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宿命的旋律 风凌雅

宿命的旋律 风凌雅

时间: 2017-03-17 22:15:27

离家

“话说在东方有一个国家叫天朝,那个国家有一个传说,在东海之上有一座岛屿,名唤-----蓬莱.岛上住着许多仙人.说起仙人们的样冒啊~呵呵~~一个个俊美非凡……”还没等圣说完,就听见旁边传来了咳嗽声.
“咳咳..我说圣啊,不用一想到美女就一幅花痴样好不好,你看看~~~口水都流下来了耶~~接着,擦擦吧!在怎么说你也是本大少爷的侍卫.唉……我真歹命,手下的人都这么笨~我真是有苦说不出.”说话的正是山焰王朝宰相赤西哲的长子------赤西仁少爷.
“………………你有资格说我嘛?你也不看看你自己那有点主子的样子.看,你那是什么坐像”圣一边用赤西仁扔过来的手帕擦嘴,一边不服气的的瞪着四仰八叉“坐”在椅子上的赤西少爷.
“哟….好你个田中圣,什么时候开始学会顶嘴了,到底你是少爷,还是我是少爷.”赤西仁气鼓鼓的说道.
“当然是你拉.”赤西仁一听圣这样说立即眉开眼笑.
“但少爷你难道没听说过"上梁不正,下梁歪"这句话嘛? ”
“你…..你….”
“我什么?我说少爷啊~你好歹和殿下在一起十几年,怎么连殿下一分的聪明都没学道到”圣叹息的看着被气的说不出话的赤西少爷.
于是乎,我们的赤西大少爷一听这样的话,立刻从椅子上跳起,老没形象的帕拉帕拉的走到圣面前,领起圣的上一领口威胁到:
“你的意思是说本大少爷笨咯.”赤西仁最讨厌别人说他笨,除了那个人以外.
“丫…..”圣好似发现新大陆一样看着自家主子.
“你丫什么丫”赤西揉揉了被圣声音叫的有点生疼的耳朵.
“开心啊”
“开心什么?”赤西一脸疑惑的看着又惊又叹的圣.
“我开心是因为,你好歹跟了殿下这么多年,好像变聪明了一点”圣感慨的摸了摸赤西仁的头.
“你…好啊!你变这法子来骂本少爷,有你的.本少爷今天和你没完.”说罢两人在客栈的厢房里扭打起来.
正在两人大的正欢时,房门“吱嘎”一声被人人打开了.扭打中的两个人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清了来人正是赤西府的总管,亦是赤西宰相最信任的人----------锦户亮.
赤西仁一件是锦户亮整个人就扑到锦户亮身上开始大哭大闹
“亮…..55555……..人家”好可怜拉~~~~圣他,他欺负我.5555…..”
田中圣看到这总情况,整个人都傻掉了.心里暗暗的想着“天啊,主子你还真做的出来,说哭就哭,汗颜…….怪不得殿下这么宠你.也是哦,少爷张着一张比女人还漂亮.坐什么事都笨笨的,的确蛮讨人喜欢的.”
终于,被仁抱着的锦户亮开口了:
“大少爷,我是奉老爷之命,来接你回府的”说完就把挂在自己身上的赤西来下来,让他坐到椅子上.随后转身支退了左右.转回来是,锦户亮已经不在是刚刚那幅严肃的面孔,换上了一脸坏笑.
“大少爷你也真是笨的可以耶,既然要离家出走,竟然还留书说自己回去那里.真不知道你脑子里在想什么.”锦户亮刚说完,一旁跪在地上的田中圣就大笑.
“少爷你…哈哈哈…..你…真是笨的可以啊!!”
只见仁越听越委屈,瘪瘪嘴,开始沉默.锦户亮和田中圣还在想品日里一听别人说他笨就立即大吵大闹的人怎么就没了声音.

第 2 章
原来房里早没了赤西仁的身影,只留下两个狂笑不止的人,锦户亮无奈的摇摇头,这个大少爷,其它功夫没学好,唯独者轻功好到练当今高手也无法追上.
锦户亮立刻向门外守候的侍卫下达搜寻大少爷的命令,自己和圣则向赤西消失的方向追去.
追逐了半个时辰,两人也没追上赤西仁,最后赤西躲进了一片茂密的森林.
“看来,要惊动殿下了.让殿下派兵过来巡林了.”锦户亮和身边的田中圣说道到.
“圣,回去通知殿下,少爷在这里.我进去少爷.”说完只身走进森林.
“少爷,你可千万别出事啊.不然殿下他…”圣最后看了一眼林子,转身向皇城飞去.
林中….
“少爷,出来啊~”锦户亮的声音在林中回荡,却没有人回应的他呼唤.眼看天渐渐黑下来.锦户亮心中的忧虑也越来越多.这个林子可是皇家御用的狩猎区.一到夜晚林中野兽都出来了,平时井井有条的锦户亮露出了难得的惊惶.
“少爷,少爷,你快出来啊~我已经叫圣回去通知殿下了.你不是最怕殿下担心你的嘛~快出来了.”林中依然没有回应.
“少爷,你在不出来,不要让我发火.你知道让我发火的后果是什么.”锦户亮使出最后的杀手锏.依然没有回应.
“少爷,算我求你了~快出来吧~”
“亮……”f
“少爷!”锦户亮惊喜的转身,但唤他的不是赤西,而是四皇子内博 贵.
“四皇子你怎么来了.”
“那个…….哥哥说要来找赤西哥哥,我就跟过来了.”内内小声的说.
“那殿下人呢?”r
“哥哥已经去找赤西哥哥了.”
锦户亮好似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恢复了平时的冷静.
“四皇子,在下先送您回皇城”
“那赤西哥哥呢?”
“有殿下在,少爷回没事的”锦户亮自信的说.
“恩…就像有亮在,内内回没事一样”内博贵给锦户亮一个大大微笑.
锦户亮一脸红,抱起内博贵离开了猎林.
溪边…..
赤西仁一个人坐在溪边的巨石上,自言自语的说着;
“臭圣~臭亮,臭PP~~你们都欺负我.都说我笨.5555……最讨厌PP了,从小欺负我”泪水滑过脸庞滴落在衣衫之上.天渐渐黑下来.
赤西很怕黑,每天都要有人陪在身边才能入睡.现在一个人在荒郊野外怕的受不了.一怕就哭,越哭越伤心.
突然,听到一声狼叫.吓的赤西大叫一声.一口气没接上来,呼吸开始困难,赤西一只手抓着巨石,一只手死命的抓着自己的胸口,脸色越来越苍白.渐渐的失去了知觉.晕倒在巨石之上.
听到了叫声,侍卫连忙向太子报告.
“殿下”
“你们跟我去溪边”
“是”
一行人来到溪边就看见,赤西一个人躺在巨石上.
山下智久看了这个情景是又好气又好笑.几天前和BAGA吵架,没想到他第二天就离家出走.还好圣来通知他.

第 3 章
山下慢慢走近赤西:
“BAGA,起来了.跟我回宫.”山下笑着说.
但赤西一点都没反映,山下又说了一边.赤西仁依然没有一点反映.这下山下慌了,连忙跳上巨石,抱起赤西.这才发现赤西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身体也是冰冷了.
“糟糕,他的旧病复发了.小山,快回宫,叫御医到太子府去.”山下抱着赤西坐进马车飞驰而去.留下一群发呆的侍卫.
“没听到殿下的命令嘛?还不去做.”小山骑上马追马车而去.
“殿下啊,只要一碰到赤西少爷的事,你就完全失去了平时的理智.赤西少爷回成为你的弱点的.不,应该说他已经是你的弱点了.你是王的继承人,你怎么能有弱点呢!”小山在心里莫莫的想着.
马车一路狂奔,在车厢里山下紧紧的抱着赤西身体,脸上满是内疚
“BAGA,怎么好好的就这样了.都是我不好不应该和你吵架的.你可千万别出事啊,不然我…我….”说道最后山下竟呜咽的说不出话.
终于到了太子府,山下抱着依旧昏迷的赤西冲进府内,把赤西放在自己的卧房的床上,随后十几个御医立刻给赤西整治.
山下一直抱着的赤西,太医把了把脉,邹邹眉头.
“怎么样?太医”
“启禀太子殿下,这个…….这个恐怕….”最年长的老太医支支吾吾了半天没说出一个所以然来.这样激怒了原本就因担心仁而焦虑的山下太子.
“你们这帮庸医,父皇给你们这么丰厚的俸禄,你们来仁的病也诊不出来,你们都可以去死了.小山,把他们拉出去给我全砍了.”
“殿下,你先别激动.你们也快把仁少爷的病情告诉殿下.说实话.”小山的话字字说进了十几个太医的心.
“殿下,不是我等无能诊不出,只是说了怕你伤心”老太医唯唯诺诺的说道
“伤心?为什么?难道…..”山下不自觉的抱紧了怀中昏迷的人儿
“殿下,请保重身体,赤西公子的病情比上次严重了很多.而且随时都可能…可能离开.所以我等…”
“退下.你们都退下.”
“殿下,你冷静点.”
“滚….你们都给我滚出去……”
“这….”太医们面面向窥,都不知如何是好.
“都下去吧,你们在这里只会让殿下更生气”小山帮太医们解围,自己也更这太医们离开了房间.小山知道现在的和太子说教是自找没趣,还是让太子一个人静静.
“BGAA仁….你给我醒过来,听到没.本太子命令你,你马上给我醒过来………”
“仁,乖….醒过来好不好.你只要醒过来,我就带你出去玩,以后再也不和你吵架了好不好,每天都抽时间陪你…..呜呜….你听到没….你快醒过来啊…..我求你了…….”山下的泪一滴一滴的滴在仁的脸上,但仁却一点反映也没有.
门外的小山看了,无奈的叹气.“殿下,你这又是何苦呢!明明知道仁少爷从小就有这种怪病,从小就知道仁少爷会活不长,为什么还是要和他在一起,为什么….为什么….”小山甩甩脑袋,回去向王复命.离开这个沉浸着悲伤的卧室.
“启禀皇上,太子已经回宫.”小山单膝跪在御书房文外,向书房内的的皇上,亦是太子山下智久的父亲----龙泽秀明.回报太子出宫的情况.
“那赤西宰相的公子,找到了嘛?”龙泽一边批阅奏章,一边问着门外跪着的小山.

第 4 章
“启禀皇上,仁公子找到了.只是……..”
“找到了就好.对了只是什么?”
“只是,在仁公子的旧病复发了.而且据太医们诊断说…….”龙泽放下了手中的奏折,抬头看者跪着的小山。
“说下去,仁他怎么了.”
“太医们说仁公子的病情加重了,可能随时都会离开.”
“那皇儿,现在怎么样了?”
“太子他,一直抱着仁公子,把自己关在屋子里.”
“朕,知道了.小山你退下吧.”
“是.”e
等小山离开,龙泽离开帝座,走到花园里,
“P这个孩子啊……朕最担心的仁就是你啊.众皇子中,最聪明的是你,但你不懂圆滑,太莽撞.不过只要仁在你身边你就不会这样.现在仁要离开了,你要怎么办.”
“龙泽,不要太担心.传到桥头自然直.”
“翼,你应该明白,仁对P来说有多重要.”龙泽转身将今井翼搂进怀里.
“仁是个好孩子,这么多年来要不是他一直守候在皇儿身边,皇儿他也不会有现在的政绩.”
“皇上,我明白.其实仁什么都知道,也知道我们安排他和皇儿在一起的用意.他一直以自己的方式在守着皇儿.他是个好孩子.但为什么上天却…….”
“唉……”两人同时叹气,这一幕却让躲在假山后面的二皇子-----龟梨和也.听的一清二楚.
“皇兄,为什么你的眼里只有那个BAGA.是时候让他出来.皇兄既然得不到你,那么我就要让你一样和我尝到失去最爱的滋味.”
赤西府….
“老爷,大少爷现在在太子府.要不要去接他回来.”圣讯问着自家的老爷.
“不用了,在太子那里我就可以安心了”
“老爷.”说话的是亮.e
“亮,你回来了,四皇子回宫了吧.”
“是的,老爷.”
“老爷.”
“是么事?”
“老爷,我在回府的路上听皇宫里的侍卫说,大少爷他,旧病复发了.”
“什么,快准备轿子.”
“是.”
这下赤西府都慌乱起来.
“太子殿下,宰相求见.”侍卫通报声,山下一点也没听到.依旧抱着仁不放.
“殿下,是老臣.可否让老臣进入.”
“………………”
“殿下…….老臣………..”
“赤西伯父,你进来吧.”终于房内的仁有了反映.
“谢殿下.”
赤西哲,推门而入,看到的是太子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儿子.太子的眼睛已经哭的血红,但泪水却还一直流下来.看到这样的光景,赤西哲..自己也叹息不亦.
“唉…..儿子啊~看到太子为你哭成这样,也不枉费你怎么多年的苦心.”

第 5 章

“殿下…..老臣是来接犬子回府的,不知殿下可否把仁给我.”
“赤西伯父,能不能让仁留在这里,我想自己照顾他,我想…….”
“这……”
“哲,你就依了P吧!”
“参见皇上”
“父皇”
“皇儿,仁可以留在这里,但你要答应朕,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仁好了,你却病倒了.”
“父皇,孩儿知道.多谢父皇.”山下勉强的挤出了一个笑容.
“哲,和朕来一下.”说完便转身离去.
“是.”赤西哲跟这皇上离开了太子府.一路来到御书房.
“皇上,不知找老臣有何事?”
“哲,仁他….”
“老臣知道,仁他随时会离开我们.”赤西哲的声音明显的在颤抖.
“哲….或许是朕做错了,让仁这个孩子背负了这么大的一个包袱.”
“皇上,对仁来说和太子在一起的日子是他这一生最开心的日子.而且皇上你也知道仁这个孩子的个性,如果他不愿意做的事情,就算我们怎么逼他他也是不会去做的.他是真心喜欢太子,才一直陪在太子身边的.”
“哲……..但,仁这个孩子的命运太坎坷了.”龙泽背对着赤西哲,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当初要不是为了保护P,仁的母亲也不会….”
一瞬间,赤西哲的眼神黯淡下来.
“皇上,美仁的事就让他过去吧!对仁来说,忘记这件事是最好的选择.”
“但,这样做.哲你不觉得残忍嘛?让一个孩子忘记自己的生生母亲.”
“我还能做什么,让仁每天都想着母亲是怎么死去的,让他记着那温热的血液喷溅在脸上的感觉,还是……..”说着说着,赤西哲那饱经风霜的脸上,留下了两行清泪.
“您让老臣怎么做…….怎么做才好….皇上请告诉老臣….”龙泽走到赤西哲身边,拍拍赤西哲的肩膀.
“哲,是朕的话让你为难了.是朕亏欠你们赤西家的.要不美仁就不会有现在的P.但也是因为美仁.仁这个孩子才变成这样…..朕…..”
“皇上….忘记吧.最重要的是仁现在开心.只要仁高兴.老臣什么都不在乎.”说着擦掉了泪水.
“是啊~只要仁现在开心,比什么都重要.但,仁如果真的走了,P这个孩子也会离开吧.”
“这个皇上放心.仁其实早知道自己的病情.他已经安排好了.殿下一定不会离开的”
“什么?”龙泽惊讶的看着赤西哲.
赤西哲点点头说道:“是的,仁一直知道自己的病情.从那件事后他仿佛一下子长大了.明白了很多.也懂事了很多.这也是我怎么心疼他的原因.”
“为什么?为什么?那孩子在任何仁面前都装做不知道.每天都过的这么的开心和那能温暖他人的微笑”说道最后好似轻声的喃呢.
“唉…他不想让我们担心啊,他太在乎我们,宁愿自己一个背负所有的悲伤,把快乐分享给大家.”
“哲,这…..朕该做什么才能弥补对他…..”
“皇上,您什么都不要做,让他顺其自然吧.”
几日来,太子府一直被阴郁的气氛笼罩着.
山下一直守护这仁,寸步不离.看着这样的殿下,大家都于心不忍,都劝太子去休息,但他谁的话都不听,就这样的抱着仁不放.小山实在看不下去,强制的把他拉开.

第 6 章

“殿下,你这样不吃不喝的守着仁公子,你认为仁公子会高兴嘛?他醒来看到这样的你,会高兴嘛?”
“不会,仁一定不会.”山下抬头看着小山,但那眼神有仿佛不在看小山.好像透过小山在看远方那遥不可极的什么……空洞的毫无生机.
“殿下,去休息一下吧.这里我来看护.”
“不……我要留在仁身边.”
“殿下…..”
“小山,如果…如果仁在我不在的时候…..时候……我想陪他度过最后的时光.”说完便走回房中.
“殿下…..你太执着了.仁少爷啊~希望你快点醒来.不然殿下也要随你而去了.”
第二日…..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直直的射入太子的卧房.映照了山下疲惫的身躯和仁苍白而纤细的手指.
突然,仁的手指轻轻的抽动了一下.慢慢的有了第二下,第三下………当阳光照亮了整间屋子的时候,床上的仁,已经张开了他那纯净的眼睛.慢慢的把头转向床边,看到的是山下,憔悴的面容.不由的一阵心疼.
仁努力的抬起自己的手,轻轻的抚摸着连日未成答理的头发.嘴角浮起了虚弱的微笑.
“还说我是傻瓜,其实PP比我还笨还傻.明明知道我最讨厌你不心疼自己,还把自己弄成这样.”
这时,房门被仁打开.小山走了进来.看到仁醒来,开心的刚想欢呼.就被仁的动作制止了.仁向小山招招手,示意他过来.
“仁少爷,有什么吩咐?”
“轻点.PP这几天一直在照顾我吧!”
小山点点头.
“那么,你现在先把我抱到那边的躺椅上,然后把PP抱到床上去,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好吗?”
“仁少爷,你的病刚好….这样做….”
“没事的,小山你就安我说的做吧.”
小山点点头,小心的越过山下的身体,把赤西仁抱到躺椅上.然后给他盖上了毯子.等安顿好赤西仁后.小山才转身,把躺在床边的山下抱上床.
“小山,”赤西开心的说着
“仁少爷,还有什么吩咐?”
“小山,你笨死了拉,人家这么多天没吃东西.当然是饿.”
“瞧我,都忘了.您这么多天没吃东西.不知仁少爷想吃什么东西.小的去吩咐下人去做.”
“我想喝粥….”
“好,现在就去吩咐下人做.”
“等等…”
“还有什么事?”
“多拿一碗来.”
小山一脸不解的,看着仁.
“那个….那个…PP一定也饿了,所以….”仁的脸慢慢变红.最后几个字想蚊子叫一样,更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但小山明了了他的意思.笑着合上了房门.
不一会儿,小山端着两碗粥,走了进来,粥放在桌子上.

第 7 章

仁可怜兮兮的看着小山的动作,等小山把粥放好,抬头看到仁的表情.着实被吓了一跳.
“危…….仁少爷…你干什么这样看着属下.”
“小山…人家饿了.5555……………”
“您先别哭啊,粥就在桌子上,您可以起来吃.”小山在心里怨念.`我又没不给你吃,干吗这个样子啊.要是被殿下看到我就玩完了`
“小山你欺负我.”
“啊?”小山被仁这样一说是丈二的和尚莫不着头脑.
“我现在动都动不了,你故意把粥放在桌子上,你存心不让我吃.”
“你….你欺负我.”说完又开始耍赖.
“好,现在给你一个弥补的机会.喂我吃,不然我就告诉PP你欺负我.让PP降你的职.”
“快啊……”赤西一幅理所当然的样子看着小山.
现在心里在挣扎中.不喂吧,会被赤西少爷玩死的.喂吧,如果喂了一半殿下醒来了,看到我在喂赤西少爷,估计会被殿下大卸八块弃尸荒野吧.想到就一阵战栗.
终于,小山决定给仁喂食.而仁也很享受的吃着小山一勺一勺送到嘴边的粥.
“等等…”
“怎么了,仁少爷?”
仁手指了指,在床上不安的扭动的山下.
“那个…小山,抱我过去.”小山放下手中的粥,轻轻的抱起赤西仁,抱至床边,让他靠着床栏坐下.
两人看着山下,额头渐渐渗出细细的汗珠.仁拿起衣袖,慢慢的把汗珠,仔细的擦掉.另一只手抓住山下的双手.温柔的安抚着.
“仁……”山下从恶梦中惊醒.泪水不止的从眼角流出.
“PP,仁仁在这里.”赤西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山下不敢相信的转头.看见赤西大大笑脸.双手不由自主将仁搂进了怀里.
“PP,怎么了?”
“BAGA,你吓死我, 知不知道.”
“PP,你又说我笨,我不理你了.都是你,我才离家出走的.都是你…臭PP.我不要理你了.”仁瘪瘪嘴.
“是我不好,好不好.你不要再出事了.你真的把我吓坏了.”
“恩.”两人紧紧的抱着对方.小山很知趣的推出了房间.
等小山出了房间.山下捧起了赤西的脸,还没等仁反映过来的时候.山下的吻已经印了下来..仁开始有些反抗.但,慢慢的开始回应山下的吻.小心的把舌头伸进了山下的口中,于山下的舌头交缠.一次有一次重复.山下的手一路往下,来到了仁胸前那敏感的两点.轻轻的扶弄.
“啊…啊…”仁忍不住呻吟.山下依旧没有停手的意思.
“啊…P啊~你停下来拉.我…啊…我病刚刚好你就欺负我.”
山下停下了动作.一脸惭愧.
“仁,对不起.我…”
仁摇摇头.“PP,我没怪你的意思.只是我现在的身体…”
“我,知道.我不勉强你.”
山下摸摸赤西的头
“好好休息一下.”
“不要!!!”
“仁仁乖,休息一下.”

第 8 章

“我不要!”
“不要?你要做什么?”
“我要PP抱着我睡.”赤西开心的笑着.
“你…你好狠啊!你是在考验我的抑制力嘛?不怕我控制不住把你给吃了嘛?”山下逗趣的说.
赤西收起了笑脸.
“PP你不会的.我相信你,就像你相信我一样.来吧.照顾我这么多天,你也累了.床让你一半.”说着就把自己的身子向床里挪了挪.
山下看到仁这样的举动真是又好气又感动.掀开被子的一角,钻了进去.手从后面把仁搂进怀里.轻声的对仁说:
“睡吧.”
“恩.”
门外的赤西哲,龙泽看到了.都欣慰的笑了.结伴离开了太子府.
赤西仁在山下的照顾,一天一天的好了起来.终于在有一个月后回到了赤西府.
先出来迎接是人的弟弟--礼保.仁一见是礼保立马扑上去.
要不是赤西府的仁都知道大少爷的性格,要不大家都会怀疑礼保是哥哥,仁才是弟弟.
“哥,你回来拉.”
“恩恩…想不想我?”依旧挂在礼保身上.
“想,府里上上下下一百多口仁都在想你.开心了吧.”
“爹爹呢?怎么没看见爹爹.还有圣和亮.”仁向四周看看了.
“亮被四皇子叫进宫了.圣和父亲的书房.”
“哦~~那我去书房.”看着仁离去的背影,礼保直觉的感到心疼.轻声的喃呢
“哥,你这样是何苦呢.能懂你的人太少了.看似开心的你,其实早已伤痕累累.为殿下做这么多值得吗?”
书房……
“爹爹!”
“仁,回来拉.”
“恩,看我的病都好了.没事了.”
“这就好,来,过来让爹看看.”
仁乖乖的走到赤西哲的身边,靠着父亲的膝盖坐下.闭上眼睛.头上传来熟悉的温度.是父亲的手,在摸着自己的头发.
“圣.”
“在,大少爷.”
“你出去一下.我有事和爹说.”
“恩”圣转身走出书房.看了一眼合上的房门才离开.
仁抬起头,看着赤西哲.
“爹爹,能不能和陛下说,让PP休息一个月陪我.”
“仁,你知道一个月是什么概念吗?太子可是储君.怎么能一个月不理政事!”
“我知道,但,我的时间不多了.我要安排最后一些事需要时间.”
“仁,你会没事的.相信爹爹.”
“爹,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有些事情,是我们无法掌控的,就像娘的死.”
“美仁…”
“爹,正因为我们无法预料将来会怎么样,所以我要早做安排,不然PP他.”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