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重生之被忠犬缠上了番外 肥肥的Q

重生之被忠犬缠上了番外 肥肥的Q

时间: 2013-02-17 15:13:40

 正文地址:http://www.513new.com/?/ot/2013-08-22/24487.html

番外一

  香山别墅区,一辆黑色劳斯莱斯缓缓驶进其中一间,把守森严的占地宽广的华丽别墅里。
  穿着制服的司机下车,打开后面的车门,微微一躬身,等待车内主人出来。
  只见黑色大气的车内下来了一温文尔雅的俊朗中年男人,他保养得很好,看起来最多就五十岁,脸上就只是有些细微的皱纹,只两鬓斑白的头发出卖了他的年龄
  原是有棱有角的冷酷面容被岁月抹去了尖角,只那仍然深邃有神的双目能看出当年的意气风发,散发出一种年华沉淀出来的魅力,加上他的富可敌国的背景身家,即使是上了年纪的老男人也是不少男女的疯狂目标。
  管家出来迎接老板的回来,并报告周墨这一天的行动。
  “他今天中午吃了饭就一直没出来了?”区杰停下脚步,蹙眉问向一旁的管家。
  “是的,这两天墨爷一都不怎么出来房门,中午都是让佣人送饭进去的,许是心情不怎么好。”管家低下头。
  他从老管家的手里接过这别墅的管理权已经有十年。从老宅初来时,对于老爷的一些事有耳闻,例如这里住着与老爷相爱甚深的同性恋人;例如老爷年青时为了他弃政从商,在当时的环境文化中毅然出柜;例如老爷为博红颜一笑,毁掉夫人外家,将自己的夫人软禁起来,抑郁至死也没去见她一面,如果不是因为区墨少爷,恐怕连祭奠都不会去。心里就对这传说中的墨爷好奇之极,是什么样的美人能把他老爷留住
  刚见到这传闻中的墨爷,他不禁在心里赞叹句美人风华摄人,即使已经四十好几,却有种致命魅惑力,如香醇红酒,随着年纪的增长越加诱人。
  只是传闻毕竟是传闻,待到这家里跟在老管家身边三年,接手别墅后,慢慢地开始发觉墨爷跟老爷没有外界说的那般恩爱,例如墨爷对老爷有时候爱理不理的,例如老爷很多事情都会瞒着墨爷,例如老爷经常地早出晚归。两人之间越来越淡漠,直到六年前报纸登出老爷跟小明星一起出差的亲密照片,两人爆发了一次大争吵,家里佣人当时都不敢出声,最后墨爷被留在家里,老爷更是肆无忌惮的经常夜不归宿,墨爷也不低头,更是搬出主房,即使老爷回来了,两人也不再同房……
  直到这两年渐渐收了心,由最初的一个月回四五天,到一个月回十天左右,再到现在晚上天天都回家只偶尔外出那么一两天,只可惜墨爷依旧的冷漠。
  区杰沉默一会,便挥退管家跟佣人,往楼上走去,在周墨门前站了一会,就开门进去了。
  房内空寂的吓人,区杰连自己的呼吸声也听得一清二楚,墨一直都不让他进房门,有事也是跟他在书房里聊,这间房间他都没有仔细观擦过,微微蹙眉,四周整洁如新,除了床上有些许凌乱,其它都整齐摆好,像是没人住一般。
  墨没在床上,区杰看了看床,看向周围,最后定在飘荡着窗帘的阳台,那里摆着张躺椅。走向阳台,才渐渐露出在贵妃椅上睡着了的周墨。听管家说墨最近回房都爱在阳台坐着看风景,不许人打扰。区杰站在旁边,仔细的看着他的容颜,睡着的墨显得十分平易近人,没有了平时对他竖起的冷漠尖刺,脸上虽然带着些许皱纹,头发也是斑白,可是在他眼里,他一直都是最美的,他的心里一直是住着他。现在他回来了,不再打算出去了。他想告诉他。

  番外二

  区杰再在周墨身边定定的看着的他,渐渐的察觉出不对劲来,太静了……一动不动的……区杰蓦地脑袋一片空白,伸出带着微颤的手,轻轻地推推眼前的人,“墨,醒醒……”
  可是不管他怎么推,怎么摇晃,他的墨依旧不肯睁眼睛看他,不———,不会的,墨,不要这么残忍。可是任他怎么恐慌,怎么嘶吼着他的名字,眼前最爱的人儿依旧是不肯回应他。怎么可能,区杰难以置信的摇头,他不敢相信,昨晚还好好的,他还跟他一起用餐,他还看着他冷着脸吃饭,看着他正眼都不看他一下,看着他吃完饭就离去的背影。
  区杰痴痴地看着周墨像熟睡过去般的面容,摸上他脸庞,摸上那还是红润的嘴唇,之前他这样爱恋的触碰他的时候,总会让他毫不留情的拍开,然后用冰冷厌恶的眼神看着他,好像他是那么让他恶心的人,让他全身发冷,可是现在那让他爱恨不已的眼睛却紧紧闭着不肯睁开来看他,他宁愿他睁开眼睛,继续这样看着他,继续这样厌恶着他。
  “墨,你醒醒,不要吓我————”区杰此时已经没办法保持在人前的冷静从容,睁大眼睛看着他,生怕错过一丝动静,可是他总是看不清,眼睛总是被流出来的泪水糊住了,怎么擦也擦不掉。“我回来了,墨,睁开眼睛看看我啊――啊――――。”不要离开他,不要,他受不了的,不要离开……
  管家跟佣人听到动静后,心上一紧,急忙赶到墨爷的房间,见到房里的情景,不禁怔忪住。只见在阳台那,老爷跪在贵妃椅边悲痛的把墨爷紧搂在怀里,他们那铁人般的老爷竟然哭了,面容痛苦的扭曲起来,而墨爷,却是一动不动的……众人静默,耳边只听到老爷那失去爱人的悲鸣。
  管家反应过来后,立刻叫人去立刻把在家住下的家庭医生找来,待到人来后,试图让老爷将墨爷放开好让医生检查。
  区杰抱紧周墨,爱怜的吻上他的唇,他的脸,他每一熟悉的轮廓,紧紧搂住他开始失去温度的身体,试图把他温暖回来。听不到身边的人在说些什么,他只知道他的心窒息般的发痛,好痛,只能紧紧抱住怀里的人儿,像个抱着浮木的溺水者,抱住他最后的希望。
  一旁的家庭医生见区老先生悲痛的什么都听不进去,只好放下听筒,伸手过去探墨爷的呼吸,和颈部的动脉。末了,叹了口气,朝管家摇了摇头。
  管家看到医生的动作,虽然做好心理准备,可还是心下一沉,僵硬住身体,怎么会这么毫无预告的走了,明明墨爷每年的身体检查都没什么问题,更没有什么病痛之类的,今天吃饭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会说走就走,墨爷现在才刚过了六十的寿辰。
  区杰原本还带着希冀的看着医生,可见他居然摇头,脸色一沉,嘶哑着声音怒吼“滚——滚出去——”
  看向那沉溺在悲伤中不能自已的老爷,管家抹了一把脸,只挥手带着旁人都下去,想来老爷现在也不想有人打扰到他,只留一个一个佣人在门边看着,以免老爷出什么事。而且墨爷走了,他要下去好好准备他的身后事,管家直直的走下楼梯,曾经让人看起来觉得挺直的跟铁板一样的背部,如今带着莫名的佝偻。
  太阳缓缓落下,此时还停留在天际线的边上,夕阳映照在重峦上,霞光万丈,把天空映成一片橙红,真的很美,很壮观,记得以前墨还特地把他拉到山上看夕阳,两人一点也不顾及身上昂贵的西装就这么躺倒在草地上,静静的看着夕阳,待到太阳落山了,天色转暗,两人才依依不舍得起了身,还说到老了以后,要天天陪他一起看夕阳。
  那时候的他们还很年轻,还懂得什么叫浪漫,他们还彼此相爱。
  可是他没有做到他的承诺,回去有太多的事情发生了……待到他可以陪他的时候,他却不需要他了。
  区杰把头埋在周墨的肩上,他已经好久没能这么亲密抱着他了,如果他回来得再早一点,那么是不是就能见他最后一面,为什么不等他,为什么……如果他再早点回来……墨你知道吗,我向你低头了,我们倔强了一辈子,却没想到是这样的结局,墨,你好狠,你一定知道我要向你低头了,你才这样的离开我,这样报复我,给我狠狠的一击,你好狠……
  为什么不给我机会,为什么不给我们之间的爱一次机会。
  区杰心痛不已的把头埋紧再埋紧,直到肺腔痛痒,抱着周墨的身体剧烈的咳嗽起来,身体跟着抖动起来,直到喉咙涌上一股热流,喷咳出来才休止。
  忽然耳边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区杰才感到口中的血腥味,抬头看到墨脸上被血沾污了,区杰伸手去擦,却越擦越脏,墨脸渐渐的模糊起来,区杰感到自己好累,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抱着墨开始往后坠去。
  管家急急赶来,女佣见到管家眼睛一亮想见到救星般,上前焦急的说“不好了,老爷吐血了。”管家心一咯噔,冲进房间,只见老爷抱着墨爷倒在地下,嘴边还流血,滴到胸前,地下,哪里都是。“快,叫救护车。”区家上下陷入一片混乱中。
  ――――――――――――――――――――――――――――――――――――――
  一个月后,区宅
  管家敲了敲门,见良久后没有回应,就开门进去了。
  屋内一片寂静,跟墨爷在时一样,房内的设施,一分一毫都没有变过,没人敢随便乱动。管家见床上没人,就直直走去阳台。
  那里的贵妃椅的座位上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男人,怔怔的望着外面的夕阳。管家叹了口气,走到他的身边“老爷,少爷回来了,在餐厅等着您下来用饭呢。”
  男人还是那个姿势,仿佛没有听到。管家也没有多说,只站在那儿陪着他。良久后区杰动了动,想自言自语般的“你说墨他,恨我吗”
  管家依旧不语,只在他身后默默地站立着,心里却是一片悲凉,老爷自墨爷走后吐血晕倒入院了,知道墨爷要下葬时才醒过来,不顾身体的硬赶过去,在那跪了一整天,少爷和他都没办法把老爷劝起来。直到老爷身体虚弱支撑不住,郁郁的又吐了口血晕下去了,他和少爷大惊,急忙上前,扶住老爷,把他带去医院。
  那天他还听到老爷晕迷时口中还叫墨爷的名字。
  老爷再次入院,醒来后,没再要去墓园那,只是要回家,还住进了墨爷原先的房间,不许人来打扰,还经常在阳台那坐着看夕阳,他说他要代替墨爷继续看下去。
  就那么一个月,老爷的头发都几乎白掉了,整个人像被掏空了一样,整个人都佝偻下去,像整整老了十岁般。
  管家见太阳已完全下去,便弯身对老爷道:“老爷,该下去吃饭了,少爷还在等着您呢。”
  见他还是没有想动的意思,便继续“今天做了墨爷最爱吃的佛跳墙,还有大膏蟹,少爷还在等着您一起吃呢。”
  闻言,区杰动了动,“你先下吧,我待会就下去。”
  管家见他这么一说,便放心的下去了,刚走出去,却见到跟老爷年轻时相似的俊脸,是少爷。
  区墨见到管家只是点头示意他下去,他门口听到他们的谈话,看着门内阳台的的方向,唇边挂起一抹讽刺的笑意。

  林金城上门

  甄家的一案真是红遍大江南北,真是叫人想忘都忘不了,毕竟这个时候民风还是纯然的时候,出了一贪官真是众人喊打,而且还有图有视频,证据充足啊。即使有人将网上的图片和视频进行封锁了又怎样,毕竟动作还是慢了,因为当时的视频还设了下载链接。
  天朝对黄赌毒禁止的很严,即使是黄片,也是要在很隐秘的地方才能买到,没有经过宣传,大多数的人民群众对这些还是茫茫然的,这次居然在网络上公然播放,网络是什么地方,相当于电视传媒。而且拍摄镜头清晰,又是免费下载,几乎每个看过的人都会选择把视频保留在自己的电脑,待到第二天,网址被封锁后,那些第一时间下载的人更是把它当成一种炫耀的资本,跟朋友在私底下暗暗传递。禁止的人没办法,只能在明面抑制,以传播□罪名给抓了几个敢在网上公然给链接的人,杀鸡儆猴,才让这事在表面上给平息下来。
  只是甄家已经是树倒猢狲散了,甄家的姻家更是袖手旁观,无论甄妮的母亲怎么哭求没理。廉政公署那边由于资料的帮助,把所有的证据都给落实了,甄家被正式告上法庭,一切只等法官给出宣判了。
  这几天甄妮被看守在区家名下的一间郊外别墅里,每天都有关于甄家的消息传来,甄妮一天比一天着急,可是她却不能出去,通讯的工具都被收起,没办法联系家人,也看不到儿子,要求见区杰也只回句,过两天就来,她都快疯了。在房内砸的砸,扔的扔,却没人理会,即使跑出去都会被人毫不留情的扔回去,一两次,甄妮只好先冷静下来,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区杰收到手下传来甄妮的报告,也只是脸色淡淡的,没说什么。报告的人看他的样子,心里暗道,看来这夫人还要继续被晾着。就开口问“小少爷——?”
  区杰听他这么一问,想起自己的儿子来,抿了抿唇“放在家里,让保姆带着,区家上下封口甄妮的事。”
  手下的人应声,却暗自咂舌,看来区家以后是没三夫人了。
  那边甄妮快疯了,这边的林金城也快疯了。这几天他打电话给墨墨,结果没聊两句墨墨就说很忙,下次再聊。摆明的一副不理他的样子,要不是自己这边还要给他资料的话,恐怕还不接电话呢。
  连续几天见不到人,林金城在办公室那烦躁不堪,在那很生气的想,自己又没有做错什么事,凭什么这么对他啊,不行,要去给自己讨个公道。可想了一会儿,却又突然很气馁,要是墨墨真的不理他怎么办,这样冲上门去讨公道会不会更加惹他生气。对于旁边陆明带来的一堆文件视而不见。
  陆明看着在那走来走去磨地板的二少爷,不禁额冒青筋,拜托,这些文件都是急件来的,他们都给看过没问题了,就算不看,签个名总可以吧。二少怕是真栽在周墨的手上了,以前还没见过哪个小**能让他这样,连工作都不顾,二少虽然是爱玩了点,可该做的工作都会认真做好,哪像现在这个样子。
  看到他势要地板把地板磨破的样子,陆明无奈的开口道:“二少,想去见人就去嘛,不过现在还早,说不定墨少还没起床,你先签了些文件,都急着要呢,等中午有空了就可以去找墨少出来吃个饭啊。”
  林金城听陆明开口了,才想起自己还有个军师在呢,就连忙问道:“那我找他回家要怎么说,他现在都不理我呢。”
  陆明见二少根本没把自己说的重点,真是火了,怎么就没志气,以前那一天甩三个的风流少爷去哪了,墨少不就是长得漂亮了点,身材瘦了点,脑袋聪明点,值得你这么扭来憋去的麽,真是气煞我也
  想来想去还是“你就说出来吃个饭,等吃饭后你就强硬点带回家。”
  “要是他不出来呢。”
  “那二少你就去他家楼下等啊”
  就这样,林金城还真的乖乖的去刷两下签完名后,见都十一点了,就拿出手机,酝酿酝酿下待会的话稿,就把电话打出去。
  正在楼下帮周母准备早餐的周墨,见是那货打来的,他现在还没想回去那边呢。按下接听”什么事?”
  “墨墨————,好想你哦,还没吃中午吧,出来吃个饭吧。”林金城那撒娇的声音传来。
  ““不了,我在家里吃。”周墨感觉这货的声音越来越嗲了,身上的鸡皮起一大堆。
  “那,那我也去吃好不好。”林金城一听觉得正是机会,可以拜访一下岳父岳母,不知道墨墨答不答应呢。
  周墨听他这话,眯起眼睛,没好气的说:“不好,没做你的份。”
  一旁的周母,却开口说:“是你现在交往的孩子吗,就让他过来吃个饭,今天弄得才也挺多的,我跟你爸也想见见他。”
  自那天周墨跟周父说开后,周父回到房间想了一天,周母见他这样自然是要问什么事,两人也就这事聊了一晚,周母也是接受过国外教育的,见过的事也多,也劝解了老伴很多,两人最后还是觉得孩子过得开心就可以了,以后的人生是他们的,既然选择了这路,做父母的就在背后支持吧。只是面对孩子现在交往的人,还是不免想看看好不好。
  周墨还没说话,电话那头听到的林金城在那高兴地叫道:“好啊,好啊,我这就过来,就这么说定了哦,嗯,墨墨。”
  周墨拿着电话,只想去换个性能更好的手机,免得说什么旁人都能听到。见周母这样望着他,周墨只好”嗯”就盖了电话。
  而在办公室的林金城高兴得快要蹦起来了。随后有苦恼起来,突然之间要见家长,他还没怎么准备,看看身上的西装,不好,有点旧,得去换套新的,还有这领带的颜色有点轻浮,也得换,哦,去找陆明给个意见,全然忘记这衣服才穿第二次,这领带还是他最爱的色彩。
  林金城冲出办公室连忙扯着陆明飞奔去旗下的酒店,在那里特设的销售区,选上两瓶极品好酒,还在那儿选上两套好衣服迅速给换上,让陆明给出个意见,在那镜子前照来照去的,几个服务人员在围着他转,然后又问要带些什么领带好呢。
  陆明本来还在那工作的好好的,被二少突然急急忙忙的扯出来,还以为林家发什么事了,谁知却是换衣服,换造型,不用说肯定是因为墨少答应出来咯
  陆明觉得自己真是败给二少了,正想抱怨两句自己很忙,谁知二少却得意的跟他说要去见家长,立刻把他给惊得下巴快掉了,不会吧,墨少居然会带二少爷去见家长,难道二少刚才说了什么打动墨少了??正想再开口问问,二少却穿好了,一阵风走了,就丢下句“你回公司可以了。”
  陆明在那傻了傻眼,那二少叫他来干嘛??想到他那时得意的说要见家长,难道特地拉他出来就为讲这句话……-_-|||
  ―――――――――――――――――――――――――――――――――――
  周宅
  周颖走到周墨旁边的沙发一屁股坐下,看了眼在那‘漫不经心’看电视的周父周母,凑到哥哥旁边,低声好奇的问,“刚听妈说,你那个姘头要过来,是真的吗?”
  周墨好气的敲了下她的头“什么姘头,年纪轻轻的,满嘴胡话。”
  周颖吃疼的摸着头,不满的撇着嘴咕哝“心疼人家啊,连说也不给说,真是要色不要妹了”
  周墨真是给气笑了,这时候的小女孩是怎么想的,满脑子的歪歪,他是这种人吗
  “叮咚————”门铃响了,还在摸头装可怜的周颖,立刻蹦起来,兴奋地说“我去开门”
  周颖打开门,只见门口站着一个样貌颇为俊朗的的高大男子,穿着一身正装,手里拿着两瓶酒,那一口白牙闪亮亮的,快闪瞎她的眼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人是来参加酒会的,穿的这么正式,头发还特地吹的整整齐齐的。
  周颖眼睛转了转,问道“你就是林金城?”
  “是的,你是墨墨的妹妹吧,我是你姐夫,很高兴见到你。”林金城见开门的是一小姑娘,想了想查到的资料,就知道是周家的小公主周颖。
  周颖听他这么一说,不禁一头黑线,我都没叫你姐夫,这人怎么就这上岗上位的一家人自称了呢。不过,没关系,周颖笑了笑,伸出手“红包————”
  林金城见面前伸出要红包的手,便很自觉的掏出钱包,拿出一大叠红牛递给小姨子。
  周颖本来想逗逗这个姐夫的,不想他还真给了。看那厚度不薄的红牛,心里满意的让来让位置。“算你过关,请进————”哈哈,她的零用钱又要加多了。
  林金城高兴地走进去,来到客厅见到,正坐在那一脸严肃的周父,和面容慈祥的周母,还有坐一旁的墨墨宝贝,他们像他投来的视线,让林金城一时激动的朝周父和周母
  “爸——,妈——”

  野兽与美人

  听林金城这么响亮的喊一声,周父周母原是复杂的心情,不由被冲散了,两人对望了一眼,脑海里不约而同的浮出一疑问,他们啥时候认了这个便宜儿子了。
  随后而来的周颖听这一称呼,不由狠抽一口气,这认亲速度还真快,才刚要她叫姐夫,这头就叫上爸妈了,噢,不对,什么姐夫啊,她哥又不是女的,难道这林金城把他哥当女人看了。生气的周颖立马瞪向林金城,却看到林金城站在那里,对着爸妈笑的傻兮兮的,额头却流着汗,想不会是紧张过头了吧。
  客厅一片静默,周墨揉了揉眉头,看向在那假装镇定的林金城,他之前怎么就没见他这么的……还真从来没有人能让他这么后悔没跟人家吃中午饭的。算了,还是赶紧跟他出去吃中午,别留在这丢人了。
  “我跟他还有急事要办,现在要出去了。”周墨站起来对着周父周母说完,就拉起林金城精心挑选的领带,准备走人。
  “走什么走,怎么,见不得人啊,就这么心疼他,连看一眼也不给。”周父反应过来,不知道该说眼前这人什么好,就见墨墨这臭小子想把人带走,一把怒火就烧到周墨的身上,扯着大嗓子说道
  有些不愿意走人的林金城听周父这么一说,更是像脚底生根那样,任周墨怎么扯都不动。
  周墨无奈的表示,既然这家伙不要命了,待会发生什么就别怪他见死不救了。
  结果,第二天,到公司上班的人都惊讶的发现自家老板竟然被人揍得鼻青脸肿的,这里的员工多多少少都知道点老板的背景,心里都暗自道,谁这么大胆,居然把京城小霸王给揍了,不要命了是吧。不过老板那板着的脸,这两天可得小心。众人心里纷纷这样暗想着,更是埋头拼命做事。
  其实在办公室里的林金城心情是非常好的,可是他却不能通过脸庞表现出来,问为什么,那是因为痛……就连嘴角那么轻轻一扯,都会扯到脸上的伤,害得他笑又笑不了,说话还要小幅度的张口,郁闷……
  陆明把文件拿进办公室,大惊怎么受伤了,一脸猪头样,看着二少爷脸上那惨不忍睹的伤,忍不住问是怎么回事,昨天不是要见家长吗,怎么一身伤回来。要知道老爷子和夫人可是超宝贝二少爷的,要是给他们看到这伤口他就惨了,哦,还有他爷爷,见他没保护好二少,可能还会扒掉他一层皮,希望二少爷最近别被叫回家。
  林金城一边签字,一边板着脸,微微张口:“没事,就是跟伯父切磋切磋,不小心弄出来的伤口。”心里郁闷,周父是武术教练,功力深厚,下手跟队里的老兵一样狠辣,哪里痛就往哪里打,他就算真的跟他动手也是惨败,更何况他还没不敢,而且还不让他正名份,要不是他发挥本色把周母哄得很开心,恐怕连伯父伯母都不给叫,好伤心……
  不过还好,有宝贝心疼他,吃完饭还能抱得美人归,晚上还很温柔给他上药。想到这林金城心里就美滋滋的,刚忍不住弯了弯嘴角,就扯到脸上的伤,痛得他直吸气。浑然忘了,周父是在狠揍了林金城一顿后,看见人就不爽,眼不见为净,把人给赶走,顺带自家儿子也给赶出门了。
  陆明眼角抽了抽,这还叫不小心弄出来的伤,太扯了吧。虽然二少面无表情,但是他没错看眼里的笑意,被打了还那么高兴,也就是为墨少才这样的,要放在以前,一个小**的家人不开眼,找上门来想要名分,只不过推那么一推,都把人揍得哭爹喊娘的,还将那时候正得宠的**给弄得走投无路,一家人都回老家吃西北风了。
  不得不感叹,墨少对二少的影响,可是越是这样他越是担心,眼见二少爷越陷越深,可墨少他却不觉得对二少有多少感情,不然昨天二少说见家长时他会这么惊讶。
  想到这,陆明皱着眉问“二少,那你去周家有什么结果,怎么会跟墨少的父亲给切磋起来了?”人都被打成这样了,他也知道墨少昨晚跟着二少回去了,怎么也是承认两人在一起的吧。
  不料,林金城却是一副郁闷的样子,摇摇头,只说,“还得再努力努力。”周父什么都没说,拿去的酒看也不看一眼,仿佛那不是他最爱喝的美酒,只是街头的地摊货。
  还不让他喊他们爸妈,全程板着脸,也就周母和墨墨的妹妹问他话,墨墨也不理他,吃完饭后没多久还被叫进一间房间来个切磋,说是看他有没有资格在墨墨身边。
  原本他还不好意思动手呢,毕竟他可有进去部队里练过,结果没两下就搁到了,这才想起周父是武术教练来的,现在还是个什么协会的副主席。这下可悲剧了,一身伤的爬出来,还被周父给鄙视了。二话没说就叫他回家,当时要不是还有墨墨陪着他,他真是要崩溃了。可真丢脸,幸亏就墨墨家人见到,不然他的一世英名就毁了。今天要不是堆积了太多急件和事情,他都不想来了,不过宝贝答应给他送饭,还是亲手做的爱心午餐,想想就高兴。
  陆明见他不想说,大概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跟在二少身边那么久,哪会不知道他只是顾着面子不肯说而已,就是……
  “要是夫人见到了,那……”
  林金城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对他翻个白眼,“这几天我都不回去,行了吧。”
  陆明闻言松了口气,见二少的白眼,就赔笑说:“这不是怕惊动老爷子和夫人吗,到时候我爷爷可不会给我好果子吃。”说着还心里酸酸的,在爷爷心里都不知谁才是他孙子呢。
  林金城没管他那小心思,签了文件后,就看了看时间,快中午了,不知道墨墨来了没有,他还没有来过这,会不会不记得了……想了想就拨了电话过去。
  周墨才刚到林氏集团的门口,还没到柜台叫人去通知,就接到电话了。
  “墨墨,在哪里,要不要我去接你。”林金城那充满期待的声音响起。
  周墨无奈的笑了笑“不用了,我已经到了楼下。”
  “真的,那我下来接你,很快,等等哦”林金城惊喜的说道,连忙扔下手中的钢笔,兴奋的冲出去。就留陆明在那叫着还差一个签名,郁闷的继续留在办公室里坐着。
  周墨看着这装饰大气尊贵的大堂,看得出是名师手笔,比起区杰那里也毫不逊色。
  周墨这么一个绝色的人儿就站在人来人往的大堂中,没被淹没在人流中,就像一个发光体,把众人的眼光都吸引住。男男女女皆是回头观看,有的甚至还留着口水,比如,柜台里站得几个女人,眼睛都快黏在上面,那皮肤,那小腰,哦,真是把姐给迷住了,是诱受有木有。刚还往姐这边走来,怎么接个电话就不来了呢。还转头去看四周的景观,就不看这边来……呜呜呜……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