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综漫之黑暗帝王 水晶仙子(上)

综漫之黑暗帝王 水晶仙子(上)

时间: 2013-01-29 00:07:40

文案
主角是名侦探柯南里黑暗组织的BOSS,
对外身份却只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学生,
伪装成不起眼的人在青春学园上高三。

第一章

日本东京,一栋高达五十层的摩天大楼屹立在市中心,俯瞰着整个东京市。
这栋大楼,就是亚洲第一大财团,藤原财团的总部。藤原家族是藤原财团的掌控者,拥有一千多年的家族历史,是现今上流社会中最古老,最神秘的家族。比之日本第二大财团,二战后才起家,如今才不过六十七年历史的迹部财团来说,多了浓厚的底蕴与让迹部财团望尘莫及的影响力。
之所以说是神秘,是因为藤原家族的家主,也就是藤原财团的总裁,几乎从不出席各种上流的商业宴会,除了日本前几大家族的核心人物,没有人知道藤原家族家主的名字,更没有人知道他们长什么样。
如果说藤原家族是亚洲商界的龙头,那黑暗帝国,就是整个世界的地下皇帝。
只有权力极大的人才知道“黑暗帝国”这个组织的名称,但对它的内部信息,却是一概不知。
黑暗帝国,是世界黑道之首,同样也是恐怖组织的龙头,他们行踪诡秘,来无影去无踪,敢于践踏一切法律,把人的生命视作蝼蚁。更可怕的是,各国的政界,商界都有他们的眼线,但你却不知道那个眼线到底是谁。

------------------------------------------------------------------
和社会的勾心斗角身处两个世界的中学生们,正打打闹闹的往学校走去。男生一袭黑衣,女生一身绿群,这就是青春学园的学生校服——虽然这校服实在是不怎么好看。
在人流中,有一个穿着高三校服,很不起眼的男生,正低着头默默的走着。男生大约有一米七四,七五左右的身高,贴身的衣服和长裤衬得他的身材越发的修长挺拔,不过一个西瓜太郎样式的学生头极为滑稽,脸上带着有大半张脸那么大,瓶底厚的眼镜,让人看不清他到底长什么样。这样的打扮,完全是一副不起眼的书呆子形象。
在高三A班,共有三个光彩夺目的人物:网球部部长手冢国光,同时也是A班的班长;A班副班长,网球部正选不二周助;网球部闻名全国的黄金双打之一,菊丸英二。
有这三个人在,就算宫本玄隐的学习成绩再厉害,也会变得不起眼,更何况他的学习成绩本来就只属于中游呢?
缓缓的走进教室,宫本玄隐默默的做到了自己的位子上。教室里那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发现他来了,这明显说明了他在班级里被无视的程度有多么厉害。
“砰!”就在宫本玄隐拿出一本教科书来看的时候,一个不明物体重重的砸到了他的桌子上。
巨大的响声让教室里猛地寂静下来,所有的目光刷刷的射向了那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
“啊!抱歉抱歉!”一个看起来阳光可爱的男生蹦蹦跳跳的跑了过去,弯腰拾起了发出巨响的罪魁祸首——原来是一个黄色的网球。
宫本玄隐默默的抬头看了那个男生一眼,视线又拉回到了课本上。
菊丸英二,高三A班乃至整个学校的风云人物,被女生们昵称为“猫咪”的网球场上的王子。
“切!真是书呆子!那可是菊丸王子亲自去道歉的哎!居然理都不理!架子可真大!”一个长发披肩的女生狠狠地瞪了宫本玄隐一眼,不屑的嗤笑一声。
“就是嘛!一天到晚看书看书,也没见他考试考得有多好啊!”另一个短发的胖女生鄙夷的开口。
“他好像也是网球部的呢!真是侮辱了网球部的这个词!”又一个尖细的声音响起,带着浓浓的嘲讽之意。
“呀!我是不是打扰到他了……”单纯善良的猫咪也听到了女生们的议论,愧疚的摸了摸脸颊上的创可贴。
“和你没关系,是那些女生自己无聊。”一个眼睛眯成一条缝,笑的温柔可亲的漂亮男生柔声答道。
“不要大意!”冷若冰霜的声音响起,说话的是带着眼镜,面色冰冷的俊美男生。那严肃的目光,老成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青春无限的高中生,倒有些像古板的老师。
女生们嘲讽了一会儿,见当事人丝毫不为所动,有些泄气的撇撇嘴,不一会儿,话题就转移了十万八千里。
下课参加完社团活动,平静的一天又过去了,宫本玄隐照旧背着书包,慢腾腾的往车站走去——他要坐车回家。
今天出来的有些早了,所以车站的人要比平时少很多,偌大的车站显得空荡荡的。
“哎呀!”稚嫩的痛呼声传来,宫本玄隐低头一看,只见一个留着娃娃头的可爱女孩正坐在地上,捂着额头哀哀呼痛。看她身上的校服,应该是离这儿不远的帝丹小学的一年级生。
“抱歉。”宫本玄隐把女孩扶起来,平板的道了歉,然后继续慢腾腾的向前走。
“步美,你没事吧?”这时,几个穿着同样校服的小学生跑了过来,其中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看起来很聪明的小男孩略显焦急的开口。
宫本玄隐停住了脚步,慢慢的转过身,藏在眼镜后面的目光直直的射到了一个一副小大人样的小女孩身上。
灰原看着步美,正准备开口,突然被一股巨大的压力所笼罩,不禁狠狠的打了个寒颤。惊骇欲绝的抬起头,震惊恐惧到了极致了眸子死死的盯住宫本玄隐,腿开始不自觉的打颤。
宫本玄隐突然做了一个口型,然后转身就走,却成功的让灰原脸色惨白,几近昏厥。
宫野志保!灰原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才能控制自己不尖叫出声。为什么?为什么那个看起来很不起眼的高中生会知道自己的原名?而且……而且,那个高中生身上的黑暗气息和压力,是组织成员独有的。难道说……组织已经知道她现在的身份了?!
“灰原?你怎么了?灰原?”柯南奇怪的碰了碰灰原的肩膀。
感觉着那股令人窒息的气息渐渐消失,灰原终于缓过神来了,脸色苍白的大口喘着气,死死的抓住柯南的袖子,嗓音细小颤抖:“他们……他们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
“他们?他们是谁?”柯南迷惑的眨了眨眼睛。
“……刚才那个撞倒步美,穿着青学校服的高中生,是,组织的人。”良久,灰原才低低的开口,声音沙哑的不成样子。
“什么?!”柯南猛的转过头,望着那个渐行渐远的欣长背影,心脏“咚咚”的大力跳动了起来,有兴奋,有恐惧,有震惊……
“灰原,你先自己回去吧!”柯南话音刚落,就大步跑向了宫本玄隐站着的位置,不给灰原丝毫说话的机会。
“工……江户川!”灰原惊恐的喊出声,冷汗瞬间涌了出来——组织的人,那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啊!如果被他们知道了工藤的真正身份,那……不对!他们都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没有理由不知道工藤的啊?
柯南气喘吁吁的跑过去,正好赶在了公车门关闭的一瞬间冲了进去。
公车里的人并不多,柯南扫视了一圈,很快就看见了那个靠着窗户坐在最后一排,穿着一身黑色校服,丝毫不起眼的少年。
“大哥哥,我可以坐在这儿吗?”柯南笑嘻嘻的走过去,歪着头,天真的问道。
“可以。”宫本玄隐淡淡的点了点头,视线又放到了车窗外面,好像柯南这个人不存在似的。
悄悄的打量着这个一副书呆子样的男生,柯南微微皱起了眉头,前两次遇到的黑暗组织的成员,都是极为耀眼的人物,可是这个人……而且,他还穿着青学的校服。恐怖分子会每天安安分分的去上学吗?
“大哥哥,你是青学的学生吗?”柯南大着胆子拉了拉宫本玄隐的袖子,软软的问道。
“是。”宫本玄隐的目光依旧盯着窗外,好像那儿有什么神奇的东西似的。
“那大哥哥是什么社团的呢?”柯南继续装天真,心里郁闷的快要吐血。
“网球部。”
“是吗?青学的网球部可是拿过两次全国冠军的啊!一点也不输给王者立海大和贵族名校冰帝呢!”柯南赞叹的开口。
“啊。”宫本玄隐终于转过身来了,微微瞥了柯南一眼:“你懂得还挺多的嘛。”
“我看过你们的比赛啊!”柯南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双眸闪闪发光,一副崇拜的样子:“大哥哥们都好厉害哦!”
宫本玄隐藏在镜片后的眼睛微微眯起,眼中精光一闪而逝。
“大哥哥叫什么名字啊?”柯南扑闪着大眼睛,那样子真是可爱无敌。
这时,车到站了。
宫本玄隐面无表情的站起身,不紧不慢的走向车门:“宫本玄隐。”
看着宫本玄隐的背影,柯南的脸色逐渐变得凝重起来。他很确定,这个宫本玄隐,绝对不简单!他的真实身份,可能真的跟黑暗组织有关系!
仔细的打量着这条街道,柯南有些讶异的挑起眉。这个地方,离毛利侦探事务所大约有一站的距离,并不是很远……
很好!那样的话,他调查起来就方便多了!柯南满意的勾起唇角,脸上露出了不符合年龄的笑意。
宫本玄隐住的这一带并不是富人区,日本很多工薪家庭都住在这儿。他在邻居的眼里,是一个父母双亡,沉默寡言的普通中学生,依靠父母留下的保险金过活。
宫本玄隐对外性格内向,只有住在他左边的一对无所事事的老夫妇认识他,至于右边的邻居,从来没见过。
打开屋门,闪身走了进去,就在他进门的那一刻,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是中国著名的曲目,《梁祝》。
“有事吗?”宫本玄隐拿起手机,按下通话键,冷冷的开口。令人惊异的是,他的声音,和刚才一点也不一样。不似在公车上的死板,冰冷刺骨,却又轻灵好听,带着几分磁性。
“BOSS,美国FBI派来了两个人员——朱蒂和赤井秀一。”带着阴森感的低沉嗓音自手机的那头响起。
“美国管的太宽了。”宫本玄隐的唇角勾起了一抹令人胆寒的弧度:“那边的人怎么说?”
“FBI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里面已有三分之一的人员是我们的人。”阴森的男声再次响起:“BOSS,那两个烦人的苍蝇要怎么办?那两只苍蝇,可是妄想要抓住我们的证据,然后把我们一举剿灭啊!”
“既然如此,就陪他们玩玩好了。”宫本玄隐转动着手中的圆珠笔:“我最近,可是无聊的很哪!”
“能娱乐到BOSS,是他们的荣幸。”阴森的男声中带了一丝笑意。
“我今天遇到雪莉和工藤新一了呢!”宫本玄隐唇角的笑痕越来越深,心情似乎很愉快。
“是吗?”阴森的男声哼了哼:“如果不是要看他们喝下药的反应,他们早就去阎王那里做伴了。工藤新一那个小鬼,太自不量力了。”
“不过倒是一件结实又好玩的玩具呢。”宫本玄隐的声音越加的动听,温和:“琴酒,我现在开始期待以后的生活了呢!”


第二章

玄隐打开电脑,轻轻的在某个键上一点,就出现了一个女子的头像和她的详细资料。
电脑上的女子有着茶色的头发,容貌清秀,几乎和白天遇到的灰原一模一样,只是比她成熟很多。
玄隐微微勾起唇角,伸手取下了自己的眼镜和头上的黑色假发。就在假发取下的那一瞬间,及腰的银色长发霎时垂落下来。眼镜拿下后,露出了一双勾魂摄魄的紫色眼眸。
银发紫眸,风华绝代。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就判若两人。
轻点鼠标,上面显示着雪莉这个名字的照片上,顿时多了一个大大的,血红色的叉。
“雪莉,你难道不知道,我很讨厌背叛者吗?”玄隐浅笑着低语:“背叛我的人,最终都会是生不如死……没有人例外。”
雪莉,原名宫野志保,十七岁。她有一个大她三岁的姐姐,宫野明美,她的父母,都是组织里的成员。只是,她的父母和姐姐,都在意外中相继死去。
其实,雪莉只是黑暗帝国里最低层的成员,虽然智商极高,但在帝国里,还是排不上号的。她所接触的信息,都是外围的信息,真正的核心内容,她是不知道的。所以,如果没有这次的叛逃,可能一辈子,玄隐都不知道帝国里还有这么一个人。
“昂。”略微想了一下,玄隐拨通了一个电话,清冷的声音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暖意。
“BOSS。”温文儒雅的嗓音传来,带着恭敬。
“你还在中国吗?”
“是啊。”被称作“昂”的人轻笑,语气里多了几分随意:“怎么?BOSS也想来中国吗?确实,这个古老的国家,真是太美了,太优秀了……美的令人嫉妒,优秀的让人忍不住想毁了她……”
“毁了她?你不是很喜欢中国的吗?”
“是啊,就是太喜欢了……BOSS,我现在在北京的故宫哦!天哪!这么完美豪华的建筑,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造出来的……BOSS?你说如果被内阁的那些老家伙们知道我这么喜欢中国,我会不会被他们追杀?”
“别理那些蠢猪。”玄隐淡淡的转移了话题:“昂,我找到了几个很好玩的玩具哦!”
“哦?是吗?可是我不太想回去看琴酒那张死人脸……BOSS,你为什么要给那个讨厌的家伙那么多特权?他的待遇,可是已经直逼亲王了啊……”昂又开始碎碎念。
玄隐轻笑一声,啪的挂断了手机。
静静的看着自己这双纤细修长的双手,这双能弹出令所有人称赞的音乐的双手,谁能想到,就是这样美丽的一双手,其实沾满了血腥呢?玄隐唇角的笑纹更深,勾起了嗜血的弧度。
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看人临死前绝望,不甘,怨恨的眼神,和从他们身上喷发出来的,鲜红灼热的血液。那种鲜红的触目惊心的颜色,是世界上最美的颜色啊……
“工藤新一,雪莉,你们不要让我失望啊……说不定,我还会留你们一条性命呢……”玄隐垂下眼帘,微微一笑,绝代风华。
“周助,你把这块蛋糕给隔壁的邻居送去。”不二由美子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喊道。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眯眯眼小熊笑的温柔非常。
“哎呀,前两天我听佐藤奶奶说,我们隔壁的邻居是一个孤儿呢!而且才上高中,很可怜吧?”
“呵,我这就去。”不二周助笑眯眯的端起盘子,走出门。
十指在键盘上飞速的移动着,速度快的令人眼花缭乱。不一会儿,屏幕上就出现了一个画面——一个中年大叔死死的盯着屏幕,嘴角的笑容猥琐至极,眼里冒出绿光,喃喃自语:“洋子……洋子……”
玄隐面无表情的看着,画面下方的一行小字表明了这个人的身份——名侦探毛利小五郎!
“叮咚!”悦耳的门铃声响起,玄隐目光一凛,随手按了一个键,整个画面便消失不见。然后再拿起放在一边的头套和眼镜戴上。
从门洞里看清了来人的容貌,玄隐不着痕迹的挑了挑眉,木然的拉开了门:“有事吗?”
“宫本君?”不二的蓝眼睛微微睁开了些许,语气里满是惊讶,但很快又恢复了以往笑眯眯的模样:“原来我的邻居是宫本君啊!真是没想到呢!”
玄隐点点头,一语不发。
“宫本君,这是我姐姐要我送给邻居的蛋糕。”不二举起手上做的精致的糕点,笑的让人如沐浴春风般的温暖:“宫本君不请我过去坐坐吗?”
“请进。”玄隐现在的样子就像是机器人,一个命令一个动作。
不二大大方方的走进去,扫视了一下四周。摆放的物品极少,使的整个屋子空荡荡的,带着一股清冷孤寂的味道,没有一丝烟火气。
“宫本君自己会做饭吗?”不二小熊笑眯眯的问道。
“会。”玄隐淡淡的点了点头。
“真厉害呢!我都不会做。”不二自动的在沙发上坐下:“宫本君,我姐姐做的蛋糕水平可是一流的哦!赶紧来吃吧?”
“我不喜欢吃甜食。”玄隐木然的拒绝。他的警惕心向来很强,在帝国里,只有他的心腹,才能碰他的物品,帮他煮食物,其他人如果敢随便碰他的东西,即使不死,也会受到严重的惩罚。
“啊?”不二微微怔了怔,又笑道:“姐姐做的蛋糕不是很甜呢!你多少吃一点吧?”
“我不喜欢吃甜食。”玄隐冷冷的重复,心里多了一丝厌烦。他可不知道什么叫做礼仪,从小到大,不顺他的心的人,现在都去黄泉做伴了。
不二抿抿唇,没再说什么,过了一会儿便笑着站起身:“既然如此,那宫本君,我就先告辞了!”
“啊。”玄隐冷冷的站起身,看着不二关上门离开后,又把目光转向了那块做工精致的蛋糕上,犹豫了一下,拿起盘子,把整块蛋糕都倒进了垃圾桶。
虽然知道不二由美子基本上不会害他,但只要不是百分之百的确定,他都不会用陌生人送来的食物。如果没有这样的警惕心,那他可能早就在无数次暗杀中死于非命了吧?
不二皱着眉头走回家,他没想到他一直没见过的邻居居然会是他们班上最不起眼的一个同学,而且,这个同学似乎有些怪异——是因为父母双亡,才如此的不合群的吗?
不二走后,玄隐回到电脑前,打开画面,继续监视着。画面上显示的是整个毛利侦探事务所的内部情形,所有房间都一一清晰的呈现在他的面前。
就在柯南住进毛利家的第二天,帝国的特工人员就以毛利兰同学的身份潜入了毛利侦探事务所,并在所有的房间里装上了针孔摄像机。以此来监视工藤新一变小后的身体状况以及他的日常生活。
至于灰原哀那边,可能她永远都不知道,就在她正式成为帝国的一员时,就有人秘密的在她的身体里装上了监控摄像机,并根据摄像机的位置能随时随地的找到她的所在。
针孔摄像机与装在身体里的发信器都是帝国独有的秘密产品。
针孔摄像机比一根普通的针还要来的细小,可以把它整根插进墙壁里,并且从外表完全看不出来。这种监控摄像机,比美国最先进的FBL所用的摄像工具还要先进的多。
发信器,是帝国里所有低层与中层人员身体里都有的,装在心脏的左边。通过这个,可以随时随地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在说什么。并且,这个发信器还含有引爆的功能,如果那个人危害了组织的利益或想要叛逃,那么,发信器就会在第一时间内引爆,让那个人在一秒钟之内被炸的粉身碎骨。
灰原哀很幸运,如果不是因为她吃下了那种药,把自己的身体变小,帝国的人又想研究这种药对人体是否有副作用,那么,她早就被炸成了灰,飘散在这尘世间了。
一大早,青春学园的网球场上就热闹非凡,几十名穿着网球部队服的成员正在热火朝天的训练着,尽情的挥洒着属于青春的汗水。其中,那几件蓝白相间的正选服装,更显得分外耀眼夺目。
不二有些心不在焉的练习着,眼睛不停的四处打量,想找到那个有些陌生的身影。
不二的网球技术比之初中时又更上了一层楼,除了跟他技术相仿的手冢和越前龙马,没人能看出来他们青学的天才此时正在走神。
“不二前辈?”龙马好奇的眨眨他那双灵动的猫眼:“不二前辈在找什么人吗?”
“嗯,你知不知道宫本玄隐在哪儿?”不二随口问道。
“宫本玄隐?他是谁啊?”龙马一头雾水。
“不二,越前,训练不认真,绕操场二十圈!”冰山部长的声音冷飕飕的响起。
不二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有异议的跑圈去了。龙马欲哭无泪,却没有胆子反驳,只好郁闷的跟上了不二的脚步——真是好心没好报啊!
玄隐慢腾腾的来到了网球场时,其他队员已经开始训练了。
看着他们单一无聊的动作,玄隐的心里突然多了几分疑问——自己变成一个普通中学生到学校学习,这个决定对吗?虽然这一段日子过得确实很平静,但也很无聊,其实,自己更喜欢的,还是那种血腥的,万人之上的生活吧?
看来,我果然更适合黑暗呢!玄隐的眼里划过了一丝苦笑的意味。
“宫本,训练迟到,绕操场三十圈!”一踏进网球场,手冢就冷冷的走了过来。
看来自己伪装的很好啊!他们还真以为他是一个普通的中学生了?玄隐眯了眯眼,顺从的去跑步了。再想起昨天那几个女生对自己的羞辱,玄隐不禁再次惊奇于自己的好脾气,如果是在几个月,他还没来到青学之前,如果有人敢这样对他说话,那绝对当天就会被扔进鲨鱼池或者万蛇洞——这两个地方可以说是帝国最恐怖的地方之二了。
“嗨,宫本君。”就在玄隐慢悠悠的跑步时,不二小熊笑眯眯的追了上来。


第三章

“不二君。”玄隐淡淡的点了点头,继续他的跑步大业。
“宫本君好冷淡呢!”不二温柔磁性的嗓音里多了一丝委屈,脸上的笑意却越来越浓。
玄隐冷冷的瞥了笑眯眯的腹黑小熊一眼,没有说话。
“跑步时不许聊天!”手冢冰冷威严的声音响起。
“呀!真严格!”不二笑眯眯的嘟哝了一句,却闭上了嘴巴。
“不二!你跟宫本君很熟吗?”刚跑完,菊丸猫咪就跑了过来,围着不二问东问西。
“他是我的邻居呢!”不二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邻居?我们怎么没听你说过啊?”桃城惊讶的瞪大了双眼。
“因为以前都没见过他呢。”不二显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浪费过多的时间,随口敷衍了一句,就拿着球拍离开了。
“正选球员集合!”才训练到一半,龙崎教练就走了过来。
虽然很疑惑,但是八位正选还是乖乖的走了过去,其他普通球员也不停地朝这边望。
“刚才校长室发来通知。”龙崎教练顿了一下:“从明天开始,冰帝,青学和立海大的正选要在一起集训七天!”
“哇!太棒了!”单纯的菊丸开心的跳了起来,大石连忙拉住他,又絮絮叨叨的说开了。
“可是为什么突然要集训七天呢?”不二笑眯眯的开口。
“区大赛马上就要开始了。”龙崎教练抿抿唇:“明天早上八点到校门口集合,集训地点是西多摩市的双塔大楼!”
“双塔大楼?就是那两栋号称全日本最高的大楼?”桃城震惊的瞪大了双眼。
“据我所知,”乾推了推眼镜,目光严肃:“双塔大楼的右边一栋是属于迹部财阀的。”
“啊!”桃城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复又好奇的开口:“那左边一栋呢?”
“藤原财阀。”乾毫不犹豫的开口。
“龙崎教练,我可以带一个人去吗?”不二笑得温柔极了。
“谁?”龙崎教练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宫本玄隐。”腹黑小熊温柔的开口:“我们是邻居,我姐姐要我好好照顾他的。”
“当然可以。”龙崎教练点点头:“本来这次一年级也会去几个同学,多加一个人也没什么。”
顿时,非正选们嫉恨的目光就像刀子一样嗖嗖的射到玄隐的身上。
玄隐皱皱眉,刚想开口拒绝,却突然想到双塔大楼的其中一栋是藤原财团的,便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正好趁着这次的机会去那里视察一下工作。
龙崎教练又讲了几句话,再次强调了一下明天早上一定要在八点钟准时到校门口便离开了。
不二小熊笑呵呵的走向玄隐:“宫本君,明天跟我们一起去吧?”
“你不是已经决定了吗?”玄隐推了推眼镜,声音木然的开口。
“madamadadane!”龙马哼了哼,习惯性的吐出口头禅,转身离开了网球场。三年过去,已经十六岁的少年身材修长挺拔,早就不是当年的那个小矮子了,甚至比菊丸还要略高出一些,曾经害的菊丸郁闷了好长一段时间。
“那宫本君明天不要迟到哦!”不二笑眯眯的拍了怕玄隐的肩膀,转身离开了。
第二天是星期六,一大早,一辆红色大巴就停在了青学的校门口,正选们和几个一年级的学生陆陆续续的到齐了,当然,龙马仍然是最后一个。
“不二为什么要叫宫本君一起来啊?”菊丸凑到大石的身边:“我们跟他又不熟。”
“不二自有不二的道理,英二,你这样说是不礼貌的。况且,宫本君总是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我们是他的同学,当然要让他变得快乐起来……”大石的碎碎念又开始了。
玄隐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网球袋放在他的旁边,定定的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宫本前辈,我能坐这儿吗?”一个扎着两条长长的辫子的少女走到玄隐的身边,指着他旁边的空位轻声问道,声音细细小小的,清秀的脸上满是红晕,一看就是那种极害羞的女孩子。
“可以。”玄隐向前面望了一眼,原来已经没有空位子了。
小坂田朋香坐在前面一排,唉声叹气自己来晚了,要不然就能坐在龙马少爷的旁边了……
龙崎樱乃坐在玄隐的旁边,大气都不敢喘,对于这个待人冷漠又不熟悉的学长,她还是挺害怕的。不知怎么回事,她总觉得这个宫本前辈好像比手冢前辈还要可怕……
“吱——”车子猛地停了下来,害的众人坐不稳,身体都向前倒去。
“喵?怎么了?”菊丸揉了揉眼睛抬起头,一脸的迷糊。
“有人在前面挡路。”司机转过头答道。
“有事吗?”热心的大石打开窗户,伸出头喊道。
“那个……我们是出来旅游的,结果车坏了,想请你们帮帮忙……”一个面容憨厚的男子走过来,一脸的尴尬。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