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看朱成碧(上) 款款

看朱成碧(上) 款款

时间: 2017-06-02 12:11:22
看朱成碧

汉。
自刘邦起兵建汉,至司马昭灭蜀汉止。历时28朝469年间,少有太平盛世较多内忧外患,外有匈奴绕边进犯,内有国戚谗臣干预朝政,而帝位频频更迭令朝臣无所适从。汉史中各般的争权夺位,投机钻营之徒充斥汉宫。
汉侧都,咸阳。刑部御史庄近的官邸,就位于旧都城后面。此地靠近城门林木茂盛。天刚入夜,便有人骑了快马来报。"城外御林军校尉,来访。"庄近令来人进来,家人忙去相请,御林军校尉严史走了进来,随同后面的竟是有镇京师之称的右御林军大将军玉林,庄近看了心中一凛,再想回避已经是往来不及。
"庄近,接密旨。"玉林站定廊前。庄近及其长子庄未紧随其后跪倒在地。
玉林道:"庄御史的二公子庄简,现在何处?"
"小儿玩劣,今晨出城游猎现在尚未归府。"庄近道。
玉林皱了下眉,他站近一些说道:"即使如此,那么我也就昭旨宣读了。此时关系重大,御史可要听仔细了。"
庄简人已经进了府内。他本待从侧门进入,但是想到每次深夜归宅时都被老父堵在门口大骂一通三纲五常之类的,早已头痛欲裂。所以他这次偷偷绕到后花园围墙之外,抬头瞧了个妍聘桃枝一枝斜插出院墙,便伸手抱了桃树爬上了树梢,便欲往院落中跳去。
突然间月光清幽,墙外树丛之中隐隐有金铁之器映了月光,粼粼得反照出光亮来。庄简这一惊非同小可。他身形微一迟疑就掉入了后院,摔了个仰面朝天。
庄简忙爬起来撒腿便向前院跑了过去。
"淮南候张肖,手握重兵图谋不轨有谋反之意,特令庄近与玉林两人予以严办,家产充公,张氏族人除女子7岁以下者免死,男子与成年女子一律斩首。"庄近听后,耳内嗡嗡作响。
玉林伸手握了他手,一字字说道:"皇上御口亲自言讲,庄御史出身大儒,尊父乃是前朝丞相、太子太傅,本朝圣上的恩师。如今皇上起意诛杀逆贼,乱党满朝耳目,唯有恩师方能信任,刑部御史一定不要辜负了皇恩。"
庄简快步走到厅口,站定帘后偷听起来,他心中忽上忽下砰砰直跳。
当今圣上汉奉帝刘茗,性情忧柔多疑,好大喜功且刚腹自用。满朝最宠信的便是张贵妃兄妹二人。
这二人出身贫寒,但张氏因产下顺位第二、三的两位皇子,倍受皇上喜爱,连皇后都要给她三分薄面。其兄张肖因裙带之风扶摇直上,受封为淮南候......庄简曾听宫闱传言前月秋园围猎时,张肖为争头羊自奉帝马前纵马跳过。御马受惊因而奉帝落马受伤。看来奉帝恨他嚣张拔横,又在各近臣的刻意媚言下,一纸文书就要满门抄斩么?
这真乃晴天霹雳祸从天降。更惊心的是皇上已然起意,明显是在试探庄家忠信。
张妃多善心计。她初次产下皇子之后,满堂俱是喜庆欢闹之际,突然抱着皇子哀哀啼哭。奉帝不解询问何故。
张贵妃言道:"生子方知感父母养育之恩,但我的父母早亡,不能膝下尽孝,由此痛苦。"奉帝大悦感其孝心,欲加封其亡父官职封地,但均被张贵妃婉拒。这张妃玉指亲抬,点中刑部御史庄近,愿以贵妃之尊拜做义父,以尽不能之孝心。
奉帝一纸诏书,令张贵妃拜在庄近门纬。这天子圣德皇恩浩荡压了下来,庄近无可推脱,只好收了张贵妃为义女。满朝文武都是又妒又慕。庄近却对两子蹙眉叹息。
未央宫宫帷深深,君王无情人更薄情。张妃心高志远,从一个宫婢到产下皇子升做贵妃,已是尽其所能。母凭子贵子凭母晋。张氏自虑有何能力独善其身,更将爱子推上皇帝之位?
她苦思冥想,在满朝文武百官之中挑中了庄近这个历任官阀丞相世家依做靠山。她人极精明又是刻意攀附的亲戚,越发的对庄家亲近体贴起来。皇帝御赐的珍奇宝物,都源源不断地送到庄府、逢年过节时候经常走动往来。她带了皇儿这当堂盈盈一拜,爹娘二字轻吐。原本陌生人之间也有多些亲热温存,更况且一个说白了无亲无靠前来求助的孤儿寡母?
玉林道:"皇上已令诸地番王联手,共欲铲除逆贼。只是这张贵妃,却需御史出面赐死,皇子同罪一同斩首......"
庄近仔细的看了圣旨金印,具无虚假。本朝高祖开创基业以来,赐死本门宗室和谋逆番王时从不手软,想必这张氏妇孺被其兄连累,株连九族......
他的眼光掠过爱子,庄未面色苍白,人勉强站立着,衣衫却是无风自动,显然是害怕的极了。旁边义子庄昌大瞪着双目,一脸困惑之状。
庄近心中暗叹:"长子读书最多,最能遵循圣贤之道具孔孟之风,但是性情怯懦。义子庄昌为故友之子,忠心大胆但个性莽撞,最幼子庄简心性跳脱行为不端......我有三个儿子,难道大祸来临时只得自己去顶了?"
他还未答话,突见帐帷一挑,有一个人抢先答了出来:"我愿意代父亲前去行事!"
说话之人正是庄简。
玉林抬眼看去,心道这就是京城闻名的庄近的不孝子了。
看那庄简年及弱冠。生得相貌平平身材单薄。他其貌不扬远远不及父兄般丰神骏朗,儒家风范。只是眼神活络未语先笑。说得好听点是相貌亲切平易近人,难听些就是獐眉鼠目,轻浮猥琐了。
庄近素来不喜这个幼子,恶他貌不端举止轻浮。但是眼下家难当头祸在眉睫,他也就放下了平日的厌恶。
他为人素自命仁义,而现在被勒令赐死张妃情势颇为尴尬。一日为父终生是亲,杀之不仁。君为天臣为地皇命难违,不杀则对主不忠......自古忠义两难全......
他现在倒平生第一次觉得没有白养庄简......
玉林在场,庄近不欲多说微微阖首,从内室取了一把祖传之短刀,细细用布包紧了递给儿子。
"有庄公子前去,万无一失。我在此和令尊恭候佳音。"玉林话里含义甚为明了。他竟要以庄府全家性命,交换张贵妃母子性命。
庄近伸手将刀递过,在交错而过的缝隙中,他偷声叮嘱庄简:"倘若有失,尽可自去活命。"
庄简道:"妇人小儿何用担心。一定当功成而返。"

庄简出了府门跃上马背,随同着严史一同往禁城而去。此时气候已到春末夏初,天气尚有微寒料峭,满街石板铺路,趁了马蹄铁掌的哒哒声分外好听。
庄简策马直接进入禁城,直到张贵妃在侧都咸阳的雍容宫。大太监不敢阻挡,急急通禀张贵妃。
奉帝自城外天坛祭祀尚未回宫,所以张贵妃带了两个皇子早早睡下了,此时忙慌乱穿戴完毕,跪在大殿里听旨。
张妃看是庄简颁旨,心中略安。
严史站在略远的台阶旁边廊下,便看见庄简宣完圣谕后,张妃身子晃了两晃,已然跪立不稳瘫软在地。但是她迅速的爬将起来,竟将圣旨抢夺过去,看了两眼圣旨放声大哭起来。
旁边御林军以及宫中侍卫一拥而上,按住张妃。有近侍手握上赐毒酒,便欲灌下。张妃大叫:"三哥救我!"她拚力挣扎,几个男人竟然按捺不住。
张妃一扑近前,双手抓住庄简的前襟,大喊呼救:"三哥,这是伪召,皇上决不会杀我!我是皇帝之妻,皇子之母!"
庄简被她脱拽的站立不稳险些跌倒。严史看他狼狈不堪,忙上前拖开张妃。几个军士抬棍就打了过去,张妃顿时额上身上鲜血摒出,跌倒在走廊中。
她失声惨叫,整个雍容宫都被她的凄厉声音震醒。有胆大的宫婢太监匆忙跑出房门就被御林军挥棍喝止回去,竟是不敢有人靠近。
庄简看那张贵妃披头散发,满面血泪,口中嘶喊着要去见太后云云,梗着脖颈就是强行不饮毒酒。她本一个玉雕粉妆的美人,此时形态狂乱疯癫模样惨不忍睹。他心中不忍,亲自端了毒酒凑近过去。他俯身在张妃耳畔,轻声说了一句话。就见张妃满面是泪,脸现喜色。庄简点了点头,张妃泪如雨下,御林军趁势抓住张妃发髻,庄简心一横便将毒酒灌了下去。
张妃紧紧抓住庄简衣袖,突然嘶声喊道:"你,若敢骗我,我化成厉鬼......"话未说完,便七窍流血倒地而死。
夜露白寒风重,雨急云飞惊散暮鸦。
庄简和严史相互对望一眼,都觉得身上冷汗被风一吹都冰的透心凉。虽是皇命难为但杀死手无寸铁的妇孺,终非善举。
这时间忽然自雍容宫后角门,急急驶出一辆小车,向着禁宫门口疾行。严史大叫一声不好,赶忙带了大队的侍卫追赶了下去。
庄简目送众人离去,他微微犹豫了一下并未追下去,反而向着宫殿内部走了进去。他穿过正殿旁边的侧巷连过三层侧殿,就来到东边霭明宫。朱红宫门里侧发出了一阵淅淅嗦嗦地衣物声响。
庄简抽出短刀,喝令其出来。
果然,内殿中。一位中年妇人手抱了两个幼童,战战兢兢的探出头来。
张贵妃曾生两位皇子。
年长者七岁受封襄阳王,双字育碧。年幼者尚四岁,单字复未封爵位。
中年妇人乃是他们的乳母。她曾见过庄简。此时大喜过望:"庄公子,快救救皇子!你诉报太后,太后会为我等做主!"这里距正殿偏远,乳母只知发生了变故,具体事由看似还不清楚。
刘复惊吓过度,看见庄简,嘴扁扁就要大哭。旁边襄阳王刘育碧,伸手抚摸了他口唇,不让他大哭。庄简心中暗惊,他忙要乳母为刘育碧和刘复换上平民衣服。伸手抱了刘复和刘育碧,向殿外走去,示意乳母留在殿内。
他走出侧宫时想了一想,就放下二子。转身回到殿内。
庄简说道:"对不住你了,你不可留在世上,我庄家全家三十多条人命比得起四人。"他抬手将乳母一刀杀了,左手挽着尸身,不出声响的放在地上。随即出了殿门。
襄阳王刘育碧坐在马上,眼睛亮若繁星:"乳母为什么不一起离去?"
庄简心中一动,这个垂龄幼童好生镇定。他面不改色:"乳母道太后远在长安,要我们先走他随后就来。"
"那我娘亲呢?"刘复问道。
"由乳母伴随贵妃前来长安。"
刘复听了哀哀啜泣。刘育碧只是调转面孔,不发一言。庄简心中暗自提防,他一跃上马,带了襄阳王刘育碧和刘复,策马出城。到了城门之际,庄简用披风将前后二子遮掩密实,手拿出城令符一亮,军士们开了城门,他们直直向长安方向而去。
刘育碧附在他身后,用双手抱了庄简的腰,全身都在颤抖。庄简想是他未骑过马因而胆小害怕。他回头看去,月光迷离,映照的刘育碧脸上泪珠满面。他颤声说道:"今日杀我母后之人,他日我定将他满门抄斩,挫骨扬灰!违此誓言,我刘育碧誓不为人!"

一行三人,远离官道顺着小路前行。不多时即进入了林木茂盛的山区。再往前行,树木高高的遮蔽了晨曦。庄简回首望向咸阳方向,一队人马举了细微的灯火影影绰绰的往官道上追去。
庄简看看天色将明人马俱累,于是跳下马背,让两个孩子坐在马背上继续前行。刘复累得全身酸痛,坐在马背上啼哭不止。刘育碧也紧皱眉头,显然从未吃过这样的劳顿。
庄简从路边采摘了野果桑椹之类的林果,给两个皇子分食。
山涧小路有早起的猎人、农夫偶有路过,刘育碧回首看了他们,随即眼望庄简,庄简不解。
刘育碧说道:"那人会不会把我们的去向,告诉官兵?"
庄简面色微变,说:"这是两县交界处,行人众多不用担心。"
襄阳王眼看他的刀鞘:"既然能灭乳母之口,旁人就不必么?"
庄简低头,才看见刀鞘中残血淅沥而下。他心中一惊,一仰头就正正对准了襄阳王的眉眼。
襄阳王刘育碧手捧桑椹,俏脸望着庄简。其母张贵妃以艳丽如玫著称。他年纪幼小未显出王者的气度威仪
来,长相却是面如傅粉唇若涂朱。鹅蛋脸鼻直口方,眉飞双鬓眼若桃花。一双桃花眼眼角上挑,眼角有颗朱砂美人痣,不笑时也仿若含情。只是他漆黑如墨的眼神煞气渗人,整个人也因而显得强硬凶狠了。
庄简暗付,上次看到刘育碧年仅五岁,张贵妃带了来向庄近贺年。当时只记得花团锦簇之间,众星捧月般的簇拥着一个粉雕玉啄的小人儿。冰雪覆松之下有一点朱红耀目,比梅艳,压雪芳。他那时正为了同国戚曹产,在勾栏院争夺一个青倌大打出手,而被运天府告到刑部。庄近把他吊在树上暴打了一天,完全不记得皇子的模样了。
刘育碧眼见庄简沉默不语心中暗喜。他教训了庄简,胸中隐隐升起了一股自满得意之意。
他把手中桑椹的给了庄简:"庄三叔,你也饿了吧。你好生送我和二弟去往长安,我会禀明父皇,好好奖赏你的。"刘育碧年幼阅历不够,不知庄简心中已浮起杀机。庄简学文却不迂腐。既已奉皇命杀了张贵妃,那么更需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庄简眼望四周,前面一片林深茂密之处有一条小溪顺着山势流水潺潺,他把马匹停下,放到了向阳之处饮水。两位皇子跳下马来都跑到水边。
这时候红日东升阳光透过树叶点点散金。庄简看着前方心中越发的焦急。眼下既不知晓咸阳城内、宫廷庄府得局势,更不预知未来与前路。他目光一转便落在了皇子的身上。
刘复蹒跚着走到溪边俯身喝水。刘育碧生性爱洁,他将野果和桑椹一颗颗锊了皮,在小溪浅弯处清洗干净。庄简蹑足过去伸手按住刘复,将他的头按置手中。刘复手脚乱动,但是哗哗的水流声遮挡了他的挣扎。
虫鸣鹊叫,密草树叶随风律动。
突然间庄简手一放松,一把提起刘复。在他的身后,刘育碧已堪堪大叫着扑了过来。庄简立时用力拍打刘复的后背,刘复咳了几声终于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
日影西沉林深草长。刘复失足落水而正巧庄简看到于是将他救起。
刘复受惊过渡而且年纪幼小,只知道啼哭。刘育碧搂着他蹙眉不语。
休息片刻后,庄简背了刘复带了刘育碧向山高之处行去。他们远远望去山峡下面有着大队的官兵侍卫,围拢到山脚处。正在一处处的拍草搜查。刘育碧牵了马跟在庄简身后,一行人避开官兵翻过山后从险路下山。
山路紧贴着悬崖。庄简往下望去,山道旁边悬崖谷底深不可测。他身形唯一停顿,刘育碧立刻伸手抓住他的手臂,微笑着说:"庄三叔,这山这么险峻,我们赶快连夜赶路,不然的话,或许有可能出现危险也说不定。"
庄简看他眉眼也斜脸上煞气甚重,小脸憔悴。人行路行得几近晕倒。刘育碧的腿脚袍角被草丛荆棘划开了一道道裂口子。但是人却咬牙与庄简说笑毫不示弱。庄简心中暗叹,他小小年纪竟是心机如此阴沉枭雄之态隐现。
他们连夜下山去了。刚下到平地,刘育碧一头扎到地上,竟是累得晕了过去。
庄简放下刘复,静静看他二人睡熟。此时月光自树缝中光华泄地。照耀在刘育碧脸上,刘复在梦中依然哭泣不止......
庄简在月光下抽出短刀。这短刀举到空中却是半天都放不下来。
他心中各种念头都一起涌上心头。什么"人先修身才能治天下。""君子行大义不拘小节"等等......这千般理由来解说残杀孩童幼子,却怎么也说不通。若是不杀,他庄简全家难道活该要死?
他个性放浪但终究心地不坏。人世间里的种种道理、人情、忠义、善恶等念头在这亮堂堂的月亮地儿里转了几转,就是下不定决心。
庄简正在辗转左右不得其解之时。突然,身旁多了一只手。那手轻薄的在他脸上抚了一把,有人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庄简啊庄简,你还是这种伪小人真君子的行径啊,这良心会把你置于死地哪!"

那人说完,竟然越加放肆,在身后伸出双臂抱了庄简,一双手掌上下游走,不规不矩起来了。庄简右手反握着他的手腕,猛然向前拉去,同时左手肘向后打去,那人闷哼一声正中胸口,整个人被他提到右前方,一头扎到草丛里去了。
庄简一跃近前跨在他的身上,把短刀带鞘压在那人脖颈上。他本待开口叱骂。突然间,看到他头上满是草芥,禁不住嗤的一声笑了出来,讽刺着说道:"你这御林军的堂堂校尉,不知卖了多少银两?"
那人尴尬的一笑,却是御林军校尉严史。
严史看他连笑带骂,眼睛中似笑非笑隐有一丝惊喜,心头一热,伸出手臂抱住了他,道:"我听说你一人出了城门,就知道事情生了变故,所以气都没喘就前脚后脚的跟来了。"
庄简心思比他细密的多,伸手掩住他的嘴巴,抓住他的脖颈拖到了数米之外,来到了一处岩石之后。两人相互瞧了又瞧,直觉的劫后余生心中感慨,伸手抱在了一起。
月明如玉暖风浮动,一阵刹刹风响蝉鸣不绝。暑气带着了山涧中水汽泥土地的清甜味道。
季节已至暑夏,密草中虫鸣鹊叫嗡嗡声响成一片,空气中甜香被热气一蒸,地下的层层暑气就贴上肌肤,两人都觉得身上一层湿漉漉的重汗披了下来。
严史搂着他吻他面颊,更觉热暑难耐。他五根手指把他的外衣褪了下来。两人肌肤相贴胸口热气相熏,汗水搅在了一起,一股情欲在胸腹之间蒸腾。
严史俯下脸来面颊紧贴在他胸口,张口便咬住了他胸口,一阵轻咬斯磨,口中沙哑嗓音中隐含了情欲,他喘息着道:"不知,那些大夫君子,看到了......你我这般,会不会气竭而亡?"
庄简坐在他的怀中,双腿紧紧缠着他的腰,身子向后仰起,抬眼望天。
此时云际灰黑,苍穹一色。其间满地飞花落絮,残枝碎叶随风掠去。明月如水银榭地渺然不似人间。他的身躯似这周遭林木苇草一般,随风起伏前后婉承。月光照了他的脸孔、手臂,一滴滴晶莹透亮的汗珠顺着玉色肌肤都滚落下来,跌入盈盈碧草红花间。其中满头散乱黑发缠溢着脊背和手臂,濡湿着紧贴身上,说不出的妩媚魅惑之态。
庄简望月一阵晒笑,喘息着说道:"我就是这般行为不端......又如何?一不愧天不做伤天害理之事。二不违理违义,不做为非作歹的事。三不......伪心!不做背心离德的勾当!谁敢说我......!"
严史与他肢体交缠口唇气息扑面,只觉得肌肤颤抖,汗水热气从身体里面每寸毛孔之中都翻滚透稀出来。头颈、肩膊、腰肢、腿臂肤脂宛如无骨玉一般粘合化为了一体,热水汗珠沿着他腻滑的躯体前后扭动。矫月光华的迷离之间,有如一道飞扬断线的珍珠漫天撒去。严史口干热噪,只觉得身体瘙痒难耐肿胀的厉害,他手臂圈着怀中之人恨不得将之揉碎撕烂,活生生赤条条的吞吃了他,方解心中情热。
"即使此时......我死了......也是,心甘情愿......"
庄简五指抓得严史背上都是指痕,身躯和他的身躯贴成一线。乌黑的长发拖拽在身下摇曳,斜拖到草丛中,跟绿叶黄花交缠沙沙作响。他喘了口气调笑起来:"即使你死了......也要先......做了再死,不然作鬼也不饶你!"
深山旷野之中一派春意盎然。严史情热攻心,伸臂抱了他坐在自己腿上,唯一运劲,身体便直直进入他体内,内壁滑润且紧凑,抽插之时热汗淋漓,润泽之声紧随着暑夜风声,似乎连旁边的青草恢恢芳草斜晖都伴随着人儿齐齐律动,飞舞神迷了。
庄简身子一挺,积蓄在身体中的快意油然涌上胸口。他全身松懈依附在身下男子的身上,放松身体至心神,都随那男子顷刻间仿若冲上九重天又瞬间堕入深海底,眼晕目眩魂魄为之剥夺了。如此反复数次,两人行到尽兴处,全身都扑到在绿草晖晖深处,只听得情热呻吟之声绕梁不断......
那时侯目揽远山......绿树覆盖着藤萝漫缠,身畔草木微香随暖风款摆催情,浑然就像身在天上琼楼玉宇之中,仙阙宁静海天一碧,满眼星月触手可摘了。庄简身躯摇动,丝绢般黑发随着身体散乱款摆,他上身赤裸,身体曲线玲珑隐有少年人的青涩。在营营月光下,周围的萤虫飞蛾盘旋围绕,他面似含笑眼眸半阖,细眯的眼神媚态撩人,鼻梁微翘眼中水光凛凛春意荡漾,颜色生动飞扬多情,一派妖娆冶艳风情。浑不似日常乏善可陈的平庸模样。此时此刻,此人只觉了平生最幸福的莫过于此了。凡人常说,只慕鸳鸯不慕仙。这一刻间,身体和灵魂儿都直飞到九重瑶台之上,浑不知自己姓甚名谁身家何处,不知道自己是人是鬼亦或者是天上神仙了。
突然,庄简撩起一把湿濡的长发,低声喝了一声:"糟了。"

庄简长发粘在额前,额上汗珠扑簌簌地滚落。
此时眼前有清风明月耳畔风动刹刹作响,正在月宵独立的良辰美景时刻。
严史向前紧走两步,一把撩开遮住眼目的苇草,不由得霎那间惊的呆了。草丛之中的刘氏兄弟,清冷冷的刘育碧已然不见了。只有刘复睡在草丛中,刘育碧赫然不知去向了。
他这一惊非同小可,身上激情过后汗水方自未落,却犹如万丈高楼猛然间坍塌,全身都侵入了冰湖之中。此时夜已过半,二人眼望对方,这定是方才他趁这两人魂不守舍之机,乘机逃逸。
严史安慰庄简道:"不用担心,一个小子能跑到哪儿去,你径自在此等候......"
庄简心怀感激,知他不愿自己手上再多沾血腥,只觉得没有白看差了此人。
夜半天气闷热暑胀,连带着心绪不稳。严史顺着山势急急得追踪了出去。庄简按住刀鞘从旁边默无声息的搜索下去。他二人心中都存留一个念头。既然刘育碧已然起疑,事态暴露,那么可不能手下容情,天底下知道此事秘密的人都万万不可留在世上。
他们顺着山路向山中追去。月明星稀天色泛着荧光玉粉,光影透过树林,奔跑的人影倒影在后退的参林中,影影绰绰仿佛万物鲜活。
庄简脊骨透寒,他一口气奔上高坡,用刀回来草木林藤的枝枝蔓蔓。他目光敏锐,借着微眺望见山蔓之间,一个小小身影在密林深处一步一踉跄的疾跑而去。那正是襄阳王刘育碧。庄简忙高声呼叫他下来。刘育碧回头看到庄简,竟然咬牙不语逃得更快了。他年小力衰不出二里就被庄简赶上了。
庄简一把抓住他的背心,道:"你暂且停......"
刘育碧猛地低头一口咬住庄简的手腕刘育碧猛地低头一口咬住庄简的手腕,恶狠狠的狠命咬下。庄简吃痛五指松开,刘育碧顺势着将他手臂上连皮带肉的一口撕下。庄简手臂上赫然火辣辣的被他咬下了茶盏大的皮肉。刘育碧"呸"的一声吐出了满口鲜血,破口大骂:"逆贼,你竟然以下犯上!母后也是被你所杀吧!"
庄简心中狂跳面上腾的一红,一时竟然无语。刘育碧状若疯虎冲上来与他拼命,庄简忙抬手招架,他手中刀去势太急准头却奇差,正砍到旁边一枝松木横茬上,刀顺着树干倒势滑下,刀锋掠过了刘育碧的肩膀。刘育碧大叫一声,顿觉右臂热辣辣的疼痛难禁,一股鲜血喷流出来。他深知此刻就到了生死关头,咬着牙不再求饶转身就跑......眼前赫然有一人拦住了去路。那正是严史。
严史当胸一把提住他的胸口就地一惯,可怜襄阳王这堂堂王侯金枝玉叶,平生哪里受到这般惨烈酷刑,立时被摔得骨断皮裂附在地上咳血不止,眼看着身受重伤了。严史手起刀落便要一刀结果了他的性命。庄简大叫一声慢着。
严史侧目笑道:"斩草除根才能不留后患,你这妇人之仁会祸央及自身的!"
那襄阳王刘育碧变机甚快,早已放下了皇子王族的矜持跪倒在地,口叫:"三叔救命。"
庄简心中大颤,严史不待他开口就抬刀再度砍在刘育碧背上。刘育碧惨叫着跌倒地上碎石中,一股碧血雾气自他背上激射而出,溅到了萋萋碧草澄澄黄土之上。
严史本待再上去补上一刀,看见庄简皱眉不语,口中笑道:"你我这次可犯下滔天大祸了,那皇帝老头儿是个反复无常的主儿。无论他是否反悔下诏,这亲手杀死皇妃皇子之罪我们可是担定了。"
刘育碧在草丛中挣扎着往上爬去,身体在旁边草地上磨嗦挣扎着流尽了斑斑血泪。他断断续续哭道:"三叔,我娘与你结为金兰,你可不能杀我!"
庄简暗叹,不得已回首避开。严史不断冷笑着。刘育碧挣扎着向山顶跑去,待他跑出数丈远,严史忽的抬手抢过庄简手中的单刀,迎风向前掷去。轻薄银刀破空之声烈烈如哨音作响,在空中划出一道银影弧线,直直一刀插入了刘育碧的脊背。刘育碧惨呼着倾倒......
山风中带着一声幼童嘶叫和热血腥气,在空中只扑耳寰。那稚音嘶声久久不断。刘育碧身被刀劲带着冲向悬崖,从山坡上连续着翻滚了下去。短促时间后,山谷下传来一声扑通水花四溅声音,刘育碧连人带刀都落入悬谷深潭中了。
午夜时分寒气袭人,凛冽黑红天边稍微有点灰白透亮了。日出在即。
庄简眼睁睁的看着这幕惨剧,若不是耳畔回声袅袅不绝于耳,还真是恍惚在梦中。良久良久他才回过神来。突然觉悟到世人常说的"悬崖一步踏空,再回首已是百年身。"便是如此罢。
严史眼睛转动问道:"刘复呢?"
庄简知他杀机又起,急忙走了回去。他抱了睡梦中的刘复,狠下心来道:"随时奉了圣旨杀人,但也要留个全尸吧。"
他双手一松刘复落入溪水中,刘复睡梦中呜咽一声,便瞬息间被微浪甩到泥石河底去了。溪水湍腾瞬息间恢复了平静。
此时,红日东升树林微微透出了光影。
庄简严史两人连杀了刘氏兄弟,都觉得背上心中惊惧冷汗直溢了。他两人站立在高山顶端周身是泠烈风寒,眼望去咸阳方向。二人心事纷杂均想到:"杀人这事情不算得艰苦困难,但是做起来却是惊心动魄,大概还是违背了仁义道德了吧。不论将来有无人追究,这犯上拭王之罪却是铁板钉钉了。"
严史道:"我早就不想再做这个劳什子校尉了,而且咸阳也是不能再来了。不如我们一起远走高飞吧。"
庄简点头,但还是放心不下咸阳城内庄府的安危。他与严史商量了,约定好次日在洛阳附近临水寺再会。便下山骑马径直向咸阳方向去了。
清晨露水摇曳着艳杏烧林,湘桃绣野芳景如屏,从林中鸟兽竞相鸣吼。
庄简左右观望,恍恍忽忽之中似乎重现了昨日,一人两童相伴着同行着。他纵马行到城门五里的距离时,就远远看见城郊处一股黑烟翻卷着冲上了青天。庄简吓得手足俱软,立刻纵马上了高坡极尽目力望去。但见城郊绿柳林附近庄氏府邸,火焰夹带了黑烟一气冲天,竟然是庄院起火生了变故。
庄简当机立断忍痛挽马回行,马带着他一步一回首越去越远。背后浓烟越烧越高,整个城门附近都陷入了火海之中。
一路上庄简任马前行,头顶上白衣苍狗变浮云,面前是山秀芙蓉溪明如画。临水沧波石桥横跨,山花烂漫竞相绮旎......他却犹如缠足而行步步都踏上到刀刃上,遍地凶险。这世间虽大,一夜之间已无有他庄简的存活容身之地了。他思前想后胸口剧痛,"哇"的一口,一口鲜血就吐在道旁边绿叶蔓草之上。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