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东方不败之唯一东方 波光潋滟

东方不败之唯一东方 波光潋滟

时间: 2012-12-25 21:12:03


他是冷漠的魔鬼,是从不失手的杀手,被称为没有心没有灵魂的冷血,被背叛后却没有任何的感觉,

重生后也没有任何的异样,却遇到了今生的唯一,从此以后,只想陪伴在他身边,为了他,即使颠覆这个世界又如何?!

他是正道?抱歉,他不清楚什么是正道什么是魔道,即使知道,为了他,就算是重新进入地狱,他也无所谓。

他是令狐冲?是吗,抱歉,他只知道他叫东方齐,其他的,不在他的记忆之内。

这个世界,只有两种人:他的爱人-东方不败,以及陌生人。


1、首次遇到 ...


  “那个……东方大哥,这是……这是我刚刚做的,你尝尝。”一个害羞的小姑娘站在东方齐的门口端着一个装满食物的碗,连抬头都不敢的,
  
  “谢谢你。”接过碗,东方齐一如既往的带着微笑回答,然后看着小姑娘更加红的脸蛋转身走进自家大门,
  
  走到屋子里,东方齐毫不犹豫的将碗里的东西倒掉,然后把碗放到旁边,一个人走到椅子上坐下。
  
  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已经有3个月了,当他醒来的时候,是在一片荒芜的山坡上,他不知道这具身体是谁的,但他记得自己的一切,包括他被背叛的恋人推下山坡的一切情景,他不怨恨她,因为她说的对,他没有心,他不爱任何人,甚至不信任任何人,他可以对任何人好,同样也可以在下一秒对任何人下杀手,尽管他的恋人并不知道他从小到大从被迫到习惯经历的所有血腥和杀戮。
  
  到这个世界,东方齐仍然没有任何感觉,他不在乎任何东西,所以在什么环境下,都无所谓,被附近的村民救起,被周围的人救济,然后在这个村庄生活了这三个月,外人看到的都是他一脸温和的笑容,举止优雅,进退有度。得到了几乎所有村民的欢迎,尤其是那些小姑娘。
  
  他见到过自己现在的模样,从河水的倒影里,比他原来的样貌要差的多,但却还是一副阳刚的男子气概,而且一看就不是寻常人那种,至少从衣着看来,应该是武林中的某一派的弟子,因为腰上的剑不是骗人的。
  
  视线扫过桌子上放着的剑,伸手抚摸一下冰冷的剑鞘,有微微的刺痛感,这把剑还不错,东方齐略微点点头,将剑直接挂到自己的腰间,心里想着现在是否应该是离开的时候,他不属于这个村庄,而且,即使到了这里,他也不习惯在同一个地方呆太久的时间。
  
  这个房子是没有人住的,据村民们介绍,这户的主人在去年的时候去了别的城,仍然没有回来,所以帮着看家的好心村民让他暂时在这里住一段时间,鉴于他不同意入住任何有其他人存在的人家。
  
  但是他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他需要想办法偿还一下这些村民才可以,这段时间因为天气的原因,村中有很多人都生病了,东方齐看过,只不过是普通的流感,但在这里,因为花不起钱雇佣郎中,村民们只能硬挺。
  
  他清醒的那片山坡旁边就是一片森林,他曾经见过一株熟悉的草药,可以很容易的治疗流感。
  
  走出家门,现在还是中午的时间,抬头看看天空,没有下雨的迹象,东方齐回身关上大门,然后一个人向那片森林走去。
  
  虽然现在阳光明媚,但森林里仍然是一片阴郁,森林中蛇类出没较多,当然,对于东方齐来说,蛇类更加类似于食物,而不是毒性敌人。不过现在他没有心情去理会,所以小心的避过几条明显剧毒的蛇,没走多久,就看到了一小片草药,尽管目标就在面前,东方齐仍然小心警惕的看向草药四周,将特别拿出来的草筐放下,然后小心地将药材用剪刀剪下,留下能够生长的部分,然后将有用的部分放到草筐里。
  
  村中染上流感的人很多,这些草药是不够的,没办法,东方齐只能向森林的深处走,他对这里不熟悉,但听村民们提到过,森林的深处是一个断崖,名为黑木崖,地势险要。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在哪里听到过黑木崖这个词,但是想不起来,也就直接丢到脑后了。
  
  等到东方齐将足够的草药采集完成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抬头看了看四周,东方齐想了想,便打算打只兔子带回去做晚餐,捡起一个石子,对于他来说,虽然没有子弹,但石子已经足够了。
  
  仔细的巡查四周,眼神暗了暗,便朝着一个方向走去,那里……似乎有个人。按照东方齐的习惯,直接把这样的人归类到监视自己的人范围内去了,不过走到半路突然想起来,自己并不在原来的世界了……苦笑了一下,便打算转身,结果刚刚转身,就发现对方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微微的愣了一下,再皱皱眉头,“你好……我想你不介意我来采些草药……夫人?”对方并不是女性,他很确定,但是看着对方的穿着却完全是一个女性的穿着,所以他只能叫夫人。他不想引起对方的敌意,毕竟对方能够瞬间来到他面前,绝对不是什么善茬。
  
  因为‘夫人’的称呼,对方充满敌意的眼神闪了闪,随即恢复到平淡,眼底却仍然闪动着警惕,“当然……你是郎中?”
  
  “不,我不是。”对方的声音沙哑,倾向于中性的声音,东方齐暗地里皱了皱眉头,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对方的脸,虽然天色较暗,看不清楚,但是明显眉眼间已经倾向于女性了……东方齐得出了结论,对方绝对已经不再是男性了。“只不过稍微懂一些药材的问题而已。”
  
  对方的视线似乎在东方齐身后的草筐上瞄了一眼,然后微微的点了点头,却似乎没有离开的打算。
  
  再度皱眉,“抱歉,我想我需要离开了。”噙着一如既往的微笑,对着对方点点头,然后转身就想离开。
  
  “那边并没有草药,也不是离开森林的方向。”对方的声音从身后再度传了过来。
  
  东方齐脚步顿住了,他从来不允许别人过问他的任何想法或者计划,显然对方触犯了他的界限,可惜他却无法说什么,因为这里不是他的地盘,连‘他自己’是谁他都不知道。
  
  “我要打只兔子做晚餐。”淡淡的解释了一下,带着不悦的语气,然后迅速离开了,直到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之后,东方齐的脚步才慢了下来,违和感越来越强烈,为什么他总觉得他忽略了什么呢?!
  
  还没等他想出来他到底忘记了什么,再度感觉到了对方的气息,不过一瞬即逝。然后……他愣住了,嘴角不由自主的抽动了一下。
  
  在他前方的路中央正好有一只颤抖不已马上就要断气的兔子……

作者有话要说:好吧,这完全是冲动的结果……


2

2、我叫东方齐 ...


  几乎带着本能的危机感,东方齐一丁点也不认为对方已经离开了,这么明显的试探让东方齐心里有些不悦,但是却带上了一丝对对方心思的赞赏,不管怎么样,信任不可能是一朝一夕就给予的,尤其双方还是陌生人的时候,对进入自家地盘的人充满敌意几乎可以说是完全符合东方齐心思的举动,莫名的产生了一点点同类的感觉,但这种感觉只能让东方齐更加机警,伯仲之间的敌人永远都会获得对方的尊敬,然而敌人就是敌人,从来不会因为敬佩而手下留情!
  
  沉默半响,东方齐动作缓慢的走到仍然在抽搐不已的兔子面前,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判定无危险之后,迅速伸手抓住它,然后用布条捆绑起来拎着转身向森林外走去,期间他隐约感觉到了对方的气息忽浓弄淡,似乎在跟踪着他。
  
  于是这回东方齐顿住顿住脚步了,眉头有些皱起,嘴角的微笑也淡下去了很多,他已经明确表示了不会对对方造成任何困扰,为什么对方仍然对他紧追不舍?难道没有理解他的暗示吗?如果出现这么个强势的敌人,对于人生地不熟的东方齐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毕竟他虽然仍然带着从前的警惕和冷漠,但从来没想过在这个新的世界里再继续从前的那种血雨腥风的生活,相比之下,他更加倾向于一个四处走走看看风景放松一下一直以来都紧绷疲惫的身心,然后找一个环境优美的地方,独自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平平淡淡的生活。
  
  “我只是偶尔到达这里的路人而已,对于对阁下造成的任何困扰我深感抱歉,并保证今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如果阁下不相信,大可以调查取证,但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后会无期。”嘴角终于没有再吊高,东方齐淡淡的说完上述一番话之后,便继续自己的步伐,这次没有再继续任何的猜疑和忌讳,很迅速的返回自己的村庄。
  
  这番话几乎算是软硬兼施了,这是东方齐的习惯,当然,为了确保对方不再视无辜的自己为敌人,东方齐完全不介意对方调查近期他的举动,这种行为他已经纵容过很多次了,但如果对方超越了界限,那就不能怪他无礼了。其实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东方齐心里是没底的,只是针对这一次而已!武功这东西,东方齐也有,只不过不是什么轻功之类的,而是专门用来杀人的招数。所以在这个世界知道有武功的存在时,东方齐一点都不惊讶,甚至于发现了自己体内丹田上充裕的内力也只是微微的跳动了一下眉毛,就直接忽略过去了。
  
  回到自己的小屋里,随手将兔子扔到一边,东方齐迅速将草药分成许多个小份,然后一家家一户户的送了过去,挂着他一如既往的微笑,并叮嘱了一下如何把草药熬制成药水喝下去,小村里的人淳朴善良,看到这一幕都对东方齐感恩戴德,恨不得把家里最好的东西都送给这个外来的客人,不过东方齐都是不失温和的拒绝了,他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这些东西放在他那里也没用。
  
  不过等年长的村长颤巍巍的扶着自己孙女的手拿着为数不多的钱非要东方齐收下的时候,东方齐还是很自觉的接受了,毕竟他一分钱没有的话,走出去会非常困难,而且赚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虽然村民们是完全误会了东方齐是向郎中买来的草药,东方齐并不打算解释……
  
  等东方齐回到小屋的时候,站在自己门口,东方齐的脚步立刻顿住了……那个人的气息就在屋内,这让东方齐很不解,对方到底想干什么?随手拿下腰间的佩剑,眼色变得异常深沉,东方齐镇定自若的走进了屋子里……然后……难得的微微的愣在那里了……
  
  那个身着红衣的梳着女子发式的男子正背对着他把刚刚处理好的兔子放上简易堆起来的火堆上烧烤,旁边摆了几个小坛子,凭借着敏锐的嗅觉,东方齐断定里面是酒……而且是极品的女儿红。
  
  这……是什么状况?东方齐觉得自己的神经有打结的倾向,连忙收回所有猜测,而对方似乎才发现他回来了,转过头来……
  
  东方齐小心的打量了一下对方的脸,上面的胭脂似乎很艳丽,看不出他的真实容貌,但明显确定了他之前的结论,对方果然已经失去了男性最重要的那一部分,而之后发展的趋向于女性的心理就完全可以理解了。
  
  “你回来了……”对方似乎非常熟捻的开口,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看,“坐吧,不过兔肉还需要一段时间,我们可以先喝酒。”
  
  沉默了半响,东方齐察觉到对方没有任何恶意,甚至只有浓重的悲哀,让常年冷清的他突然觉得有些同情这个男子,沉默的把剑放到旁边的桌子上,然后席地而坐,当然,即使是坐姿也是最适合逃跑和反击的那种。发觉对方似乎只不过是为了找人陪他度过悲伤的时段,尤其是这边应该是对方的地盘时,东方齐完全没有理由拒绝。
  
  “你不是普通人。”没等东方齐开口,中性微微沙哑的声音再度响起,话语很肯定。
  
  无所谓的看了一眼对方有违审美的脸,东方齐不置可否的低头看向正在被那双手翻转的兔子,“我也不是特别的人。”
  
  “呵……难得有人这么坦白的。”对方笑出声响,东方齐却听出了其中的悲伤,“你叫什么名字?可以说吗?如果不是特别的人的话。”
  
  “当然,”东方齐随手拿起旁边的一坛女儿红,撕开包裹的纸,浓郁的清香飘洒了出来,状似沉醉的轻轻在坛口闻了闻,确定无毒,便喝下一口。“我叫东方齐。”
  
  话音刚落,东方齐敏锐的发现对方的身体立刻一僵,随即开始细微的颤抖,因为胭脂遮盖看不出脸色,但东方齐相信,这家伙的脸色绝对已经泛白了……
  
  “东方……齐吗……”喃喃自语,对方似乎陷入了一种复杂的感觉当中,“真是……好名字……”

作者有话要说:请不要大意的留言吧

3

3、他的名字是东方不败 ...


  东方齐见对方的反应微微的跳了一下眉,没说什么,反而又喝了口清香四溢的女儿红。
  
  东方不败(从现在开始用名字,不用‘对方’了)从‘东方’这个姓氏的冲击中清醒过来,看到东方齐的动作眼睛眯了眯,手中的烤兔继续翻转,“你似乎不好奇我的身份?”既然能够意识到他的跟踪,那么武功绝对不低,这也是东方不败来到这里的原因之一。
  
  “没必要,我马上就会离开这里。”东方齐无所谓的开口,“而且……男女授受不亲。”后加这句是东方齐犹豫之后的结果。
  
  果然,这句话让东方不败的动作顿了顿,嘴角上挂上一丝微笑,眼神带着些妩媚的瞟向东方齐,“那现在你我同处一室算什么?”语气中带上了调侃,东方齐没有撒谎,东方不败很轻易就能看出东方齐说的是真话,他确实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东方不败进入这个屋子的时候就发现了,屋子里所有东西都被打包的很整齐,虽然加起来才就一个小包裹。
  
  “江湖儿女不拘小节。”淡然的回应,东方齐可不是那么轻易就会被吓倒的人,应该说,他自小就是被吓大的,直到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吓到他了,连死都能淡然面对又何须在意其他小事?
  
  “呵呵,你倒是洒脱。”东方不败将手里的烤兔放到架子上,拎起一坛子酒,挥指一挥,包裹的纸裂成了很多片飘散在空气里,仰头喝下一口,“说的对,我们江湖儿女,何须在意那些个虚礼?”
  
  “……你的兔肉要糊了。”东方齐扫了一眼还在冒热气的兔肉,提醒,他对饮食还是很挑剔的,虽然他难得一次愿意和一个陌生人一同用餐,但还是不打算委屈自己的胃。
  
  东方不败失笑,放下坛子,又开始专心的烤制食物了。等食物彻底熟了,东方不败从自己身上取出一把精致的小刀,细心的剃掉表面有些焦黑的部分,然后切下一个兔腿递给东方齐。
  
  东方齐倒是毫不在意的伸手接过来,张口就吃,表现的如同一点都不谨慎一般,对于一个在任何危险境地都能生还的杀手而言,表演功底自然到位,各种细节都必须不能被怀疑!
  
  东方不败也没有在意东方齐的举动,反而笑了笑跟东方齐一样张口就吃,一口兔肉一口酒,倒是惬意的很。
  
  “你不像是这个村里的人。”不知过了多久,东方不败不经意的开口,虽然是疑问却带着一丝高高在上的口气,
  
  要说东方齐接触最多的偏偏就是这种人,暗杀的费用太高,只有处于高位的人才会不在意费用解决对立面上的人。
  
  “当然,他们救了我。”不在意东方不败的口气,东方齐暗地里在默默的回忆自己到底忽略了什么,从刚才他就在想,似乎他没有找到最重要的那点,这个世界让他有一种熟悉感。
  
  “是吗?我更好奇是谁伤的你,看来武林中还有隐藏的高手啊……”眼睛有些发亮,东方不败想到还有人可能武功在他之上时,有种立刻找到和对方较量一下的感觉。在他看来,东方齐武功绝对不错,于是来这里的第二个目的就是想要找东方齐战斗一番,不过听到对方姓氏为‘东方’时,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便把自己的想法打消了,万一杀死了对方,就不好了。
  
  为东方不败的反应有些失笑,东方齐摇了摇头,“我失去了以前的记忆。”这点总是要提的,万一将来遇到认识这具身体的人,总要有一个说的过去的说法。
  
  “……”东方不败微眯的眼睛里立刻闪过一丝怀疑和狠厉,“那‘东方齐’是你自己取的名字?”
  
  “不,我的名字是东方齐,永远都是,不论过去是什么。”东方齐喝口酒,仍然平淡的回答,仿佛东方不败的杀气不存在一般。
  
  感觉到对方在大量着自己,东方齐淡然的回视,“你相信与不相信无所谓,不过我想我不会对你造成什么威胁,如果有威胁的话,我不介意你现在就解决我。”
  
  置之死地而后生,这是拿手绝活。
  
  “……你对我确实是一个威胁。”东方不败收回杀气和眼神,吃一口兔肉,“不过放心,我不打算解决你。本座从来不怕威胁!”本座都出来了,东方不败放弃了隐瞒身份的想法,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隐约的觉得,东方齐这个人跟他绝对还会有很多纠缠。这种淡然冷漠的性情以及不凡甚至是高强的身手,如果他愿意,绝对会成为一方霸主!
  
  ‘本座’一词仿佛是一个钥匙,瞬间挑起了东方齐一直都无法搜寻到的记忆,不过这个记忆打开了,对于东方齐却可是一个从未有过的冲击。
  
  《笑傲江湖》是陪伴他走过太多时间的一部书了,第一次开始出任务,到完全独立接收任务,这段时间是东方齐生命中最黑暗的日子,而正是这部书中东方不败那种为了梦想毫不犹豫的挥刀自宫,即使在血腥也从不皱眉处之淡然,还有最后为了另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毅然放弃了自己的生命,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同样处在黑暗中挣扎的东方齐动容,两人的姓氏相同,于是东方齐便把东方不败放在了心底,那是让他毅然丢弃掉自己对任务目标同情心毫不犹豫下手的动力,是他在抑郁期间没有选择自杀反而走出了那种世界的支持力,是他愿意给自己的唯一的一个柔软点。
  
  龙有逆鳞,东方齐把东方不败当成自己的逆鳞,为了让自己更像一个‘人’,而不是一个杀人机器,只不过这个逆鳞是一个虚拟的人物,没有人会触动,所以对外,东方齐完全就是一个机器而已。
  
  然而,东方齐此时却发现,自己的逆鳞……竟然成为了一个真实的人物……冰冷的心在瞬间似乎变得火热起来,东方齐无法抑制自己的眼神波动,连东方齐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身体开始了微微的颤抖。这种动容是东方齐说没有经历过的,这到底代表了什么?不顾东方不败诧异的眼神,猛的灌下一大口酒,本想平静一下心情,谁知心情却更加簸荡而欣喜……和他一起喝酒吃肉的竟然就是……东方不败吗……


4

4、调查东方齐 ...


  东方齐平素清冷惯了,再大的情绪波动别人也无法察觉出来,而强者如东方不败也只不过发现东方齐有些许情绪波动而已,难得遇到一个看着顺眼的,而且
  
  东方不败向来说一不二,既然说了不会解决这个人,自然就不会食言。接下来的时间,两人依旧各自潇洒随意的吃着肉喝着酒,交流却很少,这是东方齐第一次在一个绝对陌生的环境中彻底放下警戒的心理,显得更加洒脱,这让旁边的东方不败心理再度难得的产生了微微的欣喜,毕竟在教中,所有人都惧怕着他,唯一一个在他面前表现的放肆的就是杨莲亭,随着东方不败心思的变化,他对杨莲亭的肆意妄为也不再加以拘束,而这明显让杨莲亭更加肆无忌惮,但他看得出来,杨莲亭的放肆是故意表现出来的,真正的目的东方不败又岂会不懂?一直以来以日月神教为自己的珍宝的东方不败因为复杂而纠结的心思才会在这个时间跑出来就是为了发泄自己的情绪,倒是没想到会遇到这么一个有趣的人。
  
  “就因为我说不会解决你,你就放松下来了?不会太不警惕了吗?”挑起好看的娥眉,东方不败似笑非笑的开口,这个家伙要是真行走江湖的话,绝对会吃亏的。敏锐如东方不败,在东方齐周身气息改变的那一霎那,就知道了东方齐的想法。
  
  眼看着兔肉吃完了,东方齐扔下骨头,再度饮下一口清酒,“我相信你。”真心实意的话,这跟平素东方齐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谎可不同。
  
  东方不败的表情微微的一愣,然后挑起了嘴角,慢慢的笑出声响,猛地灌下酒水,“东方兄太轻信了。”话音却出乎意料的柔和。不知教主在叫东方兄的时候是什么感受。
  
  “我相信自己的观察,这是……男人的直觉。”东方齐难得的有了说笑话的心思,可惜一点都不好笑。
  
  “呵呵,东方兄接下来要去哪?”东方不败心里有些失落,恐怕一旦对方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就不会再这么说了吧。
  
  “不知道,走到哪算到哪吧,随遇而安。”无所谓式的回答,然而东方齐心底却已然决定要走上黑木崖了。
  
  “……没有记忆是什么感觉?”沉默半响,东方不败突然提出了这个问题,神色间带上些许的茫然。
  
  “对我来说,有记忆与没有记忆并没有什么分别,不知道从前的生活是如何的,就代表不论今后生活是如何的都不会有太大的思想反差。”东方齐随口就回答,他确实不知道这具身体从前到底拥有什么样的生活,所以,不论今后他想如何生活都可以,这就是……自由啊。
  
  东方不败闻言也没有再说什么,反而开始有一口没一口的喝酒,他的酒量很好,可谓千杯不醉,但却偏偏就喜欢喝。
  
  “……失去记忆也好,至少不用踟蹰于心思的变化。”不知过了多久,东方不败猛然来了这么一句。然后随手将手里的坛子一扔,站起身来。
  
  东方齐也放下坛子,“你要走了吗?”很平淡的询问,仿佛完全与己无关。
  
  “出来这么久,也是时候回去了。”东方不败推开窗子,看着窗外回答,此时月亮已经高高挂起,散发出朦胧的光辉,照耀在东方不败的周身,显得格外的圣洁。
  
  回过头来,东方不败映照着光芒下的脸,在东方齐看来顺眼多了,毕竟妆容太浓重让东方不败失去了原本俊秀的脸,而此时因为朦胧的光芒,反而显得清新淡雅,估计跟东方齐心理的变化也有些关系。
  
  “有缘自会再见,东方兄,我们后会有期。”说完便飞身离开了小屋,投射在东方齐眼中的红色身影也逐渐消失无踪。
  
  站在窗口半响,东方齐关上了窗子,回头看了看狼狈的屋内,微笑了一下,然后开始整理房子,这毕竟不是他的家,借住总是需要不给主人家添麻烦的。
  
  一切收拾妥当之后,注意力集中到手里的一个小巧的酒坛,思考了一下,还是放进了自己的小包裹里,然后拎上剑,提上包裹,连夜离开了小山村。
  
  回到日月神教总坛的东方不败并没有如同以往的接受众人的迎接而是静悄悄的一个人想要回去自己的房间,偏偏想起了身边,便转身走向杨莲亭的房间外……
  
  “……天哪,你真是一个小妖精!我会死在你身上的。”熟悉的杨莲亭的沙哑而喘息的声音在东方不败还未走到房间外之前就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顿时微微的眯了眯眼睛,浑身上下止不住的杀意,然而在即将动手的上一秒却突然顿住了身体,微微发愣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浓郁的悲哀,看了看就在前方的房间,那些不堪入耳的情话更让东方不败心冷,紧紧的握了握拳头,转身离开了。
  
  回到自己的房中,东方不败靠在冰冷的地面上,屋内没有光线,自从他失去了某些东西之后,便不再允许屋子里经常开窗了,而且每个窗口都被一层黑布遮盖。
  
  寂寞与孤单围绕着东方不败,静静的,没有任何声响,东方不败不知道自己应该想什么,他不再是正常的人,他羡慕女孩子,想要有人让他依靠,却明了那是不可能的,他不能生育,这是永远都改变不了的事实。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东方齐淡笑的表情突然走进了东方不败的脑海里……
  
  “来人!”起身,挥手瞬间点亮屋子里的烛火,东方不败冷声道,
  
  “教主!”很快的,门外就有人匆匆忙忙的赶来回话,
  
  “通知陈堂主过来!”东方不败回身做到椅子上,吩咐道。
  
  “是,教主。”
  
  没一会儿,已经人过中年的陈堂主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他的武功不错,但是仍然赶得太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给我调查黑木崖下一个名为东方齐的人,我明天需要他的所有信息!”毫不犹豫的下命令,东方不败眼睛微眯,东方齐,如果真的失去了记忆,同时让他如此感兴趣,那不妨绑在旁边也好。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