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情深如我 猫合

情深如我 猫合

时间: 2017-02-07 10:14:45
1.
红粉香鬓,流光溢彩。
"生日快乐!原大少!"陈竹持着高脚水晶杯,贼笑着凑近原铮高大健硕的身前。"恭喜你离死神又近了一步!"
原铮皱眉,"你这贺词可真有新意。"一把推开他,"我今年才28。"
"呵呵!"陈竹掩嘴笑,甩甩及肩的长发,那个动作看得原铮鸡皮疙瘩落了一地。
"拜托你也是男人,别这么‘作'好不好?"
"哼!"陈竹眼含情嘴含笑,白了他一眼,"不解风情的家伙!"胳膊肘推他的手,扫了眼满场佳丽,"原大少爷,今晚上要不要选一个......"
"没兴趣。"原铮接过服务生递来的雪利,"你要是想李代桃僵,我没意见。"
"什么话!我陈大设计师还要你的名头招摇撞骗?你看着!"陈竹抛下他走得摇曳生姿。不一会儿已经搭上一个漂亮的MM。
原铮摇摇头,望着满大厅的珠光宝器笑语嫣然却是说不出的厌恶。
那个人,应该来了吧......
"华叔。"他对身后的中年男子微笑道,"你帮我照顾一下。我累了。"
"好的。少爷。"
"原大少!"一个妙龄女子凑了过来。"有幸和您跳支舞吗?"
原铮扫了眼那女子,年轻漂亮,满脸心计。
又是个把他原家少爷当成是感恩节的火鸡鬼节南瓜的女人!礼貌的欠欠身,手中的酒杯却不小心倾出几滴酒,溅在了小姐的身上。
"真不好意思!"原铮对华叔道,"快去带这位美丽的小姐换套衣服。我母亲设计的服装随她挑一件。" 然后再对目瞪口呆的美女温柔的笑道:"对不起,失陪。"
"原--原少爷--"美女措手不及,天赐良机就这么飞了。
拧开房门,一片黑暗。刚要开灯,一双温柔的手臂揽住了他的腰--
"凡?是你么!"黑夜中看不清原铮笑得温情脉脉。"就知道你会来。"顺着腰间的两只手,他缓缓的摸上对方的腰。轻轻重重的搓揉几下。惹得对方在他怀里咯咯直笑。
"混蛋!知道我怕痒!"
同是撒娇,同为男子,为什么陈竹那家伙只会让他恶心呢?原铮脚后跟踢上门。就着黑暗,侵占了怀里人笑意盈盈的嘴。
"呜......"凡的双手游移到他的衣领处,细滑的手指如蛇妖绕如玉温腻,勾着他的脖子,"有没有想我?"
原铮在他耳边呼气,黑夜中只有两人急促的呼吸和四只充满情欲发光发亮眼睛。
"想!想疯了!"原铮直接就把他压在地上。"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陈竹那小子看我失魂落魄还以我被哪个狐狸精给迷住了呢!"
"我是狐狸精?"身下的男子不满的嘀咕一句,左手在他坚挺的臀部用劲按揉,惹得原铮本就沉重的呼吸更是灼热难挡。
"不是狐狸精是什么?"再也控制不住的他以惊人的效率扯下"狐狸精"的衣裤。
"嗯......" 狐狸精非常配合、恰如其分的一声呻吟,倦起了双腿缠在他的腰间。
"凡儿......再乱动我立刻强暴你!"原铮咬他的唇,伸手从衣袋里掏掏弄弄,摸出一瓶香水。
"哟!"黑不溜秋伸手只见五指的可见度令凡的嗅觉出奇的敏锐。这般清淡高雅的香水味......
"哪位小姐送的生日礼物?好雅兴啊," 凡哼哼的酸酸的在原铮的胸前大张利嘴。"竟然把全球限量发行总共十瓶的极品男士香水GREEN ROSE送给你这个花花公子?"
"痛!"原铮用力拍他的臀,"又吃醋?"
"狐狸精当然会吃醋!"凡往后退,不肯让他碰自己。
"乖!不许胡闹!"原铮急忙伸手乱捉,正好握住他一只温热的脚裸。得意的笑道:"看你还逃!"使劲往自己怀里一拉,然后往前猛地扑倒在他身上。
"你好重!该减肥了!"凡哼哼推着他压下的身子。轻轻一笑,"看你急得!"主动朝他拱起两团半圆状物品,室内立刻飘满了诱惑人心的香味......
"知道这香水还有什么用处吗?"完全靠着在黑暗中练出来的熟门熟路,原铮边在凡的菊蕾处抹着液体,边在他的耳边轻问。
"啊?"凡睁了眼不明所以。只觉得冰凉的液体在原铮手指的抹弄下,腹部的热气快要一泄千里般往那个地方冲!
"别装了!"原铮笑着送进自己的手指,"看我今天不让你要死要活欲仙欲死!"
"啊--"没来得及准备就唤出口的痛呼,令凡很不爽的双手在原铮的身上乱敲乱打。
原铮吸着气,欲望之源一鼓作气攻入城池,紧窒温暖得快令他发狂!
"疼?"
"换你来试试!"恨恨不休。
此刻的凡一定是呲牙裂嘴,但也一定可爱得紧。原铮想象着身下人的模样,嘴边的笑容不知不觉的扩大。肿胀的坚庭不受控制得在凡的体内横冲直撞。天知道,他想对他温柔的,他准备好这次一定要克制欲望留下精力好好盘问他一番!可是,一进到他体内,连自己姓什么大概都不记得了。
"啊啊啊--"凡在他身下强撑着手臂,一道又一道的冲击令他的身子如风中柳絮般飘摇不定......
感到凡快要撑不住,原铮附下去抱起他,"靠着我......"下体突来一个即深又重的抽插,凡猛得挺直身子,嘴里骂道:"你......你使诈......啊......"
"你喜欢嘛!"原铮好笑得吻着他的耳垂,敏感的人想要避开却又在他身上追逐着下体快感,"再......再来一次!"凡忍不住乞求他。
这个......原铮猛得抬起凡的臀,稳稳当当吻住他半张的小嘴,凡一边与他口舌纠缠,下体的火热处却难耐的在他大腿根磨弄。
原铮笑嘻嘻的突然放手,从凡的喉咙里零碎的滚落出强自压抑却又舒爽至极的低呼声:"啊......我,我......"他抱紧原铮的腰,伏在他胸前吐气,"我喜欢你,喜欢你......啊--"
混浊的呼吸声伴着两人下体的凌乱,原铮搂着凡硬是与他热吻了一番,才缓缓从他体内抽离。
"你--"凡急促的拉紧正要起身离开的人,"你去哪里?"
"我去放些水......"
"不,不要!"凡无力的摇头。虽然黑夜中不知对方看不看得见。
"我......知道了。"原琛扶着凡起身,然后抱着他,小心的,一步步的摸索到床边,替他覆上毛毯。"凡......"他还是不死心,"为什么不让我看看你的脸?"
"......有什么好看的!我丑!"凡低低的笑,"这样才更有情趣嘛!"
"你真的叫唐凡?"
"千真万确,童叟无欺。"
手指抚过凡的脸庞,凡捉住他的手,缓缓的摸过自己的眉毛、眼睛、鼻子、嘴唇......虽然看不清,但这丝质般的手感,这柔美的轮廓,一定也是个俊美无伦的人儿吧!
"嘻,看你以后会不会认出我!"凡拉过原铮,"睡吧!"
"不行!"原铮恋恋不舍得在他怀里厮磨,"明天我张开眼,你又消失得无隐无踪!"
"......"凡叹息,"我也不想这样......"
"我今夜就守着你,看你明天会溜到哪里去!"难道他还当真是狐狸精会飞天遁地不成?!
凡有些不悦,支起身子,"你忘了答应我的事吗?"
沉默一阵,才听到原铮无可奈何的回答:"好......"
松了口气,凡重新倒了下去,真把他折腾坏了!
睡得迷迷糊糊时,一股香油味淡淡的在屋内飘荡。
好香......香精真的有令人放松的效用。
糟了--凡想跳起来,可是身子却软似泥一般,眼睛都张不开,想要说话,可声音都在颤动:"你,你......"
原铮手里拿着根红色的小蜡烛,微弱的烛光映得唐凡的脸俊美不说,更增几分娇艳!
"原来你真的那么美!"原铮笑逐颜开的搂紧昏睡中的他,"以后见面,我一定认得出你!"
唐凡软在他怀里,朦朦胧胧,知道自己的一片苦心经此白费!
当--当--当--
屋里的大钟敲了五响。
唐凡捂着脑袋爬下床。脚还没沾地就被原铮拉进怀里。
"凡,再睡会......"
"铮!"唐凡神色严肃,"你没有遵守承诺!"

 

2.
三个月没见到他了!
无论再举办怎样热闹宴会,无论他再怎么布置漆黑一片的房间,唐凡再也没有来过!
该死!
原铮气急败坏的对着无辜的属下乱吼:"DICKLAN!这就是你的设计吗?看看这条裙子,去年尼克基得曼在奥斯卡穿过,你把领口改成平胸我就认不出来了吗?还有你LIAN!这套休闲服哪有休闲的味道?你是设计给年青人穿得还是那些中年妇女?"拉了拉领带,喝口水,"重新再来!"
"......"
两名设计师唯唯诺诺的退下去,陈竹闪着眼睛上下左右滴溜溜的转。
"吃了火药啦?"
"没空和你扯。"
"还是求欢被拒?"
"滚!"
"难不成是被情人甩了--"忽的噤嘴。陈竹知趣的连忙后退,"不打扰您工作,您忙,忙!"
天哪!他的眼睛简直就像冬天里的两把火!
原铮苦恼的捶了下桌子,"早知你这么决绝,我才不会一时兴起点起蜡烛偷窥你的容貌......唉!"
唐凡唐凡......不过看到了你的真面目,难道你就真的那么狠心不肯再来见他?

一年前。
也是他的生日。27岁生日。
同样百无聊赖的应付着虚伪的男男女女,同样忍受不了提前回屋休息......
漆黑一片的房间。
他不想开灯,黑暗,更能让人放松心情,松动紧绷的神经。
舒适得躺在软沙发上,因为安静,因为黑暗,所以不经意的,也无可奈何的被另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呼吸声惊起:
"谁--"原铮猛得弹了起来,"谁在那里?!"他冲到墙壁前,刚要按下天花板那盏豪华水晶灯的开关,一双诡秘却又温暖的手覆盖了他的手--"不要开灯......"清脆悦耳的声音,带着些许庸懒一点诱惑。还有那具弹性度极佳的火热身子,紧紧贴在他的身上!
是个男人,年轻的男人--
肌肤的触感,还有那把通透的音质。
原铮还未反应过来该当如何,自己的嘴唇已经被来人强占。
"嗯?"好在他并不反感男人,且他的工作领域这种事情司空见惯,何况他素来不曾辜负过花花公子这个光荣称号!
难道,这个男人是某个想要讨好他的家伙送来的生日礼物?
很有可能!简直太有可能了!
这么一想,原铮顿时心里一松,反客为主追缠起对方的舌头。
"呵呵呵!"那男子轻声欢笑,"不愧是原大少!连个吻,都让人心醉神迷!"
"你是谁?谁让你来的?"原铮不客气的一把将他翻倒在身旁的沙发上,左腿分开他的双腿,往前拱起顶在他的私处,双手顺势扯开他的衬衣。嗯......手感真好!缓缓的上下抚弄,忍不住低下头,用舌头摸索到两颗甜蜜的果实--"啊--"男子失声叫了出来。开始不自主的扭动身体。
"哇!"原铮感到身下人的挣扎,微笑道,"现在反抗还有用?"
"谁说我要反抗了?"虽然看不清他的脸,但仅仅凭这把又娇又嗔的声音,便让原铮的下体站立起来。
"真有两手!"原铮在想,不知是谁从哪儿弄来的尤物?!
"哦!"男子摸上他的胯处,可以听见他极低的笑声,西装拉链扯了下来,灼热的呼吸在他下体前飘荡,温暖的手在他的灼热上下抚摸了一会,可是,等了好久,怎么还不见动静?
"你在干吗?"原铮忍不住问他了。
"我......"似乎有点难为情,男子吱吱唔唔的万分不好意思的开口,"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声音轻到不可耳闻。
原铮几乎要大笑出来。
不会做?那你还出来混?难不成--他捉紧黑暗中闪闪发亮的一双眸子,难不成,他是个--处男?
"你......真不会做还是假不会做?"他有些疑惑。想起刚才的吻,虽然对方先主动,但的确是有些生涩的。
"我......"垂下的头又抬起,"你的比DV里的......都要大!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弄!要不你先做给我看看?"
卟--
原铮的腮帮子都笑酸了!
"小妖精!"也好!看在他还个处男的份上,自己就先调教他一回。"起来!"把他拉到怀里,转个身半伏在他腿上,"好好感觉我的......舌头!"握住他那半软的欲望,象是女孩子舔麦当莲的卷筒冰淇淋,轻轻的,小心的,甜蜜的--
"哦......"男子不出意外的开始呻吟,"哦......哦哦......啊--"
原铮的记忆里,好象还没有自己这般主动服待别人的先例,今晚上是怎么了?
有些不解自己的温柔,他吐出男子的坚挺,"轮到你了!"
"嗯,嗯!"就着窗外淡淡月光,男子小心的爬到原铮的腿根处,学着他刚才的动作--好大,真的好大!
有些不满的嘀咕着,嘴里被这玩意充塞的感觉......不像书上和DV里描述的那般美嘛......
努力的吸允,再吸允,全然不知原铮已经红白交接的脸--
"行了行了--"再被他这样弄下去,自己迟早绝子绝孙!"还是试试你后边的小嘴吧!"
伸手往茶几上摸了几摸,取了一小瓶香精,倒在手上,抬头撞到两颗黑亮黑亮的眼珠--
"那么快?"
"你说呢?"
"......"乖乖的转过身,认命的道,"好!"
怎么办?想象他这付可爱的样子,又想笑--原铮的手触到两团弹性十足的圆丘,手指往深处探去--找到了!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的紧张,因为那小穴的收缩幅度好大--正可以吞下他一根手指头!
哈!沾了香精的手往里乱抹乱探,故意惹得他不停的扭动身子。
"真的是第一次?"进入前原铮还要确定一番。
男子转过脸,嘴唇在他下颌轻擦:"我唐凡把第一次,给了原铮!"
"唐凡......"原来他叫唐凡!
这句话的效果其实并不亚于一个清纯可人的女孩在男孩的怀里轻诉:我的第一次,是你的!
所以,原铮兴奋之余,又心疼起身下人来。非常温柔可亲的捧着他的腰,万般小心的往里送男根,宁愿自己累得满头大汗,也不想他受委屈!
真是见鬼了!
唐凡的秘穴好不容易被原铮占据,原铮就在骂自己又搭错哪根神经!居然对这小子这么好,他那些情人若是知道了,不把眼珠子挖出来才怪!
于是,他不客气的猛得一个抽动--"啊呀呀~~~~~~~"
唐凡的尖叫立刻让他泄气。
"痛吗?很痛吗?"他竟然手忙脚乱,当然,是个处子啊--自己当然应该好好待他。
"痛!但是......"唐凡在笑,"也好舒服......"一句话音未落,他已经被原铮按在身下死命的抽插,"啊啊啊--痛,痛啊......"
"是你说舒服的嘛!"原铮没好气的训他,"活该!"也不想想自己的声音,自己的小穴有多诱人--让他只知道在那温柔之地大肆进出耸动。
"那,那轻一点行吗......啊--"又是一个激烈的冲刺,冲得他喉咙都被塞住叫不出声!
"来不及了--"原铮摇头,他已经"欲"罢不能!
"哦啊--"
尖锐又销人魂魄的叫床声,持续了多久?
反正两人是没力气再动了。
"唐......唐凡?"他搂着丝缕不挂的人儿,"你让我疯狂!"从没试过这般狂热的做爱,自己今天是有问题。怎么总是做出不象自己做的事情?还是怀里人的魅力太惊人?
"一边去!"可怜的唐凡气喘得象哮喘病发作,"我可是第一次!哪有你这样折腾人的?"一轮又一轮,一浪又一浪,他可不是充气娃娃!他是人,"精"力有限的人!
"恩,第一次,第一次!"心满意足的原铮勉强起身,想要开启床前灯。
"不要--"唐凡挂在他的手臂上。"别开灯!"
"为什么?"原铮奇怪,抹了把他的胸,"让我看看究竟个怎么样的小妖精!"把自己迷得神魂颠倒!
"不行!"唐凡坚持,声音突然放软,"铮,你还希望我再来么?"
"当然!"原铮搂紧他,"最好你天天来,夜夜来--"
唐凡抿抿嘴,笑道:"那是不可能的事!"
"凡?"
"如果你希望保持我们的关系,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
"永远不要问我的身份,永远不能看我的脸!"
这是什么条件?!
"我知道你不高兴。觉得我莫名其妙......"唐凡叹息。"可是,我也没别的办法......"
"难道你有主人?"原铮脑里极快的转动着,被人借来给自己玩一夜情当礼物?
"什么主人?"唐凡的语气有些迷惑,随后啊的一声,道:"不是。"
"那你不是我的生日礼物?"原铮一下子想明白这一点,迷糊了。"你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啊,刚才摸到你的身材还不错。是哪个公司的MODEL?"
"哼。不是!"
原铮更心惊了,如果这个唐凡别有目的--身子不禁僵硬起来:"谁让你来的?你是哪家店的?"
把他当成那种人了!
怀里的人轻笑:"没人叫我来。我自己要来的!"
"嗯?"原铮放开他,心里没底,真的假的?
"真的。"唐凡不满在他肩上狠狠一口!
"痛啊--你,你好狠的心!"不知怎地,被咬了一口,反而心情好很多。
"竟然怀疑我!"唐凡开始撒泼,"哼!就算我有摄录机录下咱两的活春宫,录影带里也只有黑暗一片!你别不识好人心!"
这倒是真的!原铮心头一松。开起了玩笑,"好好好!是我不对。不让我见你的脸,难道你很丑吗?"伸手在他的脸上摸来摸去,这鼻子眼睛下巴,都很端正啊!
"不是。"唐凡在他怀里笑,许久,才认真的回答他:"因为你看到我的脸之后,我就会永远失去你了--"
有,有那么严重?
"怎么会--"
"肯定会!"唐凡搂着他不放,"你知道我爱你多久了吗?远远的一个眺望,我就对你......"
原铮不是没有被人表白过,但他可是有名的花花公子,又是在娱乐界混的,感情在他心里早就不当一回事。所以,唐凡的表白令他生起一种久违的感觉......喜欢还是厌烦?
"我知道,"唐凡可怜兮兮又娇媚无方,在他的怀里一口一口吐着惑人的气息,"你身边的人个个都比我出色,你不会爱上我,我也不指望你爱上我。所以,给我留一点自尊,好不好?"
哪一天被厌倦了,抛弃了,在路上相遇时,自己可以装作不曾相识,擦肩而过!
为何会有心痛的感觉?原铮竟然开始憎恨自己曾是个花花公子,被唐凡这般不信任!
"好。"他搂紧唐凡,"我答应你!"

 

3.
于是,每周周末,原铮总是把自己的房间弄得漆黑一片,深紫色厚重的窗帘,没有灯,没有烛火,连反光的镜子都被收走。
当钟声敲过十二点,按着预先的约定,打开一扇窗,等着唐凡像个王子般潇洒的跳进屋来。然后......
"我不行啦......"
"行,怎么不行?再来一次,就一次,好不好?"
"不好不好就不好!啊--你是不是人哪......啊,啊啊--"
"凡,凡,我的凡儿......"
钟声过五点,唐凡一定会收拾好走人。
"下周见!"在他嘴边留个吻。
"没下周!"唐凡每次总是气休休的甩开他,"你荒淫暴虐--"
"再说?再说小心我不让你走--"
"哇--不要呀,哈哈,哈哈哈......混蛋,臭原铮,小人--"竟然呵他,多少次的欢爱了?他早就知道自己怕痒,怕得要命!
几度春宵,约定的某日唐凡却没有来。
又过了三个周末,原铮才搂到他朝思慕想的身体。
自己好象对他上瘾了!是他的神秘勾住了自己,还是他的百玩不厌的身子?亦或是这个人?
"上回、上上回、上上上回、上上上上回怎么都没有来?"一边在唐凡的身上耸动,一边凶神恶煞的质问自进屋后就沉默不语的人。
"你......你不是有别人了嘛!"唐凡说不出的委屈。"我可是为你好!啊--你,你干吗?"
原铮猛得加重力度,几乎要把他刺穿,"什么别人?"
"啊,啊......"唐凡被举高一条腿,侧着身子被原铮霸道凶狠的抽插着!"你......你问你自己......"
原铮哼了一声,和他传过绯闻的男女不计其数,自己怎记得那般清楚?
"你指哪个?"一句话捅了马蜂窝!
"哪,哪个?啊--混蛋!滚出去,别碰我......呜......啊啊啊--"唐凡用力的挣扎,害得原铮不得不加快速度,幸好冲刺与激烈的运动令得两人射出之后再没力气对打。
"我再也不来了!"唐凡恨道,"反正你那么多情人,不缺我一个!"
咱实话实说。
虽然原铮的确有许多情人,但从迷上这个家伙之后,已经不知不觉断了不少。上个月倒是看中一个新出道的女模特,只约了几顿饭,还没上人家呢,外边小道消息已经传开了。然后,唐凡就赌气不出现。他这么一闹自己哪里有心情搞别人?一天到晚挂记着他不说,还要推掉那个口香糖般粘人的模特!
"未来的超级名模,标准身材,凹凸有致,倾国倾城的美人与服装界巨子原铮情--定--今--生!"唐凡一字一字的背给他听报纸上的新闻内容。酸里叭叽的道,"你有了新人,我当然要知趣的让位给她罗!"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原铮捂着肚子大笑。还当是什么事,原来是吃醋!害得他提心吊胆了好一阵子!
"笑?你还笑!"唐凡眼泪都掉下来了。
听出唐凡的语音有异,原铮慌了,忙往他脸上抹了一抹,惊道:"哭了?别哭别哭!我只是......只是,唉!别哭嘛!凡,小凡,凡儿,我的好凡儿!那个娱乐新闻你也信?"
"人家总不会是空穴来风吧?"纠着手指头唐凡抽噎。
"不错。我是请她吃了几次饭,只是吃饭,当然,还牵了牵手,有可能还接吻了......"有吗?记不清了。小声在他耳边讲。"但是绝对没和她做过我们做的事情!"
"你--"唐凡瞪他,可惜黑暗中不知对方收没收到。
"乖,我连她的名字都忘了,什么MASHA、MALIYA的......"
"是MALIN!"唐凡脱口而出,却红了脸,幸好,是在黑暗中......
"MALIN就MALIN吧!"原铮忍着笑,"总之我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发誓!"
好几次,欢爱后的原铮求他:"让我看看你的脸吧!只看一眼,好不好?"
"我记得你是速记强人!"唐凡不答应。
"那又怎样?这样吧,我看了就忘,行不行?"
"你当我三岁小孩哄啊?一边去!"
"凡儿--"
"你要是敢偷看我,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唉!这样子的两个人打打闹闹一整年......
原本以为会很快厌倦他的,可是,渐渐的,身体和心里深处,都在念着那个人的名字:"唐凡,凡,小凡,凡儿......我的凡儿......"
都怪别墅的管家不好,没事追什么流行在他的房间里放什么减压的香精和蜡烛,害得他一时冲动就......
唉唉唉唉......
凡儿啊凡儿,你在哪里?
郁闷与后悔中的原铮没好气的接过LIAN的新设计。
忽的眼前一亮。
"嗯,这几件还不错!"一页页翻下去,"该清灵的清灵,该稳重的稳重。"抬头看她,"不是你的风格。谁设计的?"
"哦。"LIAN的脸有些白,好象很不情愿回答这个问题似的。"我的属下。"
"嗯?"原铮没从脑子里找出关于这个"属下"的任何记忆。"他叫什么名字?"
"......唐平。"
"唐平--唐平?"原铮心里突得一跳。唐平,唐凡......不会,那么巧吧?!
"他是两年前总裁您亲自面试挑进公司的呀。"LIAN松了口气,还好总裁对他没啥印象。本来嘛,那么老土又平凡的人......
"他在吗?"原铮皱眉,"叫他上来。"
"对不起,总裁。"LIAN迟疑的道,"我叫他今天外出公干了,巴黎春天有一场时装秀。"
"是吗......"原铮挥挥手,示意她离开。
唐平,唐平......呵!
自己真是想凡儿想疯了,连个同姓的人都会引起他的兴趣。
看看表,虽然离下班还差个几圈,但是,身为领导,就是有无理由开溜的权力!
宝马车开过淮海路,繁华的商业街人头涌动--说不定会在人群里看见凡儿!
原铮下意识的停了车。
独自在人流济济的马路闲逛。
橱窗里,是假模特们骄人的身材,那件衬衫太花,穿上它的女人一定象花痴!那条裙子,难得一见的降红,大喇叭状向外洒开,蕾丝的点缀恰到好处。真漂亮!原铮职业病发作,走进这家专卖店,摸了摸裙子的布料。可惜了这设计,涤纶的质料实在是不敢恭维。竟然还开出588元的天价!奸商!
"平平,你看这些新进来的服装怎么样?"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