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橙色记忆 满座衣冠胜雪

橙色记忆 满座衣冠胜雪

时间: 2016-07-20 00:07:07
橙色记忆

楔子
2050年的平安夜,美国的纽约笼罩在纷飞的大雪中。
由于地球持续变暖,现在已经很少看见雪了,在圣诞节这样的传统节日里忽然开始下雪,令所有人都欣喜若狂。
整个城市都弥漫着欢乐的气氛。
肯尼迪国际机场则显得更加忙碌,天空中等待降落的航班可谓密密麻麻,在跑道上起飞的客机更是接二连三,没有间断。
大雪下了一天之后,于夜里转为暴风雪,对于航空港来说,这是极其恶劣的天气,严重影响了他们的正常工作。
虽然能见度非常低,但有先进的电子仪器进行引导,飞机仍可正常起降。不过,已经可以预见,如果暴风雪继续持续下去,肯定将有航班延误了。
候机大厅里,旅客们无不焦虑地看着窗外,讨论着最坏的可能性。
机场的雪天维修中心则忙得一塌糊涂。疲惫不堪的工作人员和管理人员匆匆忙忙地进进出出,时而一身大汗,时而冻得够呛。现在已是雪天紧急状态,不断有从别的部门派来帮忙的辅助人员到达,譬如电工、管工、司机、职员、警察等等。扫雪车一直在机场里转悠,随时清除航空港里活动区的积雪。
在指挥塔上的雪天控制台,人们也是手忙脚乱。很多年没有遇到这样的天气了,大家都感觉猝不及防。
晚上7时,一架泛美航空公司的波音747请求进港。
值班主任知道这是从以色列飞回来的专机,上面乘坐的是美国副国务卿,他刚刚结束了旨在斡旋巴以冲突的中东之行,返回美国。与他同机的,还有应邀前来参加白宫圣诞聚会的以色列物理学家,这位在学术界闻名遐迩的学者以其在量子领域的卓越发现获得了去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
值班主任优先安排了这架飞机进港着陆。
漫天的飞雪中,波音797远程宽体客机轰鸣着对准了跑道。
在空港荒凉黑暗的一隅,有两名身着工作服的工作人员正呆在扫雪车里忙碌着。这里除了他们外空无一人。谁都知道在这样的天气里,如果随便乱走动,很可能会迷路,因而死在露天。
这两个年轻人都是典型西方人的长相,褐色的头发,灰色的眼珠,因此当他们混进雪天维修中心,声称是来帮忙的时候,没有任何人怀疑。
他们很轻松地开上了一辆扫雪车,渐渐来到这个绝对不引人注目的地方,专注地干起自己的事来。一个人监听着地面控制塔与各航班的通话,另一个人熟练地组装起一个手提式防空导弹发射器。
当副国务卿的专机开始着陆时,监听对话的人举起望远镜,认准了目标。他向扛着发射器的同伴指了指正在放起落架的飞机。那人戴着夜视仪,瞄向了飞机的机身。
当飞机离地面还有100多米的时候,那人按动了发射钮。小型地对空导弹在空气中发出低低的啸声,穿越密集的雪片,直接击中了那架波音飞机的机身。飞机在空中先断为两截,随即爆炸。
当巨大的火球在空中出现时,这两个年轻人已越过机场的边界,消失在了风雪中。
同一时刻,美国世贸大楼的购物中心里仍然人潮如织。巨大的商场里挂满了喜气洋洋的彩灯、彩纸环、彩色汽球组成的各种图案,放满了各式各样的鲜花,圣诞老人穿梭其间,孩子们不时兴奋地尖叫。
原来的世贸大楼在半个世纪前被"基地"恐怖分子彻底撞毁后,著名的设计师丹尼尔·利伯斯金德的设计方案于2004年成为了新世贸最终的蓝图。
新建的这座世贸大楼高达541米,现在仍然是世界第一高楼。
当年的恐怖记忆早已不复存在。人们在这里欢歌笑语,共渡平安夜。
街上,警力明显增加,不时有警察牵着警犬在公共场所巡逻。政府在节前一直告诫民众,要谨防恐怖袭击。
这时,一个漂亮的金发姑娘走进了购物中心。她抱着一个大大的毛绒绒的加菲猫,天真地四处张望着。看她脸上那幸福的神情,似乎是在寻找她的男朋友。不时有小朋友从她身边经过,忍不住用手拍一拍她抱着的玩具,她都向他们报以开心的微笑。
她缓缓地在人群中往前挤着,走到命令指定她到达的地点。她停住,将背着的背包不引人注目地落到地上,放进一堆彩纸屑里。然后,她再挤到另一地点,将加菲猫放到玩具柜上。随后,她便消失在门外的风雪中。
10分钟后,两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在购物中心内响起,整座大楼像遇到地震一样摇晃起来。炸弹的破坏力极强,在地上炸出了两个30×50米的大洞,并炸穿了7层楼板,整个大厦的所有通讯、电子、报警、备用发电及其他应急设施全部遭到破坏。楼内多处起火,烟雾弥漫,惊慌的人们在黑暗、大火和烟雾中四散奔逃。
纽约市出动了大批消防队员,几百辆消防车、救护车和几十架直升飞机迅速赶来,进行灭火和营救工作。
这是美国自伊拉克战争以来非战争条件下从未有过的伤亡,这次爆炸事件和美国副国务卿遇袭事件同时发生,震撼了整个美国。
美国总统提姆·费瑟尔立即作出回应,在当晚的4个小时里连续发表了三次电视讲话,称"美国人绝不会原谅那些制造恐怖袭击的邪恶的仆人们。......在反恐战中,美国将坚持采取主动,无论恐怖分子在哪里训练或休息,我们都将不遗余力地将他们绳之以法。"费瑟尔总统表示,无论是中亚、中东,还是非洲、南美,直至美国本土,美国都在积极展开反恐战。
他以充满激情的演讲缓解人们在这次恐怖袭击中受到的震惊:"恐怖主义分子的袭击可以震撼我们的建筑,但他们无法动摇我们牢固的国家基础。这些行径可以粉碎钢铁,但它们无法挫伤美国人民捍卫国家的决心。"
费瑟尔总统的讲话不但向全美直播,也同时发往了全世界。当英国BBC电视公司的工作人员正在紧张地编辑着来自美国的关于恐怖袭击的报道时,听见了从特拉法加广场方向传来的爆炸声。他们吃惊地望向窗外,只见国家美术馆的方向正升腾起浓黑的烟柱。
紧接着,全城警笛大作,警车、消防车、救护车全都往特拉法加广场赶去。直升飞机从空中飞过。
许多在家中正收看有关美国遭到恐怖袭击的新闻报道的居民们都纷纷奔出户外,惊悸之情溢于言表。
特拉法加广场在国家美术馆的南侧,因为经常有大量鸽子驻足,所以又称为"鸽子广场"。为了感谢伦敦在二战时接纳了流亡的挪威王室,盛产木材的挪威王国每年在圣诞节都会送一株高大美丽的圣诞树放在鸽子广场,使这里成为了伦敦庆祝圣诞的主要场所。
这时的伦敦已是圣诞节的上午,人们开心地在城市里玩闹着。特拉法加广场上的人特别多,有情侣,也有全家人同来的,许多孩子与鸽子嬉戏着,清脆的笑声回荡在宁静的空气中。
正当人们沐浴在冬日难得的阳光中时,有个放在地上的提包忽然爆炸开来,巨大的冲击波立刻将周围的人炸得面目全非,惨不忍睹,更远的人则被炸伤或震晕。整个事件中有数十人丧生,数百人受伤。广场上一片狼籍。
不少媒体立刻报道"恐怖突袭英国"。英国首相发表电视讲话,激烈抨击了恐怖活动给英国造成的伤害,尤其是对受害人及其家属。他宣称,这是"一种黑暗野蛮的力量对文明世界的严重挑战",英国将回击这种挑战,绝不妥协。
就在伦敦遭受恐怖袭击的同时,比利时王国的首都布鲁塞尔的市民们正在欧洲议会大厦前排队,等候入内参观。为庆祝欧盟扩大,位于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欧盟理事会大厦和欧洲议会大厦全部对外开放,让公众参观。
当伦敦被炸弹袭击的消息传来时,布鲁塞尔政府要求立即关闭欧盟各机构,疏散正在里面参观的市民。全市警察紧急出动,加强公共场所的警戒。城中开始出现恐慌情绪。
欧盟同时告诫欧洲其他国家,应密切注意恐怖袭击。
就在此时,正在欧盟总部参观的一位欧洲男子引爆了自己身上携带的液体炸弹。剧烈的爆炸毁掉了大厦的西翼,在爆炸中死伤了近百人,欧盟秘书长也在爆炸中丧生。
欧盟主席和欧洲其他国家纷纷发表讲话,严厉谴责那些"大规模杀伤无辜平民"的恐怖行动。
在平安夜到元旦的这几天里,全世界各地都接连发生了严重的恐怖袭击事件。
在伊拉克,火箭弹射向了巴格达市政府大楼,造成多名政府官员伤亡。摩苏尔市长全家正在过节,被一伙蒙面闯入的恐怖分子乱枪打死。
在沙特,一辆卡车试图冲入美国大使馆。警卫奋力阻挡还击,结果卡车在门外引爆,造成多人死伤。
在阿富汗,自杀式汽车炸弹袭击了多个美军基地。
在香港中环,停放在街边的汽车炸弹造成了数百人伤亡,两边店铺大部分被毁。
在上海淮海路,一个中国人引爆了自己车上的大量炸药,死伤者数以百计。著名的东方金融集团董事局主席当时正携妻女去商场购物,也在爆炸中丧生。
在巴基斯坦,总理的车队经过的地方发生数次爆炸和袭击事件,幸而总理只受了轻伤,但平民和保安人员伤亡100多人。
日本东京和韩国汉城都同时受到了恐怖袭击,炸弹将锦绣繁华的银座变成了血与火的废墟。
元旦以后,世界头号恐怖组织"缔造者"宣布对以上的一系列恐怖事件负责,并再次重申他们的主旨:"毁灭黑暗混乱的旧世界,缔造光明有序的新世界,消灭愚蠢、自私、阴暗、狭隘的旧人类,创造积极、勇敢、守纪律、有智慧的新人类。"
很快,全球股市大幅下挫,石油价格持续攀升。
全世界的经济学家都预言,受日益猖獗的恐怖活动的严重影响,在新的一年里,各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将放缓。有金融学家指出,新的恐怖活动并不限于暴力袭击,还有受恐怖分子控制的某些基金将乘虚而入,制造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从而动摇全世界的经济支柱。如果世界股票市场持续遭遇类似攻击,必将如自由跳水,直线下挫,全球经济便将彻底崩溃。
"这也许不会使人类毁灭,"专家们严肃地说。"但是,它将使人类的文明倒退一大步。"
美国总统提姆·费瑟尔在新年讲话中,将朝鲜、伊朗、叙利亚、利比亚列为"恐怖核心国",认为这几个国家资助或容忍了恐怖组织,扬言会进行军事报复。此事激起了这些国家的公愤。这4个国家发表严正声明,否认了美国的指控,指出美国是"打着反恐的旗号进行武装侵略别国的行动",是"国家恐怖主义者",并强调不惧怕来自任何国家的威胁。
中国《人民日报》发表的新年社论中对此强调说:"在反恐过程中,我们绝不能将标准降低到他们的水平。因此,在打击恐怖分子时,各国必须保证尊重国际人道主义法对使用武力的限制。否则,我们的共同价值观就会受到侵蚀。看似矛盾的是,政府自己越界对恐怖分子以暴还暴--不论其是种族清洗、滥炸城市、对囚犯施以酷刑,还是将无辜平民的死亡视为‘附带损害',这一切实际上都可能使恐怖集团得以生存。这种行为不仅非法,而且不正当,还可能被恐怖分子用来争取新的追随者,并造成恐怖分子赖以滋生的暴力怪圈。"
美国接着又在联合国安理会上再次谴责联合国在制止全球性的日益猖獗的恐怖活动方面无所作为,并提出建议,要求解散联合国,由全世界的"文明国家"成立新的世界联盟,与"贫穷、落后地区滋生的恐怖组织"战斗到底。
一石激起千层浪,对此提议,联合国大会上的各国代表差点吵成一锅粥。联合国秘书长甚至无法维持会议秩序,对此情形十分尴尬。
从1999年美国和北约绕过联合国,不经安理会授权便发动了对科索沃的战争开始,联合国便遭遇了自成立以来最大的"信任危机"。当时美国《芝加哥论坛报》发表的一篇题为《在南斯拉夫,联合国成了旁观者》的报道可以说明这种危机的严重性:"在北约无情地轰炸南斯拉夫的时候,联合国安理会奇怪地充当着旁观者而非调停人的角色,北约的行动令安理会显得很无能。"
2003年,美国根本无视联合国安理会和一系列国际准则,与盟国军队联合入侵伊拉克,联合国却在此过程中表现得软弱无力,其存在的作用受到进一步的置疑。
在随后的半个世纪里,类似的事件屡次发生,美国一旦打定主意要发动某项行动,联合国安理会便名存实亡。联合国似乎正在被全世界忽视,各国正在逐步将它当成一个吵架或者谈判的中间地带。
在遭遇恐怖袭击之后,美国在联合国的代表又老调重弹,谴责联合国秘书长无能,提出弹劾动议,欧洲诸国立即附和。
虽然有中国和其他一些第三世界国家尽力支持,但秘书长已在多处场合表示,"在英语里,秘书长这个词的另一个意思就是‘替罪羊'",他将引咎辞职。
第一章
元旦刚过,北京连降大雪,到处都是白茫茫一片,尤其是在无人的野外。
西郊外那片近乎于荒芜的平地上,小楼中隐隐的有着橙黄色的灯光,在纷飞的大雪中显得特别温暖。
二楼的一间类似于手术室的房间里,这时正忙成一团。
房间中央有张仿佛手术床一般的窄床,一个人正赤裸着被结实的宽皮带束缚在上面,身上到处都通着电极样的东西,每个小小的电极后面都连结着一条线,通向床边一台巨大的机器,墙上还有一个超大屏幕,上面这时全是雪花,就像是电视机接收不到信号一样。
在床的周围,有几个身穿白大卦,戴着手术帽和口罩的人。他们有的在为床上的人注射强心针,有的在给他上呼吸机,有的在用心脏起搏器,显然正在进行抢救。
过了好一会儿,医学监控器传出了有规律的心跳和呼吸声,几个人这才松了口气。
良久,床上的人动了一下,慢慢睁开了微微泛蓝的眼睛。他是猎人小组中的银翼猎手卫天宇。
在他旁边的人俯身问他:"怎么样?你还好吗?"听声音,他是国安部直属的743医院院长童阅。
卫天宇声音微弱地说:"还好。"
童阅注意到他眼中掠过的一丝惊惶,不由得在心里叹息。
其他的医生将解下了绑他的带子,随后将被子盖到他身上。
童阅温和地说:"我们送你到出去,你好好休息。"
卫天宇点了点头。
医生们将他移到了推车上,随即将他推出了这间房间,沿着通道来到了另一头的大房间里。
里面有8张床,显然是为这几个猎手准备的。除了凌子寒、游弋和梅林外,其他人都躺在床上。个个脸色苍白,就连凌子寒他们也是行动迟缓,精神不振。这些银翼猎手从来没有这么萎蘼过,这时都很沉默,很少交谈。
看到卫天宇被送了进来,凌子寒立刻走了过去。
医生们将卫天宇连被子带人移到病床上,然后就退了出去。
凌子寒看着他惨白的脸色,担心地悄声问道:"天宇,你觉得怎么样?"
卫天宇睁开眼睛,微微有些茫然,半晌才说:"我还好,没事。"
童阅取下了口罩,过来一一地问了问那些猎手们的情况,亲切地叫他们好好休息。走到卫天宇的床边时,他安慰地轻轻拍了拍卫天宇的肩,又揉了揉凌子寒的头发,这才微笑着离去。
室内静了一会儿,罗瀚最先开口。他今年36岁,已经与索朗卓玛结婚,而且有了两个孩子,也因此变得更为沉稳持重。这时,他一直都躺在床上,显然已经耗尽了所有的精力和体力。
他的声音很轻,在寂静的房间里却显得很清晰:"天宇,你觉得用在我们身上的那玩意儿到底是什么东西?"
卫天宇的精神略微好了一点儿,慢慢地说:"这些天来,我已经想了很多次了。虽然暂时不能查到确切的资料,不过我觉得,那非常像传说中的‘魔爪'。"
几个人听了,都是微微一惊,随即恍然大悟。
"魔爪"是一种机器的外号。它的发明者是"缔造者"的创始人安蒂诺。此人不但是世界上的头号恐怖分子,而且还是一个疯狂的神经生物学专家。他热衷于破解人的神经编码,探索人的大脑与机器对接的终极目标,并集中了许多对这一课题十分狂热的科学家,并制造出了供试验用的机器。他们自己称其为"新人类的孵化器",但外界却将之称为"魔爪"。
神经编码是现代科学史上有颇多争议的谜题之一,科学家们将它与宇宙的起源和生命的起源放到了同等重要的位置上。破解了神经编码,也就意味着清楚了解了人的大脑细胞加工信息的精确过程,从而可以利用并加以控制。这有点类似于本世纪初对人类基因密码的破解,它不但使人类制造出了许多基因类药物,也使人类同样造出了形形色色的基因武器。
安蒂诺对外界和自己的信徒大肆宣扬这项新技术,并宣称已经可以利用这台机器对人类的神经系统进行有效的改造,使他们逐渐从"旧人类"向"新人类"转化。这种言论令分布在全球的"缔造者"的成员们大为振奋,也更为疯狂。
许许多多的普通人则感到十分惶恐,一些媒体为他们描绘出了恐怖黑暗的未来:"解开思维秘密的那一天,就是人类变成机器人的开始。"
很快,无论是学术上还是普通平民都分成了两派,一派支持安蒂诺,并在好奇或者恐惧的驱使下加入了"缔造者",另一派强烈反对,并要求全球所有国家联合起来,毁灭那个疯狂地制造恐怖的伪科学家。
而事实上,"魔爪"只是个雏形,许多理智的神经学家都对安蒂诺的说法表示了怀疑。
一位著名的神经修复专家说:"我坚信,科学终有一天将破解大脑如何通过神经系统处理信息的秘密。但我也相信,我们思维的某些方面是永远无法触及的,因为大多数有意义的思想、记忆和感情都是由密码或语言描述的,而这些密码和语言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独一无二的。"
一些学术杂志和有理性的媒体也在采访了众多专家后表示:"有些秘密将永远无法解开。要想识别我们大脑中出现的所有记忆、情感和意识,任何技术都是无能为力的。"
对那个始作俑者安蒂诺,有不少国家致力于抓住他。可是,在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牺牲了不少情报人员之后,却连他的根据地究竟在哪儿都没弄清。他的行踪一向神出鬼没,只有最亲信的几个人才知道。他的讲话都是在网上发表或者通过网络传送到全世界各大媒体。他本人从不公开露面,即使是"缔造者"的成员们,也几乎没人见过他。
银翼猎手们想了一会儿,仍然是梅林先沉不住气,问道:"那这次的任务是要对付‘缔造者'了?"
罗瀚思索片刻,轻声说:"恐怕是对付安蒂诺本人。"
卫天宇表示赞同:"对,不然不会让我们上‘魔爪'。"
罗衣不明白了:"为什么一定要用‘魔爪'?要抓还是要杀安蒂诺,我们都像以前那样,按计划行动就是了,为什么要我们适应如此可怕的东西?难道是怕我们被俘?如果真是如此,那我宁愿自杀也不会让安蒂诺俘虏了拿去当试验品。"
游弋靠在她的床边,一直搂着她,不时地喂她喝水,倍显伉俪情深。
梅林步履蹒跚,一边费力地照顾着罗瀚和索郎卓玛,一边忿忿地道:"那个混蛋安蒂诺,怎么会造出这种魔鬼机器?简直不是人。如果是要对付他,我第一个要求去,非干掉那老小子不可。"
其他人全都听得笑起来。
凌子寒走到另一边去,悄声问赵迁要不要吃点东西。赵迁脸色煞白,无力地摇了摇头。
索朗卓玛的身体很虚弱,头脑却异常清晰:"只怕不单是杀安蒂诺那么简单。如果只是暗杀,根本用不着让我们上‘魔爪'。"
几个人都陷入了沉思中。
窗外,天色已近黄昏,大朵大朵的雪花急速地扑下,有的拍打在玻璃上,留下一朵冰晶,显得十分美丽。
房间里的人却根本没有注意。
过了好半晌,他们齐齐地看向凌子寒,问道:"老大,你看呢?"
凌子寒的精神比他们都要好,脸色只是略显苍白,脚步很稳。听到他们的问话,便淡淡地笑道:"一直以来,几个大国的情报机构都找不到安蒂诺,此人绝非等闲之辈。无论是杀也好,抓也好,总得查到他的踪迹。"
赵迁好笑地说:"老大,你这不是废话吗?我们也都知道啊。"
凌子寒平静地拍了拍他:"对付非常人,得用非常手段。"
其他几个人立刻若有所思地点头。
罗瀚喃喃自语:"是啊,非常手段,那是什么呢?"
索朗卓玛无意识地看向窗外,思索着说:"这几天一直在让我们适应‘魔爪',难道是......"
说到这里,几个人异口同声地道:"引蛇出洞。"
话音一落,他们互相对视着,脸色都不大好看。
若果真如此,这将是一项异常艰难危险的工作。
室内陷入了寂静,只隐隐地听见外面旷野中的狂风呼啸。

第二章
童阅走出休息室,便径直来到了一楼的小会议室。
里面已经坐着四个人了,凌毅、吕鑫和两位行动策划专家程庭赋和李军。他们都没有说话,一直在看着面前的电脑屏幕。
童阅走过去,坐到吕鑫身旁,伸手点开了自己面前的屏幕。
凌毅这时才抬起头来,平静地说道:"好吧,我们现在正式开会。大家可以就这个行动计划自由发言。"
童阅大异平常,抢先发言:"我反对。"
凌毅看向他,淡淡地道:"说说理由。"
童阅看起来非常激动:"我们手上的机器只是一种仿制品,而且是安蒂诺最初制造的成品,现在他们手上的设备一定已经升级了,因此我们无法预料结果。即便如此,就算用我们现有的这台机器,也没有人能够连续接受折磨而不造成永久性的损伤。我们现在最高使用的级别只有7级,大部分人都熬不过6级,而安蒂诺的设备最高级别是9级。坦率地说,我不认为行动有成功的可能,这根本就是让我们的战士去送死。"
程庭赋看了他一眼:"童院长,你太激动了,措辞上不理智,这也可以理解。但是,我们所从事的工作本身就要求我们应该超越本身的情感,冷静地来看问题。首先,这个行动计划是我们反复论证过的。电脑根据我们目前搜集到的有关‘缔造者'和安蒂诺本人的所有信息,经过多次运算,在我们提供的7个计划中选中了这个行动方案。也就是说,或许我们不能保证它一定会成功,但这个行动计划是最可能成功的。"
童阅斯文清秀的脸此时涌起一丝绯红,显然情绪十分激动:"程组长,你们坐在办公室里做计划,利用电脑进行评估,这都无可厚非。但我提醒你注意,出去执行你们这些行动计划的,是有血有肉的人,他们也会疼的。难道在你眼里,他们的生命不是命?"
李军微微一笑:"童院长言重了。在我们眼里,这些战士是最宝贵的财富。但是,好钢就要用在刀刃上。这个任务是中央军委和国家安全委员会联合下达的,国务院也表示了极大关注,那依您之见,我们该怎么办?跟领导说我们没办法?"
童阅被他们激怒了,脑子一阵发热,正要张口指责,吕鑫截住了他的话,冷静地道:"我也不赞成这个行动。"
那两个专家把目光投向了他。此时的吕鑫已经升任了国安部副部长兼特别情报部主任,那两个专家自然不敢轻慢,连忙坐正了身子,谨慎地做出洗耳恭听的姿态。
吕鑫沉着地道:"很明显,这是一次死亡任务,派出去做诱饵的那个人生还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如果一定要牺牲一个猎人,却能使整个计划保证成功,我也只能忍痛割爱。但牺牲了我们最优秀的行动人员,却并不能保证成功,这样的方案我认为是极为不妥的。"
程庭赋看了看电脑屏幕,严肃地说:"吕副部长,你的想法自然有道理。但是,经过这几天来的测试,我们成功的几率已达到了67%,我相信再经过一段时间有针对性的训练,成功率还要高。如果有了70%以上的成功率还叫做不能保证成功的话,那我真的是无话可说了。"
吕鑫咬了咬牙,努力让自己的情绪稳定,缓缓地道:"程组长,不能单纯地只看成功率吧?我们派出去的行动人员生还率还不到6%,几乎必死无疑。"
李军小心翼翼地问道:"吕副部长,您的意思是不是说,这次行动我方绝不能死人?"
吕鑫立刻被他问住了。以前有哪次行动会要求绝不能死人?这本来就不合情理。秘密行动本就危险,而银翼猎手执行的任务就更加危险,死伤在所难免。
看到吕鑫变得沉默,童阅立刻说:"这次不一样。这种机器实在太可怕了,不然也不会被称为‘魔爪'。曾经有过被怀疑是上过这种机器的人被有关部门找到,他们都没活过一个月,有的是病死的,有的是自杀的,而且生前非常痛苦,身体和精神状况都处于完全崩溃的状态。我认为要我们最好的战士自动送上门去让恐怖分子折磨,而且是这样残酷的折磨,是非常不人道的。"
程庭赋好整以暇地笑道:"童院长,人道主义是医生讲的,我们不讲这个。请您来参加会议,只是希望您在医学方面给我们一些建议。因为您对这种机器的各方面性能比较了解,而我们在这方面是外行,所以才想听听您的意见。至于其他的,我看还是让领导来决定好了。"
于是,四个人都看向了凌毅。
凌毅没有说话,眼光投向了屏幕上的各种数据。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看向桌子两边的人,冷静地说:"目前我们别无选择,就按这个行动方案执行吧。"
程庭赋和李军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好,那,部长,我们就先走了。"
凌毅点了点头:"外面雪大,路上小心。"
"谢谢部长。"他们恭敬地微一躬身,随即走了出去。
他们只负责策划,至于怎么执行,派谁去执行,那就不关他们的事了。那些行动人员在他们眼中,不过是棋盘上的棋子,除了将和帅外,每颗棋子都是可以弃的,关键是看值不值得,弃子以后能换来什么。他们并不认识那些行动人员,从来没有见过,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他们是"银翼猎手",是国安部最出色的行动小组,或者说是整个中国最优秀的秘密行动人员,如此而已。为了国家战略,他们也仍然是可以被弃的。对此,这些坐在办公室中的专家们美其名曰"有大局观、全局观",是真正的"专业精神"。
等到会议室的门关上,整个房间重又陷入了寂静中。
凌毅轻轻地道:"吕鑫,说说人选的事吧。"
其实他们三个人都心知肚明,但程序如此,必须履行。
吕鑫伸手在屏幕上点开了另一个程序,出现了每个受测人的详细数据。他静静地说:"我们一共测试了84个人,包括我们国安部门的优秀行动人员和国防部推荐来的特种部队精英。现在,电脑根据综合指数,列出了三个人选,第一个,凌子寒,第二个,游弋,第三个,梅林。凌子寒的成功指数最高,67%,生还指数也最高,5.4%。游弋的成功指数为48%,梅林为39%,他们两人的生还指数均为零。因此,最佳人选是凌子寒。"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