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大雨中 molepoppy

大雨中 molepoppy

时间: 2016-11-28 17:13:17
(一)
  有金属的触感、冰冷的空气,影像开始清稀。然后是电!流贯了全身。生命是这么诞生的?
  混乱的数据、奇特的热燥,头脑开始疼痛,接着是黑暗,笼罩了世界。死亡是怎办到的?
  
  *********************************************************************
  
  一觉醒来,觉得头有点昏,最重要的是天花板的颜色变了!墙上还有满满的没看过的海报,连身上的花床单都还有汗味和烟味交杂...这里是那里?
  想要起身,却突然有股寒颤从脊椎尾骨的地方猛然升起,疼痛的感觉很模糊地呈现在脑海里,我知道这叫痛,却又不大了解...究竟是发生什么事了?
  连忙爬下床,环视四周,散乱一地的书和穿过的脏衣服,这是我从未接触过的世界,充满人的气味,是个男孩特有的阳光味...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自己全身也沾染了这股道。
  等等,这才发现原来我根本就是一丝不挂!
  「衣服呢?」
  在床沿,是一套雪白的上衣和裤子。
  「怎么是湿的?」
  像闷了一夜的汤面,不会发霉了吧?只好顺手捡了一旁的宽大T-Shirt套上,不过那T-Shirt还真大,都长过我的膝了。
  我出了这堪称卧房的地方,来到的应该是客听吧...虽然左侧有瓦斯炉和碗台。
  「好小的房间...」
  除了厨具外,一只小桌、一台电视加一架电风扇就把这里塞满了。这应该是只有一个人住的单身套房。
  那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呢?可以确信这不是我的房间。
  记得...昨晚有场大雨...然后,我好象抓住了谁的衣角不放?接着就是这里了。
  「我好象进了一个陌生人的家了...」
  
  呆坐了一个时辰,时钟敲响十二点半,小套房的门被很干脆得开了。我顺着咿呀声转过了头,却被一只黑影给楞住!
  「好高...」我惊叹。
  其实仔细瞧也不过是快190的身高而已,但利落的短发和修长的体型着时拉长他给人的印象。
  「你醒来啦。」
  很好听的声音,像深夜时段的电台主持人。
  「那可以走了吗?」
  他第二句话就是要赶我走?!我都还没弄清楚状况耶!
  「对不起...」我忍住不满,小心地问那只有高一个优点的男人。「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要问你自己了。」
  可恶,那男人居然给我这种莫名其妙的答案!我要是知道还问他干么阿!
  「那你至可以少告诉我我出去后该去那里吧?」我满是讽刺地说。
  「去吃饭。你已经一天没碰东西了。」
  「阿?」
  这是什么意思阿!看不起我吗?
  「好了,走吧,我们去吃饭。」
  就这样,我的手被他一把牵起,拉着出门了。
  
  真的是奇怪的男人。
  小套房是一幢破烂的三层公寓的最顶楼,随着马路转出去是一条闹街,人来人往的行客有八成是学生,看得出来这附近是学区。
  男人急速地走着,在一家面摊前却突然停下了步伐,害我我一个小心,差点撞上!
  「进去吧。」
  男人一把拎起站不稳的我,搭住我的肩膀进了面摊...真丢脸,害我一个大男人的脸要往那里摆?
  「你要吃什么?」一找到位置坐下后,他便问。
  「随便。」我不怎么高兴地摆了个脸色。
  他也没说什么,兀自同老板点了些东西,没多久,就有好大一碗加蛋的拉面送上我的眼前,这...要我怎么吃得完?
  「我吃不完啦...」我说,口气越来越差。
  「先吃,吃不完我再帮你吃。」他说话一样平淡。
  「好啦...但你不用吃吗?」
  他没叫东西,不会真的要等我吃剩的吧?
  「我吃过了。」
  「喔。」我闷闷地拿起汤匙准备开动,这么说来,肚子似乎真的有些饿了。
  可是...吃归吃,头顶却老有股强烈的视线看着我,这...要我怎么吃得下去嘛!
  我很尴尬的有一口没一口吞咽着,试着想找出话题。
  「你叫什么名字?」
  先来个自我介绍吧。
  「张志玮。」
  还不错听嘛。
  「你呢?」他接着问我,可是我不知道我的名字阿!
  「我不知道。」
  我只能诚实的回答。
  望着满脸不在乎的我,他沉默了一会,用深色瞳孔直直地印着我的影像,似乎,在找个合理的解释。
  「你得的是失亿症。」
  最后他下了这个结论。
  而我仅能报以微笑而已。
  什么失亿症嘛!
  
  直到晚上,我才想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了~~
  他告诉我,是下着大雨的昨天吧,我出现在他的公寓楼下,一看到他经过时就狠狠地拉住他的衣角,硬是要求他收留我。看在夜冷雨大的份上,于心不忍的他就答应让我住一晚了,只是...
  只是我和他上床了!
  我怎么会做这么丢脸的事?太难看了啦!
  但他也神经病,居然经不起我的诱惑和我上床。拜托,我是个陌生人耶,先不论会不会染病,更重要的是我是个男的!
  会和第一次见面男人上床,我看他也没好到那里去嘛!
  还是我真的太有魅力了?
  算了,不调笑,反正过去成事实,现在想反悔也于事无补了。倒不如好好利用和他的这层关系,叫他就这样让我住下来吧,毕竟,正如他所说的,我患了一个叫"失亿症"的病了嘛!
  所以我决定和他在这狭小的屋子一起生活了。
  
  (二)
  又一个大雨狂飙的夜。
  我在干什么?
  「志玮,吻我。」
  我他妈的在诱惑他!
  天阿~~我为什么会做这种事?
  「你好温暖...」
  我居然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不断地向他索吻。
  「嗯~~呼~~」
  那个大白痴伸还什么舌头嘛!害我发出这种声音...
  「抱我吧。」
  要死,连这么不要脸的话都说了!
  「抱我吧,我要你。」
  志玮大坏蛋,我都这样放弃尊严来求你了,你还不快带我上床!阿,不、不对!是还不快拒绝我。
  他、他...紧紧抱住我的腰,一直手摸进宽大的T-Shirt里游走,这分明是爱抚嘛!
  「快,我要你!」
  他啾住我的脖子,画上胸线,接着扯开我身上碍手碍脚的衣物,就这样啃上那已是红润尖挺的乳首。
  我要被他吃掉了啦!
  屋外大雨依旧,震得四周嘎嘎做响,而我,却在不大的床上和他四肢交缠...
  这是我们第四次这样发生关系。
  在我和他相遇的第十天的潮湿深夜里。
  
  拿起床头的烟,点着。看着身旁被他折磨得不成人型的我。
  「你怎么老爱挑这种日子做爱?」
  他是指下大雨的夜晚,就如同他捡我回来的那晚一般。
  「我也不知道阿,这又不是我愿意的!」
  本来就是这样!都是我身体自己去扒上他,我的嘴自己去啃咬他的,我可是一点都不想要喔~~
  好吧,我承认,我也是有那么一点爽到啦...
  「那你又为什么愿意和我上床的?」
  总不能都是我一厢情愿吧,也要稍微顾虑一下他的感觉才对嘛,所以我就问他啦。
  「............」
  可是他却脸红了耶!
  好可爱喔,一个那么高大的男生也会脸红,真是太有趣了!
  害我忍不住想要逗弄他,扶住他姣好的脸蛋,在颊上轻轻地啄了一下。
  「我明天晚上不回来了。」
  他撇过头,闷闷的道,像为了演饰他的害羞。
  「为什么?」
  这可不成,我不要一整天都呆在没有人的房间里!这十天来我已经受够了,为了等他回来等到抓狂,像足了苦守寒窑的怨妇,我可不容许人生过得那么灰涩!
  「店里临时走了一个人,老板要我去代班。」
  「那我也跟你去!」
  这倒是个好办法,嗯、嗯,我真聪明。
  「别闹了。」
  「我才没有呢!我可以去顶那个走掉的人的缺,又能赚钱,你不是很穷吗?」
  「我没有穷到要你出去工作的地步!」
  「骗人!」
  他当我这十天待在家里都是待假的阿,他的存款有多少我早就摸得一清二楚了,尤其是最近多了我一张嘴吃饭,开销大了不少,我怎么可以着自己的屋主就这样被吃垮呢!
  「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准你去。」
  可是他却很不给面子的否决掉我那么棒的点子!难不成是因为...
  「你该不会是不希望我出去拋头露面吧?」
  我半开玩笑地随口说道。
  可没想到却真的被我蒙到了!
  他那本已褪了色的脸庞在剎那间又红热了起来,不知所措的表情让我更是迷恋。
  我乐得摊在床上打滚,真是看错人了,原来他这么纯情阿!但可不代表我这就会放过他喔~~
  「不管啦,我一定要去!」
  撒娇,通常都会成功的,尤其是又再加上一只吻。
  「......随便你。」
  看吧,就算他再不愿意还是答应了。
  我真是越来越佩服我自己了阿!
  
  隔天,跟着他来到一家小而精致的蛋糕店DREAM,店长是个不错的婶婶,她很快就被我甜美的笑脸攻击答应让我留下来了。
  看着志玮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死鱼脸,哈哈,真是爽暴啦!我就是要赖在他身边不走,就是要吃定他一辈子!
  ㄜ...一辈子...应该没那么夸张吧,可是我不想要知道如果没有他的日子,永远都不想!
  「你最近才搬来和志玮住一起的?」
  第一天工作的空档,店长挨近我,小声的问。
  「是阿。」
  我回她回得干脆,但不想做多余的解释。志玮对店长说我是他的表弟,为了读书才投靠过来的。
  「那傻小子前不久请了四天假就是因为你喔?」
  「大概吧。」
  他被我缠上的那几晚都是被迫请假的,害我都有些不好意思。
  「真是的,从来都没见过那小子这么好心过的。」
  「这是他上辈子欠我的。」
  我笑笑说,心里却很清楚不是这么回事。
  我喜欢他,打从第一眼看到他时我就知道了。但是这种喜欢有点微妙,就像是动物的印痕行为吧,谁在那晚捡到我我就跟谁,不论那人是不是志玮。
  我不喜欢这样...这样志玮对我而言不就不再是一种绝对了吗?可是我明明除了他谁都不要的阿!
  「为什么你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喜欢上我?」
  第一次完事后,志玮侧靠着床边、蹙着眉头问我这嚷着"喜欢你、喜欢你"的人。
  「我不知道。」
  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回答。
  不记得那场大雨之前的事,不记得自己是谁的我,却从未想过要恢复从前的记忆。是因为觉得现已经够幸福了吗?还是根本就不愿意想起...
  我只知道,如果发现一切的话,那么,就将会失去现在!
  
  一直快到十二点后,他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
  「还好吗?」
  他眼光直视着门锁,却又关心地询问我。
  「没事,还挺有趣的。」
  GREAM是个女性客人很多的蛋糕店,说是蛋糕店还不如说是下午茶专卖店,听一大堆女高中生叽叽喳喳地畅谈流行话题倒也是一种享受呢!
  原来志玮就是这样一天到晚泡在女人堆中的阿,还好我有跟着去顾他,要不那天他被拐跑了我不就亏大了!
  不过,担心被拐跑的应该是他吧!
  因为在我工作满两个礼拜后,就已经收到满满一包的情书和名片啦!
  每次回收端出去的餐盘上放的字条被他看到后,他都会突然变得不爱搭理人,如果我不主动和他撒娇的话,他连隔天一早要出门的早安吻都不会给我,虽然都是我硬上去吻他的啦...可是也真没想到,他的醋劲会那么大!原来容易脸红的男人独占欲也会比较强阿。
  
  说起脸红,记得有一次,晚上的雨下得很大,店里的生意不好,店长又因为女儿发烧必须回家照顾,于是整间店就空荡荡地只剩我们两个人啦!
  「我们把店关了好不好?」
  那时我是向他这么提议的。
  「为什么?」
  听他的口气似乎有点不妥,可是我才不管那么多咧,便自己走到门前把大铁门来下来。
  「今天不卖蛋糕了。」
  我娇爹道。
  「被店长发现没做生意可不管你。」
  他大概是已经习惯我的无理取闹了,与其和我吵架不如自己实地动手比较快,于是便自径往被拉下的大门走去。
  「没关系,因为我要卖我自己!」
  但我却大吼地阻止他开门,然后带着胜利的微笑看着他吃惊地转身。
  哇赛~好红的脸喔!
  「我可没那个本钱...」
  看来他是已经理解我话中的意思了。
  「是你的话免费。」
  能瞧见这宛如桃子的害羞脸蛋,一切都值得了啦!
  「来吧,把我当做甜美的蛋糕吃掉吧!」
  「你可别后悔...」
  「我已经没有什么好可以后悔的了。」
  接下来的事,就不用我多说啦!
  反正他那天是有始一来从头到尾都红着脸抱我的,大概是因为做爱的地点是在平常算帐用的柜台吧,那种刺激感,可真的是过瘾呢!
  
  那时候我才发现,我喜欢他用羞涩而又带点狠劲的方式抱我。这样,我才能够更深切地感觉到,我的存在!
  
  (三)
  今天,天气晴朗无云,可是我的心情更好。
  一大早就把志玮拖下床,和店长请完假后,马上要他陪我去逛动物园和游乐场。对我来说,每一个地方,都是这样地陌生而又甜蜜。这就是约会吗?
  前两天店长发了薪水给我俩,转眼睛工作就逾个月了,时间过得真是快阿~~手里花的,是第一次自己努力赚来的血汗钱,那种成就感,夹杂着心慰。
  没来由地一阵晕眩,这是感动。
  回到狭小却很温暖的房间后,我依偎在他的怀里看着电视。
  「今天真是有趣。」
  我同他说道。
  「你还真的不是普通的孩子气呢。」
  他笑笑地搓揉我的头发,眼底流露着欣慰。
  「我本来就爱玩嘛!不过,现在我要告诉你一件事喔!」
  「什么事?」
  「你先闭上眼睛。不可以张开喔!知道吗?」
  待他满是狐疑地顺了我的意之后,我溜开他身上,从小冰箱里拎了一只绑有天蓝色缎带的盒子。
  「当当~」
  「这是什么?」
  他开始动手猜盒子。
  「你看了就知道。」
  盒子里装的是一只手工蛋糕,满满地涂上鲜奶油和巧克力酱,再加上许多的水果,看得出来是花了相当长的时间去做的。
  「你做的?」
  「嗯,是阿。吃吃看好不好吃?」
  他顺手挖了一坨奶油放在嘴里含,表情看不出来喜不喜欢。
  「你怎么知道的?」
  咽下食物,他一副不可致信的表情。
  「我当然知道啰!生日快乐阿,志玮。」
  我伏在他眼前笑着说。
  「...谢...谢...」
  「喂,你不要那么容易害羞嘛,这样会显得我太主动耶!本来,我是要把我自己送给你的,可是这个礼物你应该已经吃到腻了吧,所以我只好请店长教我做蛋糕送你啰。说,你喜不喜欢嘛?」
  「喜欢...当然喜欢...」
  「那就好。谅你也不敢说讨厌!对了,难怪我觉得少了什么,原来是少了香宾和拉炮阿!你等我一下,我去买。」
  说罢,我就冲出门口,也不理会他高喊的那句"不用了!"。
  
  今夜的星空依旧灿烂,我满心欢喜地哼着小调,朝着转角的那家杂货店走去。
  正当我挑好东西要走回家之际,突然有一个人影冲出巷口对着我尖声叫道:「一九,我终于找到你了!」
  一九?我不认识阿!要不是他是正面拦下我的,我会以为他喊的是别人呢。
  「小姐,对不起,你认错人啰。」
  我尽量保持和悦的口吻对着那身着白衣、头发澎乱的女人说。
  「我不会认错的!你可知道我们找你找得多辛苦?」
  她兴奋地拉起我的手,莫名地,我感觉到惊惧和...熟悉...
  「你认错人了!」
  这几近是吼回去的!我忿忿地甩开女人的手,狼狈地迅速穿过她而去,直奔志玮的家。
  我在害怕。
  「一九,你不记得了也没关系,跟我回去吧!」
  远远地,她的声音穿过我的脑海直达深处,挥之不去!
  害怕我的现在。
  会消失...
  
  「怎么了?」
  他看着我惊慌失措地闯进来,东西撒了玄关一地。
  「我...我遇到她了!」
  「谁?」
  我没办法回答他,这事就连我自己也不明白。
  「我问你,如果我不见了,你...还会想我吗?」
  只能这么向他要求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好了!」
  一种不安缓缓笼罩,她的出现,像是核弹一样瞬间毁掉我的世界。
  「不会。」
  他坚决地说,毫不留余地。
  「是吗...」
  是吗...我知道了...
  「我不会让你不见的!我要你一辈子让我没机会想你!」
  「!」
  我讶异地看着他,只见他瞬间撇开已经熟透的脸.....突然,我笑了,笑得乐不可支、笑得忘了眼泪都开了。
  
  还可以再继续吧?
  还能够奢望吗?
  第一次知道自己懂得爱、第一次知道自己还有心,我是为了什么才站在这里的?我了找到我自己!
  
  (四)
  「对不起。」
  好熟悉的问候声,稍嫌神经质的尖锐。
  「妳是?」
  志玮站在玄关很有耐心地面对这一大早就来按铃的女人。
  「敝姓李,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来这的目的了。」
  那女人口气真傲!
  「李小姐,很抱歉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志玮也真是的,干么还那么客气阿!
  「不要再装蒜了!请你把一九还给我们。」
  靠,我什么时候是你的了?就算以前是,但现在可不是!
  「......妳是他的...?」
  耶?
  「是的,请你别把我们辛苦的结晶就这样搞坏了。不~他现在的确是有些问题,但只要我们带他回去后,一切就会正常了。」
  她在说什么鬼东西?!
  「...我知道了...请你给我一点时间。」
  志玮?
  「好,请你尽快。」
  那女人就站在门外,冷冷地看这他走回卧房,走近我身边。
  「你在干什么阿!」
  我不悦地骂着他。
  「对不起...也许已经不行了...」
  他的表情好凄绝,事情要到这么无法收拾的地步吗?
  「你跟她回去吧,回到你本来该属于的地方。」
  「为什么突然这样说?你昨天不是...」
  「当我没说过那句话吧!仔细想想,要是你当真要留下来,麻烦的还是我。」
  是吗?我是麻烦阿...
  「可是...」
  我还不想死心!
  「你知道为什么我捡到你的第一晚,就愿意和你上床吗?」
  我摇头,答说不知道。
  「因为是你。」
  他一字一句,清楚地告诉我。
  「因为我捡到的人是你,是一个不论经过什么样的摧残都不会受一点伤害的你。」
  「...你究竟想告诉我什么?」
  我不懂...
  「回去吧!这样才不会有任何痛苦。」
  也不愿意相信...
  「.........你凭什么这么说!」
  「有很多事实,是你无法去相信的。」
  我最不愿意相信的是你亲口赶我走!
  「你们好了没!?」
  那守在门口的女人不耐烦地频频催促着我们,志玮硬起心,二话不说地就把我拉起,他是要把我丢给那个女人吗?
  是的。
  他对她说:「请你带走他吧,从此以后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眼前了。」
  「!」
  突然一股电流从我身体流出!我还来不急向他抗议、还来不及给他每个早上的出门kiss,他的身影,就逐渐变模糊;慢慢地,连身上的味道,都已经变成遥远...
  然后,我离开了他。
  连同他的记忆。
  
  (五)
  心不干情不愿地被那女人抓回来后,我好不容易才从一张插满电线和仪器的床上清醒。
  努力地想看清四周,发现身边除了女人外还有另一位年长的男性,我就姑且称他为老头吧。
  「他醒了耶!」
  隐隐约约,听见女人夸张地笑说。
  「快把他拿下来。」
  那老头有些紧张地指挥着女人,接着我便看见我那被一堆线路缠绕的身体。
  我"看见"?
  「你瞧,这是你的新身体!旧的那个已经被玩脏了。」
  女人很高兴地为我解释,却没有发现我的惊愕!
  「这是什么?」
  我愤怒的狂叫。
  「你的身体阿!」
  显然女人有些被我吓到了。
  「我的身体为什么会是一堆金属块和电线?」
  「那是因为还没有上皮肤,等弄好后就会漂亮了。」
  瞬间,我终于明白了。
  志玮会和我上床,是因为我只有身体。他不会喜欢我,是因为我也不可能爱他!
  所有的原因都仅指向一件事实,一项我永远不愿意去相信的事实!
  「我不要~~~!!!」
  情愿这是个梦,只要梦醒了,那个连心都是金属做的人也就会消失了!
  随机数、和不知名的符号开始闪过我的眼前。是阿,我连做梦也都只是一堆数字所构成的呀!
  我是机器人,空有人型外壳的机器人。
  这样的我,到不如一开始就不曾存在过!
  
  「博士,怎么办?他的内建程序自己爆破了耶!」
  女人的声音从很遥远的地方飘过来。
  「大概是排斥自己是个机器人吧。」
  老头猜测,没错,他是猜对了!
  「那要怎么办?」
  女人很紧张地问。
  「只好这样了...把他的内存全部删除。」
  你们以为删除了就有用了吗?不可能的!我会一辈子抗拒这个事实的!
  「那这样...他不就等于死了吗?」
  死吗...?哼、哼,机器人连死都办不到!
  「是阿,但总比自我毁灭好吧。」
  「下次不要再灌这种高人工智能的软件了,要不那天又被病毒倾入不就麻烦大了!」
  「这次就灌一般的吧......」
  接下来,我又再一次感觉到电流从我身体里抽出,然后,等着我的,只剩下一片漆黑和空白......
  
  当我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不再是我了。
  *********************************************************************
  我是机型J的人型机器人,编号一九。
  制作者为李博士和其养女。
  据资料显示,我从罗患过一病毒"Rain"。这病毒喜欢隐藏在高能工智能的缝隙中,每当湿度超过一定量后便会发作。
  其症状为抹去先前的内存以及表现出更高级的人工智能。因此,也有人称此病毒为"皮诺丘",取意"想成为人类的小木偶"。
  但不论我从前是否感染过病毒,相信现在的电子头脑的防毒系统是绝不允许这种事发生的。
  我是最新J型的人型机器人,编号一九。
  
  「一九,去帮我买烟。外面雨下得很,要记得撑伞!」
  「是的,李小姐。」
  现在是七月底,适逢五号台风过境。我应着李小姐的命令,拿起放在鞋柜上的黑伞,要到楼下的杂货店买七星。
  只是很不巧,为了躲台风灾,那家杂货店今天休息。但为了满足李小姐的需求,我在电子头脑里翻阅这附近街道的地图,发现离这里最近的有营业的杂货店是在东北方约一公里处。
  于是我决定朝那个方向前进。延途中,水渐湿了我的裤管,好不容易买到烟之后,我在杂货店外的骑楼下发现一个人。
  那人似乎正为没有伞而苦恼。
  看着他紧紧蹙眉的模样,我不禁伸出双手把自己的黑伞递给他!
  「请你用这把伞吧。」
  我说,语调低沉而平缓。
  「阿,这不好吧!这样你要怎...」
  突然,抬头谢我的他倒抽了一口气,当场楞在那边!
  「请问,怎么了吗?」
  我担心道。
  「不...只是以为看到一个认识的人而已...」
  他的眼神很伧徨,而且悲切...好象是失去了自己最心爱的东西一般,让人看了于心不忍。
  「那位认识的人和我很像吗?」
  忍不住地,我想和他多说一些话。
  「是阿...简直一模一样!」
  他笑着,却让我有哭出来的错觉...
  「可是里面不一样。」
  他指着自己的心,那里的东西是我所没有的。
  「你比他稳重多了,可是...」
  「可是什么?」
  我知道这样很不礼貌,但就是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结果!
  「再也无法拥抱那个轻浮的他了...我都还没来得及告诉他我喜欢他!」
  「他会知道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么的赌定。
  「......谢谢你。」
  我无法再回他什么,只能默默地、默默地,看着他撑起我给他的黑伞,消失在夜色蒙蒙。
  视线一直无法回头,直到变得模糊不清。
  那时候,才换我走进,大雨中。
  
  The End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