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老衲法号销魂

老衲法号销魂

时间: 2016-03-07 17:12:59 作者:势神
  老衲法号销魂

  第一章

  销魂的故事;

  ……

  冬天;

  白雪皑皑的山上,一个蜿蜒山路直达山顶,一座破庙出现。破庙上书【纳凉寺】三个大字。

  “哇哇……哇哇……”

  一阵孩童啼哭打破了夜的宁静,一个小婴儿被放置在了寺庙门口。

  “咯吱……”寺庙房门打开,一个年龄在十四五岁左右身着僧袍的少年出现。

  少年看到被弃婴儿之后稚嫩声音对里屋喊道;“师傅,快来看啊,门口一个孩子在啼哭。”

  屋里被称为师傅的男子回道;“对山上的道姑来看我,你先把他抱回来。”

  少年知道师傅正在和道姑“切磋”,少年把婴儿抱到了屋里放到了自己的床上。

  “好可爱啊”少年把婴儿用被单裹着之后,不住的赞叹。

  他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的盯着少年,手指放在了他的嘴里,小脸圆嘟嘟的,看着少年的光头在油灯的闪烁下发着光,婴儿咯咯的笑着。婴儿是男孩,少年不知道他的父母为什么这么狠心把这么可爱的婴儿遗弃在了这里。

  “我佛慈悲”少年把右手放在自己身前念着什么,似是为婴儿的父母减少罪孽又像是为婴儿以后的人生祈祷祝福。

  少年把包裹婴儿的棉被拿出,棉被已经有雪水了,少年爱怜的把婴儿放在了自己暖和的被褥之中。

  “好小啊”少年抚摸着婴儿的小手对另一个年龄更小的秃头和尚说道。

  “是啊,他好小。”说话的少年是个年龄更小,好像只有七八岁的样子,同样的羞涩脸上也显示出了青涩。

  “咦。。婴儿屁股上怎么有一个红色胎印?”大一些的少年看着说道。

  随着大一点少年的提醒,七八岁的小沙弥也向婴儿的屁股上看去,只见胎印像是七星更像是一个半圆一样出现在婴儿的左边屁股上。

  这种胎印两人没见过,或许两人都不知道胎印是什么,因为两人也是被家人丢弃在这里的。

  “这或许是他的父母为他留的吧,现在兵荒马乱的也难怪会有婴儿被他的父母丢弃在了这里。”

  少年对年龄小的沙弥说的时候又好像是在说给两人自己听似的,两人也是被父母抛弃在了这座寺庙之前,两人也根本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

  少年再次对里屋喊道;“师傅快来看啊,婴儿好可爱啊。”

  “哪里可爱,再可爱有你道姑可爱么。”师傅生气回道。

  两个少年不理他的师傅了,专心逗起了婴儿,两人一人一句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你从哪里来啊。”

  “我叫大牛。”大一点的少年对着婴儿介绍说道。

  “我叫二禾。”年龄小点的小沙弥看着师兄介绍自己,他也对小婴儿介绍着说。

  “咯吱。。”

  此时里屋的房门打开,一个女子声音传来;“他能听懂你俩说的话吗?”随后女子便是一阵嬉笑。

  说话的是一个年龄在三十岁左右的道姑,道姑手拿拂尘,簪子歪带着,身上的灰色道袍还有一颗扣子扣错了。

  “来我看看。”道姑伸手夺抱起了婴儿,看到婴儿的可爱之后道姑也不自觉的夸起了婴儿;“真的好可爱的孩子啊。”

  道姑对里屋喊道;“死鬼快出来看看,这个孩子好可爱啊。”

  里屋再次传来之前那个男子声音;“可爱,再可爱也没有你可爱啊,特别是你那大臀和你那。。”

  里屋男子无遮拦的说着,就在里屋男子还要说什么的时候,道姑咳了两下,里屋的男子才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完。

  两个少年已经对自己的师傅和眼前这个道姑的事情已经略懂了一些。

  大牛道;“道婶,你继续和我师傅在里面打仗吧,我来抱婴儿就好。”

  道姑一阵娇嗔;“小屁孩懂什么啊。”

  “什么小屁孩,我都十四了”少年对年龄小的二禾指着说道;“他才不懂呢。”

  “我怎么不懂了”二禾转头对道姑道“你和我师傅经常在床上打架,你以为我们不懂。”二禾辩驳道。

  “什么打架”大牛拍了师弟二禾一下;“那叫切磋。”

  道姑笑着看着眼前的两个少年和婴儿,三个光棍,得,现在又增加了一个。纳凉寺有四个光棍了。

  道姑加大声音对着里屋喊道;“死鬼你再不出来,我砸了你的破庙。”

  道姑脸色转变之快令少年始料未及,少年知道眼前的这个道姑厉害着呢,他曾经亲眼看过她一拳打死过一只猛虎。

  ……

  少年大牛看着眼前的道姑如此温柔的抱着婴儿,大牛不禁回想起之前的那次经历;

  那还是自己去化缘回来的路上,就在大牛去对面的道姑住的【清照庵】化缘回去的时候,一只猛虎拦住了少年的去路。

  少年看到猛虎之后给猛虎丢了一个馒头,猛虎摇摇头,少年把化缘回来的大米也丢给了老虎,老虎还是摇头,少年指着自己瘦弱的身体,猛虎此时竟然点了点头。

  大牛明白了,猛虎这是要吃自己啊。

  大牛转身一路狂奔喊道;“救命啊,谁救救我啊。”

  就在少年快跑到道姑的清照庵的时候猛虎一个猛跃,大牛被老虎扑倒在了地上。

  “我没多少肉啊”少年大牛对老虎求饶道。

  老虎好像听懂了少年说话似的摇了摇头,意思好像再说管你有没有多少肉,有一点也算是有啊。

  “别吃我,我给你回去喊我师傅,我师傅肉多。”少年对张着嘴巴的老虎求饶道。

  少年的师傅确实肉多,师傅虽然胖了一些但是身手还是挺好的,大牛是想把老虎引到师傅面前然后师傅就可以发挥他的神力把老虎制服了。

  老虎显然不给少年机会,正在老虎要咬下去的时候。

  “放了那个傻子。”一个女性声音严厉喝止道。

  老虎哪听的懂人话,就在少年闭上眼睛的时候,老虎被一拳打走,因为这一拳力道太大,老虎竟然被直接打下了悬崖。

  少年看着自己的救命恩人,恩人是道婶,但道婶自从那之后一直叫大牛“傻子”,大牛也没有放在心上,谁让道婶救过自己的性命呢。

  ******

  “傻子,你在想什么呢?”道姑怀抱婴儿看着大牛发愣对大牛说道。

  听到道婶的问话大牛也从少年时期的回忆中被拉了回来。

  “没什么,我在想之前你打死猛虎那次。”大牛如实回道。

  “那次啊,你还记得呢,那可是我第一次呢,我的第一次就给了你。”道姑边说边故意靠近大牛逗着大牛道。

  看着不正经的道婶,大牛回道;“正经点道婶”大牛虽然什么都不懂,但是看到道婶靠自己那么近大牛还是一阵悸动。

  道姑接着说道;“原来那个老虎是因为自己孩子太饿了,出去为它的孩子寻找吃的呢。”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说猛虎为什么无缘无故要吃我呢。”大牛接着自夸了起来;“想我大牛虽然什么都不懂,但是有一副忠甘侠义心肠,不仅经常给寡妇挑水而且还经常扶老奶奶过马路。”

  “嗯,我师哥很厉害的,就是老奶奶本来不想过,我师哥也非要把老奶奶扶过去。”小沙弥二禾也附和道。

  道姑看着两个可爱的小沙弥笑了起来,两个少年看着笑着的道婶,道婶笑起来其实挺好看的,因为这个寺庙只有他们三个光棍所以道婶不仅经常给三人送来吃的,而且经常来看望师傅,师傅在道姑的探望下身体倍棒吃饭倍香。有时候经常把一个星期的食物一顿就吃完了。

  “道婶你什么时候教我们一些道术啊?”大牛和二禾看着道婶满眼期待的问道。

  “等到你们再大一些的时候吧。”

  “我现在就很大了啊。”大牛回道。

  “我也是,我虽然没有师兄高大但是我也不小了。”

  道婶再次被两个少年的说话逗乐了,看来这个死鬼师傅根本没教两兄弟什么啊。

  道姑对里屋喊道;“死鬼快滚出来,我把你破庙砸了。”

  随着道姑的喊叫,里屋出来了一个壮汉,不用说这个就是纳凉寺的住持,【萧棍】。

  男子年龄在四十岁左右,肥头大耳一身袈袍和男子身材格格不入,但是男子的权杖好像有点来头似的,金灿灿的被男子握在手中,男子虽然身材略显华贵了一些但是还是很慈眉善目的。

  男子边穿衣服边说道;“有话好好说啊,你拆了我寺庙,你让我们三个光棍以后住哪啊。”方丈萧棍出来之后先和道姑打情骂俏了一翻。

  “难道要我们住你那去啊。”住持的胖脸都快贴到道姑脸上了。

  “啪。。”一声,住持的胖脸上增加了五个手指印子。

  两个少年看着不禁说道;“师傅脸上这次的巴掌印子真规律啊。”

  “嗯,比上次的印子更深更规律了”二禾附和道。

  “快给婴儿起个名字”道姑提醒方丈。

  “萧一支。”

  方丈不假思索的回道。方丈起完名字竟然还得意的点了点头,好像在为他自己的文采感叹似的。

  “这是什么破名字啊?正经点。”

  方丈把手伸向婴儿摸了起来,方丈一边摸而且双眼也出现了享受的表情。

  “死鬼你摸哪呢。”道姑看着方丈都快摸到了自己的傲胸说道。

  “你那真销魂啊。”萧棍无限向往的说道。

  正在两人要继续说话的时候,婴儿竟然咯咯的笑了起来,笑声传在了由三个光棍组成的纳凉寺中。

  几人听着这样的笑声也被逗乐了,跟着婴儿欢乐的笑了起来。

  “师傅看来他喜欢你给他起的名字呢。”大牛看着婴儿边笑边说道。

  “嗯,我也觉得萧一支这名字不错。”

  婴儿听到萧一支之后竟然停止了笑声。

  “销魂?”道姑对着婴儿说了一句。

  听到销魂之后婴儿再次咯咯笑了起来。

  “哈哈,销魂,他喜欢这个名字。”几人都笑了起来。

  未免信佛之人来寺不太好听,师傅决定叫婴儿萧魂。

  从此。。萧魂这个名字便出现在了这片土地上。

     时光荏苒岁月穿梭,转眼萧魂在这片土地上已经生活了六个年头。

  一日三兄弟一起去挑水,大牛已经成长为一个将近二十岁的小伙子了,二禾也将近十四岁。

  两个师兄双手提水快步如飞,萧魂在后面感叹两个师兄神力。

  此时三师兄弟已经回到寺庙了,他们把水放在了一个大水缸里,这是四人一天需要吃用的水,大牛先把自己提的水倒进了水缸里。

  “哗啦啦。。”

  师傅看着大牛倒进水缸里的水满意说道;“四桶,晚上大牛可以吃四个馒头。”

  二禾也把自己打的水倒进了水缸里。“一桶”师傅答道;“晚上二禾可以吃一个馒头。”

  萧魂也把自己打的水倒进了水缸里。

  “三回还不到一桶?”看着萧魂倒进水缸里的水师傅说道。

  也难怪,萧魂只有六岁,就是光走这么远的路去打水已经很辛苦了,何况还要提着水桶上山。师傅也没有为难萧魂道;“萧魂虽然三次还没打出一桶水但是比昨天好多了,今天萧魂还是一个馒头。”

  六岁大的孩子能有多少食量,萧魂很高兴师傅的慷慨。

  天气炎热四人一人从缸里舀了一桶水,分别倒进四人身前面的容器中。

  四个光棍汉开始嬉闹玩耍了起来,四人各穿一个大裤衩子,萧魂看到三人的屁股说道;“给我看看你们的屁股。”

  三人一边躲闪一边用布巾裹住自己的屁股。三人虽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屁股就被萧魂这样注视了,但是不过萧魂的这一举动也给三人带来了很多的欢笑。

  三人回想起萧魂第一次说话。

  ……

  萧魂小时候三人满含激动的对着萧魂道;“魂魂,叫棍。”大牛指着他的师傅对萧魂说道。

  师傅叫萧棍所以大牛想先让萧魂学会叫师傅的名字。

  “棍。。叫棍”大牛指着师傅笑着说道。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大牛被师傅直接头上打了一巴掌,萧棍严厉道;“叫什么棍,叫师傅。”

  二禾大笑了起来,指着大牛说道;“叫牛,叫大师兄牛牛。”

  啪。。二禾也被打了一巴掌,不过是大牛打的,

  大牛看来已经得到了师傅的“真传”了,一巴掌打的丝毫不亚于师傅,大牛的巴掌印甚至还有超过师傅的趋势,二禾头上也出现了规律的五个手指印。

  “叫爸爸。”方丈萧棍显然已经把萧魂当作了自己孩子一样对待,不仅让他随着自己的姓,而且还让他叫爸爸。

  三人满怀期待的看着萧魂,萧魂的嘴动了动。

  “快看,他要说话了。”就在萧棍满怀期待的看着萧魂的时候,萧魂说话了,萧魂说的第一句话三人听后直接倒在了地上。

  萧棍把脸都快贴到萧魂脸上了,萧魂小嘴动了动,随后喊出了他人生的第一句话;“屁。。屁股。”

  三人听到后直接倒地,大牛先站了起来,他指着师傅道;“师傅虽然脸很大,但也不至于是屁股啊,顶多算盆。”

  萧棍一阵脸红,随后二禾听到大牛的惨叫声。

  对于这种情形二禾已经见怪不怪了,大牛为什么身体那么强壮,二禾心想或许这和师傅经常性的“教育”有关。

  三人还是很高兴的,毕竟萧魂在三个光棍的照顾下慢慢长大,已经会说话了,虽然说的第一句话是屁股,三人很有成就感。

  ……

  三人从思绪中回来,几人欢乐的泼着水。

  “让我看看你们的屁股啊”萧魂继续追着三人道。

  萧魂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看屁股,他好像隐隐知道谁对他说过一句话“等到遇到和你屁股上有一样七星胎记之人就是你升仙得道之时。”

  萧魂虽然经常看三人的屁股但萧魂不知道什么时候和他一样有胎记的人会出现,虽然现在三人屁股上没有胎印,谁又能保证哪一天会长出来呢?

  四人穿着白色布的大裤衩子正在嬉戏的时候,寺庙的门打开了,一个小姑娘出现在了寺庙门口。

  她好像和萧魂一样的年龄,都在六岁左右,小姑娘虽然只有六岁,但可以看出小姑娘是个美人坯子,面白唇红,而且即使穿着灰色道袍依然可以看出小姑娘的娇俏和可爱。

  她身穿薄薄灰色道袍,面白唇红,细嫩的脸蛋娇艳欲滴。头发虽然短,但是朴素的衣服短短的头发依然抵挡不了女子的可爱和清纯。

  这个女孩是对面清照庵的道姑收养的,女孩是被一对夫妇抱来的,本来是抱到了这里的寺庙但是因为四人毕竟是和尚,师傅萧棍最后决定把女孩抱到了对面的清照庵让道姑照顾,顺便方丈当晚也留在了清照庵和道姑“切磋”了一夜。

  女孩叫廖碧,是清照庵道姑清照道长给亲自取的。

  ……

  “碧儿妹妹来了,快进来。”大牛热情招呼了起来。

  方丈对大牛举起了手,大牛知道自己没穿衣服出去就赶紧穿上了自己的僧袍。

  “碧儿妹妹有什么事啊,又给我们送什么好吃的了”二禾用白布挡住自己的身体说道。

  “没什么,我师傅让我给你们送一件衣服。”随后廖碧把四件叠的整齐的僧袍放下。

  萧魂看着廖碧在看自己,萧魂很大方邀请廖碧;“碧儿妹妹要不我们一起洗?”

  呼咚一声三人倒在了地上。

  萧魂不管三人,穿着大裤衩子问道廖碧;“碧儿妹妹又长漂亮了啊,来让哥哥看看你的屁股。”

  三人爬起来对着萧魂一阵教育,边教育还边对廖碧说;“别听他瞎说,谢谢道姑啊。”

  廖碧慌忙跑开了,萧魂在后面大声喊道;“晚上在这吃饭啊,然后让我好好看看你的屁股啊。”

  几人听到哎呀一声,知道廖碧慌忙下台阶,肯定又摔倒了。

  几人继续对着萧魂一阵教导,“你怎么能那么对女孩子说呢,就算要看你也要婉转的说啊。”

  听着师傅的教诲,几人频频点头。

  “师傅,如果要看女孩子的屁股的话需要怎么说?”萧魂一本正经的问道师傅萧棍。

  “这还真是个深奥的问题,下次你道姑来的时候我好好问问她。”师傅说完抬头笑了起来,这么些年师傅的这种笑几人已经见过太多遍了,师傅只要一这样笑就说明师傅想道姑了。

  四人急忙洗完之后便穿着大裤衩子在外面晒起了太阳。

  此时忽然天气变了,刚才还艳阳高照,这一会竟然天气变得很阴沉了。

  “看来是要下雨了,今年的雨季还真多啊。”大牛收起衣服自言自语道。

  “或许是太阳看我们这么销魂所以害羞了吧。”二禾穿着裤衩子比着各种健美姿势。

  “你那二两肉就别丢人现眼了,师傅都没摆出那种姿势呢。”

  “啪。。”大牛头上又挨了一巴掌,大牛摸着自己的光头,“师傅我是夸你呢。”

  “你师傅我身上的肉我知道,你不是就说我肥吗。”

  “师傅不肥,是壮。”萧魂夸了一句师傅,听到萧魂夸自己,萧棍显得很高兴对萧魂说道;“晚上多给你加个馒头。”

  萧魂显然已经靠这招骗取了很多馒头了。

  ……

  几人看着天色越来越阴沉,四人就把晾晒在外面的衣服床单收了回来。

  几人开始生火做晚饭的时候,大牛发现萧魂不见了,外面已经开始下起了小雨,萧魂去哪了。

  大牛做起了晚饭,等到大牛做好晚饭的时候还不见萧魂,萧魂去哪了?

  随后几人顶着小雨出去寻找,还好雨才刚刚开始下,三师徒顶着小雨出去了。

  三人沿着山路一路走下,竟然一点萧魂的影子也没看到。

  “师傅,萧魂是不是去了对面的清照庵。”

  “他去那里做什么”师傅说道;“只有我偷偷过去,他去做什么?”

  随后三人下山去找,等到三人已经来到山下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身影很小,从背后看很是单薄。

  这个身影就是萧魂,他在做什么?

  等到三人快靠近的时候,三人看到萧魂正在拿着一个大水桶在打水,他打了水拿在手中,随后把水倒掉,又打了一桶。

  萧魂来来复复很多回。

  “他在干什么?”就在大牛要上前的时候,师傅萧棍拉住了大牛。

  三人远远的看着一个弱小的身影拿着一个水桶在打水,水一点点的增加,最后萧魂竟然可以两只手提起满满一桶水了。

  三人听到萧魂高兴的声音远远说道;“哈哈,我终于可以拿一整桶水了。”

  三人看着萧魂高兴的在那里蹦跳,师傅对着两人摆了摆手,三人上山了。

  等到三人回去不久,雨也已经开始下大了起来。不多会萧魂拿着水桶回来了。

  三人为萧魂递上了一杯热水。“你们怎么了?”萧魂看着三人看着自己在笑,三人好像有什么阴谋似的。

  “我可没做什么坏事啊。”

  三人虽然知道一个六岁的孩子要提五十斤左右的水很难,但是三人今天好像看到了萧魂的努力和坚持,三人为萧魂的努力送上了一杯热水,随后四师徒坐在一起开始吃起了丰盛的晚饭。

  晚饭是两盘大馒头和一碟素菜,虽然吃的简朴,但四人很快乐,三人是因为看到了一个六岁少年的坚持和努力,而萧魂开心的是自己竟然可以双手拿起一大整桶水了,虽然要拎着水上山还有些困难,但是自己竟然可以提起五十斤的水桶了,四师徒开心的吃着面前丰盛的晚餐。

  “轰隆”一声,雨越来越大。

  廖碧,和萧魂一样大的年龄,难道她就是和萧魂一起来到人世间的碧波仙子?

     几人在一阵欢乐祥和的气氛中又过去了几年。

  萧魂已经十岁了。他的身体壮实了很多。

  “师傅你快看,”二禾指着大牛的背影对师傅说道。

  “看什么”师傅不耐烦的朝着二禾指着的地方看去,只见大牛一只手就可以拎着满满一桶水了,而且是平行着,大牛就好像水桶里没有水一般,拎桶的手竟然没有一点摇晃,要知道装着满满一桶水的水桶,可足足有五十公斤呢,再加上摇晃,一只手拎起来就需要很大的力气而且是平行就更需要很大的力气了。

  师傅摸了摸自己胖胖的脑袋,点了点头赞赏的看着大牛。

  “师傅你快看。”二禾再次大呼了起来。

  “又怎么了?”在河水中洗澡的师傅不耐烦的说道。

  随着二禾指的方向,几人都向水中看了过去,原来。。原来萧魂正在用一只手拎着装着满满一桶水的水桶。

  萧魂才十岁,十岁的孩子双手拿着半桶水就已经很吃力了,萧魂竟然一只手拎起来装着满满一桶水的水桶。

  “看来比力气,我们都比不过萧魂啊”师傅萧棍发出了一声感叹。

  “怎么会呢,师傅武功那么高,轻轻松松就可以拎起来吧。”大牛劝慰着师傅。

  萧棍不再说话专心在河中洗漱了起来,萧棍回想起了自己和萧魂一样大的时候在干吗?虽然萧棍也是很有天赋的,但是自从自己的师傅死了以后,萧棍就完全沉迷在了和对面道姑的风花雪月当中,这么多年好像自己还真的没有再练什么功了。

  “师傅你什么时候教我们厉害一些的佛术。”大牛来到萧棍身边问道。

  “等等。。再等等。”萧棍也想教他们,不过这么多年自己根本都没在练功,上次萧棍心血来潮想教几人的,但动了几下就气喘吁吁的,看来练功这个还真是需要天天坚持呢。

  大牛几人只是被师傅传授了一些基本的内功心法,对付一两个普通人还行,但遇到个带着兵器的山贼什么的就麻烦了,还好这里像世外桃源似的,没有多少人家,更不用说有什么危险了。

  “我们去看看道姑吧”几人洗完之后,大牛说道。

  听到看道姑,萧棍眼前一亮,几人看到师傅这个德行,知道师傅也想道姑了。

  几人在去的路上摘了几个西瓜,师傅四人一人拿着一个西瓜过去了。

  “西瓜真圆”萧魂和大牛走在后面看着手中的西瓜说道。

  “是啊,你觉得他们俩的头谁的圆”大牛指着走在前面的二禾和师傅说道。

  “都圆,特别是师傅的,不仅头圆肚子也圆。”

  大牛说完,两人看着走在前面师傅的大脑门两人笑了起来。

  两人一阵窃笑,萧棍没有回头声音却传了过来;“又在说我什么坏话呢。”

  “没有。。没有。。”两人快步追上了师傅。

  几人用大树叶做了一个面具,几人带着互相看看各自的绿脸准备到山上去吓吓道长和廖碧。

  此时几人已经来到对面山上了,这座山和师徒几人所在的山上正好对过,一个在南一个在北。

  来到山顶,一座破道庙出现,上书【清照庵】三个大字。

  清照庵是道姑自己取的名字,据说道姑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只有一座荒庙,道姑不仅把道庙打扫的干干净净而且还用自己的名字命名,道姑给道庙取了清照庵的名讳。

  推开大门,咯吱吱一阵木门轻响之后,几人看到两人在院子中的一处枣树下纳凉。

  大牛正要上前的时候,师傅萧棍嘘了一声。

  随后几人在师傅的带领下走了过去。

  纳凉的两人正是清照道姑和廖碧,两人分别坐在一处晃椅上,一前一后的晃着。

  两人用外套把头盖住,没有了外套的两人显得清凉无比,因为是夏天本来衣物就少再加上把外套脱掉,两人更是只有一个薄身衣物遮盖。

  师傅四人在萧棍的带领下,轻轻走了过去,低头看着眼前的清凉。

  道姑的上围几人自不必多说,廖碧如今也是十岁左右的小丫头了。有了一点女性特征。

  “圆。。真圆。。”师傅看着道姑的上围说道。

  师徒几个点点头,不住的赞叹道姑的上围,“真是圆。”

  几人笑了起来,笑声惊动了正在纳凉的道姑和廖碧两人。

  两人把头上衣物拿掉之后,看到眼前绿绿的脸庞,四个绿脸庞正在围着两人看着,而且听声音好像是正在笑着。

  道姑以为来了什么妖魔鬼怪,道姑正要挥拳打向几人的时候几人慌忙说道;“是我们,我们。”

  几人把脸上的“面具”拿掉了,看到萧棍几人把脸上的面具拿掉之后,道姑竟然直接一拳打在了萧棍脸上。

  “为什么打我”萧棍捂着脸说道。

  “你太丑了。”

  萧棍一阵好气“说我丑,前几天还说我英勇呢。”

  随后几人看到道姑追着师傅满院子追打了起来。

  几人把西瓜放在地上,萧棍挑出其中一个最大最圆的西瓜拿起来放在了桌子正中央。

  几人睁大了眼睛,看着师傅准备露出他的盖世绝学,几人印象之中师傅还真的很少使出力气空手切开西瓜呢。

  西瓜放在了桌子上,几人看到师傅正在闭着眼睛运气。

  “呵。。”随着一个气运丹田的大呵之声,几人看到师傅对着大牛说道;“大牛你来。”

  呼咚一声几人倒在了地上,“直接喊不就行了,叫个人还运气。”

  萧棍摸摸自己的光头不在乎说道;“这种小事交给大牛就行了。”

  大牛也想看看自己的内功修炼的怎么样了,几人看到大牛闭上眼睛,随后猛的一下睁开眼睛,轻轻一掌直接打了下去。

  “砰”一声,几人看着西瓜没有一点动静,师傅啪的一声打在了大牛的头上。

  说来也怪,就在师傅打在大牛头上的时候西瓜裂开了。

  大牛和师傅互相看看,都说是自己打的。

  大牛道;“我这是内功,西瓜受了内伤所以西瓜从里面裂开了。”

  师傅道;“是我打的,因为我在拍你头的时候内力太大震碎了西瓜。”

  几人不顾两师徒的吵嘴,一人拿着一块西瓜大快朵颐的起来。

  吃的时候几人问道道姑;“道姑什么时候教教我们道术吧。”

  道姑看着几人盼切的眼神说道;“好啊,反正我正要教廖碧道术呢。”

  几人知道道姑虽然是女子,但是道姑自幼跟随一个道长学艺,等到道长离开的时候道姑就一人闯荡世界了,道姑虽然年龄不大,但道术捉妖本事可大的很呢,听到道姑说教几人道术,几人急忙赶紧给道姑拿去西瓜。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