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撸主卖得一手好萌番外 若明翼

撸主卖得一手好萌番外 若明翼

时间: 2013-02-19 00:08:06

正文地址:http://www.513new.com/?/ot/2013-07-05/23414.html


  45、番外:番外by旅途(完)

  小镇里来了两个很奇怪的男人,其中一个是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另一个是十五六的少年。
  作为一个小有名气的风景区,小镇每年都会来很多游客。但像这样的旅客还是很少见的,年少的少年自从来到这个小镇后,除了第一天,就再也没有外出过,而年长的男人每天都会外出,随行的是一只比成年男人巴掌大那么一点,毛剪的短短的小狗,像是一个小刺球,看着格外的可爱。
  现在这个小刺球正趴在主人的肩膀上,懒洋洋地打着哈欠,两只肉肉的爪子在脸上揉着,憨憨的透着一股傻气。
  看见他们,旅店的老板娘笑意打招呼:“早上好,荣先生。又要外出了吗?”
  男子也笑了起来:“恩,早上好。他还在睡,不要吵醒他,他醒来了会自己出来吃东西的。”
  “好的,慢走,祝您今天有个美好的旅途。”目送着一人一狗走出旅店大门后。店里的女服务生走过来红着脸说道:“老板娘,你昨晚听见那声音了吗?”小旅店的隔音效果不是很好,所以晚上总能听见一些隔壁的声音。
  不过,小旅店胜在干净,因此还是有许多顾客的。
  伸手弹了一下服务生的脑门,迈入中年的老板娘说道:“瞎操这个心做什么?碗洗完了吗?地板拖干净了吗?”
  摸着脑门,女服务生委屈地说:“可是,那个小孩一看就未成年啊,老板娘,我们要不要报警?”整个白天都窝在房里,那是被折腾得有多惨?
  “已经成年了,我看过身份证。好了,去做事吧。”老板娘把她推开。
  两人的对话被现在门口准备回房间拿落下东西的荣宣听在耳中,他半眯着眼睛看向肩上的路竹。路竹心虚地侧过脑袋,嘴里小声地呜咽着:“都说了,让你给我改个外形,看吧,又被人当**了。”虽然用着非常沉痛的语气,但他摇晃着的尾巴却泄露了他的真实情绪。
  这是正在旅途中的荣宣和路竹,短短两个月,荣宣已经不下十次被怀疑是**了,谁让路竹看上去太小了呢,萌兽的人形只会是主人最希望的样子,所以,路竹就算想长大都没有办法。
  听到路竹的抱怨,荣宣揪了揪他的耳朵,无奈地说道:“在这之前,你能再懒一点吗?”他被误会是谁害得?还不是路竹,除了最开始的那几天,路竹就都保持兽身趴在他身上,只有晚上休息的时候才会变回来。
  路竹赶紧讨好地拿脸去蹭对方的脸,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对方的嘴唇,走路真的太辛苦了,还是兽身比较方便。
  打开那张带着坏笑的毛脸,荣宣觉得他肯定是故意的,没看路人看他的眼神更奇怪了吗。“走吧,先去吃早餐,趁着太阳还不大,早点出发。”
  为了不让路竹暴露身份,他们尽量挑人少一点的地方旅游,夏天是淡季,过于炎热的天气让人们不想出行,这反倒方便了荣宣和路竹。
  小镇的风景确实不错,唯一遗憾的是交通不便。
  荣宣沿路拍着风景,路竹就安安静静地趴着,偶尔拿爪子给他擦下额头的汗,或者用尾巴给他擦脖子上的汗。作为一只一切属性都为“为主人服务”的兽兽,路竹有着冬暖夏凉的体质。
  他们偶尔会交谈几句,但路竹都懒洋洋的,就算感觉不到太多热意,他也依然讨厌夏天。好吧,路竹终于察觉荣宣能听懂他的“兽语”了,这个混蛋偷听了他好几个月的吐槽,为此路竹……啥也没能报复,这不公平,为什么他的攻击都对荣宣无效化?明明他的主动变身挺厉害的,群挑壮汉不是梦,但惟独对荣宣没辙,因为主动变身的武力是“用来保护节操”的,而不是欺负主人的。
  对此,路竹深深无力。越挖掘自己这具身体的内。幕,路竹就越觉得前途暗淡无光。
  萌兽有三个时期,幼年期、发情期和成熟期,他目前是发情期,可以借助主人的精气短暂变人,等到了成熟期,就能够一直保持人形,每一次跟主人精气循环,他就能产生一点自己的精气,这些精气会隐藏在身体里,一直到足够多的时候,他就会凭着这些精气进入成熟期,所以,每天都要很努力呀。
  揉了揉脸,路竹有点昏昏欲睡。
  “别睡,前面有条山溪,要不要去洗把脸?”荣宣推了推他。路竹抬头看了一眼,发现前面真的有一条山溪,山溪很清澈,这在现在是非常难得的。
  路竹蹭了下荣宣的耳朵,荣宣便把他放到了地上。
  路竹跑过去,直接把脑袋扎进了水里,然后非常欢乐地甩起了毛。荣宣笑着看他玩水,自己也蹲□去洗了洗手,然后把脸上的汗也用水清洗了一下。
  溪水并不深,大概也就成年人膝盖那么深,这个时候都快中午了,附近自然是没人的。路竹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便‘汪汪’着对荣宣说:“这里凉快,就在这里休息会吧。”
  然后“噗通”一声跳进了水。某兽正准备来个狗刨,结果发现……哎呀,完全不会游泳!不是说狗狗天生会游泳吗?
  “嗷汪嗷汪!”荣宣救我!
  荣宣:“……”看着自家翻着肚皮被溪水冲走的蠢兽,荣宣简直是想把他抓过来打一顿屁股。这时候荣宣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向前跑了几步,下了水堵在路竹会经过的地方,准备把某只蠢兽捞起来。山溪水并不急,路竹慢慢的飘过来,荣宣伸手抓住了他,结果刚抱进怀里,怀里的黑团子突然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少年。
  抱紧荣宣的脖子,路竹后怕道:“我靠,吓死我了。”
  荣宣脸上露出一个带着几分深意的笑,然后突然松开了手。
  “哇啊!”路竹赶紧像只考拉一样整个人都扒在荣宣身上。
  托住怀中少年的屁股,荣宣从溪水里走了出来,因为山里蛇虫多,他穿的是长款的运动裤,如今已经湿到了大腿,至于鞋子就更别说了,里面都能挤出水了。
  踩着出水的旅游鞋,荣宣在路竹的屁股上狠狠地捏了两把。路竹敢怒不敢言,只是紧扒着荣宣在他下巴上蹭了蹭,小声嘀咕着:“我不是故意的。”他以为自己会游泳,真的,还是人的时候在老家摸鱼摸河蚌那是家常便饭,但木有想到兽形直接成了旱鸭子。
  把少年放在树荫下一块还算干净的石头上,荣宣去拿溪边的旅行包,找出包里的大块蓝布在地上铺上,荣宣对路竹招手:“过来。”
  路竹赶紧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坐好。
  荣宣先给路竹穿上了带着的宽大衬衫,这是为了防止路竹突然抽风变身而带上的。穿好后,荣宣脱掉了鞋袜,放在有阳光的地方,又把长裤脱下来,放在大石上,只穿着一条内裤走到路竹边上坐下。路竹就像一个小丫鬟一样,在包里翻出水和食物殷勤递给他。
  看着一脸讨好的少年,荣宣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看来我们一时半会走不了了。”裤子还好,鞋子进水了肯定不能走的,更何况回去的路途并不短。
  路竹乖乖的被他摸,做错事什么的,太讨厌了。
  在稍微凉快一点的树荫下吃完了带的干粮,荣宣对脑袋一点一点的路竹说:“困就睡一会吧。”路竹看着他有些犹豫,荣宣便拉着他让他躺在自己腿上,用手挡住他的眼睛后,说道:“睡吧。”
  路竹便放心地睡过去了,他最近多次转换,身体确实有些负荷不了,经常感到困倦。
  听着耳边的知了声,荣宣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少年的头发,宽大的衬衫裹住了少年的上身和大腿,少年整个人像只猫一样蜷缩在他的腿上。等确定少年睡着了,荣宣无声地笑了起来,然后拿过一边的相机,对着少年拍了几张照。无声相机并没有吵醒熟睡的少年。
  荣宣就这么看着他,眼神一错不错,好像怎么也看不够。
  这么热的天气,荣宣却因为腿上睡着的少年而感到一丝清凉,少年似乎有驱虫的功效,只要在野外,还从未有虫子靠近过他们。
  其实没有了中间那层隔阂后,少年意外的好相处,甚至可以说是温顺,几乎对他有求必应。
  他们错过了太多时光,所以如今格外珍惜跟彼此在一起的时光。
  安稳的睡在恋人腿上,一直到夕阳西下,路竹才揉着眼睛醒过来。荣宣给他递去了水壶:“睡饱了?”路竹迷糊地点了点头。荣宣便扶着他坐起,揉着自己已经没有知觉的腿站了起来。
  晒了几个小时,裤子和袜子早就干掉了,至于鞋子,虽然没有干透,但至少能穿了。
  穿好鞋裤以后,荣宣背起了旅行包,弯下腰对路竹说:“走吧。”坐在地上的少年变回原形,跳进了他的怀里,然后在他肩上安家。
  收拾好地上的东西,荣宣带着路竹往回走。
  夕阳把他们的影子拉得长长的,路竹不时的拿尾巴去扫荣宣的脖子,期望能让他凉快一点。
  入夜后的小镇凉快了许多,在小旅店里吃过饭碗,又洗去了一身汗渍后,荣宣和路竹有说有笑着趴在床上看今天拍的照片。
  突然听见荣宣的手机响了。
  荣宣便下床去接电话,接完以后,荣宣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路竹背对着他所以没看见他的脸色,摇晃着腿问道:“谁这时候给你打电话?”
  “是杨瑾,小舅舅出事了。”
  路竹有一丝错愣,然后二话不说飞快起身去收拾东西。
  只用了五分钟,两人就收拾好了全部东西。
  荣宣对恋人伸出了手:“走吧。”
  路竹握住了那只手,落后半步被男人牵着。
  另一段旅程,正式开始。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