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花样同人]成为病娇头儿的人生 清瓦

[花样同人]成为病娇头儿的人生 清瓦

时间: 2012-10-22 02:12:20

全文:杨天活了三世。第一世只是个普通人,之后就带着记忆投胎了。
杨天第二世是古代世家小公子。第三世是猎人世界里一无名商人的小儿子。
无论哪一世,杨天都没能活过二十岁。并且,第二、三世他都是病秧子。
这一次,他死后却没有立即投胎,而是见到了一只蛋。蛋蛋说给他最后一次往生的机会,家庭背景任他选。于是......
杨天:“现代,有钱人,最好有一二个精英家长以及一二个兄姐,妹妹也行!”这是杨天活了三世得出的最理想家庭。
蛋蛋确实让他如愿重生了,还附送一鸡肋礼物。只是,这偏差不是一般大!
好吧,这是一活了三世的悲催娃子穿成具俊表继续悲催的故事。
不胎穿,不坑不虐。(咳,我尽量)
CP已定,NP
另,本文不小白,男主不苏

1失职的蛋蛋

杨天死了,在他二十岁生日的前一天神奇病死了。可他又莫名其妙地带着记忆投胎了两次。

第一次,他成了古代世家的小公子。第二次,他成了猎人世界里一从未出过场的商人的小儿子。两世都倍受家人疼宠的他很不幸都是身娇体弱易推倒的病秧子。更不幸的是他依旧没能活过二十岁----都病死了!

这样算来,他苦逼地活了三世!

第三世死后,他竟没有直接投胎,而是......杨天盯着眼前的巨蛋无语中!

这时,蛋蛋突然说话了。它机械地问:“杨天,你还有最后一次往生的机会,这次家庭背景由你自己选择,请在三十秒之内回答。”

杨天更无语了。蛋蛋,你连我为什么会带着记忆重生,为什么会很巧地总是活不过二十岁都不愿解释一下吗?!别跟我说这与你无关!

“请尽快回答,逾期将由系统随机挑选。”像是看透了杨天的想法却故意逃避一般,蛋蛋催促了起来。

杨天快速总结一下三世的家庭优缺点,尔后才在蛋蛋的又一次催促下回答:“现代,有钱人,最好有一二个精英家长以及一二个兄姐,妹妹也行!”这些是杨天总结出来的理想家庭。

蛋蛋可疑地停顿了一下,才机械地回道:“那么,如你所愿!”

接着,杨天就失去知觉了。

待杨天消失后,蛋蛋突然一分为二,里头突然冒出一个唇红齿白的小正太。只见小正太拿着小手帕边擦汗边嘟囔着:“终于走了!幸好我蛋蛋聪明,不让这人有发问的机会。这下子,肯定没人知道我蛋蛋犯过错!不过,难得见到这么配合的人,还是给这倒霉蛋一点补偿好了。”

说完,小正太摸了摸小鼻子,又嘟囔了一句:“回家找母后要雪花糕去。冥界的日子真是太无聊了!”接着,消失了。


2于是,成了具俊表【捉虫】

醒来时,杨天发现自己一个人躺在病房里。杨天觉得奇怪,为什么不是在母亲的肚子里呢?虽然不用再次经历被分娩的那种痛与纠结是值得庆祝的,但是,这视野,怎么都像是成年人而不是小婴儿或小孩子啊!难道,那个该死的蛋蛋没让我投胎,而是让我占了别人的身体?!想到这儿,杨天迫不急待地将手抬到眼前确认一下。

望着眼前这双骨节分明的成年人的手,杨天默......

本来,杨天并不在意这些的,只要还活着就好。但是!蛋蛋你要不要这么省事啊喂!把这具身体的记忆给我你会死啊!!!

没错,蛋蛋是让他往生了,但并没有让他像前两次那样成为胎儿,而是让他成了一个毫无记忆的成年人!杨天苦笑,该庆幸蛋蛋没让他重生成女孩子吗?!没有记忆让他怎么融入这个世界啊!而且,如果这辈子还是活不过二十岁的话那自己不是又快要死了?!

杨天后悔了,他不该觉得自己提出抗议蛋蛋也不会理的,他不该因为怕被蛋蛋穿小鞋而没有提问抗议的!唉......蛋蛋我错了,你回来,我们再商量一下吧!

打击过大的杨天难得盯着雪白的天花板发起呆来。

这时,脑海里突然蹦出一个框来:“身体强度:95%,灵魂与身体融合度:40%。提示:融合度越低,身体被腐蚀度得越快,身体强度也会慢慢变弱。请身体使用者妥善调养身体,积极提高融合度。”

杨天想骂天了。难道自己前两世是病秧子的原因就是因为这所谓的融合度?!太坑爹了吧!!!

这时,框框又跳出来了:“正确,由于你前两世身体强度先天就弱,灵魂与身体无法融合,所以产生的反应较大,又因为后期没有好好保养身体,才会导致死亡。这次身体强度够强,所以只要妥善保养,至少能再使用七十年。”所以别担心又活不到二十岁了。

“......这么说,前两世我投胎的身体是你们乱找的?这一世为了省事你们就找了个强壮的成年人?!”杨天很快得出系统的言外之意,就因为听出来了才难以接受。感情自己一直这么悲催是你们整出来的啊?!

系统过了一会儿才回答:“这个问题涉及上层,无法回答,请匆再提问。另外,系统会协助你调理身体,请积极配合。”杨天想掀桌了,你真的只是个系统吗?!逃避问题、转移话题,你还会什么?!

杨天终于在脑海里对着系统抗议了,但是悲催的是系统不鸟他了。杨天在心里给系统、蛋蛋跪下了。

正当杨天独自纠结得起劲时,一个中年男人进来了。杨天眨眨眼,这个长得还可以的男人是这个身体的父亲?看着挺有钱的。

男人发现杨天在看他时,竟然立马换上一副谦卑的嘴脸,先是躬身敬礼,这让杨天很好奇,天朝什么时候流行躬身礼了?

“少爷,您醒了?有什么吩咐吗?”男人恭敬地开口问。

“......”杨天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了。这个穿着打扮都挺好挺有钱的男人不是自已的父亲?他称自己为少爷?难道他只是保镖?那自己现在该是多有钱啊?!

“少爷?”见自家少爷只是看着自己没反应,男人瞬间吓出一身冷汗,上帝保佑,少爷千万别再想着折腾自己了。

“你......”杨天实在不知该如何反应才能不让男人起疑,但想想自己一点记忆都没有,早晚会被发现,还是说自己失忆了比较好。反正自己能在医院醒来,应该不是病了就是受伤了,怎么都能把人给忽悠过去。世界是无奇不有的嘛,生个小病受点小伤失了忆的事比比皆是。

想好对策后,杨天开口就顺溜多了,“你是谁?这是医院?不对,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是谁?我......”杨天摆出一副茫然的模样,发挥出所有天份,尽全力扮演一个刚失忆的可怜人。

不得不说,活了三世的杨天演技确实了得,至少男人觉得他失忆了。男人一身冷汗,完了,少爷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的,夫人他们肯定会折磨死我的。得赶紧想法子补救才行。想到这,男人猛地冲了出去。刚出了门杨天就听到他大喊:“医生,医生快过来啊!我家少爷出事啊!!!”

杨天扬起唇角,成功了一半,接下来,得让那些不大好搞定的医生也认为他失忆了才行。想到这,杨天有点苦恼,医生可不好忽悠啊。

正当杨天烦恼时,系统又冒出来了,“提示:系统可帮你伪造脑电波。”

杨天:“......”蛋蛋,原来你也没那么坏。

医生很快就来了,速度快得让杨天惊奇了一把。有了系统帮忙,各种检查杨天都不担心,最后结果下来,当然是诊断他失忆喽。

他如愿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了,那些医生和那个男人却是担惊受怕得很。这神话集团的继承人出了事他们可是在劫难逃啊!只希望这位少爷失忆后脾性能变好一点,在道明寺夫人兴师问罪时能为自己说说好话,争取从轻发落。

有了医生的诊断,杨天就毫无压力的向男人要关于他的各种信息。

男人本是道明寺家的一地位较高的佣人,在家里的管家请假回家祭祖后才临时上任成为管家的。但他说的话完全没有管家的半点威信,少爷更不会听他的,而他也完全不敢惹恼脾气不好的少爷,凡事都顺着少爷。这次少爷回来后心情似乎十分不好,吩咐任何人不准打扰后就上楼了。他还以为少爷像往常那样会把自己关进了房间不出来,于是也不敢上去打扰。但是他等了整整一下午,都没听到半点声响,觉得不对劲,才上楼去看看。谁知少爷的房门只是虚掩着,并不像往常那样紧闭,惊觉不对的他立刻打开房门,发现少爷竟然晕倒在地板上。他立即上前扶起少爷,却发现少爷的身体好烫,明显在发高烧!他吓得几乎快要停止呼吸了,就怕少爷有个三长两短的。

好不容易叫了人将少爷送到医院,又忐忑不安地等到少爷清醒,结果却发现少爷失忆了!他觉得自己又从一个地狱掉进另一个地狱了。现在也只能尽量满足少爷的需求,得到少爷的好感,这样,也许夫人回来时,少爷能为自己说上两句好话。尽管,他知道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当少爷向他要自己的资料时,他不敢有片刻耽搁,立即让人整理出来。当然,他也吩咐了人美化美化。

当杨天拿到资料时,看着资料上方的“具俊表”几个大字,默了。


3第三章(修)

杨天先是感叹一下蛋蛋很有良心地让这个身体的一些本能没被抹杀,不然可就闹笑话了----自己可不懂韩语。再感叹自己竟然成了具俊表!这不是当初挺红的一部韩剧里的男主角吗?

那部剧叫什么名字来着?好像是花花男子?唔,不像,那是花花公子?也不太对啊。杨天琢磨起这部剧的名字。没办法,活了三世,对于第一世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能记住这部剧的男主角的名字,还得多亏自己那个花痴妹妹天天念叨呢!

对了,是花样男子!杨天终于想起来了。当初妹妹是怎么概括这部剧来着?好像是一只帅气卷毛追着一棵中二杂草跑的故事?还是一只卷毛与一棵恶心的杂草二三事?唔,记得不太清了。

不过剧里的一些主要人物倒是记得一点。似乎这个具俊表是个有钱人。杨天抬头看了看候在一旁的自称临时管家的男人,不用似乎了,的确是个有钱人。他好像还有三个损友?还组了一个不良团体,名为F4。

一个姓尹,名字好像叫什么厚。看了看资料,尹智厚!这孩子似乎挺脆弱也挺没品的吧?当初自己妹妹可是因为男二和男一抢女友而纠结了一阵子的。这个人竟然抢好友的心上人,太没品了!而且,只因为一点小打击就忧郁什么的,弱爆了!自己可是活了三世,什么事没经历过,连死亡都经历了三次,可我忧郁过吗?我有一蹶不振吗?!我这不还是活蹦乱跳地活得好好的吗?!

综上,杨天下了定论,尹智厚太脆弱太窝囊太没品了,不适合当好友!但家庭背景不错,有利用价值!(清瓦:喂喂别以你自身的标准来评判别人啊不死老妖怪! 杨天:......)

再看看资料,二号好友叫做苏易正,资料上写着艺术名门宗家继承人,是个天才陶艺家。杨天记得妹妹说他似乎是个绅士的?但心智应该不怎么成熟,单看他在处理初恋**和家庭问题时的态度和方法就知道了!

由此,杨天下了定论:若调~教调、教,也许会有更大的利用价值。说不定,还能成为真正的朋友也不一定。

至于,资料上的宋宇彬,杨天对其了解不多,似乎是个花花公子?不过,建筑业巨头家的公子,还与黑帮有密切关联,以后一定能用上此人,所以......一定要调、教!

所幸的是,现在的自己确实有个精英家长,还有个姐姐。虽然,这个家长是个很强势的工作狂母亲,这个姐姐是个霸道的主,但杨天知道他们一定都是真心疼爱“自己”的。只要自己做得好,他们一定会很疼自己的!别忘了,他可是活了三世的人,并且三世都能让家人宠着。哪怕是第二世,他在上有兄姐,下有弟妹,并且自身还是个病秧了的情况下,他都能让家人把他当成宝!

在此之前,杨天看着眼前的临时管家,直把人盯得满身冷汗,才移开眼神。这个人,必须换掉!看看资料上这些是什么?除了介绍各人的关系与背景,剩下的就是歌功颂德----杨天很好奇,按妹妹的说法是,最初的F4可是以欺负人为乐的。那么这名临时管家是怎么将这些变成“功”与“德”的呢!

杨天心里冷冰冰的,在明知自家少爷失忆的情况下,还敢弄虚作假,用不真实的资料来糊弄主人,就为了讨好主人,还是故意误导自己?不管哪一种,这人,绝对留不得!

而那位临时管家呢?刚刚被杨天盯得差点腿软了,心里忐忑着呢。见自家少爷终于移开了眼神,他才松了口气,心里感叹:怎么觉得少爷失忆后气势反而更强了呢?

***********************分割线************************

早上醒来没多久,杨天又睡过去了。没办法,自己现在的身体实在不给力啊!直到傍晚,杨天才再次醒来。这次醒来,他没看到那个临时管家,倒是看到一位挺慈祥的约莫五六十岁的男人守在他床头。

这应该就是资料上写的具俊表家的真正管家吧!挺和蔼的感觉,有点像第一世的外公。

男人发现他醒来了,很是优雅地站起来,躬身说:“少爷,我是您的管家,姓李。您有什么吩咐请尽管说。”

杨天看了看男人,想起了早上那位临时管家。啧啧,同为下人,怎么差距这么大?!人比人比死人哟!既然你说尽管吩咐了,那么,“把早上那个临时管家炒了!”他并不担心什么,反正妹妹说过,具俊表一开始就很任性自大,以我为尊。

管家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已经离职了。”他不过离开两天,那个人就让少爷出了这种意外,怎么可能还留着!不过,本来以为少爷失忆后一定会有所改变,说不定还会惶恐不安。但现在看来,是自己多虑了。

杨天很满意,这个管家很上道,这样很好,能让自己省下不少心。

看着少爷满意的表情,管家心里其实挺开心的。少爷一向喜欢鸡蛋里挑骨头,至今为止,能让他满意并且信任的,也就自己一人了。当然,这并不排除有自己看着少爷长大的缘故。而现在,少爷失忆了,但却还是对自己满意了,这无疑是值得庆祝的----他被少爷打心眼里认可了。

杨天想了想,又问:“我母亲和姐姐呢?”

管家瞬间呆愣了。他刚刚听到了什么?母亲?!少爷称夫人为母亲!!有什么比这更令人震惊的呢!自家少爷从来只叫夫人为“老太婆”的!唔,一定要尽快告诉夫人,这是好事啊!

管家激动了!没有人比他更希望夫人和少爷能和睦相处了。这样两人针锋相对的,对谁都不好,他们可是母子啊!虽然,夫人有时候是有那么点的......但是,那也是她太在意少爷,也太在意工作了,两边都无法顾全的情况下,夫人才显得有些偏激了。

激动归激动经,作为一名优秀的管家,就算内心再如何,也要做到表面上镇定无比!所以,只呆了一小会儿,管家就立马回过神来,定了定神回答道:“夫人正在回来的路上。”想了想,又怕少爷误会夫人不够重视他,又补充了一句:“夫人她昨天刚到中国谈生意,今早才收到您受伤的消息,就立刻赶来了。想来,这会儿应该快到了。”心里埋怨那个临时管家,明明少爷昨晚就出事了,为什么今天才通知我和夫人小姐?!万一少爷误会了怎么办?这个人,刚刚就不该那么轻易让他走了!

杨天本来听到新的母亲还没来过时,有点失望,随后又听到她那母亲早上才收到消息,现在正从中国赶来的路上,不由地心里暖暖的。昨天才刚到中国,今天就赶了回来,肯定是生意也没去谈了。由此可见她有多重视儿子。顺便心里藐视一下原著里的具俊表,有这么个明显吃软不吃硬的母亲,哄哄肯定会将你捧上天去,用得着硬碰硬吗!

“至于小姐,她正在欧洲,暂时回不来了。”说到这儿,管家有点不自在了。杨天倒是没注意,他的注意力都在新姐姐身上。“为什么回不来?是出了什么事吗?”

“是出了点状况,不过不要紧,等过一阵子就好了。她打电话来让您好好休息,不用想太多。对了,她还寄了些礼物回来,估计过两天就到了。”没办法对少爷坦白,无论是夫人还是小姐,亦或是自己,都不愿现在的少爷为任何事劳神。

这样吗?竟然回不来,那一定是真出了什么事了。据妹妹所说,具俊表的姐姐具俊熙可是个变异的弟控!

家人都问了个遍了,现在该轮到朋友了。“那三个据说是我好友的人有没有什么消息?”问的当然是F4的其余三人。

“没有。”管家很诚实的回答。那个临时管家应该有通知过他们吧?有吧!

闻言,杨天不悦地挑眉,心里对那三人的印象更差了。不是说是好朋友吗?好朋友都住院了,连看都不来看一下,啧啧,这可真是“好”朋友啊!

其实并不象杨天所想的,那三人真对朋友毫不关心。只是,那个临时管家还真没通知他们。那人当时满心惶恐,给管家和夫人等打完电话后心里哪还想得起别的!而F4里的人,并不是要天天见面的,毕竟他们也需要属于自己的空间与时间。他们到现在都只是认为具俊表心情不好闹别扭或有事才没联系他们。

只能说,这是误会啊误会!


4母子

杨天经历过三世的悲欢离合,早已将爱情、友情什么的看淡了。但他始终坚信亲情是不可替代的,只有家人会一直站在你身后,不会背叛。

他第一世时,母亲就曾经为了救他而差点送命。第二世时,他的父母可以为了家族、前途而利用儿女来联姻,但却从不舍得对病秧子的他说过一句重话。而第三世,他尚未出生之时,医生曾断定他的母亲会难产,但她依旧不顾一切地生下了他,也因此送了命。那一世,他一直跟父亲相依为命,父亲将他所有的爱都给了他。他永远忘不掉死之前父亲那悲痛欲绝却又强撑起笑脸安慰他而有些扭曲的神情。

这一世,有一个有钱又健康的母亲,虽然她强势了点,嘴硬了点,但不可否认,她很重视自己这个儿子,尤其是在自己的姐姐出嫁之后,对姐姐有愧却从不表现出来的她更是将所有的爱都放在他身上。只是,她爱的方式错了,而且,她的儿子一点也不了解她,她也不够了解自已的儿子。

其实,这一世的母亲强势也是件好事。杨天想,这样他也能舒心不少。而且,一般外表强势的人,内心总有比别人更柔软的地方。

也许他这一世真能过得很幸福。

于是,无比期待母亲到来的杨天等了许久,终于等到了。

走廊里响起急促的脚步声,一听就知道是个穿着高跟鞋的女人。杨天想,肯定是她重要的人出事了,不然也不会穿着高跟鞋还走得这么急。

这时,李管家突然微笑了,对着杨天说:“夫人到了。”话音刚落,门“啪”地一声就被打开了。

穿着打扮都很干练又高雅,化着淡妆却尽显华贵的女人微喘着,眼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杨天也好奇地看着她,心里悄悄给自己这一世的母亲又提了下印象分。

比他想象中年轻,看着就三十多岁。也比他想象中要在乎自己这个儿子。你问他是从哪看出来的?这还不简单,女人脚下穿着的高跟鞋与她现在略显急促的呼吸就表明了她就是刚刚在走廊里急走的人。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她在乎他,急着来见他啊!而且,她的妆有点花了......据说,她很在乎自己的形象的说。。。。。

杨天打量着她,她也打量着这个许久未见的儿子。没有了往常的冷嘲热讽,没有了往常的厌恶无视,纯粹的好奇目光让她紧张又带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这,是他的儿子?

姜熙淑心里很不是滋味。想她为具氏家族做了那么多,结果却是儿女均与她离了心。没有人理解了,也没有人懂得她的苦心。她最在乎的儿子还成天叫她”老太婆“,这怎能不让她心酸难过?!而现在,她的儿子,没有一见面就叫她“老太婆”,也没有无视她,甚至用仇恨厌恶的眼神看她。在这样单纯的目光下,她竟然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杨天也很紧张。算一算,他已经两世没有喊过“妈妈”这词了。第二世时他称母亲“娘”,第三世他母亲早死了,没人让他叫。而且,算起来,他的年龄比现在的母亲还大。所以,他实在有点叫不出口,只能不断地做心理建设。

于是,母子两相顾无语了。就在杨天以为母子俩的第一次见面会在沉默中结束时,一开始就当了布景板的李管家机灵地开口了:“少爷,这就是您的母亲。在下现在要去找医生谈谈少爷您的身体状况,您们慢聊。”说完,就退出去了。他已经暗示过夫人,少爷的身体还没康复了,希望夫人能顾着点,别又说些让少爷心情不好的话。

见李管家出去了,杨天也不想母子就这么沉默下去,于是他终于鼓起勇气,喊:“妈妈。”一喊出口杨天就脸红了。这感觉,还真有点别扭。

姜熙淑呆了,她刚刚,是不是听错了?她的儿子,喊她妈妈?!

见自家新任母亲仅仅是因为自己的一声“妈妈”就呆愣住了,杨天心里很不是滋味。具俊表啊具俊表,你原来究竟有多不孝啊!连“妈妈”都不曾喊过吗?!

好一会儿,姜熙淑才消化完她的儿子喊她妈妈这一事实。她觉得她是在做梦。不,比做梦还让她难以置信!她昏乎乎地开口:“你......叫我‘妈妈’?”

见杨天点头,她控制不住地冲了上去,抱住了杨天。杨天呆了,他怎么也想不到据说一向强硬的母亲会突然冲上来抱住他!等他反应过来时,才发觉自己的肩膀处似乎湿了。他的母亲,无声地哭了。

杨天眼神暗了暗,看来,他的母亲,远没有她的表现来得坚强。想想也是,她坚忍了这么多年,内心早已被事业,更多的是被子女折腾得疲惫不堪了。如今,她的儿子叫她妈妈,虽然可能只是因为失忆的原因,但这足够让她喜极而泣了。她可能,已经累到快要崩溃了。

想到这儿,杨天不由地柔和了眼神,抬起手,犹豫了一会儿,轻轻扶上母亲的背。随后,他感觉到他的母亲身体一僵,似乎哭得更凶了。杨天觉得,等母亲哭完,他不洗澡是不行的了。

过了好一会儿,姜熙淑才寻回自己的理智,停止哭泣,放开了杨天。看着儿子担忧的眼神,她不由地心暖暖的。连因为失控而不好意思的感觉也没有了。随后,她眼神锐利了起来。这一次,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儿子再次与她离心!

而杨天,丝毫不知自家母亲下了什么决心。此时的他看着自家母亲那有些红肿的眼睛,微微有点心疼。“妈妈,你还好吗?”叫了一次之后,再叫她妈妈就简单多了。

姜熙淑这才想起儿子还担忧着她呢。她忍不住说:“没事!”说完才觉得自己有点大声了,怕儿子误以为她在生气或被吓到,又急忙柔和了声音开口:“我没事。你快去洗澡吧!”

从未用如此柔和的语气与儿女说话,再加上儿子肩膀上那一摊水迹,她总觉得浑身不自在。

杨天也看出了母亲的别扭,正好他也想去洗澡。现在天气挺冷的,虽然病房里开了暖气,但刚刚被母亲的泪水浸湿的肩膀还是有点冷。于是,他从善如流地回道:“好,我这就去洗。”说完,冲着母亲笑了一下,就拿起床头柜里的病服进了浴室。

而姜熙淑,在目送儿子进了浴室后,果断地走出病房。她得找医生了解了解儿子的身体状况。她的儿子别的不敢说,身体可是一向健康的,怎么会这么突然就病倒了呢?竟然还发烧烧到失忆!


5第 5 章(捉虫)

还未走近金医师的办公室,姜熙淑就听到自家管家毫无优雅气度的吼叫声:“怎么可能!一定是你搞错了,这根本不可能!”声音大得连隔音效果极好的办公室都完全挡不住。她皱了皱眉,李管家平日里都处事不惊,怎么现在......不知怎的,她的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快步走近办公室,直接推开了门。看着因为自己突然进来而惊异的管家和金医师,又看了看满地的纸张,她心里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也不理会两人的欲言又止,她弯下腰捡起地上的纸。

“这是什么?”她问。但李管家满面悲伤,金医师又避开了的视线,没人回答。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低头认真看起纸中的内容。越看,越心惊胆战。直到,看到那最后的名字:具俊表时,她突然全身无力,整个人软了下来。李管家见状,急忙上前扶住她。“夫人、夫人,您还好吧?”

金医师也急忙上前来,与管家一起扶着姜熙淑坐到椅子上。“夫人,您别急啊。俊表少爷的身体情况还没完全检测也来,说不定情况还没那么糟......”还没说完,姜熙淑就抬起手制止了他。

她扬了扬手中的纸,无力地说:“金医师,这里面还有不少词我不太了解,麻烦你为我解释一下。不,你还是将俊表的身体情况完整地给我说一遍吧。”

姜会长吩咐了,金医师也只能从命。谁让自己是具家的家庭医生呢。这次的事自己也有责任。若不是自己昨天刚好请假了,说不定还能及时赶到具家。也许少爷他,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他无奈地解说起来:“如您所见,俊表少爷这次的高烧由于没有得到及时的冶疗,不仅伤及大脑,还破坏了他自身的免疫系统。俊表少爷他......”看着姜会长那隐隐带着绝望的表情,他有些说不下去了。

“说下去!”

见姜会长这么坚持,金医师无奈地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今后,俊表少爷的身体,免疫力会变得越来越差。身体也会越来越糟。若不好好看护着,极容易生病。”还有一些他没说出来,但,看着姜会长那悲痛的神情,他,实在说不出口。

姜熙淑满心的不敢置信,满心的绝望,哪还有精力注意到金医师是否有所隐瞒。同样伤心的李管家就算注意到了也没在意。还会有比这更糟的吗?!

一个身体嬴弱的继承人,一个稍不注意便会百病缠身的继承人,能做什么?姜熙淑欲哭无泪。这是上天对她的惩罚吗?罚她断了女儿的姻缘,罚她没有好好关爱孩子,罚她对孩子太过严苛,罚她太过在意对继承人的培养以至于总是忽视掉儿子真正所需所求......

如果这是对她的惩罚,那为什么要她的儿子来承受!为什么要让她的儿子代她受过!这不公平!

越想越难过,越想越悲伤的姜熙淑神情竟然有些扭曲了,绝望中带着些许的癫狂。让一直关注着她的金医师和李管家惊诧担忧不已。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