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大魔王的新娘II番外 银色徽章

大魔王的新娘II番外 银色徽章

时间: 2013-02-19 04:11:14

正文地址:http://www.513new.com/?/ot/2013-02-26/18911.html


☆、混沌①

  以下是在世界刚刚诞生时候发生的事,作者为了偷懒就不给百列尔和大魔王重新取名字啦\(^o^)/
  
  萨麦尔醒来之后发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呆。
  
  作为一个被洗得一清二白的灵魂,他有些弄不清楚状况。(万神之王每次制造混沌之神的时候都会从随便哪个世界中抓一个灵魂,洗洗涮涮就让他走马上任了。至于第一个灵魂?万神之王:好像是在一次意外中捡到的?反正那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事啦。)总之,无论萨麦尔之前是个农夫也好,是个国王也好,现在他就连本能也被洗得一干二净,只能对着周围的混沌之雾发呆了。
  
  这些灰色的雾是最初的物质,可以说是构成世界的本源。此后所有的一切都要从这些雾中诞生。它们的力量强到不可思议,任何东西碰到它们都会直接消失得一干二净。其实是返回到混沌之雾的状态,但是哪怕是一座山脉在变回混沌之雾的时候也只有一粒尘埃那么大,所以就等于变相消失了。当然它们不会伤害到萨麦尔,事实上它们正是萨麦尔力量的延伸。
  
  在发了也许是几百年,也许是几千年,也许是几万年的呆之后,萨麦尔决定四处走走。他向着一个方向走了一千年,然后转了一个方向又走了一千年。鉴于他正处于灵魂状态,行走的速度只比光堪堪慢了一点点,可想而知他到底走了有多远了。然后他失望地发现,他周围仍旧只是迷雾,这片雾简直遍布整个世界!
  
  要知道哪怕再美丽的景象,在反复看了这么长时间之后也会产生厌倦,更何况是这么一片“平平无奇”的浓雾呢?就在萨麦尔开始向外发出诸如沮丧、失望、淡淡忧伤之类的情绪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意外。
  
  他撞墙了。
  
  之前已经说过,灵魂的前进速度是相当快的,所以在他狠狠撞上一堵“墙”的时候,被反弹回去的速度也非常快。萨麦尔被撞得头昏脑涨,当然他身上还没有头和脑(没头脑?),这只是他的一种状态。
  
  然后他狂喜起来。因为他发现除了迷雾,这里至少还有一堵墙!
  
  他生怕自己找错方向,在周围绕来绕去,不敢乱走。不过幸好,他竟然又一次回到了墙边。这一次他直接贴上了墙面,不断在上面打滚。直到一个声音向他传达出一条明显的讯息——
  
  “别动,我很痒。”
  
  “你是谁?”萨麦尔顿时兴奋起来。还有什么比找到一个和他一样拥有意识的人更加令人高兴?虽然这只是一堵墙,但是对于灵魂一清二白的萨麦尔来说是不存在种族差距这回事的!
  
  “我是……”
  
  这个时候的百列尔其实还没习惯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要知道在万神之王心血来潮把他做成一个世界容器之前,他只是一颗普普通通的眼珠,只不过是刚好长在万神之王身上而已。
  
  一颗眼珠当然不会有自己的思想。他最多只能反映出诸如眼睛酸、眼睛痒、眼睛疼、眼睛干之类的感官,而且这完完全全是出于本能。不过在被做成世界的容器之后,不知道出了什么意外,他突然有了自己的思想!之所以知道是出了意外是因为百列尔现在依旧承担着它作为眼睛的义务,他还从未“看”到过有哪个容器诞生出自己的意识。无论如何,现在的他非常讨厌思考问题。在他看来,要是能继续做一颗普普通通的眼珠就好了。
  
  “我是……我不告诉你。”百列尔天真的以为这个回答能让对话迅速结束话题。作为一颗眼珠他从不知道世界上有好奇心害死猫这回事。
  
  萨麦尔又絮絮叨叨反反复复问了好一会儿。百列尔始终没有出声。刚才要不是萨麦尔带着他的混沌之雾贴着他打滚,他也不会忍不住发出了痒的讯号。
  
  在发现百列尔打定主意不愿意跟自己说话之后,萨麦尔决心耍无赖。他来来回回像是一颗弹簧球一样不断撞击墙壁,一面大喊:“不要不理我!这里除了你什么都没有!”
  
  “谁说什么都没有?”百列尔忍不住说。
  
  萨麦尔顿时停止了他的撞墙行为。“哎?还有什么?我只能看到一团雾啊!”
  
  “不告诉你。”百列尔又想起了他恢复成一颗平凡眼珠的愿望。
  
  萨麦尔想了一会儿,然后——
  
  “不要不理我!快告诉我!快告诉我!快告诉我!”
  
  在两人重复着撞墙拉锯战之后好久,萨麦尔才得到了一个比较明确的提示。“想看还有什么的话,把雾气拨开不就好了。”
  
  可以吗?
  
  他想起他走了两千年都没能走出的迷雾。这样大范围的雾真的可以被简简单单“拨开”吗?尽管很怀疑百列尔是否在忽悠自己,萨麦尔还是对周围雾气下达了散开的命令。
  
  周围的混沌之雾立即像是活的一样向两边散去,一幕奇特的景象缓缓展开在萨麦尔面前。
  
  他发觉其实混沌之雾并不多。它们全都聚集在他的周围,直径绝对不超过他一分钟能走出的距离。可以想象之前那两千年他就是带着这么一个大雾气球行走的。怪不得他从来没能走出过迷雾呢,它们根本就是一直跟着他!
  
  另一个发现是这里的空间的确非常大。这是一大片球形空间,萨麦尔很怀疑就算他走上一万年也未必能到达圆球的另一端。球形中除了他之外几乎没有任何东西。但那也只是几乎,萨麦尔能模糊地感觉到有几个地方好像有什么在呼唤他。
  
  但这些都不是最令他震撼的发现。
  
  他正对的方向,距离他十分遥远的地方,那里竖起着一块巨大的圆形晶体,五彩斑斓的光正从那块紫色晶体的另一面透进来!
  
  “这可真美……”萨麦尔由衷地发出感叹。他当然不能知道那些投射进来的景象是万神之王看到的画面。不过在光芒突然一暗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当然他也没有心和嗓子这两样器官)。好在那些光很快又出现了,才让萨麦尔松了口气。
  
  百列尔觉得这个混沌之神有点大惊小怪。那只是万神之王眨了一下眼睛而已。不过无论如何他还夸奖了自己美丽。这是百列尔第一次听到有人夸奖自己的外表。永远都孤单地活着的万神之王当然找不出一个人来夸奖他的眼睛长得好看。这也是万神之王最近研究如何将自己投影到任何一个世界中顺便玩耍一番的原因。
  
  “那是什么?是你的一部分吗?”萨麦尔看出他找到的这面“墙”就是这个球形空间壁垒的一部分。
  
  百列尔:“那是……我不告诉你。”
  
  萨麦尔:“……”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这就是百列尔和大魔王并不太美好的初遇,有木有人猜到大母神其实就是百列尔的一部分呢?


☆、混沌②

  经过了一段很长时间的相处,萨麦尔已经基本摸清了让(划掉)不高兴(划掉)百列尔开口的正确方法。作为万神之王的眼珠,虽然百列尔一向自认为见多识广,但是对于某些从来没有看到过的东西还是充满着好奇心的。比如说——
  
  “这是什么?”
  
  百列尔眼巴巴地看着萨麦尔从虚空中抽出一把凳子,坐了上去,又一转手指从雾气中抓出一只金属酒杯,然后扯下一小团雾放进酒杯里,晃了晃变成了鲜红的液体,最后一小口一小口地喝了下去。
  
  “你问什么是什么?椅子?”萨麦尔指了指他屁股下面的东西。
  
  “杯子?”他举起酒杯。
  
  “还是已经被我喝进肚子里的酒?”他翻转酒杯,杯中的液体已经全都喝完了。
  
  “全部!这些都是什么呀?为什么你能……摸出这些奇怪的东西?”百列尔好奇地问。
  
  “你不会连椅子、杯子和酒都没见过吧?亏你还吹嘘自己是万神之王的眼珠?你倒说说看,你都见过些什么?”萨麦尔将一条腿搁在另一条腿上面,轻轻吹起口哨。
  
  “我当然见过许多东西!一个个世界的诞生,它们是如何被黏到头发上去的,以及在什么情况下才会不小心被踩碎,这些我全都见过!”
  
  “除了这些呢?你该不会连一个世界内部的情况都没见过吧?”萨麦尔愉快地抖了抖大腿。
  
  事实上,万神之王在偶尔进入自己的世界游玩的时候并不会带着他真正的身体,所以百列尔自然是无从见识那些千奇百怪的世界的。对他来说所有世界的区别也只是容器的颜色不同罢了。
  
  “别用那种样子跟我说话!你要是不想要两条腿的话,大可以把它们缠起来!”百列尔愤愤地说。
  
  “像是这个样子?”萨麦尔灵活地将两条腿盘成麻花,然后融合成一条粗长的蛇尾。“这个形象也挺有趣的。”他端详着自己的尾巴说。
  
  “这又是什么?你怎么能把腿变成这样?”百列尔觉得他都快要被好奇心点着了。
  
  “你说蛇尾?你见过蛇吗?好吧,你肯定没见过。”萨麦尔笑了笑,“我可以告诉你哟,不过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百列尔警惕地问。
  
  “你能变成人的样子跟我玩吗?”萨麦尔起初只是想逗一逗这个世界中除他之外唯一的生灵,但是在想到对方说不定真的可以变成和他一样时,他的心又突然紧张起来。
  
  “只有你变成人,我才会告诉你这个秘密,否则我就永远也不告诉你这些东西的来历!”他用坚决的措辞掩饰自己的不安。
  
  “好吧……”百列尔想了想表示同意。
  
  要在自己内部幻化出一个具体的形象其实并不难,难的只是作为一颗眼球,百列尔根本没有身为一个人的自觉。他尽力想象自己拥有一个身体,并艰难地学习萨麦尔的方式站立。
  
  萨麦尔在看到那个漂亮的裸|身少年时几乎立即就产生了一种干渴感。他急忙从迷雾中弄出一大堆水给自己灌了下去。
  
  “真奇怪,我的样子既不像万神之王,也不像你。”百列尔张开手臂,低头打量自己。他的身体看起来比两者都要幼小,紫色的眼睛倒是和他本身很像。
  
  “穿上衣服的话就像了。”萨麦尔从迷雾中找到一些合适百列尔的衣服,一件件试过之后,最后挑了一件长衬衣留在少年身上。在丝质衬衫中的少年看起来甚至比刚才更加可口了。
  
  “这是……衣服?”百列尔摸了摸衬衣的下摆,“快点,告诉我你是从哪儿弄到这些的!”
  
  萨麦尔一把将少年抱了起来。
  
  “你干嘛!”百列尔在空中扭动身体。
  
  “没什么,我只是想试试看抱你的感觉。”萨麦尔把少年放下来。他把原先的椅子塞回迷雾,重新抽出一张舒适的双人沙发,让百列尔和自己坐在一起。他又从迷雾中弄来了一张茶几、一个木质的杯子以及一些牛奶。
  
  “尝尝看。”他把牛奶递给百列尔。
  
  百列尔用双手捧起杯子,小心地舔了一小口:“唔……这真好喝!”他一口气把杯子里的牛奶喝了个底朝天。“我还要。”
  
  萨麦尔立即又给百列尔变出一些。少年在喝完了第三杯牛奶后想起了自己的初衷,立即开始追问所有东西的来历。
  
  “好吧,我会告诉你的。”萨麦尔悠悠地说,“最近我已经渐渐掌握了自己的能力,我的力量就是混沌。”
  
  百列尔点了点头:“嗯,第一个神总是混沌之神,我知道的。”
  
  “这些东西,全都是从混沌之雾中诞生的。其实在我把它们拿出来的前一刻我还不知道它们是什么,但是一旦它们具备了形体,我就可以立即了解它们的功能。”
  
  萨麦尔自雾气中抽出一把长枪,像模像样地舞动了几下,又放回去,长枪立即重新恢复成了迷雾的一部分。
  
  “混沌即为一切的总和,所以我可以从混沌之雾中取出所有今后可能在这个世界中出现的东西,并知道它们的作用。”
  
  “这真是一种好用的能力!我要看全部,我要看全部可能出现在这个世界中的东西!”百列尔激动地说。作为眼球,想要看的欲|望是无法抑制的。
  
  “把所有的东西都拿出来一遍我会累死的。”
  
  萨麦尔的回答让百列尔撅起了嘴。
  
  “不过我们可以换一种思路,取出一件可以让你看到一切可能的东西。”萨麦尔微笑着说。他的手指在雾气中不断跃动,最后抽出了一本厚厚的书,递给百列尔。
  
  “这是什么?”
  
  “这是书,所有知识的载体,它能告诉你全部。”
  
  百列尔翻了几页。作为这个世界的容器,他拥有一些特权,比如理解这个世界中的一切语言和文字。书上的内容让他大开眼界,几乎有种心花怒放的感觉。
  
  “谢谢你,萨米!”他凑过去给了萨麦尔一个响亮的吻。
  
作者有话要说:嘿嘿嘿嘿,特此献上番外第二弹!感觉两人从前都是二二的呢!特此奉上时序酱为了催更而画的纯洁图!【注意看,眼睛和尾巴是会动的哟后来由于毫无节操的裤衩小盆友提出蛇头应该向下,时序酱又重新画了一张纯洁图↓↓↓


☆、新娘

  无责任番外,和正文剧情无关,涉及重大社会问题,请三思而后看!!!【喂
  
  ————————————
  
  X-Club,位于地狱最大火山山腹中的美男牛郎店,其占地面积远远超过地面上任何一座宫殿。X-Club之中不但云集了各个地狱种族的顶尖美男,传说在俱乐部最深处还居住着六位美得足以令任何人心甘情愿交出灵魂的黑暗魔王。
  
  今天X-Club迎来了有史以来身份最高的客人,神上之神,万神之王的独子——百列尔。据说万神之王珍爱他犹如珍爱自己的眼珠,曾经为了替爱子建造宫殿不惜从数以万计的世界中调集来最优秀的工匠和最完美的材料,耗费数万年的时光,最终建成了位于虚无之地极紫圣殿。
  
  像是这样的客人,普通的接待人员是无法靠近的。六位黑暗魔王之一的死亡魔王萨麦尔亲自前往迎接,在他背后无数客人因为有幸见到魔王的容颜而尖叫哭泣。
  
  萨麦尔穿了一身黑色的旗袍。细密的绸缎在岩浆的照耀下折射出柔和的光辉,这件旗袍上的盘扣全都是由婴儿的手骨做成的,自领口开始一条栩栩如生的金龙在旗袍的表面上飞舞,它的尾部被重重叠叠的牡丹花海所淹没。旗袍差不多覆盖到萨麦尔的脚踝,贴身的剪裁刚好可以勾勒出死亡魔王的完美身材,他的腰身甚至比地狱里最迷人的女性魅魔更叫人疯狂。旗袍的一面有一条很长的开叉,高度足以让魔王在行走时露出他那迷人的长腿。他黑色的长发被分成三股,两股顺着肩膀前面落到腰际,背后的长发则一直垂到地面。
  
  “恭迎您的到来!”
  
  萨麦尔半跪在地上,将右手放在胸前,向客人表达他的敬意。
  
  “我要见你们这里最美的人。”紫眸少年说话的语气严肃极了,丝毫不像是来寻欢作乐的。
  
  “您要找的人必定是六位魔王之一,无论是生来美丽无匹的血族,还是日复一日获取新容貌的魅魔,都无法和魔王的姿容相比。”萨麦尔用一只手托起少年的指尖,亲吻他的手背,“请允许我带您前往魔王的魔宫。”
  
  “很好。我要找的人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尽管他已经从我身边逃走了许多年,但我依然可以一眼就认出他来。”万神之王的独子笃定地说,“他有一双和你一样讨厌的黑色眼睛。”
  
  “黑暗乃是吾等的原色。”
  
  萨麦尔在前头引路,他行走如风,即使是背影也能叫人疯狂。百列尔撇开他所有的手下,独自进入俱乐部的深处。他并不担心对方刷什么花样,他的父亲乃是无数个世界的真实主宰,没有人能违背万神之王的意志。
  
  他们先进入了一座肃杀的堡垒。在广场在最中央站着一个高大的男子。他犹如战神降世,肌肉的线条比世界上所有的雕塑都要完美。他用两只手撕开空间,在一片模糊的影像中,一座古城正被他用拳头砸成碎片。
  
  “这是破坏魔王亚巴顿,他的力量足以让世界颤抖。”萨麦尔介绍说,“他同时也是X-Club中最具阳刚之气的美男,无数人都为他杀人时的吼叫声癫狂。”
  
  “我要找的人不是他。”百列尔摇了摇头,不再看广场中央的男人第二眼。
  
  他们又走到一座洁白的亭子边,亭子中央有一眼泉水,泉水从一个硕大的贝壳中央涌出,托起一颗比世界上所有的珍珠都要大上百倍的明珠。一个海蓝色头发的少年正坐在泉水旁,无聊地拨弄掌心中的一枚卵。他的脸天真无比,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就在萨麦尔和百列尔走向亭子的时候,他突然从脊柱中抽出一把透明的宝剑,指着两人说道:“我说过,在尼尼孵化出来之前,我不见任何客人!”
  
  “这位是恶意魔王马尔巴士,不要轻易去看他的眼睛,他能引发出深藏在灵魂深处的恶意。”萨麦尔介绍说,他用魔火支撑起屏障挡住了从宝剑上传来的森冷气息。
  
  “我要找的人也不是他。”百列尔转过身,好像对这个天真少年丝毫提不起兴趣。
  
  萨麦尔叹了口气。他带着百列尔来到一处瀑布前。一个长着骨翅的男人身着一套黑色燕尾服,正站在瀑布下方一块凸起的圆石上拉小提琴。悠扬的乐声竟盖过了隆隆的水声,给人一种误入仙境般的美妙感觉。只有最了解死亡的萨麦尔可以看出,在每一支骨翅上都附着着一层用灵魂纺织出的薄纱,任何人只要被这层薄纱包裹住,灵魂便会陷入万劫不复。
  
  “这是憎恶魔王梅菲斯特,他对美学的研究无人能及。”萨麦尔用低沉的嗓音打断悠扬的小提琴声。
  
  “我要找的人绝不会像他这样让自己沾满堕落灵魂的腐臭。”百列尔冷哼一声别过脸去。
  
  “那就让我们继续前进吧,还有两位魔王等待着您的大驾光临。”
  
  萨麦尔带着百列尔走进一片花田。在这里无数可以置人于死地的花朵聚在一起争奇斗艳,在他们经过的时候,它们全都恭顺得就像是毫无杀伤力的绵羊。百列尔突然瞪大眼睛。他看到花海中央坐着的那个男人手上盘踞着一条毒蛇。那个人立即察觉到了百列尔的视线,他回过头,目光和百列尔的撞在一起。百列尔脸上露出一瞬间的恍惚,好在萨麦尔及时站到了他和那个人之间,隔开了可以操纵一切鬼魂的特殊眼珠对他的影响力。
  
  花丛中的男子好奇地朝百列尔的方向打量,他的笑容里带着几分桀骜不驯。百列尔在摆脱了鬼瞳的影响之后吃惊地发现,有无数色彩斑斓的毒虫正从男人的衣袖中源源不断地爬出来,钻进花丛里消失不见。少年本能地退后了一步,生怕自己身上沾到虫子。
  
  “请放心,有我的火焰在,您不会碰触到任何有害的东西。”萨麦尔微笑着说。
  
  百列尔发现死亡魔王的黑**火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已经将他紧紧护在中央。
  
  “这也不是我想要找的人。虽然我要找的人也……也有一条蛇。”
  
  萨麦尔扬了扬眉,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带着百列尔离开了花田。他们走上一条很长的阶梯,足足用了几个小时才到达一座宫殿面前。
  
  “这是傲慢魔王的宫殿,我的兄弟此时恐怕还在小憩。”萨麦尔低声说。
  
  他带着百列尔从偏门走进宫殿,他们走过空空如也的王座,走过许多高耸入云的纪念碑和一幢幢宏伟的建筑,最后进入了一扇闪着星光的黑色大门后面,在那里有一张大到不可思议的石床。
  
  傲慢魔王路西菲尔正抱着他的剑睡在石床的中央。他的容貌是这样美,即使是目睹过无数世界中无数种族的百列尔也依旧为之震撼。傲慢魔王穿着一件简单的长袍,他的黑色长发在石床上蜿蜒,露出长袍的脚趾犹如最美丽且最坚硬的玉石。百列尔突然有一种想要去吻醒他的冲|动。
  
  萨麦尔一把抓住百列尔的手臂:“您要找的人是他吗?”
  
  百列尔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不,不是他。”
  
  “六位魔王您都已经见过了,里面却没有一位是您要找的人。也许是他的美丽并没有您形容的那么出色吧!请允许我邀请您到我的城堡中歇脚,明天,也许我可以带您去看看其他人。”
  
  死亡魔王打了个响指,周围的情景立即变成了一座古老城堡的内庭。
  
  “不,我其实并不知道他长什么样。”百列尔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气恼,“我只知道当他还是一条蛇的时候,我将奄奄一息的他捡回了我的宫殿。我喂给他食物,教会他魔法,甚至不惜向父亲求取力量赠予他,可他却背叛了当初的誓言。”
  
  “是要娶您的那个誓言吗?”萨麦尔微笑着问。
  
  少年一脸震惊地看着他。
  
  “不,我没有忘记过我的誓言。”死亡魔王单膝跪下,将百列尔的一只手抵在自己的额头前面,“您永远都是我的新娘。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来为您建造一座完美的城堡。您的父亲曾警告我,如果没有一处令人满意的居所,他将拒绝我将您带走。您看,这里的一切也许比不上极紫圣殿,但全是我按照您的口味精心设计的,小到每一件装饰品都充满了我对您的爱。我可以先带您参观一遍……”
  
  “不需要!”百列尔打断萨麦尔的话。
  
  “嗯?”
  
  “我才不在乎将来会住在什么地方呢!”
  
  “这么说来您是答应了我的求婚喽?”
  
  少年抿了抿嘴唇,突然露出微笑:“我拒绝。”
  
  “哎?????”
  
  “神上之神,万神之王的独子怎么可以嫁人?既然你已经打破了誓言,那过去的婚约就不作数了。接下来,如果你愿意嫁给我的话,也许我可以考虑和你一起住在这里。”
  
  “……”萨麦尔,“好吧!我亲爱的百列尔,您是否愿意接受我的请求,让我成为您的新娘呢?”
  
  “我愿意。”
  
作者有话要说:好了,这一章其实是地产大亨爸爸看不起没房的女婿,要他先买地造房,然后再结婚的故事【大雾关于牛郎店神马的请无视吧!感谢为本篇提供灵感的S酱和小裤衩


☆、混沌③

  在萨麦尔和百列尔愉快地生活在一起的第三千个年头,他们的花园中突然长出了一棵小树。
  
  “萨米,我认为这棵树的位置破坏了我对花园的整体规划。”百列尔一本正经地说,“你可以把它收回去吗?换成几株食人花大概要好得多。”
  
  “可它不是我弄出来的!”萨麦尔一脸无辜。
  
  “咦?!!!”百列尔瞪大眼睛。
  
  直到目前为止,他们所在世界中的一切都是由萨麦尔从混沌之雾中取出来的。怎么会平白无故多出一棵树?
  
  “那就是它自己长出来的喽?”百列尔觉得这大概是目前最合理的解释。
  
  “我想是的,前几天经过这里的时候,我的确没看到过这么一棵树。你说,它会不会是咬人草和吸血曼陀罗的杂交产物?”
  
  两人看了一眼匍匐在地上的绿色藤蔓和一旁不足二十厘米高的黑色花朵,都觉得这个推论有些不可思议。不过除了这两种植物外,这里完全没有其他生命。(有也被两者合力吃掉了?)
  
  “萨米,你来负责照顾它吧!”百列尔突然说。
  
  “为什么?我们也可以选择把它拔|出来再弄死的呀!”
  
  “因为我想知道长高的秘诀!为什么咬人草和吸血曼陀罗的后代能长得比两者加起来都要高,这个就是我的新研究课题。”
  
  “那为什么你不照顾它?”萨麦尔不满道。
  
  “关于兔子的研究已经到了最关键的阶段,我暂时不能分心。再说你是混沌之神呀,就算不是你制造出来的东西,通过碰触你还是能知道它需要被怎样照顾吧?”
  
  萨麦尔想了想,觉得百列尔说得有几分道理。“那今晚可以看你穿女仆装吗?”他眼巴巴地问。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