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前世的恋人 小林子(下)

前世的恋人 小林子(下)

时间: 2017-06-03 14:07:25
第六章

 

 

 


            “洛云?洛云?”

 

            感觉被轻轻摇着,洛云疲惫的双眼才打了开。

 

            眼前出现的,是带着担心神情的佑实。

 

            “你还好吗?我有没有太过分?”佑实低声问着。

 

            “还……还好……”洛云沙哑地说着。

 

            “我已经替你洗好澡了,伤口也上了药……对不起,好像有点裂伤……”佑实小心翼翼地说
            着。

 

            室内灯光很亮,相对的有些看不太出外头的天色。洛云望向了窗外,只见到自己与佑实的影
            像映在窗上。

 

            “现在已经五点了,洛云。你饿了吗?”佑实轻轻说着。

 

            洛云的目光转向了佑实。

 

            “下午吗……”

 

            “凌晨了。”佑实叹着。真是疯狂的一天。

 

 

 


            佑实终于晓得为什么真一会如此沉迷于肉体的欢愉。

 

            完全不可否认,这滋味是禁忌而美好的。

 

            当他醒来后,见到睡在自己怀里的洛云时,那种满足跟感动更是无法用言语表达。

 

            然而……这是因为对象是洛云……

 

            如果对方换成是别人,自己为洛云做的种种,想起来就觉得脏。

 

 

 

 

 

            吃过了饭,两人几乎是拖着脚步收拾的。

 

            接着,等不到洗衣机洗完衣服,两人就倒回床上继续补眠着。

 

            天已经亮了,佑实拉起厚重的窗帘,把明亮的阳光挡在窗外。自己则是搂着穿上睡衣的洛云
            ,头昏脑胀地睡着。

 

            “简直是像死掉一样的累,就连眼皮也抬不起来了。”抱着洛云,佑实喃喃说着。

 

            “……我也是。”洛云也是轻轻叹着,把脸贴在佑实的胸前。

 

            虽然还感觉得到麻痹般的甘美,然而此时此刻却是极度舒服而放松的。洛云窝在佑实的怀里
            ,静静睡着、听着佑实的心跳睡着。

 

            直到,某人来到。洛云的眼睛才猛然睁了开,汗毛倒竖。

 

            “怎么了?”感觉到洛云的僵硬,佑实闭着眼睛问着。

 

            没多久,便听见了气急败坏的敲门声。力道之大,甚至像要打破了门板。

 

            这下子,佑实也吓得跳了起来。

 

            “是谁?”洛云问着,带着些惊慌。

 

            “不要紧,我去看看。”佑实连忙说着,下了床。“睡衣借我好吗,洛云?”

 

            “好……在你右手边的墙上……”

 

            佑实闻言,走了过去打开衣橱。一股清冽的香气扑鼻而来。

 

            亲密过后,他晓得了,这是洛云身上淡淡的体香。

 

            ……不过为什么,在他刚踏进洛云房里时,并没有什么感觉……

 

            砰砰砰!

 

            敲门声更大了,佑实也回过了神。

 

            洛云挣扎着要起来,然而却被佑实连忙扶了回去。“别起来了,我来打发,不会让他进来的
           ”

 

            洛云看着佑实,又是那种让佑实心跳加速的依恋眼神。“你会马上回来陪我吗?”

 

            “当然了。”佑实连忙说着。

 

 

 

 

 

            敲门声依旧……还是应该说是撞门声?

 

            佑实四处打量着可以用来防卫的棍棒花瓶之类的,怎奈就是没有发现。

 

            铁门上就连可以窥伺的小孔都没有,佑实只得拉起了安全锁,然后小心翼翼地打开了一条缝
           

 

            “佑实!”门一下子就被撞了开,不过因为锁链的关系,幸好也只有开了一缝。

 

            好像是真一的声音?

 

            佑实疑惑地微微探过头去,果然就是真一着急的脸。

 

            一见到佑实,真一脸上紧张的表情总算松懈了下来,然而,他却是一改为无奈。

 

            “佑实!在这里过夜要跟我先讲啊!”

 

            老实说,见到了他的脸,佑实才想起来今天真一好像会来接自己上课。

 

            “对不起,洛云……这个……他身体不舒服,所以我留下来照顾他。”牢牢抓着把手,佑实
            对着门缝说着。似乎是没有让真一进来的意思。

 

            真一听了佑实的解释后,没有显现怀疑,然而也没有表示信服的样子。他只是用着打量的眼
            神看向了房里。

 

            “所以今天我也想请假,麻烦您了。”佑实说着,用着敬语。

 

            真一这次看向了佑实。佑实的表情有点紧张,目光也一直飘移着,看起来好像是他平常说谎
            的样子。

 

            “所以就这样了,对不起,再见。”佑实连忙关上了门,把背靠着门。

 

            真是该死,见到了真一就忍不住心虚了。毕竟,他才刚跟他前辈子的恋人……至少真一认为
            他是前辈子的恋人……上床了。

 

            佑实的心脏鼓动着。虽说真一昨天说得洒脱,然而又怎么可能一点都不会在意?老实说,如
            果他知道了,也许他下意识就是给自己一个拳头。

 

            不过,本来就是你要让的啊……佑实嘀咕着。

 

 

 

 

 

            自从有了亲密的接触后,本来的顾忌似乎也少了。

 

            虽说还不到在校园里光明正大牵手散步的情形,然而佑实可以说是几乎每天都会跟洛云在隐
            密处依偎片刻,偶尔交换着甜蜜的吻。

 

            佑实恋爱了,真的陷入了热恋,从他的表情就可以看得出来。

 

            无数次,跟着佑实的身影,真一就能见到洛云与他亲密的样子。

 

            不在意吗?那么,那种胸口隐隐刺痛的感觉又是什么?然而,每次每次,当洛云的视线偶尔
            惊愕地飘来时,真一都只能默默地离开。

 

            虽然他没有权利去破坏,不过至少他能够选择不去看。

 

            不过,又是为了什么是佑实呢?

 

            如果是别人,他是不是就可以没有这么多的顾忌……

 

 

 

 

 

            “真一老师。”

 

            这一天,办公室来了名意外的访客。有多意外呢?证据就是正在倒水的真一,整个茶壶都掉
            在了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惊动了几个正在睡午觉的教职员。

 

            今天的洛云穿着件套头的白色针织毛衣,深蓝色的牛仔裤。美丽的容貌依旧,然而此时更是
            有着令人心痛的、满泛着幸福的光芒。洛云苍白的脸色红润了不少,真一甚至要忍不住去想
            ,刚刚他是不是与佑实见过面了。

 

            因为,每次在佑实的轻吻下,他便是红着脸颊。

 

            “我有事要跟您谈谈,好吗,真一老师?”洛云低声说着。虽说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惧意与冷
            漠,然而这种态度转变的原因,却是让真一不得不感到沮丧的。

 

            “好,我们去哪里?”真一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上的杯子。

 

 

 

 

 


            跟着洛云走了许久,真一没有一点点不耐烦的意思。

 

            因为,看着他修长的背影,真一甚至觉得就这样一辈子走下去也没有关系。

 

            当然,如果可以,他好想跟他谈谈。为什么他要躲着自己,为什么他会爱上佑实,他是……
            真一吗?

 

            来到了废弃的体育馆。

 

            推门而进前,洛云甚至还小心地看了看附近。不过,以这荒凉的程度来说,大抵是没有人会
            来的了。

 

            “要进去吗?”真一小心翼翼地问着。

 

            微微看了看他,洛云以着一种有些疲惫的表情点了点头。

 

 

 

 

 


            真脏。

 

            真一看着满是灰尘的体育馆,不禁觉得以着洛云来说,这里简直就像是亵渎了他一样。

 

            趁着洛云还没进来,真一轻抬手指,满室的飞尘便一同向后退了去。从门口灌进的柔风,让
            这里头的空气登时清新了不少。

 

            关上了门,看见这一幕的洛云没有说什么,就只是在一张椅子上拍了拍,然后坐了下来。

 

            真一缓缓走了过去。

 

            “你一定想问,我找你来要做什么。”洛云淡淡说着。

 

            “是的。”真一回答着,站在他的身前,俯看着他。

 

            洛云只是看着地上。“你能不能别再跟着我们?”洛云低声说着。

 

            “……那你晓得为什么我要跟着你们吗?”真一反问着。

 

            “……我想,我知道的。”洛云幽幽说着。

 

            真一的心脏开始跳得快了。“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大概两年前吧,我生了场大病,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洛云说着。

 

            两年前?自己还在静静听着佑实说他的单恋史,对于洛云也只有一些些虚无飘渺的印象。为
            了什么,真一生了这么大的病,他一点都没有感觉到?

 

            有些挫折的,真一看着洛云。

 

            “我没想到你竟然是佑实的朋友。”洛云的语气似乎有些无奈。

 

            “你……即使是知道了,也依然选佑实?”真一问着,微微提高了音量。

 

            “是。”洛云这次的回答十分简洁。

 

            “你……我整整找了你五百年!”真一说着,简直要用吼着了。为什么,洛云的口气竟然是
            对自己如此的不在乎!?

 

            “我没要你找我。”洛云说着。“佑实有什么不好,我爱他,他也有钱、有学问、英俊、爱
            我……而且,他会对我专一……”

 

            话才说完,洛云微微偏过了头去,一滴闪亮的泪珠从他光滑的脸颊上滑落。

 

            “……真一……”真一见到这一幕,简直是要窒息了,他连忙跪落在洛云的脚边,轻轻抓着
            他的手臂。

 

            洛云依旧是别着头。

 

            “真一……”真一又轻轻唤着。

 

            “卡卡加,我真的受够了……”洛云哽咽着,一边伸出了手去盖着眼睛。“我已经受够了,
            就让我自由吧。”

 

            “真一……真一……”真一又唤着,一边轻轻地擦着洛云的脸。

 

            “我真的……真的受够了!”洛云哭着,一字一字喊着。“立刻离开我的视线!离开!不要
            再纠缠我!管你每天要抱谁,我都不在乎了!”

 

            “真一……”似乎察觉到他真正的原因,真一欣喜万分地又抓着他的手臂了。“我发誓,我
            真的不会再犯,你还爱着我吗,真一?只要你还爱我,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再犯!”

 

            “来不及了。”洛云说着。

 

            “来得及!绝对来得及!”真一喊着。“真一,你想想,想想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你真能忘
            吗?忘得一干二净?”

 

            “……如果可以,我希望……”洛云缓缓回过了头,用着发红的眼睛看着真一。“但是,为
            什么就连那些绝望的心情,都能跟着回忆让我想起呢?”

 

            “……真一……”

 

            “这就是我今天要跟你说的话,如果你懂了,就让我们说再见吧。”洛云轻轻挣开了真一的
            手,站了起来。

 

            “再见了,卡卡加。”洛云轻轻说着。

 

            真一的脸微微扭拧着,心也是。

 

            洛云见他如此,也没说什么,就只是缓缓转身向后走去。

 

            “……等一下!”真一见到洛云逐渐远去,三两步就踏上了前去抓着洛云的手。

 

            洛云只是停下了脚步。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