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恶指

恶指

时间: 2016-03-06 23:13:12 作者:南孟
  拜伦帝国以武为尊,但有一种人却能凌驾其上,他们叫做魔法师,是被世人称作大陆上最危险的一类人,而任火也是其中的一员,虽然只是最低级的一阶魔法师。

  朝阳如血,任火独自站在窗前,看着窗外那片灰白色调的大地,陷入了迷茫,似乎,那明明痛苦却还在微笑的脸庞还历历在目,那些背叛的罪人,丑陋的嘴脸更让任火有种恶心的感觉。

  “咚咚咚!”一阵激烈的敲门声响起,打断了任火的思绪,任火的破小木屋不受重负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仿佛随时会塌掉的样子。

  打开门,一个肥胖的大妈不耐烦的看着姗姗来迟的任火,大声吼道:“喂!你小子,今天是怎么个说法?”

  任火反应神速的用袖子捂住了自己的脸,挡住了飞溅而来的唾沫星子,只是可惜了我的魔法师袍子了。

  “嘿嘿,大妈,您别急是不是?我跟你说,我最近手头不是很宽裕,所以......大妈您能不能再宽限几天?”

  “又是宽限几天?!”大妈的单手叉腰,指着任火,脸上的肥肉不断抖动,“任火,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想住了,跟我直说,外面有的是人等着租这个房子。你真以为我稀罕你那一个月一个银币的房租?要不是看你小子是个魔法师,我早把你赶出去了!”

  任火耷拉着脸,讨好的说:“大妈大妈,你也知道我是魔法师了,魔法师本来就消耗很大的,我赚的钱基本都用在魔法上了,所以......房租的事情你再宽限几天,就几天!行不行?”

  “任火!!”大妈的嗓门都快把任火震晕了,“我就这么跟你说吧,后天,后天你要是再交不出房租,哼哼,你就给我滚出这个房子!”

  大妈说完就狠狠的一甩袖子,艰难的抖动着她的粗壮大腿往家里移动着。任火还听到大妈边走还边大声嘟囔:“一个魔法师能够穷到这种程度,也算是个奇迹了,真不知道怎么有魔法师愿意收这种人做徒弟?哼,真是瞎了眼了。”

  任火的心中颤动了一下,大妈的话戳到了他的痛点,任火有一种冲上去一个火球把大妈烧成乳猪的冲动,却也只能忍住,叹了口气回了屋。

  魔法师混到自己这种程度也真的算个奇葩了,勉强的混在低级佣兵团做任务维持生活,为了这一个月一个银币的房租,操碎了心,佣兵团的几个队友的钱都借过了,结果到现在都还不上,却整天还在奢望能够报仇,能够填饱自己的肚子就不错了。

  这时候要是有个赚钱的买卖,拼死了都得上,哪怕暴露实力......

  “任火任火!”忽然一声巨响,那扇沉重的木门被人从外一脚踢了开来,一个魁梧的壮汉大笑着走了进来。

  任火无奈地看了一眼破了的门:“雷正,你知不知道有种礼貌叫作敲门?”

  雪莉莉摇晃着自己的大胸脯走了进来,从胸口掏出了一卷羊皮纸,往桌上一拍,妩媚而不失英气的说:“任务寻宝,得玩命,准备吧小子!”

  任火一听到寻宝眼睛就亮了起来,怯怯走进来的乔被任火眼中的光芒吓了一跳,却还是和任火打了个招呼:“早上好,任火。”

  “等我一下,我换身衣服就出发!”任火脱下魔法长袍,换上了普通衣服,边换边对着空气说:“夜,你可别偷看,虽然我身材很好。”

  “哼!”空气中一声冷哼却不见人影。

  “走吧,出发!”任火率先冲了出去,几人惊叹于任火的速度,也连忙跟了上去。

  二象山是一座只有两百米左右的小山,因为山形状似两头大象遥遥相对,故此得名。而山中两个最大的温泉恰恰就在两头大象的鼻子下面,也算是一种奇观了。山上没有魔兽,只有一些普通的野兽,连老虎,狼群这样的猛兽都没有,这也就成了二象城普通百姓最爱来的地方,砍柴,打猎,泡温泉,都是个好去处。

  “这是怎么回事?”雷正看了看地图,摸了摸他的光头脑袋,不解的问:“为什么没有找到宝藏?明明是这里没错啊!”此时的一行人正站在城外二象山上地图描绘的宝藏位置,却愣是找不到宝藏。

  任火接过了地图,皱着眉头仔细的研究了起来,翻来覆去的看,半晌,任火才冒出了一句话:“这张地图是假的!我以前看过一本记载,说是很早以前有个魔法师,发明了一种羊皮纸,用这种羊皮纸写字,字会慢慢消失掉,只有那个魔法师发明的特殊墨水才能在上面留下字,而只有用一些特殊的方法,隐藏的字才会显形,比如……”他望向烧的正旺的火堆,“火烤!”

  “那还等什么?”雷正抢过了任火手上的羊皮纸,就迫不及待的把羊皮纸放到火堆上熏着。

  雪莉莉几人本来想阻止雷正的鲁莽行为,却没有雷正的速度快。而就在雪莉莉刚想说让雷正小心点的时候,就听见雷正的大呼小叫。

  “出来了!出来了!这个法子有用!”

  几人连忙凑到雷正身边,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那张羊皮纸上。

  只见原本绘制地图的黑色墨水线条,慢慢淡去,到最后更是消失不见。而另一个全新的地图却是缓缓的浮现,这是一种用不知名的暗红色颜料绘制的地图,很清晰。

  “我……我怎么觉得这张地图,那么诡异呢?”雪莉莉看了看几人,才说道。

  而乔的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难得可以看见乔不害羞,而严肃的样子。

  “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些地图的线条,像是血?”

  “是人血,真正的人血。”夜突兀的冒出一句话,却是让众人骨子里都冒冷气。

  夜是这方面的专家,他说是人血,那毋庸置疑,不用想可能是什么颜料了,只可能是人血无疑!

  一个会用人血绘制藏宝图的魔法师,那是要多邪恶?不,说不定,这根本不是什么藏宝图,而是死亡陷阱!

  此时,地图完全的浮现出来,而地图上用一个骷髅头标志的藏宝地点……

  “这里,不是二象山的那个温泉池吗?”

  

     雷正搓了搓手,嘿嘿笑道:“不管在哪,走吧,赶紧出发,我已经迫不及待的看到宝藏了!”

  几人很快就来到了温泉池边,水性最好的夜先下了水去探路。

  没多久,夜浮出水面,神色怪异。

  “怎么了?”雷正焦急的问道,“难道是有什么问题吗?”

  夜却没多说,只是让众人跟着他走。

  雷正第一个脱了盔甲藏到了隐秘的地方,只穿着一条大裤衩,就下了水。

  而任火几人都是轻便的衣服,便直接下了水。

  任火几人下水后一段时间,便有一群人偷偷摸摸的也来到温泉池旁,看他们的打扮,应该也是佣兵团,不过这个佣兵团明显比艾伦的小佣兵团——剑与玫瑰规模大了许多,大概是十几人左右。

  这个尾随在艾伦几人身后的佣兵团是獠牙佣兵团,一个在佣兵界也是臭名远扬的佣兵团。 獠牙佣兵团的手脚不干净,经常对自己的客户“吃回头”,这是道上话,也就是干掉自己的客户,把客户的财产据为己有。

  这种“吃回头”的行为,是佣兵们最忌讳的事情,因为佣兵团靠的就是一个信用,如果没有信用,又有谁会去雇佣一个信用不好的佣兵团?

  而在以前的一次任务中,獠牙佣兵团与剑与玫瑰佣兵团起了点冲突。具体的冲突,就没必要说了,无非就是流氓调戏漂亮妹子,几个英雄站出来跟流氓打了一架,然后打赢了,互相放狠话,就完了。

  豺狼是獠牙佣兵团的团长,他是一名战士,可是,你要是看他身板,绝对想不到他会是战士。

  身子矮小,瘦的就像骷髅架子,这种人怎么会是战士?战士至少也要像雷正那样的壮汉好不好?

  可是豺狼身边的那些五大三粗的汉子却丝毫不敢轻视他,因为,他才是獠牙佣兵团最强的战士——三阶中层战士!

  而这次任火等人的行动,就正好被獠牙佣兵团中外出的成员看到了,豺狼就决定尾随去看看,有机会就打个闷棍。所以这几天,豺狼几人就一直尾随着任火几人,豺狼特意落后他们半天左右的路程,沿途是根据任火几人的走动痕迹跟上来的,这样小心谨慎就是怕被察觉。

  一个身穿黑衣,蒙着脸的瘦小男子走到温泉池边走走看看,时不时蹲下身子摸摸地,过了一会回到豺狼身边,恭敬的说道:“团长,他们下水了!”

  “下水了?”豺狼的声音很沙哑,就像是两片锈铁摩擦发出的声音,很难听,很刺耳。

  “这群家伙竟然下水了,难道他们几个准备在温泉池里来个露天野战?哈哈,那我们兄弟几个倒是可以观摩观摩了啊!”一个男人在人群里大笑道。

  有一个人附和道:“还真别说,剑与玫瑰佣兵团那两个小娘们,真是水嫩的很啊!尤其是那个雪莉莉,那胸部,那屁股,一只手都抓不过来啊!啧啧,我要是能睡她一晚,折寿十年我也愿意啊!”

  “我倒觉得另外那个牧师小妞更有味道,水嫩水嫩的,一看就还是个雏,把她压在身下蹂躏,光想想我就开始兴奋了啊!”

  “要我说,那两个娘们,都应该让团长先上!”那个刺客稍稍的拍了个马屁。

  豺狼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那两个娘们我先上,不过也不会少了大家的,我们是兄弟嘛,等我玩完了,大家可以轮流上,哈哈!”

  众人大笑,不过有多少人会真的相信那句我们是兄弟的话,就不知道了。

  “好,下水!”豺狼大喊一声,带着众人也扎下水。

  话说一群人来到了温泉池底部,看着面前的宝藏位置,大家的神色都有些怪异。

  如果宝藏的位置很难找,或者开启需要很复杂的仪式什么的,大家倒不会惊讶,问题是,你见过有哪个宝藏会在池底下写着大大的字:宝藏在这里,请推门!

  难怪夜之前的神情那么怪异,众人也是觉得很难理解,这哪里还有什么宝藏的神秘感觉?

  任火游上前,小心的推开写着字的石块,就看到石块后出现了一个洞口,洞口刚好容纳一个成年男子进入,不过两个人就不行了,只会被卡住。

  任火率先游了进去,众人鱼贯而入。

  这条水路不知道多长,明明在水下,还是在水下的洞口中,也没有任何的照明设施,却能够让人看见路。

  游了一段距离,任火就感觉身体一轻,这里竟然没水?

  洞口中的墙面很干燥,脚下也都是干燥的沙土,一点植物的绿色都没有,也没有任何的生命迹象,这里丝毫没有因为在水下而变得湿润,甚至这里连青苔都没有看到一点。

  只能够看到前面延绵不绝的山路,况且称为山路吧。这里,有多深?

  这里,不像是水下,倒像是沙漠?

  雷正站在艾伦身后,疑惑的问道:“这里怎么会没水?这完全不符合规律啊!”

  “因为这里被布置了禁水领域,这里禁止任何水元素进入,假如这里有一个水系魔法师,那么他就连一个水系魔法都用不出来!只能任人宰割!”任火的话随后到达的众人都听到了,都是不由一惊。

  “更可怕的是……”任火脸上和背后已经有冷汗出现,只是一出现就被魔法自动蒸发了。“这种领域类的魔法,我知道的,至少……”

  “咕咚……”安静的环境下,任火咽口水的声音显得特别大声,任火突然觉得好渴,嗓子干的快要冒烟。

  “至少要有九阶魔法师的实力,才能布置的出来……”

  “咕咚……”这是集体吞口水的声音。

  “任火……你确定是九阶魔法师,而不是三阶魔法师?”雪莉莉有些艰难的开口问道,她突然也觉得很口渴,恐怕任谁听到这个结论,都会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九阶魔法师啊!这是什么概念?一个中阶魔法师,已经是非常少见的人物,而九阶魔法师,这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人物。

  一个九阶魔法师,毁掉一座几十万人的城市,那都是手到擒来的,只需要一个禁咒就能轻松解决!

  什么叫做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九阶魔法师就是一个很好的诠释!

     隔天,众人精神饱满的开始赶路,雪莉莉就跟没事人一样,没有任何变化,众人也松了一口气,认为雪莉莉是想通了。

  不过任火知道,这种事是需要时间的,不过哪怕雪莉莉是装出来的也好,只要可以保证这个小团队的最大战斗力就行!

  几人很快就来到了温泉池边,水性最好的夜先下了水去探路。

  没多久,夜浮出水面,神色怪异。

  “怎么了?”雷正焦急的问道,“难道是有什么问题吗?”

  夜却没多说,只是让众人跟着他走。

  雷正第一个脱了盔甲藏到了隐秘的地方,只穿着一条大裤衩,就下了水。

  而任火几人都是轻便的衣服,便直接下了水。

  任火几人下水后一段时间,便有一群人偷偷摸摸的也来到温泉池旁,看他们的打扮,应该也是佣兵团,不过这个佣兵团明显比艾伦的小佣兵团——剑与玫瑰规模大了许多,大概是十几人左右。

  这个尾随在艾伦几人身后的佣兵团是獠牙佣兵团,一个在佣兵界也是臭名远扬的佣兵团。 獠牙佣兵团的手脚不干净,经常对自己的客户“吃回头”,这是道上话,也就是干掉自己的客户,把客户的财产据为己有。

  这种“吃回头”的行为,是佣兵们最忌讳的事情,因为佣兵团靠的就是一个信用,如果没有信用,又有谁会去雇佣一个信用不好的佣兵团?

  而在以前的一次任务中,獠牙佣兵团与剑与玫瑰佣兵团起了点冲突。具体的冲突,就没必要说了,无非就是流氓调戏漂亮妹子,几个英雄站出来跟流氓打了一架,然后打赢了,互相放狠话,就完了。

  豺狼是獠牙佣兵团的团长,他是一名战士,可是,你要是看他身板,绝对想不到他会是战士。

  身子矮小,瘦的就像骷髅架子,这种人怎么会是战士?战士至少也要像雷正那样的壮汉好不好?

  可是豺狼身边的那些五大三粗的汉子却丝毫不敢轻视他,因为,他才是獠牙佣兵团最强的战士——三阶中层战士!

  而这次任火等人的行动,就正好被獠牙佣兵团中外出的成员看到了,豺狼就决定尾随去看看,有机会就打个闷棍。所以这几天,豺狼几人就一直尾随着任火几人,豺狼特意落后他们半天左右的路程,沿途是根据任火几人的走动痕迹跟上来的,这样小心谨慎就是怕被察觉。

  一个身穿黑衣,蒙着脸的瘦小男子走到温泉池边走走看看,时不时蹲下身子摸摸地,过了一会回到豺狼身边,恭敬的说道:“团长,他们下水了!”

  “下水了?”豺狼的声音很沙哑,就像是两片锈铁摩擦发出的声音,很难听,很刺耳。

  “这群家伙竟然下水了,难道他们几个准备在温泉池里来个露天野战?哈哈,那我们兄弟几个倒是可以观摩观摩了啊!”一个男人在人群里大笑道。

  有一个人附和道:“还真别说,剑与玫瑰佣兵团那两个小娘们,真是水嫩的很啊!尤其是那个雪莉莉,那胸部,那屁股,一只手都抓不过来啊!啧啧,我要是能睡她一晚,折寿十年我也愿意啊!”

  “我倒觉得另外那个牧师小妞更有味道,水嫩水嫩的,一看就还是个雏,把她压在身下蹂躏,光想想我就开始兴奋了啊!”

  “要我说,那两个娘们,都应该让团长先上!”那个刺客稍稍的拍了个马屁。

  豺狼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那两个娘们我先上,不过也不会少了大家的,我们是兄弟嘛,等我玩完了,大家可以轮流上,哈哈!”

  众人大笑,不过有多少人会真的相信那句我们是兄弟的话,就不知道了。

  “好,下水!”豺狼大喊一声,带着众人也扎下水。

  话说一群人来到了温泉池底部,看着面前的宝藏位置,大家的神色都有些怪异。

  如果宝藏的位置很难找,或者开启需要很复杂的仪式什么的,大家倒不会惊讶,问题是,你见过有哪个宝藏会在池底下写着大大的字:宝藏在这里,请推门!

  难怪夜之前的神情那么怪异,众人也是觉得很难理解,这哪里还有什么宝藏的神秘感觉?

  任火游上前,小心的推开写着字的石块,就看到石块后出现了一个洞口,洞口刚好容纳一个成年男子进入,不过两个人就不行了,只会被卡住。

  任火率先游了进去,众人鱼贯而入。

  这条水路不知道多长,明明在水下,还是在水下的洞口中,也没有任何的照明设施,却能够让人看见路。

  游了一段距离,任火就感觉身体一轻,这里竟然没水?

  洞口中的墙面很干燥,脚下也都是干燥的沙土,一点植物的绿色都没有,也没有任何的生命迹象,这里丝毫没有因为在水下而变得湿润,甚至这里连青苔都没有看到一点。

  只能够看到前面延绵不绝的山路,况且称为山路吧。这里,有多深?

  这里,不像是水下,倒像是沙漠?

  雷正站在艾伦身后,疑惑的问道:“这里怎么会没水?这完全不符合规律啊!”

  “因为这里被布置了禁水领域,这里禁止任何水元素进入,假如这里有一个水系魔法师,那么他就连一个水系魔法都用不出来!只能任人宰割!”任火的话随后到达的众人都听到了,都是不由一惊。

  “更可怕的是……”任火脸上和背后已经有冷汗出现,只是一出现就被魔法自动蒸发了。“这种领域类的魔法,我知道的,至少……”

  “咕咚……”安静的环境下,任火咽口水的声音显得特别大声,任火突然觉得好渴,嗓子干的快要冒烟。

  “至少要有九阶魔法师的实力,才能布置的出来……”

  “咕咚……”这是集体吞口水的声音。

  “任火……你确定是九阶魔法师,而不是三阶魔法师?”雪莉莉有些艰难的开口问道,她突然也觉得很口渴,恐怕任谁听到这个结论,都会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九阶魔法师啊!这是什么概念?一个中阶魔法师,已经是非常少见的人物,而九阶魔法师,这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人物。

  一个九阶魔法师,毁掉一座几十万人的城市,那都是手到擒来的,只需要一个禁咒就能轻松解决!

  什么叫做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九阶魔法师就是一个很好的诠释!

     如果这是一个九阶魔法师留下的藏宝图,那这里的凶险,几乎是完全不可预料的啊!

  “我们……不如回去吧?”乔怯生生的说道。

  任火一脸苦笑,他指着洞口的墙壁说道:“如果可以回去,我也想跑啊!”

  众人顺着任火指着的地方看去,脸色一下子就黑了。

  墙壁上有一行字,上面写着:如果有想退出的人,后果自负!

  “这混蛋,原来这根本就是一个陷阱!”雷正气的一拳打在墙壁上。

  “任火,怎么办?”雪莉莉问道。

  “既然没有退路,不如就放手一搏!”任火下定了决心,“走,我倒是很好奇这种传奇人物,留下这种“陷阱”的用意是什么!”

  说完不顾众人,昂首挺胸的就往前走,看他的样子,前面不像是一个可以轻易夺走众人性命的陷阱,倒真像是众人之前幻想的宝藏一样。

  “任火,等等我……”乔第一个追了上去,众人也马上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此时走在最前面的任火,却是一脸平静,对他来说,一个至少九阶魔法师留下的东西啊!哪怕这是陷阱,那也是有着无限价值的陷阱啊!

  一个魔法师,一个低阶魔法师,在有机会见识到传说中的人物——九阶魔法师的手段,哪怕是死,又怎样?一名魔法师如果没有这份对魔法执着的追求,那凭什么被称为世上最古怪的一群人?

  这条路很长,至少任火这群人走了一个时辰了也没有看到路的尽头,蜿蜒曲折的山路一眼望不到头,幸好这条路并没有任何的分叉路,不然任火他们真的不知道要在这里花上多长时间了。

  任火发现,这些路都是往下的,他估摸着,大家应该离地面很远了。这个工程也太浩大了吧,大概也只有九阶魔法师这种人物能够做到吧,或许对他来说,这只是挥挥手的问题呢?

  一行人就这样以任火为首,一条直线的不停走着。

  路再长,也不可能走不完,又过了两个时辰,众人走着走着突然豁然开朗,终于看到了路的尽头。

  天呐,这是怎样的景色啊,众人毫不犹豫的相信,那是世界上最美的景色!

  直径有四十米左右,高有五十米的方方整整的正方形山洞,中间有一个类似祭坛的高塔,高有四十米左右,都快顶到了山洞的洞顶。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地方,非常奇怪的地方,不过,再奇怪的问题,再看到这么美的景色的时候,也早就被众人抛到了脑后。

  一片金灿灿的光芒,耀眼的让众人睁不开眼睛,这种光芒,只独属于拜伦帝国铸造出的金币光芒!

  那种金灿灿的光,绝对是世上最美的景色!

  这么大的山洞,竟然堆满了金币!全都是拜伦帝国官方铸造的最足量的金币!

  只是,这些金币被扔的到处都是,那一堆,这一堆,对,是扔,而不是放!

  就好像……就好像这些金币都是垃圾?

  此时的雪莉莉等人早就扑到了那些金币堆里,一个个眼睛里除了金币再也没有了别的东西!

  任火刚想阻止他们,毕竟谁也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危险。任谁也不相信,这么大的财富堆在这里,会没有一个两个陷阱的?

  只是,当看到墙上的那一行字,任火就哭笑不得起来,不过倒是放下心来。

  墙上写道:放心吧,这里没有你们想象的陷阱,我要是想杀你们,你们在拿到地图的时候就死了。

  对于这个魔法师的恶趣味,任火已经无语了,不过对于自己实力的弱小,他还是觉得很无奈。

  不过这时候的任火却很淡定,不是说他已经冷静到了这个地步。

  任火是贪财的人,很贪财,他从小就混迹在最底层,他比所有人都知道金币在这世界上意味着什么。

  如果有钱,当时自己的那个小家族又怎么会被“蒸发”?

  他对金币有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执着,只是,这时候的他,眼睛却没看着那些充满诱惑的金币,而是看向了那个高高的祭台。

  金币被堆的到处都是,却只有那条通往祭坛的直道干干净净,没有任何一枚金币掉落在路面上。

  任火对那些金灿灿的金子视而不见,只是盯着那个祭坛,然后顺着那条直道走上了祭坛。

  众人眼中都只有了金币,没有人注意到任火的怪异表现。

  祭坛的最高层不大,一眼就看完了,地上刻着各种艾伦看不懂的符文,只是任火没去在意这个,他只是盯着摆放在祭坛中央的一个石台上的一个盒子,那个盒子的位置正是所有符文的最终汇聚之地!

  他,走上前。

  任火抚摸着盒子,盒子是深黑色的颜色,盒子的花纹很普通,就像是街上随处可以买到的普通盒子。

  盒子表面很光滑,摸上去没有一点疙瘩存在,任火试着把盒子拿起来,却发现怎么都拿不动。

  深呼了一口气,任火轻轻的打开了这个盒子……

  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动静,任火只听到盒子打开的咯吱声,很微弱,几乎不可闻。

  任火看清了盒子中的东西,惊讶不已……

  盒子中没有放置着任火想象中的超级魔晶或者什么非常珍贵的宝物,只有一根断指,漆黑如墨的一根断指。

  这根断指黑漆漆的,就跟盒子的颜色一样,就像是世上最深沉的黑,这种黑,带着一股邪异的感觉,一种让人忍不住想要永远沉沦下去的黑暗。

  这根断指比正常人的手指长了接近一倍,任火可以肯定这大陆没有任何一个物种拥有这么长的手指,哪怕是地精这个手上功夫最好的种族,手指也较这根断指短了一截。

  这是大陆不存在,或者说曾经存在却已经消失的种族的手指。只是让任火好奇的是,洞窟的主人保存这一根断指做什么?还这么郑重的建了个祭坛保存它。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任火眼睁睁看着那根躺在盒子里的断指消失不见!

  对,就是突然的消失,明明眨眼前还在,一眨眼就不见了!

  随后,任火就感觉到一股锥心的疼,他捂住手掌,忍不住跪了下来。

  疼,真的好疼!

  手掌上的食指就好像被人生生的慢慢的拗断,然后再用线缝上似的,他甚至都能听见食指中的骨头断掉的声音。

  咔嚓,咔嚓,一声声,清脆的那么残忍。

  任火脸色非常难看,苍白无血色,他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尽量不让自己叫出声来,血丝渐渐的从他嘴唇渗了出来。

     过了好一会,疼痛渐渐褪去,任火无力的躺在了地上,扬起的尘土落在衣服上,身上的衣裳都被汗水浸湿,粘粘的,很难受。

  不过任火现在可不在乎这些,他只觉得,身体突然无比的舒畅,全身都好像理通顺了,一直感觉到的那层膜,轻而易举的就被捅破!

  三阶魔法师!自己竟然一举从一阶魔法师跳到了三阶魔法师!而且还是三阶巅峰魔法师!

  从十岁任火学习魔法师开始,到现在,已经有七年的时间,七年,任火一直停留在一阶魔法师的级别,再也不见任何的长进,精神力一直在增长,可是却一直没办法突破那道坎。

  就好像,身体里一直有一层膜,禁止任火使用更多的精神力,也就让任火一直无法进阶,只能一直原地踏步。

  而疼痛过后,那层若有若无的膜,却好像突然的消失不见,任火精神力疯涨,越阶成为了一名三阶巅峰魔法师!

  这是只差一点点就可以达到中阶魔法师的地步啊!

  这让任火如果不兴奋?如何不激动?

  任火心情平复下来,就想到,那根手指去哪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尤其是食指,刚才就是它让自己疼得死去活来!

  可是手掌还是原来那个手掌,中指也没有任何变化,这让艾伦差点生出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的感觉。

  可是刚才的疼痛绝对是真实的!而且,任火可以感觉到,那根奇怪的手指,就在自己的身上!

  不然,怎么解释自己的实力突然突破?

  任火站起身,怕了拍身上的灰尘,往盒子里望去,手指果然依旧不在。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