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西弗的随身空间 就是爱发呆(HP同人/随身空间)(上)(2)

西弗的随身空间 就是爱发呆(HP同人/随身空间)(上)(2)

时间: 2013-02-07 09:13:51

漂浮术就是一种,指定特定物体,对其进行四周魔力包覆,使它悬浮,在发出另一股魔力有方向的推动它,产生位置的变化,控制它的运动轨迹。

飞来咒就是一种在漂浮咒的基础上,加速物体移动,并加上牵引力的魔咒,像块磁铁般吸引物体靠近自身。

为何,小巫师能在没有咒语的辅助下让物体漂浮?有个别甚至在情绪激动时无意识的让物体飞撞?从那次魔力爆发的过程中,感受到的是身体周围突如其来的压挤,被禁锢的动弹不得,事后完全脱力的虚弱感,又有那种自虐式运动后大汗淋漓的畅快感,仿佛积压的压力全部发泄光了。

猜测:

年龄小于十一岁,身体的魔力输出脉络还没有发育完全,就像是肝功能下降,无法独立完成正常的排毒量,于是身体本能性加大淋巴、皮肤、汗液辅助排毒,维持正常运作。而孩童身体负荷有限,过大的压力有损生长,大大小小的魔力爆发,是对自身的另类保护。

身体里积压的无法运用的魔力如汗液一般从各个毛孔中四散而出,包覆住身边的各种物体。魔力弱小的小巫师,在完成这一过程后,就排光了魔力因子,不会引发重大事件。而天赋较高的小巫师,排除的魔力浓厚,在最后难以收尾(打个比方,没几个人能在“嗯嗯”的中途停住,只拉一半……)其结果就导致物体飞撞,在精神紧张的时候,发挥强大的攻击性。

这几年,西弗的魔力爆发次数非常规律,每当呆在一个环境里超过一年,身体里的魔力有爆发的迹象,超过一年就必定爆发,还一次比一次剧烈。换一个环境,身体便平静下来,周而复始,像是过敏患者似得,原本住在南方的时候过敏严重,怎么看都看不好,而到了北方生活就不药而愈了,两三年过敏原累积后又开始犯病。

或许,不同的环境里的元素,能平衡身体中的魔力,而时间一长就像是产生抗药性,效果降低。这几年虽然吃的并不是太好,可相对孤儿院的其他人,西弗看起来过份苍白,瘦小了些,这样的状况让西弗迷惑了,不是说教授有一米九的身高嘛!西方人不是发育早吗?这如今一米三都不到的个子是咋回事呀!

由于灵魂的关系,灵魂对身体的好坏很挑剔,感觉不好时会出奇的烦躁,西弗本就讨厌暴躁,厌恶暴力发泄,他一不舒服就只能命令自己憋着,憋得久了,就在沉默中消亡了,整个人看起来更加沉默孤僻,让周围的人冻得厉害。只能说原著的力量是强大的,人物的性格想改也改不了。

这具身体的生长发育绝对缓慢,身体强度也比不上麻瓜,巫师的身体强度差,倒像是真有其事。而且感觉如果不去霍格沃兹,而留在麻瓜界生活,绝对活不长的。就像是海鱼活在淡水里,呵呵,肯定不好受。为什么每个小巫师都要在十一岁时进入魔法世界?这霍格沃兹是不是保护巫师传承的方式呢?

霍格沃兹,就只是个学习的地方吗?

四大巨头:戈德里克-格兰芬多、萨拉查-斯莱特林、罗伊纳-拉文克劳、赫尔加-赫奇帕奇,又为何一定要联合办校呢?

无论那里的巫师界都是把小巫师们圈在一起教育的,那是不是聚在一起后,自带的魔力相互作用,保证他们的健康成长呢?

哪些选择放弃魔法学校的,麻瓜出生的小巫师们,又怎样了?反正是没有像邓布利多那样活到超过一百五十岁以上高龄的。他们是逐渐失去魔力变成平凡人了?还是在魔力爆发的影响下早夭了?

使劲的摇了摇脑袋,哎,这些想想法和认知让西弗有些意兴阑珊,你越不想面对,越是逼着你不得不参与……
第九章
十岁之前的日子,西弗过的相当充实,每天忙着着学习各种各样的语言。

例如:现在的母语——英式英语,和上辈子的美式英语南辕北辙,英国稍微有点社会地位的人物那说话的调调,真不是一般人能学会的,那叫一个叫抑扬顿挫,起伏感强烈啊!不知道的怀疑为自带伴奏带呢,上辈子习惯了美式英语的平直,稳重低沉,变化较少,西弗的每句话结尾通常呈降调,并且研究员出身,总是将就严谨的态度,语速也不由自主的慢一些。想起电影里那些个贵族们的咏叹调!只能感叹一句“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还包括德文、法文、拉丁文等等。虽然孤儿院里龙蛇混杂,但这也给西弗学习语言提供了师资。环境条件的限制,西弗只能在有限的资源里,充实自己,注意观察身边的人们,研究他们字里行间中流露出的信息。尽量减少因为成长环境不同,国籍不同,东西方思维的巨大差异,而产生的突兀感。

西弗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五年了,至今还是无产阶级,这让上辈子基本能自给自足的西弗感到非常挫败,也让人很迷茫,没有安全感,身边唯一看起来值钱的就是艾琳那个小箱子,一直被藏在空间里,刻意的遗忘着。

当真正决定要进入魔法世界后,在十岁生日那天晚上,西弗躲在空间里,第一次打开了那个箱子。

一根魔杖,唯有可能是艾琳的魔杖。

一把做工相当考究的古老钥匙,贴近了看,雕刻着细腻的花纹,脑海中闪过七八个问题,古灵阁的钥匙?门钥匙?家族信物?要不要滴上滴血试试?还是谨慎点好,继续翻翻看有没有相关的说明。

一瓶魔药,清澈如水,水晶瓶上没有标签。好奇的打开瓶盖嗅了嗅,没味道,但有种放松的感觉,像是根羽毛轻轻的拂过心尖,浑身的末梢神经都颤栗了般,浑身一颤,顿时全身软绵绵的,急忙盖好瓶盖,这魔药绝对一定及其肯定不简单,放好放好。

魔药旁是个黑漆漆的小袋子,向里面看去黑漆漆的一团,伸手去掏,胳膊都塞进去了还没抓到东西,晃了晃袋子,“哐哐……”的声响让西弗一下就激动了,这是钱币碰撞的美妙歌声啊,多少年没闻到钱味了!(请原谅我们的主角,他只是对物质的追求大了点,毕竟现在没钱是万万不能的嘎!)

腾开一张桌子,倒过小袋子,“哗啦啦……”一声,十枚左右金光闪闪的硬币,在西弗眼前滚动着,这一过程里,西弗已经数了三遍以上,呵呵,越数越少,就九枚像是金加隆的金币,不死心,双手抓着袋子抖抖,就掉出两三个铜币。哎,也是啦,相信那生活条件,怎么可能留下大袋金子。看了一眼桌上的财产,狠狠地把它们撸进袋子里,放在魔药瓶旁边。

一张三世同堂活动的照片,两个长得七八成相像的男人,其中年长的,被称之祖父的那位站的靠后,显得特别严肃,一身黑色的长袍,扣到领口的扣子,手拿一根盘蛇权杖,是个让人见了就不由站直的人物。年轻的那位却是完全相反的模样,莹白色的长袍衬托的男子面目柔和加上男人修长的手正揉着怀里少女的头发,笑的很温柔。十五岁左右的少女赖在男人的怀里,嘟囔着红润的嘴唇,向父亲撒着娇。

西弗对着这张照片惊呆了!

西弗一下就认出那个少女是艾琳,但照片里的艾琳和西弗记忆里的那个女人,很不一样,照片里的人有着双明亮的棕色大眼睛,水蒙蒙的,看得你一阵心软,一样的轮廓眼型,在西弗的记忆里,它们是空洞的,无神的,阴郁的。

西弗的长相和年长的男人很像,特别是那个标志性的大鼻子。五官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但这都不是西弗惊呆的理由,而是那个温柔男人的长相,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四周的空气似乎一下子稀薄了起来,耳边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噗通,噗通……”,三十岁上下男人的长相和托比亚一模一样,西弗顿时像被雷劈过一样,外焦里嫩。

“艾琳找个和父亲一样长相的托比亚结婚了!”

实质上,这是个最本分的猜测,受过狗血偶像剧洗礼的西弗,还冒出了好几个惊人的想法,自己把自己雷晕了。把照片好好的放在一旁,平静一下那颗正在越想越歪的脑袋,天啊,我想到哪去了!

最后箱子底部还有一封未寄出的信,收信人是杰姆-布莱克,一封很薄的信,犹豫了一下,撕开信封,取出信纸,薄薄的一张,展开来就两行字:

致,最真诚的杰姆:

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

你的愿望,我不能答应,亲爱的杰姆,你会有更好的。

你真诚的艾琳

随信的还有一条项链,小巧而精致,轻轻的摸索着挂坠上的宝蓝色的猫眼石,滑腻的触感,疑惑的喃喃道:“杰姆-布莱克,是什么人物?”

西弗话语刚落,肚皮感觉一阵拉扯扭曲,还没来得及反应,“噗通”一下就跌坐在一个软绵绵的地方,四周黑乎乎的,浑身紧绷,恶心欲吐,压不住的恶心感,一俯身大吐特吐了起来。

“呕,呕呕……”

“你是谁!”黑暗中,冷冷的询问声,让西弗猛地抬头,望向声音的来源,高瘦的身影站在距离不到五米处。鬼使神差地举起手中的项链,那身影猛地一颤,“啪”的一声,巨大的魔压,压得西弗趴在地上,差点倒在自己的呕吐物里。压力一下接一下,像是要把西弗活活压扁。

“艾琳”在内脏快被压出来前,费力的喊出艾琳的名字,这疯子一下子窜到西弗面前,一把提起,恶狠狠地瞪着西弗,在看清楚西弗的面容后,又微微的眯了眯双眼,脸部肌肉控制不住的扭曲。危险很危险,这男人正处在愤怒的边缘。

西弗的脑子飞速的运转起来,攻击?哦不,刚刚的喊声已经用尽了力气。挣扎?不不,也许会激怒他。求饶?“昏昏倒地!”带点愤怒扭曲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很好,什么都不用想了,可以晕一下了,至少知道他没想对自己不利不是吗?嗯哼,就让双方都冷静一下,西弗昏倒前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这家伙和西弗的妈肯定有一腿,那厮的表情和电影里教授见到哈利一模一样。
第十章
“咕噜,咕噜……”该死的肚子,你都饿了那么久了,还有力气叫!“咕咕,噜噜,咕噜咕噜……”梅林的桌布啊!全身血液一股脑的往头顶冲,肯定脸红了,发丝里感觉散发着阵阵热气,熟了,熟透了。

你说这人到底怎么回事呀,把人放倒了,就这么盯着人家看了半天,干啥子嘛,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非礼西弗了呢,要不是那视线里透着明晃晃的来者不善,还以为你恋童呢,别看啦,別瞪了,求您啦,再看人家都没办法思考了!

“啪啪”两声,呃,你!还敢拍我的小脸,脸是你能拍的吗!!

“啪啪”又是两下,你个叉叉圈圈的,不骂你,还来劲了!

“啪啪,啪啪”来回四下,行,算你狠,醒过来还不行吗,君子报酬,十年不晚。被西弗盯上了,就得有熬不熬的过十年的心理准备,心里的小人气的浑身通红外加直跺脚。猛地睁开眼瞪着眼前的人,瞪死你,瞪死你,瞪死你。

“饿了?”那厮玩味的看着西弗的小肚肚,完全无视西弗的死亡射线,西弗别过脸去暗骂:混账,让你看我笑话,啊啊啊啊啊!心血来潮,看我不恶心死你,嘟嘟嘴,抬起手,食指轻轻的对了对,再放下,揪住上衣下摆,细细的揉搓着,右脚原地画着圈圈,上身小幅度扭动。微乎其微地点着小脑袋,耍萌,呵呵。

(乌啦啦,你是教授啊,形象啊形象,那特等型男的伟岸形象啊!)

男人看着西弗这幅德性,立马倒退一步,哼,这套动作可是孤儿们的标配动作,基本入门课程,这可是激发他人善心的肢体武器,顶着西弗的外貌气质做起这套动作来,特有震撼力,曾经刺激的几个院长可吐白沫,两腿发软,万试万灵的嘎!

对面那位估计嘴角加眼角集体抽搐了?抬头怯怯地扫了一眼,哎呦,这心理素质蛮强悍的嘛!就仅仅是面部神经集体瘫痪,简称面瘫而已。哼,叫你欺负人,还不了手,也要大大的恶心一下你。

再接再厉,西弗慢慢的抬起小小的头颅,保持四十五度仰角,四十五度哦,要的就是精确,双手捧住脸颊,是捧哦,千万别压,圆圆的包子脸比较可爱哦,十根手指头各司其职,摆成花瓣状,特别注意小拇指要显得娇俏些,具体可以参考兰花指的神韵哈,各就各位后,头向一侧歪斜五到十度,根据脖子的长短自动调节,最最精华的是,表情要明媚而哀伤,眼部动作可选择呼啦呼啦眨个不停,或是一动不动集聚水分望向目标。

还没等西弗完成最后动作,对面的人的表情有些龟裂,又后退一步叫了声“克利切”。

“唰”的一个完全挑战人类审美观的家养小精灵出现在西弗和他中间。

啊,直到今天西弗才明白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离和死别,而是隔着个奇丑无比的家养小精灵,吼吼!

看西弗离那丑货仅仅一手掌的距离,对你猜得没错,就是以十岁孩童的手掌为标准,他的大鼻子离西弗的大鼻子就一手指头的距离,好,西弗承认能和自己比鼻子大的,活到现在也就眼前这家伙。

问题是为什么他的鼻子和西弗的在同一水平面上,梅林啊,你是在提醒西弗现在的身高和家养小精灵一样高吗?

西弗内里的小人内牛满面,向天比了比中指,你强,非常成功的恶心打击到人了!呜呜呜……你是诚心刺激我呢,刺激我呢,还是刺激我呢!画圈圈诅咒你,被人抛弃里一百次,一万次。

西弗不得不说你真相了。

那厮看西弗一副吓傻的表情,终于满意了,开口道:“克利切,把早餐送进来。”然后眼神示意西弗,别再做那几个恶心的动作(瞎说,明明很可爱的嘎,崩坏的教授最有爱喽!)

西弗考虑到家养小精灵带来的心灵上的打击,衡量了一下得失,据说十八岁后心理才会发育完全,现在只有十岁的身体,还是别冒险了,要是因为个家养小精灵的鼻子把自己逼成**,实在是太丢范嘞。还是老老实实的低下我高贵的头颅比较明智。

西弗不禁暗想: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等着有能力了,就去找一个排的家养小精灵,让他们轮流爬你的床,嘿嘿,不管你再怎么心理素质强大都得逼得精神分裂。

(梅林的**内内啊,你确定,你不是个资深**?这也太残忍了,可是怎么就那么期待呢?作者无良的对了对手指。YY中勿扰。)

西弗一边美好的幻想着,一边看着克利切充满热情的摆放早餐,施了加长咒的长桌,从一头摆到另一头。瞧瞧,那速度,那服务,哎呦,要是换张好点的脸,西弗都想给他小费,继续YY,尽量忽视由于食物引发的交响乐,太丢人啦,这肚子闹得那个叫一个响啊,中高低音俱全。

梅林的唱片啊!到今天西弗才知道,原来除了蛇语,龙语,还有腹语,脑门上一片黑线。

男人大概觉得“交响乐”不太动听,抬手示意让西弗开吃,西弗想:怎么你叫我吃我就吃,你是老几啊!反正少吃一顿饿不死,很有骨气的晃了晃脑袋表示拒绝。

男人也不说什么,只是用若有似无的眼神在西弗和克利切之间游走,立马让人神情紧绷,不祥的预感在西弗心中油然而生,脑海中警铃长鸣,那个家养小精灵明显激动的咽了口口水,西弗一点也不怀疑他会在下一刻就向自己飞冲过来。

哦,是的,他已经这么做了,瞧,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靠了过来,踮起脚尖,舀了勺土豆泥,梅林啊,还满怀期待的望着西弗那性感的双唇。外凸的如灯泡大的双眼欲语还休!千万站稳,别倒在人家身上啊。

哦,看西弗下意识做了什么,不由自主地用那瘦弱的手臂紧紧地护住胸口,双手牢牢抓住领口,仔细看看,关节泛白,可想而知它的主人有多么用力,尽力向后仰着身体,远离那近在咫尺的勺子,不用照镜子就知道我一定一脸惊恐,像是要被人强了一般的感觉。

当西弗意识到现在诡异的状况,余光里发现对面那厮看着西弗的举动,不住地抽搐着嘴角,耸动的双肩,西弗内心再次不住的咆哮,活了两辈子第一次真心的想一巴掌拍死自己。

梅林啊!发誓再遇到什么破事都不念到你老人家了,请给我来个“一忘皆空”行不?行不行啊?

西弗心酸了,委屈了,怎么就活得那么憋屈呢!你们一个个的都欺负西弗,现在连个家养小精灵都来笑话西弗,你们无情,你们残酷,你们无理取闹!

(这孩子逼急了,电视剧的经典台词都来了!),眼眶都气红了,连孩子都欺负,人渣!人渣!哦对,老子现在是孩子,孩子是可以任性的,可以无理取闹的!

西弗大喝一声:“你是谁!快把我妈妈的项链还给我!”

男人一听西弗提到项链就猛地顿住了,冷气一个劲的向外冒,四周温度直线下降。

克利切听西弗对着他的主人大吼大叫,激动愤怒的差点尖叫出声,硕大的眼珠不停的转着,显得非常惊恐,甚至无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

“哦,克利切是坏精灵,是坏精灵……哦惹主人生气,克利切是坏精灵……该死该死……”用力的拍打着自己的脑袋,还嫌不够似得直直的看着墙壁,非常想要撞上去,偷偷瞄了瞄主人越来越狠黑的脸色,不敢让自己的疯狂行为刺激到即将发怒的主人,纠结这一张丑脸显得越发狰狞。

男人深呼一口气,脸色还是黑得吓人,迅速拔出魔杖,举起来指向西弗,又叹了口气,快速放下。喊道:“克利切,吐真剂。”

克利切打了个响指,消失了,连“是,主人。”三个作为家养小精灵的必答回话都没说,急急的逃走了。

“快”男人对空气低声补充了一个字,刚刚离开了的克利切又出现了,跪着,双手高举过头顶,掌心里小心的捧着一大瓶魔药,估摸着起码超过250ml,什么时候魔药都像矿泉水似得不值钱了,一装一大瓶?

男人一把接过,看也没看克利切,吐出一个字“滚”!

“啪”的一声,空荡荡的房间里就剩西弗和男人大眼瞪小眼,恍惚间,刚刚克利切好似对着西弗非常同情的看了一眼,就像对遗体告别似得。来不及等西弗回味推敲就听见男人的声音想起。

“你自己喝,还是让我灌。”说完,男人的死亡射线像不要钱的射过来。

“全部?”不安的指了指这瓶相当大瓶的魔药。看着西弗配合的态度,让男人的面色有点缓和,意味深长的回复道“是的”。

西弗接过瓶子,想着:这容量喝下去,药效到底有多长啊!(答:很长很长)。

打开瓶盖,嗅了嗅,没什么异味,想想也是吐真剂这种药剂,就是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让人喝下去,不大可能有啥异味。

“咕咚,咕咚……”西弗喝了个底朝天。并乖乖的把空瓶子放在桌上,像被人附身了似得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转身走到餐桌前,挑了盘火鸡肉色拉,浇上两大勺柠檬汁,捧着挪到沙发上,让小小的身子陷在软软的沙发里,满足的蹭了蹭,调整到最舒服的姿势,开始吃了起来。

别看西弗现在神情慵懒的像只猫似得,其实内心的小人直发怵,梅林啊,这是怎么滴啦?(吐真剂过量服用的副作用:人变得随心所欲,想说啥说啥,想干嘛干嘛。毫不掩饰。)那西弗就只想吃?就是个吃货?囧……

那厮看着西弗的样子,在西弗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不等西弗吃完,低沉的问道:“你母亲叫什么?”
第十一章
“艾琳-斯内普。”西弗思索了一下,这两辈子都是孤儿,还是没人领养的那种,没有养父母的存在,孤家寡人一个,在生理上,和名义上,能够称之为母亲的也就只有艾琳一个人。

抬头,西弗看见男人一听闻“斯内普”三个字的时候,瞳孔微缩,身体紧绷,抚着额头回想着巫师界有没有“斯内普”这个姓氏,搜索无果,片刻后挺直了腰问道:“斯内普?一个麻瓜!你,名字!”

“西弗勒斯-斯内普,托比亚-斯内普是我父亲。”话语刚落,房间里顿时风起云涌,西弗的身体猛地不由控制的跳了起来,手里的餐盘“哐当”一下摔了个粉碎。

提及托比亚所带来的恐惧驱使西弗找了个最近的书桌钻了进去,就像五岁的时候经常做的那样,躲开危险,掩藏在角落里,把自己蜷成一团,浑身瑟瑟发抖,以减轻惧怕产生的巨大心理压力,托比亚的暴力影响太深了。

在吐真剂副作用的影响下,西弗毫不犹豫的表现出自己的恐惧,剧烈的颤抖使西弗从出生开始所有关于托比亚的记忆一个劲的在眼前闪现,吐真剂服食过量的副作用导致,那些记忆都向外一丝一丝的飘了出去。

男子见状一抬手变出了个水晶球,把所有漂浮在半空的记忆体收集起来,在这过程中偶然看见的几幕片断,从厌恶,到突然好像看鬼一样,随后紧紧地抓住刚收集完毕的水晶球,向西弗躲藏的方向复杂的看了一眼,闪身消失在我眼前。同时脑海里的恐怖片终于放完了。

西弗深呼气,慢慢让自己稍微冷静下来,思考现在的处境,刚刚的两个回答,让西弗发现,其实吐真剂对于他的作用并没有想象中的神奇。

由于西弗现在的灵魂是个完完全全的中国人,而中文才是西弗正真的母语,所以无论其他语言说的有多溜,每句话都会在脑海里进行翻译,头脑的运作速度显然比电脑要快的多,从听到用英文提出的问题,进行第一次英翻中的加工,思考后给出答案。

凭借母语强大的作用,使头脑先于其他语言一步,以中文进行文字编辑,再进行中翻英,最后出口表达。这一工程就给了西弗美化答案的机会。

例如,被问到母亲的姓名?西弗最真实的回答其实是:“能算得上的母亲就是艾琳-斯内普。”在不影响真实性的情况下,通过翻译产生的时间差,进行掐头去尾大力的简化变成:“艾琳-斯内普。”听到的人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

西弗有了几分秘密不被泄露的把握,顿时松了口气,“呼……”深吸一口气,感觉四肢发软,空荡的房间里还飘荡着食物浓浓的香气。甜丝丝的,香喷喷的,黄油的香气一个劲的往鼻子里钻。好想吃啊!

等等,嘴里香浓爽滑的口感是怎么回事?低头看了看餐桌上的奶油蘑菇汤,遥望不远处的书桌,疑惑的眨了眨眼睛,这身体也太随心所欲了!完全不和大脑把声招呼就自己行动了。

(西弗的身体说:那个大脑啊!我现在归小脑管,谁教你把魔药当水罐,没送去洗胃就谢梅林谢亚瑟了,还有你经常为了所谓的面子残害我的健康,这是不对的,我要上诉,上诉!)

西弗泄愤似得,抓了块三明治,大大的咬了一口,叫你不听话,你个吃货,撑死你!撑死你!撑死你!泪奔ing,这药效多久才过去啊!吼吼!

现在这傻样连西弗自己都像拍死自己,更别提别人了,教授迷们啊!西弗对不起你们呀!彻底崩坏了。

(乌啦啦,虽然成熟的教授浑身散发着禁欲的**力,想想就直流口水,但是十岁的西弗还是崩坏的样子最有爱喽,崩坏,崩到天崩和地裂!)

“嘭”的一声,房门被踹开了,男人散发着怒气冲了进来,看着西弗被食物塞得鼓鼓的包子脸,冷声道:“给我老实呆在这里!”

他的气势吓到的西弗,西弗不等咽下满嘴的食物,用力的点了点头。

瞧他那暴躁样,估计被西弗的记忆吓得不清,肯定不是影片太过暴力的关系,西弗可不相信这家伙有什么多余的同情心,那么能让他情绪失控到“幻影移形”都忘了使用,采取踹门这种麻瓜才会使用的方式动作。

分析下来。只有两个因素:一个就是艾琳的死因,也不排除他被艾琳和照片上完全不同的巨大改变刺激了。另一个就是托比亚的长相太像艾琳的父亲,你想想心爱的女人,原来恋父,哦,这是多么毁灭性的打击啊!别问我怎么知道那个男人爱着艾琳!要知道,人有三样东西无法掩盖:咳嗽,贫穷和爱,越想隐瞒,就越欲盖弥彰。

“克利切,照顾他,看着他。”男人的话语打断了西弗正在诗情画意的YY,西弗望着他黑袍滚滚的背影匆匆离去,哦,那滚滚的波浪,那完美的线条,西弗心里暗自吐槽:这与众不同的气势,熟悉的动作,激荡人心的黑袍,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教授他老爹呢!

(哦不,小西弗,要是不是你亲爹横插一杠,他倒是有可能是你父亲,可惜历史是无法颠覆的,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别失望,你的身世绝对比这个精彩,敬请期待哈!)

西弗大呼:谁失望了,哪个缺德的诽谤我来着!警告你哦!好不容易接受了穿到HP这个配角基本死光,主角半死不残的非主流童话故事里,别想再把老子编进你那个狗血的、附带虐心、虐肺、虐肝、虐肾、**情深的家庭伦理里大戏里!这是同人的世界,不是婆婆妈妈的八点档,明白否!明白否!

(哦,乌啦啦,亲亲的小西弗,你就省点力气应付这变幻莫测的、诡异的HP世界,无良的作者阿呆在激烈的同人文竞争下,早就疯狂了,为了点击率,你就是她手里那团小面团子,任她揉圆搓扁,其实伦理剧还算好的呢,偷偷告诉你哦,这丫还给你安排了小日本最出名的小电影哦!有句话说的好,生活就像是叉叉,如果无力反抗就慢慢承受。)

西弗继续解决了一大份起司焗龙虾,拍拍圆鼓鼓的肚皮,遗憾的看了看左手边酥酥嫩嫩的羊小排,右手边摆盘精美的水果拼盘,咽了咽口水。

西弗这样子已经是彻底放弃对身体的控制权了,起码我们还能控制一下脑袋不是吗,身残总比脑残来的强。

克利切可不管西弗是不是因为特殊原因暴饮暴食,看着他那么强大的胃口,已经好久没工作的克利切激动了,暗暗在心里说道:十年啊!多么漫长的岁月啊!身为一名完美的家养小精灵,真是难以忍受这懒散的生活,让我那英俊的容颜愈发的憔悴(别计较,这群物种审美观真的难以理解!),现在好了,终于我的价值得到体现了,叫哪些个霍格沃兹的小精灵们还看不起我!克利切是最优秀的精灵,看这位尊贵的客人,吃的多尽兴啊!还意尤未尽地说。主人让我好好照顾客人。

克利切是个好精灵,转了转眼珠,打个响指“啪”的一声不见了。滴答滴答,两秒后,“唰”的一下又回来了。恭恭敬敬的把怀里的三瓶魔药放在客人面前,分别是:消食魔药、开胃魔药、吸收魔药。

于是悲剧就这么发生了,西弗在克利切炯炯有神的高瓦数成对灯泡的照射下,喝一口魔药,解决三盘以上美食,再喝一口魔药,塞进两盘水果,再来一口魔药,嗑掉半个九英寸慕斯蛋糕……西弗真是快要哭了,人家牙疼这很正常,轮到西弗怎么就腮帮子疼呢!这是为什么呀!为什么!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