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飞灵破晓

飞灵破晓

时间: 2016-03-07 23:15:46 作者:Kk可乐
  “零五二号,雷欣春。”

  “零五七号,炎飞。”

  “哗!!”

  随着炎飞两字落下。整个雷家练武场沸腾吵杂起来。

  整个雷家,有谁不知道这个闪亮的“废物”头衔,这下,可都有热闹看了。

  比武擂台之上,两位青年缓缓登上擂台。

  影枫城雷家,一年一度青年比武大会的帷幕。就此拉开。

  “雷家客卿,灵体镜五重灵者,炎飞!”

  擂台左手边,年约十五六岁,身材有些瘦弱。一脸清秀的少年向着对手缓缓报出名号。

  “雷家门童,灵体镜一重灵者,雷欣春。”

  站在炎飞对面,门童打扮的少年有些颤抖,按着规矩也缓缓报出自己的名号。

  随着二人自报名号,毫不意外的,在那擂台之下,又是引起了一番不小的骚动。

  “这个废物炎飞,可当真是够倒霉的,竟然第一个出场。”

  “喂,三哥,雷家盘口押这个炎飞的赔率可是一赔一百啊。”

  “哼。一赔一百?你要是敢押,在我这里。我一赔一万。这个废物要是能赢,那太阳还不得从西边出来?”

  “可按理论上来说,我们灵者的修炼,每一个境界的差距都应该是宛如鸿沟般巨大,更何况,他还比对手高出五个境界啊,就算是个废物,也不可能会废成这样吧?”

  “你刚来一年,什么都不知道。你就等着看吧。”

  “我艹。不是吧,那我就只有祈祷这个废物今年能创造奇迹了,老子可是压了十个银币在他身上啊。”

  “哈哈。那你只能自求多福了。奇迹?他炎飞能活到今天就已经是个奇迹了。哈哈!”

  伴随着周围不屑的嘲笑声声声入耳。名叫炎飞的少年,缓缓抬起头来。

  俊秀的脸庞之上,一双有神的大眼睛。挺翘的鼻梁。洁白的皮肤。眉宇之间更是显得英气实足。这让人眼前一亮的相貌。怎么也无法将他与“废物”这个词汇联系到一起。

  “长老,可以开始了吗?”

  炎飞语气有些淡漠的望着充当裁判的雷家长老。对于周围的讥讽与嘲笑。早已是司空见惯。

  “啊。可以可以。开始吧。”

  身为裁判的雷家长老此刻也有些愣神。自己也不明白身为雷家族长的雷战天,究竟是为何每年都要让这个“废物”参加一年一度的比武大会。

  影枫城雷家,与黄家和城主府并称主城三大家族。

  每年的雷家比武大会。城主府与黄家两家必然倾数到场光临。

  雷家的盘口。每年都会因为这个“废物”造成不少的损失。

  必然会赢的赌博。还叫赌博吗?

  “第十四届雷家青少年比武大会。第一场,正式开始!”

  “铛!!”

  铜锣声落下。擂台之上二人缓缓拉开阵势。

  “唉。真他娘倒霉。一出场就遇见这么个瘟神。”

  作为炎飞的对手。雷家门童雷欣春也是尴尬万分。

  有这么一个“废物”做对手当然好。可在这整个影枫城里,又有谁不知道。这个“废物”,不但与雷家的四公子雷力情同手足,又与族长雷战天情同父子。

  族长雷战天倒还好说,但那四公子雷力,一向蛮不讲理,自己只是一届小小门童,要是在这一年一度的比武大会上给了这位四公子兄弟的难堪,那自己以后的日子。还能有好?

  若不是比武前签署的那份承诺书之上写明了,一旦经查有放水行为,一律按背叛家族论处,那自己恐怕直接投降算了。反正就算是打赢了。也只有前五名才能有家族颁发的奖励。自己这灵体镜一重的必然是到不了前五。为此得罪家族四公子,不值当。

  可不论怎么说,自己也在那承若书上签了名了。现在,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附雷掌!”

  一声暴喝,雷欣春提掌朝着炎飞便冲了过去。

  “来吧。”

  望着雷欣春身形晃动的瞬间,炎飞也动了。身形微微偏右,放佛是预知了对手的行动一般。身形不偏不倚的擦着雷欣春的掌风闪了过去。

  “嗯?”一掌打出,雷欣春显然是没想到这个“废物”竟然能够躲开自己如此迅疾的掌风。还没来及收回掌风。只感觉脑后一凉。一股微弱的凉风随着衣物,被灌进颈口之。

  “啪!”

  一声轻响。炎飞一掌劈在了雷欣春的颈脖之处。

  炎飞这一掌打的雷欣春脚下一阵踉跄。身形微微晃荡几分,但却并未造成任何实质性伤害。

  这一掌。若是随便换一个灵体镜的灵者打出。恐怕。二人的胜负便就此分晓了。

  只可惜。这一掌。只是从这个“废物”的手中劈出。

  “哗!”

  擂台之下再度沸腾起来。各种叫好声,鄙夷声汇聚在了一起。

  “好!”

  “这个“废物”有两下子啊。”

  “屁用。这一掌。连只鸡都打不死!”

  擂台上的雷欣春微微稳住身形,脸庞一红。想不到。与这个人人称之为“废物”的家伙交手,自己竟然失了上风。

  不过转念一想,如若他不是个“废物”,恐怕,他将会强的可怕。

  自己已经动用了灵力,而炎飞,甚至连灵力都没有调动。就能如此敏捷的闪过自己的攻击,并且打到自己。

  “对不起。我小看你了。你绝不是个“废物”!”雷欣春缓缓的向着炎飞点了点头示意。旋即再次摆出架势。

  “呵呵,连灵力都调动不了。空有一身灵躯,不是废物,又是什么?”炎飞自嘲般的笑了笑,双拳紧握。亦是对抗着摆出了架势。

  “来吧!”

  炎飞暴喝一声,比武场的气氛再次沸腾起来。擂台之上,两道人影再次闪动,狠狠的撞击在一起。

  “此子。可惜啊。”

  擂台外,观众主席之上,一名身着华贵丝绸的中年人望着激烈的场内,惋惜了的摇了摇头!

  “爹,你觉得阿飞有胜算吗?”中年人身后一位身形壮硕的青年低声向着面前的父亲问道。

  “胜算?呵呵”中年人无奈了笑了笑,道:“只要那小小门童运足灵气。哪怕是不还手,不闪躲。站那不动让飞儿整整打上个一炷香时间,只怕飞儿也不能伤他分毫吧。灵力。太重要了!”

  闻言,少年的脸上多了一抹莫名的悲伤。

  这坐在主席的一老一少。便是整个影枫城顶顶有名的雷家族长雷战天和其四子雷力。

  “第十四届雷家青少年比武大会。第一场,雷欣春胜!”

  不出片刻,雷家长老宏亮的声音再次引起擂台之下一片骚动之声。

  “哈哈。“废物”果然依旧是“废物”,就算给他修炼至灵体镜五重有屁用,连个灵体镜一重的门童都打不过。”

  “这下发了。真不知道这雷家是怎么想的,给这个废物开盘口,那不是送钱给我们花吗,哈哈!”

  “唉。这下雷家又要为了这个“废物”大出血了啊。”

  擂台上,并不理会台下的窃窃私语,雷欣春有些喘着粗气一把拉起倒地不起的炎飞。眼神之中,充斥着些许敬佩。

  “兄弟,你很强。如果不是你不能调动灵力,恐怕。这影枫城之内的小辈中,除了雷力大哥以外,便真的再无你的对手了。”

  “呵呵。”面对着雷欣春毫不掩饰的坦率话语,炎飞无奈的笑了笑,没有过多语言,只是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旋即,在整个比武场观众那讥讽与嘲笑的目光之中。站起身来,朝着比武场之外径直而去。只留下一道落寞的孤独背影,在烈日的照耀下,被缓缓拉长。

  未完待续。。。

     昼夜交替。

  当明月高高升起在远处的天空之中,夜色弥漫了整个洛灵大陆。

  影枫城外,少年斜躺在一方巨石之上,这里。便是他平日里修炼的地方。

  望着漫天的繁星,少年的双眼之中,蕴含了人世间各种负面的情绪。

  痛苦、无奈、惆怅、忧愁、自嘲、绝望。。

  这是怎样的神情,为何会出现在一位不过十六岁少年的脸上。

  “唉。”仰天一声长叹,紧紧的闭上双眼,透着皎洁的月光,眼角处一道微微闪光的泪痕顺着少年的脸庞悄然滑落而下。

  “四年了。整整四年了。还是没能出现奇迹。我依旧还是个废物。”喃喃的自嘲声,忽然毫无边际的从少年的嘴里念叨出来。

  睁开双眼,神情有些恍惚的死死盯着天上的繁星。再一次痛苦的回忆起四年前经历的一切。

  其实,炎飞并不是少年的本名。少年的真名名为轩飞!

  四年前。

  十二岁的轩飞乃是轩天帝国内举国闻名的天才皇子。皇族内定的继承人。

  七岁领悟灵之力。踏入灵者行列。九岁便习得人生第一个武学。十一岁突破灵之力九阶。经历洗骨锻筋踏入灵体之境。彻彻底底成为一名灵斗士。

  少年所创造的这一切成就。都被冠以帝国第一天才的称谓。永久的记录在轩天帝国的史册之中。

  只可惜。有时候。从天才沦落成为废物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轩天帝国国法规定,皇族继承人,有能力者居之,但凡有着皇族血脉,年龄不超过十八岁之人,皆有挑战现任继承人身份的机会。

  就在十二岁那年。年长他五岁的堂兄:轩子长向轩飞发起了挑战。

  为争夺皇子之位。轩子长不顾手足之情。以其灵体四重境的实力对他痛下杀手。

  虽然最终被国主轩玉出面阻拦,未能得手。却也一掌令的轩飞经脉受损。身受重伤。

  望着重伤昏迷的儿子。身为国主的轩玉恼羞成怒。不顾及其兄轩雄的脸面,在当朝文武百官面前,当众怒斥其兄轩雄。并下令剥夺轩雄的兵权。撤销其与其子的皇室身份和待遇。

  本只想着给予其兄轩雄父子一点教训。气消之后即恢复其身份的轩玉。万万没有想到。

  仅仅在事情发生两天之后。皇城就爆发了大规模的战争。

  不知是蓄谋已久还是受人挑唆。轩雄趁夜起兵造反。

  率领着自己的老部下连夜杀进皇城。

  还在皇城内休养的轩飞,幸得四名贴身侍卫拼死保护。才得以从皇城的暗道中逃了出去。

  逃亡途中。身边的两名贴身侍卫不幸战死,侥幸逃离皇城的两位侍卫也都是身受重伤。

  对面身后的追兵,两名贴身侍卫拖着重伤,施展浑身灵力。带着轩飞一刻不停的连夜逃了六百里地。

  一直逃到轩天帝国的边境,一处人尽稀少的小村庄之内才敢歇息下来。

  可刚刚歇息下来。另一名贴身侍卫因灵力透支过度,暴毙而亡。

  就这么过了一夜。第二天清晨一早,全国上下便发布了皇榜。国主轩玉以灵体抱恙为名。将国主之位退让于其皇弟轩雄。另悬赏千金,寻找失踪皇子-轩飞。

  唯一得以存活下来的重伤侍卫看见皇榜之后,匆匆埋葬了同伴的尸体。又开始带着轩飞逃亡了足足两天两夜。一直到逃离了轩天帝国。

  离开轩天帝国来到浩月帝国之后。为了生存。也是为了治疗这位落难皇子轩飞的伤势。

  在不得已的情况之下,贴身护卫带着轩飞投奔了皓月帝国影枫城之中的这个名为雷家的小家族之中。

  为了躲避轩雄的追捕,从此轩飞不得不隐姓埋名,改名炎飞,隐居在这影枫城雷家之中。

  本以为这场灾难到此就结束了。却没有料到。这才只是一个开始。

  就这么安安定定的过了两个多月。那位忠心的贴身侍卫还是因为重伤复发,导致不治身亡。

  这四名贴身护卫,乃是国主轩玉精挑细选的心腹之人,自从轩飞出身开始便几乎寸步不离,像是自己的亲人一般,尽心尽职的守护着他。可如今,竟然一位都没能活下来。

  悲痛万分的轩飞就像是失去了自己最后一个亲人,在亲手埋葬了对自己忠心耿耿的贴身侍卫之后,一心只想着尽快养好自己的伤势。凭借自己天才般的天赋。潜心修炼。直到有朝一日,有能力得以报国仇家恨。

  洛灵大陆,是灵者的天下,他自己亦深知,在这片大陆,一向崇奉强者为尊,在这里,实力,便是唯一的铁则!想要报仇,唯有不断的提升自己的修为。

  可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此时的自己竟然已经变成一个废物。

  接下来的四年时间里。在影枫城雷家之内潜心修炼了整整四年。

  在没有皇族的那些奇珍异宝的辅助之下,身负国仇家恨的轩飞比同龄人要努力数倍,对于一个年仅十二岁的少年来说这其中的艰辛只有他自己能体会的到。

  可惜天意弄人。

  轩飞的修为进展十分缓慢,整整四年的时间,才从灵体境一重突破到灵体境五重灵体,这种速度,别说对于他这个曾经的“天才”了。就算对于一般人来说都是在普通不过。

  更不幸的是。灵力虽然还能缓慢修炼。可自身的灵力却连丝毫进步都没有。空有一个灵力的躯壳。

  身为一个灵者,连灵力都调动不了,这。不是废物又是什么呢?

  。。。

  “这一切,可都是拜你父子二人所赐啊。”

  “轩雄。轩子长。你父子二人不顾手足之情。祸乱帝国。害我父母生死不明。自己也变成个废物。如此血海深仇,我轩飞此生不报,誓不为人。”

  咬牙切齿的暗自在心中发下铮铮誓言。

  “有朝一日,我定会回来。讨回我失去的一切。待我归来之时。今日我所受的一切苦难。必叫你十倍奉还。”

  轩飞紧握着双拳。十指不自觉的用力嵌进手掌之中。一丝淡淡的腥红之色从他紧握的双拳之中缓缓流出。

  “少主。要学会忍耐。事已至此。烦恼在多也没有用。只要人不死。总归是有机会的。我相信少主。必定会再一次创造出奇迹。”

  这是保护着自己来到影枫城的贴身侍卫,临死前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此刻。又深深的回荡在自己的耳边。久久未能散去。。

  未完待续。。

     影枫城外,轩飞的声音在弥漫的夜色之中徘徊了整整半响的功夫。

  在狠狠的咆哮了几嗓子之后。双手微微抹去眼角的泪水,轩飞的情绪也是渐渐平缓了下来。

  面庞之上,再度恢复了往日的落寞。事已至此,无论自己如何的暴怒,也终究是弥补不了自己是个废物的事实。

  苦涩的摇了摇头,其实自己的心中又何尝不是委屈万分。按理说,往日所受的旧伤,应该是早已痊愈了。可是体内,就是始终凝聚不了灵气。

  这一点,莫说是自己,就连整个影枫城的顶尖强者,身为天灵镜修为的雷家族长雷战天,也无法解释出自己的身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唉。”

  轩飞望着天空骤然一叹,无奈的摇了摇头,再度陷入了无尽的沉思之中。

  “我的大皇子兄弟。这么晚了。还没回去。我就知道你在这。”

  就在自己沉思之时,树林中突然传出了一阵关切的笑声。

  循着声音,轩飞缓缓的转过头,对着漆黑的树林中淡淡一笑,道:“雷力啊。这么晚了。你怎么也到这里来了。”

  “看你这么晚了还没回来。寻思着肯定又是想不开到这里来发愣了。便过来看看。”

  随着树枝一阵摇摆,名为雷力的少年略微摇晃着有些魁梧的身材,整个人透漏出一阵逼人的英气。缓缓的从树林之中走了出来。

  “呵呵,有什么好想不开的。这么多年了,早就已经习惯了。”望着渐渐走近的少年,轩飞的面庞之上,出奇的多了几分笑意。

  眼前的雷力,便是修为到达灵体镜九重的影枫城第一少年。自己在这世界之上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多年来,像是自己的亲兄弟一般,也是整个影枫城之中唯一一个知道自己真正身世的人。

  “少来吧。跟我你就别装了吧。遇上这种事,谁还能习惯的了?”雷力大步走向前,一屁股坐在轩飞所在的巨石之上。

  “既然改变不了的事情,那唯有让自己慢慢去习惯接受吧。”轩飞少年老成的摇了摇头,面庞之上的笑容,却是显得那么的勉强。

  “唉。”望着轩飞那无奈的面庞,雷力也是深深的叹了口气,沉默了片刻,倚着巨石斜躺了下去。顺手丢给轩飞几枚玉瓶,淡淡的说道:“几枚三品丹药,对治疗伤势很有好处。”

  “你又是比武大会第一名?”握着有些温热的玉瓶,轩飞的面色并无太大的诧异,放佛一切都是意料之中一般。

  “废话,我不是,难道你是吗?”雷力有些漫不经心的随口回道。话刚出口。便察觉到自己的口误。转头淡淡的望着落寞的轩飞,反口有些尴尬的笑道:“兄弟,对不起啊,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事,我还不了解你吗。”轩飞根本未曾在意雷力言语之中的重伤,自己太了解他了,心直口快,口不择言。如若真有那瞧不起自己的心态,又如何在这四年内,每每有着家族内各种赏赐,全部都赠与给自己,只是希望自己能够早日治疗好这废物的体质。

  雷力大大咧咧的拍了拍轩飞肩膀,笑道:“这才是好兄弟啊!哈哈!”

  “不过,这几枚丹药你还是收回去吧,我早已经是个废人,就算再怎么进补也是无济于事。这三品丹药的价值可是不菲,用在我身上,那可就浪费了。”轩飞有些自嘲的淡淡笑道。

  “你就收起来吧,尽早服用了,哪怕只是提升一点点修为。在三个月之后影枫城狩猎大会上,也有着莫大的帮助啊。”

  “呵呵,狩猎大会,向我这种废物,也不过只是过去凑凑热闹罢了。”轩飞摆了摆手,有些苦笑的道。

  “能不能不要那么消沉啊。”雷力一本正经望着轩飞,沉默了片刻,突然一本正经的道:“恐怕,今年便是我最后一年参加整个影枫城的狩猎大赛了。”

  “哦?这是为什么。”有些不解的望着雷力,轩飞疑惑的问道。

  “明年我就年满十七岁了。父亲已经替我报考了圣炎学院,不出意外,只要一年内能够到达地灵镜,明年的这个时候,我就应该已经在圣炎学院之内了。到那时,再想回到这影枫城,恐怕最少要等到三年之后了。”雷力的脸庞有些淡淡的惆怅,对于他来说,这影枫城之内,还有太多的舍不得。

  “圣炎学院啊。”

  听得这个熟悉的名字,让的轩飞的眉头不由的紧紧皱在一起。

  整个洛灵大陆,势力繁多。灵者如麻,强者遍地。

  各势力如昨日星辰一般。不断的崛起。衰落。

  几乎每日都会有无数强大的新势力崛起。亦会有曾经辉煌一时的老势力不断衰退,沦落。如昨日昙花一般,最后完全消失在这片大陆之上。

  而在频繁更替的繁多势力之中。却是有几个始终屹立于巅峰位置的超级势力。

  三大王朝、四大宗门、八大家族,万千年来共同屹立在大陆的巅峰。从未有过任何一方势力能撼动其大陆巅峰之位。

  其中,轩飞便身处于三大王朝之一的圣炎王朝。不论是轩雄所统治的轩天帝国还是自己此时所在的浩月帝国,都只不过是归属于圣炎王朝之一的小国而已。

  而圣炎学院,便是这圣炎王朝之中最著名的学院,亦是圣炎王朝吸收新鲜血液唯一的途径。整个王朝的核心所在。

  常年以来。可以说整个圣炎王朝的强者几乎全部出自于圣炎学院。对整个王朝来说,也是座相当于心脏般重要位置的学院。

  学院之所以出名,亦是因为圣炎学院那雄厚的底蕴。整个王朝每年都会将最好的资源全部投入学院之中,供学院们享用。

  可以说只要能够进入学院之中的。整个王朝的资源享之不尽,能从学院之中顺利毕业。那最少也能担任一方城主之职。绝对是修炼者的圣地,镀金的好地方。

  也是因为如此。每年都有无数年轻人,费尽了心思,抢破了头皮也只想在圣炎学院之中得到一个入学名额。

  然而圣炎学院每年的招生要求却是极其严格。名额也是十分稀少。不仅得在十八岁之前成为一名货真价实的地灵师,还得通过学院那艰难万分的入学测试。

  据传闻,那入学测试不仅仅是万分困难,而且危机重重,十分残酷,几乎每年都有无数资质平庸之人不幸死于入学测试之中。

  可尽管如此。每年一到圣炎学院的招生之际,依旧是有着成千上万的年轻人踊跃参与。可真正能通过测试,进入学院之人。不足千分之一,可以说,能够进入圣炎学院的人,无一不是天才中的天才。

  。。。。。。

  如果没有发生四年前那件事,恐怕。自己现在也应该待在了这圣炎学院之中。

  只可惜,如今的自己。想在两年之内达到地灵镜。那简直难如登天。更别说还得通过那传闻中艰难万分的入学测试了。

  “唉。”

  再度回忆起悲伤的往事,一抹抹痛苦之色再度浮现在轩飞的脸上。

  “行了,兄弟。没人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也许哪天一觉醒来,你的伤势就完全好了也说不定。”雷力亦是看出轩飞心中的惆怅,淡淡的安慰道。

  “但愿吧。”轩飞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四年来,自己又何尝不是在每晚都不停的期待着,一觉醒来。或许。。。真的会好起来。

  “啊。对了。”望着轩飞有些稚嫩的清秀面庞,雷力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道:“听说,今年的狩猎大会。因为雷黄两家和城主府都有着年轻一辈的人报考圣炎学院,所以优胜的奖励也非常丰富,听说这其中还有着一株六品灵药,要是能得到,应该会对你的身体起到不小的帮助。”

  “六品灵药?”轩飞有些诧异的张着小嘴,六品灵药的珍惜程度,绝对不亚于一步高等的武学,就连身为皇子的轩飞,也从未食用过超过四品以上的灵药,由此可见其珍贵程度。

  “放心吧,我一定尽全力帮你把这六品灵药弄到手,整个影枫城小辈之中,应该还没有能够难的住我之人。”雷力语气有些坚定的笑了笑。

  “行了,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无论你这奇怪的体质能不能治好,你永远是我兄弟,你放心,等到我有能力的那天,一定会替你夺回帝国,报仇雪恨!”

  雷力朝着轩飞信誓旦旦的说了几句肺腑之言,旋即,大笑而去,留下有些落寞的轩飞。

  “谢了,兄弟!”轩飞手掌轻轻的揉了揉有些泛红的双眼。沉默在这宁静的黑夜之中。

  “六品灵药。我要定了。”

  双眼微微释放出一丝贪婪的光芒,自己,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够治疗好自己身体的方式。

  未完待续。。。

     次日清晨。

  大雾笼罩着整座幽静的主城,当第一抹阳光缓缓划破天际之时,影枫城外早已是多了一道娇小的身影。

  天刚蒙蒙亮。

  城外森林中的那方巨石之上。轩飞盘腿而坐,双手搭在双膝之上。胸膛伴随着呼吸的节奏不断的轻微起伏着。

  身形微微一挺,只见一道白色气流从他的口中顺势吐出。在空中飘散了数秒。接着徐徐散去。

  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再度闭气数秒。胸膛微微一伏。一道肉眼难以看见的,淡淡黄色气体随着气流被吸入鼻腔之中。

  顺着口鼻。钻入体内经脉之中。瞬时便感受到经脉之间一丝温润感缓缓流过。

  吐纳术。

  一呼一吸之间,将体内浑浊之气尽数呼出,再将天地间庞大的自然灵气引入体。

  灵者修炼的基础之术。

  盘坐闭目,修炼半响。

  直至周围森林被那渐渐升起的朝阳之色覆盖之时。他才缓缓的睁开双眼。

  “还是不行啊。”

  天地间浓郁的灵力像是在自己的体内走了个过场一般,刚刚引入体内,便消失在流动的经脉之中,徐徐消散殆尽。

  感受着体内那空乏的灵力,习惯性的摇了摇头。一抹无奈的神色再次浮现在轩飞的脸上。

  如若说几年前的自己。修行这吐纳之术。吸入的天地灵气如同大海一般的磅礴。那么如今,恐怕连曾经的百分之一都达不到。

  尽管如此。他却依然从未放弃过。依旧每日拼了命的努力着。

  起身简单的活动活动筋骨。行至巨石之旁。缓缓闭上眼睛,运气数秒。一抹淡黄色灵气缓缓覆盖于右臂之上。

  “破乾碎峰拳”

  轩飞一声暴喝,双眼猛然睁开。腾空一跃,身躯落下的同时,一拳狠狠的打在那方巨石之上。

  “咔。。”

  随着一声细微的裂石声,巨石之上陷下一个浅浅拳印,拳印之下。裂开几道微不可见的细小裂缝还在缓缓延续。

  只是区区一拳,便几乎用尽了轩飞体内所有灵力。站在一旁大口喘息着。豆大的汗珠不断的从额头之上滑落下来。

  “六品武学,破乾碎峰拳。沦落到我这废物的手上,竟然弱小到如此地步,真是可笑啊。”

  喘着粗气,一抹淡淡的自嘲之色浮现在自己的脸上。

  天下武学,共分九品,一品最低,九品最高。而六品武学,就算放在整个圣炎王朝上,那也都能算的上是中上等品级的存在。

  对于洛灵大陆来说,灵者,便是主载体,而对于灵者来说,除了修为之外,最重要的,便是武学,功法,灵器三样。

  可以说一个身怀几种高等级武学之人,完全有能力压制数个与自己修为相等的同等级灵者。

  这,便是武学的重要性。

  轩飞此时所施展的这套破乾碎峰拳,乃是轩天帝国镇国的宝典武学,非皇族之外根本无法享有。

  整个影枫城,最最高等的武学也只不过是城主府中所藏匿的一本五品武学秘籍,而五品与六品之间,虽然只有区区一字只差,可这之间的差别,却是宛如鸿沟般巨大。

  如若让影枫城三大家族知道了他这个废物,竟然会身怀此等高等武学。恐怕会使得整个影枫城都会乱了套吧,雷家还好说,毕竟自己还算是雷家之人。

  可黄家与城主府,恐怕会想尽办法逼的他将这高等武学给交出来,一本六品武学,足以令得整个家族都上升一个层次。

  这,便是高等武学的珍贵。也是为什么之前比武大会之中轩飞并未实用过任何武学的原因。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毕竟,这六品武学,对于整个影枫城来说,实在是太珍贵,不容暴露。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