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暴君 阿毒(中)

暴君 阿毒(中)

时间: 2012-12-26 09:13:49


Chapter 41

秋叶正信,身高1米93,体重72kg。比起运用技巧,作为中锋的他更适合纯粹的力量对撼。只要在场上,就是内线防守的中流砥柱。“当然,要是性格正常些就更好了!”鹿之岛教练小栗原信男每每说到此都暗自咬牙,为什么找个听话又有天赋的球员就这么难?

“暂停哨后你去把京极换下来,尽量把比分给我拉开……秋叶!”他额冒青筋地看着身旁的高大少年,差点儿就当场发飙,“你知道这里是哪儿吗?”

“球场。”说完后,又低头继续手上的事情。

“球场……你TM还知道这里是球场?”实际上小栗原很不想在一群小孩子面前爆粗口,对国家的未来造成不良影响,不过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你不说的话,我都以为现在是在家政教室!”

正仔细缝着球衣下摆裂缝的秋叶终于抬起头,面无表情地说:“马上就缝好了,我不可能穿破的衣服上场。”都这把年纪了还不知道压抑怒气,万一爆血管就麻烦了。

小栗原的面部已经开始抽搐:“我记得你不止一件球衣。”

“那一件洗了没干。”而且身上这件刚刚在进场是被门边凸出的钉子划破了,秋叶见状立马拿出随身针线包开始缝补。

没错,身高193,体重72KG的大男生,其实业余爱好是做家务。“很奇怪?”只要有人想嘲笑他时,还没开口就被那股气势给压了回来。开玩笑,这么人高马大的谁敢招惹。

“也就是说你迟到的原因真的是……”狠狠捏着白板笔,力道大得似乎都能听见它的**。

“我说过了,今天天气不错,就把被子拿到院子里晒。”比赛完了还要马上回家收好,毕竟晒得太久也不行。粗大的指关节意外灵活,飞针走线起来能让很多女生都汗颜。偏偏这人又不是那种女里女气的模样,单看粗犷的外表谁能发现秋叶居然喜欢家务。

晒被子……晒被子?晒被子!“秋叶,我告诉你,要是你今天拿不下20分,就立马给我回家晒一辈子吧你!”忍无可忍之下小栗原把可怜的白板笔折成两段,吼声大得连对面的人都有种耳膜嗡嗡作响的错觉。

而休息区的鹿之岛球员像是早就习惯了这个模式般,没有太多反应,依旧齐声给正在场上比赛的队友加油。

只有夏目葵哈哈笑着:“教练你不要生气了,其实阿信也不错啊,出得赛场、入得厨房,标准好男人一个。”说完竖了竖拇指。

“给我闭嘴!”小栗原恶狠狠瞪向他,“别以为我忘了你迟到的事情,送孕妇去医院?你当我傻瓜?”

“我真去做好事了。”夏目葵顿觉自己就像古代忠臣被人诬赖一样委屈,“不信你去问帝光那个小个子好了,我和他一起去的医院。”手朝黑子的方向一指。

“你什么时候和帝光的人搭上了?”

“喂喂,教练,什么叫搭上?我又不是牛郎。”

“感觉如何?”那个小个子从没出现在他的调查资料里,而且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不过帝光不可能会用一个废物,说不定真有什么过人能力。这一刻小栗原已经把黑子当成了帝光的秘密武器看待,心里想着要去查清他的身份。

“感觉?”夏目眯起眼回忆着,“没有感觉就是我最大的感觉。”说得跟绕口令似的,却是他的真实想法。那个叫黑子的人,存在感低到叫人随时都可以忽略的地步,说起来和阿忍还真是像呢。

“如果真是这样就好玩了。”那抹愉悦的笑容看着都刺眼,小栗原猛地捶了他的头顶一下:“你今天不用上场,作为迟到的惩罚,练习赛完后你就留下来打扫球场!”

夏目笑容一僵:“打扫是指……”

“就像你想的那样,你—个人打扫。”

“诶?怎么这样?”这声叫喊很快就融入到了周围的加油声中,没有激起一丝涟漪。

秋叶沉默着收好最后一针,然后说道:“他们很强。”指的当然是帝光众人。终于找到些像样的对手了,希望能有趣一些。

有一种人生叫拼搏,有一种爱情叫放手,有一种男生叫粉红系。

所谓的粉红系就是指在裁缝、烹饪等方面有特殊才能的男生,细腻且粗犷的矛盾综合体。原本以为只有在漫画里才会出现,现在的情况只能说成是“艺术果然源于生活”。

思维已经混乱的黄濑凉太揉揉眼睛,觉得是不是哪里出问题了:“我说真的有活体粉红系啊!”我靠,还是个五大三粗的粉红系。

对面正在缝衣服的高大男生突破了他想象的极限,某些方面来说是人生又展开了一扇新大门。

“吵死了,缝个衣服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把秋叶当作对手的紫原敦自然也注意到了,不过却没什么太多感觉。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怪癖,就像他总是零食不离手,对方喜欢做针线也没有值得大叫的地方。

“小紫原,你输了。”两人身高相近,可零食男永远都不可能捏着针缝东西,想想都打寒颤。

输?紫原最讨厌这个字眼:“那种事情我也可以。”一句话让绿间鼻梁上的眼镜差点儿掉到地上,他掩饰性地干咳几声。

“紫原,你不会擅长那个的,绝对不会。”

发觉到鹿之岛的人都盯了过来,黑子也不躲避地直视过去,视线正好和之前一起去医院的夏目葵撞上,对方朝他眨眨眼,显得很熟悉。青峰大辉侧身一挡,隔开那道交错在半空中的对望:“哲,你就说清楚点,到底还认识鹿之岛的什么人。”

把路上遇见夏目,并且和他送孕妇去医院的事情说了一遍后,黑子又问道:

“青峰君很在意?”

“啊,没错。”青峰这次没有否认的态度倒叫他一愣,“所以你要有觉悟才行。”

为什么突然变得强势起来?这样的转变虽然细微,却还是非常不习惯。

“不习惯?”等到青峰询问的时候,黑子才发现把心里所想的都不自觉说了出来。下意识用手捣住嘴巴,这个动作逗乐了对方。

笑了几声后青峰又道:“只是觉得如果不更强势些,不仅得不到想要的,说不定还会丢掉已经拥有的东西。赤司那个人的确很讨厌,但有些事情却做得很对,只要确定了心意,就一往无前,不会有任何顾虑。”

软弱的心撑不起他想要的未来,这才是他再次输给阿晋的原因,输给那个韧带受伤,每次只能打十分钟球的男人。

因为之前黑子迟到的缘故,这件事青峰还没找到机会和他说。寻找很久的阿晋昨晚终于现身,兴奋之余的少年当然提出了挑战。本以为自己可能不会赢,至少也不会输,腿伤造成那个人的实力减低,该说两人已经没有什么年龄经验之分,可到头来还是失败了。

“青峰少年,你知道你缺了什么?”阿晋依旧用鸭舌帽和墨镜遮住脸,但是语气里却没有以前那种温和,也许是命运的转变让他更加冷冽了,“不是过硬的体质,也不是优越的技术。而是……”

身体忽地绷紧,阿晋脚下一蹬弹跳到半空中,单手把球暴扣进篮筐内:“惟我独尊的霸气,足以震慑所有敌人,让他们不敢放肆!”也就是通常说的气场。

那颗篮球滚落到脚边,青峰也没注意到。懊悔、不甘、失落,所有情绪都充斥上来,搅得胸口泛痛,他不懂自己为什么就是赢不了这个人。霸气?除了身体和技术之外,篮球还会需要别的?

“强大的技术下包裹着脆弱的心,就像地基不稳的大楼,只有挫折太大,随时就有可能全盘崩溃。”阿晋仿佛在引导他般的缓缓说道,“只要抱着喜欢篮球的心态去比赛就好,这种天真想法还是快些抛掉。有些东西光靠喜欢是不足够的,人是贪心的动物,你得到之后就会期待更多。”

阿晋用一条腿的代价得到了教训:“球场上需要的不是绅士,是暴君!”把对手全都踩在脚下的孤独的暴君。

“也许你现在还体会不到我话里的意思,不过希望下一次再见时,你不会是这样软弱的样子。”弯腰拿起放在地上的外套,他转身离开,“不然只能注定失败。”

“暴君?”青峰低声重复着,直到良久之后才笑出声来,“原来是这样吗?”捡起篮球,学着阿晋刚才的样子狠狠扣进筐内。

如果是获得胜利的必备条件的话,成为暴君又有什么关系。

场上鹿之岛和诚南的比赛正趋于激烈,可青峰却兀自回忆着。直到黑子推了推他,才又回过神来。

青峰摊开右手,盯着掌心细细的纹路,据说这些线条预示了今后的人生:“我的意思哲懂吗?”

“青峰君想要的是什么?”

“站在顶峰!”手又用力一握,笑容中带着说不出的奇怪意味,可能是嚣张、可能是期待,更多的还是无畏,“哲会一直陪在我身边吧。”侧过身把拳头伸出,有着期望对方给予承诺的意味。

有句老话说过“高处不胜寒”,不知道少年真正有一天站在顶峰会不会反而觉得失落,不过那么遥远的事情黑子现在还不想考虑,只要珍惜所有相伴的时间就足够了。

“嗯,直到青峰君不再需要我,又或者我不再适合青峰君那一天。”两人的拳头碰触到一起,交换的不仅仅是友情。

“不会有那一天的。”青峰笑得很自信,少年人的想法很单纯,既然想要在一起,你们就一定能在一起。正式这种自信让他们忽视了时间,时间足以改变人的性格,也足以改变某些最初觉得永远都不会变的诺言。

几年后,当已经是桐皇王牌的青峰大辉再一次对上黑子时,昔日的挚友已然成为敌手。而那样的未来,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还很遥远。

黄濑看着那两个旁若无人的家伙,开起了玩笑:“又陷入二人世界了。”好歹也分分场合吧。

“你嫉妒?”紫原说着也伸出拳头,“要不要和我碰一碰?”

“我为什么非得和你碰拳!”还没悲催到这个地步。

紫原摇了摇头:“我以为你很想试试。”

他快被无厘头的零食男给气死:“我是小孩子吗?”

绿间真太郎没理会胡闹的两人,来回看了看却没发现那个人的身影:“赤司去哪儿了?”说起来连他什么时候消失的都不知道,说不定还真是忍者。

第二节结束的哨声响起,鹿之岛打算换上中锋秋叶。这个身形高大,远超平均值的少年甫一出现就让诚南等人感到了莫名的压力。长谷川辽瞳孔微微收缩着,头脑里迅速想着应对之策。今天藤村教练不在,他就要担负起包括指挥和临场安排的工作。

“鹿之岛是要把进攻重心放到内线,熊谷你防那个12号有问题没有?”

中锋熊谷满不在乎地说道:“不就是个子高点儿?有什么好紧张的,大不了我废了他……你打我干什么?”

小前锋大久保收回捶在他脑袋上的手:“你忘了?我们不再用那种方法的事情。”

“别太认真啊,我只是说说。”

鹿之岛不是横行在全国数年之久的帝光,一开始长谷川并没把他们太当回事。就算那个S.A杂志说什么“未来风暴”又如何?掏点钱让杂志社写写好话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可接近两节的比赛下来,他发现这支以往连地区八强都打不进的球队,确实便得强大起来。

自身实力颇强,却因为没有好的队友而屡屡失去全国大赛机会的春日野隆彦,这次算是时来运转了。

反观诚南,主力队员也有问鼎全国的实力,可这样的情况也只能存在一年。明年的夏季赛也是他们最后的一次机会。本来抱着无所谓态度的长谷川,在和黑子哲也他们一战后,竟然有了不甘的念头,想再一次挑战帝光……不,不只是这样,他们的目标还在更远的地方。

诚南根本不会敷衍或者放弃每一场比赛,哪怕只是练习赛。打从一开始,他们就是抱着必胜的决心而来。防守很重要,进攻也很重要,可最重要的还是士气和斗志。以往的诚南欠缺的就是这点,所以才会总是搞小动作,采取什么过激的犯规战术,这样做终究也不会走得太远。

长谷川厌恶失败,也痛恨总是沦为失败者的自己。胜利才是衡量一场比赛优劣的砝码,而他有这个责任带领诚南获得胜利。

眼看第三节就快开始,比分还相差了9分,长谷川明白自己必须尽快拿出套阻止对方扩大比分的作战方案来。

“注意12号在内线的篮板能力,而且如果我猜得没错,加上那个传球技术和黑子很像的9号,鹿之岛会采取长传进攻模式。”所谓的长传进攻,就是在后场抢到篮板球后,迅速长传给队友,不给对方组织防守机会的进攻战术。

“所以我要你们做的就是……”长谷川详细讲解着自己的战术,眼里闪着从未有过的光彩。经理人深井不禁感慨起来,正如藤村教练所说,一次失败对长谷川来说是件好事,如果他能想明白就能得到蜕变。

“部长,我不想输!”上场前,控卫土屋沉声说道。

长谷川伸出手背:“那是当然,诚南是不会输的!”剩下四人都把手搭了上去,齐声吼道:“绝不认输!”

“真是和想象的不同,都是群热血的好少年。”鹿之岛篮球部部长春日野依然一副好好先生的样子,“本来还以为他们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现在反倒是显得我们是反派了。”

夏目葵漫不经心地坐在一边吃着经理人准备的柠檬:“部长,你本来就是反派吧。”别人或许会被他好脾气的外表所迷惑,不过长期相处下来就会知道,这人根本是最该提防的。

“阿葵是因为等会儿要打扫球场,所以在生气?”他倒是不介意自己被说成是反派。

“白痴,我又不是小孩子。”动不动就生气是最不帅气的举动。

小栗原很想把这几个不听话的家伙都踹开,最终还是按捺下来吩咐道:“秋叶、冬月,第三节就掌握在你们手里了。其它的不要紧,只要记住必须取胜这一件事就好。”

秋叶把针线包放好后,在右手系了条黑色腕带:“没问题。”而冬月看了看黑子的方向后,又收回视线:“我不会输。”特别是那个人也在旁观的这场比赛,他绝不容许失败。

场边的远山美奈子把镜头都集中到新出场的秋叶身上,半场过后派上高中锋应该是要改变战术的讯号:“鹿之岛想做什么?”

“很明显是要打长传快攻,想要尽快拉开分数。”桑田太一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也终于有个记者的样子了,“不过我更在意的是诚南会怎么反攻。”

远山把眼睛更睁大了些:“反攻?可他们不是一直在落后吗?”

笔尖在本子上点了点,他又回答道:“我以前说过就算诚南是群不良少年,也是不服输的不良少年,所以不会甘心始终落后的……1—3—1阵型?”桑田看到场上诚南摆开的防守阵型,不禁弯起嘴角,“果然要开始反击了。”

“1—3—1?”对于篮球,远山的知识还远远不够。不过呈现在眼前的景象却很明确,中锋熊谷在篮下防守,是为“1”; 大前锋长谷川、控卫土屋以及得分后卫石冢三人固守,具体位置罚球区到球场两侧的三角区域,是为“3”;而小前锋大久保的任务就是防守在外线中央,是为“1”。

“我想诚南也意识到了对方要采取长传进攻的战术,所以才会采用这种阵型。”而最好的办法就是打1—3—1区域联防。

“桑田前辈,具体有什么作用啊?”

“最大的作用就是架空那个9号。”他望着冬月忍的方向,“1—3—1可以最大限度的遏制对方进攻球员的传切配合,换句话说就是让他的传球变得难受。目前鹿之岛的进攻大都依靠9号的传球,如果防住这点的话,只要阻击成功就可以迅速采取反攻,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而且固守在三角区,去能第一时间去争抢篮板。”

远山有一点想不通:“那他们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这么做?”

“体力问题,如果是职业联赛还好,不过对于这些孩子来说,1—3—1不足以应付全场比赛。”桑田停顿一下又道,“这也算孤注一掷了,而胜利的关键就是看诚南的那个中锋能不能守住篮下。”

“有什么区别吗?”

“守得住就意味着胜利,守不住……”他在本子上画了个分析草图,“等待诚南的就只有失败的命运。”

“1—3—1?”冬月忍拍击着手里的球,嘴角浮出一抹冷笑,“我该说荣幸吗?被特别针对的感觉还真是不爽。”看着前方三个防守球员,他也没把握突进。话音刚落就把球抛给右侧的队友,后者正待再传,岂知诚南PG土屋突然闪出,一手截住篮球去势,这让冬月不禁一怔。

“快攻!”战术奏效后,长谷川大吼一声,几人迅速朝鹿之岛的半场冲去。

“无所谓,我会把你们所有的期望都一一击碎。”退回篮下防守的秋叶沉声说道,赛场上的他仿佛换了个人,尖利地像柄即将出鞘的大刀,哪里还有之前缝衣服时的柔和。

“哦?有意思。”懒散的紫原敦终于有些精神,“就看看这个缝纫男到底有什么真本事好了。”

而黑子也把全副注意力集中到了场上,不仅仅是因为冬月的能力和自己相似的缘故,他还想看看究竟诚南的战术能不能打破“Misdirection”。

“那个9号和你是不同的。”青峰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就算他失败了,也不代表你会失败。”

“青峰君?”随后黑子点点头,“我明白。”即使是同样的能力,他的Misdirection也不会是冬月的Misdirection。

“这样就好。”青峰揉揉他的头发,“哲,你说这场比赛会是谁获胜?”

“鹿之岛。”他毫不犹豫地回道,虽然对拼命努力的诚南很抱歉,不过黑子知道世上很多事情并不是单靠努力就可以的。

而自己要想强大得足以和青峰并肩战斗,也不能仅仅只是努力。

赤司征十郎单独坐在离体育馆不远的一处花坛边,拿着手机和谁在交谈着:“这样的话,我们之间就两清了。”

“两清?哈哈……”电话那头爆出笑声,“你果然还是不喜欢和别人扯上关系。”

“你不也是吗?阿晋先生。”手指轻擦过身侧的花瓣儿,赤司嘴角噙着淡笑。真是柔弱,只要稍稍用点儿力,就没了。

下一刻他两指一拢,整朵嫩黄小花便被掐断。

“如果青峰少年知道是你在设计他,也许会很火大吧。”

“那又如何?帝光需要的不是热血少年,而是……”

“暴君。”阿晋在那头回道,“赤司征十郎,你是个可怕的家伙。”才不过十来岁,已经开始操纵着别人的人生。

“可怕?可怕的难道不是毁掉你右腿的人吗?”不用他说,阿晋也不可能会忘记那个曾经闻名的三人街球组“K.D”是如何消失的。想起那人和赤司同样的冰冷眼神,他的腿又开始抽痛起来。

“我们确实两清了,不过阿铃……”

“你是说那个欺负我玩具的皆川铃?啊啊,这个我可要好好想想了。”

阿晋声音变得更加低沉:“喂,你明明知道阿铃是因为……”

不想再继续废话下去,他按下结束键。

垂在身侧的手忽地展开,花瓣儿碎裂成片,掉入树下泥土。

脆弱的一方注定是强大那方的肥料,但是成为养分的永远都不会是他赤司征十郎。

瞥了眼残败的花瓣,赤司又笑了。

Chapter 42

汗水沿着额头滚落到眼里,长谷川眨了眨想驱赶那抹刺痛感。呼吸逐渐急促起来,胸口闷闷地像是要炸裂开来,这是体力透支的征兆。他想这场比赛后该改掉抽烟的习惯了,如果还想继续打篮球的话。

离终场只有最后的30秒,30秒又能做些什么?他不是麦迪,不能在短得只是一瞬的时间里投进13分,去力挽狂澜。他是长谷川辽,被称为“垃圾学校”的诚南篮球部部长,在与帝光比赛之前,一直视篮球为可有可无的、甚至是赚钱牟利的存在。

“你其实是喜欢篮球的。”那个毫无存在感的少年有着比谁都敏锐的心,“所以下一次我们在全国大赛再见吧。”类似承诺的话简直幼稚得可笑,不过长谷川嘲讽的同时,却渐渐改变了。不再斗球,不再打架,居然也有了所谓梦想的东西。带着诚南站在全国赛场上,以行动告诉众人他们不是垃圾,这种感觉该会非常美妙。

不想再轻易失败,就算是场平常不过的练习赛。可是谁又能有那个自信绝对不会失败?没有,所以在高出己方实力的对手面前,失败已经成为既定的命运。不过即便是现在,长谷川还没打算放弃,至少要再进一球,一球就好。

余光往记分牌瞥去,78—60,差距已无可挽回,但是他不想连最后的斗志也输掉。

“再进一球!”

呐喊过后,诚南开始了攻击。控卫土屋把球传出,结果中途被冬月忍的指尖触到,球顿时改变方向,飞向鹿之岛队员的方向。

长谷川咬紧牙齿,几个跨步过去,一只手闪电般出现在对方眼前,转瞬就把球抢住。随后闪过防守,快速杀向鹿之岛半场。

鹿之岛篮球部部长春日野隆彦愣了下,没料到对方5号在最后的垃圾时间还这么狠。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回防!”大喝一声,他全力朝长谷川追去。其他鹿之岛队员也立刻反应过来,拼命回撤。

长谷川并未把球传出,而是在边路游走。速度运用到极致,几步便踏过三分线,做出三步上篮的姿势,忽然瞄见一个高大身影迅速朝自己贴过来。是那个12号中锋,就是这个人防守在篮下,像一堵绝对压不垮的高墙。就算阻挡了鹿之岛的长传进攻,可是只要有他在底线,诚南根本没有机会得分,往往不是被盖帽就是被抢断。这个叫秋叶正信的人,成为了诚南队员的恶梦。

长谷川加快步速,伸出手顺势便想飞身上篮:“这次你休想!”

“垂死挣扎。”秋叶冷哼一声,脚下一踏,竟然跟着他跃到半空。

站在场边观赛的紫原敦眉尾一挑,暗想12号确实有骄傲的本钱,力量、弹跳力,还有那股霸气,根本就是个天生要当中锋的人。

“怎么,你没信心能赢他?”绿间问道。

紫原展开右手对向前方,因为隔了较远距离 ,场上的秋叶仿佛是被他罩在掌心,稍稍用力就可以整个捏碎:“要是没有对手,篮球会变得更加无聊。”

莫大的压力从背后逼近,长谷川不禁一抖,汗水从鼻头滴到篮球上。现在已经跃在半空中,想要撤回再阻止攻击已经不可能了,如果躲闪的话,球就会马上被对方拍下。长谷川啐了口,硬着头皮把球向篮筐托去。

秋叶从后面伸长手臂,指尖刚好碰在球上。长谷川一惊,动作失了准头,球轻轻磕在篮板上,顺势从右侧擦过,滚落下去。

“抢篮板!”两方球员同时吼道。

正在拍照的远山美奈子咂咂舌:“太拼了吧,明明鹿之岛都赢定了。”这一球让诚南进了又会怎样?对大局没有任何影响。

“这是属于男人的任性。”桑田真一笑着说,“而且鹿之岛想要把诚南仅剩下的斗志彻底打垮。”

“啊?”

“这样会形成一种心理障碍,如果下一次在正式比赛他们再对上,诚南就会变得畏首畏尾。”做出这种痛打落水狗战术的,除了那个暴躁男小栗原,就别无他人。

他朝身旁的休息区看了看,“我说的对吧?”

鹿之岛教练小栗原信男毫不避讳地大笑出声:“是啊,鹿之岛将会是所有人的恶梦,包括帝光。”

“是这样啊。”桑田不置可否,“自信是好事,不过太过分就会变成导致失败的自大,我想在俱乐部经历过一些的你是再了解不过了。”

突然又被提及往事,他却没有发火,反而冷声道:“桑田,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曾经的那个好友之所以死掉是因为你的关系吧,这么满不在乎地嘲讽别人真的好吗?”

“闭嘴!”把手里的笔猛然摔到地上,墨水像花朵一般在地板上绽开。桑田脸色前所未有的可怕,让旁边的远山都倒抽了口气。

“桑田……前辈?”

“我来!”

眼看终场时间就要到了,忽地传来一阵暴喝,原来是插上的诚南中锋熊谷。紧接着一道人影飞身而起,把正在下落的篮球捞住,在所有人根本没有反应的情况下,双手抡起球,重重砸向篮筐!

“进了!”诚南几人握紧拳头,不过可惜的是有个人阻挡了他们所有的希望。一只大手反向朝篮球压制过去,熊谷竟然抵挡不住对方的力量,连人带球往地上栽倒。

“砰!”身体接触地板后发出沉闷的重响,随即响起的便是终场哨声。

秋叶发泄般地甩了甩手腕,居高临下地瞥着诚南众人:“天真。”说完就走向中圈处。

长谷川低垂着头,愣愣看着那颗已经停止滚动的篮球,直到熊谷小心翼翼地说了句“部长”才回过神来。

“整队!”手背往脸上狠狠一抹,他大喊道,“下一次再讨回来!”

“是!”

为了今后的胜利,诚南要改变的东西还有太多太多。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