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诀

武诀

时间: 2016-03-08 04:13:16 作者:日落星尘
  鸿蒙初开,万物复苏。

  苍武大陆自开辟以来,人们为寻求人体的极限,开始寻求练体之法。

  历经数万年的时光,在无数代人的努力下,终是有人顿悟修炼一途,人们称他为——武帝。

  武帝历经毕生把修炼一途繁衍至顶峰!声明修炼一途,主修心法,次修玄力!

  至此,武帝陨落,其毕生所创功法‘武诀’散落人间!

  一时间,风起云涌,豪强尽出!

  妖兽一族与武修强者为寻武诀,明争暗斗,互相厮杀,纷争不断!

  故有传言:“得武诀着,定天下!”

  ........

  在清晨第一缕阳光的照耀下,苍武大陆中心的一个边缘小镇渐渐苏醒起来。

  小镇的街道上,人群开始络绎,集市的喧闹在人们的忙碌中变成了一篇乐章,为清晨中的小镇增添了一份色彩。

  与外面的热闹不同,苍云镇叶家庄大院却是十分的安静,但只持续到几个少年出来为止。

  砰!几个少年中,一个身穿蓝衫的少年一脚踢在了另一位身体消瘦的少年身上,那被踢的少年吃不住力,被一脚踹翻在地。

  “我的天才弟弟,你服不服?”此话一出,其余人皆是哈哈大笑起来。

  那被踢翻在地的少年缓缓的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一脸淡漠的看着那群嘲笑他的少年。

  少年名为叶尘,年龄约莫十五左右,消瘦的身躯上,穿着一身白色长衫,原本清秀的脸庞现在显得很是憔悴,那深邃的双眼略微的凹陷进去,像是好几天没有休息般。

  过了一会,那些少年其中一人终于是忍不住叶尘那种眼神,开口道:“叶飞大哥,这小子还敢用这种眼神看我们,揍他?!”。

  叶飞看着叶尘此番表情也是十分的不爽,正欲动手,只见从大院走出一个少女。

  “叶飞!你给我住手!”那少女说完便走到叶尘身前,双手叉腰怒视着叶飞等人。

  叶飞看着面前嘟起小嘴一脸生气模样的少女,笑了笑,随后说道:‘呵呵,叶紫,你这么帮这个废物,难道你喜欢他?这可不行啊,他可是你的哥哥啊,哈哈哈哈.......”

  叶飞话音刚落,只见叶紫小脸一红,开口骂道:‘呸!你才是废物!”

  “行了,我懒得跟你废话!叶尘,下次你给我小心点!走!...”叶飞说完,一挥手,带着其余人走出了大院。

  “叶尘哥哥,不要理他们,我们走吧,我爹爹正找你呢。”叶紫见叶飞走后,转身看着一脸憔悴的叶尘,不由的心里一阵难过。

  她根本不曾想过以前那意气风发的翩翩少年,居然落到如此模样。

  叶尘听了叶紫的话后,收起脸上的淡漠,展开微笑看着面前的可爱少女。

  少女穿着一身紫色罗衫,两条漂亮的马尾整齐的披在身后,那圆圆的小脑袋上挂着一双圆圆的大眼睛,正一眨一眨的看着叶尘,十分的可爱。

  叶尘伸手摸了摸叶紫的小脑袋:“叶紫,你叫二叔不用再给我找那些灵药了,叫他留着给你用吧。”

  叶紫听完后,连忙焦急的说道:‘那怎么行!这可是给你治疗玄骨用的!”

  叶尘见叶紫一脸紧张的模样,自嘲的摇了摇头:“呵呵,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给我再多的药也是浪费,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出去走走。”说完,叶尘就转身向外走去。

  站在原地望着那落寞的背影,叶紫轻咬嘴唇,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去......

  清晨的太阳不是十分耀眼,好像朦朦胧胧地被一层薄纱罩着。

  断云崖之巅。

  叶尘坐在草地上静静的看着面前那云雾缭绕的山脉。

  “三年了...”叶尘看着慢慢升起的太阳,眼神有点恍惚,恍惚间,他不由的回想起了三年之前的往事.....

  叶尘,六岁开启玄脉,七岁到达锻体五层,八岁到达锻体第七层!十岁到达第九层!十二岁突破锻体境,是叶氏宗族百年来第一个在十二岁就到达武者的天才!可以说如果没有那次意外的话,他将在无数人的羡慕和崇拜下,顶着天才的光环长大。

  可是好景不长,一次意外,叶氏宗族族令被偷,他的父母失踪,原本是族中大长老的爷爷也被波及到,以至被赶出叶氏宗族,之后来到了这个小镇,而他,也是突然之间玄骨断裂,努力了十二载修炼出来的玄气也是在眨眼间消失殆尽。

  “啊!...”

  大吼了一声,叶尘狰狞着脸听着山脉之中的回音,心情越来越压抑。

  “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继续狂吼了几声,叶尘无力的瘫坐了地上,那漆黑的双眸不知不觉间,流下了两行清泪。

  这三年,他每天都在被无数族人唾骂与嘲讽,这些事如同噩梦般让他每天从睡梦中惊醒,没有一天能让他睡个好觉。

  这一切,整整压在他心里三年,同时也折磨了他三年。

  ......

  “你果然在这里啊!”叶飞说完,带着人走到了叶尘的身后。

  “哎?!你们看,天才哭了?这天才也有难过的时候?哈哈哈....”

  叶尘听着身后的嘲笑,停止了流泪,并无理会,只是淡淡的看着面前的景色。

  叶飞见叶尘没有理会他,哼了一声,忽然上前抓住了叶尘的衣领,随后恨声到:“废物!你TM怎么不说话?你把我们害的这么惨,你难道就没有一点愧疚?”

  “叶飞哥,别和他啰嗦!揍他!”身后的众人也是恨恨的看着叶尘。

  叶飞听罢,冷冷看着叶尘,随后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把叶尘往山崖前一推!!

  叶飞把我推下去了?!叶飞这个杂碎把我推下去了?!

  感受着身体四周呼啸而来的破风声,叶尘终于是清醒过来。

  “叶飞!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啊!!!!.....”

  “我、我没想推他下去!我、我只是想吓吓他的!”当叶飞回过神的时候,惊恐的往山崖下看去。

  看着那深不见底的崖底,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起来。

  他,杀人了。

  身后的那些少年也是惊恐的看着叶飞,随后不知是谁先发出一声大叫,众人便惊慌的四处逃窜....

  ....

  叶尘静静的感受着身体下坠的感觉。

  他感觉心里很平静,是这三年来从未有过的平静。

  仇恨,无奈,解脱?

  他慢慢的闭上了双眼。

  终于是解脱了吗?

  .....

  明月高悬,繁星满天。

  “呃!.....”叶尘挣扎着睁开了眼睛,四周一片黑暗,他什么也看不到。

  他就这样静静的躺着,因为他感觉双腿已经完全没有知觉了。

  过了一会,他拖着身体勉强坐了起来,观察着周围。

  随着月光看去,他发现这里是一个山洞。

  山洞不是很大,叶尘慢慢的随着月光爬到洞口往下看去,只看了一眼,他就头冒冷汗的缩了回来。

  原来这个山洞正处在断云崖的中间,下面便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崖底。

  “难道就这样被困死在这里?”想罢,叶尘重新瘫坐在地上,想到这,他自嘲的笑了笑,与其被摔死,这样死,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幸福。

  过了许久,叶尘随着月光往山洞内部看去,只见里面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正当他准备闭上眼睛休息的时候,只见那漆黑的洞内忽然闪烁了一下!

  叶尘先是一惊,随后便压制住心里的恐慌,仔细的打量着那里。

  又是一闪!这次叶尘看清楚了,那个东西似乎是个类似骨头的东西。

  叶尘疑惑的看了半天,那东西便不再闪烁了。

  “反正在这也是死,去看看!”打定主意,叶尘便慢慢的往山洞里面靠近....

  当叶尘捡起那个闪光的东西后,走到洞口随着月光看去,发现果然是一根骨头,而且貌似是一种动物的骨头。

  叶尘纳闷的检查着手中的骨头,正准备把它扔回去的时候,只见那骨头发出刺眼的光芒!

  “啊!....”

  叶尘痛苦的哀嚎了一声,他发现这根奇怪的骨头居然在吸他的血!他挣扎着想要把这根骨头甩掉,但是无论他怎么用力,这根骨头就像是粘在他手中一般,怎么也甩不掉!

  “呃!....”叶尘感觉身体开始发冷,眼皮也越来越重,没多久,他眼睛一闭,倒在了地上...

  ....

  不知过了多久,当叶尘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还是夜晚。

  叶尘摇了摇头,让有点发晕的脑袋清醒了一下,随后连忙检查双手,当看见手中的骨头已经不再手中的时候,他松了一口气。

  “玄骨断裂,不过修炼资质倒是不错”忽然,一个沙哑的声音在洞中响起!

  叶尘惊恐的四处张望,随后把目光定在地上那根诡异的骨头上。

  “呵呵,定力也是不错。”那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是什么东西?刚才是你在吸我的血?”叶尘此时也是明白过来。

  “呵呵,小子,若不是我费尽最后一丝妖力把你从外面拉进来,你早就摔死了!你应该庆幸我吸了你血,不然你这辈子就只能是个废人。”那骨头继续说道。

  叶尘听到这,不由的皱了皱眉,难道是这根骨头救了自己?

  “小子,听说过武诀吗?”骨头见叶尘没反应,继续说道。

  叶尘一愣,随后开口疑问道:“当然知道,你什么意思?还有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是什么并不重要。”骨头说道这,犹豫了一会。

  “哎,算我倒霉!”骨头自言自语的说道。

  叶尘也是一头的雾水,不解的看着那根骨头。

  没过多久,只听那根骨头说出一句让他震惊的话来!

  “小子,你想修炼武诀吗?”

  PS:修炼等级在作品相关有介绍。

     “什么?!”叶尘震惊的回想着骨头的那句话。

  过了好一会,他才反应过来,随后苦涩的摇了摇头。

  先不说这诡异的骨头是否说的是真的,就算是真的,但是他玄骨已断,如何能修炼?

  自武帝开创修炼以来,他便发现有一根十分细小的骨头位于人体的丹田部位,此骨被他称为——玄骨。

  修炼一途,最基本的条件便是要有这根玄骨,其次是玄骨的品质,若是连这最基本的条件都没达到,谈何修炼?

  “小子,我知道你玄骨被毁,但是我有办法让你重新获得玄骨。”那诡异的骨头似乎是看出了叶尘的想法。

  叶尘被这骨头的这句话镇住了!他自修炼以来就没有听说过玄骨可以重接上的。

  要知道,这玄骨可不是人人都有的,若是不小心毁了,那这辈子可就无法修炼了。

  “不用想了,我是帮你换骨,不是接骨。”那骨头不耐烦的说道。

  “换骨?!”叶尘面色有点涨红,他感觉这似乎是一个契机!是一个让他可以重新开始修炼的契机!

  “没错!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骨头说完此话,开始微微的发光。

  “什么条件?!”叶尘此时心情非常的激动,若是真能重新修复他的玄骨,那他便可以重新修炼了!

  凭他的天赋,在这苍龙国也是顶尖的存在!

  想到这,他心中压抑了三年的情绪瞬间被瓦解了!他这三年所失去的,他一定要用双手夺回来!

  “呵呵,若是我帮你重新修复玄骨,你之后要帮我收集妖灵,如何?”那骨头似乎也是有点激动。

  叶尘有点犹豫,这妖灵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可找到的,要知道,这妖兽一族可是有着非常严格的等级制度。

  妖兽的等级据统计总共分为一至九阶,其中一至三阶为称为野兽,四至六阶为称为灵兽,七至九阶为称为神兽,若在往上一步,便是只能在传说中听到的——上古异兽!

  而这妖灵便是需要四阶以上的灵兽才会有,但是这最低级的灵兽实力可是堪比人类武师级别的存在,而叶氏宗族的一些执法长老们也就是大武师的实力,由此可见一般。

  “小子,不要在想了,机会只有一次,你若是甘愿一辈子当个废人,那就随你吧。“那骨头见叶尘迟迟没有回答他,淡漠的说道。

  叶尘听罢,回想起了以前所收到的种种屈辱,忽然,他想到了叶飞!

  “好!我答应你!”叶尘狰狞着脸,此时透过月光看去格外的吓人。

  “呵呵,这就对了,你现在按照我说的做,先去洞内。”那骨头见叶尘答应,也是一阵高兴,随后开始发出亮光来。

  叶尘见那骨头发起光来,也不惊慌,捡起那根骨头便往洞内爬去。

  当他刚爬没几步的时候,他忽然发现面前似乎有个极其巨大的东西挡住了他。

  叶尘疑惑的抬起头看去,只看了一眼,他便怔住了!

  透过手中骨头的光亮看去,他面前有一具十分巨大的兽骸!

  那兽骸通体漆黑,似乎是一种虎类的尸骸,看高度至少在八米以上!至于长度,由于光线的缘故,他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粗略估计也不会少于十米!

  而最让他吃惊的是这巨大的兽骸居然背部有着四对翅膀!

  这妖兽一族若是有翅膀的,最少都是神兽以上的级别,而翅膀的数量便是这妖兽能力大小的体现。

  四对翅膀,也就是八只,这巨兽生前恐怕最少是八阶神兽的存在!那就如同人类武尊级别一般!

  想到这,叶尘身体也是一阵颤抖。

  武尊,放眼这苍武大陆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小子,这点东西就把你吓到了?不用看了,这是我的尸骸。”那发光的骨头见叶尘这样也是十分的得意。

  叶尘听罢,更加的震惊了!这诡异的骨头居然是神兽!

  “行了,别浪费时间了,你现在躺下,把你手中的骨头放在你的心脏部位,接下来交给我。”那骨头说完便停止了发光。

  叶尘此时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随后按照那骨头所说的平躺在了的地上。

  当叶尘躺下后,只见他手中的骨头忽然就从他手中飘了起来,随后飞到了那巨兽尸骸的头部!

  只见那兽骸瞬间发出刺眼的光亮!浑身发出阵阵黑雾!

  叶尘愣楞的看着那兽骸的变故,还没等他有所反应,只见那兽骸“哗啦”一声全部碎了开来!而那些碎落在地上的骨头在以一种不急不慢的速度慢慢的重合在一起,到最后,居然形成了一个人类的骨架!但是与普通人类的骨架有所不同,那骨架通体漆黑,而且时不时的冒着黑雾。

  “小子,我要帮你换骨了,可能会有点痛,你忍住。”那骨架诡异的开口说完此话后,居然一步步走向叶尘。

  叶尘此时也是紧咬牙关,死死的盯着那诡异的黑色骨架,头上不断的冒出冷汗。

  若是寻常的少年见到此景,估计早就被吓得晕死过去,而他叶尘则不同,他这三年的隐忍让他的心智已经成长到一个非常恐怖的地步,这点东西,对他来说算得了什么?

  “小子!忍住了!”

  那漆黑的骨架走到了叶尘的身前,只见他那已经没有了眼球的眼眶中开始散发出浓烈的黑雾,之后身体也开始发出阵阵黑雾。

  没过多久,那骨架全身就被那诡异的黑雾所遮掩。

  忽然!只见那骨架猛地往叶尘身上一压!

  “啊!!....”

  此时的场景十分的骇人!只见叶尘狰狞着脸,额头上冷汗像流水般直泻而下,他的身体则是笼罩在那诡异的黑雾之中!

  而他身体里的骨头似乎是要被活生生的给那黑雾吸出来一般!皮肤表面依稀可见他全身骨架的轮廓!

  “啊!...”叶尘再次痛苦的喊出了一声,眼睛一翻,晕死了过去。

  没过多久,只听“砰”的一声!叶尘全身的骨架居然脱体而出!重重的落在地上!

  再看此时的叶尘,只见他浑身鲜血淋漓,整个人就像是一滩烂泥一般瘫软在地上,浑身已经完全看不到一根骨头的存在,看起来十分的骇人。

  那黑雾等叶尘的骨架脱体后,开始把他整个身体包围起来......

  .......

  “啪”!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在断云崖顶响起。

  “你这个畜生!他可是你的弟弟啊!你怎么能这么做!”一个中年人双目赤红的看着面前的叶飞,正欲举起手再次打在叶飞的脸上,只见他身边的一个中年人拦住了他。

  “二弟,事情都发生了,你在怎么打飞儿,叶尘也是回不来了,我看这事就这么算了吧。”

  那中年人说完淡漠的看了看崖底,似乎死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畜生。

  此人正是叶尘的大伯,叶文山。

  “叶文山!他可是你的亲侄儿啊!三年了!已经三年了!他还只是个孩子啊!他根本没有做错什么啊!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中年人说完此话,身体也是不住的开始颤抖起来。

  此人便是叶辰的二叔,叶海。

  “爹爹,我要去找叶尘哥哥!呜呜....”叶紫终是忍不住也哭了起来。

  叶文山看了看叶海与叶紫,冷冷的说道“二弟!你怎么能这么说!你也不想想若不是他父亲

  偷走族令,弟妹会死?我们会被赶出宗族?他如今落得这番下场,也算是帮他父亲还债罢了。”

  叶海听完此话,止住了身体的颤抖,随后抱住叶紫,双目冰冷的看着叶文山,一字一句的说道:“叶文山,这是我自己的事!等下我会派人下去找叶尘,若是他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定然不会放过你!”说完,叶海抱着叶紫就往身后走去。

  叶文山淡漠的看着叶海的背影,随后往崖底看了看,不知是怎么的,他的身体也有点发颤。

  “爹,我、我真的是不小心的!我没有想推他下去!呜呜...”叶飞见叶文山一直没有说话,身体不断的颤抖着,随后开始抽泣起来。

  毕竟他还只是个十六岁的孩子,杀人对他来说,简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更何况他杀的还是自己的弟弟。

  “行了!哭什么哭!死就死了!你个没出息的东西!叫你平日跟你大哥多修炼,你偏要去胡混!从现在开始你若是在出去鬼混,我就打断你的腿!”叶文山怒声对着叶飞喝道,随后便拉住叶飞的手离开了断云崖。

  .......

  翌日,清晨时分。

  “呃...”

  叶尘浑浑噩噩的睁开了眼睛,呆呆的看着洞口的阳光和一局血淋淋的骨架。

  他感觉脑子有点懵,随后用力的甩了甩头,纵身一跳便站起了身子,慢慢的走道了洞口。

  .....

  刺骨的寒风吹在在浑身血污的叶尘身上,但他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颤抖着身体呆呆的看着双手。

  三年了,已经三年了!

  这种浑身充满力量的感觉让他感觉是在做梦一般,让他暂时止住了呼吸。

  他的修为,他的天赋,就在这一刻,回来了!

  ‘啊!啊!...”

  叶尘跪坐在地,疯狂的对着面前那被云雾所遮盖的山脉不断的大喊着,听着那撕心裂肺的回音,那双漆黑的眸子不住的流下一滴滴的泪水。

  三年的屈辱!三年的颓废!三年的耻辱!

  就在这一刻!让他尽数喊出!

  (PS:修炼等级在第一章有介绍)

     叶尘呆呆的看着面前被云雾遮掩的十万大山。

  这一刻,他连做梦都不敢想过,直到现在他还是感觉这一切不是这么的真实。

  “小子,该走了。”

  至到这沙哑的声音响起,叶尘才回过神来,这一切,是真的!

  感受着那浑身充满力量的身体,他嘴角微微挂起。他的修为居然达到了锻体第六层。

  锻体境,顾名思义就是不断的提升自身的体能,每突破一层身体便坚硬一分,力量也会有所提升。

  虽说跟他三年前武者的修为比起来如同天地,但他相信,就凭他的天赋,再给他几个月的时间,定能重新回到武者的境界,他这天才的名号可不是白来的。

  想罢,叶尘缓缓的吐出一口气,随后说道:“怎么走?还有,你在哪里?”

  “你只管跳出去,我助你上去,我在你的左手掌里。”那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听到这,叶尘心里一阵激动,随后张开左掌。

  当他看到掌心中的一个诡异的黑色翅膀纹印后,他惊讶的脱口而出:“暗翼虎?!”

  “呵呵,倒是有点见识,没错,我就是暗翼虎一族。”那沙哑的声音见叶尘此番举动,赞赏的说道。

  暗翼虎一族生活在苍武大陆北边的万妖域中,其族中的族纹便是叶尘手中的黑色翅膀。

  这暗翼虎一族原本是上古异兽流传下来的,但是这几年不知为何与人类开始发生战争,导致实力大幅度下降。

  想到这,叶尘有点担心,随后说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暗翼虎沉默了一会,随后说道:“这些你现在知道对你没有好处,等以后有机会在告诉你,先出去吧。”

  叶尘听罢,也没追问,若是这暗翼虎想害他,他早就死了,哪里还会在这里与他废话?

  想到这,叶尘便双膝跪地,把左手掌放在身前,郑重的磕了一个头:“前辈,多谢了。”

  暗翼虎见状,笑着说道:“呵呵,行了,你我也算有缘,若你想报答我,日后帮我多寻点妖力来即可,还有,别前辈前辈的叫,我在我们族中可是最小的。”

  叶尘也是无语,尴尬的点了点头,随后站起身走到了洞口。

  看着下方一望无际的的崖底,叶尘咬了咬牙,闭上眼睛就跳了下去!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它居然没有如他所想的那般掉下去,而是悬浮在半空中。

  叶尘兴奋的在半空中走了几步,这在空中飞行他这可是头一遭。

  “小子,别乱动!我的妖力没多少了,要是飞不上去可是你自找的!”暗翼虎见叶尘如此,开口警示。

  叶尘连忙止住了步伐。等待暗翼虎的指示。

  没过多久,只见他的身体开始慢慢的往上飘起,随后只听‘嗖’的一声!叶尘便快速的往上飞去!

  .......

  此时的叶家庄十分的安静,大厅中坐满了人,但是却没有任何人开口说话,气氛显得有点压抑。

  只见坐在首位的是一位身着灰色长袍的老者,老者发须皆白,但是面色却十分硬朗,看起来给人一种十分威严的感觉。

  此人就是叶尘的爷爷——叶鸿。

  “父亲!叶飞杀了叶尘,按照族规,应当剥皮剔骨示众!”叶海说完此话,双目赤红的盯着叶飞。

  站在一旁的叶飞被叶海这种眼神盯得不由身体一颤,随后哆嗦着身体站在叶文山的身后。

  “二弟,此话怎将?飞儿都说了他是不小心把他推下去,哪里犯了族规了?”叶文山冷笑着说道。

  “叶文山!你还是不是个人!你不想想六年前若不是三弟拼的重伤把你从劫匪手中救出来,你现在能坐在这里?你连个畜生都不如!”叶海终于是忍不住站起身指着叶文山就是一通大骂。

  “叶海!你当真以为我怕了你?!”叶文山也是暴怒的站起身,随后只见他浑身散发出一阵淡白色的玄力波动。

  大厅的众人见状,不由得暗自咂舌,这七级武师的玄力波动就是不一样。

  在苍武大陆,随着修炼等级的提升,玄力的颜色也会有所变化,比如说武者的玄力几乎是透明状态,武师的则是淡白色,而到了大武师便是淡青色,随着等级的提高,颜色也会慢慢的加深。

  “那就试试!”叶海此时也是散发出与叶文山同样的玄力波动。

  正当二人剑拔弩张,就要开打的时候,只听“砰”的一声,那坐在首座上的叶鸿手中的茶杯瞬间被他捏爆了开来:“都给我住手!”

  “父亲!叶尘才十五岁啊!难道就这样算了?!”叶海身体颤抖着说道。

  叶海本就膝下无子,他从小就看着叶尘正大,如今叶尘父母不在身边,他早已是把叶尘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看待,如今叶尘死于非命,这让他悲痛不已。

  “哎!”叶鸿也是叹了一口气,他对叶尘也是十分的喜爱,若不是他父亲三年前做出那般让人无法理解的事,叶尘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想到这,叶鸿也是身体微颤。

  “哼!那你想怎么样?杀了飞儿?有本事你试试看!”叶文山不屑的看着叶海。

  “爷爷,二叔,虽说是我弟弟把叶尘推下山崖,但是他也是无心之举,我看不如就禁足他三个月,以示惩罚把。”叶文山身后的一位少年缓缓的从叶文山身后走出,来到了叶鸿与叶海的身前说道。

  少年身着一身白色长衫,年龄应该在十七左右,模样倒是有几分英俊。

  这个少年正是叶飞的哥哥,叶天。

  这叶天现在修为已达锻体九层,估计用不了几个月便可以突破至武者,在现在的叶家小辈中已是第一人。

  叶海听叶天如此一说,心情更加的暴躁,正要发作,只听大门外传来一阵声音:“说得好!我叶尘的命原来就值三个月的禁足!”

  话音刚落,叶尘就出现在大厅之内。

  众人惊讶的看着浑身血污的叶尘,开始议论起来。

  “他怎么没死?这断云崖可是有数万丈的高度啊!”

  “是啊!你看他浑身都是血,难不成他已经不是人了”

  “去去去!不要乱说!你没看见他身上的气息嘛?这明显是活人!”

  .......

  听着众人的议论,叶尘冷笑着,看着一脸不可思议的叶天说道:“大哥,我的命就这么不值钱?若是我把你推下去,那我也禁足三个月你看怎么样?”

  叶天也是回过神来,随后上下的打量了一下叶尘,然后嘲讽道:“呵呵,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就凭你也想推得动我?可笑!”

  此时大厅内的众人也是清醒了过来,随后只见叶海颤抖着身体来到叶尘的身前:“叶尘,你没事吧?!”

  叶尘看是叶海,展开笑容点了点头,叶海见状,终是松了一口气。

  “叶尘哥哥!你吓死紫儿了!呜呜....”叶紫说完,哭着就跑到叶尘身前抱住了他。

  叶尘看着怀中哭闹着的叶紫,无奈的笑了笑,拍了拍叶紫的背:“呵呵,别哭了,我这不是没事吗?在哭就要变小花猫喽~”

  叶紫听罢,慢慢的从叶辰怀中出来,停止了哭泣,展开笑容看着叶尘。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