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色色情话》系列之一逗痘男 levine

《色色情话》系列之一逗痘男 levine

时间: 2016-10-19 06:12:11
第一章
西华高中是市内首屈一指的升学高中,土红色的砖墙班驳的隐没在苍绿的桦树丛中,高大的钟楼爬满了生气盎然的长春藤,据说这幢建筑是一位战前寄居在这里的外国神甫出资建造的,原本是教堂,而后改为女校。五年前才成为了现在男女合校的升学高中。
早该报废的大铁钟,准确的指着十点零三分,现在是上午物理课开始的时间。应该是寂静无声的校园内传出了几声微弱的尖叫。
"你.你想干嘛!"
顶楼的天台深处,新建水箱的墙角纠缠着两个身着西华高中校服的男生。
其中一个似乎不情愿的坐在另一个的怀里,拼命的推搡着,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的对方,却慢慢的把修长的手指伸进他校服的下摆中。
这两个人就是西华由史以来K.O 恋爱次数最多的二人组,A班的萧楠和B班的钟小物。
不过,他们之间可没什么关系,从一年级开始除了偶而听到对方的名字之外,彼此的人生就没有任何交集点了,至于为什么他们会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亲密'的搂抱,想来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钟小物惊恐的推拒着潜进他被撩起的内衣中的大手,一边踢蹬着双腿,想脱离萧楠的箍桎,后者却用另一只手紧紧的圈住他,并信誓旦旦的说,
"别动,我在帮你放松..."
"放松?...要.要作什么?"
"治病呐!你不是也想治好的吗?我可不是轻易帮人治的哦...密传的偏方,很贵的!"
萧楠很满意的观赏着,当他那修长而冰凉的手触摸到小物的肌肤,引起他颤傈般的抽气,
"可是...为什么要.....啊!"
小物后面的话被萧楠紧接下来的动作截段,原来萧楠正轻捏着他一边的乳头,并用另两个指头在周围柔柔的划着圆圈,小物大口的吸气,上身不由自主的抬起,看着这么敏感的钟小物,萧楠不由得想更进一步的欺负他,他附在小物的耳边,轻轻的吹气,
"舒服吗?"
一边用起先圈住他的手,窜进小物宽松的裤头。
感到下体异样冲击的钟小物,不由得尖叫起来:"住手,快住手!......不要..."
萧楠攥住他两腿间那小小的一根,邪恶的笑道,
"没有想到你名字叫小物,连这里也叫‘小物'啊..."说着还坏心眼的弹了一下。
"啊...."
小物噙着泪水,无力反驳他,连一开始自由的双腿也被萧楠健硕的脚踝锁住。
"你.你.......混...蛋......"几乎是从牙缝间摒出的几个字,却一点威胁感也没有,
揉搓着禁地的魔手开始肆无忌惮的动作起来。而双腿大张,胸前也同时被蹂躏着的可怜的小物,却只有象鲤鱼一样张大口,绯红着脸庞,无助的呼吸着,不断涌上的燥热感觉,让他无法抑制的弓起身体。
"不.不行....啊...快放手啊..................."
一股粘稠而浓烈的体液不可收拾的喷射了出来,淋湿了萧楠的手,他抽出沾染了小物羞耻的证明的手,放到嘴边舔舐了一口,然后露出了恶魔般胜利的笑容。
"这只能算一小部分的医疗费哦...小物......"
钟小物却已无力抗拒席卷而上的疲惫感,还来不及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就沉沉的昏睡过去...................
*************************************************************
.................................
........."我说小物,人要安天知命啊,看不中你是她们没眼光,你也不要一蹶不振了,干脆就如书中所说的,
出‘女'泥而不染,可远观不可‘近'玩也~~~~~~~~哈哈哈~~~~~~~"
这个挨千刀的混帐许明!...又不是我想这样,那可是让一个男人羞于启齿而又无可奈何的灾难啊!被别人说说也就算了,连最好的朋友也......
..............
"...哎...看到前面那个人没有!"
"B班的钟小痘?"
"不是叫钟小物吗?"
"哎呀!你不知道,他一发情就会满脸长痘哎...."
"所以叫他小痘咯!"
"呃~~~~~~~~好可怕~~~~~~~~~~~~~"
......那几个死三八!我呸.呸.呸...若不是有那种丢人的体质,我这风华正茂的年纪,英姿绰约的面孔,是该美女如云,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命呐!...短短一年里,被甩四次,当面拒绝三次,连女孩半面都未见就晒到一边纳凉八次。.......
.......唉...我是活该遭天谴吗?........
...越想越头痛......好痛...痛.................................

......
"...痛......"
感到自己口中轻哦出的呻吟,脑袋痛的好象要裂开似的,整个身体也好似虚脱般的无力,费了好大的力气,小物才从断电的状态中清醒。
他眨了眨眼,发现自己躺在保健室的床上。
"你醒了!"坐在边上窗台前填写表格的医护老师放下笔,走上前来。
"..."钟小物揉了揉额角,奇怪?我刚才是在天台啊,怎么会睡在这里...
"怎么会在那里睡觉呢?你知不知道,现在是换季,睡天台可是会感冒的呦!"
老师一点也没有发现,小物那略带疑惑的眼神,继续说道,
"若不是A班的萧楠把你抱到这儿,你可能到现在还窝在上风口呢......"
"...萧楠..."
嘴里喃喃的念着这个名字,天台发生的一幕幕在小物的脑海里,顿时象走马观花一样显现......
...修长的手指......抚在肌肤上的冰凉而又心悸的触感......吐着灼热气息的唇...还有那双眼睛.....
象恶魔一般邪恶...魅惑....
...[...舒服吗...]....
"哇~~~~~~~~~~~~~~~~~~~~~~~~~~~~~~~~~~~~~~~~~~~~~~~~~~~~~~~"
小物发出打从出生以来最最凄惨的叫声。
只觉得整张脸象火烧一样,从头顶爆发出名为羞愤的气体。
竟然被一个男人,一个这么差劲的男人给...天啊!上天为何要如此待我!被人嘲笑也就罢了,现在还要让我一世的英名毁在那个萧楠的手里吗?......
他这厢悲痛欲绝,可吓坏了医护老师。
"钟.钟小物,你...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烧,脸怎么那么红啊!...你告诉老师,你是不是不舒服啊......"
老师忙不迭的追问,不但没有让小物恢复情绪,反而迫得他悲从心头起,不顾形象的放声大哭。
大约是没有学过青少年心理学,这位可怜的医护老师只有呆呆的看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钟小物哭的不亦乐乎,却不知道该做什么。
钟小物的哭声从嚎啕到抽泣,约莫十来分钟,稍稍平定下来的他,这才发现有另一个人的存在。
"老.老师..."
"你?......"
年轻的老师怕再影响他的情绪,竟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我没事..."钟小物吸了吸鼻子,他可不想再出丑"...只是累了...想...睡一下。"
也许睡一下就会没事了,也许所有的一切都是梦,等睡醒了就会消失,全部消失......
钟小物天真的想着。
"...那好吧!"
看自己也没什么可做的,老师无奈的妥协。
"你就在这睡一下,临走前别忘把门关上。"
说罢,拿起表格,很不放心的离去了。
等老师走远了,小物仰面倒在床上,越想越觉得好没有面子,他翻过身,把枕头扣住自己的后脑勺,紧紧的裹住,两眼一过黑,在加上方才哭了一阵,一股倦意又涌了上来,再次坠入了梦乡...............

*****************************************************************************************

"嗯......"
脸颊凹陷处传来湿冷的触感,陌生而又熟悉的气息环绕在耳边,钟小物禁不住扭动了一下身躯,发出象小猫似的呻吟。
"小物......"
好奇怪?这个声音好象在那里听到过,朦胧状的小物在自己昏昏的大脑中,搜寻着合适的名字,突然感到从后脊窜起一股莫名的寒蝉,他象是被火烧到一样的弹起来,
"你.你..."
指着面前一脸喜滋滋的表情的元凶,他觉得浑身都在颤抖着。
萧楠把他惊慌失措的表情尽受眼底,满足的笑了起来。
"怎么,看到我有那么激动吗?"
"你.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保健室的门又没有关,何况我也想看看你醒了没有,怎么样,很好心吧!"
钟小物气不打一处来,他抓起枕头,拼命的朝萧楠的头上砸去。
"你去死吧!变态!"
萧楠微笑着一边轻松的躲避着枕头,一边也爬上了床。
"你想干嘛!你不要过来!"
所有的攻势被萧楠一一化解,小物眼看着他缓缓朝自己靠近,抑制不住的大叫起来。
萧楠的脸在接近小物的三十厘米开外停住,然后他注视着小物的脸定定的不动了。钟小物还在纳闷,却听到他用异常严肃的语调说,
"你又犯病了。"
"啊?"
如同坠入了迷雾中的钟小物,疑惑的用手摸了摸脸颊,不摸还好。这一摸之下,使得他倒吸一口冷气,赶忙从裤袋里掏出一面小小的镜子(请别笑,男孩子也是爱美的!),望着自己的脸,钟小物发出了绝望的哀鸣。
那原本白皙光滑的皮肤上,两颗粉红色的小痘放肆的占据了鼻梁和下巴的凸显位置,亮晶晶的宣告着所有权,小物仿佛听到它们尖刻的嘲笑声。
"哇~~~~~~~~~~~"
才休战的泪腺又开始发作,萧楠受不了的掏掏耳朵,
"不过才两粒豆子,你反应怎么那么大!"
小物恨恨的盯着他,斗大的泪珠从眼眶里掉落,他自暴自弃的用手肘擦拭一下眼角,
"是谁害我变成这样的,不负责任还说风凉话......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嘛,呜............."
全然不顾自己毫无男子气概的表现,小物哭的好不伤心,被泪水迷离的双眼,因为手掌的搓揉变的红肿,泛红的鼻尖悬挂着晶莹,嘴唇也由于不住的抽泣微微开合着。
看着这样的小物,萧楠没由来的感到一阵燥热,他舔了舔干燥的唇瓣,
"既然这样,我就负责到底吧..."
为自己突然兴起的念头找到了恰当的理由,萧楠开始沾沾自喜起来,小物听到他的话抬起头,用湿湿的眼回望着他,下一秒后,双手就被抓到了萧楠的大掌中。
"我们继续!"
"什么?"
小物没有听懂他的话。
"治疗你的发情痘啊!"
**********************************************************************************************
萧楠贪婪的眼神让小物察觉到了什么,他不安的挣扎起来,
"你又想干什么?"
萧楠理所当然的笑着,
"你会发病,归根结底是因为没有将我们的治疗进行到最后,所以...你既然叫我负责,我就勉为其难的帮到底吧!"
"啊!"
意识到接下来可能发展的事态,钟小物的脸顿时变的惨白,他下意识的想要呼救,未出口的语句在下一刻,消失在萧楠的口中。
霸道的侵占了小物的口腔,萧楠任凭自己的舌尖在他的齿间留连,搜寻着那生涩躲避的稚嫩的小舌。
小物只有发出"呜.呜"的抗拒声,却无法摆脱这掠夺的行为。以至于忘了‘鼻腔呼吸法',若不是萧楠及时放过他,只怕要闭过气去。
在身下大口喘气的小物,特别的惹人怜爱,萧楠又用舌尖攻击他鼻梁和下巴上的那两颗‘丑陋'的小痘。时而轻咬,时而吸吮着,殊不知敏感的小物连这样也会不住的痉挛,萧楠不由得笑出声来。他张口轻咬住小物的颈项,一只手熟练的解开了他的衣扣。
肌肤一曝露在空气中,小物立即清醒过来,
"不要.不要.不要......."
他激烈的挣扎,无奈体格的差异让他受制于人,如果是梦的话请让我快点醒来吧!小物悲哀的想着。两腿间的柔软被有力的抓住,疼的他张大了嘴却发不出声来。
"可恶!怎么那么可爱!"
萧楠咬牙切齿的说道,小物却不知他口中的‘可爱'是指他这个人,还是指在天台被这个无赖玩弄到一泄如柱的‘小老弟',反正,他现在最最担心的还是自己面临的贞操危机。
"好嘛好嘛!萧楠,不要玩了...我...知道是我不对,不.不该那样对你说话,下次.啊,没有下次,我再也不敢再也不敢了...所以.所以......"
小物知道自己惹了不该惹的角色,连连道歉.妥协.可是萧楠却象没有听到似的,剥除小物衣服的工程丝毫没有停顿,又羞又气的钟小物,不得不再次实行他的‘踢打'政策,一边动手一边大叫。
"住手啊!你这头猪!我跟你说话到底听没听见!"
"有啊!...你说所以,所以什么呢?"
口上虽然应着,手下却已把白白的小羊剥得干干净净的萧楠,俨然有一副大将气概。
"所以.所以你应该放了我嘛!"
"放你?"萧楠好象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他,"放了你,我这里怎么办?"
他理直气壮的指了指自己胯下那已膨胀了的怪物,小物的脸刹时红到脖根。
"你...你要怎么办是你家的事,不要拖我下水。"
说着他也顾不上自己一丝不挂,就想跳下床逃跑,萧楠一把抓住他,整个人压了上去,几乎要把小物胸腔里的空气全部给挤出来。
"想跑!欠我的医药费还没付,就想鞋底抹油!"
"我什么时候..."正想反驳的小物突然想起,自己之所以被萧楠欺负的理由,"啊!你...你..."

被同班的许明誉为是雄性激素过多,千年发情期的体质,其实不过是一兴奋就会发痘的皮肤病而已,可在天台遭遇萧楠时,因为迟疑于是否相信父亲是医学界有名人士的他所说的,会导致全身溃烂的绝症的说法,只是那一瞬间的犹豫而没有拒绝他‘好心'的救治,没有想到......
恶魔终于露出了真实的面目。
"呵呵......想起来了吗?!"
萧楠灼热的口唇开始攻击小物的要害,他愉快的发现,左边的乳头好象是小物最敏感的区域,只要轻轻一舔弄,就会引来他激烈的抽搐。
对于这个恶魔如此执着于他胸前两点的行为,小物只有拼命的抱住他的头,想方设法的把它移开。可是萧楠又怎么会答应呢,于是空余下来的双手对他的身体展开了攻势,一只抚摸着腰骨,另一只则不知死活的潜进小物的两腿之间。
"啊...啊.............啊!"
虽然说他敏感还打死不承认的小物,却很自然的发出令自己蒙羞的叫声。
"不....不要...啊!住手......"
我还真是没用,小物泫然欲泣的想,如果是女孩子的话,这样做应该是很正常的吧,可是身为男子汉的我,为什么要躺在这里,接受这个变态的调弄呢。然而思考的回路却在下一秒被急涌而上的快感切断,眼前浮起一阵迷雾,朦胧中,不断攀升的是和上午一样,讨厌而又极舒服的情欲高潮......

"太快了吧!"
语调中流露出些微不满的萧楠,伸出舌头,吮吸着指间白浊的黏液,这样的动作由萧楠做起来,竟然有一股情色的味道。
小物迷离着双眼,好似未从余韵之中清醒过来,自暴自弃的瘫在床上。
那个不要脸的罪魁祸首,趁机把润湿的手指插进了他连自己都不太愿意碰触的密所。
"你!你干什么!......把手收回去呀!"
不清楚他接下来要做的事,小物惊恐的撑起身体,试图把萧楠的手指抽离自己。
"别乱动!"
发出一声低吼,萧楠用一只手制住他的双腕,并以唇覆上了他的。
"呜!呜.....呜..."
以这样的姿态等着被吃的小物,清晰的感到不属于他的手指在穴道内刮搔的强烈触感,最初的刺痛,因为萧楠不间断的抽动和旋转,变成了另一种微妙的感觉,手指在每几次的出入时便增加一根,动作到内部的肌肉开始麻木。
萧楠终于释放了小物的唇,看着他大口大口的呼吸,导致脸颊泛起了红晕,他不由得轻笑,
"你好可爱......."
舔咬了他的耳垂一下,萧楠拔出了手指。
"嗯......"
突然降临的空虚感,让身下的小人儿发出低嘤,他随即褪去了身上的障隘物,抱起小物疲软的双腿,把自己火烫的分身抵住他已绽开的花蕾,
"我要进来喽......"
话音一落,那个坚硬得不可思议的东西,直捣黄龙的贯穿了小物的身体。

"啊~~~~~~~~~哇!啊~~~~~~~~~~~~~~"
小物发出媲美杀猪的惨叫声,用拳头重重捶打萧楠,
"你这头猪!你...给我滚出去!........好痛!...痛死人了......"
萧楠皱紧了眉头,看起来也很痛的样子,
"拜托你不要乱动,好不好..."
他稍稍的晃动两下,然后再次深插到了根部。
"呜!"
小物瞬时瞪大了眼睛,大颗的泪珠滚落下来,被萧楠即时的衔住。
感到柔软而紧窒的通道,因为他的冲击更加的收缩,萧楠满足的想叹气。
"你里面好热,好紧...好舒服......"
他把头埋在小物的颈窝深深的吸气,好象要把他所有的味道都夺取一样,腾出一只手,握住了小物已经软下来的分身,开始摆动腰部。

以为自己会被杀死,料想被捅一刀也不至于如此痛苦的钟小物,一边叫着"痛...痛!杀死人啦~~~~~",一边发出连自己也不敢相信的暧昧的声音,在他体内享受进出快感的萧楠,并没有忘记给予小物相同的乐趣,他环住小物比他缩了好几倍的分身,不断的套弄,用牙齿在他敏感的乳尖嗑咬敲打着,
"啊.........嗯...啊........."
一阵麻痹的快感从被紧握的下体传了上来,力量瞬间流失,刚开始的痛感也因为彼此贲涨的热量而消失殆尽,小物用手指,紧扣住深深陷入自己体内的萧楠的肩膀。
好恨呐!他忿忿的想,明明是被这个家伙侵犯,却该死的舒服!难道因为总被女人甩,就要接受变成同性恋的命运吗?我不要,我不要这样!
"-------- 嗯...啊!"
小物瞬间的失神,引来萧楠猛烈的一挺。
"喂!不要开小差!"
萧楠不满的吼道,冲撞却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小物觉得被人做了这样的事还要被他吼,委屈.羞愧...一股脑的涌了上来,眼泪又象决堤似的冒了出来。
"怎么又来了...真拿你没办法!"
萧楠停止了律动,一边甜腻的呼唤着小物的名字,一边伏身轻轻的吻着他。沾了咸咸泪珠的唇在小物的眼角,嘴角,颈项不断的游走,一双灼热的大手熟练的抚弄他已经敏感的不得了的要害。
原本打算要在他停下的时候挣脱的小物,此刻大脑中呈现的是一页空白,他颤抖着,吸着气,微微的弓起身体,同时快感仿佛电流般窜过全身,小物不由得紧紧夹住了萧楠与他相连的部分。
"唔!"
萧楠受不了的皱起眉头,
"我知道你很爽,可请你稍微顾及一下在你里面的家伙好不好..."
小物睁开迷离的泪眼,沉陷在强烈高潮中而无法对他的话做出反应,他扭动着腰部,想尽快达到颠峰。
看着他生涩的举动,一抹会心的笑意在萧楠嘴角荡漾开来。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值得开发...不要急,现在就给你............"
摸着小物大大张开的双腿,用力的一顶,然后开始了第二波攻势。
"------啊...啊!啊..."
不同于第一次狂暴的抽动,让小物发出连自己也不敢相信的淫荡的叫声,在全身痉挛之下,再度洒出了令他无比羞耻的液体.........
"呼...哈........太棒了!小物......"
萧楠陶醉的闭起眼睛,咬紧牙关,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猛烈的抽送,在目眩神迷的绝顶高潮中,把自己滚烫的体液尽数注入小物柔软的深处............

**************************************************************************************************
.....................
那个肮脏卑鄙下流的无耻小人!那个混帐加三级的猪!我戳.戳.戳死你........
坐在课桌前的钟小物,用铅笔死命的蹂躏着躺在桌上的橡皮,可怜的橡皮被扎得满身是孔。如果它是活的,这样会很痛吧!小物突然想,可是可是我比它更痛啊!
一想到那个家伙在自己体内流窜的玩意儿,淌落到腿上的触感,还有用超极恶心的声音叫着自己的名字,钟小物就有飞奔到他面前,掐死他的冲动。
更令他愤怒的是,之前还在脸上的痘痘,却在他清醒后没多久,很不争气的消失了。
"混蛋!"难道说那种事还真能治疗他的体质不成.....
小物陷入了不断的悔恨与矛盾之中......

"小痘痘~~~~~~~~~~~~~"
不知死活的声音从小物身后响起,他想也没想的就从桌上抓起书朝后一掷,
" 哇!"
目标物发出凄洌的惨叫。
不一会儿,声音的主人就捂着眼角,泪汪汪的走到他跟前。
果不其然,就是那个一天到晚落井下石,还厚着脸皮自称为和小物同穿一条裤裆的死党----许明。
"你想谋害亲夫啊!"
"我想打一只恼人的苍蝇!"小物送了他一记白眼。
被许明这么一闹,小物的心情好象也没那么糟了。
"喂!周六的派对你去不去啊!"
"什么派对?"
许明理所当然的跳到小物的桌子上坐下,盘起他足球运动员的腿。
"就是庆祝我们球队队长,终于摆脱孤家寡人的重生会呀!你不要告诉我,你不认识他哦,你们还是老邻居的呢。"
"啊!我想起来了......可是......"
小物为难的搔搔头,
"说好要去外婆家的,重生会的事我都忘了。"
许明一把扣住他的颈子,
"你这家伙!敢不给队长面子,什么外婆家的,队长的重生会比较重要不是吗?你到底去不去........"
许明一直是足球队队长的死忠派,只要碰到和队长有关的事,就会挥发出罕有的激情。了解他脾性的小物也只有连声的附和。
"好好好.....我去,我去就是了。你先放开啦!...."
被绞得好难受,小物抱着下次再去外婆家也没有关系的想法,向好友妥协。
"咦?"正要放开他的许明突然在小物的脖子上发现了奇怪的痕迹,"这是什么?...虫咬的吗?"
闻言,小物不由得一阵恶寒,难道......
"啊...哈哈......"他干笑道,"是...在保健室被虫咬的吧!哈......"
一边用手紧拢了一下校服的领子。
发现许明疑惑的看着他,小物强加掩饰的拍了拍他的肩,
"放心吧!那天我一定会去的!"
"好!说话算话!骗人的是王八哦!"
得到了他的承诺,许明兴高采烈的回去了自己的座位。目送他走远,下一秒,钟小物立即向厕所飞奔而去。

"该死的萧楠!"
小物红着脸,注视着镜子里那绯红色的一小块后天胎记,拼命的用水洗搓,明知到是不可能祛除的痕迹,他仍然不放弃的擦到颈部的皮肤泛红,心里却悲哀的无力。
身体的创伤会随着时间消失,可心理上的就很难说了。要背负一个被同性侵犯的噩梦,还要担心会再度碰到他的恐惧,是否会伴随着自己度过剩下的高中生涯,想到这里,小物又觉得眼角涌起一股雾气,他摔摔头,深深吸了一口气。
"事情反正已经过去,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好了!"
觉得把萧楠比作狗,也算是出了一口气,小物很满意自己对他的贬损,先前的沮丧一扫而空。
"好吧!后天的派对,我要尽情的玩,把所有的不愉快统统忘记!对!"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与其顾忌着大有可能碰不到面的家伙,还不如敞开心扉去接受生活的快乐,这才是我钟小物的人生哲学!
十七岁的钟小物坚定而又天真的想着....................
......................
........
(待续)


....真是好辛苦!....
花了一个星期的超慢速度才把它生下来的小L,感谢各位大人耐心看完这篇没有营养的东西!
...这是我第一次写有H的文文(汗)......还请大家有帖的捧个帖场!谢谢...(鞠躬)

《色色情话》系列之一 逗痘男 第二章

终于完成了!......好累好累..............
《色色情话》系列之一 逗痘男 BY Levine

第二章

"........嗯...啊!啊.............."
...灼热的空气,伴随着浓重的呼吸声,湿润的嘴唇不停歇的轻触着狂乱中的躯体......快感...混乱......还有...一丝焦躁的不安...........................
承受着不属于自己的重量,渐渐敏感的身体,在男人煽动着情欲的双手的撩拨下,再也不能自已,如此的蠢动着渴求着..........
............................
"...我....我....不.不行了.............."
.....................
............

"哇~~~~~~~~~~~~~~~"
突然在眼前蹦出来的面孔,把好不容易从熏热梦乡中醒来的小物吓出一身冷汗,一双手在还没有经过大脑思考前一秒,就主动出击,一把把呈海龟状态的人从身上‘扫荡'出去。
"啊!哇~~~"
骨碌一下滚下床的人,在接受地面热情的亲吻之后,悠悠的爬起,以杀人般的眼光怒瞪着在床上缩成一团的好友。
"这可是你这个星期第二次要谋害我了!钟小物!"
许明揉搓着痛处,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
然而钟小物看到来人后稍稍安定下来的心,却在下一刻转化为狂风暴雨般的怒吼,
"你没事跑到我房里作这种莫名其妙的举动,存心想吓死我吗?!好死不死的还扒在那里,你以为你那一百四十几斤的肉是放着好看的啊!"
被教训了一顿的不速之客,明知理亏又顽固的歪了一下嘴角,
"嘁!谁让你在床上翻来翻去嗯啊.啊啊.的,还什么‘不行了...',活像在发春梦,顺便跟你开个玩笑罢了,出手那么重!"
象是要证明似的扭了扭肩膀,许明语出惊人的说。
"...春.春梦!"小物感到自己的嘴角重重的抽了一下。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