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西弗的随身空间 就是爱发呆(HP同人/随身空间)(上)(3)

西弗的随身空间 就是爱发呆(HP同人/随身空间)(上)(3)

时间: 2013-02-07 09:13:51

就这样,西弗在克利切非常不人道的喂养下,过了有史以来最同情猪,也最像猪的7天,那个杰姆-布莱克还没有回来。

哦,问西弗怎么知道他的名字的?其实西弗早猜到他就是那封信是的杰姆-布莱克,所以在第三天,保质保量的完成了三小时的进食计划,这是克利切根据西弗的潜力制定的。哄的克利切高高兴兴后,开口问:“克利切,你的主人是不是叫杰姆-布莱克呀?”

“哦,回尊贵的客人,主人正是你所说的那位强大的纯血贵族巫师,布莱克家族,生而高贵,高贵的最古老的布莱克家族,永远纯洁……PALAPALAPALAPALAPALA。”原来家养小精灵也是会咏叹调的!贵族的影响力的确无比强大。

“那布莱克先生和我的母亲艾琳认识吗?哦,我认为他们似乎是最好的朋友!”不要责怪西弗的询问手法太过拙劣,实在是吐真剂的威力太过巨大,硬是生生扭成真诚的小孩,没办法拐着弯的套话!郁闷ing。

可是西弗如此真诚的话语,怎么像道雷似得把克利切劈晕了,先是原地站着直打晃。然后突然跳起来冲到墙壁旁用力的撞墙。

非常的古怪,是的,边尖叫边撞墙的失控的克利切,在西弗拒绝进食的时候一定会出现,太过无聊的西弗以此为乐,没见识过的人,都不能了解它的观赏性,什么胸口碎大石、还有少林铁砂掌,金钟罩等等,根本比不上,人家家养小精灵的铁头功才叫绝呢,鼓掌……可今天的撞墙不像是自我惩罚型,没有一边撞墙一边大叫标配台词“克利切是个坏精灵……PALAPALPALA”而是用来表达心情万分激动的一种宣泄。

终于等克利切撞完后,热切的向西弗靠近,在距离西弗三步的地方停下,大脑袋左顾右盼的望了望四周,第一次压低声音问道:“尊贵的客人,克利切能知道你的年龄吗?哦,这个那个,克利切要根据尊贵的先生的年龄,制定营养计划。”说完好像怕西弗从他眼里知道什么似得,紧闭双眼,静静的等着答案。

嗯哼,这个问题一定有猫腻,原来家养小精灵也会套话啊!智商蛮高的嘛,还有它们的灯泡眼是能闭住的,早知道让他闭着眼做事,那么难看的眼睛睁着它们干嘛!
第十二章
“克利切,你对我真是太好了,从小到大,你是第一个关心我身体健康的人,哦,我真是太感动了,你问,问,只要我知道的都会回答你的!”西弗强烈地克制住想要说出口的真实年龄的,梅林啊!话都到嘴边了,生生的咽了回去,差点破口而出:老子前世加今生都奔4了,死咬着嘴唇,快点换个问题问!快顶不住了。都这么赞美你了,还想让人怎样!

克利切听闻西弗的话,差异的睁开大大的棒球眼,看到西弗“感动”到扭曲的小脸,顿时泪眼迷蒙,一串串屎黄色的眼泪,粘糊糊的挂在极度扭曲脸庞上,有几条还嵌在凹凸不平的灰色皮肤里,知道的看得出那是家养小精灵的眼泪,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鼻涕呢。

太过激动的克利切放弃了相距几步之遥的墙壁,直接原地趴下,一边用力撞着地板一边尖叫出声“啊!克利切是个坏精灵,尊贵的客人竟然把克利切放在第一的位置,啊!克利切是个坏精灵,辜负了尊贵的客人,克利切是个坏精灵!竟然想要套客人的话,克利切是个坏精灵,主人会把克里切的四肢砍掉,砍掉PALAPALAPALA……”

别撞了,要把真话说出口的,折磨的西弗快疯了,现在连西弗都有把自己撞晕的冲动,怎么办啊!

灵机一动,趁着克利切撞得正起劲的时候,闪身进到空间里,大喊出声:“老子上辈子是1987年出生,活到25岁!这辈子”再迅速闪回来冲着克利切大喊:“1960年1月9日出生,今年10岁了。”动作一气呵成。

梅林啊,原来你让西弗随身携带空间是要这么用的,忒憋屈了,放眼所有随身空间文,哪有用空间干这事的!难道真有人品这回事?

当西弗正在为自己的RP反思的时候,克利切已经被西弗的话震住了,具体准确的说,是被西弗的出生日期震住了,看他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手脚并用的,嗯,是手指头加脚趾头,造型非常高难度的掰着指头。

克利切用从来没有的低分贝喃喃自语道:“1960,1970,10岁,1月9日,1960年1月9日……普林斯小姐和主人,订婚的日子是1959年6月28日!普林斯小姐订婚前不见了……巫师怀宝宝至少10个月。”

“呼!”克利切倒抽一口气,抬头炯炯有神的望向西弗,诡异的咧开大嘴,暗想:哦,梅林啊,克利切真是个好精灵,克利切发现了主人的私生子了,克利切真是个优秀的家养小精灵,主人让克利切照顾主人的儿子。哦,最为永远纯粹的布莱克家族的家养小精灵,不能拆穿主人有私生子的小秘密。哦,克利切知道主人的小秘密,真是太优秀了,太能干了,哦,感谢梅林的黑框眼镜啊!

(梅林语:“亚瑟,难道连家养小精灵都归我管了吗?求求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我真的好心痛啊!”

亚瑟对梅林说:“你痛,我也痛!你痛,我更痛!”

梅林对亚瑟说:“我心痛得快要死掉了!”)

“呼!”西弗倒吸一口,这个世界已经那么复杂了!艾琳的男女关系更复杂,原著里的教授,不是没有碰到这种身世问题嘛!

父亲:托比亚-斯内普。

母亲:艾琳-斯内普。

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写着的呀,这也是西弗来到这个世界最庆幸的一点,上辈子虽然社会主义好,制度完善,孤儿院的日子过的还不错,又有书读,平平安安的长大了,顺利地找到满意的工作,过着想过的日子,但是因为长得不好看,性格又内向,没有愿意领养他的人,一辈子连爸妈都没教出口过。

上辈子唯一一次和别人打架的原因,就是大学里室友喝醉酒笑他没爸没妈,指不定是谁的私生子,这三个字一下子踩到了他的痛脚。当场把人摁翻在地,三个壮汉才把他拉开。

上辈子的院长是个很现实的人,从来不给孤儿们编织美好的谎言,总是致力于早早的教会他们看清现实,当林西长到十岁左右时,基本确定不会被领养了之后,院长就告诉了他的身世,他是个私生子,父不详,母亲要过新的生活,没能力抚养他。

刚开始觉得院长很残忍的破坏了他心底仅有的幻想,可是时间长了,到感谢起院长来了,像是拔掉小树旁边的杂草,泥土全部的养分都供应给了树,小树会成长的更好。伤口只会在被人攻击的时候才会疼痛。

但对于私生子这三个字的厌恶,已经不是常人能够想象,如果托比亚不是西弗的父亲!

第一:林西绝对不能接受,这辈子无论如何他都不想再当一名私生子。

第二:拥有了西弗的记忆,西弗绝对不能忍受,他被一个不是自己亲生父亲的男人虐打了五年,还是在亲生母亲的纵容下,让一个外人虐打了自己。

哼,这就是穿到这个世界的代价吗,到底为什么,两辈子都让我受同样的折磨!

身体也感觉到了主人的悲伤和愤怒,泪水哗哗的流,浑身颤抖,西弗从懂事起就没哭过,哭是最没有用的行为,浪费体力,泪水模糊了视线,不利于逃跑,还会分神降低行动力,最不能忍受的是哭个不停的样子就像个小可怜,软弱、无能,像个随时能被踩扁的臭虫。

身体第一次不受控制的自主发泄,原来哭也是件很累很累的是,眼球由于水分的大量缺失,盐分的冲刷,微细血管充血,角膜浑浊,强烈的情绪反应牵扯的脑仁阵阵疼痛,这种疼痛不但没让西弗失去思考能力,反而思路更加清楚,这就是你让我来到这里的原因吗?同样的身份,相同的痛苦,是想让人有更深一层的体会吗?无论是什么原因,上次没被打倒,这次同样能挺过去!

“克利切,你的主人一回来,就告诉我,我要第一时间见到他!”

不等克利切回话,西弗挥挥手,示意他下去,大概是被西弗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到了,很乖巧的离开了。现在的西弗浑身散发着野兽受伤后想要拼死一搏的危险气息,和前几天乖巧顺从的模样截然不同,用HP的比喻就是,一条披着獾皮的毒蛇。

西弗的性格是不喜欢招惹无谓的麻烦,习惯于隐藏在人群中,平时人畜无害的模样让西弗很满意,但在从来就没有人为西弗遮挡风雨的成长过程,所接触到黑暗面绝对比一般同龄人多得多,这样的环境没法给西弗保持一颗纯洁的玻璃心,那些人性的恶劣都足以让西弗成为一条毒蛇。

蛇这种动物从来不会盲目的主动攻击,特别是另一方比你要强大的时候,善于猎狩的猎人,会假装无害,降低敌人的警惕心,甚至放下尊严成为对方的奴仆,近距离观察对手的实力,若是强大便俯首称臣,追求力量,跟随强者是蛇的本能,如若弱小,便是一顿丰富的盘中餐。

要记得大多蛋生类爬行动物都有它们的逆鳞,不要轻易撩拨!
第十三章
第十天的下午,窗外阳光明媚,暖暖的柔柔的洒在华丽的古老庄园,杰姆-布莱克和西弗勒斯-斯内普同时出现在布莱克老宅的小书房里,各占一边,双方都沉默不语,时间在他们之间好似凝结了一般。

甲乙双方再一次碰面,布莱克的穿着显然比第一次碰面的事后讲究的多,墨绿色的收腰长袍恰好修饰了他偏瘦的身材,琥珀色的猫眼石袖扣收紧宽大的衣袖,低调而华丽,原本披散的深棕色乱发被老老实实的拢在耳后,刚毅的脸庞线条分明,蓝灰色的眼睛深陷在飞扬的粗眉下,冷酷又追求随心所欲的男人,仔细的,长时间的研究了一遍布莱克的长相,很好,无论发色、眸色、五官都没有和西弗相像的。

被西弗毫不掩饰的目光看了许久的布莱克,尴尬的拍了拍长袍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继续保持沉默。

哼,穿着崭新的长袍来见我,是想给西弗留个好印象吗?西弗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这套别人捐献的麻瓜衣裳,很好,对面闪亮的那家伙有够白痴的,明知道家养小精灵不能碰触任何无主的衣物的情况下,把西弗关了十天,还不给西弗准备任何衣服,今天又穿得闪闪发光的在人家眼前直晃悠,还提什么好感!要是西弗真是个孩子,早就自卑死了,仇富心理你懂否!

布莱克终于从西弗的视线中,了解到了自己犯了个愚蠢的错误,站起身来,一个幻影移形消失了。就这么一声不吭的把西弗扔在书房里,抽了抽嘴角,心想:他去给我买衣服了!应该没那么快回来,不量尺寸也能买衣服?巫师界有成衣卖了?

“克利切,下午茶。”

西弗享受一份英式下午茶,先来一口番茄蒜蓉包,迷人的传统英式点心Scone,先涂果酱、再涂奶油,吃完一口、再涂下一口。水果塔甜丝丝的滋味满足最后的味蕾,精美的瓷器里盛满了红茶与牛奶的美妙组合,仿佛是优雅的贵族邂逅了名流绅士,无论是小啜一口还是大口畅饮都让人酣畅淋漓。

擦了擦嘴角,洗干净小手,书房里的藏书并不丰富,大多都是大小差不多,摆在一起很是整齐好看,贵族真是种从头武装到牙齿的特殊阶层,衣食住行处处都要表现他们的优雅高贵。

当西弗正在研究到那本名叫《生而高贵的古老家族》的第四章的时候,布莱克提着四五件长袍,忽然出现在西弗的面前。

西弗控制不住的翻了个白眼,这货就是克利切口中强大的纯血巫师!连个缩小咒都不知道用,傻呵呵的连人家的衣服架子都拎了回来,怪不得艾琳看不上他,彻底放心了,就这智商生不出西弗这么高智商的儿子来!

西弗碰也不想碰,那堆款式偏幼龄化,颜色明亮,还每套都有可爱的刺绣,像是胖肚子的囧龙,大脑袋的蛇怪,比例失调的独角兽等等,大大咧咧的出现在衣服的胸口处,或是藏在背后,对穿衣从来不讲究的西弗,囧了,心里忏悔:我错了,我不该先前为了恶心那货,在他面前撒泼,报应来得也太快了!此人段数高超,都不用开口,几件身外物就把我成功恶心到了。

杰姆-布莱克抽出一件最花哨的长袍正要开口,西弗急忙出声:“您是我母亲艾琳-斯内普的朋友,杰姆-布莱克吗?”不等他回答从口袋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那封信,递给杰姆-布莱克。

布莱克点了点头,接过信封的手指略微的颤抖,看了西弗一眼,看到西弗略微的点了一下头,展开信纸看了起来,看了一会儿就放下信重新叠好,把信塞进了手腕上的空间镯里,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丝毫停顿。然后无视西弗的存在开始发呆!就是追思某件久远的往事,默默不语。

看来他压根没想把信还给西弗,东西一样两样经过他的手都再也见不着踪影,地盘意识万分强烈的西弗,决定了防杰姆-布莱克甚于防川的行动纲领。

西弗揉了揉犯痛的眉心,出声打断布莱克的思绪:“先生,您已经收到信了,能劳烦您送我回孤儿院吗?我已经离开十天了,院长肯定生气了。”话音刚落,立马垂下小脑袋,藏起不停抽搐的脸孔,梅林的万年臭脚丫啊,该死的吐真剂副作用啊!再逼着人家说这么不真诚的话,肯定提前面瘫,病发于面部神经过度运动造成的永久性损伤。

布莱克木木的看着西弗,露出疑惑的表情:“这里不如麻瓜的孤儿院吗!那里都是些没教养的小崽子待得垃圾聚集地,到处散发着卑贱的气息PALAPALAPALAPA……”

布莱克一边数落着麻瓜界的种种令人发指的恶心事,一边回想到十天里在所厌恶的麻瓜界里对西弗的调查,调查过程里对各种各样的人进行魂念摄取,其中包括西弗蜘蛛尾巷的邻居,三家孤儿院的院长,欺负过西弗的孩子(某呆:魂念摄取对大脑脆弱的孩童,会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很不人道德说。杰姆:蝼蚁罢了,再烦,阿瓦达——)

这么低级肮脏的麻瓜界,这小子还想回去!没看见好吃好喝的供着他。

(某:你确定,你不是再用吃的撑死他,外加魔药灌死他,还我瘦小的、单薄的、苍白的受虐美教授。)

今天还特地去采购了摩金夫人最推崇的流行儿童服装,竟然还想走,不行,门都没有,窗户也没有!

(摩金夫人的眼光其实很好,只是布莱克家族最喜怒无常的,从十年前开始只剩怒的杰姆君,在午休暂停营业期间突然闯入,要购买儿童的衣物,着实把摩金夫人吓呆了,在布莱克的催促加恐吓下,抓了一袋有特殊爱好及日本血统的巫师母亲所定制的超豪华卡哇伊长袍,顶着巨大的压力把布莱克打发走了!现在的摩金夫人已经撂担子跑路,以防疯狂的女巫和疯了很多年的男巫的双重追杀。)

在布莱克慷慨激昂的讨伐下,西弗忍无可忍,内心咆哮:你是故意的,在孤儿面前数落孤儿,这脑子有够不清楚的,你还说!你还说!你还说!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脾气很好,但不是没有!算你狠,逼得我不想忍,只想残忍,求你滚,给我马不停蹄的滚……

“先生,请动一动你那颗脖子以上,加上鼻孔共有七个孔的圆球形物体,如果它有正常的容量,那么我可以期待你能闭上那张像是市井老太太般喋喋不休的嘴,同时运用你贵族式的思维考虑一下,是什么占据了你的大脑,破坏了你的神经,让你在一个孤儿面前数落一群孤儿!”话音刚落,世界回归安宁,一切都那么美好,西弗满意了。

“你不是孤儿!你怎么会是孤儿呢!”第一次从对面的男人口中听闻了高阶的贵族式咏叹调,退后一步,怕激动的男人,一个克制不住,冲上来抓着我的双臂摇晃!看来毒蛇的神功还未练成,毒液的强度还太稀薄,连把人定住的威力都没有,标配技能的攻击失效,让西弗很失望。

“你不可能是孤儿,我不会让你变成孤儿的,西弗,我决定了当你的教父!”杰姆-布莱克,真是个原创的、神奇的、不要脸的人物,能马上炮灰了这货吗!给西弗申请表,向有关部门投诉这货企图破坏故事情节的合理稳定,对主角的生理乃至心理造成重创!

教父不是指在婴儿或幼儿受洗礼时,赐以教名,并保证承担其宗教教育的人?怎么巫师界是个人就能冲上来大喊:“站住,我要当你的教父!”另一个还要深情的回答:“哦,亲爱的教父,你就是我信仰的父亲!”

西弗抬头用一种看未知物种的眼光,企图用眼神解剖对面那个到目前为止生理无异常,神经间歇性搭错,大脑部分缺失,剩下部分大小尚且不明确的典型脑残。显然常人和非人之间,差距是非常的,电波是平行的,没有交集的!

明晃晃的嫌弃在布莱克眼里变异成期待,那货乐呵呵的递过来一打羊皮纸,“西弗,你放心,教父一切都处理好了!”

领养证明,敲着孤儿院的大章

魔法部的身份证明

魔法部出品的监护人变更证明

古灵阁的普林斯家族限期300年的继承通知书

英国圣芒戈医院空白的医疗档案

杰姆-布莱克的个人遗嘱

……

一切文件都让西弗明白,从今天开始,他需要接受西弗勒斯-斯内普有一个名叫杰姆-布莱克的脑残教父。“先生,希望你能告诉我,您成为我尊贵的、重要的、不可替代的教父的原因。我不接受任何无合理理由的施舍。
第十四章
“咳咳……西弗,叔叔是你母亲最真诚的朋友,相信如果她知道我能照顾你,也会很放心的。”特意柔和的语调,配合着一张菱角分明的脸庞,真让人尴尬。

西弗碍于在他人的地盘上,克制住吐槽的,暗暗琢磨:在不威胁生命安全的情况下,趁着还有年龄小的特权,合理的洒洒毒液,反正是这家伙让人家吞了那么大瓶吐真剂,活该他受点罪。

“先生,你只是我母亲的朋友们,可是克利切说你们曾经要订婚的呀?我母亲抛弃了你,你还会善待我吗?”西弗满脸求知欲的看着布莱克青一阵白一阵最后停留在黑中透绿的阶段,心里满意的点点头,变脸表演很成功嘛!掌声响起来!

“西弗,你还小不明白大人情感世界的丰富性,无耐性,和不可预测性,虽然我们没有定成婚,不代表我被抛弃了,哦,也不代表我抛弃了艾琳,我们之间不存在谁抛弃谁,谁没抛弃谁的问题,只是抛弃了我们共同的理念,我能理解并原谅她的抛弃,即使她抛弃了我,不代表我将来会抛弃你,我是不会抛弃你的,无论我们谁抛弃了谁,都不能否认我成为你教父的心意,让我们一起忘记这无谓的抛弃,好吗!”在布莱克自己把自己绕晕后终于停了下来。

哦买梅林的lady嘎嘎!交流障碍啊!吼吼,对过的,说你呢,该吃药了!疯病治好了再出来,治不好就别出来。

“先生,为了我们能早些结束这场谈话,请您冷静一下,注意表达。”

杰姆想了想,将十年的自我放逐,让他的语言功能出现了点问题,只习惯了简短凶狠的说话方式,回老宅之前,想要和西弗好好谈谈,喝下了一瓶主要功能是柔声细语的魔药,可是怎么会这么词不达意,罗里八嗦呢?这太不正常了。

(某哭了,呜呜,再以瓶为单位灌魔药,就给你亲妈我把瓶子也给吞下去!)

“先生,之前您通过我的记忆知道了我的身世,关于我母亲和您之间的纠葛,您能通过记忆让我了解一下吗!原谅我的无理,和多疑,虽然亲眼看到的不一定是事实,但总比说的来的可信!您的坦诚将换来我真诚的信任。”

西弗心想:杰姆-布莱克。如果你能对我坦诚相待,那作为第一个想照顾我,并把我当成责任的人,你会成为是我肯定的“教父。”

“好的,我的教子。”杰姆站起身,毫不避讳的启动书房里的魔法阵,对面的书橱缓缓下降,漏出隐藏的柜子,杰姆从柜子的最高处取出一个银白色的长盒子,很温柔的抚摸着凸起的浮雕,小心的打开,盒子里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排水晶球,耳边似乎传来银铃般的嬉闹声,杰姆的嘴角噙着一丝幸福的笑意转瞬即逝。

侧对着西弗呢喃到“西弗,这是我最美好的记忆。”神情平静而忧伤。

西弗知道,自己做的比他过分的多,恐惧的、受伤的、愤怒的记忆重现,只会让人痛一阵,这种痛经历的多了,人就适应了、习惯了、麻木了、放开了,还会有比这更坏的是吗!痛得让人清醒,明辨方向。

美好却又永远失去的记忆,曾经的快乐是最苦涩的毒酒,让人沉迷又注定不再拥有!
第十五章
杰姆很快准备好了冥想盆,水晶球被放了进去,抬头示意西弗:“我们开始了。看着冥想盆,知道一切后就要接受,我亲爱的教子。”

“您不用特意陪我,我可以自己看的。”西弗抿了抿嘴角,发现杰姆紧绷的显得特别僵硬的背部,呐呐的开口说到。一颗关上许久的心,对突然涌现的情绪弄得有些吃惊,我竟然也会关心人了,还关心对面那个就见过几面的自来型教父?

(某:你就是个口贱心软的主,俺是亲妈,什么亲情、友情、爱情,什么理想、梦想、追求,牛奶会有的,面包也会有的,亲妈会一一补偿你的,吼吼。)

如果说心里对主动关心别人在闹着别扭,西弗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的挪到了杰姆-布莱克身边,抱住杰姆紧握着的手臂讨好的蹭了蹭。

西弗的思维:我怎么会做这种傻傻的,只有猫科、犬科动物才会做的,愚蠢的撒娇动作,老子是条毒蛇,虽然还小但本质是不会变得,警告你,身体,你做不到像正常人一样能控制自己,起码得保证只能模仿蛇,不准给我学哺乳类长毛的家养小动物!

西弗的身体:好,那蛇是怎么讨好的呢,在地上翻滚!缠着对方的四肢盘旋而上,嗯哼,就我这身材,应该是抱紧大腿,还是热情的来个熊抱,计划考虑中……

西弗的思维:本人已死,有事烧纸!小事招魂!大事挖坟!

杰姆低下头看着西弗纠结的团成一团的包子脸,仿佛完全不能接受自己所做的动作,神情像是受到毁灭性的打击,聚焦在那双揪紧他袖子的小手,有人在关心他呢,看着眼前自己和自己闹别扭的小巨怪,原本被人窥视记忆的怒气一扫而光,或许自己新出炉的教子很值得期待呢。

“放轻松西弗,我会陪你看得。”杰姆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宠溺,西弗顺从的靠着布莱克坐下,深吸一口气,专注的盯着冥想盆,打起万分精神面对即将看到的一切。

简述版本:这是一个男人和一男一女的故事。

家庭伦理版:

富有成熟魅力的纯血中年贵族与可爱善良的混血养女,谱写的一段可歌可泣的恋情。古板的纯血论大Boss强力反对,乘贵族忙于战争的当下,安排他的混血养女与青梅竹马的世家次子订婚,引发的一系列跌宕起伏的误会与生离死别!

HP版:

菲尔德-普林斯,收养了亲叔叔背叛家族后和麻种女巫所生的女儿,艾琳-普林斯,并细心照料,两人年龄仅相差十岁,相处之下更像是朋友,普林斯家族与布莱克家族是世交,杰姆-布莱克和艾琳-普林斯年龄相近,两家族出于利益与友情双赢的考虑,有意促使俩小辈培养感情。

但天与愿违的是,艾琳-普林斯喜欢有成熟味的大男人对杰姆-布莱克不屑一顾。而杰姆-布莱克天生就是个弯的,但也特别中意菲尔德-普林斯这种类型的男人。两个不同性别但又恰恰品味相投的人,顺从长辈的安排,乘机联合起来共同谋划俘虏菲尔德的行动。

俩人渐渐长大,杰姆见证了菲尔德-普林斯对艾琳-普林斯从宠到爱的全过程,慢慢的从艾琳的竞争对手变成了,他们两人的掩护者,把热烈的爱意埋在心底。

战火和恋情同时爆发,普林斯的家主费德勒-普林斯坚决反对,艾琳的混血身份可以培养成联姻的工具,绝对不能成为普林斯的女主人,下一代继承人的母亲。清楚儿子固执的性格,趁着英国战乱,菲尔德-作为魔药大师刚刚前往德国庄园避祸的第三天,就要向外发布艾琳-普林斯与杰姆-布莱克订婚的消息,艾琳此时被限制在普林斯庄园里,而杰姆是唯一有机会通知菲尔德的人。

菲尔德再接到杰姆的消息,摆脱了父亲的耳目,带着仅有的几个心腹放弃普林斯安全的通路,偷偷潜回英国,此举被所谓正义人士认为,普林斯的回国是暗地为黑暗势力做魔药补助,并认为他携带大量魔药,阻截他就能得到战力补充,打击对方实力。

战争,永运是结束后才会分出谁是正义,谁又是邪恶,战争里的牺牲,错误数不胜数,所谓的正义人士,为了胜利,无辜的人命在他们眼里只是必要的牺牲,所作所为更加心狠手辣,打着正义旗号的一方,更加虚伪,致力掩盖一切不正义的手段,当普林斯一行遭到包围后,被扣了一定扶植黑势力的大帽子,连阿兹卡班都没进,就被击杀了……

唯一继承人的死亡让费德勒-普林斯心灰意冷,几欲发狂,最后所有人只知道普林斯启动了古老的契约魔法阵,一夜之间这个古老的魔药家族的庄园、林场、产业等等标有普林斯标记的一切都消失在人们可达的势力范围里,普林斯无声的宣布避世了!

一夕间,艾琳-普林斯从巫师界蒸发消失了。杰姆-布莱克放火烧毁了一个偏僻的庄园,据官方发布无人死亡,据调查当时杰姆-布莱克受到摄魂咒控制,无罪释放,但摄魂咒对杰姆-布莱克造成了精神伤害,具有强烈的攻击意识。

冥想盆里的影像渐渐模糊消散,水波微微浮动最终归于平静,西弗对这个被自己愧疚逼得发了十年疯的男人,很无语,执着于自己的通风报信,害死了爱恋至深的人,这人和教授相似的暗恋,都是无意间传递了一个消息,害死了挚爱,一个崩溃的大开杀戒,一个压抑的当一个注定没有未来的双面间谍。这是奇特的因果报应吗!

按照时间算来,艾琳在1959年6月24日,菲尔德-普林斯死亡的那天消失,1960年1月9日西弗就出生了,仅仅六个月不到的的时间,注定了西弗不是托比亚的儿子,那唯一有可能的就是那个菲尔德-普林斯的儿子。

对西弗来说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他这辈子不是私生子,而是遗腹子,艾琳-普林斯还及时的给他找了个西贝货父亲,让他有了个斯内普的父姓。避免了父不详的尴尬。

坏消息是:两辈子的唯一一个母亲,是个脑子彻底坏掉的女人,丧失爱人的刺激,让这女人竟然让一个只是长得像爱人的暴力狂虐待了自己和菲尔德的亲生骨肉,告诉我是我疯了,还是这世界疯了!

“我是他们的儿子?”西弗指了下自己,又指了指冥想盆,木木的问身边坐着的布莱克!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