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弥”落成零 泪干

“弥”落成零 泪干

时间: 2012-12-05 01:10:45

【简介】
由同学的一个想法所引起的

“如果,云雀穿越成零会怎样……”

“那会发生不一样的事情吧,他不会再被天空束缚……”

“啊~却还是孤高的浮云,那会怎样呢~”

“我来写吧,为你编织你想看的梦想……”

“不被天空束缚的浮云,会是什么样呢?我期待着呢……”


  一、“弥”落成零

  哼,那个草食动物,竟敢毁坏并盛校舍,咬杀!
  不过,要忍住,听小婴儿说,忍住的话,会有更有趣更强大的对手,先放过那个是草动物,小婴儿,不要让我无趣啊!
  晨光照在少年的脸上,使少年,那如刀削的脸颊变得柔和,银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脖子上的刺青为这如象牙白的皮肤增添一丝妖艳,淡粉的薄唇让人几乎有一亲芳泽的冲动,晨光下少年的眼睑似乎在微微的翼动,似乎是被不和谐的声音吵醒的征兆……
  “喂,零,醒醒咋,早上了……大懒猪……快醒醒,真是的!”女生既无奈又大胆,她显然不知道零已经换人做了……
  少年睁开双眼后便发现了身边的异样,多年的习惯使他反射性地去抓拐子,可是他却摸了个空,他转了个头,看想了床的对面,床对面有一个镜子,可是镜子里的人却并不是他原来的样子,一头银发,有着高中生的身体,镜子中清晰的映出这一切,少年只是微微一愣,身为孤傲的浮云,这些东西永远不会成为束缚他的一个阻碍……因为不管在哪里,不管他变成谁,他永远都是他自己,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改变,这是它的本质!
  “我说,零!第一天上学,不要睡过头,懒猪!”少女放肆的大放厥词,不知死活的就要把手敲上之前的云雀,现在的锥生零身上!
  瞬间就钳制住了少女的手:“草食动物!不要太放肆了!咬杀!”优姬瞬间僵住了,甚至敏锐的认为这并不是零,想也不想便抽出了狩猎女神:“你不是零,到底是谁?”依照云雀的处事方法,这种状况是:被挑衅了,并且由于接受了这个身体,以及这个身体的记忆,所以理所当然的拿出血蔷薇之枪,指向优姬:“哦呀,草食动物,胆子不小嘛!竟敢挑衅与我!咬杀!”
  “等等!优姬,和我来一趟。”充满严肃、认真以及不可置疑,的话语从黑主灰阎的口中说出,使优姬又一次的愣了一下,到了理事长的办公室,理事长坐在桌子前后面,双手支住下巴:“优姬,真正的零,回来了,之前的零因为猎人家族的传说,灵魂一直不全面,现在的零,才是真正的,完整的零……”
  “怎么会……”优姬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双眼瞪得很大的看着理事长,似乎在质问这怎么会是这样?她不敢相信对她有着很别扭温柔的零……不见了……
  理事长拿出了一副浮萍拐,云雀……不,现在是零的神色微微一怔,这副拐子跟了他十年了,那种熟悉感……他不会认错,拐子被握在手里瞬间就被附上了一层紫色的火焰,理事长并没有感到意外,仿佛早就知晓会这般一样……
  但是优姬就不同了,看她的表情就好像受到了什么可怕的惊吓一般,眼睛瞪得很圆双手捂住嘴,但眼中所看到火焰时所流露出惊讶与着迷的神色,那紫色的火焰就好象不含任何杂质的紫水晶,放出的光芒就像月夜下的紫水晶美丽又迷人。
  零拿着拐子指着优姬,凤眼低垂着命令道:“草食动物,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跟班!”不容置疑的语气,浑然天成的上位者的气势,让优姬下意识的答道:“是!”
  这种气势使理事长也全然没有反应过来,等理事长回过神来已经是令转身要走的时候,看着零离开的背影张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但话还未说出口,零转过头来对着理事长:“从现在开始,黑主学院将会有一个象样的秩序!”理事长的话终究没有说出口:一缕和那个女人走了……

  二,即便狂风也难改变浮云

  回到房内的零其实心中还是有些微乱,他一直守护的并盛不在了,但是即便是这个也永远不能成为束缚他的理由。现在他所在的世界是一个不能用常理思考的,因为这里有着他所不了解的生物“vampire”,在他这个身体的认知里,关于吸血鬼是分等级的,一共分五个等级:level A是血族中的君主亲王,level B是低于A的非纯血贵族,level C及以下则是由A级咬过的人类变成的吸血鬼,徘徊与level D与E之间的吸血鬼是最容易失去理智,遵从于血的渴望的最低等级的吸血鬼,是属于被加进猎人名单的待定目标,一旦做出对人类有害的事便会成为捕猎目标。
  而现在他所用的这具身体就是属于徘徊于D与E之间的低等级吸血鬼,而且还是一个猎人里所流传的,被诅咒的双胞胎中的被诅咒的双子之一……这具身体有一段空白的记忆,不知为何。
  晨光依旧由窗间撒落进屋内,鸟儿的叫声总是那么的喧嚣,床上的银发青年【17应该属于青年】皱了皱眉头用手挡住洒落的晨光,或许是吸血鬼的本能在讨厌着阳光的关系,一向作息很规律的青年竟有些不想起,但是多年的习惯还是让他放弃了赖床这一想法,依照以往一样的规律洗漱完毕后披着校服,不同的是青年来到了餐厅,理事长在厨房做着未完成的另一份早饭。
  青年坐在洒下大片阳光的餐厅内,优雅的拿起餐具不碰出一点声音的用着餐,进食中的青年就像一只优雅的猫咪,一举一动都像一个拥有很好素养的王公贵族,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的打破了这宁静而又优美的画面:“理事长,零,那个……”说到这里女声停下了,她看到了她要找的人,同时她想起了昨晚的事……
  在零的眼里,优姬简直就是糟透了,他还从来没遇到过称呼他既不用敬语又大呼小叫的人,果然不拿他当女人看很对,而且她也必须负担起风纪委员的的责任【即:照顾好零】
  零放下汤匙,不想对这样衣衫不整头发蓬乱的优姬说些什么,披着校服便起身去巡查了,早早的就在校门口晃悠,因为日间部的同学住在日间部宿舍,所以每天上学必然要经过校门,以前的学生们不知道是怎样的,但是,现在的话如果违反风纪的话,会死的很惨的,即便是衣冠不整也会遭到咬杀的。
  啊,那边……拐子闪着寒光,毫不留情的指向那个违反风纪的学生:“那边的那个!你的头发,快去给我洗了,否则——咬杀!”冰冷的音调,再加上决绝的声线,让那个第一次为了与众不同一点而挑染了一缕蓝发的,就这样因为零的一句话变得很慌乱,甚至在眼角有了泪痕,不知道为什么,零的外表再加上他的话语使那个女生落荒而逃……
  “切”真是不爽,早上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都非常让人不爽!想找到对手的心情就越强烈,零离开了学校门口,来到了湖边,看到了一个金发蓝绿色眼的男生,空气中散发着一种本【谨防和谐】能让零讨厌的气味,零兴奋的舔了舔嘴唇:“哦呀,夜间部的野兽们,杂食动物……现在可不是你们的时间,既然如此——咬杀!”嘴角勾起一丝笑,嘛!身为杂食动物的你们,不会让我无趣吧~!
  飞身而来的拐子,毫不留情的挥向那个人——蓝堂。
  可是,身为贵族的蓝堂又怎么会不知道,零的接近,结冰在零说出口时就已经袭来:“啊~你在说什么……不过是一个低等级,居然敢那么对待枢大人!不可原谅!”银色的拐子与透明的冰相接,发出清脆的声音,就好像泉水滴石……但清脆的相接之后便是碎裂,冰花在晨光照耀下就像水晶一般……熠熠生辉……
  “哦哇,不愧是杂食动物……还真是有点本事,啊!”拐子与冰花,让人眼花缭乱的战斗,在晨光中不断闪烁的,全部都是冰冷的,两个人的身影迅速而决绝,每一次攻击都对对方下死手:“嘭!”拐子透过击碎的冰层直接砸在蓝堂脸上。
  “啊,两位停手,校内禁止私斗!”优雅的声线像缠绢的小溪,来人是金发绿眼的男生,叫一条拓麻,眼睛笑眯眯的几乎呈弧形,不过既然是禁止私斗那么现在才出来,说到底不就是试探,看来……
  “杂食动物,下次要再看到你们群聚,绝对咬杀!”看在让零找到乐趣的情况下,零暂时先放过他们。
  一条在零看不到地方皱了下眉,看起来……有什么不一样了!

  三、浮云永远是有柔软的地方

  咬杀完人之后零极为舒爽,因为没有什么事情,所以就继续去巡视扩大他的领地,起初只是被很多小混混挑衅,但对于那些不自量力的单细胞动物来讲零通常是一拐子必杀,当然他除了留下一地的尸体以外还留下一句不容置疑的话:“哼,无能的单细胞生物,以后这就是我的领地!再来进犯就咬杀!”紫色的眸子泛着点点寒光,像尖利的紫水晶直夺人性命。
  地上那几堆和扭曲的东西用颤抖到不行的声音说道:“是……是……”然后继续挺尸,虽然迫于被零的气势所吓到,但是想跑已是力不从心,因为成为吸血鬼的零的攻击力并非他们能够承受。
  当然,零是不会去理会完全没有战斗力的废物,零直径的向着一旁的森林走过去,绿意葱茏的森林……这让他想到了并盛之森。虽是同样的绿,但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并盛之森渲染着一种舒适安心,而这里的绿不知为何竟透着一种让人莫名的兴奋之感,这种感觉为这里的绿又平添了一层红纱一般的感觉,使这翠绿的森林好像如同附上赭石色的诡异。
  说肉食动物天生敏感是对的,零就有着野兽一般的直觉,或者说他的特殊体质也将会成为他的一大利器!
  丛林,向来是危险丛生的地方,因为他从不会成为有规律的存在,对丛林而言,他的秩序就是弱肉强食,所以说这种环境便成为失去理智的LEVEL E聚集的地方,被吸血本能所控制的怪物,长着肉食动物尖牙的伪肉食动物——真无能的草食动物。
  血液中兴奋感沸腾的零反射性的勾了勾嘴角,水晶般的紫眸透出点点酒红色,真正的肉食动物永远不会因为猎杀而感到厌烦,上下飞舞的拐子因为树荫间所漏下点点光斑,而时不时的闪耀着冰冷的光线。LEVEL E消失所瞬间化成的沙使灵的身形变得模糊起来,而此时,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只被杀死的LEVEL E了。
  一只小小圆圆的和黄豆形状很相像的小小雏鸟,孤独的呆在被父母遗弃的窝里,温暖的阳光打在黄黄小小的身子上,小鸟豆豆般的眼睛微微睁开,长起了的羽毛渐渐蓬松起来,渐渐的……小鸟变成了一个黄色的团,扁扁的好像鸭子一样的小短嘴张了张,伸了伸贴在身上的小小翅膀,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对着第一眼见到的事物,摇摇晃晃的飞了过去,好像随时都会坠机一样。
  正在打斗的零感觉到身后好像有什么东西向自己袭来,可是那东西并没有什么恶意,但还是闪身躲过,就这样他的视线内出现了一个黄黄的东西,并且呈抛物线状坠地,一拐子挥开最后一只LEVEL E后便借住就要落地的小东西,零的眼睛微微睁大,看着手心里很像黄色糯米团子的小家伙,眼中透出一丝温柔,那手心中软软的触感终于——又回来了,欢迎回来,以后你就叫云豆。
  把那团小家伙放在头顶后,便离开了森林……
  不管是谁的心中都会有柔软的地方,不管是云雀还是零,即便是最高傲的浮云,他也逃脱不了那份柔软,那个每个人心中都无法隐藏的柔软。

  四、无法撼动的浮云最终会停留在哪片天空【捉虫】

  暮色逐渐降临,火红逐渐渲染天空,银色的短发映着火烧云的浅红色,零抬头看了看天:“走,该回去了。”没有任何主语的一句话,连零都不知道他到底是对谁说的,可能是因为习惯的对草壁说、也可能是对新认识的云豆,但也或许都不是……或许是对他自己,是在说这里已经不是以前的地方……
  暮色笼罩的黑主学院透着不同于并中的异样气息,但却又非常的和谐,或许是因为种族的关系,使那帮染过血的杂食动物意外的适合红色,那火红的暮色……
  ——————夜间部门口——————
  “啊~!今天的学长会是什么样的呢~!好期待~!”
  “对呀~!今天的蓝堂前辈会怎样~!啊~!”
  “好期待~!”
  优姬拨开人群,运气有些不耐烦:“拜托!别挤在这儿!”
  看来是优姬是激起了民愤,很多人都很不满的瞪着优姬:“什么?”
  “好了,好了,后退后退!”优姬用了命令的语气,来对着已经有些不满的同学,“日间部同学的门禁时间已经到了,快回到自己的宿舍去。”
  即便有很多不满,但还是有不愿意生事的女生,只是简单的提醒着她的身份:“你这么说就是想独占夜间部的同学吧!黑主同学。”
  “就算你是理事长的女儿,这样也太狡猾了吧。”
  优姬似是无言以对的挤出一句勉强又实际的话:“不是这样的,我是作为风纪委员……”
  话到此处一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回荡在众人的脑海中:“草食动物们,给我排好队,不然咬杀!”声音很淡漠,淡漠到冰冷以至于不耐烦,命令性很强的的声音,使散乱如沙的日间部一瞬间分开了一条小路,因为下意识的关系竟没有人说不,等发现自己已经让开路时,便因为刚才所听到的声音而站的整齐。
  只有优姬一脸戒备、怀疑的盯着零,这时小小的云豆从零的头上飞起,并在两条队伍上空好似巡逻般来回的飞着,并边飞边叫着:“违反风纪,咬杀,咬杀!”
  而这时的女生好似才发现云豆,几乎大部分都被云豆所萌到,无意识的说着:“好可爱~!”
  而此时的零为什么没有咬杀那些女生呢?这是因为适当的群聚也是必需的,比如班级上课是群聚,商场购物是群聚,这是必须的,如果没有必须的群聚他要去哪里收保护费,所以必须的群聚是可以的,即使零再讨厌群聚他也必须忍住。
  而此时夜间部的大门也开了,零并没有理会优姬的审视,只是微微靠在树上为眯着眼睛看着前方的一切,任由云豆赖在他头上。
  蓝堂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般的向着女生们打招呼:“早呀,姑娘们,听到你们的呼唤了……”【作者如乱吐槽:照常理来讲,那是晚上,说什么早呀】说到这里蓝堂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眼靠在树边的零,零看到了蓝堂的小动作,但把之前的目光从蓝堂身上移开,零微眯着淡紫色的双眸,审视的看着纯血的玖兰枢。
  而此时的优姬因为多管闲事,而被一群女生挤倒在地,零一直盯着玖兰枢的动作并不制止,看着他扶起优姬,心中只是想着优姬如此的弱,优姬需要残酷的训练。
  然后看到女生们又围在了一起,便拿出拐子厉声道:“群聚,咬杀。”迫于零的压力,女生们便落荒而逃,所以他们并没有听到之后可爱的复述。
  “咬杀,咬杀。”小云豆在云雀头上只是重复着这句话,嫩嫩的声音好似毫无震慑力般打破凝结的气氛。
  金属制的拐子握在手中放在身体两侧,像只猫咪般踩着轻巧而又优雅的步子走向正在对望的玖兰枢和优姬的身边,零居高临下的望着正在扶起优姬的枢,然后变成单手拿拐子,一手捏住枢的手挥开,一边恨恨的说道“肉食,不,玖兰,这个草食动物不需要你的帮忙!夜间部的可要开始了,迟到,咬杀!”
  玖兰枢似乎是被零的表现惊到了,虽然之前也听到过锥生零变奇怪的的传言,但是也没有想到过会有这么奇怪,锥生零似乎是在向他挑衅般,这让玖兰枢感到很奇怪,以往的零即便在痛恨吸血鬼也没有过任何挑衅的行为,如今的零却真是性情大变,不光多了与以往不同的口头禅,而且人似乎比以往更加鲜亮了,枢感觉到零的眼中似乎并没有了以往的憎恨,现在的零的眼睛会发亮般就好像紫水晶般耀眼,眼神中总是透露着像挑衅般的跃跃欲试,披着的校服像披风般,整个人似乎比以往要更加的吸引人注目,少了以往仇恨的灰色,似乎多了些让人摸不透的紫色。

  五、浮云是多变的【捉虫】

  浮云是多变的,你无法掌控但却可包容
  “真凶啊!”好似在抱怨般,玖兰挣开零的手径直的向前走去,“风纪委员……”
  零只是盯着玖兰的背影好似意味深长的勾起嘴角,但眼中却并没有笑意,而是眼中有着浓浓的兴味,被打断的优姬只是依旧伏在地上,盯着零并没有其他的动作。
  “草食动物,还趴在地上做什么!”零的语气颇为不满,因为他在想如果优姬连跌到都要人扶的话,那简直就连草食动物都称不上了。
  “……”优姬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有些厌恶的看着已经变了的零,自己站了起来,然后有些温柔的看相玖兰离去的方向。
  夜间部的人已渐走远,零只是斜眼看这优姬,只觉得优姬实在是太不合格了,要人扶也罢了,真么简单的心事都会让人看透,这也太弱了。
  玖兰手中拿着一朵刚刚收到的红色蔷薇和几封信走向教学楼,不一会停在了路边:“久等了,星炼。”
  玖兰刚叫出口这个名字,一名灰发少女便从树丛上跳了出来,这便是纯血血族所有的血卫【血族暗卫】了。
  灰发少女恭敬地回道:“枢大人,我来拿。”
  “嗯。”与此同时玖兰枢运用起血族特有的吸取之力,血红色的玫瑰几乎是在瞬间就变成了灰黄的粉末飘荡在空气中,只有那系在花茎上的白色缎带似乎可以说明,那花朵曾经存在过。
  “我们夜间部最新开发的【血液镇定剂】的药效,以在全世界被认可,诸位是我们学校,也是我们夜之一族的骄傲。”
  琉佳一副很不屑的语气说道:“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一条也同样认为这等级稍稍比LEVE B等级略逊的老师,说的有些太过夸大了:“那只是个小组学习。”所以说只不过是学习所产出,一个小物件,不必夸大到波及整个血族,太过了。
  “真是气死我了,锥生零,他以为他是谁啊!”蓝堂似乎是在为早上零抽他的那一拐子,以及刚刚他对玖兰不敬而感到气愤,“竟然一把抓住玖兰舍长的手腕。”一边说着还一边在书本上乱图着零的画像。
  “哎呀,你这样,搞得好似爱上了他似的,不过……最近锥生似乎确实变了……”琉佳说到后面就变得似乎与叹息一般轻声,小到人类听不见的呢喃般的声音。
  气愤的蓝堂显然忽视了琉佳后面的那句话,只是急急的脱口而出:“谁会爱上他啊!我恨不得亲手了结了他,那个风纪委员!”
  “不过,他似乎变得美味了!那个女孩也是,很美味的样子。明明他是个LEVE……”支葵的评论让玖兰的动作停顿了,教室中也纷纷响起不大不小的抽气声。
  “支葵。”一条希望可以提醒他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坐在支葵后面桌子上的莉磨,一句话就让支葵闭上了嘴:“给,饲料。”说罢便像喂狗狗一样抛出几片血液镇定剂。
  “您真是非常在意那孩子呢,枢大人。”琉佳还是比较在意枢的态度,毕竟一个纯血种不可以过度留恋人类的,而玖兰显然非常的在意黑主优姬。
  “啊,没错。”而玖兰回答的却又不同了,他所指的是优姬和零,他不太确定零还是否可以作为最后的王牌使用。
  玖兰并未理会琉佳与蓝堂的打闹,而是静静的看着窗外的乌云遮月,静静的开口:“月亮被遮住了。”
  “是啊,接下来是我们的时间。”一条同样凝视着窗外,“吸血鬼之夜”玖兰的眼睛变成酒红色,最终揭开了夜晚的序幕

  六、浮云的厌恶要不的

  “你在看什么,草是食动物。”零说罢便不再看优姬,而是顺着优姬的目光看着渐而远去的玖兰枢,“哼,这样的你,永远也不可能有资格站在他的身边,草是动物,要不要拥有站在他身边的能力。”
  优姬有些自嘲的笑着,然后依旧带着审视的眼神看着这个她不敢相信的零:“我怎么相信你?再说了,我和他不可能。”
  “草食动物,这样弱小的你,没有资格质疑我,还有认为不可能,就不要奢望!没有人会施舍你,你也没有资格接受施舍!”零说完便去进行校内巡视了,只留给优姬校服下摆在空气中划出的弧度。
  优姬呆呆的愣在原地,看着零走掉的地方,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回荡着零的话语,回过神来零已经不见了,于是优姬便开始漫无目的的在校内晃荡,脑子里确实很乱,没有资格吗?确实,他是vampire是黑暗中的生物,他们有着近乎无限的生命,而她自己却是脆弱的人类,他们终究疏途……
  此时不知不觉见,优姬走到了玖兰枢所在教室外面的楼台上,而此时的零却也刚好在这里休息,他发现有人来了,但见是优姬却也不想理会,便闭着眼睛继续养神。
  而此时的优姬也以然发现自己的所到之处,便但却并没发现锥生零的存在,只是静静的望着窗内看书的玖兰枢,心中划过百般滋味,但没有一个是好受的,一时间赭石色的眼眸竟晕出了些许泪珠,优姬转过身似是想将这些情绪藏起来,扶着楼台的边缘向着围绕在教学楼周围的森林看去,并平复自己的心情。
  但她却看到了日间部的两个女生拿着相机坐在树下,似乎是在做着什么事情,便想也不想的越下楼台,手攀一枝树枝做缓冲,像单杠选手般绕着树转了一周,然后落地:“喂,那边的日间部的学生,现在很晚了,在这里太危险了,你们该回去了。”
  “啊疼,疼。”其中一名女生似乎是受到了什么伤害,膝盖微微弯曲由另一名女同学扶着。
  “你受伤了,快点离开!要是留血可就不妙了……”最后那句那两名女生都没有听见。
  优姬有些着急的推搡着那两名日间部的学生,然而那两名女生却也是有些愤愤不平:“为什么,我们只是来拍夜间部的照片,真是的,白天独占着前辈们也就算了!”
  另一名女生似乎并不像惹事生非:“别这么说嘛!她可是风纪委员,黑主同学,别这样嘛!大家有话好好说,我们只是拍照,并没有影响别的,这样我们拍好之后也分给你,怎么样,不要在追究了……”
  话音为落便有一个声音插了进来:“这味道,好香。”
  此时的优姬转身看到蓝堂英和架院晓,优姬心中自是非常的紧张,因为刚刚得知那两名女生中的其中一人受了伤,而且还不知是否出了血,便听见蓝堂所说的一句话,优姬便觉得空气中似乎飘荡着红色的气息。
  优姬护在正在犯花痴两名少女身前,并抽出绑在腿上的狩猎女神,焦急的声音似乎有些颤抖:“蓝堂前辈,校内禁止一切的吸血行为。”
  可惜横在他们俩之间的武器,并未对蓝堂起到多大的作用,只是在蓝堂的手掌微微发出电击的声音,蓝堂抓住优姬受伤的手,在靠近优姬脸颊的地方:“受伤了吗,好像的味道。”说罢还舔了舔唇瓣。
  架院晓只是帮着望风,而那两名女生则是以为蓝堂在说她们好香而激动不已。
  “蓝堂前辈你再说什么?”一边说着一边挣扎着,连手中的狩猎女神都掉在了地上,可又是她岂能挣脱的,单不说血族的力气大,就算不是血族一个男子足以压制的住优姬,此时的优姬已经被蓝堂圈在怀中,蓝堂握着她受伤的手渐渐伸出尖牙刺破优姬的手心,一时间空气中弥漫着血香的气息。
  而此时那两名女生也因为看到了吸血鬼而晕了过去,架院则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看着周围。
  “怎么了,披着人皮的野兽,你们没有理智这种东西吗?”几乎一瞬间优姬以为零回来了,可惜他却不是。
  “杂食动物,看来需要我来帮你们找回些理智。”话刚说完便把血蔷薇之枪那了出来,瞄准蓝堂的上方开了一枪,但架院的上方也出现了蔷薇的印记,没错零利用了云属性为子弹增了值。
  一下子空气仿佛凝住了,蓝堂和架院只是不可置信的盯着零看,似乎并不认为,他会开枪。

  七、你没有资格除非赢过我

  “笨蛋,怎么开枪了!”优姬似乎是忘记了,在他面前的可不是以前的零,结果一瞬间就脱口而出了,但说出之后似乎才想起来,于是不禁向后退了一步。
  零只是把头转过来,斜着眼睛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一时间树林中静了下来,微怒的声音传到在场所有人的耳朵里,包括刚来的玖兰枢:“哼,弱小的草食动物,你没有资格说我,无法自保的你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你没有资格当风纪委员!”
  话音刚落空气便凝重的好像凝结了一般,渐渐的优姬的眼中在积蓄泪水,而此时的玖兰枢开始出声了:“那把【血蔷薇之枪】可以请你收起来吗?对我们而言,那可是个威胁啊!”
  零似乎不想多说:“不要做出格的事。”
  “枢学长”优姬这时才发现枢的到来,只是激动的越过零的身前。
  “这个傻瓜有我代管,等候理事长处理。”说着便提起脸色微微泛青的蓝堂的领子就要拖走。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