

房间里已经没有了光亮,却可以听见两道微弱的呼吸声,时至深夜,房间的主人已经休息了。-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

这间略显简陋的房屋中有着魔法界第一代黑魔王和曾经的最伟大白巫师,海曼无声微笑着,没有打扰他们的安眠,悄无声息在门口席地而坐。

他没有施展任何禁锢魔法,不仅因为简陋的禁锢魔法在一个黑魔法大师和一个黑魔法防御大师面前根本不起作用,更因为海曼不想要在一开始就打破双方之间存在的默契和对彼此的尊重。

既然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公开表露了他们的行踪,自然是打算跟他开诚布公地交谈,把拖了十年的事情来一个干干脆脆的了断,而不会做半途逃跑这样有**份的没品事情。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投射到农舍的栅栏上时,原本闭着眼睛假寐的海曼缓缓睁眼,房间里传来细细索索的声音,然后房门被打开了,跟十年前没有任何改变的老魔王站在门口,默默看着他。

对方手上没有魔杖,周身也没有魔力波动,整个人浑身上下没有任何敌意。海曼站起身,恭恭敬敬行了一个晚辈礼。

格林德沃微微点头,侧过身子,让出一条通道,海曼走了进去,躺在藤椅上舒适地吃着麻瓜糖果的邓布利多表现出些许惊讶来:“哟,你怎么这么一副打扮?”十年过去,他对于魔法界并不是一无所知,年轻的魔法部部长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对于简便黑袍子的喜爱。

“最近法国巫师界流行穿西装打领带的麻瓜打扮,”海曼笑眯眯回答,“入乡随俗,我也就换下了传统巫师袍。”法国巫师界?邓布利多深深看了他一眼:“我最近也听到了一些传闻,欧洲各国巫师们的联系似乎越来越紧密了。”

“您也知道,法国魔法界在五年前遭遇了一些困难,本着互帮互助的原则,我为他们提供了一些小小的帮助,所以两方的关系日渐亲密。”海曼很自然地解释道,并没有在意格林德沃投射过来的打量目光。

邓布利多放下了手中的糖果,脸上的笑容略微减弱:“但是我听说他们遭到的所谓困难似乎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法国巫师暴动,推翻了自己的顶头上司,直到现在仍然处于群龙无首的混乱状态。至于德国,早就被收拢了绝大部分圣徒的某人吞噬殆尽。

“民众们有权利为他们的国家选择更为英明的领导者,这是法国巫师自己的选择。”海曼扬起下巴,笑容有些冷淡。

“当然,谁还能比十六岁就打败有史以来最恐怖黑魔王的海曼波特先生更英明呢?哪怕他是一个英国人,也一定能够给法国带来新生?”邓布利多还没有开口,格林德沃冷笑一声,无不讽刺地说道,顺手帮恋人把空了的糖果盘子添满。

海曼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膀,从口袋里掏出一瓶浅黄色药剂瓶:“这是我们当年的约定,强效生子魔药。”

他停顿了一下,扫了一眼格林德沃发绿地脸皮,善意地补充:“当然,我相信到了今时今日,您已经不必用到这样的东西来达到目的了。这瓶生子魔药只是为了兑现我当年的承诺,十年没有见面了,这也可以算是我对最最尊敬的师长的重逢礼物。”

格林德沃黑着脸没有出声,霍格沃兹前任校长很感兴趣地重复了一遍“生子魔药”这个合成词,微笑着把药剂瓶收了起来:“真是太谢谢了,我们正需要这样的东西一一盖勒特,时间不早了,你难道不觉得自己需要去清理猪圈了吗?”

又来了又来了,一不高兴了就让他不使用魔法,戴着手套去跟猪粪亲密接触。格林德沃动了动嘴唇,无奈地叹着气,低垂着脑袋走出了门外,在转身关门的时候,不忘阴冷地看了海曼一眼。

被无声严正警告了的赫奇帕奇翻了一个白眼,如果要杀掉邓布利多,他刚刚有一千次动手后全身而退的机会,不用这个过气魔王特意来威胁他。

“哈利他们最近怎么样?”邓布利多没有再在刚才的问题上纠缠,转而挑了一个不那么敏感的话题。

海曼顺势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挺不错的,西里斯和莱姆斯辞职打算周游世界,哈利上个月接替他教父的位置当了傲罗头头,他和赫敏的第五个儿子刚刚出生,可惜还是没有一个小公主。西弗还是当他的霍格沃兹校长,海格和马克西姆夫人结婚了,麦格教授他们都还是老样子。”

邓布利多像是在品尝美味一样饶有兴致地讲他刚刚的话翻来覆去重复了好几遍,脸上露出了宽慰的笑容:“是挺不错的,那么小汤姆呢?”

邓布利多口中的小汤姆指的是谁显而易见,海曼神色不变,坦然地答道:“三天前跟我赌气离家出走了。”

“我听说了一些有趣的传闻,我们的国际交流司司长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白胡子前任校长哈哈大笑,态度也很随意,仿佛他们在谈论的并不是第二代黑魔王的一个魂器,而只是一个脾气不好的可爱后辈。-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

海曼无奈地揉了揉额角,抱怨了一句“他总是这个样子,长不大的小孩子一样”,便安静地等待谈话对象的下文。

邓布利多果然接口道:“我不得不承认,他跟真正十六岁的汤姆里德尔镇的有很大的不同,如果你有控制住他的能力和自信,就随便你吧,反正我现在也是鞭长莫及。”

一个销声匿迹多年的老人和一个冉冉升起风头正盛的年轻人,谁是更为理想的领导者,巫师们心中已经自有决断,别说海曼波特这几年安分守己还算老实,就算他真的推行帝制搞独裁统治,邓布利多也早已无能为力,有心无力。

这句话一出来,两者最大的矛盾被消融为无形,他们的谈话立刻更加自在安然,海曼大体讲述了一下自己下一步改革的打算,邓布利多仔细倾听着,时不时做出些评价。

闲聊持续到正中午,当因为破坏谈话而被迫已经清理了三遍猪圈的老魔王第四次重重敲着门示意不速之客应当尽早滚蛋的时候,海曼起身告辞。

“孩子,汤姆里德尔的错误已经犯下了,我们都应该从中吸取教训,不是吗?”邓布利多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开口,“人人都应该是平等的,我们不需要选择出一个人把他捧得高高在上。”

海曼停下脚步,礼貌地半侧过身子:“您说得也有道理,不过我更倾向于认为,错误的是伏地魔为了坐上王位作出的暴虐行动,而不是王位本身。”

“我当年的决定很可能是错误的,如果我早知道你有这样的野心,就绝对不会把整个魔法界交到你的手上。”邓布利多低头,示意任劳任怨的老魔王帮他把果味罐头打开。

“您搞错了,您交到我手上的只是凤凰社,而不是整个魔法界。”海曼轻声提醒了一句,又补充道,“当十年前汤姆出现在校长办公室的时候,您就已经知道我并没有一直以来表现出来的这样纯良无害,但是您并没有做什么,而是选择了逃避。”

果味罐头里装着满满的糖腌黄桃,邓布利多很开心地就着格林德沃的手咬了一口,咽下去后才道:“并不是逃避,我只是把选择权交到了你的手上。”

那个时候的前任校长就很清晰的认识到了自己在继承人决策上的重大失误,不过即使是那个时候,他也已经无能为力。

邓布利多手中握着的关于第二代黑魔王魂器的消息确实可以让海曼波特身败名裂,但是那对于刚刚经历过黑色恐怖,还在最困难的时期苦苦挣扎 的魔法界没有任何帮助,甚至可能摧毁巫师们最后的精神支柱,所以他只能选择了沉默,躲到无人的角落里观察着海曼的后续举动。

所幸眼前的小伙子并没有杀鸡取卵,反而以不可思议的耐心重建着被严重破坏的魔法界,直到十年后,一切都回到了原来的轨道,才真正展现出自己的野心。

海曼轻笑了一声,没有再说话,对着两位老人一点头,直接幻影移形离开了。


110、番外2

英国魔法部部长办公室内,海曼·波特把手头需要他拿主意的的文件处理完毕,从舒适柔软的皮椅上起身,用指尖轻触桌子上放着的圆球:“珀西,傲罗队长哈利·波特手头有一份新晋傲罗名单,麻烦你帮我拿过来。”

从早上上班到现在已经过了三个小时,海曼活动了一下筋骨,仰起脖子缓解颈部的酸麻感,长长叹了一口气。

现在还算好的,每天只用抽出三四个小时处理无聊的文件,一旦亲爱的国际交流司司长再次跷家,他的工作量就翻了一倍,每天加班加点才能够完成。

海曼对此进行了深刻的反省,如小汤姆这样灵魂不完善的小孩子一样心性的人,是不能事事顺着他的,到了如今脾气越来越大的地步,时不时还玩离家出走的小鬼把戏,真是翻了天了。

决定要找机会重新确立自己在家中领头地位的现任魔法部部长感受到房门外熟悉的魔力波动,转身坐回办公椅上:“进来吧。”

他的声音轻而易举穿过了房门上的静音魔法阵,正在犹豫要不要敲门的哈利听到了,立刻用力推开门,红着脸举了举手中的薄薄一张纸:“海曼,你要的东西我给你送过来了。”

“我让珀西去拿的,怎么劳烦你亲自过来一趟?”海曼接了过来,匆匆扫了一眼上面十几个名字,双眸微眯,“詹姆斯·波特呢,我可爱的小侄子的名字在哪里?”

“詹姆斯不打算报考傲罗了,我和赫敏都认为让他去打魁地奇比较好。”哈利不自在地盯着自己的脚尖,一如近三十年前他们刚进入霍格沃兹时一样的局促不安。

海曼了然地笑了一下:“是赫敏的主意吧?你们实在是多心了,詹姆斯的成绩单我看过,虽然魔药课成绩不是很理想,但是黑魔法防御课、魔咒课和飞行课成绩都异常优异,这样的水准足以进入傲罗办公室了。”

哈利略微松了一口气,脸色缓和下来:“话是这么说,但是你我毕竟坐在这个位置上,还是避嫌得好,况且詹姆斯也很喜欢打魁地奇,他本人对这个结果也很满意。”

“算了,事已至此,孩子自己高兴,你们也高兴就够了。”海曼颔首,低头认真看了一遍名单,“小阿不思明年就毕业了,他可是对魁地奇不感兴趣。”

哈利抓了抓头发:“他想要留在霍格沃兹给魔药教授打下手,争取以后转正——真的没有问题吗?我听见有人议论说,现在英国魔法部和霍格沃兹学校都要姓波特了。”

海曼哈哈大笑,拍了拍桌子:“以后整个英国魔法界都会姓波特,放松点,哈利,现在没有人能撼动我的地位,所有的报纸都捏在我的手里,民心所向,众望所归,几个反对声音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哈利苦笑了一下,犹豫着小声道:“海曼,难道你真的要推行帝制?我们现在用掌控主流报纸的手段控制民众思想,跟当年的福吉又有什么不一样?”

“当然有不一样,而且是有很大的不一样,虽然我承认我们的手段大相迳庭,但是每一个合格的政治家手段都大同小异,没有本质的区别,我们的不同在于,我成功了,而他失败了。”魔法部部长声音微低,“民众们显然更愿意听从我的谎言。”

“哈利,我为此等了整整二十年,”海曼十指交叉,看着自己略显苍白的指尖,笑容中有一股难以掩饰的豪气,“本来十年前时机就已经成熟了,但是尊敬的邓布利多教授对此持反对意见,我尊重这位为魔法界奉献一切的老人的选择与坚持,耐心等着他回心转意。”而现在等得同样很不耐烦的格林德沃已经打晕了老**连夜带出了欧洲,有传言现在两个人快快乐乐周游世界去了。

“教授不同意是有理由的,人人平等难道不好吗?”

“哈利,记得二十年前,我刚从霍格沃兹离开的时候吗?人人都是平等的,可是人命不如草,每天凶杀、抢劫都在发生,他们连最起码的人身财产安全都无法保证——可是你看看现在,我即将给人分出三六九等,可是绝大多数人都幸福安康,安居乐业,魔法界的人口已经连续十三年稳步上升。”海曼拍了拍哥哥的肩膀,“他们并不反对帝制,他们反对的是伏地魔那样的暴力□统治。连麻瓜们还能接受民主自由的君主立宪制,英国把这个制度延续了百年,我不觉得这个制度本身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哈利摇摇头又点点头,当五年前他第一次跟赫敏缩在被窝里推算出弟弟的野心时,真的被吓了一大跳,虽然他直到现在也不能真的赞同海曼的政见,但是看到魔法界如今蒸蒸日上,一日千里的情况,又不得不承认海曼的统治确实相当出色。况且,现在万事俱备,登基典礼都在筹备中,他再说反对也不会起什么作用了。

这个问题太复杂了,哈利格兰芬多的特有思考回路启动,自动转移了话题:“对了,西里斯和莱姆斯从中国回来了,晚上我们在布莱克祖宅见个面吧?”

“他们也该回开了,泰迪都到了上学的年龄了,再在外面疯跑可不行。”海曼笑了一下。

快要年满十一岁的泰迪·卢平是西里斯和卢平的大儿子,六岁的约翰·布莱克排行老二,还有一个三岁的小女孩儿罗莎林·卢平。

哈利心头一动,特意补充道:“西里斯还邀请了苏珊一块过去。”

海曼愣了一下,无奈地揉了揉额角:“哈利,别跟着西里斯一块胡闹,当年苏珊的姑姑阿米利亚死于黑巫师之手,她立誓继承姑姑遗志才一直未婚,我跟苏珊只是普通朋友。”

苏珊·博恩斯拒绝了厄尼的表白,决定要效仿姑姑终身不嫁,其中到底有没有他的关系,海曼并不在意,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给过苏珊哪怕是最似是而非的承诺和示好,他只是表示会尊重好友的选择。

“你已经四十出头了,海曼,”哈利受不了一样看着他,“我的三儿子都有了小女朋友了,他的叔叔却连女人的手都没碰过?”

“胡说,我在三强争霸赛上还拉着芙蓉的手跳了一整晚的舞。”海曼对于这样的诽谤感到浑身无力,“别闹了好不好,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哈利静静看了他好一会儿,突然开口问道:“你是不是喜欢男人?”

“嗯,是的。”海曼并没有隐瞒,从大方向来说,这种猜测早就满天乱飞了,隐瞒并没有意思,从小方面来说,同性恋总比性无能要让人容易接受一点。

“那你为什么不找那个男的结婚?”哈利立刻逼问道,脸色难看到了极点,“难道真的像赫敏说的那样,是因为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因为那个男人已经结婚有了妻儿?是德拉科·马尔福吗?我要去打断那只白鼬的鼻子,竟然敢这样欺负我弟弟!”

什么跟什么啊这都是?海曼脑壳一抽一抽地疼痛:“我跟德拉科只是最最简单的上下级关系——当然,我们私下里还是很好的朋友,你不要随便瞎想。”

“那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哈利焦急地在房间里转了几圈,一拍脑门,“难道是那个国际交流司司长洛得·冈特?我平时就看那个该死的小子不顺眼,是不是他**你?”

“洛得?”海曼玩味地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笑得眉目弯弯,似是而非回答道,“洛得人不错的。”

“果然如此,我说你怎么不结婚生个孩子,他身上有肮脏的斯莱特林血统,怎么配给波特家传宗接代?”哈利重重拍了一下手,“我明白了,原来你喜欢那种脾气差劲的类型,什么眼光啊——算了,我回去跟西里斯商量一下,等着吧,我们一定挑一个你满意又身份合适的人出来!”

魔法部傲罗办公室队长风风火火走了,海曼愣了一下,转头看向火焰已经变成油绿色的壁炉:“出来吧,偷听了这么长时间。”

前汤姆·里德尔,现冈特家族唯一后裔阴沉着脸,赤红着眼从火焰中走了出来,牙关紧咬,愤恨难当:“【我早晚把他剁烂了喂纳吉妮。】”

什么叫黑獾“什么眼光”?汤姆一直坚定地认为,能死心塌地爱上作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巫师,黑獾优异的眼光、超凡脱俗的审美能力与对美的欣赏水平是他身上为数不多的亮点。

海曼把人拉过来圈在怀里,亲昵地拿自己的鼻尖磨蹭着他的:“纳吉妮还跟我抱怨,你不要什么垃圾都往她嘴里塞,人家最近在减肥。”

汤姆脸颊微红,咬了咬粉嫩嫩的红唇,努力维持着脸上凶狠的表情:“【滚滚滚,烦不烦啊,嫌我血统不好,有本事你找个血统好的生孩子去——别缠着我,赶紧滚——】”

“现在又说这种话了,上次就因为我多跟汉娜说了一句话,连解释也不听直接离家出走的人难道不是你?”海曼似笑非笑看了他一眼,声音低沉暗哑,“我要跟别人生孩子,生下来两个你就能生吞一对。”

“【胡说,我是那种人吗?】”汤姆义正辞严,亮出小米白牙在海曼嘴唇上狠狠咬了一口,“【你要是敢,生下来两个我就生吞两对,我连你们两个大的也不会放过!】”

“这个可说不准,我们可以试试。”海曼·波特的黑眼睛深不见底,说到最后声音几不可闻,他一挥手,隔断了壁炉中飞路网的通道,顺手解除了桌子上通讯工具的单项联络功能。

111、番外3

在马尔福现任家主举办的舞会上,海曼波特婉拒了第六位前来推销自己的女巫,端着一杯白兰地默默脱离了交际中心,一个人退到角落的沙发上坐下。

他把一切做得避重就轻,悄无声息,然则作为一位合格的贵族家主,现任英国魔法部副部长的德拉科马尔福仍然很快就发现了重要人物的离席。

海曼刚刚独自静了一会儿,就看到好友兼同事噙着促狭的笑意款款走了过来:“怎么了,我特意挑选了英国魔法界最最出色的名流淑女,难道还没有一个能让波特先生看得上眼的?”

海曼轻轻拉扯着衣领,深深吸了一口气:“我刚刚看到了一个似乎刚刚从霍格沃兹毕业的女生。”

“有资格来这里的都是刚刚从学校毕业的。”德拉科一副心照不宣的模样,对着他眨了眨难得泛起暖意的灰蓝色眼睛,“鉴于您之前已经拒绝了所有已毕业一段时间但仍保持单身的先生和女士,我尊敬的陛下。”

“我对十几岁的小女生和小男生没有任何兴趣。”海曼皮笑肉不笑地牵动嘴角,“恐怕要辜负你的好意了,德拉科。”

“十几岁的小女生小男生对您仍然很有兴趣,”铂金贵族深深看了他一眼,弯腰行了一个骑士礼,“能为您效劳是我的荣幸。”

这样的话都愣是能被曲解成夸奖,海曼假笑了一下,毫不客气地反击:“如果洛得知道了又闹离家出走,相信我忠诚的骑士一定不介意代为处理堆积下来的国际交流司事务。”

这句话一说出来,两个人无耻的程度立刻有了高下之别,德拉科结结实实被噎了一下,斟酌了一下词句,瞬间换上了一副无辜的表情:“在我每天要花掉六个小时的时间处理魔法部事务的时候,你真的忍心把这么大的烂摊子丢在我的头上?”

海曼轻哼了一声,选择拒绝回答这样的蠢话。

装可怜没能获得理想的效果,德拉科顺势在他旁边坐下,拉长脸皮,满脸严肃:“海曼,说真的,你该找个人生孩子了,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你看看你的傻瓜教父,疤头,以及我,我们的孩子都快生孩子了,只有你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海曼静静看着他没有说话。

德拉科被看得头皮发麻,急忙抬手此地无银三百两地澄清自己:“我绝对不是来为教父作说客的,我只是觉得你再这样下去不行了。”

“我明白了。”海曼没有就这个话题再聊下去,目光转向马尔福家花园中,华贵的喷水池旁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高个儿男子。

他施施然从柔软舒适的豪华沙发上站起来:“我恐怕要提前离开一下,明天的欧洲魔法部部长会议上见,德拉科。”

德拉科望着他跟黑衣斗篷男子并肩离开的身影,撇撇嘴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把自己重新摔到沙发里。他一直有件事情弄不明白,现在这只黑獾已经升级成为了欧洲魔法界的龙头老大,为什么需要操心的事情比当英国魔法部部长的时候还要少?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