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第一幸福 哭蛹

第一幸福 哭蛹

时间: 2017-07-05 23:15:47
第一章
"你在看什麽?"应翔天提著要送给他未来岳父岳母的礼物从一家精品店出来,问等在车子里的好友。
"打架。"郗昱吐了口烟雾,冷冷地说。眼睛一直看著街对面的深巷里。
"什麽?"应翔天将包包全部丢进车里,微皱眉地朝郗昱看的地方看去。他的这位好友,还真的是很冷血。
肮脏的深巷里 有四个彪型大汉毫不留情地对地下蜷缩的一团小人影又打又踢。
"啧!我知道你不喜欢多管闲事,但是他快要死掉了啊!偶尔发挥一下你的同情心会死吗?"应翔天咂了一下嘴快速朝深巷跑去。他本想去"英雄救美"无奈寡不敌众,没两秒就被人像丢破布一样丢在地上。
郗昱面无表情地掐掉烟走下车,真麻烦,他最讨厌麻烦了,可是他那个白痴好友经常不知死活地个他招惹一些麻烦,就比如现在。
没过多久,深巷中唯一没有倒下的就只剩郗昱一人。他伸手给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应翔天,脸上仍然是一百零一号的冰冻表情,但从中还是能窥探到些许怒意。
"这下你高兴了吧?我看你待会怎麽去拜见那两个老怪物。"
应翔天因脸部红肿加瘀青让他的笑容看起来十分怪异:"无所谓啦,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哎呦,痛。"他揉著他那张鬼脸,呜~~~他的帅脸就这麽被毁了,他可爱的小亲亲会不会不要他啊?......
应翔天将视线转移到地上蜷缩的那团小人影。啧啧啧,真可怜,才十一二岁吧?现在的人真是......
只见个小家夥动了动,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在他一抬头的一瞬,应翔天和郗昱都呆了。
这个孩子真是太可爱了!就是太过瘦弱,头发黑中泛红,脸色呈病态的苍白,而那双碧绿的眸子也不是一个中国人所能拥有的,但大体上还似个中国人,也许是混血吧?
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碧绿色地眸子在看了一眼救他的两人之後又快速地垂下。
沾著些许血渍的小巧嘴唇张了又合,怪异沙哑的声音从中溢出"......谢...谢......"随後,他便转身要离去。但还没有走几步,瘦小的身躯便向後倾倒过去。
郗昱想也没想地冲上前接住那太过瘦弱的身体,这举动让他自己以及应翔天都吓了一大跳。
"你......"应翔天好不容易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刚才没有眼花吧?怎麽能?昱什麽时候有恋童癖了?而且......
"打电话给浩,他需要上医院。"郗昱打断应翔天的话,他知道应翔天要说什麽,他自己对身体这下意识的反应也百思不解,但不可否认的是,在他看到这个小家夥满是阴翳的眸子时,他动心了......
第二章
白色的床单覆盖在一具瘦小的身体上,若不是均匀的呼吸和微微起伏的胸膛,他苍白的脸色绝对让人认为躺在床上的只是一具尸体。
郗昱站在窗边吸著烟,凝视著躺在床上的小人儿,他以前从来不相信一见锺情这种虚幻的事情,但这一次......不可否认的,这个小人儿在他抬起眸子的瞬间,便挑动了他尘封已久的心弦。
长长的睫毛微微地抖动了两下,碧绿色的眼瞳迷茫地看著前方。
郗昱忙熄灭了烟走道床前,温柔地抚著眼前消瘦的脸颊:"感觉怎麽样?"
"...你...是......谢...谢...你...."仍旧怪异沙哑的声音从干渴的口中传出。他动了一下身子,却痛得直冒冷汗,他看著郗昱眨眨眼睛,是他救了自己吗?
"别动,你骨折了。"郗昱轻扶起床上的小人。很温柔得给他喂水。
"昱,你出来一下。"一个穿著白大褂,看似医生的男子,带著似笑非笑的表情出现在门口。
郗昱睨了一眼门口的男人,原本脸上的温柔此时也消失不见,换上他的冰冻的招牌表情。他起身走到门外,轻轻地关上门,满是冷漠的眼神看向那个一直不停呵笑的医生,那医生是昱的好友──季浩。
"呵呵!我还以为我认错人了呢!我可是从来没见过你对谁那麽温柔过呢!没想到你却对一个发育不良的小孩动情!哈哈哈!昱啊!你果然有恋童癖!哈哈哈!笑死我了!"季浩对郗昱越来越冷的脸视若无睹不要命地大笑。
"笑够了没?"一道如从地狱里传来的声音让季浩立刻噤声。
"哈......呃......咳咳,刚才检查的结果下来了。"季浩立刻敛容正色,转变之快让人叹为观止"那孩子能活到现在真是奇迹,长期营养不良,全身满是大大小小的伤痕,好几处的骨头都有断裂的迹象,他还有先天性的心脏病,而且......"季浩搔搔头睇了一眼脸色愈发冷冽的郗昱,他不知道这件事该不该告诉好友。
"而且什麽?"郗昱冷冷地问,那瘦小的身体究竟是怎样承受这一切呢?他的心不禁一阵揪痛。
"他......被人强暴过,不只一次。"
季浩的话如一把利剑毫不留情地刺进郗昱的心里。他紧握拳,到底是谁?冷绝的杀意掠过他漆黑的眼眸,周围的气压瞬间降低。季浩的脊背传来阵阵冷意,他......是不是不该讲?
下午时分,原本安静的病房里突然热闹非凡。除了一直在这里没离开过的郗昱和季浩,还有顶著一张布满紫青的脸跑来的应翔天,跟在他身後的美人则是他的亲亲老婆大人,不过从美人高挑的身材和扁平的胸部可以看出-----他是个男人。
一双碧绿色的眸子有点惊恐地看著眼前的陌生脸孔。
"呜哇~好可爱!我要变心了!"应翔天的"未婚妻"沙罗跑到床前,不停地玩弄著眼前无法动弹的小人儿:"就是太是瘦了!小可爱,你叫什麽名字?"
小可爱?郗昱皱皱眉,上前不著痕迹地拨开在他心上人身上肆虐的手,还不忘回头瞪了一眼应翔天,示意让他好好管管他的人。
应翔天耸耸肩,向来都是沙罗管他,哪里轮得到他管沙罗?真是说笑。沙罗不理会一脸不爽的郗昱,径自玩自己的。
"...夏...果..."美丽的眉毛微蹙,这些人是谁?他只认识救他的那两个人。可是,眼前的这些人对自己好好哦......
"夏天的果子?真好听!以後就叫你小果子好了。小果子,你的声音怎麽这样?来,我给你喂水。"沙罗正准备替他倒水时,却被季浩拉开。
季浩皱著眉让夏果张大嘴,然後又摸了摸他的喉部,眉头皱的更紧。
"怎麽了?"看著好友越来越阴沈的脸。郗昱有不好的预感。
"他的声带......怎麽说呢?声带附著在喉部的那两块勺状软骨被人捏碎了,无法治疗,所以......"
房间内顿时一片寂静,郗昱一脸心痛地抚著夏果柔顺的发丝,究竟是谁如此残忍?竟然将这麽小的孩子残虐至此?
夏果凝视著脸上布满阴云的四人。他们是在担心自己吗?真好。他遇到好好的人呢!虽然他们之前并不认识,自己也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但他们仍然关心著自己呢!......一抹淡淡的微笑浮上夏果的嘴角。
他抬起枯瘦如柴的手,抚了抚郗昱和季浩眉间堆起的小山:"...谢...谢...我...不...介...意...的......"
郗昱一把将夏果搂如怀中,若是他的声带没有毁坏,那麽从这小口中传出将是怎样美妙的声音?他现在益发想要将让夏果变成这样的人碎尸万段!
对於郗昱突如其来的拥抱,夏果全身不禁一僵。他从来都没有被人这样拥住过,好奇怪的感觉,不过暖暖的,好舒服......
"小果子,你还记得我吗?我叫应翔天。"应翔天不甘被冷落。一把拉开季浩凑到床边,指著自己的一张"鬼脸"问道。
"...记...得..."夏果从沈思中回过神,忙点点头。他叫应翔天啊?夏果将小脸转向抱著他的人,那他叫什麽名字?他陪了自己一天,自己都
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呢。真失误......"...你...呢...?"
"郗昱,你可以叫我昱。"郗昱带著百年难得一见的微笑回答"那个人叫季浩,是你的主治医生。另外的那个是沙罗。他们都是我的朋友。"
哦,是这样啊。他也好想要朋友呢,但是......那是不可能的:"...谢......谢......你......们......但......我......要......回......去......了......"夏果撑起身子,他得赶快回去,要不,被爸爸知道了又要被狠狠地打一顿了。他好高兴能遇到这些人,这样在以後如地狱般的日子里自己也不会很难过了吧?毕竟他有过美好的回忆──曾经有一些很温柔的人关心过他。
"你......"郗昱正要开口阻止时,病房的门被人猛地踹开。一个提著酒瓶,醉汹汹地男人闯了进来。
"妈的!那个小杂种在哪里?!"他环视了一下病房,将视线定在病床上的夏果身上。他无视房中还有其他人便冲上前去,嘴里还骂骂咧咧:"X妈的!你这个小杂种!竟敢给我逃!你他x知不知道老子可是收了他们的钱的!X的!"他举起酒瓶毫不留情地朝夏果头上砸去。
"......爸......"夏果反射性地捂住头,身体蜷缩在一起,恐惧地等待著将要来临的疼痛。但预想的痛苦并没有到来,夏果战战兢兢地睁开眼睛,他发现他爸爸被揣到了墙边,脸狰狞地扭曲。
郗昱手中拿著酒瓶,廉价的就不停地流到地上,发出啪啪的声响。爸爸?这个男人是小果子的爸爸?这麽说让小果子变成这样的就是这个男人咯?!房内的四人不约而同地将视线停在男人的身上,眼中满是杀意。
"X的!你X妈的是谁?!老子管教儿子关你X事?!小杂种!跟老子回去好好伺候他们去!"男人伸手想去抓夏果,却再次被郗昱踹开。
郗昱一脸寒意地走到男人面前:"他从现在起不是你的儿子了。多少钱?我给你。"
一听到钱,那男人便一脸讨好状"哈哈!这位先生真是有眼光!不多不多,整个人,十万怎麽样?"
郗昱掏出支票薄撕了一张空白支票扔给他。"随你填,但以後别再出现。给我滚!"
"好,好!我马上滚!"看到空白支票,男人的双眼冒绿光。哈!真是赚翻了!他捡起支票落荒似地跑了出去,生怕对方改变注意。
郗昱鄙夷地看了一下冲出门去的男人,然後睇了沙罗一眼。沙罗像了解一般冷笑著点了一下头,随後走出门去。
沙罗走出门轻声叫了一声:"黯。"
"是,二少爷。"一抹人影无声无息出现在沙罗的身後。
"跟上那个男人。"沙罗冷笑著做了个封喉的动作。他很喜欢小果子,所以,这虐待他的男人......哼哼......
顺便提一下,沙罗是本地有名的黑道组织的二少爷。

第三章
郗昱抱住仍然不住颤抖的夏果温柔地说:"好了,小果子,已经没事了。你愿意留在我身边吗?"
夏果双眸含泪地抬起头道:"......真......的......吗......?"是真的吗?他终於可以脱离噩梦了?他终於可以不再胆战心惊地生活了?他对爸爸刚才把他当成商品一般卖掉一点也不感到吃惊,因为他曾经被卖掉过好几次,但每次都是让他半夜会惊醒的噩梦!但是,这次......不一样......因为眼前的这些人都好温柔,是真心对待自己的。所以,他不害怕,他很高兴......哪怕这是个短暂的美梦......
"是真的,因为小果子现在是我的......"
"是我们的!!小果子!当我的弟弟吧?我好喜欢你呢!"还没等郗昱把他爱的告白说完,沙罗就大喊著冲进来打断他的话。
"对呀对呀!我也要!"季浩也掺了一脚,能有个这麽可爱的弟弟他可是求之不得呢!
"我也要......!"一直被冷落在旁的应翔天好不容易插上话。
"......呃......好......"夏果有点无措地看著眼前一个个放大的笑脸(除了应翔天是鬼脸)弟弟?那他们就是自己的哥哥了?听起来好棒哦......
"呐,小果子,你多大了?"沙罗点了点夏果的额头,看起来十二三岁吧?真好,终於有个弟弟了!
"......十......八......"夏果笑了笑,他抬眸看了看将他搂在怀里的郗昱,他们都当自己的哥哥了,那他呢?
"十八?!!你骗人的吧?"沙罗不敢相信地大叫。不可能!!他竟然比自己要大一岁?!!那他还要叫小果子哥哥????不会吧??他看来要比自己小得多啊!
"呵呵,沙罗,这下你可糗了。"季浩有点同情(?)地看著因为震惊而张大嘴的沙罗。他也没有想到小果子竟然成年了。看样子他营养不良得真过火呢!
"没有啊!"应翔天一把搂住沙罗,一脸坏笑:"如果小果子人我当哥哥的话,他还是会叫你一声‘大嫂'的嘛!你的辈分还是很高啊!"
"你去死!"沙罗满脸通红地使劲踩上应翔天的脚背,还像踩蟑螂一样又来回蹭,让应翔天痛的哇哇大叫。
郗昱对他们的吵闹视而不见,因为和他们做朋友就一定要习惯谈情说爱的时候有几个千瓦大灯泡在旁边搞破坏。
夏果有些些羡慕地看著眼前的场景,应大哥和沙罗是一对吗?好幸福,他曾经在书上看到过许多对爱情的描写,和动人的爱情故事,不知道哪天自己也会遇到自己的幸福呢?夏果不自觉地睨了一眼郗昱,哎呀......在想什麽啊?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啊!夏果摇摇头,将脑中荒谬的想法甩去。
夏果伸手揪了揪郗昱的衣服"......你......呢?......"其实有四个哥哥对他来说已经是最大的幸福了,他不该再奢求什麽,毕竟眼前的幸福来得很突然,感觉好不真实,就好像肥皂泡,一碰就破......
"我?我不想当你的哥哥,哥哥有三个就够了。"说不定过一阵又会有一个,郗昱突然低下头吻 了夏果一下"我想当你的情人。"
看到郗昱的行动後,其他三人十分自觉地退出病房,让他们独处,呵呵,要破坏以後有的是机会嘛!对不?
突如其来的告白和亲吻让夏果僵掉,他......他......竟然吻了自己!天啊!夏果回神後立刻用手捂住唇,恩......昱的唇热热的软软的,好舒服哦......
"你愿意吗?"郗昱抓住夏果枯瘦的手,爱怜地在上面烙下一吻,夏果低垂著已经变得通红的脸,真的可以吗?自己可以和一般人那样恋爱啊?他鼓起勇气重重地点了点头。反正自己也是被眼前的这个男人买下来的啊......
"那麽小果子从现在开始就是我的情人了哦。"郗昱吻了一下夏果的发顶,宠溺地将他抱在怀中。
此时在门外窥视的三人同时摇了摇头。
"啧啧,看看昱的表情,以前被他冷脸甩掉的人若看到岂不会气死?"沙罗发感慨道。
"呜......"季浩没有回答,只是随便应了一声沙罗的调侃,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他这个可爱的干弟弟的健康问题(他是医生嘛!)呜,要去找个药膳专家好好地给小果子补一补......那他的先天性心脏病要怎麽解决?小果子现在的身体条件这麽差,可经不起大手术......等过上个一年半载再说吧......对了,去问一下安德森好了,他可是这方面的权威......
"我到是有点担心......"应翔天若有所思地看著病房里静静相拥的两人。
"担心什麽?"沙罗不解地回问情人,有什麽好担心的?他第一次看见昱对人那麽好呢,昱是认真的,他可以确定!
"不,没什麽......"郗昱刚才说的是‘情人'......哈,也许是自己想太多了......
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调养,夏果终於可以出院了,郗昱把夏果带回他在郊外的别墅,那里很适合病人休养。


第四章
安谧平静的生活对於夏果来说,是很幸福的。没有烦恼,也没有什麽需要操心的事情。但,这样平静的日子对於热恋中的两人真的是好事吗?
周末,季浩一行人冲到了郗昱的别墅,宁静的别墅中瞬间热闹非凡,下午时分,沙罗和应翔天陪著夏果荡秋千,季浩和郗昱则悠闲地坐在树阴底下喝下午茶。
看著夏果在他们的照顾下越发丰润的脸,郗昱不禁扯起淡淡的微笑,他的小情人越来越可爱了,就像一颗原钻一般渐渐展露锋芒。
季浩则皱著眉看著在阳光下笑容灿烂的夏果,心中的不安不断扩大:"昱,你......是认真的吗?如果不是,就尽早放手吧,小果子不是你能玩玩的对象。"是呀,小果子受到的伤实在是太深了,他可经不起郗昱那种大人的游戏。虽然郗昱这次好象是真的动情了,但是......这种以第一眼就决定的恋情有多少保障呢?他们两人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多了......
"......我是认真的。"郗昱不赞同地看著好友。他是在怀疑自己的真心吗?如果他这样的心情不叫认真的话,那对於自己来说什麽才是认真呢?
"那......你对小果子说那些话了吗?比如我喜欢你或我爱你之类的?"季浩搔搔头,也许这种话他说不太对劲,但是和郗昱从小玩到大的他知道郗昱因为家庭原因对於这类的‘甜言蜜语'很感冒。但是情人之间这种话是很必要的啊!尤其是对於脆弱的小果子来说。
"没必要。有些事情光说还不如行动来的有效果。"郗昱哼笑了一声,他从来不说那些甜言蜜语,也不屑说。他从小时侯开始就看著被他称为‘父亲'的男人对母亲甜言蜜语後将母亲一个人留在家中,自己在外面逍遥快活,母亲那每晚独自饮泣的身影仍然深深地刻在脑中,挥之不去。他不相信光靠说话就能让一个人幸福。所以,他不屑说那些废话,他会用行动让小果子知道自己的真心。
"好吧,随便你。"季浩叹了口气,当事人都这样说了,他还能怎麽样?希望这一切都是自己多虑了。"对了,你不是要休假吗?有什麽打算?"
"带小果子去旅游。"一想到接下来的幸福时光,郗昱不觉地笑了笑。
"恩,去转转也好。明年初等小果子身体好点我就带他去纽约开刀。"季浩伸伸懒腰,啊!~真轻松,少了某人生活就是不一样~最好那个某人永远都不要回来!
郗昱喝了一口咖啡,在季浩看不见的地方坏笑,哼哼......为了谢谢他刚才的鸡婆,那麽他亲亲老公今晚回来的消息就暂时封锁吧......呵呵......
夏果坐在秋千上,眼光一直没有离开郗昱,他们在说什麽呢?表情好严肃哦。不过,自己真的很幸福,就像是童话中的灰姑娘一夜成了漂亮的公主,不过,自己是灰小子吧 ?郗昱就是魔法师吧?那王子变成谁了?呵呵......昱应该是自己的王子兼魔法师才对,夏果想著想著便笑了起来。
"小果子,你不专心哦!你看我和翔都那麽卖力,你却分心!太伤心了!"沙罗嘟著嘴双手叉腰抱怨。"别老呆看著昱啊。那麽想他就过去把他拐上床嘛!"
拐上床?啊?夏果的脸刷的一下红了"......我......没......"他和昱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啊!他们......他们只有亲吻而已......
"啊?不会吧?你们难道还没......?难道昱不行了啊?"沙罗撑著下颚坏笑。"小果子,我教你一招。晚上你......@#%^&¥"沙罗把秋千停下来在沙罗耳边传授秘籍。
啊?啊?不会吧......要他去干那种事情......夏果的脸越来越红。不要啊......好羞......他用手抚住自己发烫的脸,他这一放让还抓著秋千的沙罗重心向前冲去,夏果的身子直直地向後倒去。
"小心!小果子!"沙罗站稳後反射地想要抓住夏果。但还没等他抓住时,差点摔在地下的夏果已经被一双大手抱起。
"小心一点啊。"郗昱叹了一口气把夏果抱在怀里,要不是他发现的及时,那麽这个小家夥岂不是要和地来个亲密拥抱?想吓死他啊?
"......昱......"夏果反应过来自己正在郗昱的怀中。想起沙罗的话,脸再次通红。
哇哇哇!!~当作没看见他们两人之间暧昧的气氛,沙罗在一旁咂舌感叹,真是厉害,瞬间从那~麽远的地方跑过来!佩服佩服

第五章
晚饭过後,五人坐在客厅中看电视聊天时,门铃响了,来客是一个带著墨镜(大晚上还带墨镜?)穿著黑色长风衣的大帅哥,冷峻的气质让夏果觉得这个男人不苟言笑,很难相处。但夏果後来才知道,自己实在没有看人的眼光。
夏果看著陌生人,这个男人应该是昱的朋友吧?那陌生男人对著夏果笑了笑。
"哥!你回来了!"沙罗高兴地站起来大喊,夏果有些吃惊地来回看著他们两人,啊?他们是兄弟啊?但是长得一点都不像呢。
咦?季大哥,你怎麽了?脸色怎麽那麽难看?夏果注意到季浩从那个男人出现时便开始的怪异举动──站起身不停地向後退,就好象看到了什麽怪物一般。夏果有些纳闷地看了看郗昱,希望他可以告诉自己,季大哥到底怎麽了。但抱著他的郗昱只是笑笑没有说话,用眼神示意夏果看好戏。
"你......你怎麽回来了?"季浩脸色铁青地不断向後退去,直到碰到墙壁。
"亲爱的小浩浩,沙罗说‘我们'有了个可爱的小弟弟,这麽大的事我当然要回来了啊。"男人取下墨镜,散发著野性气息的俊帅容颜不禁让夏果看呆。他好帅哦,就像是杂志里的模特。
发觉夏果的呆楞表情,郗昱不爽地将他楼得更紧,那模样像极了害怕心爱的东西被抢的小孩。男人走进客厅,改变方向朝夏果走来,他摸摸夏果的头:"是你吧?小可爱?我叫沙华,是你季大哥的老公哦!"他说完还不忘送给季浩一抹邪恶的微笑,让季浩脊背发凉。
"谁、谁是我老公?你、你少胡说!哇啊!!别抱我!放开!!!"季浩还没说完便被沙华抱入怀中,他死命地挣扎"你们快来救救我啊!!"他象周围看一脸看好戏的好友求救。救命啊!他好不容易才将这个恶魔送走啊!
"呼啊~~翔,我困了~我们回房吧?"沙罗对季浩的求救听而不闻,拉著准备看好戏看到底的应翔天迅速闪回房,开玩笑,再待下去真不知道他那个恶魔哥哥会做出什麽事呢!他可还不想死,所以,浩啊,只有牺牲小你,保护大我的安全了~
"我们也走吧,今晚会有流星雨。"郗昱也抱起一脸迷茫地夏果。
"你们!你们这些家夥竟然见死不救?!!王八蛋啊!!"季浩气愤地大吼,看看他都交了些什麽朋友!!气死他了!!
"小浩浩,你这麽不想和我单独在一起吗?我可是非常非常地想你呢......呵呵......"沙华边说边对季浩上下其手。瞬间,季浩的衣服被扒去了一半,蜜色的肌肤暴露在秋天微凉的空气中。
哇啊啊啊啊!!!不要啊!!救命啊!!!──季浩在心中大喊救命,只可惜现在他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连只苍蝇也没有理他(?)唉~小浩浩啊~只能说明你交友不慎啊......
"......昱......"把季大哥一个人留在那里行不行啊?他刚才在喊救命啊,夏果不放心地看著客厅的方向。
"没事,不用管他们,他们只是在做爱做的事。"郗昱好心地解释,虽然他不知道夏果能不能听懂。
做爱做的事......?是做什麽啊?好难懂。夏果将小脑袋微偏,用水灵灵的大眼睛不解地望著郗昱,那可爱的神情让郗昱忍不住亲了一下他微嘟的红唇。夏果吓了一跳,忙用小手将嘴捂住,一抹酡晕浮上他绝美的脸颊,他的心脏现在跳的好快哦......

 

第六章

郗昱从房间里拿了一条毛毯,带夏果来到有著玻璃窗户的顶楼。虽说是顶楼,但还是打扫的十分干净,还很温馨地摆了些家具。郗昱抱著夏果坐在一张大躺椅上,然後用毛毯将两人都裹住。


"困不困?还要等好长时间。"他吻了一下怀中人柔顺的发顶。


不,夏果摇摇头,他一点也不困,相反的,他还很兴奋。夏果一直盯著闪烁著繁星的夜空,他第一次有这种经验,如此悠闲地看星星,而且还是和自己最喜欢的人。


约摸过了一个多小时,第一颗流星划过了夜空,留下了美丽的弧光,接著被豔丽色彩包围的燃烧著的星体接二连三地出现在黑幕中,那美虽然瞬间而逝,但却能在人们的心中烙下永恒的烙印......

夏果目不转睛地看著这美丽的奇景,心中鼓动著的是满满的幸福,温暖的男子麝香气息在他的周围萦绕,他抬起头注视著凝视著天空的男人,面对这个男人,他是否可以解开心防,将自己毫无保留地给他?

夏果鼓起勇气,伸出两只小手裹住郗昱的脸,微颤地吻上眼前充满男人味的薄唇,毫无技巧且生涩的吻让郗昱猛然回神:"小果子?"他真不敢相信,这可是小家夥第一次主动吻自己!


夏果红著脸紧搂住郗昱的脖子,深吸了一口气:"......抱......我......"这简单的两个字几乎用尽了他一生的勇气!


郗昱紧紧抱住夏果像是得到了世界上最宝贵的珍宝一般轻轻地吻上夏果......


轻柔地解开衬衫,夏果白皙的肌肤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冰凉的触感让夏果轻颤,随後而来的是郗昱火热的肌肤,肌肤相亲的满足感让夏果流下了眼泪,他紧紧地抱住眼前温暖的怀抱,要是失去这个怀抱的话,自己会变成什麽模样?他现在已经想象不出来了,就算让他用他的生命来换取这个怀抱他也愿意......


像小猫般细细的呻吟声让郗昱的欲望指数不断上升,他狠不得立刻进入夏果温暖的体内,感受他的存在,感受爱人的激情。但是他不想伤害小家夥,他要让曾遭遇过不幸的夏果了解到恋人之间的性是多麽的美妙......

郗昱轻啄著夏果的唇,一次又一次,像蜻蜓点水一般轻快,鲜明,而後又转入深吻,火热的舌穿过贝齿,在夏果的口中不断地探索著,挑逗著那羞涩的小舌。


"呜......"夏果的两颊泛出淡淡的红色,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郗昱离开被他紧紧虏获的红唇,向夏果娇小的身躯展开了探索,每到一处,都会留下如粉红色樱花的美丽痕迹,而夏果都像回应一般轻轻颤抖著,发出细细的呻吟,那沙哑的呻吟声仿佛充满了魔力,每一声都在刺激著郗昱的神经。


再也忍受不了激情的催促,郗昱的手伸向夏果甜蜜的禁地,突地,夏果的身体猛然一僵。


黑暗的记忆此时如蜂拥地窜入夏果的脑中,不,不要!他不要在这种时候想起那些污秽可怕的事情,昱和那些男人不一样!夏果深呼吸,想要放松下来。郗昱心痛地吻著夏果用低沈蛊惑的声音说道:"......小果子,看著我,想著我。"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